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7980|回复: 18

1808索莫谢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28 16: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7-1-8 15:14 编辑

原文http://napoleonistyka.atspace.com/battle_somosierra.htm

“在华沙谈论索莫谢拉的冲锋有如在伦敦谈论轻骑兵在巴拉克拉瓦的冲锋,民族如同鲜花般美丽的年青血液被抛洒在万里之遥的异国他乡。”
——诺曼·戴维斯《God's Playground》1982年版,第301页

“在战争的编年史里,极少有可以与此次波兰骑兵豪侠式冲锋相比拟的的事件。……然而这次冲锋,仅就军事层面而言,是一次草率的挥霍行为”
——威廉·纳皮尔《History of the War in the Peninsula》第一册第169页(注:似乎是为了给英国留下这样一个豪侠的记忆,纳皮尔完成此书后十四年,英国轻骑兵在巴拉克拉瓦发动了惨烈而辉煌的冲锋,关于这场冲锋,推荐两本针锋相对的书Terry Brighton的Hell Riders和Mark Adkin的The Charge)

“几乎整个骑兵中队都陷于毁灭……我仅仅看到一个号兵依旧站立着,在滂沱弹雨中央纹丝不动,这个可怜的孩子是在为他的中队哭泣……”
然而,所有的火炮已经不再轰鸣。
令人敬畏的拿破仑向幸存的勇士们敬礼:
“我宣布你们是我最勇敢的骑兵!”

“西班牙……必定成为法国囊中之物”
——拿破仑于前往马德里途中

拿破仑为何要入侵西班牙?

人们提出了许多理由:输出革命的欲望,波拿巴日益膨胀的征服之梦,或者是对波旁王室的本能反感。拿破仑曾对罗德勒(Roederer)表示,“西班牙……必定成为法国的囊中之物……我之所以废黜波旁王室,是确保我的王朝从而有利于法国……我拥有征服的权利:任何统治西班牙的人将被称为国王、副王或是总督,西班牙必定会为法国所有。”

半岛之战起初进展顺利,然而,在1808年夏天,一支法军竟然在贝伦(Baylen)被西班牙人打败,在投降条款中规定了西班牙需将法军战俘遣送回国。但英国以遣返的法军将再度投入半岛为由,设法说服了西班牙人背弃诺言。因此西班牙将这批战俘倾倒到卡布雷拉荒岛上,当地缺乏食物、淡水、住所和医疗设施。数以千计的战俘死于营养不良和疾病,被关押在英国废船上的法国人也受尽苦难。

法军在贝伦失败的消息震动了全欧洲,西班牙军队各团纷纷表示他们是“奥斯特里茨胜利者的征服者”。

拿破仑狂怒不已:“在贝伦的投降毁了一切。仅仅为了保住他抢来的赃物,杜邦让他的士兵接受投降的耻辱,这等事情在历史上从未有过!”

伦敦是对西班牙取胜最感欢欣鼓舞的地方。过去的敌意已被忘却,不列颠社会为难以置信的西班牙英雄主义和热情而疯狂。舆论界发起了一场支援西班牙起义者的民众运动。

皇帝集中了他的一部分军队,再次攻入西班牙。

“在四万五千大军的前方,皇帝于11月22日向马德里进军。在东面和北面胜利机动的消息令他感到宽慰,这时,皇帝正向索莫谢拉山口推进,他发觉当地有大约九千名士兵防守,这批西班牙军是圣胡安将军匆忙集结起来的。西班牙的部队是临时拼凑起来的,下辖由卡斯塔诺留在首都的“中央军团”部队和参差不齐的志愿者、征兵构成的杂烩。无论如何,西班牙人在山口出口构筑了防御工事,这对法军前进造成了极大的障碍,将西班牙军队逐出山口显然是一件极为漫长的事情。”——盖茨《西班牙溃疡》第104页

西班牙军队的质量有好有坏。一般而言民兵战斗力不强,但一些正规军是优良部队。西班牙正规军的英勇战例颇多,以1808年10月29日的战事为例“第一加泰罗尼亚团……以极大的冷静面对攻击,保持了各排的规律射击,在大约五倍于己的敌军面前坚守阵地……即使是最久经沙场的部队也难以表现出更好的镇定或是在行动中更为沉着……”(卡罗尔致卡斯尔雷,1808年11月)

向马德里进军的拿破仑大军面对着两万一千名西班牙士兵。其中九千人被派去防守西面的瓜达拉马山口,大约三千人占据了Sepulvida的推进点,另有九千人在索莫谢拉的高地之上(关于索莫谢拉的西班牙军队人数存在争议,最低估计六千人,最高估计一万五千人)。

在索莫谢拉的西班牙军队由唐•贝尼托•圣胡安将军指挥,他在1801年的“橘子战争”中成为埃斯特雷马杜拉骠骑兵团中校,1805年被提升为Mariscal(字面意思为元帅,但实际只是将军级别),并成为步兵与骑兵总监。1808年,圣胡安承担了保卫马德里的主要任务。了解到他的部队较之法军的不足之处,圣胡安准备以防守法军必定行经的索莫谢拉山隘代替坚守西班牙首都。

西班牙人准备充分。

在Cereze de Abajo,西班牙设置了前哨,包括两百名马德里志愿骑兵和几百名民兵。

六门火炮被安置在大路上,分成三个炮队,每队两门。

在一座石桥后方,设置了第一个24磅炮队。
一个小型工事掩护炮手避开步兵火力。
在桥梁前方路上开挖了一条壕沟阻碍法军骑兵和炮兵。
在第一个24磅炮队后方大约700米处有第二个24磅炮队。
大约一千名民兵在大路两旁防守。
预备部队还有大约两千名民兵和10门火炮。
正规军被安排在索莫谢拉到马德里的道路上。

补充:
有些作者认为所有的西班牙火炮都被集中在一个炮队,包括:
梯也尔《执政府与帝国史》
塞居尔Victoires et Conquetes
纳皮尔《半岛战争史》
另外一些作者,如Kujawski,认为有四个炮队,每队四门火炮

拿破仑以四万五千兵力向马德里推进,他将布尔戈斯留给维克多元帅的第一军和贝西埃元帅的一部分近卫军。拿破仑派出骑兵搜集守军的更多情报。威廉•纳皮尔写道:“法军巡逻队被派向索莫谢拉探个究竟……21日,他们报告超过六千名敌军在峡谷地区构筑工事准备坚守……”——纳皮尔《半岛战争史》第一卷第278页

法军骑兵在次日展开了规模更大的侦察,拉萨勒报告索莫谢拉的敌军足有两万五千之多,然而皇帝却认为只消两个步兵师便可夺取山口。

拉撒勒将军再次指挥骑兵前进,安托万•查尔斯•路易•拉撒勒伯爵(1775-1809)是欧洲最杰出的轻骑兵指挥官之一。他时常拿着一杆长烟斗而非马刀冲阵,拉撒勒严格控制部下节奏,以堂堂之师面对大步冲击后必配的敌军。在骑兵中,只有缪拉元帅比拉撒勒人气更高。

11月29日,近卫猎骑兵团的一个中队在Cereze de Abajo袭击了西班牙前卫,然而近卫军却难以继续前进。近卫猎骑兵团是拿破仑的武装卫队,因而也在法军中最为知名。拿破仑本人就时常穿着近卫猎骑兵制服。

看到猎骑兵团难有进展,皇帝派出了勒布伦准将指挥一支小部队充当前卫:
-从步兵团中抽出的六个尖兵连
-近卫(波兰)轻骑兵团

皇帝现在需要关于敌军和己方位置的更多消息,他派出近卫轻骑兵团的一个排出发捕获“舌头”。轻骑兵不负所望,很快带回来一个西班牙士兵加以审讯。

拿破仑面对着两万一千名西班牙士兵。其中九千人被派去防守西面的瓜达拉马山口,大约三千人占据了Sepulvida的推进点,另有九千人在索莫谢拉的高地之上(关于索莫谢拉的西班牙军队人数存在争议,最低估计六千人,最高估计一万五千人)。

(曾有一个传说)
天色渐黑。
一位近卫军士兵在皇帝面前借着火堆点燃了烟斗。
“你至少应该感激皇帝陛下所给予你的特权!”——一位军官训斥道
“我会在那里感谢他的。”——士兵指向了索莫谢拉山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8 17:2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翻译,个人关于此战看到的详细点的介绍还是今天刚看完的Napoleon's Polish Lancers of the Imperial Guard,和web2上的这篇比还是差远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4-28 21:4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2-4-28 21:44 编辑

速看了下,这篇参考Napier和Oman的地方都不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30 00: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翻译,乃把图也贴了吧,有几幅还是挺有名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30 09: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索寞谢拉我也翻译过一个凯旋门中蒙布伦的一个链接,不过不够细腻,很多都是后人编的(比如皇帝把自己的勋章摘下来给波兰士兵带上)。
支持翻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6 21: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2-5-6 23:24 编辑

战斗

“法军步兵展开了猛烈的散兵火力,西班牙人则同样猛烈地加以回击”——威廉•纳皮尔
法军散兵在行动


(30日)上午5时,拿破仑和他的卫队以及维克多元帅前往索莫谢拉。皇帝留心观察当地状况,尽管浓雾笼罩着山地。大约7时,三个法军步兵团抵达:
-第九轻步兵团“无可比拟”
-第二十四战列步兵团
-第九十六战列步兵团
-6门近卫军火炮奉命前往支援步兵

它们都是战绩出色的步兵团。在拿破仑战争中,第九轻步兵团赢得了四次战场荣誉。也是最知名的法军步兵部队之一。几年前,执政官卫队曾与第九轻步兵团有过争吵,被拿破仑称为“无可比拟”的第九轻步兵团并不打算折服于任何“罗马禁卫军”。在1814年1月,第九轻步兵团的一个六十人小分队越过萨尔河,烧毁了一栋普鲁士步兵防守的农舍,而后坐船返回法方一侧。因为这次成功,指挥该行动的中尉被授予荣誉军团骑士称号。(Leggiere - "The Fall of Napoleon" p 260)

第九十六战列步兵团并不逊于第九轻步兵团,他们一样赢得了四次战场荣誉,参加大小战斗四十四场,Jean-Chrisostome Cales是该团团长。

抵达索莫谢拉之后,拿破仑派出半个近卫猎骑兵中队沿大道推进。猎骑兵遭到第一个西班牙炮兵连的两门火炮射击,迅速后撤。西班牙炮弹开始向拿破仑和他的参谋人员接近。

8时,皇帝命令维克多元帅的三个步兵团开始进攻。Lachoque则提到9时是战斗开始的时刻。第一个前进的第九十六战列步兵团在前方展开散兵线。但雾气浓重,人看不到五十码开外的地方。西班牙民兵和炮兵向附近倾泻火力,阻碍前进。

随后,同样以散兵前置掩护的第九轻步兵团和第二十四战列步兵团向西班牙军侧翼推进。西班牙人却仍然凭借步枪火力坚守阵地。法军被迫将生力连队投入散兵战中,加强散兵线,但仍然无法突破。“法军两翼在山地展开,发出猛烈的散兵火力,西班牙人则同样猛烈地加以回击,与此同时,置于堤道顶端的西班牙炮兵则准备就绪,只待法军中央纵队进入射程。”——纳皮尔"History of the War in the Peninsula 1807-1814" p 27p

混杂着硝烟的浓雾覆盖了山间道路。
大约十一时到中午之间,阳光才穿透了雾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6 22: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7-1-8 15:18 编辑

冲锋

“前进,你们这些狗娘养的,皇帝在看着你们!”

在近卫轻骑兵冲向山口之前,法国骑兵先碰了下运气
皮尔的骑兵前进而后又后撤了。
“这(骑兵夺取山口)是不可能的!”皮尔解释道。
皇帝敲击着他的马鞭。
“不可能?我不知道这词是什么意思!让他重复下。”
(Lachoque - "The Anatomy of Glory" p 135)

近卫轻骑兵在索莫谢拉

因缺乏进展而焦虑的皇帝前往近卫(波兰)轻骑兵团那里,下令他们冲锋。拿破仑深知由执剑骑兵发动的集群冲击是极为有力的心理战武器。但到底他下令让骑兵夺取第一个炮队还是所有炮队仍不得而知。

索莫谢拉之战


第一个炮队给法军步兵造成了许多问题,而其他的炮队则距离遥远,在云雾中难以发觉。

根据Kozietulski回忆,当他们经过拿破仑面前时,拿破仑咆哮道:“波兰人,夺取那些火炮!”(Polonais, prenez moi cez canons!)

在11月30日,近卫轻骑兵团第三中队(下辖第三连和第七连)共有官兵216人,包括5名号兵(3个法国人2个波兰人)。这216人都是新兵,这是他们的第一场战斗。该中队指挥官当时不在现场,临时指挥的则是Kozietulski,第二中队指挥官。

Jan-Leon-Hipolit Kozietulski(1781-1821)是一个波兰贵族。在1812年,Kozietulski在Horodnia对前来袭击的哥萨克发动反冲锋,救了拿破仑一命。Kozietulski的制服则被哥萨克的长矛穿透,浸满鲜血,至今仍保存在华沙的一座博物馆中。1814年,Kozietulski成为法军近卫第三侦察骑兵团指挥官。在波兰,他以“索莫谢拉的英雄”闻名。
Jan-Leon-Hipolit Kozietulski肖像


第一个炮队
“但他们瞄得实在太准了!”

骑兵冲锋以四骑宽的纵队展开。他们在路上展开成纵队,四人并排,军官和士官安排在士兵间隔中。骑手按照坐骑的运动方向不时调整,时上时下。轻骑兵(出发时)大约距离敌军一千米远,雾掩蔽了他们的前进。塞居尔写道:“我希望敌军会震惊于我军的勇敢,因而根本瞄不准,我们因此可以有时间冲向他们炮兵中央,将敌军彻底冲乱。但事实上,敌人炮兵瞄得实在太准了!”

随着西班牙散兵的子弹穿透空气,波兰人开始落马。

在三四百米距离上,波兰人遭到了第一次炮兵齐射攻击。霰弹击碎了中队的前头,轻骑兵中队陷入混乱中,暂时停顿下来。他们不得不踩踏战友的遗体,有些伤员奋力站起,惊到了战马。

军官们花了大约一两分钟将士兵排列好,并继续冲锋。尽管烟雾弥漫,但这个距离实在太近,炮手完全可以看清骑兵阵型。西班牙炮兵迅速装填了实心弹,这些炮弹犁过绵长的骑兵纵队,受伤的战马和战士纷纷倒下,军官Rudowski被一发子弹击中,当场战死。在纵队末端,先前落马的掉队士兵则不得不步行。

中队指挥官Kozietulski仍在最前方,他不断催促部下继续冲锋。当波兰人继续前进,绕过一处土木工事,并袭击西班牙人时,西班牙炮兵仍在装填之中。经过一场肉搏战,第一个炮队终于被波兰人拿下,一些炮手和支撑炮兵的部队被乱刀砍死,波兰人毫无怜悯之意。

第二、三个炮队
失去了骑手的战马,和落马的士兵一样,仍然紧跟纵队步伐。

雾和硝烟笼罩着道路,Kozietulski的中队朝着第二个炮队继续冲击,这个炮队距离第一个大约几百米远。

第三中队不再是一个建制整齐的单位,排之间的区别荡然无存。此刻,Kozietulski的中队得到了Niegolewski指挥的一个排的增援。勇敢的西班牙人倾泻着步枪火力,随后第二个炮队也加入进来。开火带来了近乎地狱的恐怖,人和马逐一倒下。失去了骑手的战马,和落马的士兵一样,仍然紧跟纵队步伐。Kozietulski落马后重度挫伤,上尉Dziewanowski接过指挥权,波兰人继续前进。尽管损失巨大,但他们毫无停顿,也毫无犹豫,很快,第二个炮队不再开火。

近卫军沿大道继续推进,冲向第三个炮队。大炮疯狂咆哮——军官Rowicki当场被炮弹削去脑袋,上尉Dziewanowski手脚都被打碎,躯干挫伤,血流不止。惊骇的无主战马如雷霆般冲出烟雾。

骑兵举起马刀劈向那些把脑袋蜷在两肩之中的敌人。西班牙民兵少有抵抗,但正规军——特别是炮手是难以对付的敌人。

第四个炮队
西班牙炮手保卫他们的火炮,直到被砍倒的最后一刻。

大约只有三四十个波兰人驱动着疲惫的战马冲向第四个炮队——这个炮队位于山口最高点,拥有十门火炮。西班牙人猛烈开火,军官Krasinski成为了第一批被击中的,伤员蹒跚着从流血的战马和已死、垂死的朋友间走回己方阵地。

Niegolewski的排一马当先,向前冲去。西班牙保卫火炮,直到被砍倒的最后一刻。波兰人夺取了火炮,但只有很少人还骑在马上。Niegolewski看了看四周,询问军士Sokolowski:“Sokolowski,我们的小伙子在哪里?”“都死了。”军士回答道。

Niegolewski的部队击退了一队西班牙正规步兵和民兵,但其他西班牙人持续开火,Niegolewski的战马被击中,Niegolewski落地后被刺刀捅伤,尽管受了九处刺刀伤和一处马刀伤,但Niegolewski依然幸存下来。西班牙人认为他已被杀死,因此搜完腰包后置之不理。在Niegolewski身后,战斗仍在继续,勇敢的西班牙士兵夺回了第四个炮队,波兰人被迫撤退,但西班牙的胜利是短暂的。

当拿破仑注意到波兰人未被第一个炮队挡住后,他就派出个人卫队前往增援。这些援军包括:一个近卫猎骑兵排、一个近卫轻骑兵排(来自第一中队)。援军匆忙前进,越过了三个已被占据的炮队。这两个排的生力军在第三个炮队处撞上了Niegolewski麾下屈指可数的波兰人。加上这两个排后,再次攻击第四个炮队的法军骑兵合计约有一百五十到二百人,指挥官则由Tomasz Lubienski担任。

火炮已然静默下来,但西班牙步兵无所不在,他们同样得到了加强。波兰人和法国人驱散了西班牙人,第四个炮队终于再次被夺取。

大约十分钟到一刻钟后,第九十六战列步兵团的尖兵终于赶到最高点。法军步兵发现了呼吸急促的Niegolewski,将他带到缴获火炮旁,让军医处理伤口。到处都有已死和垂死的人,波兰人、西班牙人、法国人混杂在一起。被烟熏脏、被火药弄黑的疲倦士兵将他们仅有的一点饮水和伤员共享。波兰人损失极重,据Pierre Dautancourt所述,有57人死伤,据其他说法,伤亡高达100。许多伤员后来被带到了马德里的医院。

近卫军指挥贝西埃元帅跟随前进的部队抵达山口顶点。伴随着贝西埃到来的是更多的波兰人和几个连的法国尖兵。他们奉命在大道上追击撤退敌军。法军尖兵在道路两旁的山地上爬梳敌军痕迹,随后开来了整营的法军战列步兵。

令人敬畏的拿破仑向幸存的勇士们敬礼:
“我宣布你们是我最勇敢的骑兵!”

近卫军掷弹兵满饮一大杯,以此向波兰人致敬。

不列颠史学家威廉•纳皮尔写道:“这令人惊讶的壮举……在战争的编年史里,极少有事件可以与此比拟。……然而这次冲锋,仅就军事层面而言,是一次草率的挥霍行为……索莫谢拉被夺取后,帝国军队得以从山间杀出……” (Napier - "History of the War in the Peninsula 1807-1814" pp 279-280)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6 22: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岛之战起初进展顺利,然而,在1808年夏天,一支法军竟然在贝伦(Baylen)被西班牙人打败,在投降条款中规定了西班牙需将法军战俘遣送回国。但英国以遣返的法军将再度投入半岛为由,设法说服了西班牙人背弃诺言。因此西班牙将这批战俘倾倒到卡布雷拉荒岛上,当地缺乏食物、淡水、住所和医疗设施。数以千计的战俘死于营养不良和疾病,被关押在英国废船上的法国人也受尽苦难。

正好看到了一本书:
The Prisoners of Cabrera: Napoleon's Forgotten Soldiers, 1809-1814
better world链接
另外个人感觉,拿破仑派朱诺和杜邦去半岛有给两人镀金的感觉。

向马德里进军的拿破仑大军面对着两万一千名西班牙士兵。其中九千人被派去防守西面的瓜达拉马山口,大约三千人占据了Sepulvida的推进点,另有九千人在索莫谢拉的高地之上(关于索莫谢拉的西班牙军队人数存在争议,最低估计六千人,最高估计一万五千人)。

鱼鹰《拿破仑的近卫波兰枪骑兵》关于兵力与火炮布置的说法 p16: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6 22: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曾有一个传说)
天色渐黑。
一位近卫军士兵在皇帝面前借着火堆点燃了烟斗。
“你至少应该感激皇帝陛下所给予你的特权!”——一位军官训斥道
“我会在那里感谢他的。”——士兵指向了索莫谢拉山口
配上图更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7 16: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断网后就没有看,没想到今天已经完成了。
最近刚看了奥属尼德兰作家Ronald Pawly的《拿破仑的近卫波兰枪骑兵》,和web2的文章对比一下感觉很有意思。
因为那是一本介绍兵种的帖子,所以对部队的建制考察的很多,一些具体背景的交代以及事物(比如油画等)介绍此文不及那篇。
但是资料引用web2宽泛些,精彩程度感觉也是略胜一筹。
当然如果能稍微加上前期吕芬将军的步兵进攻失败的描写,就更能突出之后轻骑兵的英勇了。
此文加入精华,当然同样希望补充Myths and Legends部分,毕竟这一段解决了许多大家容易误解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8-26 08:09 , Processed in 0.13911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