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3085|回复: 3

拉图尔莫堡将军小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24 18: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客蒙 于 2012-4-25 08:45 编辑

玛利亚-维克托-尼古拉斯-德-法-拉图尔-莫堡( Marie-Victor-Nicolas de Fay Latour-Maubourg)于1768年出生于一个古老的贵族家庭。他是这个家庭中最小的孩子,他的长兄后来也成为了将军。在接受了最初的贵族教育后,1782年,14岁的拉图尔(为简便起见,全文都以拉图尔代全名---客蒙注)告别双亲进入了军队,开始了他30余年的军旅生涯。

在军旅生涯的最初的那些年头里,他的晋升是相当缓慢的,这也是和平年代的通病。但1789年法国爆发了大革命,风起云涌的历史舞台,给无数英雄人杰提供了展示才能和急速往上爬的机会。拉图尔也不例外,1792年,他已当上了骑兵上校。但他也做梦也想不到,他会在这个位置上呆上漫长的十多年。

1792年夏天,拉图尔在一次战斗被奥军俘虏,凭誓言被开释后,他依然不被允许回国,而是被流放到了布鲁塞尔,在那里,他消磨了7年时光。1799年,拉图尔回国了,这时候,由于马塞纳和苏尔特在苏黎世的胜利,法国已经解除了亡国危机,拉图尔居然错过了这一出好戏,心中的懊恼可想而知。这时候,第一执政波拿巴交给他一个任务:到埃及去通知那里的军队执政府成立事项。

次年二月,拉图尔来到了埃及,见到了埃及残军的统帅克莱贝尔,也见到了一大群以前并未深交的同僚:德塞,达武,弗里昂,莫兰德,雷尼埃等,这些人在未来岁月里注定成为帝国的支柱和欧洲的噩梦。克莱贝尔让拉图尔留在埃及临时指挥一个轻骑兵团。在才能出众的克莱贝尔麾下,拉图尔无疑是乐于服役的。但不幸四个月后克莱贝尔遇刺身亡,拉图尔只得屈身效劳于性情古怪,才能欠佳的梅奴将军。1801年3月,在亚历山大里亚的一次爆炸案中,拉图尔头部被弹片击中,留下了终身创伤。几个月后,埃及残军回国。

在执政府时期,拉图尔依然没有得到升迁,他根深蒂固的贵族意识使他始终没办法从心里接纳波拿巴,这自然影响了他的仕途。他只能依靠战功晋升了。

1805年,大军团开始了对整个欧洲的征服。拉图尔率领一个轻骑兵团参加了奥斯特里茨战役。在这一著名会战中,法军所有的骑兵猛将都汇集一堂了:已是师长的奥普尔,南苏蒂,克勒曼,指挥一个龙骑兵旅的拉萨勒,还是团长的拉图尔和蒙布伦。他们在会战中齐心协力铸造了拿破仑战史上最大的辉煌。会战结束三个星期后,37岁的拉图尔终于结束了13年的上校生涯,与蒙布伦一起被晋升为准将了。

1806年,拉图尔率领一个龙骑兵旅在缪拉元帅麾下参加了耶拿战役。次年他又参加了艾劳战役,在那次闻名于世的八十中队冲锋中,拉图尔的身影亦闪现其中。那次冲锋从波兰的泥沼中挽救了拿破仑的王冠,拉图尔也因功晋升为少将,并率领一个龙骑兵师参加了夏季的海尔斯贝格战役。

1807年六月的弗里德兰战役,是拉图尔军旅生涯中一个里程碑。在会战中,内伊的第六军被指定为攻击弗里德兰的主力,拉图尔的龙骑兵师也配属给它。但当第六军一跃出森林,立即遭受到阿勒河对岸俄军炮兵的猛烈杀伤,俄军骑兵也不失时机地发起冲锋。对此局面,纵然是勇者之王的内伊也表现得无能为力,战局陷入了僵持。紧急时刻,拉图尔上场了。他率领龙骑兵勇猛地向俄军骑兵冲击,对岸的俄军炮火被他和他的将士视同无物。他的无畏挽救了当天的局面,经过一段时间的恶战后,俄军骑兵溃退了。与此同时指挥维克托军炮兵的塞纳尔蒙将军也把俄军的炮兵打哑。在解除了炮弹和马刀的双重威胁后,内伊最后一次向弗里德兰发起攻击,夺下了它并成功结束了整场战役。

1808年,拉图尔被封为男爵。从此次封赏中看,骑兵师长地位似乎不如步兵师长,像达武三杰,絮歇等步兵师长都是伯爵,而拉图尔和蒙布伦只能屈居男爵。也在同一年,拉图尔去了西班牙战场,在此后几年时间里,他和他的龙骑兵师一直在这个被法军诸将深恶痛绝的战争泥潭里打滚,期间他参加了多次战役,包括攻占马德里的战斗,维克托元帅的里程碑梅德林战役,苏尔特元帅的杰作奥康纳战役。1811年,他进入安达卢西亚作战,并于同年跟随苏尔特参加了巴达霍斯的围攻。

1812年,拿破仑组建了六十万人的征俄大军。大军团第一次拥有了四个骑兵军。当远在西班牙的拉图尔知道自己已被任命为第四骑兵军军长时,内心颇有点吃惊,因为他资浅且和拿破仑关系生疏,而资深将领克勒曼只能屈居骑兵师长一职(克勒曼因病没有到任,他七年了还当师长还真是奇观---客蒙注)。事实上,在拿破仑帝国中,战功是衡量晋升的第一标准,正如威灵顿评价那样:任何人都有封侯拜相的机会。

在征俄战役中,拉图尔的表现一如既往地出色。在博罗季诺,他的骑兵军在帮助内伊和达武夺取俄军左翼的棱角堡群方面起了重要作用。不幸的是,他的名字也加入了战斗中47位伤亡将军名单中。在那个地狱般的冬天撤退里,他依然像狮子一样疯狂战斗,在莫扎伊斯克,他的表现赢得了后世史学家的一致称赞。

1813,拉图尔以同样的热情参加了德意志战役。在德累斯顿,时任第一骑兵军军长的他写下了军旅生涯中最得意的一笔。

8月26-27日的德累斯顿战役,拿破仑13万人面对15万联军,他的计划是牵制联军中央和右翼,对联军被一道峡谷与主力隔开的左翼进行摧毁性的打击。这一打击的重任,落到了维克托和拉图尔肩上。当维克托军对该股联军进行正面攻击时,拉图尔率领他的骑兵进行迂回了。当时暴雨大作,战场一片泥泞,但这丝毫减弱不了拉图尔的作战热情,他和他的骑兵在泥潭里艰苦跋涉,最后成功迂回到敌军的背后,并从背后对其发起冲击。退路被切断且前后受攻的联军大部分投降了。但有几个方阵还在殊死抵抗,几次打退了胸甲骑兵的冲锋。拉图尔审时度势,换上枪骑兵,待枪骑兵打开缺口后,再让胸甲骑兵手持马刀发起冲锋。不肯投降联军都被砍死了,整个联军左翼几乎被全歼,被俘官兵达1.3万人。德累斯顿战役是拿破仑在德国土地上最后一次重大胜利,拉图尔在战役中表现出的果断,坚毅,勇猛和应变能力证明了他没有辜负拿破仑的信任。

同年末的“民族会战”莱比锡战役,是拿破仑战争中最大的一次会战。面对优势的敌军,拿破仑的计划是北守南攻。南面的攻击,由缪拉率领拉图尔和克勒曼两个骑兵军在炮兵的支援下在联军战线上撕开缺口,各步兵军再跟上以完成敌军的总崩溃,战术构思类似于瓦格拉姆之战。下午两点,缪拉和拉图尔,克勒曼率领着这一万骑兵开始了挽救帝国命运的最后一冲。他们的冲击一开始取得了一定的成功,联军两个方阵被击碎,26门炮被俘虏,缪拉和拉图尔仿佛又回到了大军团的黄金岁月。可惜后面的步兵却没有及时跟上,再加上联军集中了所有的大炮轰炸他们,13个俄军中队又从侧翼对他们发动反击。这一万英勇的骑兵最终像大海退潮一样退了下去。这一退,决定了战役的结局,决定了拿破仑的结局,也决定了拉图尔的结局---他在战斗中被炮弹炸断了一条腿。当重伤中的拉图尔苏醒过来,看到他的仆人在他身边哭泣,45岁的将军长叹一声,以一句话表达了对自己命运的承受:"傻瓜,哭什么?从此你擦鞋只需要擦一只就够了!”


莱比锡是拉图尔的最后一战。拿破仑1814年退位后,他转而效忠于波旁王朝,百日王朝期间也拒绝为拿破仑效力。波旁王朝二次复辟后,拉图尔自然是加官进爵。1817年他被封为侯爵,1819-1821年又担任了战争大臣一职并一度出任驻英大使。虽然了离开了战场,他还在政治舞台上发挥着重要影响。1850年,拉图尔安详地病逝,享年82岁。


拉图尔是他那个时代最优秀的骑兵指挥官之一,无须赘言,他的赫赫战功已证明了他的能力。作为一个王政时代的贵族,他的骨子里始终保持着对波旁家族的效忠,他内心里对拿破仑和波拿巴党是敌视的,这一点从他投票赞成判处内伊死刑就可以看出。但他不像贝尔纳多特之流一样一路消极怠战,当他身处军队中时,职责始终占据着他的心灵。在个人作风上,据说他是一个很讨厌的人,但却又极具威仪让部下不敢不服从.
-----------------
参考资料

1英文维基

2The Top Twenty French Cavalry Commanders ( Terry J. Senior著)

3西洋世界军事史 (富勒著)

4拿破仑一世传 (霍兰罗斯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4 18:5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阁下好文,论坛又诞生了一篇精华!
不过拿破仑在德意志最后一场胜利是发生在莱比锡之后的汉瑙之战,建议将“德累斯顿战役是拿破仑在德国土地上最后一次胜利”改成“德累斯顿战役是拿破仑在德国土地上最后一次重大胜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4-24 18: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指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5 13: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已经收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7-9-22 14:11 , Processed in 0.02475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