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7866|回复: 57

[翻译] A History of the Peninsular War 第一卷第三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13 13: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8-15 19:20 编辑

                      第三章
       萨拉戈萨之战和拜伦之战

第一节       公开的敌对行动:法军入侵安达卢西亚和巴伦西亚
第二节       北方的行动:萨拉戈萨围城战
第三节       北方的行动:梅迪纳。德里奥塞科之战
第四节       杜邦在安达卢西亚:拜伦的投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3 13: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都比较长,大家表着急~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0 收起 理由
月光丸 + 10 期待已久~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8 12: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2-19 09:29 编辑

                                                  第一节
               公开的敌对行动:法军入侵安达卢西亚和巴伦西亚
      当西班牙各省一个接一个燃起起义的熊熊烈火时,在马德里的缪拉和在巴约纳的约瑟夫波拿巴依旧愚蠢地享受着仿佛天堂般的日子。此时的缪拉还在忙着强迫摄政府向拿破仑示好,并“恳切的承认”约瑟夫为西班牙国王。缪拉觉得唯一的麻烦就是马德里的国库空空如也,但还是不断给拿破仑写信说:“国家各地平静无事,首都人民的愉悦难以置信 士兵部署就位,源源不断送来好消息的报告。新的王朝注定会得到人民的支持,人民唯一的诉求就是尽快看到新国王来到他们当中。1”一直到五月底,缪拉都不断给拿破仑写去类似的信件,即便阿拉贡和阿斯图里亚斯起义的消息传来,他在5月31日仍报告给拿破仑说一支富有战斗力的纵队就能摆平他们。但大约就在这个时候,缪拉被重病击倒,而在这时半岛境况也变得越来越紧急。为了养病他把各项事宜交代给萨瓦里,然后回法国疗养。在6月中旬他穿过边界,几周后便去那不勒斯当国王。



1.缪拉给拿破仑,5月18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8 12:5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2-19 09:30 编辑

缪拉再也没回过西班牙,而他遵循命令而留下的烂摊子最终还是得靠他的主子出面解决。
      当缪拉在乡下宫殿养病,拿破仑在巴约纳忙着召集西班牙贵族接受命令和新宪法时,在起义者和法军之间的战事开始了。
      我们之前提到过,起义的力量主要集中在加利西亚和安达卢西亚,这两地都有数量庞大的正规军,而现在为当地的政务会(Junta)所利用。在巴伦西亚、加泰罗尼亚和穆尔西亚,军事力量相对要薄弱的多。在旧卡斯提尔,阿拉贡和阿斯图里亚斯几乎找不到什么正规部队,都是召集起来装备低劣的农民。很明显加利西亚和安达卢西亚对法军来说是最有威胁的,而来自加利西亚的威胁相比要更严重,因为这里的军事力量可以从山区发动袭击,切断法国本土同马德里之间的交通线。如果在阿拉贡也有正规军的话,来自萨拉戈萨这个方向的打击和前者一样是对法军交通线的极大威胁。但加利西亚有为数众多的正规军,在阿拉贡都是匆忙召集起来的农民,只是处于组建编制阶段,武器都没有配发完成。
      拿破仑命令部队行动时,他认为对付的只是在各地孤立的暴乱,而不是全国性质的起义。他的第一份命令就看的出来他觉得几个纵队就能把起义者打的四散而逃,进而平定起义地区。他下达的命令根本不是什么富有战略性征服西班牙的计划,只不过是派遣小部队到爆发起义的地方去。他觉得一支3,000到4,000人的军队能长驱直入,不需要担心同马德里之间的补给线安危,但这只有在一个友好的国度里才可能做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8 12: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2-19 09:30 编辑

      五月底皇帝手头可利用的部队共计116,000人,但随着卡斯提尔和埃斯特马杜拉起义的爆发,在葡萄牙的朱诺和手下的26,000人同其他部队完全失去了联系,因此不再考虑范围之内。剩下的部队里杜邦和蒙塞共有53,000人,部署在马德里附近。贝西埃尔有25,000人,部署在布尔戈斯和圣塞巴斯蒂安一带确保同法国交通线的安全。位于巴塞罗那的迪埃姆处于孤立状态,只有13,000人,他同法国的交通线是佩皮尼昂而不是巴约纳。直到六月的第一个星期皇帝觉得这四支军队足以平定整个西班牙。
       皇帝的第一步计划如下:贝西埃尔仍旧负责确保同法国的交通线安全,但分出手下勒费弗尔。德努特(Lefebvre-Desnouettes)指挥的4,000人去围攻萨拉戈萨,再分出梅勒(Merle)的一个旅去平定桑坦德及北部沿海地区。皇帝似乎没意识到来自加利西亚的军队在西部时刻保持着强大的压力,贝西埃尔可能不足以分出这么多人手去完成各项任务。皇帝把这些军队都当成一些农民起义军来对待。对于在马德里,托莱多和阿兰胡埃斯的众多军队,皇帝的命令是派出两只部队去平定西班牙南部,杜邦带领该军的第一师,两个骑兵旅和一些其他部队向科尔多瓦和塞维利亚进军。杜邦要带着这区区13,000人去平定人口众多的安达卢西亚。另外两个师留在马德里附近。
       在另一边蒙塞元帅带着一支规模更小的部队——1个步兵师和1个骑兵旅向巴伦西亚进军并占领位于卡塔赫那重要的海军兵工厂。他的这次远征行动将得到来自迪埃姆手下一支分遣队的支持(尽管迪埃姆那里也是缺乏兵力)。这支分遣队将沿着海岸从塔拉戈纳到托图撒的道路行军,从北面威胁巴伦西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8 12: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蒙塞剩余的步兵师没有被派去随他一同参与此次远征,都留在了马德里附近(和杜邦的第二、第三师一样)作为预备队,依情况决定去增援贝西埃尔还是增援这两支远征军。
      很明显杜邦和蒙塞带领的军队都不可能完成任务。拿破仑没有料到他要对付的不是各地的暴动,而是正规力量的全面抵抗,他把12,000向300英里之外的加的斯进军和9,000人向180英里之外的瓦伦西亚进军都当成了警察治安一样的行动,而不是战略打击。再来看一下杜邦和蒙塞手下的士兵,我们就会觉得更加惊奇,杜邦手下只有一个营的老兵——水兵卫队(Marines of the Guard),六个营预备军团的新兵,两个巴黎市政卫队(Paris Municipal Guards)(很奇怪这支部队离开了应该执行任务的地方),一支来自赫尔维蒂联邦的分遣队,四个原本为西班牙人服役的雇佣兵营,刚刚改向拿破仑宣誓效忠。骑兵由四个临时骑兵团组成。把这样一支13,000人的部队派去远征实在是大错特错。蒙塞的部队也是半斤八两,“临时团”中8个营的新兵和2个“临时骑兵团”的龙骑兵,再加一个威斯特伐利亚营和两只西班牙部队,他们在得知远征瓦伦西亚的消息后一起背离了自己的国家。蒙塞这里没有一支部队是来自大军团旧编制的。
      贝西埃尔运气要好得多。他可支配的25,000人中老兵有四个营的线列部队和两个团的骑兵。除此之外又拨给他在马德里三个营的帝国近卫军步兵和400名近卫龙骑兵,猎骑兵和宪骑兵(gendarmes)。
      两支部队于5月24日启程,与此同时缪拉和拿破仑都被遍布各地的起义弄的焦头烂额。蒙塞和杜邦都是杰出的指挥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8 12: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8-16 18:26 编辑

蒙塞元帅是帝国军队中最年长,最受尊敬的军官之一,早在共和国时期他就已经获得了少将的军衔,不是靠拿破仑的提携。他比几乎所有的元帅都年长几岁,镇定沉着,才能出众,是一位经验丰富又小心谨慎的元帅。而杜邦则是一位相对年轻的指挥官,1805年对奥地利战役期间在德恩斯滕(Dirnstein)的那次英勇作战让他第一次出了名。此后在弗里德兰他又一次表现出众,在此期间他一直平步青云。如果这次远征安达卢西亚成功,或许杜邦会获得元帅手杖和封地作为奖赏。拿破仑觉得他是个勇敢忠诚的下属,但此前一直没有给他独立指挥作战的机会。可能杜邦自己也不会料到,当独立指挥时他会变得拖沓犹豫,缺乏主动性和勇气。在没有足够的证据时,很难去判断当独立作战的重任落在一个军官身上时他会有怎样的作为。
      5月24日杜邦带领13,000人离开托莱多,在宽广的拉曼查(La Mancha)平原没有遇到敌人。各地的居民都面露愠色,但没有公然的敌对行动。即使在巨大险峻的摩瑞纳山口(Sierra Morena)也没有敌人,通过德斯佩尼亚-佩罗斯(Despena-Perros)山口一枪未放。随后他继续向南于6月5日占领了安杜胡尔(Andajar),该城是安达卢西亚东部最重要的道路枢纽。在这里杜邦得知整个安达卢西亚都爆发起义反抗法军的侵入,塞维利亚于5月26日爆发起义,其余各地也纷纷响应。在科尔多瓦(Cordova)附近有大量武装农民,但正规军还没有带到前线。当地政务会任命卡斯塔尼奥斯(Castanos)将军为最高指挥官,而他正忙着集合在各地的部队,把各个营重编成旅和师,并把新征召的士兵补充到各个部队去填补那些巨大的缺口。正规军在瓜达尔基维尔河(Guadalquivir)以南的卡摩纳(Carmona)营地集结,离塞维利亚并不远。而补充完旧编制后剩下的新兵在别处组建新的编制,而让新兵成为正规军又要花数周的时间,因此进攻杜邦还得等些日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8 12: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8-16 18:27 编辑

但卡斯塔尼奥斯不止要同士兵打交道,在科尔多瓦,塞维利亚,格兰纳达和其他一些城镇,大批农民聚集在一起加入新组建的编制。很快行动就会向北面的摩瑞纳山脉一带展开。在这里的起义力量可以切断杜邦同马德里之间的交通线,因为他没有足够的人手来守卫刚刚经过的这些山口和通往新卡斯提尔的道路。出发的时候杜邦认为要面对的只不过是安达卢西亚当地农民军。
      很快杜邦发现起义者的数量比他想象中的要多得多,但弄清他们的实力后杜邦认为应当继续前进,不作停留。不久杜邦来到科尔多瓦之前,这是个诱人的战利品,于是决定在请求援军之前继续向前推进。他的继续前进很快在阿尔科莱阿(Alcolea)桥附近引发了这场战争第一次交火,因为那里被为数不少的敌军占据。(6月7日)
      科尔多瓦地区的军事指挥官是唐。佩德罗。德。埃查瓦里(Don Pedio de Echavarri),一个已经退役的上校,但政务会重新启用他指挥当地征召的军队。他的部队由10,000到12,000人的农民和市民组成,三天前才拿到武器,还没有完成建制的组建。在6月4日他又得到了一支小规模的老兵部队的增援,包括一个营的轻步兵(Campo Mayor)和一个民兵团(安达卢西亚省第三掷弹兵团)共计1,400人和8门炮。如果他不做抵抗撤离科尔多瓦,那么就会打击新兵的士气和信心,可能也会让他丢掉性命,因为假如拒绝战斗,武装的暴民会把他当做叛国者撕成碎片。因此埃查瓦里决定守卫从安杜胡尔到瓜达尔基维尔河的桥梁,离科尔多瓦有6英里。他在桥梁处设防,并把火炮和两个营的老兵部署在河的内侧,守卫着峡谷。两翼都有数千科尔多瓦的起义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8 13: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剩余的新兵和所有的骑兵都被派往桥对岸隐藏在山丘上,俯视着法军即将到来的道路。这支分遣队的命令是当埃查瓦里进攻桥梁的时候去威胁敌人的侧翼。如果埃查瓦里有足够的军事常识,他就不会让手下这些无组织无纪律的新兵去对抗杜邦的12,000法国士兵,尽管对方也基本都是新兵。但当时的政治需要让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
      杜邦发现阿尔科莱拉被占领后,他对西班牙人的阵地炮轰了一段时间,然后派出先锋去攻占桥梁。先锋的营(来自巴黎市政卫队)在强攻设有障碍的阵地时受了点损失,然后开始过河。在后面帕内蒂尔(Pannetier)的旅跟上,部署成进攻阵型对西班牙人的阵地展开攻击。在这个时候河对岸的科尔多瓦新兵从山丘上露面威胁进攻法军的侧翼,杜邦派出骑兵去对付他们,几次冲击就把他们赶了回去,杀的四散而逃。同时杜邦的步兵前进压倒了对面的两个正规军营,见到阵线被突破,两翼的起义军未经严肃的抵抗便一哄而散。人群乱糟糟的涌入科尔多瓦,但这里破败的城墙起不来什么防御作用。西班牙人的损失很小,大概不超过200人,而法军的损失更小,不过30阵亡80受伤,几乎都来自强攻桥梁的那个营。
      我们不必在这场意义不大的前哨战这里多费口舌,因为接下来还有一件更可怕的事,这件事是战争可怕之处最好的写照,与之匹敌的恐怕只有后来卡尔沃在瓦伦西亚的大屠杀(巧的很,也是在6月7日)。
      短暂休整军队后,杜邦的军队以战斗队形穿越了6英里的平原来到科尔多瓦。他原本以为埃查瓦里被击败的军队会在整理集结设防,但来到城门前他才发现城墙无人占领,城郊荒芜一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8 13: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尔多瓦的市民关闭了城门,但不过是为投降准备时间,并非打算抵抗。杜邦准备谈判进入城市,突然从城墙的瞭望塔和邻近的房屋里有人朝法军纵队开枪,这便成了破坏谈判的一个绝佳借口。杜邦让大炮轰开一扇城门,然后军队冲进城中空空的街道,没遇到什么抵抗。在某些精心编造的文章中说法军进入城市时遭到强烈抵抗,爆发了激烈的巷战,但事实是所谓的“强攻科尔多瓦”对法军造成的损失不过是2人阵亡7人受伤。
      尽管如此科尔多瓦还是被抢了个底朝天。杜邦手下那些毫无纪律可言的新兵在街上横冲直撞,朝着窗户里面射击,撞开家家户户的门,敢有抵抗者统统被杀死,但他们更想干的事是抢劫而不是谋杀。科尔多瓦是个富饶的地方,商店里商品富足,教堂和修道院里有众多的银盘和镶有宝石的圣物匣,地下室里还有产自安达卢西亚的优质葡萄酒,正好成为抢劫的极好目标。日后在巴达霍斯和圣塞巴斯蒂安的惨象提前在科尔多瓦上演了,杜邦的军队和后来的英军相比没有什么抢劫的借口,法军事实上未遭到什么抵抗,毫无损失便占领了城市,并没有遇到一场损失甚重的攻城战。尽管如此,杜邦军队的表现和提利,瓦伦斯坦的军队表现如出一辙,直到第二天军官们还不能把纵酒狂欢的士兵召集起来。事实上很多法军指挥官也积极参与了可耻的抢劫行动,当普通士兵把背包塞得满满的时,我们发现上校和将军们抢来的画作,地毯,教堂金属制品装满了运货的马车和大篷车,从国库里剽掠来装在袋子里的钱币超过了10,000,000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9-24 16:35 , Processed in 0.13975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