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1190|回复: 0

【凯旋门】将生机留给友舰——佩雷将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4 16:2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月光丸 于 2015-3-4 11:09 编辑

让-巴蒂斯特-埃马纽埃尔·佩雷将军




Admiral Jean-Baptiste-Emmanuel Perrée

生日:1761年12月19日

出生地:法国 索姆省 索姆河畔圣瓦莱里(Saint-Valery-sur-Somme)

离世年月:1800年2月18日

离世地点:马耳他

所在凯旋门位置:


让-巴蒂斯特-埃马纽埃尔·佩雷的大半生都是在海上度过。出生在一个水手家庭,年方12岁的他就开始了航海生涯,并且是在他父亲的商船“光荣”号(Glorieuse)上。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他在商船队中的地位稳步上升,后来作为辅助领航员(aid-pilot)乘着“布洛涅”号(Boulonnaise),随法国王家海军参加了一场战役,然后在1785年得到了海军船长的委任状。

到了1793年,大革命蓬勃发展之际,他已经是一个海军代理准尉了,并在这一年被提升为海军上尉。1794年5月,佩雷升任代理海军上校,并从4月开始驾驶“冥后”号(Proserpine)展开袭击商船行动。8个月间,他抓获了超过63个英国商人,还在5月21日俘获了一艘载有32门炮的荷兰护卫舰。之后,9月13日,他率领一支分舰队从土伦出发, 包括海军上尉勒茹瓦耶(Lejoille)的“阿尔切斯特”号(Alceste)和勒迪克(Leduc)上尉的载有18门炮的“阿扎尔”号(Hazard)。分舰队在10月10日回到土伦,然后佩雷在11月15日执行另一次任务,这次是在“米内尔夫”(Minerve)号上,“阿尔切斯特”号和德尼波尔(Deniéport)准尉的载有20门炮的“布吕内”号(Brune)随行。分舰队在地中海游弋,并前往突尼斯执行了一项外交任务,最后在12月29日回到土伦。在地中海航行期间,返回土伦之前,他俘获了一艘英国护卫舰,两艘英国轻型护卫舰,以及25艘商船。

1795年2月4日,佩雷再次在“米内尔夫”号上巡游,这次的搭档是索尼耶(Saunier)上尉的“严肃”号(Sérieuse)。两艘船在地中海结伴航行,直到索尼耶被派去运送资金到阿尔及尔。“米内尔夫”号在2月24日回到土伦,“严肃”号则是在20日。9月,佩雷受命指挥一支由4艘护卫舰和2艘轻型护卫舰组成的舰队,去掠夺非洲西海岸外的英国船只,并袭击他们的殖民地。在这次战役中他俘获了54个商人和两艘轻型护卫舰。

1796年4月26日,佩雷随地中海舰队出航,指挥全新的“黛安娜”号(Diane),并运送外交人员,补给和军火到君士坦丁堡,直到11月14日。1797年初,佩雷在亚得里亚海指挥一支分舰队,海军上尉于贝尔(Hubert)指挥“黛安娜”号,海军中校德尼波尔依然指挥轻型护卫舰“布吕内”号,叙普利(Suply)准尉指挥炮艇“霜月”(Frimaire)号,海军上尉塞内基耶(Sénéquier)指挥“贾森”号(Jason)。

1798年,佩雷上校被选入埃及远征军中,在布吕埃斯(Brueys)将军手下作战。在地中海舰队中,佩雷指挥载有74门炮的“墨丘利”号(Mercure),不过在部队登陆后就被海军上尉康邦(Cambon)替代了。在征服埃及期间,佩雷受命带一支尼罗河小舰队,沿河跟随陆军行动。

率领这支小舰队,他在7月13日的舍伯雷西(Chebreiss)之战中表现突出。舰队向埃及的船只及堡垒发起进攻,同时也为法军提供食物与弹药补给。佩雷设法俘获了一些船,也成功避开了其他一些。在开始的舒卜拉希特(Shubra Khit)的战斗中,马穆鲁克的舰队向法军舰队发起进攻,佩雷不幸负伤。马穆鲁克方面有希腊水手驾驶的7艘炮艇,过了一小会儿,法军就不得不舍弃了两艘炮艇和一艘帆船,只剩下一艘船和三艘炮艇,上面载满了舍弃了其他船的学者和士兵。这些船不仅遭到马穆鲁克舰队的攻击,岸上的枪炮也在朝他们开火。不过,“瑟夫”号(Le Cerf)射中了马穆鲁克旗舰的弹药库,将该船点燃并炸毁了。此时敌军的地面部队正要再次发起攻势,但是爆炸使得舰队和地面部队全都撤退了。11月,在波拿巴将军的坚持下,佩雷被提升为海军少将,并获赠一把荣誉军刀,这把刀的一面刻着“舍伯雷西之战”(Bataille de Chabreis),另一面刻有“波拿巴将军相赠”。因为跟随陆军,他没有参加灾难性的尼罗河之战,而大部分远征军舰只都在此役中折损了。

1799年初法军转战叙利亚之时,佩雷指挥叙利亚海岸的海军基地,以及一支由3艘护卫舰和2艘双桅帆船组成的舰队,它们是尼罗河之战的幸存者,包括海军中校普尔基耶(Pourquier)的“朱诺”号护卫舰(也是佩雷的旗舰),海军上校特吕莱(Trullet)的“勇猛”号(Courageuse),巴雷(Barré)的“阿尔切斯特”号,海军上尉朗德里(Landry)的“萨拉米斯”号(Salamine)双桅船,以及德迈(Demay)的“警戒”号(Alerte)。这支舰队不顾土耳其和英军的封锁,为法军输送补给和火炮。到了雅法后,护卫舰将船上的货物卸下,彼此共享弹药,这时每门炮只有15发炮弹了,“朱诺”号还把4门18磅炮给卸下了。之后,分舰队实施封锁以围攻阿克。5月14日,英将悉尼·史密斯(Sidney Smith)指挥一艘战列舰和一艘护卫舰追击法舰,被后者迅速避开了。

到了6月,尽管特别命令只允许佩雷在无他计可施之时才返回法国,不过他在和军官商量过之后,考虑到船上补给已经堪忧,还是决定取道兰佩杜萨岛(Lampedusa),在那里补充淡水后返回土伦。6月18日,在离土伦还有60海里的时候,佩雷的舰队遇到了基思勋爵(Lord Keith)率领的30艘船的舰队,随后双方展开了历时28小时的追逐,最后佩雷的舰队全员被俘。 不过佩雷马上就被交换获释,回到了土伦。然而,海军中将泰弗纳尔(Thévenard)在1799年10月6日到11月25日主持了一场军事法庭,就佩雷损失了所有的舰只的责任对其进行审理。法庭发现土耳其军和英军在叙利亚占有兵力优势,部分护卫舰减少了船上的武装,而且法舰的食物及饮水都短缺,因此佩雷回到土伦是有正当理由的。最后委员会达成一致,佩雷被体面地宣告无罪。

11月28日,他指挥一支分舰队从土伦出发为马耳他运送食物和弹药补给,并派去增援。分舰队包括海军上校西普里安·勒诺丹(Cyprien Renaudin)指挥的载有74门炮的旗舰“骁勇”号(Le Généreux),载有20门炮的“诙谐”号(Badine)和“莺”号(Fauvette),载有16门炮的“无敌”号(Sans Pareille)以及约瑟夫·阿勒芒(Joseph Allemand)的“马赛”号商船(the fluyt Ville de Marseille)等两到三艘运输舰。船上还载有3,000名士兵,这个举措是不必要的,因为这会加重岛上守军的粮食短缺。

佩雷的分舰队在1800年1月26日离港出航,不过不久后在伊埃雷(Hyères)外,“骁勇”号的后桅顶部和上桅大部都折断了,只好沿路返回修理。

再次出航是在2月10日,由于不利的天气,一周后才到达马耳他岛的瓦莱塔(Valette)外。17日,法军舰队从西南接近马耳他岛,他们希望沿着海岸线行驶,避开英军的封锁舰队。此时,岛上的法国守军已经被联军围困8个月了,食物严重短缺。基思勋爵负责对英军,那不勒斯军和非正规的马耳他军的统一指挥,他的旗舰是“夏洛特女王”号(Queen Charlotte),纳尔逊此时也是他的属下。

就在这天,基思勋爵接到舒尔汉姆·皮尔德(Shuldham Peard)的“胜利”号的报告,获悉有一支法军补给舰队从西西里岛方向驶来。基思闻讯立即命令“狮子”号封锁马耳他岛与戈佐岛(Gozo)之间的航道,纳尔逊的旗舰“闪速”号(Foudroyant),“大胆”号和“诺森伯兰”号则前往马耳他岛东南岸与“亚历山大”号会合。

18日,在兰佩杜萨岛外,“骁勇”号调查了一艘陌生的船只,发现原来是一艘开向地平线与其他两艘船会合的英国舰只。佩雷马上下令舰队逃离,但是“马赛”号在次日早上8点被载有74门炮的英舰“亚历山大”号追上,被迫在8点30分向哈灵顿(Harrington)上尉降旗投降。然后英舰“亚历山大”号,乔治·马丁指挥的“诺森伯兰”号,爱德华·贝利上校指挥的“闪速”号以及载有32门炮的“胜利”号继续展开追击,基思勋爵负责继续封锁瓦莱塔,监视港口中的舰队。

到了下午,佩雷又在西北偏北方向发现了两艘更远的英舰,“大胆”号(Audacious)和“狮子”号,于是下令让轻型护卫舰调整航向,“无敌”号在此期间遭到“亚历山大”号的持续舷侧炮击,此外佩雷还授权让各舰舰长自由行动。

“骁勇”号向东驶去,但却从四面八方被包围了。佩雷让人将锚,小艇和粮草补给都抛弃掉了,然而在3点15分,护卫舰“胜利”号大胆地拦住了火力强得多的“骁勇”号,希望拖延住它,好让英军战列舰追上来。它从“骁勇”号的前头驶过,从而能够在后者转向前避开法舰的一些舷侧炮炮击。在交火中,“胜利”号被重创,尔后在海上漂流。

从第一舷侧射出的弹片击中了佩雷的左眼,导致他暂时失明。他继续待在甲板上,对他的船员说道:“这没什么,我的朋友们,继续工作。”尽管法军舰队想跑,但是他们显然不可能全身而退,于是佩雷下令让他的船转头迎战,以便为其他船争取时间。这时“胜利”号从第二舷侧发射了一枚炮弹,将佩雷的大腿撕裂了,他随即不省人事地倒在甲板上。

到了4点半,“闪速”号和“诺森伯兰”号终于追上了“骁勇”号,并向它猛烈开火。

“骁勇”号继续抵抗到5点半,“闪速”号往法舰开了两炮,而士气低落的法军仅仅发射了一次舷侧炮,最终因为寡不敌众而降旗投降。

指挥官佩雷在晚间因伤逝世,他的坚持抵抗让很多友舰得以逃出生天,而没有得到支援的法国守军又撑了7个月。法军仅有的伤亡者就是他们的司令,而英军的损失都在“胜利”号上,1人被杀,9人负伤。

英军方面承认恰好碰上法军舰队是交了好运,海军上校亚历山大·鲍尔(Alexander Ball)在信中将其归功于纳尔逊,后者来到马耳他岛的当天,法军就出现了,而在此之前的16个月他们一直一无所获。基思也认为这次胜仗是纳尔逊的功劳。纳尔逊本人则赞扬了哈灵顿和皮尔德的贡献,并对俘获“骁勇”号感到很满意,它是两年前从尼罗河之战中幸免的两艘法军战列舰之一。“骁勇”号仅仅受了轻伤,后来被送去维修,接着成为英舰“骁勇”号(Genereux)。此外,最后一艘尼罗河之战的幸存者纪尧姆·退尔(Guillaume Tell)号在3月试图冲破马耳他的封锁,在纳尔逊和基思都缺席的情况下,贝利指挥“闪速”号将其击败,尔后法国政府再也没有采取行动解救马耳他岛。

对于佩雷将军之死,英军舰队有不同的声音:有的人为其惋惜,称他是一个“英勇而能干的男人”,而其他人则认为他“有幸挽回了他的声誉”,因为他违背了前一年的俘虏释放誓言。

最后,落幕的时间到了。根据纳尔逊的命令,佩雷少将被葬于意大利锡拉库萨的多米尼加修道院(the Dominican convent of Syracuse)的圣露西教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12-16 05:49 , Processed in 0.03441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