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4281|回复: 13

维克斯堡战役(vicksburg)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27 11: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林肯再次面对惨败的事实,叛军似乎不可战胜。他还能在东部指望胜利吗?

    而在西部似乎没什么事情发生,他为罗斯克兰斯在石河获得无可争议的胜利而感激万分。但随着1863年夏季的到来,罗斯克兰斯没有像希望的那样再接再厉地获得胜利,在田纳西州中部似乎又要浪费一个季节。

   但在密西西比州还有希望,虽然格兰特面对很大的困难,困难不是来自人员和装备,而是来自土地。维克斯堡在等待他,但他能否拿下这个城市?一旦他拿下它,他能否建立土方工事和石堡来保卫这座位于山头的城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7 11: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
     内战中最大的一个讽刺是当时以及后来全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华盛顿和里士满之间不到100英里的“走廊”上,在内战的头三年里,这一地区的形势可以说几乎没有什么改变,而与此同时,夺取或丧失某州和某地都是发生在所谓的西部。亨利要塞和但森要塞的陷落宣告肯塔基州和半个田纳西州落入合众国之手。北方佬在夏洛的胜利不仅巩固了战果而且获得了密西西比州的北部。1863年初的石河战役又使合众国在田纳西州的中部获得更多的地盘。同时,夺取新奥尔良关闭了邦联在密西西比河的入海口。此后北方佬稳步前进夺取这条大河流域上更多的地盘。1862年夏季他们夺取了 巴吞鲁日(Baton Rouge),但随后放弃,接着向下游前进。叛军在哈德逊港的峭壁上建立了牢固的堡垒。在其上游北方佬干得更好,从这儿他们稳步向南挺进,到1863年他们控制了那儿的一切甚至包括孟菲斯。

     实际上在这个夏季的短暂时间里,他们几乎夺取了整条河。北方佬的陆海军联合行动从上游和下游逼近并威胁着维克斯堡。这个城市是叛军在密西西比河上最大的要塞。如果这个城市陷落,邦联的整个西部领土(德克萨斯、阿肯色、路易斯安那的西部)将被切断,而邦联将再也无法在密西西比河上运输人员和物质,饥饿的南方将无法利用这条河流进行战争。对南方来说,幸运的是他们挫败了北方佬的企图,在秋末北方佬被赶跑,分别撤到巴吞鲁日以南的地区和孟菲斯以北的地区。只有300英里的河流还掌握在叛军手里,对于步兵来说这是很长的路,但入侵者如果走水路只不过2天的路程。

    格兰特志在夺取维克斯堡,但对他这个小人物来说这个任务几乎不可能完成。在夏洛战役之后格兰特尽管因为疏忽大意遭到奇袭而受到批评,但他成为内战中公认的英雄。当哈勒克去东部转任总司令时,他的离去使得格兰特可以几乎自主地决定战役进程。但是毫无疑问他必须把维克斯堡作为他的终极目标。他说:“把敌人从那儿赶走是头等重要的事情。”

    不幸的是哈勒克走之前把他的12万人的兵团分成几部,包括派Buell去田纳西州东部,最后又去肯塔基追赶Bragg。只留下5万人部署在从肯塔基州西部到密西西比州北部的地区。10月初叛军企图打击格兰特分散的各部,他在科林斯进行了短暂的防御战。在科林斯战役中,罗斯克兰斯击退了厄尔•范•登将军,因而被提升为坎伯兰兵团司令。

      南方在科林斯的失利导致里士满撤换了范•登,派了一个新人:约翰•C•彭伯顿中将。这场战争的荒诞之一就是双方都有不少高级将领出生于对方的土地。邦联兵团的高级将领萨缪尔•库伯是新泽西人,合众国的第一任总司令温菲尔德•斯科特将军是弗吉尼亚人。彭伯顿也是这种类型,他生于宾夕法尼亚,1837年军校毕业,此后留在老陆军中,他在墨西哥境内作战,而后又在草原作战,也许这是他第一次引起当时的战争部长杰弗逊•戴维斯的注意。战争爆发以后,由于他在政治上的保守以及与弗吉尼亚家庭的通婚使得他加入邦联反对他原来的州,此后他在弗吉尼亚和北卡罗来纳服役。在查尔斯顿当司令期间他和当地市民关系不佳,但越来越得到戴维斯总统的信任。结果,面对人们对彭伯顿的不满,戴维斯不得不撤换彭伯顿,但把他提升为中将,给予他更大的权力,这是戴维斯的典型做法。无论当时还是以后,都无法充分解释为什么这位将军获得了总统的关怀和信任,在战争的最后关头,无论败仗还是困境,戴维斯从未抛弃这个宾夕法尼亚人。

     当彭伯顿履任时发现局势令人沮丧。他把司令部设在维克斯堡以东50英里的杰克逊,不久他就发现除了固守维克斯堡以外没什么可以做的。他仅有2万4千人,其中很多人的可靠性令人怀疑,只有很少的重型火炮,它们被部署在俯瞰密西西比河的河岸峭壁上。此外,他还得操心哈德逊港。在几个月里,他把哈德逊港的防御交给了富兰克林•戈登少将(他是纽约人!),这才解脱出来把精力集中在本来的责任上:维克斯堡。

    从一开始,彭伯顿有2个内部的敌人:约瑟夫•E•约翰斯顿和杰弗逊•戴维斯,这2位结合在一起给他制造障碍,这个障碍几乎和格兰特的兵团一样强大。1862年末当约翰斯顿从七棵松战役的伤势中恢复以后,尽管戴维斯不喜欢他,但不得不为这个高级将领找个职位。在派彭伯顿到西部后一个月,戴维斯创造了“超级部”,职责范围包括从密西西比到阿利根尼山脉的一切,他把这个部委派给了约翰斯顿。这意味着他既可以指挥田纳西的Bragg兵团,也可以指挥密西西比的彭伯顿兵团。但约翰斯顿的表现如同他在整个战争中一样缺乏道德勇气,他不愿意指挥任何一个兵团。相反,在他的整个任期内,他都表现得仿佛实际权力受到限制,他这是蓄意地表明戴维斯所作出的他拥有绝对权力的一再保证只是表面文章。约翰斯顿把大量时间花在为一些琐事和里士满争吵上,在即将到来的战役前,他的表现证明他对彭伯顿来说毫无益处。而对戴维斯来说,尽管他有好的愿望,尽管他终身都依恋密西西比河,但他从没有把在这条大河上发生的战斗当做值得注意的事情。彭伯顿从伤心中领悟到当维克斯堡保卫战开始后,他的战斗只能靠他自己。

     彭伯顿在到任后一个月日以继夜地工作,他也让每个人都投入工作。无论在前线还是在后方,为了各种目的(无论是土方工事还是炮兵阵地),任何东西都无一幸免地被征用,任何士兵都无一空闲地拿上铁锹和奴隶们一起挖工事。有目共睹的是:范•登由于虚荣和酗酒而不受欢迎,更不用说在几个月内由于他玩弄女性导致一个戴了绿帽子的丈夫暗杀他。而他的继任者彭伯顿来到维克斯堡以后由于让人们投入没完没了的辛劳也不受大家欢迎。但彭伯顿仍然提高了城市市民和兵团士兵的士气。即使彭伯顿的对手格兰特(在老陆军时期就认识他)也表达了对他的敬意:“他对荣誉和尊严特别在意。”这是格兰特回忆墨西哥战争的往事时说的,当时军中下令禁止低级军官骑马,尽管这个命令给彭伯顿造成很大不便,尽管几乎所有军官都在骑马,但彭伯顿绝不违抗命令。“我在城外他在城里,我一直认为并相信他会坚守到最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7 11: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约翰斯顿整个就是美国版的影帝。好像很能担当,实际上对什么事都不肯负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7 11: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ghouse 于 2011-9-10 11:48 编辑

---
     格兰特没有因为对彭伯顿的了解而动摇夺取这座河边要塞的决心。在邦联更换指挥官的几周后,格兰特计划向南的行动,他的第一行动是把他的司令部从田纳西的杰克逊向南移动到靠近密西西比州边境的大枢纽(Grand Junction)。接着他在位于冬青泉的边境两侧储备大量的供给品,他把冬青泉(Holly Springs)作为入侵密西西比的基地。他指挥3万人到达那儿后,不久命令他最可信赖的部下谢尔曼带2个师加入他。彭伯顿从维克斯堡出发应对这一威胁,在南边50•60英里外与他们对峙。但格兰特推迟了他下一步的行动,他要等到他在冬青泉储备了充分的物资以后再行动,这样他就可以完全依靠这个基地,再不用依赖目前通向肯塔基的漫长供应线。

     而且,格兰特经过长时间对局面的认真思考后,他判断通过陆地一条路线行军的危险性太大了。谢尔曼建议利用密西西比河行军,直接攻打维克斯堡。格兰特一开始并不赞成,但到12月初他修改了自己的计划,把谢尔曼的方案加了进去,将两者结合了起来。他派谢尔曼返回孟菲斯,组建一个单独的翼,其兵力不久就达到3万2千人。有了这个小型的兵团,他就可以乘汽船向下游进发,在戴维•D•波特海军上校指挥的炮艇群的掩护下,在维克斯堡北边的奇克索(或附近)登陆。同时,格兰特通过陆地行军,与彭伯顿的兵团交战,这样就削弱了维克斯堡的防御。这是个可行的计划,每个翼的进军都有助于另一个翼的成功。

     但这个可行的计划被厄尔•范•登给搅黄了。他曾在10月把司令部设在冬青泉,对这个地区很熟悉。虽然他现在不再指挥维克斯堡的兵团,但他指挥彭伯顿的骑兵师(3500人),他仍然能够影响战役。1862年12月20日这个冬天的黎明,在几乎没有警报的情况下,他横扫了冬青泉。 格兰特在这儿部署了1万5千人,以保卫他的补给基地。但范•登以一个闪电般的奇袭打败了守军,然后把火把投到联邦的弹药和补给品中。价值大约150万美元的物资化为灰烬。与此同时,更多的邦联骑兵在无与伦比的纳森•贝德福德•福里斯特的指挥下深入西北的田纳西州,破坏了60英里长的单线铁路的铁轨,这正是冬青泉和肯塔基的哥伦布斯之间的铁路线,而哥伦布斯是格兰特所有补给的装载点和联络点。这样单独的一次攻击突如其来地毁了格兰特所筹划的冬季陆地行军。他的补给基地没了,铁路修好后他才能够重建基地。

     不幸的是:这时谢尔曼已经在开往密西西比河下游的路上,他在执行格兰特另半个计划,而格兰特却无法通知他吃了败仗的事。谢尔曼期待着彭伯顿完全被格兰特牵制在密西西比州北部,对此毫无准备。当他坐汽船进入维克斯堡北边几英里的亚祖河后,他于12月26日率军登陆,雨水阻止了他向城市的行军。两天后(12月28日)他到达奇克索悬崖下。第二天(12月29日),经过一个上午的炮击,他派士兵进行了徒劳的进攻,伤亡1700多人,邦联仅损失187人。而所有这些守军本应该守卫别处以防御格兰特,但现在他们阻挡了谢尔曼,第二天(12月30日)谢尔曼听见火车声,越来越多的叛军返回维克斯堡,他决定放弃战役。

     更不幸的事情接踵而至,林肯很不明智地屈服于政治压力,任命一个重要的民主党政治家约翰•麦克勒南为高级将领,委派他指挥密西西比的部队, 麦克勒南的军衔虽然低于格兰特却高于谢尔曼。麦克勒南来时正赶上谢尔曼因战斗失利乘船返回上游。他立刻接管了部队,并且在既没有和格兰特商量也没有通知格兰特的情况下筹划他自己的针对阿肯色的韩德曼要塞的行动,当格兰特得知消息时已经太晚。谢尔曼和波特在整个1月份奋战,夺取了要塞,这样就在密西西比河西岸靠近阿肯色河的河口处建立了一个不错的据点。但麦克勒南却利用整个行动为自己沽名钓誉。愤怒的谢尔曼和波特恳求格兰特亲自接管并指挥部队,否则他们很难忍受和麦克勒南共事。很难预言一个傻瓜下一步会做什么,但显而易见,个人的战役是不能赢得整个战争的,但却能赢得非常的荣耀,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够赢得白宫的青睐。

     如他们所愿,格兰特显示出他的智慧,发现了大量事实说明“无法相信麦克勒南能够胜任指挥岗位”,在1863年1月30日,他来到位于维克斯堡以北几英里的杨点(Young's point),河的对岸就是维克斯堡城。在这儿,他取代了暴怒的麦克勒南。后来他回忆道当时“开始了战役的真正工作和对维克斯堡的围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7 11: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纳森•贝德福德•福里斯特是个传奇人物,三K党的创始人之一。阿甘正传里阿甘的祖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7 11: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ghouse 于 2011-9-10 11:49 编辑

---
     当来自田纳西下游的部队抵达时,格兰特指挥全部兵力共6万人。当时他让第16军回田纳西,在杨点把部队重组为3个军:谢尔曼指挥第15军,麦克勒南指挥第13军,詹姆斯•B•麦克弗森(Macpherson)指挥第17军。整编完成后,他重新思考如何夺取维克斯堡。毫无疑问他所考虑的是能够简简单单地过河攻击的任何办法。河东岸峭壁上大量的火炮正对着他,他过河就会招来炮火。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从密西西比州的里面或者说城市的后方打击它,迫使守军背对着河无路可撤。不幸的是城北边的土地太有利于防守了,这一点谢尔曼已经发现了,战役如果从那个方向开始毫无成功的可能,在最好的情况下也会导致长期的围攻,这是格兰特所不希望的。城南边的原野更开阔也更平坦,他可以在那儿作战和机动。麻烦在于波特的炮艇舰队和运输船必须到那儿把他的兵团运过河,但对岸峭壁上有几英里长的敌炮兵,波特无法让他的小舰队通过。

     随着冬季的结束和雨季的开始,在地面变得干燥得足以展开实际行动前,格兰特有充足的时间解决这些问题。这让他试图采取一系列措施以便让波特驶向下游。在杨点的下游,密西西比河向东急转,突然转了回去,形成了一个半岛,这个半岛是阿肯色州的领土,并楔入密西西比州几英里。维克斯堡位于河东岸,对岸是半岛尖端,而且城的高度稍低于半岛尖。格兰特可以轻松地把他的兵团从半岛的根部送过河,完全绕过维克斯堡。但他的舰队无法陆上行军。较早的一位指挥官(一个叫托马斯•威廉斯的将军)在1862年夏天也面临同样的难题,他解决的办法是在过河处挖一条运河穿过半岛,这样就不用让船绕那个大弯从维克斯堡下面过河了。那条运河没有完工,现在格兰特让他的人再次开挖。格兰特从未对此抱多大希望,但他不想让他的人闲着。雨水使得密西西比河水位升高,但没有升高到足以让波特的舰队浮起。具有讽刺性的是,一年后密西西比河改道,新的河道直接顺着格兰特没有成功的运河通过,令维克斯堡实际处于干燥的高处。但对联邦来说,这个帮助为时已晚。

     甚至在他的“沟渠”落空前,格兰特就考虑另一种可能性。他坚持认为他的兵团和波特的舰队能够从城下经过。很多支流和长沼(bayou:美国南方特有的水系)蜿蜒流过密西西比河以西的路易斯安那,这些支流和长沼比泛滥的沼泽还略多些。在杨点的上游大约30英里是天意湖(Lake Providence),这个湖位于一个重要的支流以西不到半英里的地方。各条长沼从南边流入湖,湖连着Tensas河,Tensas河接着红河,红河又在哈德逊港汇入密西西比河,哈德逊港处在维克斯堡下游大约80英里的地方。这些长沼很浅,长沼里充斥着从水底长出来的树,还有其他几千棵死树或快死的树进一步堵塞了水路。但格兰特让麦克弗森在这条长沼上清理出一条通道,当长沼与湖连接的通道通畅后,河流凭自身的力量流向广大的区域,为它自己开道。格兰特从未打算使用这条水路。当河水到处乱冲乱撞的时候,他要求波特的船只顺着水势开出400英里长的蜿蜒道路,只要河流的水位不降,则长沼的水位也不会降,炮艇队就能在泥水里行驶,这么做不必冒任何风险。

     但不可思议的是冒个风险似乎更有利可图,这一点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在1月末,一艘邦联的供应汽船抵达维克斯堡,这船从下游的红河驶来,途经位于城市下游西岸的几门北方佬火炮,仅被击中1到2次,几乎没有受损。这一行动给了格兰特和波特两个教训:他们必须设法阻止供应船到达维克斯堡;船只只要行动快速,有可能以微小的代价穿过敌炮兵阵地。波特打算派他的一艘炮艇“西部女王”号大胆地穿过维克斯堡的炮兵阵地到下游拦截敌人的供应船。2月2日黎明后这条船向下游开去,经过城下的炮兵阵地时只挨了3炮,烧毁了叛军的汽船,然后又经过城下的炮兵阵地返回,只挨了12发炮弹,但这些炮弹都没有对船造成严重损伤。尽管这条船搁浅而迟到了几天,但说明这个办法可行。波特又派了一艘船在夜晚穿过敌炮兵阵地,没有遭遇任何困难。这艘船后来也损失了。但这些损失无法否定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波特毕竟做到了让他的船只穿过维克斯堡,他可以利用夜晚的掩护,所冒的风险是可以承受的损失。几天后他甚至派了一艘驳船伪装成炮艇经过那些炮兵阵地开向下游,尽管敌炮兵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但他们只能给驳船造成很小的损伤。现在格兰特知道他一旦向南,他能让他的兵团过河。

     问题是什么时候行动,而且他们还有其他的过河机会。格兰特发现维克斯堡上游150英里有个地方叫做亚祖河道(Yazoo Pass),它曾经是从河东岸通向冷水河(Coldwater River)的内陆航路。河水向南流入塔拉哈奇,接着继续向南直到流入亚祖河,而亚祖河正通向下游的维克斯堡。如果清出这条航路,格兰特可以坐船直达维克斯堡的后门。他们所要做的只是挖开隔离密西西比河和亚祖河道的天然堤坝,堤坝约有100英尺长。对他的士兵来说整个航程大约700英里,他们从杨点出发先开向上游,然后再转弯开入下游弯弯曲曲的新航路。2月3日他们在堤坝下挖了个洞实施爆破,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密西西比河水向爆破口倾泻了几百万吨水,扩大了裂口,使得冷水河与塔拉哈奇水量泛滥。格兰特接着派4千5百人坐船向南。但不幸的是从一开始他们就遇到了自然障碍,邦联把砍伐的树木扔进河里造成连续几英里的障碍,阻碍了北方佬的行动。联邦军队花了近1个月开道,但只到达塔拉哈奇河口,在河口彭伯顿匆忙建立了一个邦联要塞阻止了北方佬的前进。3月底,格兰特命令他们返回。

     现在轮到波特的长沼冒险行动。他发现在维克斯堡北部郊外水流泛滥,他可以从亚祖河深入几英里到斯蒂勒长沼,再向北到达黑长沼,接着向北到鹿溪,然后是太阳花河(Sunflower River),这条河向南再流人亚祖河。这条迂回的道路绕过叛军在亚祖河畔维克斯堡周围的阵地。这样还能切入彭伯顿堡垒下游的亚祖河,部队可以在城北登岸而不必经过任何敌炮兵阵地。波特走三角形的两个边共200英里长的路程,终点位于起点以东35英里,显然这是个不错的赌博。但最后,这个行动还是失败,波特的船在鹿溪被茂密的灌木给堵住了。

     为了向维克斯堡内陆进军,他们制定了四个不同的方案,都失败了。但格兰特没有灰心。这是他与众不同的天才本质。只要他在心里定下了目标,就不会半途而废。他继续想其他办法。他手下的一些军官也被他的精神所感染。有个军官因波特上一次的冒险而被俘,他听到一个邦联军人说格兰特“迂回和挖沟”那么多次,他应该已经放弃了。北方佬回答道:“对,但格兰特口袋里还有37份计划。”

     可行的方案是已经失败的构想中的一个。那些长沼流经路易斯安那境内,虽然水深不足以让炮艇行驶,但可以让很多吃水浅的拖船和驳船行驶。部分兵团可以坐船行军,其他部队可以让步兵携带与之相当的补给越过沼泽地。一旦打击维克斯堡,他们在波特的炮艇舰队的支援和掩护下用汽船摆渡,格兰特判断:他的船只可以在夜晚安全地通过维克斯堡,格兰特将在大海湾(Grand Gulf,在维克斯堡下游60英里)附近把他的兵团运过河。然后陆地行军,接着向北转,从后方攻击维克斯堡。

    3月31日格兰特把他的方案付诸实施,麦克勒南军的先头部队开始向长沼行军,但他们又遭遇另一个灾难。密西西比河曾经由于冬雨导致水位上升,但这时水位突然下降了。现在甚至吃水最浅的拖船也不能在长沼上航行。格兰特一如既往地没有被困难吓住。相反,波特还得携带所有东西通过敌炮兵阵地。4月16日夜幕降临以后,小舰队向下游驶去。没等他们了解清楚河流的状况,邦联军队就发现了他们并开火。波特所能做的只能是在地狱里穿行。在大约2个小时里,船只一艘接着一艘从交叉火力中穿过。当波特事后清点船只时发现他只损失了一艘。6天后,其余的6艘船也做了快速穿行,其中5艘成功穿过。现在一切顺利。

     格兰特打算使用炮艇来逼迫大海湾的叛军堡垒屈服,这样他就能让他的兵团过河。波特理智地说服他不要让船只冒着炮火的危险,格兰特决定在更南方10英里处的布鲁因斯堡过河。这是好办法,到4月30日格兰特准备就绪让麦克勒南和麦克弗森率军渡过密西西比河,这是联邦军队在叛军土地上最艰难的1英里行军。在花费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之后,现在到了让部队上船的时刻,这几乎就是收官,格兰特的渡河无法阻挡。到5月1日夜里,两个军都到了河东岸,此时谢尔曼仍然在河流上游,沿着奇克索长沼虚张声势,牵制住彭伯顿,使他无法向南派兵阻止登陆。所有的工作都干得很出色。与此同时,格兰特还进行了另一次牵制行动,他派本杰明•格里森上校率1700名联邦骑兵从田纳西的拉格兰奇(La Grange)一路扑向巴吞鲁日(Baton Rouge),部队在16天内行军600英里,扒了将近60英里的铁路,还破坏了电报线,摧毁了敌人的供给品和武器。而且这一闪电战还迫使所有密西西比的邦联骑兵忙于搜寻格里森,远离格兰特过河的地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7 11: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Grand Gulf 大海湾,名不副实的地名,就像北京人把湖叫做“海子”一样。
要准确的说,大河湾,不过这里还是按照字面意思翻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7 11: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ghouse 于 2011-9-10 11:53 编辑

---
     整个行动是战争中最出色的行动之一,但格兰特并没有停下来沾沾自喜。他行动起来,而且很迅速。他直接向吉布森要塞进军,赶走小股守军,接着在他的逼迫下,大海湾的守军为避免切断退路而被迫撤退。然后他向东北方的内陆进军,向着位于杰克逊的州府前进。如果他成功地夺取那儿,他将切断维克斯堡唯一的铁路联系。然后挥军向西,他知道彭伯顿将会被切断一切补给和援军,这样他就直接向西攻打维克斯堡。

     现在彭伯顿明白他现在的局面越来越糟。他向杰克逊联系请求援兵,至少派兵威胁一下格兰特的后方,避免维克斯堡被切断补给。杰克逊一如往常没有做任何事情,虽然此时Bragg兵团正在图拉霍马(Tullahoma)过一个无所事事的夏天。彭伯顿所希望的是撤出城,避免被包围在维克斯堡,祈祷约翰斯顿能鼓起些勇气,或者戴维斯总统会干预。但全都是痴人说梦。

     格兰特等待谢尔曼经过长途行军越过长沼与河流来会合。当谢尔曼于5月8日到达时,会师的部队共达4万人,此后北方佬继续前进。他告诉谢尔曼:“前往维克斯堡的道路已经打开。”他认为无论什么也阻挡不了他们在荣耀之路上的前进,实际上前面已经没有障碍了。到5月12日他们到达杰克逊西南15英里的拉蒙德(Raymond)。在那儿他们遭遇并击溃了一股乌合之众。第二天(5月13日)格兰特派麦克弗森直接向北切断位于克林顿的南部铁路线,那儿是维克斯堡和杰克逊之间的连线。接着麦克弗森向东而同时谢尔曼向杰克逊前进。这次行动又干得很漂亮,两天后州府上空飘扬着联邦的旗帜。格兰特放火烧了城里的工厂和仓库后,第二天(5月14日)格兰特派麦克弗森和麦克勒南向维克斯堡前进。

     彭伯顿所能希望的是在公路的某处挡住格兰特,不让他进入维克斯堡。在5月16日,他在杰克逊以西30英里的冠军山(Champion's Hill)附近遇到了他的敌人。最后他收到了约翰斯顿的通知援兵已经在路上了,他必须拖住格兰特直到援军赶到。为了做到这个,他冒着重大的风险投入2万3千人的兵力出城抵挡——这几乎是他兵团的全部人马。麦克弗森和麦克勒南合兵一处来对付他,这个战役从上午后半段开始持续到下午,彭伯顿在开战初期取得了一些战果,但他无法坚持。联邦军的一次反冲锋迫使邦联的一个整师溃逃,他们慌不择路甚至没向维克斯堡逃,而是朝着下游、格兰特的东边逃去,希望能遇到救兵。

    彭伯顿损失惨重,在战斗中他伤亡了3800人,丢了一个整师。由于兵力对比失衡,他只能撤军。第二天(5月17日)他在大黑河桥(Big Black River Bridge)进行了一次短暂的后卫行动,但在一个多小时后他被迫再次撤退。当天下午彭伯顿和他那些士气低落的士兵逃回维克斯堡周围的土方工事内,接着挖更深的工事。他们意识到他们所能做的是坚守到约翰斯顿的到来。

      格兰特先来了。5月18日麦克弗森和麦克勒南看到了城市的尖顶,那是沃伦县法院的圆屋顶上的尖顶。第二天上午(5月19日)联邦军队的战线扩展到彭伯顿兵团整个东边的防线,这个防线约5英里多长,由彭伯顿剩余的3万1千名士兵防守。格兰特意识到守军在冠军山之战后士气低落的状态,他不打算浪费时机。一次坚决地攻击可能或将会夺取城市。他下令下午2点整个兵团全线进攻。

     格兰特在维克斯堡所面对的是到目前为止所见到的最牢固的工事。这些工事在8个月前就计划,从要塞山开始,形成了四分之三个椭圆形的弧线。起于东北方的栅栏凸角堡,向南经过一串多面堡和半圆壁,直到城市下游2英里的南方要塞。每一条通向维克斯堡的道路都设一个堡垒防守,在所有这些工事之间有一条很深的壕沟,而壕沟还配有防御土墙的火力掩护,还有各种障碍物,比如尖桩或伐倒的树木,甚至火堆,来阻挡或延迟敌人的进攻。彭伯顿在关键地段部署了炮兵连,由于城市被山坡所环绕,到处可以设置工事,防御达到如此程度:任何攻击企图都是在找死。

     这也是为什么格兰特想在叛军挖更多工事前能夺取城市的原因。5月19日下午2点格兰特发出号炮,立刻爆发战火,战斗的激烈程度是内战中所罕见的,很多地方发生肉搏战。在某些联邦攻到了外围的矮护墙,只是无法深入或坚守。谢尔曼看到士兵像“谷物在大风天被刮倒一样”倒下。这次攻击失败并没有吓住格兰特,他又下了道命令在5月22日发起配合更协调的进攻。他令炮兵持续炮击前面的防线,既能削弱敌人的防守,也能让敌人睡不好觉。在河上,波特的炮艇用远程炮火,加入到大炮的喧嚣。

     上午10点,信号再次响起,所有3个军都发起进攻;谢尔曼从东北方向,麦克弗森在他的左边,麦克勒南在他的右边。敌人外围的护墙太陡了,有些士兵还带着梯子,其他人带着木板,铺在壕沟和水壕上。由于谢尔曼的士兵要经过最难走的地段,因此遇到的困难最大。虽然他们英勇地向栅栏凸角堡不断地发起进攻,但敌人的火力很快阻止了他们。当他们困在通向敌人工事的斜坡底部时,邦联士兵点燃了炮弹,像扔手榴弹一样把炮弹投掷或滚向他们。

    麦克弗森也遇到令他烦恼的火力,无法取得进展。只有麦克勒南由于夺取了保卫铁路的一个多角堡而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由于他受到强大的抵抗,他不得不请求格兰特命令谢尔曼和麦克弗森重新发起攻势减轻他所受到的压力。格兰特按他的请求做了,但这没起多大作用。麦克勒南在这个铁路多角堡坚守了大半天,但邦联在夜里发起了反击把他赶了出去。到傍晚时分,格兰特除了伤亡3千2百人以外一无所获。格兰特后来叹息道这是笔“无论如何都不合算”的折本买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7 11: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ghouse 于 2011-8-27 11:29 编辑

---
     这是最后一次徒劳的进攻。当天晚上格兰特得出结论:“夺取维克斯堡地区的唯一办法是围困。”他希望围困不超过1周。

     实际上围困用了6周。自5月23日以来,格兰特几乎一直都在炮轰维克斯堡及工事。邦联士兵在他们的战壕内挖更深的洞,不久市民们也到山腹躲进临时挖的洞内。街上几乎一个人也没有,危险对所有生物都一样,包括动物甚至宠物,当食物供应缩小时,士兵们和市民们被迫找到什么吃什么。牛吃光后,他们吃马,然后是吃老鼠,最后甚至吃狗和猫。6月初,全城的老鼠都进了饭锅里。随着格兰特增大和加强对城市的封锁,围困的钢索进一步恶化了城内的困境。彭伯顿没有足够的力量突围,此外戴维斯总统给他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守住维克斯堡。他所希望的是约翰斯顿及时赶到,到7月底,他推测做事慢慢腾腾的约翰斯顿已经接近杰克逊,也许他能及时赶到。但这时格兰特派谢尔曼带领3万人以上的兵力向东迎击和阻挡敌人的救兵。而实际上约翰斯顿从未靠近过杰克逊。6月底格兰特告诉华盛顿:“攻陷维克斯堡和俘虏大部分守军只是个时间问题。”

     围困对南北军队双方来说都是艰难的。由于北方佬的援军到达,格兰特的兵力上升到7万7千人,比战役的任何时候都多。与此相比,由于消耗、死亡和逃亡,彭伯顿的兵力缩水到大约2万8千人。甚至连老鼠也供应不上了,维克斯堡的“市民报”被迫开始用墙纸印刷。彭伯顿令他的一些士兵制造平底船和小艇,为的是让他的兵团过河去路易斯安那而不是呆在这儿直到投降。但他一直坚守盼着约翰斯顿。6月20日叛军得到一份诱人的报告说约翰斯顿在4-5天内将攻打格兰特的后方,这份报告在彭伯顿疲惫的士兵当中引起相当的兴奋,但最终还是证明这是个假货。几天后约翰斯顿真实的报告送达,上面说别指望约翰斯顿的部队能救维克斯堡,至于守军,除非彭伯顿能靠自己的力量突围否则也别抱什么希望,救援这种行动明显的不可能。

     到7月底,格兰特的工兵在叛军工事下面挖地道,实施大爆破,把人和工事都炸上了天。越来越明显,彭伯顿的日子不多了。7月1日他向他的将军们征询建议,第二天(7月2日)他们不约而同地回复说别无选择。即使他们能找到撤离的办法,士兵们也因为饥饿而体力下降,无力战斗。当天晚上,彭伯顿向格兰特提出休战请求以讨论投降条件。

     第二天(7月3日),两人见面进行了紧张的谈判,由于被格兰特的傲慢所伤,彭伯顿停止了谈判。由于部下的圆通,格兰特提出了一份大度和人道的条款,才挽救了先前的谈判。只要维克斯堡的守军承诺不再拿起武器,格兰特就不囚禁他们,等到邦联释放联邦战俘作为交换,他将放了他们。作为尊重他们的最后姿态,格兰特还同意守军开出城外之后联邦军队再进驻。这样就成全了彭伯顿的誓言:只要他的兵团在维克斯堡,北方佬就无法踏足这里。协定中彭伯顿所无法得到的是格兰特要把仪式推迟一天,7月4日接受投降,这是合众国标志性的日子,现在具有更大的意义。

     第二天(7月4日),彭伯顿向格兰特投降,维克斯堡易手。邦联的一个兵团就这么退出了战争。联邦军队要接管密西西比河所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是夺取哈德逊港,一周内就落入联邦之手。欣喜若狂的林肯欢呼:“众河之父再次畅通无阻归大海。”邦联被一分为二,在里士满战争部官方悲叹:“邦联为免于毁灭而挣扎。”

(全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7 11: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场战役充分展示了格兰特作为名将的毅力。什么叫百折不挠,什么叫屡败屡战,什么叫不达目的决不收兵,这就是!这个战役诠释了天才出于勤奋。
联邦军队的后勤优势是巨大的,150万美元的补给烧毁了,对南方是承受不了的损失,但对北方,他们有着用不完的物资,到战争结束时,仓库里还堆满了被服和补给。这是美国内战的一个鲜明特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9-19 12:19 , Processed in 0.14325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