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1006|回复: 4

切雷索莱战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4 12: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6世纪中期的一次战役。文艺复兴时期出现过长枪兵与火枪兵混编的战术,这次战役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以下正文------------------------------------------------------------------------

切雷索莱战役(The Battle of Ceresole)是1542-1546年意大利战争期间发生在法军与神圣罗马帝国西班牙联军之间的一场遭遇战。这场漫长的交战发生在1544年4月11日,在意大利皮埃蒙特的切雷索莱亚尔巴(Ceresole d'Alba)村。法军在昂吉安伯爵弗朗索瓦·德波旁(Fran?ois de Bourbon, Count of Enghien)的指挥下击败了瓦斯托侯爵阿方索·德·阿瓦洛斯·德·阿基诺(Alfonso d'Avalos d'Aquino, Marquis del Vasto)指挥的西班牙和帝国军队。尽管给帝国军队造成大量的损失,法军随后却没能利用他们的胜利夺取米兰

吉安和德·阿瓦洛斯他们的军队沿两条平行的山脊排列。由于战场地势的缘故,战役中许多个体行动都彼此不协调。战役以几个小时的双方火绳枪手的小冲突和炮兵徒劳的对射开始,之后,德·阿瓦洛斯下令整体推进。在战场中央,帝国军的德国雇佣兵与法国和瑞士步兵展开冲突,双方都遭受了可怕的损失。在战场南侧,帝国军中的意大利步兵遭到法军骑兵的骚扰攻击并在得知帝国军中央被击败后撤退。在战场北部,法军战线被击碎。昂吉安带领骑兵进行了一系列对西班牙和德国步兵的损失惨重而无效的冲锋。随后由于瑞士和法国步兵在中央的胜利,这些西班牙和德国步兵被迫投降。

切雷索莱战役是意大利战争后半期少有的激战之一。这场战役主要由于双方长枪兵火枪兵混合队伍在中央接触时的“大屠杀”而在军事史学家中闻名。这场战役也显示出传统重骑兵在战场上持续发挥作用受到新兴长矛火枪步兵的极大限制。

序幕


双方战役开始前的行动
1543年8月,法国与奥斯曼联军攻陷尼斯标志着北意大利战争的开始。与此同时,西班牙与帝国军队正从伦巴第前往都灵,在1538年战争结束时他们被留在法国手里。1543-1544年冬天,由Boutières先生(Sieur de Boutières)指挥的法军和由德·阿瓦洛斯指挥的帝国军在皮埃蒙特陷入僵持。法军的位置以都灵为中心,向外到达一系列设防城镇:皮内罗洛,卡尔马里奥拉,萨维利亚诺,苏萨,蒙卡列里,维拉诺瓦,基瓦等。而此时,德·阿瓦洛斯在法国版图外围控制了一系列要塞:蒙多维,阿斯蒂,卡萨莱蒙费拉托,维切利和伊夫雷亚。双方都以防守为主,并对对方的外围据点互相进攻。Boutières夺取了维切利附近的圣杰尔马诺韦尔切莱塞,并围攻伊夫雷亚。同时,德·阿瓦洛斯攻占了在都灵南方近15英里的卡里尼亚诺,并继续驻军巩固它。

由于两军回到越冬驻地,法王弗朗索瓦一世让弗朗索瓦·德·汪多姆,昂吉安伯爵,一位没有指挥军队经验的王子接替Boutières。弗朗索瓦还派遣了更多部队到皮埃蒙特,包括数百名重骑兵,数个连的法国多菲内和朗格多克步兵,还有一支来自格吕耶尔的准瑞士步兵。1544年1月,昂吉安围攻了卡里尼亚诺,防守这里的是由皮罗·科隆那(Pirro Colonna)指挥的帝国军队。法军认为德·阿瓦洛斯会尝试解救被围攻的城市,他能因此被卷入战斗,但这样的激战被看作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昂吉安派出布莱斯·德·蒙吕克(Blaise de Lasseran-Massenc?me, seigneur de Montluc)前往巴黎,请示弗朗索瓦进行一场交战。蒙吕克显然在说服弗朗索瓦同意,昂吉安的上级圣波尔伯爵(Comte de St. Pol)偶然地反对,他抱怨称一场战败会使法国面临德·阿瓦洛斯的入侵,同时查理五世和英王亨利八世预计攻击皮卡第。蒙吕克回到意大利,还带来了将近一百名宫廷中年轻贵族组成的志愿者,其中包括年轻的加斯帕尔·德·科利尼(Gaspard de Coligny)。
德·阿瓦洛斯已经等待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从阿斯蒂派往卡里尼亚诺的一大队德国雇佣兵。他的总兵力包括12500-18000名步兵,其中可能有4000名火绳枪手或火枪手。他只能聚集起大约800-1000骑兵,其中只有不到200名宪骑兵。德·阿瓦洛斯认识到他骑兵的相对弱势,但也考虑到他步兵丰富的经验和他队伍大量的火绳枪手对此的补偿。

吉安听到帝国军前进的消息,留下一支对卡里尼亚诺进行封锁的部队并将他剩余的军队集合在卡尔玛尼奥拉(Carmagnola),截断前往被围城市的路线。法国骑兵尾随德·阿瓦洛斯的行动,发现帝国军正好向法军的位置前进。4月10日,德·阿瓦洛斯占据了在法军东南5英里(8千米)的切雷索莱亚尔巴。昂吉安的军官们催促他立即发动攻击,但他决意要在自己选择的战场上开战。1544年4月11日清晨,法军从卡尔玛尼奥拉前进到东南大约3英里(5千米)的位置,并等待德·阿瓦洛斯的到来。昂吉安和蒙吕克感觉到开阔的地形会给法军骑兵带来重要的战术优势。因为这一点,法军由大约11000-13000步兵,600轻骑兵和900-1250重骑兵组成;昂吉安和德·阿瓦洛斯各有大约20门火炮。这场战役在一个对昂吉安很幸运的时间到来,这时他的瑞士部队就像比克卡战役前一样,威胁称如果他们得不到工资就回家。战斗即将到来的消息使他们一定程度恢复了平静。


西班牙-帝国军统帅德·阿瓦洛斯

战役

部署

昂吉安的部队被排列在山脊的顶部,其中部高于两侧,这使得法军的侧翼看不到另一侧。法军被分成传统的“战斗”,“前锋”和“后方”军团,相当于法军阵线的中央,右翼和左翼。法军的最右侧是大量轻骑兵,包括分别由德尔姆(Des Thermes),伯纳迪诺(Bernadino)和毛雷(Mauré)指挥的三个连,总计大约450-500人。他们的左侧是德·泰斯(De Tais)指挥的法军步兵,大约有4000人。左侧更远处是一个由80人组成的敕令骑士中队,由名义上法军整个右翼的指挥官Boutières指挥。法军战线的中央由13个瑞士老兵连组成,有大约4000人,由索洛图恩的威廉·弗勒利希(William Frülich of Soleure)和一位叫圣朱利安(St. Julian)的长官联合指挥。他们的左侧是昂吉安本人以及3个连的重骑兵,1个连的轻骑兵和巴黎的志愿者,总计大约450名骑兵。左翼由两列步兵组成,包括3000名来自格吕耶尔的新兵和2000名意大利人,都由Descroz先生指挥。400名骑射手作为轻骑兵不布置在战线的最左边,他们由当皮耶尔(Dampierre)指挥,他也得到了法军整个左翼的指挥权。

帝国军的战线布置在与法军相对的,一座相似的山脊上。在最左侧,与德尔姆相对的是鲁道夫·巴格里奥尼(Rodolfo Baglioni)的佛罗伦萨轻骑兵,他们右侧是萨勒诺亲王费兰特·圣塞维里诺(Ferrante Sanseverino, Prince of Salerno)指挥的6000名意大利步兵。中央是埃斯普兰多·马杜佐(Eriprando Madruzzo)的7000名德国雇佣兵。他们的右侧是德·阿瓦洛斯,以及卡罗·贡萨加(Carlo Gonzaga)的大约200名重骑兵。帝国军右翼由大约5000名德国和西班牙步兵组成,由拉蒙·德·卡多纳(Ramón de Cardona指挥),他们的侧翼由最右侧的300名意大利轻骑兵保护,由菲利普·德·拉诺伊,苏尔摩纳亲王(Philip de Lannoy, Prince of Sulmona)指挥。




最初的行动

当德·阿瓦洛斯的军队从切雷索莱前进,开始到达战场时,双方都试图隐藏己方的数量和位置。昂吉安命令瑞士人躺在山脊顶部后的地上,这时,最初可见的只有帝国军的左翼。德·阿瓦洛斯几队火绳枪手去试图找到法军的侧翼;相对的,昂吉安分出大约800名火绳枪手,由蒙吕克指挥拖延帝国军的推进 。双方火绳枪手的小规模战斗几乎持续了4个小时。马丁·杜·贝雷观察到双方的接触,形容它像“一个对于任何在安全地方和没有被雇佣的人的漂亮景象,因为双方用尽小规模战争中所有的诡计和策略打击对方”。当双方军队的范围都暴露时,昂吉安和德·阿瓦洛斯都使用了他们的炮兵发起攻击。随之而来的炮击持续了数个小时,但因为双方的距离以及双方对部队可观的掩护而作用极小。

当帝国军骑兵即将攻击法军侧翼的火绳枪手时,小规模战斗终于告终。蒙吕克接着向德尔姆求援,德尔姆正在以他全部的轻骑兵推进。德·阿瓦洛斯观察到法军的行动,命令帝国军战线整体推进。战场的南端,法军轻骑兵将巴格里奥尼的轻骑兵逐入圣塞维里诺正在前进的步兵中,接着直接杀入步兵队列。意大利人维持了阵型,德尔姆受了伤并被俘。但当圣塞维里诺解决了遇到的障碍并准备好继续推进时,中央的战斗结果已经决定了。

file:///C:\Users\Zheng Nianzi\AppData\Roaming\Tencent\Users\1520604627\QQ\WinTemp\RichOle\_MB9UE2QP{5(]IUQR}F{EL5.png
file:///C:\Users\Zheng Nianzi\AppData\Roaming\Tencent\Users\1520604627\QQ\WinTemp\RichOle\_MB9UE2QP{5(]IUQR}F{EL5.png

file:///C:\Users\Zheng Nianzi\AppData\Roaming\Tencent\Users\1520604627\QQ\WinTemp\RichOle\_MB9UE2QP{5(]IUQR}F{EL5.png
“大屠杀”

法国步兵——大部分是加斯科涅人——此时开始下坡,朝向圣塞维里诺。蒙吕克发现意大利步兵遭遇的障碍使他们陷入停顿,于是建议德·泰斯转而攻击马杜佐正在前进的德国雇佣兵纵队。这个建议被接受,法军的队形向左转,试图攻击德国雇佣兵的侧翼。马杜佐将他的队伍分成两个独立的部分来回应,其中一个前去截击法国人,另一个继续上坡,向山顶的瑞士人前进。

长矛与火枪步兵此时采用了一个系统,火绳枪手和长枪兵被混合在联合的单位中。法国和帝国步兵都将有火枪的士兵穿插在更多的长枪兵中。这种长枪和小型武器的组合使近距离战斗十分血腥。混合步兵通常布置在独立的集群中,火绳枪手位于中央长枪兵队列的侧翼。不过在切雷索莱,法国步兵已经安排火枪手紧跟长第一列枪兵,他们被命令直到双方队列接触才开火。声称制订了这个计划的蒙吕克写道: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应当杀死他们所有前排的长官。但我们他们和我们一样地别出心裁,因为他们在第一线的长矛后布置了手枪兵。直到我们发生接触前,双方都没有射击——紧接着就是一场大屠杀:每一次射击都说明了这一点:双方的整个前排都倒下了。

瑞士人与其中一队德国雇佣兵交战,最终下山与另一队交战,他们正慢慢的向山顶前进。双方步兵陷入推矛的僵局,直到Boutières的重骑兵中队冲进德国雇佣兵的右翼,打破他们的队形并将他们赶下山坡。德国雇佣兵右侧的帝国重骑兵被德·阿瓦洛斯命令攻击瑞士人,他们从长矛阵前退缩,撤到后方,丢下卡罗·贡萨加成为俘虏。

瑞士人和加斯科涅步兵继续屠杀剩余的德国雇佣兵——当他们试图撤出战场时,他们的紧密队形使他们无法迅速撤退。通向切雷索莱的道路尸横遍野;尤其是瑞士人,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怜悯,因为他们渴望报复去年11月对蒙多维(Mondovì)的瑞士驻军的虐待。大部分德国雇佣兵军官被杀,虽然现代的描述可能夸大了死亡人数,但很明显德国步兵作为一个战斗单位已经不复存在。看到这个情景,圣塞维里诺判断战役已经失败,与大部分意大利步兵和巴格里奥尼的佛罗伦萨骑兵残部退往阿斯蒂。此时,法军轻骑兵也加入了对德国雇佣兵的追杀。


北方的交战

在战场的北端战事展现的则是完全不同的。皮耶尔的骑兵击退了拉诺伊的轻骑兵。而此时意大利人和格吕耶尔的部队没有对前进的帝国军步兵做出任何抵抗就溃败逃跑,丢下他们的军官被杀。当卡多纳的步兵通过法军战线原来的位置时,昂吉安带领他所有的重骑兵对它们发动了攻击。随后双方在战场的其他地方的视野之外,山脊的反斜面上发生了接触。

第一次冲锋,昂吉安的骑兵击穿了帝国军阵型的一个角,推进到他们的后方,损失了一些巴黎的志愿者。由于卡多纳的队伍再次合拢,法军骑兵转过来,冒着火绳枪凶猛的火力发动了第二次冲锋,这一次损失大得多,但突破帝国军的队列的企图又失败了。接下来昂吉安加入了皮耶尔的轻骑兵,发动了第三次冲锋,仍然没能取得决定性的结果。之后法军敕令骑士仅剩不足百人。昂吉安相信这场战役已经失败——据蒙吕克称,他想自杀,“古罗马人可能会这样做,但这么做不是好基督徒”——当瑞士人的指挥官圣朱利安从战场中央赶到并报告了帝国军队被击溃时。

德国雇佣兵被击败的消息同时传到了昂吉安和卡多纳的队伍。帝国军转头向原处撤退。昂吉安带着他剩余的骑兵紧随,很快他得到了一个连的意大利骑马火绳枪手,他们原驻扎在拉科尼吉,在听到初次炮兵对射后便赶往战场。这些火绳枪手下马射击,随后又上马,他们足够骚扰帝国军队伍使他们的撤退减速。同时,中央的法国和瑞士步兵到达了切雷索莱,已经转头返回战场。跟着他们的蒙吕克写道:

当我在切雷索莱听到昂吉安需要我们,瑞士人和加斯科涅人都转头朝他前进——我从没见过两个营这么快的列队——我们一边一起并排跑一边排好了队列。当我看到敌人时,他们以急行军撤离,火绳枪手进行骑射使我们的马不接近。当他们看见我们在仅400步开外,并且我们的骑兵已经准备冲锋时,他们扔掉了长枪并向骑兵投降。你可以看到他们因为他们对我们那些想割开他们喉咙的步兵的畏惧,十五到二十人围着一个士兵,紧围着他乞求他饶命。
大约有一半的帝国军步兵在他们试图投降时被杀。剩余的人,大约3150人成为俘虏。只有很少的人,包括指挥德国步兵队伍的Seisneck男爵(Baron of Seisneck)在内设法逃离。


结局

战斗的伤亡异常的高,即使按照当时的标准,估计大约占了军队总人数的28%。当代记述中帝国军死亡人数的最小数字在5000-6000人之间,甚至有些法国资料给出了高到12000人的数目。德国雇佣兵中,军官的死亡人数更大。大量幸存者成为俘虏,包括拉蒙·德·卡多纳,卡罗·贡萨加和埃斯普兰多·马杜佐。法军的损失小一些,但至少有1500-2000人阵亡。这其中包括了加斯科涅和格吕耶尔步兵中的许多军官,以及很大一部分跟随昂吉安的敕令骑士。法军唯一值得一提的俘虏是德尔姆,他被圣塞维里诺的撤退的意大利人带走。

尽管帝国军被击溃,但战斗被证明是没有太大战略意义的。在弗朗索瓦一世的坚持下,法军继续围攻卡里尼亚诺,科隆那在那里坚守了数周。该城投降后不久,昂吉安被迫将23个连的意大利和加斯科涅步兵和几乎一半的重骑兵送往遭到查理五世入侵的皮卡第。没有一支真正的军队,昂吉安无法夺取米兰。在塞拉瓦莱战役(Battle of Serravalle)中,德·阿瓦洛斯派出了一支由彼得·斯特罗兹(Pietro Strozzi)和皮蒂利亚诺伯爵(Count of Pitigliano)指挥的新的意大利步兵。战争结束后北意大利又恢复原状。

史学

许多当代关于战役的细节的记录留了下来。法国有编年史学家马丁·杜倍雷(Martin Du Bellay)和布莱斯·德·蒙吕克的叙述,当时他们都在场。陪同昂吉安的塔瓦纳先生(Sieur de Tavannes)也在回忆录里提到了一些事件。帝国一方保罗·乔维奥(Paolo Giovio)的记载是最丰富的。尽管数字上与其他记载有不一致的地方,但根据历史学家查理·奥曼(Charles Oman),它提供了“被所有法国叙述者忽略的有价值的记载”。

现代军事史学家对这场战役的兴趣主要集中在小型武器的作用以及导致的对中央步兵的大屠杀。这种长枪兵与火绳枪手的布置被认为代价太大,没有被再次使用过。在之后的战役中,火绳枪手主要被用于小规模战斗或被布置在长枪兵方阵的两翼。切雷索莱也做为传统重骑兵在战场上继续发挥作用的证明而被感兴趣。尽管昂吉安的冲锋失败了,但根据伯特·霍尔(Bert Hall),继续坚信“重骑兵独立击破有纪律的阵型的能力”——一小队敕令骑士在中央足以击溃那些正在和其他步兵战斗的步兵队伍。除去这个战术作用,骑兵的重要性延续的另一个理由在战斗最后的事件里显而易见:合理的预期里,法国敕令骑士是唯一一只能接受对手投降的部队,因为瑞士和法国步兵对抓俘虏没有兴趣。根据霍尔的说法,骑兵是“凭直觉毫无疑问的注意这些请求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11 18:5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是硬盘链接, 无法显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2: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人觉得这里面有逻辑问题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01: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是英文维基百科塞里索莱会战词条的直译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ttle_of_Cereso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5: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军事史学家对这场战役的兴趣主要集中在小型武器的作用以及导致的对中央步兵的大屠杀。这种长枪兵与火绳枪手的布置被认为代价太大,没有被再次使用过。


除非是发现长枪兵队列中的火枪兵开火主要射杀了自己人,这个理由是不成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7-9-24 14:50 , Processed in 0.03067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