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楼主: jzha086

马塞纳元帅 19 功与过(赢与亏)全书完 更新见110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27 13: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塞纳将军晚宴时也在座。他是个意大利大盗,但是看起来温和且中规中矩。他应该在50到60岁之间(实际他才44)


马塞纳新技能 永远看上去像60岁么?半岛的时候也是,看上去像60岁……尽管此时才52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1-27 13: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枪伤其脸……马塞纳没讹店长一笔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7 17: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卡佩 发表于 2014-11-27 13:03
枪伤其脸……马塞纳没讹店长一笔么

人家为了国家不计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7 17: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卡佩 发表于 2014-11-27 13:01
马塞纳新技能 永远看上去像60岁么?半岛的时候也是,看上去像60岁……尽管此时才52岁

内衣活到了52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1-27 19: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jzha086 发表于 2014-11-27 17:17
内衣活到了52么

没有没有……为什么马塞纳52还不退休?似乎他自己并不是很愿意去半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7 19: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卡佩 发表于 2014-11-27 19:38
没有没有……为什么马塞纳52还不退休?似乎他自己并不是很愿意去半岛

1809年就不想干了,知道去那边没好果子,内衣们头不好剃,皇帝手里没有能独立带领大兵团作战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1-28 16: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jzha086 发表于 2014-11-27 19:58
1809年就不想干了,知道去那边没好果子,内衣们头不好剃,皇帝手里没有能独立带领大兵团作战的了。

什么叫内衣们!!!让马塞纳去指挥旺达姆好了~他就知道奈伊多好相处了,还有1813年的萨克森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8 22: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卡佩 发表于 2014-11-28 16:55
什么叫内衣们!!!让马塞纳去指挥旺达姆好了~他就知道奈伊多好相处了,还有1813年的萨克森人

不听招呼就不干了,又不是元帅愿意去的,波拿巴的烂摊子让他自己去收拾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1-28 23: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jzha086 发表于 2014-11-28 22:16
不听招呼就不干了,又不是元帅愿意去的,波拿巴的烂摊子让他自己去收拾吧。

波拿巴的烂摊子让他自己去收拾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0 08:48:49 | 显示全部楼层
jzha086 发表于 2014-11-17 22:35
第十章 重返意大利和财务问题:1805-1808
        马塞纳平静地在吕埃度过了整整五年安宁的日子,与此同时 ...

有个笔误,圣西尔当时不是元帅
马塞纳晚年身体状况不好,有人设想让他在1813年出山,看来是不太实际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10 10: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丸 发表于 2014-12-10 08:48
有个笔误,圣西尔当时不是元帅
马塞纳晚年身体状况不好,有人设想让他在1813年出山,看来是不太实际了

嗯编辑的时候标注下,元帅老得太快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0 21: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看的热那亚围城,太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17 15: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zha086 于 2015-3-17 15:57 编辑

第十一章 多瑙河战役:1809

       1807年7月提尔西特合约签订之后,拿破仑重点突破战略马苏伦兰湖区转移到了伊比利亚半岛,为了掐死英国的海外贸易,必须征服西班牙葡萄牙。然而,在西线战场上英国的海上优势给他的战争计划造成了极大的困扰。他手下无能的爱将朱诺将军,在1808年8月的罗利萨维米耶罗战斗之后,可耻地被阿瑟.卫斯理爵士葡萄牙撵了出去;而在此前一个月,法国整整一个军在安达卢西亚省的拜兰向西班牙人投降了;另外还有一支约翰.摩尔爵士统率的英国远征军在半岛的西北部活动,不但使当地的西班牙抵抗运动死灰复燃,甚至还威胁到了皇帝设在马德里的总部,自从入侵西西里被放弃以后,他的哥哥约瑟夫就在那里当起了傀儡国王。形势恶化到如此地步,皇帝于1808年11月亲自出马以期彻底完成半岛征服计划。

       1809年1月的第一周,拿破仑约翰.摩尔爵士的部队从利昂高原赶进了坎塔布里亚山区,他在贝纳文特接到报告得知,三年前在奥茨特里茨被击败的奥地利正蠢蠢欲动。他在1月16日将追击飘忽不定的英军的任务交给软弱的苏尔特之后动身回国,于24日抵达巴黎。他回来得正是时候。奥地利仍在为1801年的吕内维尔和1805年的普雷斯堡和约所带来的割地赔款和颜面尽失而恼恨不已。拿破仑手下最精锐的245,000人马正深陷西班牙游击战泥沼,这似乎是个绝好的反击机会。尽管得不到其前盟友,诸如俄国普鲁士和其他德意志国家的支持,奥地利还是秘密但是坚定不移地进行着准备,1808年整整一年都在重建她的军事力量。军队的重新组建和指挥任务都交给了杰出的军事天才卡尔大公,他是奥皇的兄弟,38岁。截止到1809年春,卡尔大公手中已经有了30万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士兵,一部分集结在波西米亚,另一部分在多瑙河谷。

        在一月份,法国方面应对这一威胁的只有驻在巴伐利亚达武莱茵军团的6万人,乌迪诺的2万人作为辅助。他们还可以把德意志盟友的部队也算进来,巴伐利亚萨克森符腾堡巴登黑森-达姆施塔特,加在一起还能有7万到8万人。

       为了弥补其兵力不足,拿破仑于2月份决定组建一个新军,下辖4个步兵师和一个轻骑兵师,构成新的阿勒芒军团的右翼。该军序列为第四军,交由马塞纳指挥,巴伐利亚、符腾堡巴登黑森提供的部队编入了该军。达武指挥第三军,刚从西班牙回来的拉纳指挥第二军。马塞纳手下四个师的法国师长分别是,罗格朗卡拉.圣-希尔莫利托布岱

      马塞纳3月4日接到贝尔蒂埃的命令,于17日在斯特拉斯堡就任其新职位。在拜会了诸位德意志国王和检阅了他们的部队之后,元帅将其指挥部前移至多瑙河谷的乌尔姆达武乌迪诺驻地早就设在更靠前的雷根斯堡奥格斯堡了。由于还没有指派军团指挥官,各军军长之间为了一些后勤安排,比如宿营地和行军路线问题而摩擦大增,当马塞纳自认为拿破仑没到之前他应该当头之后,情况更无好转之望。达武并不认同马塞纳自封领导,而乌迪诺,他在苏黎世热那亚的参谋长,倒是并不反对。

       在法军还未能集结之前,卡尔大公指挥140,000人马于4月8日在布劳瑙跨过因河入侵巴伐利亚。他于次日签发对法国及其盟国的宣战书,奥军缓缓西进。

      法国人走运,奥军进兵慢条斯理,如果敌人快速行军,集中兵力攻击,法军毫无胜算可言。无人知晓到底谁在指挥军队;贝尔蒂埃按照皇帝的命令将前方司令部设在了多瑙沃尔特,而贝某人自己尚远在斯特拉斯堡,他对前线情况一无所知。达武多瑙河上的雷根斯堡勒费弗尔指挥巴伐利亚部队在兰茨胡特防守伊萨尔河谷,往南32英里处是乌迪诺的部队,马塞纳则远在70英里之外的大后方。贝尔蒂埃于4月13日终于前移至多瑙沃尔特,他下令要达武马塞纳分别指挥多瑙河以北以南各部队,这导致各位军长之间的争吵有增无减。贝尔蒂埃尽管是位出色的参谋军官,但当离开他的主人,他就变得百无一用;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贝尔蒂埃连着给马塞纳达武,还有他们手下的指挥官们,下达了一连串自相矛盾的命令。最糟糕的是他将各部队危险地分散布置以应对奥地利入侵大军。




       拿破仑终于在4月17日抵达多瑙沃尔特,他立刻意识到情势危急。他命令达武放弃雷根斯堡,向阿本斯贝格撤退,马塞纳的部队则从奥格斯堡推进到艾夏普法芬霍芬,越快越好:

       你部前锋当于明日即19日进至普法芬霍芬,攻击卡尔大公之后卫。如你之三个师和乌迪诺部队能于天亮前抵达,敌人必败。你部行动至关重要,我将跟随你部前进。积极,主动,迅速!我需要您的帮助!

       马塞纳早料到了这道命令,他在17日进至艾夏,于次日收到了上述命令。与此同时卡尔大公手下分别由罗森贝格亲王霍亨索伦亲王希勒男爵指挥的三个军共8万人,正上溯多瑙河谷缓慢推进。4月15日,希勒军在兰道兰茨胡特越过伊萨尔河谷,17日已经进抵慕尼黑勒费弗尔统率的巴伐利亚部队从兰茨胡特北撤西根堡卡尔大公指挥其他两个军从施特劳宾沿拉伯河谷上行,直扑阿本斯贝格;他还占领了雷根斯堡

       拿破仑本来希望达武阿本斯贝格南下,马塞纳普法芬霍芬向东攻击,能够一举歼灭卡尔大公的主力,但是他的命令晚了48小时才送到达武手上,导致后者未能及早离开雷根斯堡,而马塞纳的主力部队还跋涉在从艾夏普法芬霍芬的路上。这最终导致4月20日达武和两个奥地利军遭遇。奥军前卫在安本溪巴伐利亚符腾堡部队所阻,同时达武攻击其右翼,并予以重创。奥地利人撤至希灵埃克缪尔,其右翼尚保有雷根斯堡

        20日的战斗结果,造成拉贝河谷以北的卡尔大公主力与远在南方伊萨尔河谷的希勒部之间出现了一个宽大的缺口。拿破仑立刻对此加以利用。他命令达武于21日在阿巴赫希灵之间拖住罗森贝格霍亨索伦,同时马塞纳沿伊萨尔河谷从弗赖辛推进至兰茨胡特马塞纳部队已是非常疲劳,他们在两天时间里已经行军50英里,但他们还是将希勒逐出兰茨胡特,迫使其向东南退往诺伊马克特布劳瑙马塞纳责备乌迪诺没能更英勇地追击希勒,但就算是干劲冲天的乌迪诺也不能让他疲惫的部队前进得更快。奥军兰茨胡特战斗损失10,000人,希勒部与卡尔大公的联系被彻底切断了。拿破仑于21日夜亲临兰茨胡特



       卡尔大公于22日午后不久,在八英里宽的正面展开对阿巴赫希灵之间达武部的攻击,但是收效甚微。与此同时,拿破仑马塞纳陪同,率领马塞纳军轻骑兵师已于日出前出发,从兰茨胡特骑行20英里抵达埃克缪尔以南可以俯瞰拉伯河谷的丘陵地带。下午2点,达武发动反攻,经过激烈战斗,奥军退却,开始向多瑙河谷撤退。拿破仑已将南苏蒂圣-舒尔皮斯的两个重骑兵师调来,他们于晚上7点,对撤退中的奥军纵队侧翼发动了冲击。奥军的退却变成了溃退,月色下法国胸甲骑兵将奥地利人一直撵过了位于施特劳宾雷根斯堡多瑙河上的桥梁。卡尔大公损失6000人和16门炮,法军伤亡5200人。

       埃克缪尔战斗其实是四天内一连串混乱的遭遇战:20日在阿本斯贝格,21日在兰茨胡特,22日在埃克缪尔,最后是4月23日攻克雷根斯堡。在这四天时间里,奥军损失火炮100门,40面军旗,50,000人被俘。贝尔蒂埃没能赶在拿破仑到来之前将部队集中,导致法军各部孤立且分散,而卡尔大公却非常奇怪地没能将其逐个消灭。此战获胜全赖达武的顽强抵抗和拿破仑适时将骑兵后备军和马塞纳先头部队投入战斗。





      卡尔大公将其主力撤至多瑙河左岸,取道森林地区向东北方向撤往波西米亚休整补充,而希勒部则沿多瑙河谷退往维也纳马塞纳军担任追击前锋,在5月11日,遭到轻微抵抗之后,占领维也纳南郊的利奥波德拿破仑在第二天举行进入奥地利首都的凯旋式,这是四年来的第二次了。

       虽然维也纳已经被占领,但是卡尔大公的军队还有80,000人马仍在多瑙河以北地区集结。鉴于所有桥梁均遭破坏,拿破仑立即着手制定渡河计划。5月13日晚上,皇帝下令马塞纳会同他的炮兵司令总工程师,在维也纳下游6英里的多瑙河右岸凯泽埃伯斯多夫村附近组织架桥。多瑙河在这里被方圆380英亩低平的洛鲍岛分成两条航道。【由于修建运河和排水渠,多瑙河河道从维也纳开始到下游和1809年时已经大不相同了。阿斯本-埃斯林和瓦格拉姆战场也变化巨大。这里现在大部分地方属于维也纳机场。】首先要渡过的是较大的一条航道,宽770码,离岸边2/3距离处还有一座小沙洲。如此就必须架设两座浮桥才能越过主航道到达洛鲍岛。由于法军没有舟桥,他们就征用了一大批各种型号大小的渡船和驳船,以及大量的木料和绳索用来组装浮桥。固定浮桥的铁锚也没有,于是就将大炮和弹药箱沉到水中,上系缆绳以代替。

       为了掩护浮桥的架设工程,莫利托师的一个先遣队在5月18日晚间坐小船渡河占领了洛鲍岛马塞纳手下高级副官,圣.克鲁瓦少校首先渡河。19日(南)浮桥建成,5月20日法军通过洛鲍岛又运来15个缴获的奥军浮船,再结合一些高架支撑,在北侧150码宽水流缓慢的小航道上也造起一座桥(北)。

       拿破仑现在犯下了他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战术错误。尽管对卡尔大公所部实力及所在没有准确的情报,他还是决定将其全军派往多瑙河对岸以觅敌踪。拿破仑这样干,无疑是由于受到了架桥工程未遇实质抵抗这一事实的鼓励。马塞纳军受命首先渡河。

        5月20日黎明,莫利托师乘筏子渡过北航道在河左岸建立桥头堡以便架设浮桥。紧跟着渡河的是拉萨勒指挥的两个骑兵旅。奥军在左岸的前哨被迅速逐退,截止是日晚间,马塞纳已经其所有四个师渡过河去,并且占领了埃思林阿斯本村,这两地相距1.5英里,离桥头堡约2英里。布岱师控制右侧的埃斯林,莫利托师在左侧的阿斯本,罗格朗和卡拉.圣-希尔师作为预备队,拉萨勒骑兵师掩护两村之间空隙地带。

        20日天黑之后,拿破仑马塞纳骑马前出阿斯本进行侦查,但是只看到在北方和东北方远处的火光。那些其实正是奥军前卫的营火。卡尔大公对法军行动了如指掌,已经在北方大约7英里处的比森贝格德意志-瓦格拉姆之间展开一宽广战线。他打算等法军全部渡河之后,对其展开集中攻击,将敌人赶下河。

        21日下午2点,奥地利四个军对桥头堡发动了向心攻击。莫利托部丢失了阿斯本村的外围,但却顽强守住了教堂及其院落,马塞纳的战时指挥部就设在那里,整个村子都在燃烧。拿破仑将前沿战线分为两部分,左侧由马塞纳指挥守住阿斯本,右侧防线由拉纳元帅掩护埃斯林和更靠右的一个村子格罗斯-恩泽斯多夫贝西埃尔元帅率领的两个骑兵师也过河来,他们被部署在阿斯本埃斯林之间。



       但是这位皇帝并没有料到多瑙河的多变,5月巴伐利亚阿尔卑斯山的雪山融雪,导致山洪突然爆发。就在奥军进攻发动一小时之后,灾难发生了。拿破仑总工程师贝特朗将军带来了讨厌的消息,由于河水突然涨了4英尺,所有系泊链都被河水拽折,导致架在主航道上的船桥断裂,需要花很长时间进行修理。火上浇油的是,上游远处的奥军在水中放下一个满载燃烧着的木料的磨坊来,它一举将船桥撞得粉碎。拿破仑现在有24,000步兵和5000骑兵在河的对岸,完全被切断了食物和弹药的补给,同时还要遭受80,000奥军的进攻。天黑之前,法国人弹药将尽而且被一点点地撵出了埃斯林格罗斯-恩泽斯多夫。经过艰苦努力,断桥终于在午夜之前得以修复,天亮前拉纳军余部和乌迪诺军还有近卫军,都已经增援到桥头堡。

       拿破仑下令于22日凌晨3点发动进攻。拉纳马塞纳阿斯本向北攻击,布岱防守埃斯林郊区。整个上午战斗都非常激烈,这两个村子反复易手,始终不分胜负。拿破仑于是下令负责看守维也纳上游的达武军前来增援桥头堡。他的部队还未渡河,船桥再度断裂。一小时后,上游奥军放出的装满石头的驳船将北航道上的船桥和浮桥同时瘫痪。中午的时候,拿破仑投入老近卫军和他手头所有的炮兵支援乌迪诺军,尽管如此法军还是被奥地利人逐出了阿斯本埃思林两村。皇帝于是下令向桥头堡撤退。鉴于弹药告罄,他下令部队退出战斗,下午2点,他指令马塞纳负责组织全军向岛上撤退。英勇的拉纳蒙特贝罗公爵,在撤退途中受致命伤,于9天后去世,他是第一个但绝非最后一个死于战场上的拿破仑元帅。【贝西埃尔元帅和波尼亚托夫斯基元帅双双毙命于1813年5月的莱比锡战役。】



        尽管双方弹药皆告短少,战斗还是一直持续到了日落时分,马塞纳娴熟地指挥部队的撤退。晚上7点,他奉召去拿破仑设在岛上的司令部开会;贝尔蒂埃的意思是放弃阵地,退出维也纳;而马塞纳建议坚持战斗;皇帝决定守住这个岛。马塞纳于是返回左岸通宵监督部队的撤退工作。截止早上6点,还在左岸的就剩下马塞纳军的罗格朗师和老近卫军了。他们遭到奥军散兵的抵近压迫,在浮桥拆除之前,马塞纳最后一个过桥。由于缺乏运输工具,只有还能走路的伤员被转移了下来。

       法军阿斯本-埃斯林战斗的伤亡数字从未被公布过,但是奥地利方面宣称他们俘虏2300人,收容34,800伤员,掩埋了7000死者;合计44,100人。奥军自己的伤亡为4286人死亡,16,314人受伤,2740人失踪,共计23,340人,法军伤亡两倍于奥军。此战为拿破仑迄今损失之最。

       皇帝于22日夜将其司令部撤至多瑙河右岸的埃伯斯多夫马塞纳留下指挥所有在洛鲍岛上的部队。卡尔大公命令罗森贝格亲王在24日夜攻打该岛,但由于河水再次突然暴涨并淹没河左岸,法军安全无虞。

        德意志军团尽管处境艰险,战地狭窄无法机动,仍然顽强战斗。要不是马塞纳冷静高效地指挥撤退,战败早就变成逃跑了。十年前马塞纳苏黎世拯救了法兰西;在阿斯本-埃斯林他挽救拿破仑的军队免于毁灭。

       在阿斯本-埃斯林受挫之后,拿破仑决心为再渡多瑙河做更加充分的准备。他首先将“拿破仑岛”(洛鲍岛)变成一巨大兵营,马塞纳军全体都驻在岛上,元帅全权负责渡河的准备工作。这座岛化身为一工业蜂房:工匠作坊和铁匠炉建立起来了,各种需要的工具和原材料被从维也纳运来。超过一百门炮组成的炮阵地被修筑起来以火力覆盖左岸所有地区。

       皇帝决定在原来位于阿斯本以南的桥头堡进行佯渡以迷惑敌人,而部队实际要在下游格罗斯-恩泽斯多夫渡河。尽管奥军前哨控制着整个河左岸,拿破仑还是注意到敌人并不介意右岸一些法军士兵搭伴在热天下河洗澡。于是他和马塞纳便打扮成法军中士,由圣.克鲁瓦少校陪同,装成去河里洗澡;这样他们就可以对预设的架桥点进行一番周密的侦查。整个六月份准备工作都在进行中,拿破仑将渡河时间定在7月4日夜。渡河之前法军阿斯本-埃斯林损失的兵员皆已得到了来自法国新兵的补充,另外拿破仑的继子,欧仁.博埃尔内率领的意大利军团40,000人和从达尔马蒂亚赶来的马尔蒙将军指挥的14,000人也赶来增援。

       马塞纳负责组织渡河及所有前期准备工作。再有几天就发起进攻了,拿破仑马塞纳骑马做环岛视察,元帅的马腿踩中兔洞导致元帅坠马,大腿受重伤。然而,他却拒绝去医院,并继续乘坐一辆平民马车夫驾驶的四匹灰马民用敞篷车进行指挥。

       皇帝要确保这一次架桥工作万无一失。一座由结实的木桩做基础的三重桥跨河直通凯泽-埃伯斯多夫的对岸,为了防范火船,还专门在上游修了一座坚固的木制水栅。6月30日夜里,马塞纳在北航道玩了一手佯渡,他让罗格朗师的一个旅坐渡船过河,重建原来的桥头堡,并派出工兵修建浮桥。类似的佯渡同时也在下游几个小岛展开。截止7月2日,150,000法军已经集结于洛鲍岛

      7月4日晚上,圣.克鲁瓦上校率领布岱师的一个营,坐船从格罗斯-恩泽斯多夫对岸出发渡河并占领该村,建立了一个一直向南延展一英里的宽敞的桥头堡。圣.克鲁瓦大胆的渡河行动得益于一场猛烈的雷暴,奥军前哨竟无所察觉,上游的佯渡同样也造成了奥军的分心。在桥头堡的掩护下,工兵们往河上放出一座铰链固定的浮桥,该桥为拿破仑本人所设计,6英尺宽,150码长,从一个以贝尔蒂埃命名的“亚历山大岛”开始,摇摇晃晃共分四截跨越河流,然后再被牢牢拴在左岸。还有两条船桥在此桥两侧被快速建造起来,在上游几座小岛还有4座桥也被放出。全部人马在7月5日拂晓前都抵达左岸。渡过多瑙河之后,法军格罗斯-恩泽斯多夫为轴做巨大的左旋运动,向北边7英里处严阵以待的卡尔大公奥军阵地发起进攻。

      维也纳以东多瑙河以北的马尔赫费尔德平原辽阔且富饶,它为多瑙河和其左岸的支流马尔赫河所围绕。这片平原从河边向北延伸大约10英里一直到摩拉维亚山麓。一条叫鲁斯巴赫的小河流经这片绵延的庄稼地,它一开始的走向是和多瑙河平行的,其陡峭的左岸构成一道漫长低矮的山脊,正好可以俯控南面的平原。卡尔大公的部队补充了大批新兵,他现在决定这次要在精心设防的阵地坐等法国人前来。他的大军分为两翼:右翼的三个军分别由克里劳、【克里劳于7月4日接替希勒指挥其部队。】柯罗华特列支敦士登亲王指挥,布防在施塔德劳德意志-瓦格拉姆一线,面朝东南;左翼与右翼成直角,由贝尔加德伯爵霍亨索伦亲王、以及罗森贝格亲王统率的三个军构成,面朝西南。左翼部队防线依托从德意志-瓦格拉姆马尔戈拉夫-新锡德尔一段的鲁斯巴赫河左岸山脊线而设。为鲁斯巴赫河所环抱的小村多伊斯-瓦格拉姆,是整个战场上的关键点,它是奥军凹角防线上的轴心。



      卡尔大公以为拿破仑还会在阿斯本-埃斯林以南的旧桥头堡渡过多瑙河,他打算用奥军右翼拖住法军,而同时他的左翼从鲁斯巴赫河出发,以德意志-瓦格拉姆为轴,席卷法军右翼。最后,远在20英里外的普雷斯堡的约翰大公的14,000人将攻打法国人的后队,卡尔大公已经命令要他前来配合自己行动。卡尔大公的计划很好,但还没好到能打败拿破仑

        经过昨夜的雷暴和倾盆大雨,7月5日的早晨变得特别的热。从清晨起法军奥军前哨部队逐退之后,从桥头堡开始向北呈扇形展开成一巨大的弧形。这些要归功于亚历山大.贝尔蒂埃杰出的参谋工作;在24小时时间里,25个步兵师和10个骑兵师渡过了多瑙河,面对敌人战线展开达10英里。

        右翼达武军的四个师经由魏陶拉茨多夫,前推至格林岑多夫格罗斯霍芬,与鲁斯巴赫河对岸据守马尔戈拉夫-新锡德尔罗森贝格部对峙。达武左侧是乌迪诺军的三个师,他们面向巴莫斯多夫,再接着是麦克唐纳将军指挥的意大利军团的四个师布阵于德意志-瓦格拉姆之前。麦克唐纳左边,是面朝阿德克拉贝尔纳多特指挥的三个萨克森师。大军左翼是马塞纳军的四个师,阵地从苏森布朗往南一直到阿斯本多瑙河边,长近7000码。在战线中央后部拉斯多夫附近驻扎着法军强大的预备队,包括马尔蒙军、近卫军皇帝的司令部、贝西埃尔元帅的骑兵预备队和冯.弗雷德巴伐利亚师。右翼的达武和左翼的马塞纳各有两个骑兵师用于掩护远端侧翼。

        马塞纳在前进至其指定位置之前,遭到奥军克里劳部依托阿斯本埃斯林之间的外围工事的抵抗,但他最终还是推进到了苏森布朗-布雷特利-阿斯本一线。当法军靠近奥军防线时,拿破仑下令他的右翼向位于马尔戈拉夫-新锡德尔德意志-瓦格拉姆之间的,坚固的鲁斯巴赫河阵地发起进攻,然而,他的三个军逐次使用兵力,劳而无功。尽管鲁斯巴赫河处处可渡,奥军的强烈反击还是将麦克唐纳的几个师逐退,法军几乎崩溃。乌迪诺巴莫斯多夫达武马尔戈拉夫-新锡德尔的进攻也失败了。贝尔纳多特没费什么劲就占领了阿德克拉,接着他被命令带着他的两个萨克森师进攻德意志-瓦格拉姆,然而天色已经渐黑,不幸的萨克森人被迫面对近距离毁灭性的火力,他们被打得溃不成军退回阿德克拉

        真正的战斗发生于次日,即7月6日。卡尔大公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发动攻势使拿破仑大为吃惊。左翼的罗森贝格第一个发起进攻,但奥军达武所拒,不能越过鲁斯巴赫河贝尔加德德意志-瓦格拉姆渡河,没费什么劲就把贝尔纳多特萨克森部队赶出了阿德克拉。这造成中央阵地出现一危险的缺口,而奥军正朝这里源源而来,于是拿破仑命令马塞纳向右翼运动重夺阿德克拉马塞纳坐在马车上指挥莫利托卡拉.圣-希尔师向右前进堵住缺口。这一行动着实困难,因为马塞纳部已在苏森布朗与其正面之敌交火,前进路上还到处是慌乱逃命的萨克森人。圣-希尔师进入阿德克拉但又被逐出。莫利托师重夺该村并一直坚守到正午才因为众寡悬殊不得不又放弃。

        马塞纳军的防线被危险地拉长了,他要守住的是整个大军的左翼,从阿德克拉一直到阿斯本,约5英里。克里劳抓住机会对左翼的布岱师发动猛烈进攻,法军被逐往埃斯林奥军冲入洛鲍岛以北的桥头堡,布岱师所有炮兵被俘。但当奥军刚一挨近多瑙河岸边,他们就遭到皇帝设在洛鲍岛雷尼耶指挥的,用于保卫交通线的100门火炮的猛轰。

         正当马塞纳指挥对阿德克拉进行反攻的时候,他得知布岱师垮了,这使他对其左翼安全焦虑不已;他立刻派出一副官去向拿破仑禀报这个灾难消息。皇帝飞马来到马塞纳指挥所,跳上他的马车,告诉元帅不要担心左翼,中央和右翼将决定战斗胜负。‘只要冷静和勇气’,拿破仑说道,‘我们一定会翻盘;两个小时就能见分晓。’皇帝接着下达如下命令:

      a. 达武主力攻击马尔戈拉夫-新锡德尔,卷击罗森贝格侧翼,并推进到多伊斯-瓦格拉姆
      b. 近卫炮兵指挥官洛里斯东,将近卫军的60门炮和麦克唐纳的24门炮部署在阿德克拉正面展开集中炮火轰击。
      c. 贝西埃尔率领一个重骑兵师在十二个营的近卫军的支援下进攻在阿德克拉德意志-瓦格拉姆之间的奥军纵队。
      d. 麦克唐纳将其手下四个师朝左翼运动,向苏森布朗前进。
      e. 马塞纳卡格兰利奥帕多前进。
       计划如期展开战斗高潮来到。此次大概是有史以来最大一次炮兵火力较量,奥军投入火炮446门,法军则有544门。伤亡数字是巨大的。焖烧着的火炮填料引燃了战场上到处都是的庄稼,不能走路的伤者活活被火烧死。经过残酷的战斗达武夺取了马尔戈拉夫-新锡德尔并从此沿山脊向左卷击将奥地利人逐出德意志-瓦格拉姆卡尔大公原本期望在这个方向发起的决胜打击,没能出现。

        夜幕降临之前卡尔大公决定向北撤往摩罗维亚山区。他恼怒其弟不能在战斗关键时刻出现在拿破仑的侧翼以扭转胜负的天平,使他功败垂成。奥军缓慢且有条不紊地撤退,而法军精疲力尽不能紧跟追击。胜利来之不易,双方伤亡皆极沉重,法军损失27,000人,奥军则有37,000人。单24,000人的乌迪诺军就死伤9000官兵。



       尽管马塞纳军没有投入决胜负的侧翼战斗,他还是凭借其过人的精力和娴熟的技巧指挥其据守漫长防线的四个师为整个胜利做出了不小的贡献,皇帝本人对此也予以充分肯定。元帅乘坐的四匹显眼的灰马拉的马车从未间断地来往于长达5英里的防线各处要点,它一直是敌军炮兵火力重点照顾对象。元帅的两位副官受重伤,马车也被炮弹直接命中过,所幸的是当时元帅已经下了车。当他听到洛里斯东的炮兵在阿德克拉打响以后,他就立刻催督着他疲惫的步兵和拉萨勒的轻骑兵师投入攻击并将克里劳军逐出阿斯本卡格兰利奥帕多,元帅于当晚停驻利奥帕多。英勇的拉萨勒,他也许是法军最优秀的骑兵指挥官,在指挥对奥军一方阵发动最后冲击的时候阵亡。

       皇帝于战斗次日将元帅杖赐予其手下三个军长,分别是麦克唐纳马尔蒙乌迪诺。另一方面,贝尔纳多特元帅,那个指挥倒霉的萨克森人的蓬特-科沃亲王,被解除军职,没脸地回家去了。布岱将军同样也因为丢失其所有火炮而被免去师长职务。

       瓦格拉姆战斗之后,马塞纳军担任追击部队先导,一路都在和克里劳的后卫战斗。7月11日,他在维也纳以北55英里的泽奈姆撵上奥军,双方爆发激烈战斗。战斗中间,奥军卡尔大公处派来全权代表要求停战,具体条款签订于次日。马塞纳随即受命指挥泽奈姆军区。

       有两件跟瓦格拉姆战斗有关的奇闻也许能再一次地,将马塞纳个性中自私自利和吝啬抠门的一面揭露出来。不过与此同时,我们还得留神,这些事都出自马尔博之口,他是马塞纳的副官之一,且对其长官无甚好感。第一件事发生在战斗高潮,当布岱师为奥军发动的一次骑兵冲锋摧垮,法军士兵们正四散逃命。马塞纳担心往北穿越友邻部队阵地的逃兵会影响其他人的士气,所以他希望能将他们引导到南边,那里他就可以在洛鲍岛火力掩护下进行部队重组。当时唯一一个在马塞纳指挥所的副官是他的儿子,年轻的普罗斯帕.马塞纳,时年仅16岁。同时马尔博也赶到了指挥所,他刚给皇帝送去一份紧急战报回来,他的马精疲力竭气喘不止。马塞纳将自己的战马交给马尔博,命令他立刻飞马去引导溃兵,他们正在被奥军骑兵肆意砍杀。这命令对副官来说是紧急情况下的正常职守,而年轻的普罗斯帕当天还未领受任何任务,但马尔博也明白如此重要的任务是不能交给一个没经验的年轻人去完成的。就在他要出发的时候,他的长官用一种诡秘的调子对他讲:“你知道我为什么派你而不是我儿子去,尽管应该是轮到他上了;我不想让他去死。”马尔博满怀悲愤地上路了;几分钟之后,少年普罗斯帕.马塞纳快马追上了他,并坚持要与他一路同往。他们完成了任务,并且还跟奥军骑兵过了招,普罗斯帕的战马受伤。

      另外一件事发生在战斗结束之后。马尔博马塞纳指出在整个战斗过程中无畏地驾驶他的马车的马车夫和仆人,因为平民身份将不会得到任何来自军队的表彰其行为的赏金或是奖励。马尔博于是建议元帅个人奖给他们一笔津贴抚恤金。马塞纳非常非常勉强地回复说他会给他们每个人二十英镑的奖金。马尔博斗胆说这太小气了,元帅应该给他们发年金。‘老天!’元帅抱怨道,‘你想毁了我么?年金!绝对没门,就是这二十镑钱,两清了。’然而,这事传到了皇帝耳朵里,他对马塞纳说:‘我会很高兴地听到你已经奖给你那些你那些勇敢的仆人们一笔不菲的年金。’马塞纳后来觉得有所亏欠,便把赏钱转为抚恤金发放了,但他永远也不原谅马尔博,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

      泽奈姆停战之后,谈判拖拖拉拉了三个月奥地利代表才在同意支付拿破仑一笔巨额战争赔款的协议上签字。皇帝一度威胁不谈了;9月15日他写信给马塞纳

    “如果战斗重启,我将可能派你去攻占波西米亚。......我大概会将但泽公爵勒费弗尔)军和阿兰特斯公爵朱诺)军都交给你指挥,这样你的部队就有80,000人了。”

      然而和约最后还是在10月14日于肖恩布鲁恩宫签署了。同日,皇帝大书记官发布证书创设三个新的公国:亚历山大.贝尔蒂埃(已经是纳夏泰尔公爵)加封瓦格拉姆亲王达武成为埃克缪尔亲王马塞纳则是埃斯林亲王

      埃斯林亲王的健康由于战役的操劳而严重受损,他于11月10日获准回巴黎休假,行前他将44,000人部队的指挥权移交给了首席师长罗格朗将军。这位元帅现年50岁,实在觉得要长期休养了。作为宠信的进一步表示,皇帝将位于巴黎西南200英里的一座十七世纪城堡作为礼物送给马塞纳作为亲王府邸。然而在参观了城堡并发现其非常破朽之后,滑头的马塞纳觉得重修太贵于是决定拒绝皇帝的礼物。他现在是个阔人了,因为他作为军长领着每年8000镑的工资,再加上每年还有8000镑收入来自于利沃里公爵头衔,现在更有当埃斯林亲王而得的每年20000镑。他现在可以心满意足地住在里尔大街的豪宅和他在吕埃尔的乡下别墅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评分

参与人数 2军饷 +208 收起 理由
卡佩 + 108 快点写半岛~我要看X夫人
Abercomby + 100 支持填坑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17 20: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月光丸 于 2015-3-17 23:22 编辑
jzha086 发表于 2015-3-17 15:31
第十一章 多瑙河战役:1809
       1807年7月提尔西特合约签订之后,拿破仑的重点突破战略从马苏伦兰湖区转 ...

有一个小毛病:
【贝西埃尔元帅和波尼亚托夫斯基元帅双双毙命于1813年5月的莱比锡战役。】

贝西埃尔,5月吕岑;波尼亚托夫斯基,10月莱比锡

马塞纳依然有上佳表现呐,估计还有几章就结束了?

被追责的布代将军在战后不久就离世了:9月13日染上重病,给妻子写了最后一封信后,在次日病逝。有传言说他是因为拿破仑的谴责而自杀,不过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可以支持这一结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17 21: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塞纳非常非常勉强地回复说他会给他们每个人二十英镑的奖金。马尔博斗胆说这太小气了,元帅应该给他们发年金。‘老天!’元帅抱怨道,‘你想毁了我么?年金!绝对没门,就是这二十镑钱,两清了。’




老元帅真是一点也不抠门儿啊!!!!!大人,我等你半岛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17 23: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卡佩 发表于 2015-3-17 21:12
老元帅真是一点也不抠门儿啊!!!!!大人,我等你半岛呢

马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17 23: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丸 发表于 2015-3-17 20:12
有一个小毛病:

贝西埃尔,5月吕岑;波尼亚托夫斯基,10月莱比锡

原文此处有误,统一勘误回头。下来就是半岛了,然后是1815,最后是倒霉的钱的问题,balance shee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18 02: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jzha086 发表于 2015-3-17 15:31
第十一章 多瑙河战役:1809
       1807年7月提尔西特合约签订之后,拿破仑的重点突破战略从马苏伦兰湖区转 ...
      另外一件事发生在战斗结束之后。马尔博向马塞纳指出在整个战斗过程中无畏地驾驶他的马车的马车夫和仆人,因为平民身份将不会得到任何来自军队的表彰其行为的赏金或是奖励。马尔博于是建议元帅个人奖给他们一笔津贴抚恤金。马塞纳非常非常勉强地回复说他会给他们每个人二十英镑的奖金。马尔博斗胆说这太小气了,元帅应该给他们发年金。‘老天!’元帅抱怨道,‘你想毁了我么?年金!绝对没门,就是这二十镑钱,两清了。’然而,这事传到了皇帝耳朵里,他对马塞纳说:‘我会很高兴地听到你已经奖给你那些你那些勇敢的仆人们一笔不菲的年金。’马塞纳后来觉得有所亏欠,便把赏钱转为抚恤金发放了,但他永远也不原谅马尔博,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

马尔博原文是400法郎……我觉得英文版改成20英镑已经很别扭了,中文版直接400法郎即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18 09: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装甲掷弹熊 发表于 2015-3-18 02:07
马尔博原文是400法郎……我觉得英文版改成20英镑已经很别扭了,中文版直接400法郎即可

我也觉得有必要统一到公制单位,那会法郎和英镑汇价大约是多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25 22: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继1800年4月10日的谜之失联之后,絮歇在4月20日进行了一次与马塞纳主力会合的失败尝试

The combat of Bormida (20 April 1800) saw the failure of an attempt by General Suchet to regain contact with the main body of the French Army of Italy around Genoa. At the start of April the French had held a continuous line inland from the Italian coast, but in early April the Austrians (Melas) attacked the centre of the French line, and reached the coast at Savona and Vado.

Masséna, the commander of the Army of Italy, realised that it was essential that he reunited the two wings of his army, but his own efforts to attack towards the west ended in failure. At the same time he sent a message to Suchet, commander of his left wing, ordering him to attack towards Savona, in an attempt to break through from the west.

Suchet held a line that ran inland from Borghetto. His main effort on 20 April came inland. On the evening of 19 April he occupied the village of Bormida, and prepared to attack the Austrian positions on the mountain of the same name. If all went well the French would advance east to the village of Mallare, and then along a valley to the main road to the coast between Vado and Savona.

Unfortunately for Suchet his Austrian opponent, General Elsnitz, was expecting an attack, and had been reinforced with three brigades by Melas.

The French attack was made in three columns, with two reserve forces in the gaps. The central column, commanded by the Polish general Jablonowsky, advanced too fast and reached Mallare before the other two columns had advanced past the foot of the mountain. This allowed Elsnitz to defeat the French force in detail - first the central column, then the right and finally the left. The French were forced to retreat back to Bormida, where they rallied safely, but any chance of reaching Masséna was gon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7-11-23 00:32 , Processed in 0.05440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