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3562|回复: 7

[翻译] 爱尔兰远征——入侵者离英国只有一步之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21 00: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月光丸 于 2016-2-23 15:16 编辑

前言:

此文原为“冈特的幽灵”阁下(即白星逐日)所译,但此帖后来被删,找回后经我校对,补充(主要是一份战斗序列),更正部分译名后重新在这里贴出,方便阅读交流。前后所译的原文均来自维基百科,十分感谢原译者的辛苦劳作,不敢掠美。



背景


随着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开始,许多国家的革命者们也纷纷出马,其中就包括了当时正处在英国统治下的爱尔兰。反抗英国统治的斗争已经进行了几个世纪,但法国大革命以及歧视天主教的刑法催生了爱尔兰人联合会(Society of United Irishmen,以下简称爱联会),一个由爱尔兰各宗教各阶层组成的共和主义组织。最初是一个非暴力组织,1793年在英国政府明令禁止后,该部的活动被迫转入地下。爱联会最终得出的结论是爱尔兰共和国只能靠武装起义来建立,于是他们开始秘密组建自己的武装力量。该组织的两名领袖爱德华·菲茨杰拉德勋爵(Lord Edward FitzGerald)和阿瑟·奥康纳(Arthur O'Connor)前往瑞士的巴塞尔和法国将军拉扎尔奥什会面。一位新教律师西奥博尔德·沃尔夫·托恩(Theobald Wolfe Tone)则干脆前往巴黎向督政府恳请援助。 在这段时期,英国政府废除了一些刑法,以期平息骚乱。

第一共和国早有进攻英格兰的打算,但是他们的计划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各种各样的原因打乱:革命战争的各条战线,旺代叛乱,以及法国海军萎靡不振的状态。最后一个难题的主要原因是在大革命时期法国海军军官团被搞得四分五裂,直接促成了“光荣的6月1日”和“大冬季战役”等海上惨败。然而在1795年,随着欧洲大陆上各条战线日趋平缓,督政府最大的敌人就是英格兰了。托恩的提议和督政府的想法不谋而合:入侵爱尔兰——英伦三岛上防御最薄弱的环节,英国政府最不受欢迎的地方,建立一个自由平等的爱尔兰共和国(当然是第一共和国的翻版);爱联会向法国人宣称他们有25万非正规军,就等着法国人登陆;最关键的则是将其作为日后进攻英国本土的跳板。与入侵爱尔兰计划同步进行的将是一个将2000名由囚犯组成的部队送上康沃尔,作为迷惑英国人的佯攻。


准备


随着旺代战争的平息和与西班牙签订和平条约,督政府集中了足够用来进攻爱尔兰的法国军队。进攻计划在1796年10月,指挥官就是前面提到的奥什将军,他得到了一支经历过旺代战争洗礼的部队,以及整个大西洋舰队的军舰,基地设在布雷斯特,主要登陆点为班特里湾(Bantry Bay )。入侵部队的数量有争议,督政府认为要派25000人,而爱联会认为只需15000人即可。最终出击的部队数量在13500和20000人之间[1]。

而到了8月份,法国人发现实际情况远远落后于计划。布雷斯特船坞的工程进度严重滞后,预备入侵康沃尔的部队中有大量的士兵开了小差。唯一的一次出海演习成了彻头彻尾的失败——法国海军计划用来登陆的小船根本没法在海上行动。于是康沃尔计划被取消,剩下的士兵不是被并入了爱尔兰远征军就是被关回了监狱。地中海舰队的援兵也被这样那样的原因耽误了:约瑟夫·德·利舍里(Joseph de Richery)少将的7艘战舰被英国海峡舰队所阻,只好躲在罗什福尔(Rochefort),12月8日才到达布雷斯特;皮埃尔-夏尔·维尔纳夫少将的舰队直到远征军出发后才赶到布雷斯特。

整个秋季爱尔兰远征的准备工作一塌糊涂。奥什公开指责海军上将维拉雷·德·茹瓦约斯(Villaret de Joyeuse)应该对此负责(后者仍在钟情于自己对印度的远征计划)。10月,维拉雷被莫拉尔·德·加勒(Morard de Galles)海军中将接替,入侵印度的计划被取消,奥什则被授权整顿舰队风气。12月的第2个星期里,奥什总共聚集起了17艘战列舰,13艘巡航舰和13艘其他船只,拆除火炮的旧巡航舰被当作运兵船使用。每艘战列舰装600名士兵,巡航舰上250名,运兵船上大约400名。这支部队包括了骑兵、炮兵还有大量用来支援潜在的爱尔兰志愿兵的武器弹药。但奥什仍然对此感到不满,12月8日他写信给督政府,称他宁愿领着这支部队到任何一个战场去也不去登陆爱尔兰。对此德·加勒表示同意:他的水兵素质太差,看见敌人只有跑的份。


出发


尽管指挥官疑虑重重,舰队于1796年12月15日离开了布雷斯特港(督政府取消行动的命令在24小时后到达了)。德·加勒知道英国巡航舰会死死盯住他的一举一动的:封锁布雷斯特是英国海峡巡航舰队的任务之一。为了迷惑敌人,他命令舰队在卡马尔特湾集结,准备穿越圣人水道。这是一道布满了暗礁和浅滩的狭窄水道,在坏天气时海浪非常高,但它能成功的从离岸边很远的英国舰队(法国侦查舰报告说有30艘)的了望手的视野里掩盖法军舰队的实力和动向。

很明显法国的情报来源有问题,因为布雷斯特港外根本就没有任何英国军舰。大部分的海峡舰队都在港口避风,而余下的在海军少将约翰·克波伊斯(John Colpoys)的带领下撤退了40海里进入了大西洋,以防被风暴给推进比斯开湾暗礁密布的海岸线。守在海峡里的是一支巡航舰队,包括了巡航舰“不倦”号、“亚马逊”号、“菲比”号、“革命”号和横帆船“约克公爵”号,指挥官爱德华·珀柳爵士(Sir Edward Pellew)坐镇“不倦”号。当他发现布雷斯特的法军有动时他立刻派出“菲比”号去警告克波伊斯,又派出“亚马逊”号去法尔茅斯(Falmouth)警告海军部,然后继续坐守在布雷斯特港外。12月15日下午3点30,珀柳看到了法军主力开进卡马尔特湾,他立刻率领自己的小舰队紧紧地跟了上去,随后又派出“革命”号去向克波伊斯报告最新情况。

16号的大部分时间里德·加勒都在准备通过圣人水道,在海峡里布置临时的灯塔船和信号火箭来标示暗礁浅滩。但是由于进度严重滞后,天渐渐的黑下来了。下午4点,德·加勒决定直接从主要通道离开海湾,由他的旗舰“博爱”号开路。尽管纵帆船“阿塔兰特”号试图用火箭来通知其他船只,由于天太暗大部分船只都没看见或者不理解信号,珀柳的舰队也在法国舰队前方挥舞着蓝色灯光信号,拼命的发射火箭,进一步的让很多法国船长迷惑不已。

最终大部分法军舰队选择按原计划穿越圣人水道。到17日早晨,整个法国舰队都散落在通往布雷斯特的出海口。最大的分支是海军中将弗朗索瓦·约瑟夫·布韦(Franois Joseph Bouvet)指挥的9艘战列舰,6艘巡航舰和1艘运兵船,他成功的穿越了鬼门关;其他的船只则像德·加勒的旗舰(也载着奥什)一样三五成群的到处乱窜。一艘战列舰——74门炮的“诱惑”号撞到斯泰弗南岩而沉没,680人丧生鱼腹。此舰也发射了大量火箭和信号弹来引起注意,但只是加剧了舰队的混乱。珀柳知道现在自己那支可怜的小舰队(还剩2艘船)根本就不是法国人的对手,于是他驶往法尔茅斯去通知海军部,并且补充给养。


驶向爱尔兰


12月19日,布韦集结了大约33艘船,并向爱尔兰南部的米增角(位于爱尔兰的西南顶端)前进,那里是预定的舰队集结点。布韦手上的绝密令指出他需要在那里停留五天,等待法国方面的消息。但布韦运气不好:他仍然没有找到旗舰“博爱”号。尽管没了指挥官,法军舰队穿越浓雾和汹涌的海浪,继续向爱尔兰的班特里湾前进,直到21号才赶到它们的目的地。在布韦向爱尔兰航行的同时,德·加勒率领着“博爱”号、“内斯托尔”号、“罗曼”号和“帽章”号穿越西部水道向爱尔兰前进,无意中在浓雾里错过了布韦的舰队,也在21号到达了集合点附近。但倒霉的是德·加勒遇到了一艘英国巡航舰。德·加勒立刻解散了编队,自己指挥旗舰逃进了大西洋,回程时又遇上逆风,花了八天才回到米增角。

“菲比”号直到19号才在比斯开湾内很远找到克波伊斯,第二天这艘船发现了迟来的法军维尔纳夫分舰队并展开追击,但是维尔纳夫成功的甩开了尾巴,率领自己在风暴中严重受损的舰队逃进了洛里昂。由于无法继续行动,克波伊斯不得不退回斯皮特海德进行维修。布里德波特(Bridport)勋爵的海峡舰队一样无所作为:他的许多战舰也在斯皮特海德维修,直到25号找到了足够的战舰才出海。舰队一出海就又陷入了大混乱,首先是战列舰“亲王”号失去控制,撞上了80门炮的“无敌”号;随后战列舰“可畏”号又撞上了100门炮的“巴黎”号,98门炮的“巨人”号也搁浅了。布里德波特一下子就损失了他舰队里5艘最强的战列舰,进一步延迟了他的出海。当他抵达怀特岛的索伦水道时风向又变了,他剩下的八艘船不得不在那里一直等到了1月3号才继续前进。


苦涩的失败


回到法国人这边。12月21号,在德·加勒和奥什都缺席的情况下,布韦和他的陆军同行格鲁希(这位就是日后的格鲁希元帅)下令舰队下锚,准备第二天登陆。当地的引水员以为这是英国舰队,结果刚靠近就被法军俘虏,这下法国人得到了附近最好的登陆地点的情况。但是好景不长,21日夜间天气急剧恶化,大西洋上刮起了暴风雪,遮蔽了海岸线,并且迫使舰队下锚以防撞击。接下来的整整四天里他们仍然等在海湾里,既缺少经验又缺少冬衣的法国水手们碰上了自1708年以来英国附近海区最恶劣的冬季风暴,无法控制他们的舰船。12月24日,法军高级军官们召开了战争会议,决定不顾天气强行登陆。他们选择了一个小峡湾作为安全的登陆点,然后传令25日天一亮就强行登陆。可惜天公不作美,25日清晨天气进一步恶化,到早晨时海浪已经凶猛到能够打断法军船只的龙骨,甚至能刮断锚链,将船直接冲回了大西洋。在一片混乱中法军最大的战列舰“不驯”号撞上了巡航舰“坚决”号,两艘船都受了重伤。

4天以来法军船只在风暴中苦苦挣扎着,但法国人也不敢冒着撞上爱尔兰暗礁密布的海岸线而强行登陆。许多被吹断锚链的战船为了躲避狂风逃回了大海,四散在西部水道里,它们是幸运的。还有很多船被风暴摧毁了,驶过克洛克海文的美国商船“爱丽丝”号的船长哈维报告说他看到一艘船在波浪中漂浮,一片狼藉的甲板上到处都是尸体,由于大风浪他的船无法靠近救助,最后这艘船撞毁在岸边。这是载有44门炮的法军巡航舰“急躁”号,船上的550名海员和士兵只有7人幸免。哈维后来又看到了法军的“革命”号和巡航舰“谢沃拉”号,前者的舰长皮埃尔·迪马努瓦尔·勒佩利(Pierre Dumanoir le Pelley)正指挥从下沉中的船上转移乘员,随后下令让其自沉。哈维并不是唯一 一个看到“谢沃拉”号沉没的人,姗姗来迟的“博爱”号也找到了“革命”号,此时自沉中的“谢沃拉”号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

布韦自己也被吹离海岸,29日乘着风势减弱,绝望的他决定率领舰队撤回法国。在向视野里所有的法国舰船发出撤退信号后,布韦带领着余下的舰队向布雷斯特驶去。一些没收到信号的船继续前往位于香农河口的第二集结点,很快,这些法军发现自己人数太少,给养不足,而且天气又变差了,于是他们也掉头返回布雷斯特。德·加勒的舰队终于在29号到达了班特里湾,他发现舰队已经走了,而自己的给养也不足了,于是“博爱”号和“革命”号也掉头返回了布雷斯特。

英国人继续保持慢一拍的节奏,克波伊斯到达斯皮特海德时手上还剩六条船,只有库克郡的罗伯特·金斯米尔(Robert Kingsmill)少将的舰队还算有作为:他的部下乔治·拉姆斯戴恩的“波吕斐摩斯”号俘虏了法国巡航舰“朱斯蒂娜”号,“贾森”号则俘获了法军运输舰“叙弗朗”号(不过这艘船后来又被法舰“塔尔图”号抢了回去——然后又被英舰抢了==)。


海上大逃亡


1月1日第一批由布韦率领撤退的法军返回了布雷斯特,这支舰队包括布韦的旗舰“不朽”号、5艘战列舰以及一些小型舰船。布韦回程的运气很好,英国人不见踪影,风向也有利于他们。在香农河口集结撤退的法军的运气就不那么好了,他们的船已经被风浪严重损坏,而皇家海军也追上了他们。有些船根本没能回到法国。巡航舰“警戒者”于1月2日在班特里湾被毁,包括朱利安·梅尔梅将军在内的许多人被剩余的友舰救起,其他人却爬上岸成了战俘。1月5日,“波吕斐摩斯”号断断续续地战斗了4个小时,终于超过并俘获了载有625人的“塔尔图”号。皇家海军将它重新命名为英舰“乌拉尼尔”号。“波吕斐摩斯”号还俘获了另一艘运输舰,但由于天气糟糕和夜晚降临,未能将其占有。舰长拉姆斯戴恩报告称该运输舰正在进水并发出了求救信号,但他无能为力,这艘船很可能已经沉没了。也许这艘船就是“独生女”号,在1月6日沉没于比斯开湾,船上300名士兵的命运不得而知。

法国人的运气持续走低。1月7日,托马斯·威廉爵士的英舰“独角兽”号、查尔斯·琼斯的“多丽丝”号以及理查德·金的“德鲁伊”号巡航舰俘获了“洛里昂城”号,“德鲁伊”号护送战利品返回科克。第二天,余下的两艘船碰上了准备在香农河处登陆的舰船,发现自己人数处于劣势,于是往西逃去,结果撞上了撤退中的“博爱”号以及“革命”号,德·加勒率领法舰一阵追击后也错过了同自己的残兵遭遇的机会。次日早上,两艘英舰在终于率舰队出击的布里德波特命令下执行侦察任务(倒霉的皇家海军终于修好了被撞坏的战列舰),“博爱”号以及“革命”号逃进了一片浓雾中,直奔法国而去,于1月13日到达罗什福尔。

法军舰队大部于1月11日到达布雷斯特,包括“宪法”号,“图拉真”号,“布鲁顿”号,“瓦蒂尼”号和“飞马”号,后者拖着桅杆折断的“坚决”号[2]。1月13日其他战舰也大多回港,包括“内斯托尔”号,“图尔维尔”号和“卡萨尔”号以及随行的巡航舰,而“无畏”号则独自回到了洛里昂。在布雷斯特附近,法军伤亡还在增加,被解除武装的“叙弗朗”号又被英舰“泰达路斯”号在阿申特岛外俘获并烧毁,而“阿塔兰特”号则在1月10日被“菲波”号俘获。1月12日,军需船“阿莱格尔”号被双桅船“喷火”号俘获。


“人权”号遇难


到了1月13日,全部法军舰队都已安顿下来,除了“叛逆”号——她被一路吹到了圣克鲁斯,于7月在那里被俘[3]——和“人权”号。“人权”号曾经伴随布韦集结在班特里湾,尔后又到了香农河,但是随着舰队被击破,她也落单了。补给锐减,登陆尚不可行,船长让-巴普蒂斯特·雷蒙德·德·拉克罗斯决心要独立返回祖国。然而由于超载的“人权”号上有1300人,包括让·安贝尔将军的800名士兵,因此进度十分缓慢。当她遇到并俘获了一艘叫做“坎伯兰”的英国小私掠船时,航程就进一步被延误了(吐槽:都大难临头了还以为自己有作死的资本么!)。结果,到了1月13日,拉克罗斯才到了阿申特岛,在那里遇上了助“革命”号和“博爱”号脱险的大雾。

13点,两艘船从雾中向东驶来,拉克罗斯不打算无目的地闯过去,于是调转船头。那两艘船仍继续驶来,很快就露出了真面目,原来是珀柳上校指挥的“不倦”号和罗伯特·卡休·雷诺兹指挥的“亚马逊”号,他们已从法尔茅斯获取了补给,现在正要回到布雷斯特外的驻地。“人权”号驶向西南,而风浪更加险恶,船身更加不稳定了,拉克罗斯如果要打开下层甲板的炮门就得冒着船舱进水和中桅折断的极大风险。察觉到敌手的困境,珀柳靠近了这艘更大的船并开始猛烈开火。到了18点45分,“亚马逊”号也进入了打击范围,两艘船持续对法舰进行炮击。战斗一直持续到夜晚,也有短暂的休止时间——更多的英军机动船只在拉克罗斯炮火范围外为他们修理战损。

1月14日凌晨4点20分,三艘船的瞭望员都发现从东边有巨浪突然袭来,于是他们不顾一切地逃离危险。“不倦”号转向北面,“亚马逊”号向南,受损的“人权”号难以移动,只好直奔普罗泽韦(Plozévet)镇附近的沙洲而去,结果巨浪把她掀翻了。“亚马逊”号也沉没了,尽管她待在更好的庇护处,还能保持直立。唯一幸存的是“不倦”号,她绕过了佩马克岩,来到开阔的海面上。当雷诺兹用救生筏把船员安全送上岸时,“人权”号却不能把救生筏放出来,他们所在处的巨浪让他们无法靠岸,淹死了成百上千的人。风暴继续加重损失,把船尾给击破了,令海水涌入船内。1月15日早上,一群俘虏从“坎伯兰”号乘一艘小船抵岸,但之后的尝试又失败了,直到17日海面平静后,小型舰“傲慢”号才得以靠近失事的船,把剩下的290名幸存者救出。


余波


至此,灾难性的爱尔兰远征落下帷幕。尽管有些军舰在爱尔兰海外停留了两个星期之久,除了俘虏以外没有一个法军士兵成功的登上了爱尔兰的海岸。法军总共损失了13艘舰船,2000名士兵和水手。之后奥什带着他的部队去了德国方面进行战斗,九个月后病逝。法国海军虽受批评,但也受到了一点鼓励:尽管登陆失败,法国舰队大摇大摆在英国人眼皮子底下跑了一个来回,而且还没遇上英国主力。之后法军又两次尝试在英国登陆,一次在1797年2月于威尔士的费什戈德(自诺曼人入侵以来第一次有组织的入侵英国本土),另一次则又是在爱尔兰,支援当地人民的1798年大暴动。

在英国,皇家海军的无所作为受到了严重批评:两支拦截舰队都扑空了,唯一取得战果的竟然是小小的库克郡守备队和巡逻中的巡航舰。此后不久克波伊斯就被撤职,封锁指挥官改由海军少将罗杰·柯蒂斯爵士指挥。神经紧张的英国海军在2月份和3月份部署了大量舰队去比斯开湾来阻止可能再次发生的入侵,同时为了防止法军从地中海调舰队北上,部署在西班牙加的斯附近,由约翰·杰维斯爵士(他在2月14日赢得圣文森特角海战的胜利)指挥的皇家海军分遣队也得到了增援。这些频繁的出海任务让皇家海军内部怒气冲天,4月份,斯皮特海德的水兵发动暴动,使英国海峡舰队瘫痪。然而法国海军经过一冬天的折腾,现在已经没有实力和精力来借此机会争夺制海权了。

在爱尔兰,法军登陆的失败对爱联会造成极大的打击。起义被迫延迟,沃尔夫·托恩继续招兵买马,他试着在荷兰组织另一支远征舰队,但在坎普当海战中这支部队也被消灭。1798年5月,爱尔兰人民不堪英国政府残酷的军管制度,发动了著名的1798年大暴动,但当法国组织起一支小部队前往爱尔兰时,皇家陆军已经成功的镇压了叛乱,登陆的法军都当了俘虏。另一支登陆舰队在托利岛外的海面上被皇家海军截住并摧毁,这次英国人抓住了托恩,这位屡败屡战的独立运动战士最终在监狱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至此,入侵爱尔兰的计划终于落下了帷幕。

对于1796年的行动,当时乘坐在“不驯”号上经历过一切的托恩曾说过:“这是英格兰自无敌舰队以来最危险的时刻”。这是一句公正的评价。


注1:法军总人数存在争议:

Sources vary on the exact number of French troops that eventually participated in the campaign. Pakenham gives 12,000, Clowes, James, Woodman and Henderson suggest 18,000 (although James quotes estimates between 16,200 and 25,000), while Regan and Come indicate approximately 20,000,although Come comments that they were of low quality

注2:正文中“坚决”号的回港日期与战斗序列给出的不同。

注3:“叛逆”号资料问题同上。


法军战斗序列


  
战列舰
  
舰名
载炮数
指挥官
注记
  
  
  
  
  
  
  
  
  
  
  
  
“不驯”号
80
海军准将雅克·伯杜
1月1日回到布雷斯特
  
  
  
  
  
  
  
  
  
  
  
  
“人权”号
74
海军准将让-巴普蒂斯特·雷蒙德·德·拉克罗斯
1797年1月14日被英舰“不倦”号和“亚马逊”号摧毁,超过1000人溺死
  
  
  
  
  
  
  
  
  
  
  
  
“宪法”号
74
海军准将路易·勒赫里泰
1月11日回到布雷斯特
  
  
  
  
  
  
  
  
  
  
  
  
“飞马”号
74
海军少将约瑟夫·德·利舍里
海军准将克莱蒙特·拉罗尼耶
1月11日回到布雷斯特
  
  
  
  
  
  
  
  
  
  
  
  
“内斯托尔”号
74
海军准将夏尔·利努瓦
1月13日回到布雷斯特
  
  
  
  
  
  
  
  
  
  
  
  
“革命”号
74
海军准将皮埃尔·迪马努瓦尔·勒佩利
1月13日回到罗什福尔
  
  
  
  
  
  
  
  
  
  
  
  
“热情”号
74
海军准将埃斯普里-特朗基耶·迈斯特拉尔
1月1日回到布雷斯特
  
  
  
  
  
  
  
  
  
  
  
  
“图拉真”号
74
海军准将朱利安·勒雷
1月11日回到布雷斯特
  
  
  
  
  
  
  
  
  
  
  
  
“穆基乌斯”号
74
海军准将克朗加尔
1月1日回到布雷斯特
  
  
  
  
  
  
  
  
  
  
  
  
“图尔维尔”号
74
海军上校让-巴普蒂斯特·亨利
1月13日回到布雷斯特
  
  
  
  
  
  
  
  
  
  
  
  
“布鲁顿”号
74
海军上校让-马里·勒布伦
1月11日回到布雷斯特
  
  
  
  
  
  
  
  
  
  
  
  
“埃欧乐”号
74
海军上校约瑟夫-皮埃尔-安德烈·马兰
1月13日回到布雷斯特
  
  
  
  
  
  
  
  
  
  
  
  
“瓦蒂尼”号
74
海军上校亨利-亚历山大·泰弗纳尔
1月11日回到布雷斯特
  
  
  
  
  
  
  
  
  
  
  
  
“卡萨尔”号
74
海军上校迪费
1月13日回到布雷斯特
  
  
  
  
  
  
  
  
  
  
  
  
“可畏”号
74
海军上校蒙斯库叙
1月1日回到布雷斯特
  
  
  
  
  
  
  
  
  
  
  
  
“爱国者”号
74
海军上校拉法尔格
1月1日回到布雷斯特
  
  
  
  
  
  
  
  
  
  
  
  
“诱惑”号
74
海军准将让-巴普蒂斯特·亨利
1796年12月16日在布雷斯特附近的斯泰弗南岩撞毁,680人溺亡
  
  
  
  
  
  
  
  
  
  
  
  
来源:詹姆斯,第4至5页;克洛斯,第298页
  
巡航舰
  
舰名
载炮数
指挥官
注记
  
  
  
  
  
  
  
  
  
  
  
  
“谢沃拉”号
44
海军上校勒博泽克
被风暴重创后于1796年12月30日被弃舰焚毁
  
  
  
  
  
  
  
  
  
  
  
  
“急躁”号
40

1796年12月30日于克鲁克黑文撞毁,近550人溺亡
  
  
  
  
  
  
  
  
  
  
  
  
“罗曼”号
40

回到布雷斯特
  
  
  
  
  
  
  
  
  
  
  
  
“不朽”号
40
海军少将弗朗索瓦·约瑟夫·布韦之旗舰
回到布雷斯特
  
  
  
  
  
  
  
  
  
  
  
  
“塔尔图”号
40

在1796年12月30日被英舰“波吕斐摩斯”俘获
  
  
  
  
  
  
  
  
  
  
  
  
“贝洛内”号
32

回到布雷斯特
  
  
  
  
  
  
  
  
  
  
  
  
“无畏”号
40

回到洛里昂
  
  
  
  
  
  
  
  
  
  
  
  
“夏朗特”号
36

回到布雷斯特
  
  
  
  
  
  
  
  
  
  
  
  
“帽章”号
40

回到布雷斯特
  
  
  
  
  
  
  
  
  
  
  
  
“博爱”号
32
海军中将莫拉尔·德·加勒之旗舰
1月13日回到罗什福尔
  
  
  
  
  
  
  
  
  
  
  
  
“坚决”号
32
海军少将约瑟夫·马里·尼利之旗舰
与“不驯”号相撞,损伤严重;1月13日回到布雷斯特
  
  
  
  
  
  
  
  
  
  
  
  
“美人鱼”号
36

回到布雷斯特
  
  
  
  
  
  
  
  
  
  
  
  
“警戒者”号
32

1797年12月30日于班特里湾被毁
  
  
  
  
  
  
  
  
  
  
  
  
来源:詹姆斯,第4至5页;克洛斯,第298页
  
轻型巡航舰
  
舰名
载炮数
指挥官
注记
  
  
  
  
  
  
  
  
  
  
  
  
“迎敌”号
16

回到布雷斯特
  
  
  
  
  
  
  
  
  
  
  
  
“秃鹫”号
16

回到布雷斯特
  
  
  
  
  
  
  
  
  
  
  
  
“阿塔兰特”号
20

1797年1月10日被英舰“菲比”号俘获
  
  
  
  
  
  
  
  
  
  
  
  
“尖兵”号
16

回到布雷斯特
  
  
  
  
  
  
  
  
  
  
  
  
“叛逆”号
14

1797年5月29日在圣克鲁斯被俘获
  
  
  
  
  
  
  
  
  
  
  
  
“勒纳尔”号
16

回到布雷斯特
  
  
  
  
  
  
  
  
  
  
  
  
来源:詹姆斯,第4至5页;克洛斯,第298页
  
运输舰
  
舰名
载炮数
指挥官
注记
  
  
  
  
  
  
  
  
  
  
  
  
“尼科代姆”号


回到布雷斯特
  
  
  
  
  
  
  
  
  
  
  
  
“朱斯蒂娜”号


被解除武装。1796年12月30日被英舰“波吕斐摩斯”号俘获
  
  
  
  
  
  
  
  
  
  
  
  
“独生女”号


1797年1月6日在比斯开湾沉没
  
  
  
  
  
  
  
  
  
  
  
  
“洛里昂城”号


被解除武装。1797年1月7日被英舰“独角兽”号,“多丽丝”号 和“德鲁伊”号俘获
  
  
  
  
  
  
  
  
  
  
  
  
“叙弗朗”号


被解除武装。1796年12月30日被英舰“贾森”号俘获,又被法舰“塔尔图”号夺回,接着再次被英舰“泰达路斯”号在1797年1月8日俘获并摧毁
  
  
  
  
  
  
  
  
  
  
  
  
“阿莱格尔”号


1797年1月12日被英舰“喷火”号俘获
  
  
  
  
  
  
  
  
  
  
  
  
“试验”号


回到布雷斯特
  
  
  
  
  
  
  
  
  
  
  
  
来源:詹姆斯,第4至5页;克洛斯,第298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21 00:5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21 01:3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月光丸 于 2015-3-27 23:31 编辑

法軍兵力情况:
战列舰 17艘,每艘載600人
巡航舰 13艘,每艘載250人
轻型巡航舰 6艘,每艘載250人
运输舰 7艘,每艘載400人
理論上总兵力为17,750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2-21 22: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分析的很透彻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21 22:24:14 | 显示全部楼层
woaibingbing 发表于 2014-2-21 22:05
楼主分析的很透彻啊。。

这是翻译帖。回复请不要太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4-2-23 03:4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说爱尔兰远征还是败在了海战上么……
话说回来,共和国军队有相当数量的爱尔兰人军官呢【也不是太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23 10:2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松殿 发表于 2014-2-23 03:41
所以说爱尔兰远征还是败在了海战上么……
话说回来,共和国军队有相当数量的爱尔兰人军官呢【也不是太多

主要是败给了天气,不过如果天气好的话恐怕就要撞上英军主力了,更难看。天气稍微好一点的话,其实还可以登陆的
不知道为什么德·加勒要和奥什坐在一艘火力较弱的护卫舰上,可能是惯例?个人感觉是:反正也打不过就不要坐在火力猛的大船上,免得被人狠揍,也好细软跑
我有一本书《History of the Irish brigades in the service of France》,不过只有最后几页谈到共和国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8 21: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第一共和国的军队差一点就登上英国了,以前从来不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10-24 12:05 , Processed in 0.17159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