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623|回复: 7

[翻译] 天愁地惨:1812年8月11日马哈达翁达战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7 12: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9-5-7 12:34 编辑

发表在http://www.napoleon-series.org的材料
作者:Robert Burnham
原帖地址:http://www.napoleon-series.org/m ... /c_majalahonda.html
已获得原作者授权
翻译:知乎ID:太空旅行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12: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英国军队在半岛战争中的历史充斥无数传奇故事。在压倒性优势的敌人面前无畏地坚守阵地,用精妙的战术和英雄气度击败法国人。以上是对英军最常见的描绘方式。无论是身着墨绿军装的瘦削来复枪手对巴达霍斯缺口的猛攻,亦或是拉姆齐上尉在丰特斯德奥尼奥罗救下火炮的壮举,英国人的传奇贯穿始终。无数的传奇最后结合成在拿破仑战争时期两个流传久远的神话,第一个是英军在半岛未尝一败,第二个则版本繁多,有称威灵顿手下的英军在行动中从未损失一门炮,或是皇家骑炮部队在拿破仑战争中未损一炮。这些陈述有一定的事实基础,但是这些神话仅在我们不考虑1812年8月11日西班牙马哈达翁达爆发的那场血腥战斗的前提下才是属实的……

威灵顿本人回忆道:

“11日晚我们经历了天愁地惨的事件。(a devil of an affair)。2000法军骑兵压向葡萄牙骑兵。杜尔万命令他们向先头的几个中队发起冲锋。他们冲锋实现预期的目的,但他们随后四散而去,撇下了我们的火炮...我们...损失了三门火炮...”

威灵顿致斯特普尔顿-科顿;1812年8月13日

所以马哈达翁达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神话和传奇错了吗?威灵顿的军队打输了一场战斗?是英军损失了火炮?还是威灵顿错了?真相十分有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12: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战略态势

1812年夏季西班牙的态势变得对法方不利。这年春季初,威灵顿公爵指挥的联军已经占领了战略要塞罗德里戈和巴达霍斯,法国在西葡边境最后的两个防御要塞。到7月22日,威灵顿击溃了马尔蒙元帅指挥下的葡萄牙军团,通往马德里的道路向联军开放。在巩固了自己的阵位后,威灵顿开始向马德里进军。
D'Urban

对败退法军进行追击的领头部队是杜尔万(D'Urban)将军和他的葡萄牙骑兵旅。这种情况十分3罕见,因为在1812年前,葡萄牙骑兵从未被信赖可以胜任如此重任,但是杜尔万的旅在萨拉曼卡的一系列冲锋和激烈的战斗中证明了自己。7月30日,威灵顿将一个重骑兵旅,一个轻步兵营,一队皇家骑炮分队加强到杜尔万麾下。接下来数周里,杜尔万指挥的前卫部队包括:

杜尔万的骑兵旅

    第1葡萄牙龙骑兵团 第11葡萄牙龙骑兵团 第12葡萄牙龙骑兵团

容凯尔(Jonquières)的英王德意志军团重骑兵旅

    第1龙骑兵团 第2龙骑兵团

第1英王德意志军团轻步兵营

麦克唐纳分队,皇家骑炮部队(6门6磅炮)

杜尔万最初的任务是在追击败退法军时作为全军前卫,但在8月4日即将抵达塞戈维亚(Segovia)时,他受命停下,等待威灵顿决定下一步的任务。8月6日,杜尔万受命夺取瓜达拉玛山口(Puerto Guadarrama),这是通过横亘于联军和马德里间的瓜达拉玛(Guadarrama)山脉的主要通道。

8月7日,前卫部队向前挺进,设想此处关键节点已被法军控制。在走了30公里上坡路后,联军在未遭抵抗的情况下就占领了通道。杜尔万继续谨慎前行,8月8日占领了位于埃斯库里(Escurial)的西班牙夏宫,8月9日出山脉,兵锋直指拉斯罗萨斯。

杜尔万前出英国军队太多,后者尚在从塞戈维亚(Segovia)赶来,还有至少一天的路程。威灵顿担心杜尔万前出过多,无法得到支援,命令其放缓行军,直至主力接近。8月10日杜尔万继续前进8公里,在瓜达拉玛(Guadarrama)河的雷塔马尔(Retamar)桥前驻扎,此时距离拉斯罗萨斯已经不远了。在拉斯罗萨斯露宿有一个法国龙骑兵旅(第13和第18团),这700人由第13龙骑兵团指挥官马里-安东纳·瑞赛特(Reiset)上校指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12: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向马哈达翁达进发

11日晨,联军发现法军已在2.5公里外组成横队。杜尔万下令葡萄牙骑兵和麦克唐纳分队的炮兵对法军实施机动。杜尔万命令两个团前进到法军的正面,第三个团携带2门火炮,部署在法军的侧翼。指挥两门骑炮的戴恩利(Dynely)上尉如此回忆道:

“我进敌退的接触持续了超过两里格的距离,上校一直问我敌人是否进入射程,我回答道;‘不,先生,还没有。’最终我询问上校,问他是否允许派出一个团,与我的火炮协同前往敌方骑兵即将撤向的那个山头。上校立刻同意了我的请求。一开始我们快步前进,随后飞奔。最后冲刺,敌人刚撤到山脚,我们便已赶到山头,向他们开火并成功令其溃逃。他们撤向拉斯罗萨斯镇整队以继续抵抗,但我们继续前进,将他们赶过城镇。不久麦克唐纳携2门火炮赶来,接管了整支分队。我们继续推进,将敌人驱赶在大约半里格之外,法军在那里再次进行抵抗。我带着2门火炮将他们从阵地驱逐。六到八轮齐射后,敌人全面撤退,将我们留在马哈达翁达镇半里格外的位置。”

法军撤出了英军的视线。上午十点,杜尔万将军命令葡萄牙部队和炮兵返回马哈达翁达。此时英王德意志军团的数个团停在拉斯罗萨斯,在我们后方一公里处。派出一小队哨兵后,余下的部队受命休整,准备午餐。前卫部队开始等待主力跟上。

联军确信法军已经离开,以至于其表现更像是在后方而不像一支前卫。军官四散各自找地方就寝,(士兵们)将马的鞍具卸下,甚至开始给马钉马蹄铁!更过分的是炮兵那边,他们的指挥官没有留下一句话就失踪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12:3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哈达翁达战斗

下午3:30,前卫大部还在午睡,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灾难毫无察觉。法军撤退时仅后撤了数公里,随之与 阿内-弗朗索瓦-夏尔·特雷亚尔将军指挥的法军骑兵师建立联系。这支部队包括4个团约1400人:

第19龙骑兵团

第22龙骑兵团

拿破仑意大利龙骑兵团

第1威斯特伐利亚枪骑兵团
French 22nd Dragoons

下午4点,葡萄牙哨兵发现了特雷亚尔和瑞赛特指挥的2000人正向马哈达翁达移动。警报声响起,联军在一片混乱中仓促准备接敌。戴恩利上尉对接下来的混乱进行了生动的描述:

“我们的军需官(commissary)进屋说:‘他们说法国人又回来了。’我十分冷静,同时迅速穿衣。不一会一个葡萄牙军官将头探入窗内,用尽全身力气大吼:‘Muito grande a feroz cavaleria franceza — vega, vega pela janella, Senhor Capitao—com os suos canoes, muito brava, brava, brava’”这不是任何一种语言,也没有一个词是正确的,但我将其记下,让你也能感受到当时那种仿佛在耳边击鼓的感觉。葡萄牙军官一离开,我便将头伸出窗外,派了一名士兵通知号兵立即‘吹号(Sound)’。此时所有的马都仍在马厩,一些士兵正在领取给养,另一些正在钉马掌,还有人在做其他工作。虽然如此,他们仍以惊人的速度进入了警戒位置(alarm-post)。没人知道麦克唐纳在哪间屋里,也打听不到他的任何消息,所以2门火炮准备就绪后,我和朋友哈丁就带着他们前往前线,并指挥其他人跟随。麦克唐纳在我们离开小镇后与我们汇合了,他之前在他的营房里睡觉,幸运的是噪声将他吵醒了。”

法军以三线队形前进,每一排都由一个旅组成。瑞赛特上校的旅(第13和第18龙骑兵团)在第一排,紧跟着的是第19和22龙骑兵团,意大利人和威斯敏斯特人组成第三排。

据查尔斯·奥曼爵士的记述,杜尔万将军此时的行为是:

“...派信使回去让德意志龙骑兵[在拉斯罗萨斯,距后方1公里]立即行动,占据马哈达翁达前方阵地,派出1个中队[来自第11葡萄牙龙骑兵团]作散兵线,5个中队[自第1和第12团]作战列线,留下一个中队[第11葡萄牙龙骑兵团第二中队]在左翼作预备队,掩护在那里部署的戴恩利上尉指挥的4门骑兵炮,40名承担侦察任务的德意志龙骑兵也被部署在这里。”

尽管面对一比三的人数劣势,杜尔万将军仍命令骑兵冲锋。一开始一切顺利,但当葡萄牙骑兵进入行进中的法军前20米处时,他们调头,并惊慌逃窜。“...抛弃了他们正冲在前方,准确来说已经冲入法国阵线里的旅长和团长们。杜尔万成功突围,但Visconde de Barbaçena 和洛博上校重伤被俘。”法军士气高昂地追逐溃散的葡萄牙人,败退的后者冲散了保护炮兵的预备队。

在左翼指挥火炮的戴恩利上尉目睹了灾难的全过程:

“...对哈丁说,‘法国人几乎肯定是迂回了我们的右翼,我希望这里的火炮能够撤离。’此时法军骑兵愈发逼近,而这群懦弱的葡萄牙流氓则四处奔散,忙于奔命,留下仅仅20名德意志骑兵保护我们。我们自然迅速把火炮拴上车,并高速撤离。当我们疾驰了300到400码时,局势愈发混乱,葡萄牙人四面逃去,并在法军接近前急忙逃散。当时我正在最后一门火炮后面十几码的地方疾跑,继续后撤了大约四分之一英里时,不知是因为马被什么东西绊着了,还是哪个恶棍横穿时惊着了我的马,总之最后人仰马翻。而后我的马跑开了,把我留在地上。我在坠地时受了点轻伤,一只鞋子几乎把我的脚撕掉。当时烟尘很大,几乎看不清前方一码的东西,所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被踩踏。待到脚恢复了一些,我又跑了大概50码,发现敌军已经追上了右翼的一门炮,我看到他们把牵引者砍下马背。我认为我过去也无济于事,所以继续向回跑,偶然发现第二门炮也已被法军俘虏,三位牵引者已尸横马旁。当我发现我遗弃的那门火炮尚未落入敌手,但已经翻覆时,我开始掉头回跑。我那些可怜的同伴,以邦巴尔迪耶· 摩根为首,已经下马去扶正火炮了。我冲向他们,但没走几码就听到了可怕的尖叫:‘Avanti Avanti, ah traditor inglese。’(前进,前进,英国叛徒)我向后望去,发现背后有4个中队已经接近我后方50码了。指挥他们的军官向我砍来,我俯身躲过。他一停下马,便又冲我而来。见此,我喊道:‘Ufficiale inglese prigioniere,’(英国军官俘虏?)他在我的头上挥舞着他的剑,说道:‘Mia dia la sua spada, Mia dia la sua spada’(把剑给我?)对此我只能回应道:‘si,si,si(当然?)。’”

库尔斯中尉所指挥的英王德意志军团龙骑兵分遣队死战支援炮兵,希望重夺火炮,但寡不敌众,最终撤退。尽管库尔斯中尉身受三创,他所剩的二十名骑兵成功突破法军包围,飞奔回拉斯罗萨斯。三门英国火炮被遗弃给法国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12:4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向拉斯罗萨斯追击

瑞赛特上校所指挥的法国先头旅激烈追击向拉斯罗萨斯溃退的英、葡、德意志人。据《英王德意志军团史》,在这个村庄的德意志人此时:

“...几乎完全没有预计到他们当前任务的需要...此刻正在村里各个地方的马厩里闲适地沉浸在多种多样的事务中,许多人还穿着衬衫和长裤。库尔斯已经多次报告敌人的行动,可是德容凯尔(de Jonquiéres)上校对杜尔万的骑兵抱以盲目的信任,依照此前收到的命令,没有做好敌袭的准备。整个旅因此完全陷入被奇袭的境地。警报声响起——驻扎在村庄低处的轻步兵营的两个连迅速做好准备;——龙骑兵赶忙上马,军官们竭尽全力准备面对极具威胁的袭击。但德意志骑兵过于分散,不可能短时间集结起足够的人数。尽管冯·赖岑施泰因和 Marschalck上尉镇定积极,集结起了他们中队的一些人,并在村口勇敢地与法国骑兵交锋,企图阻滞法军的进攻,但他们寡不敌众。得意的法军乘胜追击,以惊人的速度涌入(村子),突然出现在一片将村子上下两部分割开的开阔地。在这里的主力是第1轻步兵营,驻扎地的所有辎重也在这里。法军肆意践踏,制造混乱,抓捕俘虏,使步兵营七人受伤。但是在开阔空间轻步兵各连迅速列阵,将法国骑兵逐退。”

瑞塞特和他的龙骑兵自拉斯罗萨斯撤出一段距离进行重整。英王德意志军团龙骑兵在拉斯罗萨斯近郊列阵,杜尔万指挥的葡萄牙人加入了他们的左翼。两军开始冲锋,葡萄牙人再一次放弃接近敌人,在敌阵前方转头逃离。尽管遭此挫折,KGL仍然坚守阵位。特雷亚尔将军的第2龙骑兵旅战胜了KGL,并活捉了后者的旅长德容凯尔(de Jonquiéres)上校。法国人在拉斯罗萨斯外围被KGL第1轻步兵营阻滞,后者依托拉斯罗萨斯边缘的建筑进行防御。此时特雷亚尔将军收到消息,英军增援部队正在接近,于是明智的结束了进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12:4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结

英军前卫在马哈达翁达遭受重创,在不到一个小时里伤亡了200余人,3门火炮被敌人缴获,2位旅指挥官中的1位(德容凯尔上校),5名团指挥官中的两名( Visconde de Barbaçena 和洛博上校)被俘。法军在将马车烧毁后遗弃了这三门火炮。法军伤亡不及英军一半,1名军官阵亡,15位负伤,其中包括瑞赛特上校。

KGL龙骑兵荣誉加身,葡萄牙人则在军队眼中臭名昭著。他们在马哈达翁达的表现抹去了之前在萨拉曼卡获得的荣耀。葡萄牙军队司令贝雷斯福德元帅认为这些葡萄牙龙骑兵应受惩罚,向威灵顿建议说:

“我已经命令他们不得再骑马佩剑,直至他们能够接近敌人,并以此挽回自己的名誉...在此之前,他们将把剑挂在马鞍上,自己牵马前进。葡萄牙人有着不低的荣誉感,这是对他们唯一起效的办法...”

威灵顿对此却抱以不同的看法。

“在当下将骑兵遣至后方是不可能的。我们仍有很多工作需要(骑兵)处理,我们所获得的骑兵力量比我们几个邻国糟太多了。由像杜尔万这样(杰出)的人来指挥,即使他们不去战斗,也比没有要好。的确,他们的表现令人不齿。他们将不会被单独使用,或者与我们的骑兵一同作战,因为我们的骑兵相比他们冲的太快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12: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Bibliography

Beamish, N. Ludlow. History of the King's German Legion London : Buckland & Brown; 1993.

D'Urban, Benjamin. The Peninsular Journal, 1808-1817 London : Greenhill Books; 1988.

Dyneley, Thomas. Letters Written by Lieutenant General Thomas Dyneley While on Active Service between the Years 1806 and 1815 London : Ken Trotman; 1984.

Napier, William. History of the War in the Peninsula and in the South of France London : Constable; 1993.

Oman, Charles. A History of the Peninsular War New York : AMS Press; 1980.

Rathbone, Julian. Wellington's War: His Peninsular Dispatches London : Michael Joseph; 1984.

Swabey, William. Diary of Campaigns in the Peninsula for the Years 1811, 12 and 13 Cambridge : Ken Trotman; 198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6-18 06:59 , Processed in 0.14604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