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楼主: jzha086

马塞纳元帅 19 功与过(赢与亏)全书完 更新见110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4 11: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jzha086 发表于 2013-7-3 18:39
哪位前辈?

卫斯理的半岛战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4 13: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Abercomby 发表于 2013-7-4 11:56
卫斯理的半岛战史

好啊,可以对照着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10 16: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到第三章,伦巴第和维尼西亚战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16 11: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呢,后面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16 11:5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戒指公爵 发表于 2013-7-16 11:07
还有呢,后面的呢

正在翻,马上rivoli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18 12: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到第四章,利沃里和卡林西亚战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18 16: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子,继续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18 17:47: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这更新速度,惭愧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18 18:27:36 | 显示全部楼层
Abercomby 发表于 2013-7-18 17:47
看这更新速度,惭愧啊

不急,细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20 21:3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支持.            
顺便问下:
凡是逾期不走之妇女,将被营指挥官逮捕,墨脸,并示众2小时。”

墨脸啥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1 09: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黄铜骑士 发表于 2013-7-20 21:36
好贴,支持.            
顺便问下:

就是拿什么玩意把脸给涂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6 14: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zha086 于 2013-8-2 22:49 编辑

第五章   漫步政坛


       一到巴黎马塞纳就直接住进了罗杰·杜克圣奥诺雷街的住所,那里他的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罗杰·杜克是个政坛新星,而且他兄弟还是马塞纳的副官。第二天,他去向战争部长帕蒂耶报到,随后被引见给了督政官中的三位,巴拉斯卡尔诺拉勒维里-莱佩奥克斯

       巴黎对于一个刚从战场上下来的,没念过书,穷得叮当响的大兵来说(!?),是个古怪的新大陆。督政府的建立意味着一个优雅时代的来临,再不是那个充斥着恐惧、残暴和“无套裤党人”的“恐怖时期”了。出现了新的时尚衣着、新的发型、新的家具样式、新的礼仪,甚至还有新的讲话方式;热衷享乐的中产阶级崛起了,他们是律师、商人、银行家和发战争财的。贪污腐败盛行,而道德沦丧殆尽。马塞纳有些飘飘然了。

       马塞纳抵达巴黎三天以后,5月9日,在卢森堡宫,他被督政官们给予官方正式召见,一起被召见的还有梅尔梅,他是驻在诺伊维德莱茵军团奥什将军的副官,此次前来呈送缴获的奥军军旗。在帕蒂耶正式地向督政官们引见了马塞纳之后,他发表了一篇慷慨激昂的讲话;尽管他不是个演说家,他却能恰当地融政治军事于一体:

   “公民督政官意大利军团的将士们是共和国和1795年宪法的坚决捍卫者,只要国家的敌人还存在一天,他们就要为保卫她不惜一切。下命令吧,公民督政官意大利的征服者们,将与桑布尔-默兹莱茵的弟兄们一起,携手并肩,一起打垮那恶贯满盈的反法同盟;让那些最顽固的国家听到法兰西共和国的名字就颤抖。”

      这段结语迎来了热情的欢呼和鼓掌,督政府轮值主席勒图尔纳致了答词:

    “公民将军,当历史向我们的后世子孙,讲述法国的军队,在保卫共和国的光荣战役里,作出的那些英雄的伟业时,它决不会忘记这位,共和国的将军,名副其实的,“胜利之子”,勇敢的马塞纳。今天,公民将军,督政府非常荣幸地,提前几个世纪地,向您表示国家对您的杰出贡献表示最最最崇高的酬谢。在英勇地保卫了自由的事业之后,还有一项新的荣誉留给了您,那就是将和平的橄榄枝交到胜利女神的手中。”

       接下来,主席亲吻了马塞纳双颊,然后代表共和国授予他凡尔赛兵工厂出品的,光荣之剑。【此剑由埃思林亲王收藏】

       在仪式行将结束之时,马塞纳突然提出一个要求,导致在场观众吃惊非小。他要求督政官们为一位叫安费尔内上尉复职,其人由于政治态度原因被从海军解职了。【路易-安托万-西普里安·安费尔内(1756-1815),是马塞纳母亲的外甥,1805年作为海军少将在‘无畏号”上参加特拉法加战斗】‘可是’主席勒图尔纳说道,‘此人是个无政府主义者’【此种称谓为当时指代极端雅克宾革命派】。‘他要是无政府主义者,那我更是’,马塞纳顶嘴说,‘他是我表哥,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是共和国的表哥!’在巴拉斯的掺和下,这件事被交给海军部长特鲁古特处理,大会闭幕。

       这激情荡漾的爱国主义热浪之下很深的地方,政治动荡的暗流汹涌澎湃。巴黎的党派斗争和政治阴谋正在躁动之中。为数众多的“俱乐部”或者派系互相倾轧争权夺利,甚至王党分子也有相当数量拥趸。五督政官之间也有不和,勒图尔纳卡尔诺,背后有“克里希俱乐部”支持,他们暗中倾向于君主立宪政体;而这却为勒贝尔拉勒维里所不容,他们属于“诺阿耶俱乐部”,是激进共和派。巴拉斯,只忠于他自己,刚刚和后一个集团达成了同盟。就在马塞纳来到巴黎之前,立法机构刚刚举行了选举,1/3的议席变更,结果是中间派和王党派大胜,获得超过半数席位,政治气氛趋于狂热。首次有五督政官之一要因为选举失利而下台了,他就是轮值主席勒图尔纳。5月18日,马塞纳在出席一场公开晚宴时,巴拉斯忽悠他,说要推荐他作为候选人,去补督政官的缺。政客们一点都不反对鼓动这么一位杰出将军的政治雄心,因为他们想利用他去平衡那位,现正统率着意大利军团的,强大的野心家。其实,督政府的这几位巨头,对于波拿巴急着与奥国草签的和平条款,并不是十分满意,他们盘算着,他应该等到莱茵军团发动春季攻势,奥地利被彻底打垮以后,那个时候再讲和的话可以得到更多好处。

       马塞纳毫无政治野心,而且也决无意卷入反对其上司的阴谋当中。牵涉到政治漩涡当中对他来说殊为不智,他是一个坚定的共和派,只希望全心为波拿巴事业效力而已。实际上,马塞纳并非唯一被提名的督政官候选人,同时榜上有名的还有,克莱贝尔舍雷尔奥热罗,后者还赖在巴黎,也算一个~~督政官选举于5月24日举行,共有9人角逐,胜出者为巴泰勒米,前法国驻伯尔尼大使。马塞纳得票排名第六,奥热罗垫底。马塞纳的政治生涯并不走运,因为他不讨卡尔诺喜欢,此公后来作了战争部长,其对马塞纳未来的事业多有不利影响。他在政治上的作为恐怕也不会得到其司令长官的认可。

       6月底,马塞纳由副官陪同离开巴黎,在昂蒂布和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一个4岁,一个5岁)小住几日,他们已经有两年没见面了。之后,马塞纳取道热那亚亚历山大利亚米兰去见他的总司令述职。

       波拿巴约瑟芬如今住进了辉煌壮丽的芒贝洛宫,此处位在米兰以西7英里的俯瞰城市的小山之上。那如同巴黎一样奢侈豪华的宫廷气派,肯定使马塞纳晕头转向了。他在这里见到了波拿巴家族的大部分成员,包括约瑟芬、“母后”、约瑟夫路易,年幼的杰罗姆,还有那多情的波林,她和年轻英俊的勒克莱尔结婚的时候,马塞纳还出席了他们在礼拜堂的婚礼。芒贝洛宫骄奢淫逸的风格一定不合马塞纳这个平等主义者的胃口,不过波拿巴还是很热情地欢迎了他,后者向他全面报告了首都混乱复杂的政治情势。7月14日,总司令在米兰卡斯特罗要塞前举行了游行仪式,庆祝攻克巴士底狱纪念日;他对部队发表了长篇政治演讲,警告他们反革命分子正在巴黎活动,意图破坏他们为之奋斗的自由事业。人们现在还不能确定,波拿巴是否赞成他的这位干将在政治领域的牛刀小试,和他被提名为督政官候选人这件事;波拿巴并未流露出任何不满的迹象,而且还知会马塞纳,一旦最终和平协议达成,他就将指定马塞纳为自己的接班人,做新的意大利军团司令。在米兰待了一周以后,马塞纳回到帕多瓦,替下他的首席旅长布律纳,继续指挥他的老部队。

      卡林西亚战役结束以后,马塞纳师沿格拉茨-马里博尔-卢布尔雅那一线回师,于5月9日回到戈里西亚,他们在那里留驻两周,与贝尔纳多特师毗邻。一种令人遗憾的敌意情绪出现在这两个师之间,其根源主要是由于贝尔纳多特的手下都是刚从莱茵军团来的,因此他们就很为马塞纳师的那些意大利军团的老兵油子所轻视。政治偏见更使事情火上浇油,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共和派,马塞纳早就严禁在他的师里说“先生”了;而在贝尔纳多特那里,这个词是最平常的称呼。马塞纳师的经常嘲弄地跟贝尔纳多特师的打招呼说“贵族老爷先生”,而对方也大喊着回敬他们,“晚上好,公民无套裤党”。这种彼此的憎恶蔓延到了军官当中,决斗发生了,并最终在5月22日导致武装冲突事件发生,结果造成100人死伤。奥热罗师的人后来也卷进来,事情就更糟糕了。

       布律纳赶紧将马塞纳师调出了戈里西亚,5月27日奥热罗发布师长令:‘任何人在任何场合口头或者书面使用‘先生’这个称呼的,将被虢夺职务,并遭公示不配在共和国军中服务。’这道命令获得了波拿巴贝尔蒂埃的认可。

       意大利军团的主力,在对奥合约最后签字之前,一直驻扎在威尼西亚各省。儒贝尔师在巴萨诺,监视蒂罗尔奥热罗师在维罗纳地区;贝尔纳多特师在弗留利省的皮亚韦河和伊松佐河之间,而马塞纳师则驻扎在帕多瓦和其周边15个村子里。和约签订以后,法军将要从所有这些富饶肥沃的地区撤退出去,那么,在离开之前,从占领区攫取尽可能多的好处,这对大军来说是相当诱人的。这诱惑实在太大了,部队刚刚经历了艰苦的冬季山地战役,物资可说极度缺乏,他们的靴子和衣服都磨烂穿透了,还欠着几个月的军饷。督政府维系其军事机器运转的方法就是靠占领区来为他的军队供给吃和穿,他们不得不如此,因为巴黎政府的金库由于腐败和弊政已经空空如也,整个国家的收入来源几乎完全依赖对比利时德意志意大利占领区的勒索和“索赔”。波拿巴的忧心事之一就是,要赶在政府特派员们将榨取自意大利诸国的钱财解往巴黎之前,划出足够其军队开支的数额来。【波拿巴在蒙多维战斗结束以后的1796年4月24日的一份命令中,曾经宣称他将要对占领区课以重税,军队每日军饷的一半将要以现银支付(《拿破仑书信集》,第一卷,221页)。很不幸的是,此种好事并不经常发生,因为军需官们管不了那些“筹款专员”,后者负责收纳“奉献”,且经常中饱私囊。】

       为了奖励他的那些高级指挥员和其他将士的功劳,波拿巴采取了一种“奖金”(小费或者现金分红的意思)制度,他会不时地发钱给那些,他心中选定的,作出特殊贡献的人。这里可以举一个例子:曼图亚投降一个月以后,波拿巴派他的“催款员”到威尼斯去,命令威尼西亚在一周内交出来20,000英镑现金;他把其中的14,600英镑用作“奖金”赏给了从将军以下,38个军官和士兵;其中官阶最高者为儒贝尔将军,他获得了其中最大一份,800英镑,其余人从400英镑到200英镑不等。除此之外,还发放了一些年金,比如有两个士兵各获得每年10英镑的年金,因为在阿尔科拉战斗当中,他们两个帮着把波拿巴从烂泥里给拽了出来。马塞纳获得的奖金数据不详,不过他日子应该过得不是太糟糕。

       这种付现的奖金制度,毫无疑问地,激励了手下人在他们头儿的眼前特别卖力干活;波拿巴的继任者同样延续了这种做法。比如,一年以后,迪保尔特就告诉我们,在他做尚皮奥内将军的参谋时所发生的事情:

      军团司令官,在公帐和占领区征收以外,还可以自由支配一笔款子,专门用作奖金。奖金的分配比例如下:
                         营级            80英镑
                         旅级          240英镑
                        上校参谋    480英镑
                         少将          800英镑
                         中将        1600英镑

       迪保尔特被叫到总司令办公室去领取他的奖金,他自己估计是480镑,因为他的官衔只是少校,但是使他大吃一惊并喜出望外的是,他的长官居然赏给他1200英镑作为其优异服务的奖励。好比金山就在眼前,对于这些驻军司令来说,贪婪地用非法的手段从富庶的占领区榨取钱财,是一点都不会令人感到惊奇的。有时候他们会利用恐吓信,修道院的院长们会被威胁说,除非他们向占领军司令交一笔款子,不然就要征用他们/她们的房屋作为医院或者仓库,通常情况下钱跟着就来了。

       当马塞纳回到帕多瓦驻地,将其司令部设在弗里吉麦里卡宫,重新开始指挥其部队时,无法无天的胡作非为就已经猖狂到了极点了。布律纳将军,一个绝非个性坚强之人,曾经试图尽力制止这些不法行为;一个月前他把一个旅长送上军事法庭,以盗窃珠宝罪将其开除并送监一年。然而最使马塞纳愤怒的却是,他的士兵们衣衫褴褛,经常给养不足;尽管波拿巴米兰曾经向他保证说,他的部队将得到很好的装备和供给。最最糟糕的是,已经好几个月没发军饷了。

       帕多瓦乃是一座有35,000居民的大学城,其中3000人为教士。这后一种人并不能因为其身份获得怜悯,因为革命政府已经取缔了基督教。巨额款项派给了他们,所有男女教士修女被迫交出了40,000达克特,而且教堂所有的银器都遭没收。8月8日,在马塞纳回到部队以后,军需官的金库已经空了。该市市政当局被要求交出48,000英镑以救急,这笔钱后来取自市属典当公司,但却立刻就被那些法国政府特派员拿走了。由于无法凑够足额的现金给士兵们发放欠饷,马塞纳手里两个最好的营哗变了,他们要求支付拖欠的半个月军饷。马塞纳智穷力竭,只好管当地政府以个人名义借了4000 sequins【古代威尼斯金币】,约合2000英镑了事。

       此时巴黎的政治动荡正迫在眉睫,波拿巴觉得是时候亲自出马,加入战团了。中间派现在控制了立法机构的绝大多数议席,而且还得到2/5的督政官支持。波拿巴担心如果对奥合约一签订,中间派就会迫使督政府下台,然后搞君主立宪;那样就将毁掉波拿巴自己攫取法国大权的机会,而他早就已经怀有这一不可告人的野心了。由于他猜忌马塞纳巴黎的人气,波拿巴这次挑选奥热罗巴黎做自己的代理人。奥热罗为人勇武,但缺谋少智,他成不了波拿巴在政治上的对手;他于8月8日动身前往巴黎,临行受命可以动用武力支持极端革命派的督政官们。经过巴拉斯的安排,奥热罗就任巴黎军区司令一职。9月4日(果月18日)政变爆发,两个中间派,卡尔诺巴泰勒米,被赶出督政府,并遭流放。

      波拿巴如今执掌法国外交政策了。他动身前往乌迪内,去会见奥皇代表就最终和约问题进行谈判,8月24日他和贝尔蒂埃路过帕多瓦马塞纳隆重接待了他们,举行了阅兵式,还邀请他们在当地剧场观看了节日歌剧表演。经过漫长而刻薄的讨教还价,双方终于在10月17日签署了坎波-福米奥条约。这是波拿巴强权外交的重大胜利。奥国皇帝承认莱茵河为法国东部边界,而作为对奥地利的补偿,威尼西亚共和国被并入奥地利,此举激起威尼西亚各省人民的愤怒,因为法国人曾经对他们保证过会维护其独立自主。奥皇承认首都在米兰伦巴第,为法国保护下的,‘西沙尔平共和国’。这也就是说,阿迪杰河成了法奥两军控制下的领土分界线。

       条约签字以后,波拿巴于10月27日再次路过帕多瓦,这次是去参加拉施塔特会议,就条约的实施做进一步细节磋商谈判。他和马塞纳一起吃了晚饭,后者席间询问现在可否指令其为新任意大利军团司令。波拿巴的回答闪烁其词,声称眼下基尔马内,由于资历深厚,现在米兰代理他的职务;一支入侵英格兰的远征军正在组建当中,波拿巴希望马塞纳能在其中任职。马塞纳感到苦涩的失望,两天后他写信给保罗·巴拉斯,此公还在督政官宝座上,马塞纳要求他兑现对自己在巴黎时候的承诺,即保证给他意大利军团司令一职。马赛纳告诉巴拉斯,他被给了一个在英国远征军里的职务,不过他很怀疑此次远征是否能在明年夏天之前成行,所以马塞纳要求,在此期间不如让他指挥意大利军团

       与奥地利的战争结束了,马塞纳和其他许多他的手下一样都被放了长假。马塞纳本人于11月7日离开帕多瓦。跟家人在昂蒂布住了2周之后,他径赴巴黎希望能通过他的那些政治上的“朋友”获得意大利军团总司令一职。他的师现在已经交了出去,目前缩编为4个“半旅”,由他的一个旅长,梅纳尔将军指挥,于11月23日移屯皮亚琴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 22: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zha086 于 2013-8-2 22:59 编辑

第六章  销蚀与被放逐



       1797年岁末的几个月,是马塞纳军人生涯里的低谷。无论口头要求也好,或者书面申请也罢,他的请求委任他作意大利军团司令这件事一直没有回音;当12月11日贝尔蒂埃得到该职务时,马塞纳的希望终于最后破灭了。这样的选择其实有很充分的理由:贝尔蒂埃马塞纳年长4岁,在旧军队就是军官;尽管他不具备作为一个领导人的所有素质,但他是一名出色和不知疲倦的参谋军官,而且还深得波拿巴信赖。他的管理能力毫无疑问要优于马塞纳。如今和平已经达成,意大利军团司令已经变成一个纯粹的管理岗位,它的功能限定于与被征服的意大利各省维持说得过去的关系,与此同时,还要尽可能多地榨取他们的财富以填满法国金库。财务上的廉洁奉公于是就显得很重要了,而这时已经有些令人不悦的此类谣言和马塞纳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了。由于这些诽谤中伤将继续纠缠马塞纳一生,所以很有必要对它们来一番彻底调查。

       对占领区或者被征服地区收取贡赋的工作,是由法国财政部门授权,具体交给“筹款特派员”们来完成的,他们的编制属于当地驻军,但又不受军法约束。这些法国财政部的代表们的个人诚信操守如何,波拿巴曾经在1796年10月给督政府的一封信中给过评价:

     “你们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你们的那些管理员们会去偷,尽管他们也能完成他们的任务并且知道要些脸面;但他们的盗窃行为实在是荒唐和公开,如果我能抽出时间来,我就要把他们一个个地都毙了。我抓了他们一些人,判了一些人,可他们总能靠花钱了事。”

       这种事情其实就是“监护人由谁来监护?”的问题。对于高级指挥官们来说,眼看着政府的官员在自己鼻子底下聚敛巨额的非法所得,他们自己也受诱惑去干这同样的勾当,就一点也不令人奇怪了。

       这些财政部官员的头儿是驻在米兰维尔芒兹,他在军团司令部的代表,是个叫哈勒瑞士银行家。【鲁道夫-伊曼纽尔·德·哈勒(1747-1833)是一个瑞士银行家,他在巴黎拥有一家银行。此人于1816年破产,赔光了大笔的金钱,而这些钱是他作为法国财政部代理人时通过可疑的手段搞到手的。】此人在意大利的行动颇为神秘,波拿巴想必经常要和他打交道,因为他们需要合作共同欺压皮埃蒙特伦巴第威尼西亚托斯卡尼教皇国和热那亚共和国政府,算计并且搜刮他们的钱财。有一次,波拿巴督政府点名谴责哈勒为不诚实的流氓无赖,因为后者诈取财政款项,并且中饱私囊。结果,哈勒平安无事,反倒是几周以后,人们发现这两人又合作无间堪称和谐世界了。哈勒是如何做到使督政府波拿巴都对他深信不疑的,这一点始终不清楚。然而,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哈勒马塞纳发生了冲突。在马塞纳于7月份从巴黎米兰回来指挥其部队之前的一周,帕多瓦的教会房产遭到法国当局的查抄,哈勒运走了10大车没收的教堂银器。尽管如此,马塞纳发现他的士兵衣衫褴褛,欠饷数月之久。实际上,他不得已只好自己借钱稍稍垫补一下所欠军饷。9月17日,马塞纳专门就此事忧心忡忡地写信给他的朋友,奥热罗,他在果月18日政变清洗了督政府之后先仍滞留巴黎

    “我亲爱的朋友,
       你比任何人都了解这支军队,而且你也一定察觉有些人的行为正在玷污它的名誉;不用跟你提起,你也一定早就知道那些管理员,特别是那些上层人物,根本就没变,就算最近巴黎发生那些事情以后,他们依然还是照旧;他们是不可救药的瘟疫,督政府现在就应该想办法赶紧将他们铲除。你知道哈勒吧,除了他没别人,他和那个“筹款员”的头子维尔芒兹勾结在一起,通过贝尔蒂埃的关系,设法获得了波拿巴的信任。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了,我不知道他们厚颜无耻的行为将何时到头。特别是哈勒,他现在比以前更加变本加厉地巧取豪夺。如果不能赶快将他拿掉,他就要无法无天了。”

      对此信作者极其不幸的是,这封密信被贝尔蒂埃米兰的情报人员截获。

      波拿巴不在米兰的期间,基尔马内将军,凭借着自己资格老,代理军团司令一职。【查尔斯-爱德华·基尔马内(1751-1799),其真名为詹宁斯,生于都柏林。他11岁时其父移民法国。基尔马内1774年加入法国军队,1793年升任师长。】基尔马内爱尔兰血统的骑兵军官,他曾在1796年4月蒙多维战斗中,代替战死的施坦格尔将军指挥波拿巴的骑兵部队。波拿巴认为也许基尔马内的身体再好一些的话,他还能更好的前程,然而他看起来表现并不出色,而且不适合担任高级指挥员。基尔马内嫉妒马塞纳,他们之间的争吵已经算是最轻的表现了。他和贝尔蒂埃一起,显然是达成了某种阴谋,打算黑马塞纳,然后把他从军团指挥系统当中挤走。筹款代表的两个头子维尔芒兹哈勒也和他们结盟一起参与到这个密谋当中。基尔马内在11月15日写信给波拿巴

    “帕多瓦的百姓声称他们曾经几次向马塞纳缴纳钱财用以支付其所属部队开销,前后合计共300万威尼西亚货币;而该师却说,只有300,000法郎花在他们身上,其余部分都用在为马塞纳个人赢取声望,和蛊惑人们反对您。”

       一个月以后,12月19日,当波拿巴拉施塔特的时候,基尔马内又给他去了一封信:

    “现在收到很多投诉都是关于马塞纳师在皮亚琴察的行为,有人偷盗和谋杀,该师现师长梅纳尔将军已召集军事法庭。有人指责马塞纳曾在临走前,对当地课以重税,且威胁要将僧侣们都赶走,要征用他们的房屋作兵营。还有很多控告是关于他和他的参谋长索利尼亚克的,说他们在帕多瓦横征暴敛。”

       这些指控很显然目的恶毒而且毫无证据支持,实际上,马塞纳在部队还没到皮亚琴察的时候就已经请假回家了。至于索利尼亚克,倒不完全是没影的事。毫无疑问,索利尼亚克上校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坏种,马塞纳要为如此长时间地留用他而受指责,因为他应该早就察觉索利尼亚克在滥用职权。当马塞纳师4月份抵达莱奥本时,索利尼亚克率领着一队龙骑兵,第一个跨过穆尔河上的桥进入该镇。当地镇长见到了他,求他怜悯本地居民。“没问题”,索利尼亚克说,“如果你给我1000达克特的话。”钱如数交纳了,但是当波拿巴听说此事以后,他命令索利尼亚克立即退赔,并且还要收据作凭。

        索利尼亚克,文盲农民出身,本来一文不名。和约签订以后,他和马塞纳的副官,迪保尔特,相伴去巴黎度假。旅行途中,迪保尔特惊讶地发现,索利尼亚克的行李箱里装了价值16,000镑的黄金。索利尼亚克是个声名狼藉的赌棍,但他决不可能在牌桌上从他的同袍手中赢取如此的巨款的。后来他因为贪污公款被拿破仑开除公职。事情看起来好像是马塞纳成了索利尼亚克很多不法行为的替罪羊。

       马塞纳旨在获得其梦寐以求的意大利军团司令一职的巴黎之行并不成功,而远征英国的计划后来也很快地成为泡影,尽管马塞纳师曾被选编其中。他于是在昂蒂布渡过了几周的假期。然而,在1798年2月3日,他接到命令要他去指挥部队占领罗马。这项任命的结果是令人不幸的,对马塞纳来说,它既没带来光荣,也没带来好处。

       1797年2月份的时候,在威胁向罗马进军之后,波拿巴迫使教皇庇护6世签订了屈辱的特伦蒂诺条约,根据条约规定,教皇将一大块教皇国领地割让给了法国,还缴纳了大笔的奉献和奉送许多无价的梵蒂冈珍宝给法兰西共和国教皇对该条约的履行有些延误,而反教会的革命法国政府决定以违反特伦蒂诺条约为借口,一举摧毁教廷。他们认为教皇的世俗权力,对于在全意大利建立一种围绕巴黎运转的,委托人或者叫卫星国体系这个最终目标来说,是个严重障碍。梵蒂冈金库里的财宝是法国掠夺计划的另一个诱因。

        按照法国人的计划,教皇首先被迫允许一个法国政府派来的外交和军事使团进驻罗马约瑟夫·波拿巴被派去那里担任法国大使,他的任务是在倾向民主思潮的罗马公民当中,扶植一个反教皇派。这些阴谋成功地搅动了当地的敌对情绪,在1797年圣诞节当天,共和派们成帮结伙地手持三色旗到处游行,并且积聚于广场之上。教皇的军队很自然地要对其进行干预,驱散这些非法集会。

        12月27日下午,在设在柯锡尼宫的法国大使馆,约瑟夫杜邦将军,后者正在追求他的妻妹,【德西蕾·克拉里,当时也住在法国大使馆中,她是约瑟夫妻子的妹妹。她与拿破仑·波拿巴曾经订婚超过一年,但是1796年他在遇到了约瑟芬之后将她抛弃。拿破仑急于将她嫁给自己的好友杜邦,但后者的追求为她所拒绝。她在1798年8月和贝尔纳多特将军结婚,其夫月1810年被选为瑞典王子。】刚坐下来打算共进晚餐时,一大群被教皇骑兵驱赶的示威者逃了进来寻求庇护,他们在天井院子里高呼“罗马共和国万岁!”法国大使透过窗口向人群讲话,要求他们散去,而教皇士兵则在外围用马刀砍杀他们。有人开了枪,杜邦将军毙命。约瑟夫·波拿巴立即要求发给护照,然后离开罗马去了佛罗伦萨

       督政府抓住此一良机,着手贯彻其驱逐教皇,掠夺其财务,继而建立罗马共和国的计划。贝尔蒂埃,已经当上了总司令正驻在米兰,奉命率一只“惩罚”大军向罗马进军,他的任务是按照法国政府特派员认为合适的数额收取赔偿,向罗马最富有的50个家族征收特别“奉献”,最后是没收教皇全部财产。贝尔蒂埃按照计划带着12,000人进军罗马,他于1798年2月10日兵不血刃地抵达该城。第二天,那两个财政部特派员的头子,维尔芒兹哈勒,开始动手“榨橙汁”。几天之内,他们就搞到了80,000英镑。

       同时巴黎督政府决定派一个高级将领去指挥在罗马的法军,这样就能使贝尔蒂埃在他的任务完成以后回到米兰司令部去。果月18日政变之后,帕蒂耶的战争部长一职为舍雷尔将军继任,他在1795年是马塞纳的顶头上司,并且十分地高看他;在舍雷尔的推荐下,马塞纳被授予此职,随同部长公文一起下发的是如下秘密指令:

    “督政府冀望你,尽你所能地摧毁教皇政府,要么直接将罗马吞并;要么,还有一个更合适的策略,那就是在罗马建立一个实权政府,用它来架空并丑化宗教统治,这样教皇教廷就得放弃罗马,到别的地方去寻求庇护,至少要使他们永久丧失世俗权力。”

       这样一来,马塞纳的任务就变成以政治为主,这并不合他的口味;从军事角度上讲,这项任命同样没有吸引力可言,因为他得听命于他的老对头贝尔蒂埃,还必须接手贝尔蒂埃给他挑选的部队来镇守罗马

       接到命令次日马塞纳就离开了巴黎,在昂蒂布和家人待了2天之后,他于2月19日到达罗马。第二天,贝尔蒂埃来找马塞纳,说他正在忙着凑钱给部队发饷,他会于2月22日在圣彼得广场举行完纪念杜邦将军的游行仪式之后,将罗马部队的指挥权交给马塞纳贝尔蒂埃打算完事之后就回到米兰达勒马涅师被留下来驻守罗马贝尔蒂埃的亲弟弟,凯撒·贝尔蒂埃将成为马塞纳的参谋长。

       当马塞纳来到罗马的时候,这座城市正处在一片混乱当中。哈勒和他的奴才们一周以来一直在忙于从梵蒂冈金库和当地居民手中攫取尽可能多的钱财。他们交给贝尔蒂埃28,000英镑用作军费,而这只是他们搞到的钱的一小部分而已。由于部队欠饷已达七个月之久,贝尔蒂埃的士兵们毫无纪律可言了,他们公开在城中进行抢掠,教堂里的银饰品被洗劫一空。在向罗马进军的时候,贝尔蒂埃曾经向部队许诺说,到了罗马就会先补两个月的饷钱,但是到现在士兵们还没领到一个子儿,军队完全失去控制了。

        2月22日杜邦将军的纪念游行仪式平安无事地结束之后,贝尔蒂埃本打算第二天就离开罗马。然而就在那天中午,一场有组织的兵变爆发了。当地法国守军中所有的上尉和中尉军官,共242人在万神庙集会,大家起草了一个致“将军公民贝尔蒂埃”的公告。在这篇公告当中,他们清楚地与“那些掌握公权力的人”划清了界限,后者对罗马进行的可耻的劫掠行为,玷污了法兰西的名誉;他们指出,由于领不到工资法军官兵们生活艰难,而他们却知道在军队的金库里有好几百万法郎,其中只要拿出300万法郎来就能抵扣所有拖欠的军饷;他们要求从去年6月以来的欠饷必须在24小时之内偿付;最后,他们还宣布他们将要送给督政府一份公告副本,然后让它登载在全法国所有的报纸上。

         马塞纳现在进退维谷,处境丝毫不值得羡慕。他名义上是在罗马的法国守军的司令,他的部队实际上已经处在叛乱状态当中,而他的总司令也同时在城中。马塞纳一听说万神庙发生兵变分子集会,他立刻让他的新参谋长凯撒·贝尔蒂埃前去将会议解散;而这位军官没能完成他的任务,反而居然设法使兵变者们相信,是马塞纳而不是亚历山大·贝尔蒂埃,应该对他们的欠饷负责。与此同时,意大利军团司令阁下,在政府筹款专员的头子,维尔芒兹的帮助下,将所有军中金库里的钱都转走了,其中一部分运到米兰,另一部分送到曼图亚,那里的守军也因为欠饷而哗变了。对马塞纳更不幸的是,兵变的达勒马涅的部队,大部分是从原来贝尔纳多特师抽调出来的,他们没忘了去年在戈里西亚马塞纳师的那次火并。夹在一个嫉贤妒能,阴险狡诈的长官,和一群不听指挥的下属,蠢蠢欲动的士兵们之间,马塞纳确实是被困难所包围了。雪上加霜的是,他开始发高烧。
  
       与此同时,特拉斯提弗列广场上桀骜不驯的暴民,觉察到法军内部的不和,在2月25日发动了一场小暴动,几个法国士兵被谋杀。贝尔蒂埃马塞纳下令部队在城外的莫勒桥集结,而军队却拒绝执行他们两人之间任何一个的命令,声称他们只服从自己的师长达尔马涅的命令。贝尔蒂埃采取息事宁人策略,命令达尔马涅全权负责指挥部队并镇压叛乱。然后贝尔蒂埃马塞纳撤出罗马城,马塞纳在城北35英里的隆西里翁建立了他的个人司令部。26日贝尔蒂埃启程往北走回米兰去了。

       马塞纳一到隆西里翁就立刻给督政府全面汇报了情况,同时他还写以个人名义给波拿巴写了封信寻求支持;他建议,鉴于舆论对他群起而攻之,他目前不宜回到法国;他希望能够获得某一驻外大使的职务任命。他的要求如同石沉大海。

         接下来的两周,事态发展依旧混沌不堪,而马塞纳的发热病已经康复。3月12日,一个低级军官带着一队龙骑兵从罗马赶到隆西里翁,他给马塞纳带来达尔马涅的口信,说高级军官们希望马塞纳能回去执掌军权。马塞纳第二天就出发了,晚上的时候回到罗马。新的麻烦事在等着他。3月14日,他向部队发表长篇公告。他在文中指出,低级军官们在2月23日的集会是“非法、违宪,与一切原则相抵触的。”他将继续拒绝接受任何集体请愿,但是准备对个人的苦楚进行单独调查;他将尽全力使士兵获得足额薪饷;他的保证童叟无欺,而且他还要向督政府请求,不追究士兵们因为个人困苦而违反军纪的行为。

       但是,事情还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挑头闹事的军官们害怕遭到惩罚,于是继续在军中煽动不满情绪。当天晚上,低级军官们在议院召开了大型集会。15日,他们派出的一个代表团来到马塞纳司令部,要求他立刻离开罗马马塞纳说他不会接纳这个代表团,因为它是非法的;兵变军官们答复说,他们的行动与果月18日政变相类似,也就是说,确实违法但是合情合理。打发走了这个代表团,马塞纳召集他手下高级军官开会商议此事;他们一致认为,马塞纳应该继续留在指挥岗位上,但是,为了避免发生摩擦,他的命令最好是通过达尔马涅下达给部队。与此同时,他们会等待督政府的进一步指示。
  
        但是,还有其他力量也正在活动当中。就在马塞纳在2月份第一次来到罗马的两天以后,4名政治特派员也从巴黎赶来了,他们的任务是及时向督政府汇报当地情形,并且监督维尔芒兹哈勒将战利品解送巴黎。这些特派员中为首的是费保尔特,此人曾任法国驻热那亚外交官。他与波拿巴有过紧密的合作,但却不是马塞纳的朋友。3月6日,费保尔特督政府报告说:

    “军中貌似已经恢复秩序;但是,军官们依旧反对马塞纳的回归,由此,在我们看来,我们建议,马塞纳已经对军队构成负面影响,而且军中这种情绪将对我们的行动造成障碍,而达尔马涅则完全不存在此类问题。”

       督政府面临着两种选择,要么是听任军队不听指挥,要么是让马塞纳走人,他们毫不迟疑地选择了后者。3月9日,发布了这样一条简洁的命令:“师长马塞纳立即到热那亚报到,届时听候政府特殊任用。”这道命令在15-16日夜间送达马塞纳手中。同时,他还被战争部长告知,他在罗马的职位将被古维翁-圣·希尔继任。在热那亚等了10天以后,马塞纳收到了对他的最后指示:

                                                                                                                            巴黎,3月16日
        将军公民,督政府命令您来到热那亚,是为了让您等候一次绝佳的为国奉献的机会,同时这也将补偿您最近在意大利所遭受的艰困;我们相信,这个机会现在有了。请您立刻前往昂蒂布波拿巴将军正在那里指挥大军,您将会收到他的指令。
                                                                                                                             梅林,轮值主席

        对马塞纳来说这真是个好消息,他现在非常愿意效力于他的老上司麾下,为远征英格兰立功。4月9日,他回到昂蒂布家中,等候进一步指示。然而,他什么也没等来。波拿巴确实曾经琢磨过远征英格兰的主意,但他后来又说服督政府让他指挥远征军向埃及前进。他被允许自由挑选高级指挥官,他从意大利军团挑了贝尔蒂埃拉纳马尔蒙缪拉;从莱茵军团挑了达武德赛克莱贝尔雷尼耶马塞纳的名字并不在名单上。波拿巴于5月19日乘‘东方’号从马赛启程,根本没搭理马塞纳的申请。

      罗马的兵变军官们派出4个代表去见督政府,哭诉马塞纳对他们的加害,连带着还胡搅起过去对马塞纳帕多瓦皮亚琴察滥用职权的控告。战争部长召集军事法庭对此进行调查,结果廓清了所有对马塞纳的不实指控。兵变士兵代表被逮捕,但是其他与谋人员由于数量众多并未被追究。马塞纳并未受到官方指控,但是他却被禁止进入巴黎,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中处在一种飘摇的被放逐状态之中。战争部长,舍雷尔,他是目前唯一的一个还视马塞纳为朋友的人,在520日写信给他:

     “我已经向督政府请求过,根据你的要求,允许你来巴黎,但是他们一再推迟作出最后决定。尽管我不能臆断罗马事件的起因,但是我相信你永远都对得起你的朋友们。”

       1798年秋季到来之前,军事形势再度紧张起来,督政府不能再将马塞纳这样的将才束之高阁了。9月2日马塞纳收到一道签发于8月21日的命令,要他前往斯特拉斯堡,向美因茨军团司令儒尔当将军报到。

点评

贝尔蒂埃和他弟人品真次  发表于 2013-11-17 14:00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00 贡献 +10 收起 理由
高守业 + 100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2 13: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首楼关于贝西埃的介绍有误:
让-巴普提斯特.贝西埃尔 (1768-1813)1804年晋封元帅,1808年成为伊斯蒂利亚公爵。他统帅过近卫军,1811年曾当过一段时间的西班牙北部军区指挥官,死于1813年莱比锡战役。

可以改成“死于1813年战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2 13: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守业 发表于 2013-8-12 13:47
首楼关于贝西埃的介绍有误:
让-巴普提斯特.贝西埃尔 (1768-1813)1804年晋封元帅,1808年成为伊斯蒂利亚 ...

嗯,原文如此,没想好作何处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2 14: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jzha086 发表于 2013-8-12 13:53
嗯,原文如此,没想好作何处理。

可以标注为“译者注:原文XXXX,有误”。
另外:
9月底,匈牙利老将,阿尔文齐元帅,率领40,000生力军奉命前来解救曼图亚和维尔姆泽。
此处有误 阿尔文齐1808年才受封元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2 15: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守业 发表于 2013-8-12 14:00
可以标注为“译者注:原文XXXX,有误”。
另外:
9月底,匈牙利老将,阿尔文齐元帅,率领40,000生力军奉 ...

也是原文。。得等整本书搞完了,捋一遍,加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2 15:5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康沃尔以不严谨出名么?

前两天又从他那本《作为xxxxxxx》上找到了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2 18: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Abercomby 发表于 2013-8-12 15:57
康沃尔以不严谨出名么?

前两天又从他那本《作为xxxxxxx》上找到了错

也不能这么说吧,老头子的军事角度研究皇帝还是可以的,至于细节的考证,比如那个冰湖啊,1809年伤亡数字啊,都是研究者根据各种资料推敲出来的,这需要一个过程,老头子毕竟是19世纪末生人,60年代作品了;有马骏兜底,都应该算还可以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2 18: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Abercomby 发表于 2013-8-12 15:57
康沃尔以不严谨出名么?

前两天又从他那本《作为xxxxxxx》上找到了错

还得看是什么错?我自己找出来一个达武军番号的错误,肯定是原文的笔误了,你找到哪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7-11-23 00:36 , Processed in 0.04789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