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782|回复: 1

[我心] 为一刻去守护一生一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2-6 08: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伦赛泽伯爵 于 2011-2-17 16:35 编辑

没有一片晚霞永不会消逝

没有一颗星星能永远闪亮

不知道在那片遥远的天空中,
到底沉淀着多少的思念
还是又一轮无尽的轮回?
     一切才刚刚开始


梦第一次遇枫的时候,他在练剑。在山上的草坪上 带着一把显得略长的剑,的确 对于一个只有12岁的孩子,剑显得沉重带长 但确不能妨碍他的剑术,翩翩而动,如飞翔的大鹏。梦简直惊呆了,像醉了一样痴痴地静静凝望。

许久枫才发现今天的草坪里多了一个羞怯的面孔,凝静而素雅的女子,抱着琴,侧身而立略带水雾的眸子衬着披散的长发 从此她就是他的整个天下。此后三年他每天在山上练剑,她在旁操琴,剑琴相伴,枫总想那一刻就是一生一世了,然而他却发现梦的眉目总有着难以消散的忧郁….



也是一个微风轻摆的下午,枫就在山上的树下静静等候,许久..她终于来了,可是没有带着琴,只是双眼浮肿,眼角带着泪花,枫紧张地问道:“怎么拉?是不是有人欺负你拉?”

梦只是轻轻地摇头,抽泣了一下:“我要走了,”“去哪啊?”“燕城”“那你去多久啊?”“以后都不会回来了”枫,顿时呆住了,想到每天都不能见到这个心爱的女子,已经乱得措手不及了,长剑落地,剑声如哀歌..他也低下了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带着泪,把袖中的同心结递上,结上娟秀的女红:“望君安好” 然后跑着离开,几步一回头….梦在桥中暗暗告诉自己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会留作美好的回忆,至此相遇在这里缘尽

却不知道枫幽幽地站在远处山上,看着那顶轿子,渐渐远去 上面载着的是他心疼的牵挂。



两年之后在燕城的传来消息,王爷原配夫人病死,将会迎娶富商家的梦小姐,梦小姐琴舞双绝,让人听不能忘,琴音让人如旷野一般高亢而悠远。却又听闻梦小姐自视甚高,不肯委身王爷,王爷年近半百 得此娇妻,高兴还来不及,便由了她。



王府比武招贤,一天之内一名年轻的剑客打败了众多的对手,更是一身无伤,不但长得剑眉星目,而且气宇轩昂。让众人记住的更是他用的是一把以同心结作剑穗的长剑。王爷大喜 问其名,“枫”,不喜其柔,赐名“锋” 领护卫头领一职。臣下恭维: 哈哈 王爷的佳人是才艺双绝的, 护卫的武艺卓越俊逸有此双绝 王爷让天下人羡慕不已。王爷欢喜不已,抚须而笑.当晚酩酊大醉,被人扶至王妃房中,多日来不肯委身的梦妃,色心大喜,梦不肯,王爷起手一掌,梦嘴角流血。想到并非人人都是枫,也并非人人都若他一样将待她如宝贝,又岂能容得她丝毫任性?想到这,她的心一酸。既然自己出身富贵之家,命途早已注定,于是不再反抗,王爷见此,开心不已,让她脱衣服侍,脱裙解跨……..她想忍住的每一声喘息,都被立于门外的枫听见,长夜漫漫,为何此间却如此安静,以至每一声气息 都飘然回荡。。。声声入耳,她想的是他的笑,他的话:“我来这里是守候你……”  

门外的枫,却早已不能失去往日的气宇轩昂,颓然坐在地上,嘴角流的是咬破唇边的血,早已知道结果会是这样 却没想到是那样的刻骨铭心,那种疼与那种酸是砍不断 吹不散的…..此夜注定很漫长,而且声音尖锐而无力……



数月后

夜深,明月高挂,却被乌云遮住了月光,王府被披上一层幽怨的薄纱,他走过湖边的小亭,看到依然褪去胭脂粉黛的她,她衣衫单薄,却酥肩半露,背着他 低头看着水中被乌云遮盖的月光,嘴角还带着血迹…. 这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就是他舍弃了自由的她,却没能保护她什么,此刻的枫,比以前更心疼了,是岁月荏苒还是物是人非,原本那个天真的女子,现在或者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变成眼前这个高贵妖媚的妇人。

那眉宇间淡淡的惆怅说道:你为何而来,我注定是大户人家的娇妻,王的妃

你生性淡泊随性,你为何而来  紧皱的眉慢慢舒展  寂寞皇家,寂寞王府,每天每天跟死一样的沉寂。毫无生气的生活,一种能让人疯狂的日子,然后生老病死,所有的一切都在王府…… 你生性烂漫而无邪,为何而来,你会在这里埋葬你的自由, 我知道你并不喜欢这里的生活 她说话是没有转身,泪珠却簌簌落下



“你是我的整个天下,我的剑牵挂的是你。”脸上依然是当年那俊朗的面孔,如今气宇轩昂,此刻却而泪盈满眶。她的目光落在那个剑穗上,那是当年的那个同心结。她茫然地凝望着同心结,许久,雍容地擦去眼泪,静曳着长裙,终似一朵风中的雪花,缓缓飘出了湖边小亭..留下依旧无奈的枫…

第二天 王爷领着锋带同军队离开,王妃在大门相送,却不知送的是一身戎装的他……    第三的晚上,一人从门外闯进,梦认得那人是枫手下的小兵,但是已经满身是血。叛军是王爷的人,“叛”的才是王爷,可惜皇已经知道,并且设下重围,王爷被乱箭射死,随即军队瓦解。“那么枫呢,枫副将呢?”梦已经失去多年练就的雍容,失声喊道,正在率领一部分军队守卫王府。

“夫人,快走吧 皇的军队已经开到了 皇要活捉你 做她的妃子 锋副将在死守大门,估计是顶不到多久了,让我来带夫人突围,还有这物件是将军让我给你的,”随即副将展开满是血污的手,手上是那个熟悉的同心结,虽然已经沾满血污,枫是奋不顾身突围回王府死守大门的。既然是把同心结交还,守护的誓言怕是不能相守下去了,你为何这么傻啊,以你的武艺,无人能拦你,你却要死守这扇大门。梦低声地哭泣着手中抓着那同心结,按于胸前,无力地抽咽着。她没有走,她要在这里等着她心爱的男子回来,

很快门外杀声不断,战火带着箭与血腥飞向王府。不久,大门被破,梦看着枫用剑把自己钉死在朱红的大门上,面上沾污血污,却依然不能遮掩那剑眉星目般的脸孔。心碎不言。

   一个禁军将领喊道:“把那女人给我抓起来。”

   “慢,我可以随你去,但先让我遥祭我的夫君和他的副将!不然我就死在这里,让皇无法如愿。”她的决绝语气里带着尊荣

将领想不到女子竟然如此刚烈,遂点头遂愿。

她看着冰冷的枫,闭上眼睛,两行泪,流得肆无忌惮。但,这次枫不再为她擦去泪光,

回身入房,让下人换上一身素衣,褪去所有浓胭水粉,淡雅而清洁,恍如初见枫一样, 她的一身白衣,衬得瘦弱而苍茫 这是水中的淡墨如何惊心动魄的凄美舞衣飞旋,水袖轻扬

如同白荷盛放,清高而不染任何淤泥,这满地血污的中的白荷与明月相照,径直的盛放开来。

舞着,嘴角溢血,霎时间 那一身的素衣竟绽放着一朵朵的红莲,那种艳是分外的凄艳,让人措手不及的艳,舞姬夺的是众人的目光,梦的舞是夺人心魄。但在枫的心中 她依然是那个每天在山上草坪操琴舞剑的梦。她的心只属于他,既然以后不能相见为何不黄泉相聚,舞尽,缘尽……



  长夜当空,没有了王妃,没有锋将军,只有梦与枫牵手相聚….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20 收起 理由
伦赛泽伯爵 + 20 原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2-7 14: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文采,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8-18 07:16 , Processed in 0.14602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