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11869|回复: 40

拿破仑时期的俄国近卫军骑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23 20: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拿破仑时期俄国近卫军·骑兵部分】

      拿破仑战争中沙皇的近卫骑兵,从各方面看,都与拿破仑的近卫骑兵水平相差甚远,这也许与两支近卫军的建军基础不同有关。俄国近卫军多是以仪表为标准组建的“招牌部队”,初衷也许直接来自于沙皇本人的虚荣心。与他们的那些“老近卫军”步兵兄弟相比,近卫骑兵的组团时间普遍不长,他们虽然骄傲无比,却并没有足够的战场经验,尤其在面对从革命战争和其后的连年战争中成长起来的拿破仑近卫骑兵的时候,更是远不能和对手相比。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沙皇的近卫骑兵们实际并没有什么能和法国近卫掷弹骑兵在埃劳那样的壮举相提并论的经历。
      当然,以上所有这些并不影响他们无比自豪的情绪,因为不可否认,俄国近卫骑兵也许是拿破仑时代除法国近卫骑兵以外最引人注目的近卫骑兵力量了。在俄国国内,虽然并非所有的近卫军士兵都出身贵族,但成为沙皇的近卫军本身足以使他们的社会地位远远高于常规军。他们的特点:相貌英俊,骄傲勇敢,打起仗来不计代价(虽然也许这跟指挥官有关),这大概也算是拿破仑战争引人遐想之处的体现之一。当他们在巴黎招摇过市的时候,连法国的贵族小姐也不得不承认他们高大强健,英俊潇洒,气质非凡。

[ 本帖最后由 austerlitz 于 2006-9-23 21:43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23 20: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近卫猎骑兵团(Leib-gvardii Konno-Yegierskii Polk)

1814年4月在巴黎组建,毋用多说,这个团的组建纯粹是沙皇的心血来潮,因此组建起来以后立即成为沙皇的新宠。没有战斗经历。最终变成近卫龙骑兵团,而原本的近卫龙骑兵则成为近卫骑马掷弹兵。
近卫猎骑兵的服装与常规猎骑兵相同,圆筒军帽上有银色鹰徽,绿色羽饰,白色绒线和绒球。Petlitzi领章为白色带红色细线。号手的镶边为黄色,中间一条红色细线。鞍褥为红色,边缘有白色饰边,中间一道绿线,后角上有红白两色的标志;军官的鞍褥镶边为银色,中间带绿线,后角上一颗银色圣安德鲁星。

最高指挥官:Prince Vasilchikov中将
团指挥官:Potapov 少将。

[ 本帖最后由 austerlitz 于 2006-9-23 21:27 编辑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4 00:4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朔风 于 2006-9-24 00:34 发表


这篇文堪称是拿破仑时期骑兵刀类武器辞典,可惜当时没时间读完。

再问几个问题:法军龙骑兵和重骑兵一样用直剑的吧,那种法式直剑长度,宽度和重量的数据是多少?法军轻骑兵(猎骑兵,骠骑兵)的弧型砍刀在 ...

  我手头翻译的web2上的说法,重量资料没有,兄先凑合着看吧

骑兵军刀的长度、宽度和弧度
以下是拿破仑时代法国骑兵军刀的长度数据:
•  马木鲁克骑兵军刀——77.2厘米
•  1786年的骠骑兵军刀——80厘米
•  1801年的猎骑兵军刀——89.1厘米或90厘米
•  轻骑兵军刀——84.5厘米或87.9厘米
•  1805年以前的胸甲骑兵和龙骑兵军刀——97.5厘米
•  1805年以后的胸甲骑兵和龙骑兵军刀——97厘米
•  共和十一年的近卫猎骑兵军刀——84.5厘米或87厘米
•  近卫龙骑兵军刀——97.5厘米
•  近卫掷弹骑兵军刀——97.5厘米
•  马枪骑兵的蒙特劳伦西军刀——97.5厘米

弧刃马刀比更长的直身军刀要宽。按照让•宾克(Jean Binck)的说法,法国胸甲骑兵的共和十一年式军刀长97.5厘米,刀身中部却仅宽2.7厘米。近卫猎骑兵的共和十一年式军刀则长84.5厘米或87厘米。宽3.4厘米。但是最宽的还是一部分联军重骑兵装备的重型宽刃刀,它们通常有4-5厘米宽。
法国共和十一年式轻骑兵军刀的刀身曲率,即刀身曲线弧顶距离直线轴长度是5.1厘米,更早的共和九年式则要大些,达到了6到6.5厘米。
以下是奥地利骑兵军刀的数据:
1803年的骠骑兵军刀:长84厘米,宽3.4厘米。
1803年的胸甲骑兵重军刀:长84-88厘米,宽4厘米。
俄国重骑兵军刀长90厘米,宽4厘米。

轻骑兵弯刀
弯刀适用于混战中的劈砍。此时中队的队形已然瓦解,每个人都得应付从前后左右四面八方而来的敌人。弯刀的重心一般靠前,握在手中时就好像刀身的重量都集中在刀尖一样。这可以增加劈砍的力度,但同时也造成它在用来突刺时相当的不灵便。

法国重骑兵直剑
这种又长又直的武器最适合用在一场排成紧密队形的冲锋中。此时应当在马上向前倾斜身子,尽力伸直胳膊,前伏的身子减少了中弹的机会,完备的笼手保护着胳膊,四周都是激昂的战友,你只需让剑尖对准你正前方的敌人就可以了,军刀的长度可以保证你比对手先刺中目标,靠近刀柄的重心让你更容易瞄准,手臂则不容易疲劳。但这也让这种军刀用于劈砍时很无力,其长度又使得它在狭窄混乱的状况下不易挥动,重型笼手现在妨碍了在格斗中灵活的抓握刀柄,狭窄的刀身又使得格挡变得殊为不易。一句话,这是一种很好适应于特定作战方式的武器。

联军重骑兵单刃直刀
奥地利、英国、普鲁士和俄国的重骑兵都使用直身宽刃的重型军刀。这是一种颇有些过时了的武器,奥地利轻骑团(chevaulegeres,大致相当于英国轻龙骑兵的地位)于1802年换装了别的军刀,俄国重骑兵则于1809-1810年间也逐渐弃之不用了。奥地利、英国和普鲁士的重骑兵则继续使用了一段时间。英国的1796年式重骑兵军刀就是奥地利1775年式的翻版。这种军刀相当笨重,用它进行高速冲刺可能会弄伤手腕。但它在劈剁时相当有威力,也比法国重骑兵军刀更适于格挡。
熬不住了
我先睡啦,明早去动物园,下午回来大家再讨论吧~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23 20:4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文完

这篇原来是跟俄国骑兵系列一起写的,现在总算是消灭了一点烂尾。相隔时间很长,有些资料的出处等再找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了。错误难免,请各位多多指教。关于近卫哥萨克的内容,我会抽时间专门写一篇有关哥萨克的文章并加以介绍。旧坑还没有踏实,新坑已经挖下,填平之日,必还遥遥无期。。。

[ 本帖最后由 austerlitz 于 2006-9-23 21:40 编辑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23 20:4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概况

1805年奥斯特利兹会战是亚力山大的近卫军在战场上的首次亮相,此时的近卫军骑兵编成两个旅,所有的团都是5个中队的编制(1802年前则是4个中队的编制):
第1旅-轻骑兵旅,指挥官扬科维奇少将(Yankovich),下辖近卫骠骑兵团和近卫哥萨克团。
第2旅-胸甲骑兵旅,指挥官德普勒拉多维奇少将(Depreradovich),下辖近卫骑兵团和骑马禁军团。(注:这两个团的名称翻译有点麻烦,按照英语Guard Cavalry和Lifeguard Horse的字面翻译难以区别,考虑到法语名称是Chevaliers Garde和Garde a cheval,区别稍微明显一些,所以我如上翻译,希望恰当)

      这种5个中队规模的团编制如下:1名colonel-in-chef,1名团指挥官(将军),5名上校,5名上尉,5名参谋部上尉,10名中尉,10名cornet(龙骑兵中无),5名准尉,10名见习生,5名军需官,60名军士(近卫龙骑兵团和近卫乌兰团中则是80名军士),660名士兵,15名号手,1名军号长(trumpet major),25名军乐手(近卫骑兵团,骑马禁军团和近卫龙骑兵团中要算上鼓手),5名参谋部军官,3名神职人员,9名医生,5名理发师,1名骑师(riding master),32名工匠(近卫骑兵团为33名,近卫骠骑兵团为29名),1名provost,1名wagon master,22名train personnel(近卫乌兰团为17名,近卫骠骑兵团为16名)。

      1806-1807年战役之后,俄军的所有骑兵团接到命令要求他们将其最好的士兵选出来送去胸甲骑兵团和近卫军。但是兵源不足导致近卫军无法全部由老兵编成,因此近卫军中也不全是久经沙场的老兵。1806年时候一名军官达维多夫(D.V. Davydov)就写道,他被招入近卫军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乳臭未干,而其他人“闻起来都有火药味”。而到了1814年,骑马禁军团就有一个中队基本由新兵组成。
      根据Löwenstern(提醒一下,在上一篇关于俄国骠骑兵的文章中我们看到不少他对苏米团的描述)的记载,沙皇喜欢对加入近卫军的士兵亲自挑选,入选者必然既健壮又英俊,而苏米骠骑兵团中只出过一名近卫军士兵。这些选出来的人里面条件最好的又会被送去近卫龙骑兵团,很少一部分加入近卫枪骑兵团或者骑马禁军团(康斯坦丁绝非不喜欢显摆的低调之人,这里我怀疑可能是大公不想让沙皇插手自己的团队,下文会具体解释),身体条件最差的(主要指身高)那些送去近卫骠骑兵团。

      1812年,近卫军中的骑兵团都从5个中队增加为6个野战中队及1个后备中队。当年,以近卫骠骑兵,近卫龙骑兵和近卫哥萨克团中的后备中队组建起一个近卫混合团(Guard converged regiment);以近卫骑兵团,皇帝陛下、皇后陛下胸甲骑兵团的后备中队组建一个近卫混合胸甲骑兵团(Guard converged cuirassier regiment)。这种作法是1812年战役中俄军步兵和骑兵常用的“后备军”作法,主要目的是充分利用兵力,其实并没有打乱团的编制。俄军骑兵后备军的这种组建方法比较简单,相比之下,步兵后备军的组建过程中一系列的抽调简直让人眼花缭乱,这一点以后我会写文章解释。

      到1813年,近卫骑兵的规模已经比1805年扩大许多:在1809年新增加了近卫乌兰(枪骑兵)团和近卫龙骑兵团;1811年增加一个黑海哥萨克中队(sotnia);1813年5月,常规军中的皇帝陛下胸甲骑兵团(或称沙皇胸甲骑兵团)也升级为近卫军。因此,老一批近卫军有时便被称为老近卫军,后来这些称为青年(新)近卫军。莱比锡战役时,近卫军骑兵的编制将近2个师,具体是:
      第1胸甲骑兵师(德普勒拉多维奇中将)下辖两个旅:第1旅(Arseniev少将)为近卫骑兵团和骑马禁军团,这两个团各有6个中队;第2旅为近卫胸甲骑兵团(前身皇帝陛下胸甲骑兵团)和皇后殿下(或女沙皇胸甲骑兵团),各有4个中队。
      近卫轻骑兵师(舍维奇中将,Shevich)下辖两个旅:第1旅(恰里科夫少将,Chalikov)为近卫龙骑兵团和近卫乌兰骑兵团,各有6个中队;第2旅为近卫骠骑兵团(6个中队),近卫哥萨克团(5个中队)和黑海哥萨克中队。

      下面介绍一下沙皇近卫军中各个骑兵团的简要情况,但不包括近卫哥萨克骑兵。这一方面是因为资料难找,要整理的还很多,另一方面也是想以后有空专门写一篇有关哥萨克的文章。

[ 本帖最后由 austerlitz 于 2006-9-23 20:4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23 20:40: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近卫骑兵团(Kavalergradski Polk,Guard Cavalry,Chevaliers Garde,Kavalergarde)

近卫骑兵团前身是保罗一世的私人卫队,组建于1796年,一开始只有一个中队,称为Kavalergradski Korpus,1800年3月达到团规模(3个中队),于是改称团Kavalergradski Polk。新沙皇亚力山大毫不掩饰对这个团的偏爱,一般阅兵式上他本人都穿该团的服装,例如1814年进入巴黎的游行中,他本人即是穿该团的服装走在阅兵队伍的最前面,左右是威廉·菲特烈和施瓦尔岑堡,幕僚后面跟着骑黑色高头大马的近卫骑兵团。该团也是俄国上流社会男人参军建功的首选。虽然它比骑马禁军团成立晚了80年,但是如此受欢迎,并且其由沙皇制定的地位已经超过骑马禁军团,这一点使得两个团之间一直存在互相仇视的气氛,当然这也有可能只是原因之一。

      保罗一世时代,这支私人卫队的装束是二角帽和猩红色大衣,饰有醒目的银色马耳他十字(保罗1799年成为马耳他骑士团的大团长),到亚利山大一朝,改穿白色胸甲骑兵服,猩红色贴边加白色绲边,袖头和非全封闭式的领口处缝有线条拼贴的花饰,称为guard loop或petlitzi——也就是红色布质的饰章,早期的式样是,长条形饰章的其中一端为尖角,其上用黄线绣出花纹,后来改为带有更多日尔曼风格的式样:两条平行黄色长条,两端带一个小长方形(很抱歉未能找到专门反映这种饰章的图,请参考下文中1812年近卫龙骑兵的图)。全部纽扣为白色。
      该团使用过两种大衣,一种是冬天常用的灰色单排扣式样,有黑色领口和肩章;另一种又称stable-dress式大衣,为白色双排扣。军便帽(bonnet de police)式样与法军的很像,颜色上白下黑,带有红色绲边,以及红白线混和编织的流苏。walking-out中,军士保留二角帽,这种二角帽正面上边缘的中央靠左之处饰有黑色帽章(cockade,形状像蝴蝶结或圆形三色章之类的装饰物),上面带橙色条纹和白色线条花纹,整个二角帽的上边缘镶有白色羽毛。军官的一套常服(undress)包括:带有银色线条装饰的二角帽(在帽子的两个角上还各有一小簇银色流苏),配有末端为黄色的白色羽毛;深绿色单排扣大氅缀有黑色绲边,银色的纽扣和肩章(epaulette),深绿色马裤(breeches)。特殊场合下的非正式着装包括上述的二角帽,猩红色双排扣紧身上衣(coatee,式样类似英军,其黑色贴边上带有白色绲边),银色的纽扣、线条花饰、肩章,及白色马裤。
      胸甲骑兵头盔和弹药盒上饰有圣安德鲁星。马具全部猩红色,鞍褥的后角和鞍具前部的手枪皮套翻盖(holster cap)上也有白色圣安德鲁星的图案。军官服装上的花饰颜色均为银色,相应地他们的坐骑鞍褥上的圣安德鲁星也是银色,其中心有橘黄色金属片,周围有蓝色细带装饰。

      1805年的近卫骑兵团士兵。注意与常规胸甲骑兵的区别:领章和圣安德鲁星。
      常规胸甲骑兵制服的一切变化都相应地影响到近卫胸甲骑兵的服装。1808年开始,caterpillar式样(毛毛虫式?……)的头盔羽饰被较短而竖立的马尾毛取代。原先的式样被军官在阅兵式上保留到1812年。1812年,上衣的领口不再像原来一样在中间开衩,而是可以完全扣紧的立领;同一年该团和常规胸甲骑兵同步装备了胸甲,外层涂黑色珐琅漆。1809年型骑兵剑出现之前,他们使用的是与常规胸甲骑兵相同的pallasch式骑兵剑,但是区别在于近卫军的骑兵剑在半封闭式篮型护手上带有一个皇冠双头鹰图案。1812-1814年间,和其他骑兵一样,该团内trooper装备的卡宾枪被取消,只有flanker还保留他们的卡宾枪。
      该团号手遵循了普遍情况,头盔配红色羽饰,与贴边同色的wings,胸前都镶有花饰,1812年前为6个chevron,之后为8个。1812年前这些花饰都是底色红色,绣有黄色线条花纹;1812年后底色变为黄色,其上带有红色细条纹。银号有红黄两色相间的绒线作装饰。鼓手(1811年从常规的胸甲骑兵团中取消了鼓手这个职务)穿着与号手一样,军鼓主体为银色,挂有红色天鹅绒织物,镶有金色饰边(fringe),交替出现圣安德鲁星和金色的沙俄皇室标记作为装饰装饰图案。
      近卫骑兵团5个中队各自的马匹颜色如下表显示


      1805年在奥斯特利兹,没有任何战场经验的近卫骑兵团一亮相就遭受了惨痛的失败,有说法是被Ordener将军的骑马掷弹兵击败,不过考虑到当时是两支近卫军之间的混战,我认为这种说话也许过于戏剧化了。该团近一个中队的士兵被俘,其中包括指挥官上校列普宁公爵(Repnine),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还描写过他们战斗结束后被拿破仑接见的场景。
      1806-1807年战事中,该团缺席了在艾劳和海尔斯堡的血雨腥风。1812年博罗蒂诺的西蒙诺夫斯卡亚,该团所在的第1胸甲骑兵师参与了对拉图莫博尔第4骑兵军的反冲击,与法军的火枪骑兵旅(法军仅有的两个火枪骑兵团),萨克森近卫军胸甲骑兵以及扎斯特洛夫(Zastrow)的胸甲骑兵都有交锋,并将敌人击败。1813年4月他们被授予纪念1812年战役表现的圣乔治军旗。
      1814年在Connantray (Fère Champenoise以东)他们击败从西班牙回来的法国龙骑兵老兵。在 Fère Champenoise 会战中,他们发起的最后一次冲锋冲垮了Pacthod的步兵方阵。根据法国作家Henry Houssaye的描述,法军开枪射杀他们的传令兵使这些胸甲骑兵大发雷霆,Houssaye写道,他们冲上去对法军士兵一阵爆砍,直到沙皇和幕僚赶来制止这过于血腥的场面。另有Mihailovski-Danilevski的记载中证实他们最后的冲锋成功摧毁了法军步兵的空心方阵,抓获了一些俘虏。因为Fère Champenoise的战斗,该团15名号手被允许配备圣乔治号。

      最高指挥官:乌瓦洛夫中将(Fedor P. Uvarov,1813年10月晋升骑兵上将)。但有时沙皇又被称为该团的First Chef而乌瓦洛夫被称为Second Chef。
      团指挥官:德普勒拉多维奇少将(Nikolai I. Depreradovich,1813年8月晋升中将)。


[ 本帖最后由 austerlitz 于 2006-9-23 21:12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23 2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骑马禁军团(Leib-gvardii Konnyi Polk,Lifeguard Horse,Garde a Cheval)

骑马禁军团成立于1721年,前身为蒙什科夫(Menshikov)的龙骑兵,在近卫骑兵团组建之前,该团是全军中不容置疑的最显赫之旅。后来当1796年组建近卫骑兵团的时候,该团被命令挑出他们“最好的人”送去,这项命令让康斯坦丁大公大为光火,从此该团产生出对乌瓦洛夫和他手下的怨恨之心。然而使康斯坦丁记恨近卫骑兵团的,还可能有一个重要原因:近卫骑兵团的军官参与了谋害其父保罗的宫廷政变,之后拥立亚力山大为沙皇。虽然关于这场政变,一直都有很多种说法。

      骑马禁军团的装束与近卫骑兵团基本相同,少数区别列在下面:红色贴边不带白色绲边,纽扣为黄色。深蓝色鞍褥,边缘镶有黄色镶边,其中间还有一道红色细条纹。军官的常服上装有金色组合线条花纹和蓝色领口,袖口和燕尾。军便帽有一道红边,外套带红色肩章和镶红色贴边的灰色领口。
      1812年3月两个团一起从圣彼得堡出发加入大军,近卫骑兵团穿着臃肿的大衣,而骑马禁军团则在艰苦行军中穿阅兵式正装,这是两团相争的例子之一。1813年2月,沙皇下令应更换新式样的军服,于是大公立即自己出钱为该团分发了新的军服,骑马禁军团的士兵又一次领先对手一步。

      事实上,他们如此的骄傲是完全有理由的。论资历,他们比近卫骑兵团早75年。在战场上他们的表现一直很出色:1805年在奥斯特利兹联军兵败如山倒的灾难中,该团还能够以一次可谓完美的骑炮配合,缴获法军第4步兵团的鹰帜,这也是此战中联军唯一的一面战利品;而同时近卫骑兵团却损失整整一个中队。拿破仑本人对这面鹰帜的丢失也大发雷霆,因为第4团指挥官不是别人,而正好是他的哥哥约瑟夫•波拿巴。这些胸甲骑兵还打散了旺达姆师第1旅的第24轻步兵团第2营,差一点也缴获该团第1营的鹰帜。(注:这两个团都在旺达姆的第2 步兵师中,分属第1,第2两个旅。这里感谢iron duke阁下的解答)奥斯特利兹会战之后沙皇授予骑马禁军团一面军旗,奖励他们的非凡表现。
      1806-1807年骑马禁军团在海尔斯堡以及弗里德兰声称击败一个荷兰骑兵团(荷兰第2胸甲骑兵团?),伊尔莫罗夫(Yermolov)将军在回忆中并没有提到这一点,但他提到该团试图进攻一个法军炮兵连但没有成功。这次会战中他们的竞争对手——近卫骑兵团则被送出战场,彻底缺席了。但后来令康斯坦丁非常不满的是,签订《提尔希特和约》的时候,居然还是让近卫骑兵团穿阅兵式正装列队站在一边。
      1812年的博罗蒂诺会战中,两团一同参与击败法军胸甲骑兵和火枪骑兵,萨克森近卫军和扎斯特洛夫的胸甲骑兵。1813年4月该团被授予纪念1812年战役的圣乔治军旗,与近卫骑兵团不同的是军旗上写有“纪念在奥斯特利兹缴获敌人的军旗以及1812年将敌人赶出俄罗斯的英勇战斗”。
      1813年解放德意志的战争中,在吕岑,包岑,德累斯顿,库尔姆和莱比锡都有他们的身影。
      1814年3月28日在Fère Champenoise,巴黎沦陷之前的最后一场战役中,面对法军有骑兵和6门炮支援的步兵方阵,康斯坦丁下令进攻,骑马禁军团的这些狂热者策马冲上前去杀散对方的骑兵,缴获6门火炮中的4门,然后击破其中一个步兵方阵,使法军步兵四处逃散,这一场景让大公看得非常……过瘾(extatique)。以上是web2站上的原文。其实俄国第1胸甲骑兵师冲击的法军步兵方阵是Amey和Pacthod赶去支援莫蒂埃和马尔蒙的部队,距Fère Champenoise主战场有点距离,而此前马尔蒙已经被符腾堡的威廉亲王,俄国帕伦公爵,奥地利Nostitz公爵的骑兵击败。此战之后该团被奖励22把圣乔治号。因为他们的忠诚和勇敢,沙皇在他们的马鞍垫上加圣安德鲁星。

      最高指挥官:康斯坦丁大公
      团指挥官:1803-1811年为扬科维奇少将(Ivan F. Yankovich),1813年2月起为M. A. Arseniev少将。


[ 本帖最后由 austerlitz 于 2006-9-23 21:1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23 20:41: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近卫骠骑兵团(Leib-gvardii Gusarskii Polk)

1775年从当时的12个骠骑兵团里挑选出一些优秀士兵组成了一个近卫骠骑兵中队,这个中队总会在庄严重大的场合伴随女王左右,并作为她的仪仗队使用。后来保罗将其兵力从一个中队扩充到4个,于是1796年成团,1802年增加到5个中队。该团的服装式样继承普鲁士菲特烈大帝时期的普鲁士骠骑兵,并且号手拿的是银号。不用说,这些骠骑兵中的佼佼者是整支军队里最爱炫耀的人了,阅兵式场合里他们的军官就喜欢用猎豹毛皮做装饰。近卫骠骑兵的外表可以把上层社会的贵妇人们迷得神魂颠倒,因此在首都,这些人把生活沉浸在沙龙和赌场里,把时间和金钱挥霍在跳舞,喝酒和追逐爱情上面。……达维多夫(Davidov,又是他?),获得过2枚勇敢十字章和其他两枚勋章的骑兵连指挥官,就提到他是怎样在莫斯科的纵情声色中感到头晕目眩的(Davydov,《In the Service of the Tsar against Napoleon: the memoirs of Denis Davidov, 1806-1814》,1999年版,第69页)。

      近卫骠骑兵早期的服装是典型的普鲁士风格,黑色皮毛质圆筒帽(busby)或布质mirliton帽,腥红色上衣和紧身马裤,绿色斗篷,裤面上的夸张花饰。下图是1799年一名近卫骠骑兵军士。

      中后期的近卫骠骑兵装束变化也与常规骠骑兵完全相同。上衣为深蓝色,猩红色领口和袖口。红色斗篷,领口和袖口处镶嵌皮毛颜色因军衔而异――士兵为白色,军士为棕色,军官为黑色。上衣和斗篷上缀有黄色饰带,纽扣也全部黄色。红黄两色搭配的束腰带,红色剑带上带有黄色花饰。鞍褥为深蓝色,边缘有黄线织成的锯齿状图案,图案的边缘又有红线勾勒,鞍褥后角为沙皇标记。筒状军帽的式样参照常规骠骑兵的相关介绍,不同之处在于装饰物的颜色,绒球为红色,羽饰为白色,绒线为红黄两色线条混合。子弹袋为红色皮革质,上面有金色花饰和蓝色丝绸组成的镶边。这段时间的近卫骠骑兵,在非常正式的场合,他们的军官们有时候甚至不穿斗篷,而是直接披一条猎豹皮的披风(pelt,似乎是类似古罗马信号兵穿的那个),包有黄边和红线,红色耳朵,银色爪子,这种奇异装束想必是充满了视觉冲击力。
      1809年,常规骠骑兵们全部将马裤的颜色加深,这种做法也影响到了近卫军骠骑兵,他们的马裤的颜色被改为深蓝色,裤缝处一条黄色细线(军官为金色)。服装上的变化还包括:上衣变为红色,领口袖口则是深蓝色,有黄色镶边,即与原来的式样颜色颠倒了一下;束腰带改为蓝黄两色;军帽上加双头鹰徽,绒球变为中间红色圆点周围黄色的式样,羽饰变细小了一些。军士的身份可以从羽饰的黑色-桔黄色羽毛顶端辨别出来,而军官的羽饰则保持白色,军帽的绒质饰带为银色。1810年,士兵的军帽用绒质饰带颜色全部换成黄色,羽饰变的更细,1812年与大军同步采用顶部凹陷的kiwer式军帽。

      以上是1812年近卫骠骑兵士兵的标准装束。

      1805年的奥斯特利兹是沙皇近卫骠骑兵在战场上的首次亮相,结果败于拿破仑的近卫骑兵。1806-1807年战斗在海尔斯堡和弗里德兰,整个战役中该团共获得112枚十字勋章, (Benkendorf, 《Kratkaya Istoriya Leib-Gvardii Gusarskogo Ego Velichestva Polka》,1879年版)。Ostrovno会战前夕,该团两个中队和一些骑炮连被法军猎骑兵击败。
      1812年9月6日的博罗蒂诺战役中,近卫骠骑兵击破法军第84步兵团的方阵。10月6日,与缪拉的骑兵前锋在Chernishnia河畔发生的塔卢蒂诺(Tarutino)会战也有近卫骠骑兵的参加,他们的战利品中包括法军的火炮。10月18日在Vinkowo对法军胸甲骑兵的战斗也打的非常好。
      1813年该团出现在吕岑,包岑和莱比锡。在莱比锡尽管英勇作战,但还是被法军胸甲骑兵击败,蒙受巨大的损失,Shevich少将阵亡(Nafziger -《Napoleon at Leipzig》124页)。1813年4月被奖励圣乔治军旗。1814年战役中,他们出现于Fère Champenoise会战中。

      最高指挥官:骑兵上将彼得·维特根斯坦因(Petr H. Wittgenstein)
      团指挥官: 1808-1813年10月为 Ivan E. Shevich少将(1813年八月晋升中将)。


一张反映1815年近卫骠骑兵军官的绘画作品。注意上衣背后非常宽的装饰条(seam)。此时kiwer军帽已经被取消,采用了法军后期式样的圆筒帽。

[ 本帖最后由 austerlitz 于 2006-9-23 21:21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23 20: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近卫乌兰团(Leib-gvardii Ulanskii Polk)

俄军中的乌兰骑兵(枪骑兵)规模不大,1803年时只有3支枪骑兵单位,分别是“波兰”,“立陶宛”和“鞑靼”轻骑兵团,只有波兰团是10个中队,后两团各为5个中队,因为这两个原先是一个团,“立陶宛-鞑靼”。而沙皇的近卫乌兰骑兵和这些正宗的枪骑兵都没有关系——1805年,奥德萨(Odessa)骠骑兵团转到康斯坦丁大公麾下,并改编为乌兰骑兵。1809年,这10个中队乌兰骑兵升级为近卫军,其中前5个中队组成这个近卫枪骑兵团,后5个中队则编为近卫龙骑兵团。

      近卫乌兰骑兵的服装最早由康斯坦丁大公本人负责。1812年的时候,近卫乌兰骑兵最典型的装束莫过于一顶czapka军帽,波兰的传统军帽,颜色为红色(原先为蓝色),左前沿插一根白色羽饰,饰有黄铜色鹰徽,红黄两色的绲边和绒质饰带,黄色的绒球(1813年变成了红色)。上衣贴边为红色,纽扣和petlitzi领章为黄色,肩章红黄两色。他们的皮具基本为白色,只有剑带是红色。军官装束上的区别在于银色的军帽用绒质饰带,金色的肩章,以及金色花饰装饰的子弹袋。号手为了获得醒目效果,蕾丝花饰为黄色,羽饰为红色,圣乔治号有黑-桔黄两色的绒质饰带装点。

      1812年11月17日,该团在克拉什尼击败法军第18步兵团(绰号勇敢者)并且缴获他们的鹰帜。军官Koratcharov和 Bolchwing及第2中队士兵Dartchenko被授予圣乔治十字勋章,整个团得到一面圣乔治旗,其上有辍文“纪念在克拉什尼缴获敌人的军旗以及1812年将敌人赶出俄罗斯的英勇战斗”。法军第18步兵团后来申请补上一面军旗,请求在1813年得到拿破仑的批准。
      1813年的库尔姆会战中,近卫乌兰团打的异常艰难,14名军官阵亡或受伤,团长恰里科夫少将也在战斗中落马。在莱比锡,俄国近卫轻骑兵师对遏制缪拉在古登戈萨的进一步挺进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法军胸甲骑兵虽然连续击败了沙皇近卫骠骑兵和近卫龙骑兵,但没能在近卫乌兰团面前保持前进的势头。
      1814年在Sommepy该团击败法军骑兵,俘虏几百人和一个炮连。随后他们参加在Fère Champenoise和巴黎的战斗。Fère Champenoise一战之后该团被授予22把圣乔治号,以奖励他们在1814年战役中的表现。近卫乌兰团可算是俄军中最好的枪骑兵单位。

      最高指挥官:康斯坦丁大公
      团指挥官:恰里科夫少将(Anton S. Chalikov)。安东·恰里科夫来自格鲁吉亚贵族家庭,格鲁吉亚语姓为Shalikoshvili。交际中此人以会讲打油诗和笑话闻名,但在战斗中此人无比英勇,得到过俄国,普鲁士,奥地利和法国波旁王朝的勋章。


[ 本帖最后由 austerlitz 于 2006-9-23 21:22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23 20:41: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近卫龙骑兵团(Lifeguard Dragoon)

该团于1809年成立,前身是康斯坦丁大公的第6-10乌兰骑兵中队。组建沙皇近卫龙骑兵部队的样板是拿破仑的近卫龙骑兵(Bezotosnyi,Vasiliev,Gorshman,Parhaiev,Smirnov 《1812-1814年俄军Russkaia armiia 1812-1814》,2000年版,第19页),该团相对少一些浮夸显摆之意味,训练有素,纪律严明。他们的服装与常规龙骑兵相同,只是有红色翻襟,黄色领章,头盔上有圣安德鲁星,(军官的这颗“近卫之星”则是银色,中央带有珐琅上色的图案)。鞍褥为深绿色,有黄色饰边,中间一条红色细线,后角缀有沙皇标志。相对应,军官的情况是金黄色饰边加一颗银色圣安德鲁星。

      1812年的近卫龙骑兵军官

      1812年的塔卢蒂诺战役之后该团和哥萨克及一些轻骑兵一道被调往莫扎伊斯克(Mozhaisk),在那里他们不断骚扰敌军的运输线。该团两个中队伏击并摧毁了拿破仑两个中队的近卫龙骑兵。(资料出处同上)
      1813年库尔姆会战中,他们在联军骑兵对旺达姆的步兵发动的声势浩大的骑兵冲锋中独占鳌头,其他团冲击法军步兵团侧翼的时候,该团直接从正面冲散对手。在莱比锡面对法军胸甲骑兵时近卫龙骑兵团吃了败仗,被击溃。
      1813年4月被授予圣乔治军旗,1814年战斗在Fère Champenoise,之后被奖励22把圣乔治号。

      最高指挥官:康斯坦丁大公
      团指挥官:Petr A. Chicherin II上校(1812年晋升少将)。


[ 本帖最后由 austerlitz 于 2006-9-23 21:2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23 20: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近卫胸甲骑兵团——皇帝陛下胸甲骑兵团(Leib Kir. Yego Velichestva Polk)

该团又名沙皇胸甲骑兵团,建立于1702(1706?)年,在保罗一世统治时期该团就被授予马耳他十字装饰的银号。成为近卫军之后,该团保留了他们原来的服装。1814年在钢盔上加上了近卫之星,gurad star。petlitzi为白色,天蓝色鞍褥和鞍具前部的手枪皮套翻盖上也加上象征近卫军的白边,中间一道天蓝色细线。号手保留原先带天蓝色细线的白色花边,军号装饰天蓝色和白色的绒线。大衣有天蓝色绲边和和肩带,一端为尖角的天蓝色领章,尖角处一颗纽扣。

      1805年战役期间他们参加了在克雷姆,杜伦施坦因的战斗和奥斯特利兹会战。
      1806-1807年他们出现于Pultusk,海尔斯堡和弗里德兰。1806年12月26日(新历)他们和Kargopol团龙骑兵袭击了法军第88步兵团的左翼,使对方损失1000人(死伤和被俘)。1807年在Hoff和他们以及Military Order胸甲骑兵联合向挺进的法军步兵发起冲锋从而稳定了战局。在海尔斯堡他们英勇对抗数量占优势的法国骑兵。1807年2月8日该团缴获法军第24步兵团(24th Line Infantry)第2营的鹰帜。
      1812年他们战斗在维贴布斯克(Vitebsk),斯莫棱斯克,Maloyaroslavetz,维亚济马,克拉什尼,Polotzk,Chaszniki(可能只有第1中队),博罗蒂诺和塔卢蒂诺,在那里缴获2门火炮。后被授予1812年圣乔治旗,1813年5月被编入近卫军。

      最高指挥官:1811年,Karl V. Budberg 上校(1813年晋升少将)
      团指挥官:1811年,Baron Karl V. Budberg上校(1775-1829),生于立窝尼亚;1812-1813年,Petr I. Slepchenkov中校。


[ 本帖最后由 austerlitz 于 2006-9-23 21:26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3 22: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期待新坑的出现:)
不过要及时填坑,否则咱们也要考虑弄个追债队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3 22: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tntxhy 于 2006-9-23 22:30 发表
好文,期待新坑的出现:)
不过要及时填坑,否则咱们也要考虑弄个追债队啦


那我有3个大坑未填,先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3 23: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瓦卡卡 瓦卡卡
发现VV来了之后比以前勤快了很多呀,加油加油,要早日填坑呀~~~
朔风、T兄,还有坛子里另外几位同志MS都是有大坑要填的,说来只有我比较纯洁,一般文章都是写完再贴的,呵呵。
  认真看了一遍,但文章是要更加仔仔细细拜读的,先随手提一个想到的问题:
圣安德鲁星是怎样形制的星章?和圣安德鲁X十字有联系吗?
亚历山大和康斯坦丁大公的个人关系又怎么样呢?
说一些我知道的:“他们使用的是与常规胸甲骑兵相同的pallasch式骑兵剑”
  pallasch在这里是当时一类重骑兵用直刃军刀的总称,原型大概是奥地利的1769年式重骑兵军刀,由于奥地利重骑兵是当时欧洲各国效法的榜样,因此英国、俄国都受其影响,英国饱受批评的1796年式重骑兵军刀也属于此类。
  这类军刀的特点就是直、宽、重,利于砍斫,但刺击和切割都不行,实战中批评意见很多。俄国骑兵后来大多数换装了刀身较窄的类似法国重骑兵的刺剑。
  文中多次提到莱比锡的大规模骑兵战,是否就是缪拉的纵队冲锋?觉得关于这次冲锋的细节描述较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3 23:5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austerlitz 于 2006-9-23 20:39 发表
在俄国国内,虽然并非所有的近卫军士兵都出身贵族,但成为沙皇的近卫军本身足以使他们的社会地位远远高于常规军。他们的特点:相貌英俊,骄傲勇敢,打起仗来不计代价(虽然也许这跟指挥官有关),这大概也算是拿破仑战争引人遐想之处的体现之一。当他们在巴黎招摇过市的时候,连法国的贵族小姐也不得不承认他们高大强健,英俊潇洒,气质非凡。


这帮勇士在奥斯特里茨为亚历山大一世那个毛孩子做出了重大牺牲

该战中沙皇身边也簇拥着一帮贵族花花公子,根本不是去打仗的而是去“游行”的,巴格拉季昂就极讨厌这些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4 00: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austerlitz 于 2006-9-23 20:40 发表
1805年在奥斯特利兹,没有任何战场经验的近卫骑兵团一亮相就遭受了惨痛的失败,有说法是被Ordener将军的骑马掷弹兵击败,不过考虑到当时是两支近卫军之间的混战,我认为这种说话也许过于戏剧化了。该团近一个中队的士兵被俘,其中包括指挥官上校列普宁公爵(Repnine)


列普宁公爵好象是和一个法军骑兵上校比拼刀法,被人生擒了;有的书上还说是被拉普生擒的

不过该战役中沙俄近卫骑兵团表现还是不错的,对付第4军团一些刚经过激战的部队取得一定成效,缴获一面鹰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4 00: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arabinier 于 2006-9-23 23:51 发表
pallasch在这里是当时一类重骑兵用直刃军刀的总称,原型大概是奥地利的1769年式重骑兵军刀,由于奥地利重骑兵是当时欧洲各国效法的榜样,因此英国、俄国都受其影响,英国饱受批评的1796年式重骑兵军刀也属于此类。
  这类军刀的特点就是直、宽、重,利于砍斫,但刺击和切割都不行,实战中批评意见很多。俄国骑兵后来大多数换装了刀身较窄的类似法国重骑兵的刺剑。


请问pallasch的英文名是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4 00: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朔风 于 2006-9-24 00:08 发表


请问pallasch的英文名是什么?

  这是个德语词,英语翻译只看到WEB2上有broadsword的对应,但也有直接用这个词的英文资料,中文大致可以翻作(德式)宽刃军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4 00: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arabinier 于 2006-9-24 00:19 发表

  这是个德语词,英语翻译只看到WEB2上有broadsword的对应,但也有直接用这个词的英文资料,中文大致可以翻作(德式)宽刃军刀。


在网上查了下图片,发现这种军刀又宽又长,骑兵使起来似乎不灵活啊,有点类似中世纪骑士的长剑 (我对骑兵武器是个菜鸟,请多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4 00:2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朔风 于 2006-9-24 00:23 发表


在网上查了下图片,发现这种军刀又宽又长,骑兵使起来似乎不灵活啊,有点类似中世纪骑士的长剑 (我对骑兵武器是个菜鸟,请多指教)

说得一点也没错
贴几段我那篇帖子里的话(才发现好像没有贴来这里啊,下回一定记得)

“不过拉马修还是有一点不满意,因为他所设计的军刀并没有被所有的英国骑兵团统一采用,那些将军们似乎并不情愿让重骑兵也使用这种武器,他们坚持认为重骑兵团应该装备直剑,于是重骑兵团只好换装了另一种直刃军刀。尽管如此,在这种以奥地利1769-1775年间使用的重骑兵军刀为蓝本的武器中还是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拉马修的影响的[13]:它虽然拥有笔直的刀身,但却是专门设计来进行砍切的,有着35英寸长的沉重刀身和圆盘状护手。这就是著名的,也是饱受嘲弄的1796年式重骑兵军刀。这种军刀和它钝的平头刀尖简直就是一场时代的错误。即使刺击并不是被推荐的攻击方式,但作为一把直剑它却无法提供一个可以用来刺击的刀尖,难怪会令人无法接受。不过稍后军队中对这种武器还是进行了非统一的修改,把刀尖弄得更尖锐以使它适合于进行刺击[14]。”

“法国龙骑兵装备着一把长长的直剑,剑柄较重而剑身较轻,这使得剑尖毫不费力就能自然而然地抬起来,而且让整把剑握在手里既轻便又趁手。法国猎骑兵的军刀尽管没那么长并且略带弧线,但实际上和重骑兵式军刀相差并不大,它同样可以用来突刺,并且同时还非常轻巧。相形之下,英国重龙骑兵的军刀就是一把沉重、笨拙、设计不良的武器。它太重、太短、太宽、太像是我们看到过的格雷姆奥迪(Giuseppe Grimaldi,英国18世纪芭蕾舞大师,生性暴虐——译注)在舞台上砍掉一排小孩子的头时所用的家什了。而那些老式轻骑兵马刀的设计全然就是对萨克斯元帅(Marshal Saxe,十八世纪著名法国将领,著有《战争艺术论》——译注)和他设想的一种挑衅,简直就是尽所有可能照着他所建议的反面去做而制造出来的东西,我们仅能肯定的是它被当作烧火棍时的作用。”[26]

  著名的,也是饱受嘲弄的英国1796年式重骑兵军刀几乎是1775年奥地利重骑兵军刀的直接翻版。同时代的军官对这种军刀的评价一直不是很好,特别是当把它和同等级的法国重骑兵军刀相比较时就更是这样了,批评主要集中在它笨重的式样和用来进行突刺时的拙劣表现上。当然这不是一把一流的军刀,但在接下来的这篇文章里我将试着在一定程度上为它恢复名誉。
在骑兵军官约翰•盖斯比•拉•马修(后在萨拉曼卡战役中阵亡)的影响下,英国骑兵在剑术操典中把砍劈动作的地位置于突刺动作之上。有人认为砍不如刺来得致命,但这种说法并非真实情况。砍是比刺更本能性的打击动作,在混战中一个普通的骑兵会不假思索地抡起刀就砍,即使他手中的武器是更适合于刺的。另外,你可以瞄准敌人的任何部位砍击,但刺击却必须对准躯干或头部才能发挥杀伤效果。在战斗中一击砍掉对手的四肢,特别是手臂,就能立即让对方失去战斗力。既然英国骑兵选择了砍击作为主要的攻击动作,那么他们采用利于砍击的军刀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而事实也正是这样子的。


   毫无疑问弧刃刀剑是最适合用来砍击的,这些武器让使用者能在砍劈中使刀刃划过目标的表面而收到良好的杀伤效果,打个也许不太恰当的比喻,就像餐刀切开火腿一样。拉马修所设计的英国1796年式轻骑兵军刀,以及诸如土耳其弯刀(shamshir,一类纤巧灵活的东方弯刀的通称,最早起源于波斯——译注)这样的东方式刀剑正是典型的这种武器。
  直刃武器同样也可以用来砍击,但这种砍,或者不如说是斫,是和斧子劈入木头那样直接依赖于刀身的重量以及整把刀重心所处的位置的。接下来可能有人会问:既然所有的英国骑兵所接受的剑术训练都是以砍劈为主的,那为什么轻龙骑兵团装备了弧刃马刀,而重骑兵团却继续使用着直刃的武器呢?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要到当时英国和奥地利军队体制本身的固步保守中去寻找。委员会认为既然以前重骑兵团一直是使用直刃军刀的,那么他们就应该继续使用下去,而这明显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以前的重骑兵军刀是既可刺又可砍的。然而和委员会的那些将军和军官争辩只能是白费力气。
不管怎么说,如果你想要的只是一把用来砍斫的直刃刀的话,那么1796年式重骑兵军刀还算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把刀有着35英寸长的宽阔刀身和加厚的刀背,在靠近刀尖部分的刀背是开刃的。所有的刀剑都必须在灵活性和刀身重量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的同时明确整把刀重心的所在,重心越靠近刀尖,则砍击越有力。无疑1796年式重骑兵军刀正是牺牲了部分灵活性从而换取了有力的砍击效果。它可能不是一把适合进行那些花哨的剑术表演的器械,但它是一把可怕的砍劈武器。奇怪的是,这种军刀的刀尖轮廓被制造成了钝圆形,即所谓的“斧状刀尖(hatchet-like point,如图所示)”,这种形状的刀尖也同样见于传统的日本刀。和英国的这种军刀一样,日本刀在本质上也是一种砍斫武器(它的弧线还不足以让它进行有效的切割),两种刀刀尖的钝形设计都是为了在砍入骨头或者金属之类的硬物时增强刀身末端的强度。不同之处在于,日本刀的刀身更窄,因此对刺击的妨碍也要小一些,相形之下1796年式重骑兵军刀的刀身就显得太宽了,如此一来当它的刀尖想要刺进厚厚的军服或者卷起来的大氅(当时各国的骑兵都习惯把大氅卷起来斜捆在胸前,既是为了携带方便,也有一定程度的防护作用。——译注)时就会感到十分困难,直刃刀剑的刺击优势也就变成了无用的摆设。


不过,中世纪长剑是可以单双手使用的,相当利于刺击的武器,这点倒是和笨拙的宽刃军刀不相类似。

[ 本帖最后由 carabinier 于 2006-9-24 00:30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4 00:3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arabinier 于 2006-9-24 00:29 发表

说得一点也没错
贴几段我那篇帖子里的话(才发现好像没有贴来这里啊,下回一定记得)

“不过拉马修还是有一点不满意,因为他所设计的军刀并没有被所有的英国骑兵团统一采用,那些将军们似乎并不情愿让重骑兵 ...


这篇文堪称是拿破仑时期骑兵刀类武器辞典,可惜当时没时间读完。

再问几个问题:法军龙骑兵和重骑兵一样用直剑的吧,那种法式直剑长度,宽度和重量的数据是多少?法军轻骑兵(猎骑兵,骠骑兵)的弧型砍刀在切刺中有多大功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7-9-24 14:52 , Processed in 0.05455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