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82|回复: 8

[翻译] 1811年丰特斯德奥尼奥罗会战成为“威灵顿的凶境”的原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9-11-10 12:02 编辑

获得拿破仑系列网站授权翻译
感谢文章作者: Richard Tennant(谭兰特)授权翻译
感谢编辑:Mr. Burnham授权翻译
发表于:https://www.napoleon-series.org/index.html
原文下载地址:http://www.napoleon-series.org/m ... /Peninsula/Fuentesd
感谢黑郁金香1221合作翻译
感谢康伯克前辈和Realistas
在翻译过程中提供的帮助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0 收起 理由
橘与倦怠 + 10 支持,阁下继续努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克斯(Cocks ) 少校在他的日记中写道:

“我听见威灵顿勋爵在他的办公桌旁说,他认为还从未经历过比这更为糟糕的险境。”他正在生着自己的气,因为灾难简直是跟他擦肩而过;在写给他兄长威廉的信中,他如是提到,利物浦伯爵在议会上并未对丰特斯德奥尼奥罗(Fuentes de Oñoro)会战进献词,这一做法是极为正确的,尽管这是我所参与的最为艰难的会战。[1]

当一位像威灵顿此等威望的将军做出这样一番陈述之时,那么这一课题也就值得我们更深一步进行探究。此外,也正如诸多历史学者们所指出的,这是威灵顿唯一下令让军队挖掘和构建野战工事的情况。

背景事件

1811年3月3日,法军终于决定从托里什韦德拉什防线上撤退,并于该月月底撤退至蒙德古河河曲处的塞洛里库和瓜达。马塞纳的最初意图是“撤退至更靠近他的作战基地要塞(阿尔梅达和罗德里戈)的位置”,但后来他改变了主意并且计划将自己部队的作战据点转向东南方,其势力范围朝向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边境线以及塔霍河中部流域地区。这一决策导致他和奈伊元帅的矛盾激化,最终,奈伊被免除了法军第六军军长职务。德鲁埃(Drouet)率领第九军和孔鲁(Conroux)师,携带伤病员已经向阿尔梅达撤退。随后,他奉命摧毁了科阿河上的桥梁,在阿尔梅达驻防了一支卫戍部队并且将自己的军队驻扎在图龙(Turon)的穆拉山谷中,该山谷则位于阿尔梅达和罗德里戈城之间。

安德烈·马塞纳认识到,如果法军能够继续维持对阿尔梅达的控制,这样英国和葡萄牙联军就无法对法军所掌控的西班牙西部地区构成威胁,除非他们冒背后依然存在一个庞大陆军要塞的威胁。

1810年8月26日在一场灾难性的爆炸中,阿尔梅达城部分被毁,而这场爆炸也最终导致该城沦陷于法军之手,从而也打通了法军向葡萄牙进军的道路。八个月之后,法军卫戍部队通过招募劳工对阿尔梅达城进行了充分的修缮,让这座城池再一次坚不可摧。布勒尼耶(Brenier)旅将军,他是一位刚强不屈并且作战经验丰富的将军,他被任命为阿尔梅达要塞的守将并拥有一支1300人的军队作为该要塞的卫戍部队。[2]阿尔梅达城在大爆炸中所留下的一切爆炸痕迹都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在城里却仍然有一大片废墟,几乎每幢房屋早在一开始就被彻底夷平了,诚然,当要塞城廓和防弹掩体都已经加固且万无一失的情况下,这些房屋也就毫无军事价值可言了。原先城中充足的火炮已有部分被损毁,但此时已获得返回至罗德里戈城的法军攻城炮队作为火力补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克斯(Cocks ) 少校在他的日记中写道:

“我听见威灵顿勋爵在他的办公桌旁说,他认为还从未经历过比这更为糟糕的险境。”他正在生着自己的气,因为灾难简直是跟他擦肩而过;在写给他兄长威廉的信中,他如是提到,利物浦伯爵在议会上并未对丰特斯德奥尼奥罗(Fuentes de Oñoro)会战进献词,这一做法是极为正确的,尽管这是我所参与的最为艰难的会战。[1]

当一位像威灵顿此等威望的将军做出这样一番陈述之时,那么这一课题也就值得我们更深一步进行探究。此外,也正如诸多历史学者们所指出的,这是威灵顿唯一下令让军队挖掘和构建野战工事的情况。

背景事件

1811年3月3日,法军终于决定从托里什韦德拉什防线上撤退,并于该月月底撤退至蒙德古河河曲处的塞洛里库和瓜达。马塞纳的最初意图是“撤退至更靠近他的作战基地要塞(阿尔梅达和罗德里戈)的位置”,但后来他改变了主意并且计划将自己部队的作战据点转向东南方,其势力范围朝向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边境线以及塔霍河中部流域地区。这一决策导致他和奈伊元帅的矛盾激化,最终,奈伊被免除了法军第六军军长职务。德鲁埃(Drouet)率领第九军和孔鲁(Conroux)师,携带伤病员已经向阿尔梅达撤退。随后,他奉命摧毁了科阿河上的桥梁,在阿尔梅达驻防了一支卫戍部队并且将自己的军队驻扎在图龙(Turon)的穆拉山谷中,该山谷则位于阿尔梅达和罗德里戈城之间。

安德烈·马塞纳认识到,如果法军能够继续维持对阿尔梅达的控制,这样英国和葡萄牙联军就无法对法军所掌控的西班牙西部地区构成威胁,除非他们冒背后依然存在一个庞大陆军要塞的威胁。

1810年8月26日在一场灾难性的爆炸中,阿尔梅达城部分被毁,而这场爆炸也最终导致该城沦陷于法军之手,从而也打通了法军向葡萄牙进军的道路。八个月之后,法军卫戍部队通过招募劳工对阿尔梅达城进行了充分的修缮,让这座城池再一次坚不可摧。布勒尼耶(Brenier)旅将军,他是一位刚强不屈并且作战经验丰富的将军,他被任命为阿尔梅达要塞的守将并拥有一支1300人的军队作为该要塞的卫戍部队。[2]阿尔梅达城在大爆炸中所留下的一切爆炸痕迹都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在城里却仍然有一大片废墟,几乎每幢房屋早在一开始就被彻底夷平了,诚然,当要塞城廓和防弹掩体都已经加固且万无一失的情况下,这些房屋也就毫无军事价值可言了。原先城中充足的火炮已有部分被损毁,但此时已获得返回至罗德里戈城的法军攻城炮队作为火力补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9-11-10 11:19 编辑

1811年4月战局
阿尔梅达城,其城防工事的坚固程度不亚于波尔图、阿布兰特什抑或里斯本这样的军事重镇,在围攻该城的作战行动中,由于没有配备可以构成攻城炮队的重型火炮,因此无法形成强大的火力破坏该城的城防工事,威灵顿决定在战斗的间歇时刻减少现有火炮的投射量,因为在他看来,在马塞纳能够率军抵达战场进行解围之前,阿尔梅达城早已弹尽粮绝不战自降。由于阿尔梅达、瓜达和萨布加尔这些城镇四周的整个地区已被彻底摧毁,威灵顿的军队物资补给也早已供不应求,只能依靠从蒙德古河下游时不时出现的掉队运输物资车辆中夺得可以勉强果腹的补给。由于缺乏适当的草料喂养,马匹的健康状况十分堪忧。于是,英国和葡萄牙联军向科阿河和阿格达河(Agueda)两河流域间的村庄行军挺进。
到了4月中旬,威灵顿在向南进军的两周时间里,他在埃尔瓦什与贝雷斯福德探讨了作战行动计划并且对巴达霍斯(Badajoz)进行了勘察测绘。在威灵顿远离指挥部期间,他将北部战区的军队总指挥权交给了斯潘塞爵士,这位爵士是目前资历较深的师级指挥官。我们可以注意到一件有趣的事情,威灵顿在向斯潘塞爵士下达的指令中包括一种可能性,即马塞纳会为解阿尔梅达城之围而发动一场猛烈的攻势。只有帕克爵士的葡萄牙步兵旅和德卡斯特罗准将的葡萄牙骑兵旅自始至终投入到阿尔梅达战场。于是斯潘塞爵士需要集中精力的地方,不是位于阿尔梅达城前线,也不是连接阿尔梅达城通向罗德里戈城的道路,而是位于阿尔梅达城南部的防御阵地,该防御阵线与法军的前行阵线相平行,并且可以对法军的前行阵线侧翼构成威胁。这一选定阵地的南向防御良好,位于伦多、阿尔法雅提什(Alfayates)以及阿尔德亚韦利亚前线。
1811年5月战局
马塞纳于4月26日抵达罗德里戈,他的4个军在29日集中于此处,贝西埃尔带着骑兵于5月1日抵达。次日全军约48000人沿罗德里戈桥梁排成冗长的队伍越过阿格达河。如果两位元帅能召集55000人那么威灵顿绝对不会与他们一战,并不得不让法军重新补给阿尔梅达。此时除去投入封锁阿尔梅达的分遣队,威灵顿仅仅拥有37000可用兵力可投入行动。他决心一战,即使他曾拒绝授权斯潘塞在他缺席的情况下进行这样的行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9-11-10 11:55 编辑

战场

几乎可以确定马赛纳用于救援阿尔梅达的物资车队仅可能沿着从罗德里戈起始的唯一通路运动,经过曼萨尼约(Manzonillo),通过马里亚尔瓦和加耶戈斯的桥梁抵达阿尔梅达。然而这条第一优选道路前方的康塞普西翁堡并不容易拿下。杜斯卡萨斯(Dos Casas)河背后的这条山脊与布萨科的山脊有异曲同工之妙,极尽艰险。因此马赛纳必须设法让英国人远离康塞普西翁堡以使他的车队可以通过此处。这一目的可以通过进攻山脊南侧较平整的位置实现,这样或者可以击败英军,随后转向北方;亦或者可以让威灵顿将数量庞大的力量从北方调向南方展开行动。

威灵顿则准确地推测法军正试图迂回杜斯卡萨斯和特伦溪谷的两端,于是将战场选定在杜斯卡萨斯一线,从康塞普西翁堡的废墟直至丰特斯德奥尼奥罗村。这一阵地长度接近13千米/8英里,其正面完全被一条深邃明显的溪谷守护。这个村庄和村庄后的山脊,为右翼提供了坚固的防御支点。

然而,没有哪个挑选的阵地是完全没有弱点的。这一次弱点就是从丰特斯向南直到纳维-迪阿维尔长达5千米/3英里的阵地,当敌人表露从这里迂回右翼的迹象时,威灵顿选择在这里继续展开防御,但是这里可以被看做开阔地,它的侧翼不存在实质上的掩护。

福蒂斯丘对这个阵地进行了如下的评判:

威灵顿设计同法军接战,他将其右翼放至在丰特斯德奥尼奥罗,并对阵地的自然之力抱有合乎道理的信心,确定他的左翼坚固无虞。但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止马赛纳去进行一场通过纳维-迪阿维尔平原的大规模迂回机动,将军队狠狠砸向英军右翼,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进行通过科阿河谷的撤退将是非常困难的。[3]

奥曼,则从另一面,似乎相信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他这样写道:

但是威灵顿并不相信他会被马赛纳所可以调动的兵力击败,虽然他思考过撤退的命令,但是坚定的认为自己并不需要下达它们。[4]

看起来他远不仅是“思考撤退的命令”,事实上他的确下达了命令。实际命令如下[5]:

比利亚福莫萨 5月3日上午8时

在敌人取得优势的情况下,可能军队指挥官会下令军队撤退,在没有那时给予的其他指令的情况下,军队应按照如下指令撤退,

两个位于右翼的师(第1师和第7师),将沿哈维尔教堂(Navé d’Aver)通往鲁里贝拉村(Aldea de Ribeira)的道路撤退。

两个位于中部的师(第3师和轻步兵师),将沿卡里(Caril)路撤退到该路通往比利亚马约尔(Villa Mayor)的分岔路,以及,如果有必要撤的更远,这些师应该通过鲁里贝拉村和比利亚马约尔间的浅滩撤过其后方的溪流。

两个位于左翼的师(第5师和第6师),将通过圣佩德罗、弗雷内达(Freneda)和梅阿利亚达索尔德(Mealhada Sorda)撤退,通往比利亚马约尔上游高地,抵达河谷这一边,然后他们如果确有需要,可以越过河谷撤到比利亚马约尔。

骑兵将沿着卡里路撤退,跟在中部的两个师后方,并掩护步兵的撤退。

两个骑炮分队将和骑兵汇合并一同移动。

帕克准将可以下令将他的士兵撤向皮涅尔或者通过容萨(Junça)浅滩群和博姆堡桥撤退,他可以按照那时的实际情况便宜行事。

乔治·默里,总军务长(军需总监,QMG)


为了对这些地点的位置有清晰地了解,我们必须参照福蒂斯丘第8卷的第7张地图。“卡里路”则是福蒂斯丘第8卷第3张地图上的主道路,自阿尔梅达由北向南,在容萨以东,比利亚福尔莫苏(Villar Formoso)的西方,指向比利亚马约尔。(和怀尔德的地图集一起阅读会非常清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9-11-10 11:57 编辑

科阿河与其渡口

要塞城市阿尔梅达守护着西葡边境的北大门,科阿河则为其提供第一道自然屏障。

科阿河发源于靠近边境的丘陵,连接西班牙的加塔山脉和葡萄牙的埃什特雷拉山脉的一个分支,向西绵延数英里,直到萨布加尔附近。

在那里河流逐渐向东弯曲,在向东北方向流动相当一段距离后,改道向北,保持这个方向,直到最终汇入杜罗河。但是在向北转向后,科阿河多半部分在一个远低于相邻土地水平的河床中流动,时而穿过陡峭的峡谷,时而在漫长而陡峭的山坡之间,因岩石和大型独立的花岗岩而崎岖不平,因此这条河仅有很少的地方可以通行。河道本身也是不稳定的;在潮湿多雨的天气,溪流很快就会变得既深且急,以致于那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浅滩就无法使用了。[6]

皮涅尔下游的桥梁

从阿尔梅达向北的大路通往罗德里戈堡;道路约三分之一处有一条向左分岔的小径,经过辛科比利亚(Cinco Villa)村,通到在科阿河弯曲后的右岸,随后是一座通往皮涅尔的桥梁。然后大约有4公里/2.5英里正向西到皮涅尔河上的另一座桥,小镇就在后面。如前所述,跨越科阿河的桥梁已经被摧毁。[7]

在5月5日开始的会战的第二天,马塞纳将他的军队摆向南边,对联军的右翼展开攻击。在5月6日距天明还有数小时时,威灵顿命令他的士兵修筑一道新的前线以对抗马塞纳的“左勾拳”。如前所述,这几乎是整场半岛战争中威灵顿唯一一次大规模使用野战工事。

因为他事先计划的撤退路线此刻已经被切断,此刻必须通过皮涅尔路线撤入葡萄牙。因此在同样在5月6日晨,他下令托德上尉和两个连的皇家工程部队(Royal Staff Corps)在皮涅尔邻近处修筑两座桥梁,以防万一。假若他们从丰特斯后方出发,这次行军距离将达到25千米/15.5英里。

而当他们抵达此处时,他们发现想将石桥仅有的支离破碎的桥墩进行修复完全不具有可行性,因为他们所需的资源在可接受的距离根本找不到。生长在河流上游2英里处的6株白杨木和一些大榆树是他们唯一拥有的材料。英军迅速砍伐这些材料并克服极大的困难将他们漂流到两个试图修建浮桥的位置。[8]

这份报告并没有说明修建这两座桥梁需要多久,但是无论如何已经不需要这么做了,到5月10日晨,法军已经撤过了阿格达河。

比埃拉(Vieyra)处的浅滩

贝雷斯福德元帅的副官,威廉·沃尔少校在1810年7月的家书中写道,“在一个非常糟糕名叫韦亚(Veia)的浅滩渡过了科阿河,此处约在桥下游1英里,抵达阿尔梅达。”他还描绘了在西方通往浅滩的道路是“指向科阿河的几乎不可通行的小径。”[9]在怀尔德 地图集中贝尔中校的地图显示一条道路自阿尔梅达通向河流,标记为“通往比埃拉港”。

在一张1807年的葡萄牙地图上,标识韦加别墅(Quinta Veiga)坐落在一座名叫韦利亚桥的上游,该桥横跨该河连接菲盖拉河港和皮涅尔(但是实际上所谓韦利亚桥处并无桥梁)。

阿尔梅达下游的桥梁

阿尔梅达城堡市镇守卫着科阿河主桥梁的通路,通往桥梁的道路暴露在要塞的大炮直接火力之下。这里有一道铺设道路专供大型轮式载具通过,与大多数仅适于骡马通行的葡萄牙道路截然不同。从阿尔梅达起通往桥梁的道路经过3千米距离平缓下沉200m.随后跟着一条横岭,但不存在必须绕行的山间溪流。事实上这条道路的一侧的大多数位置一侧都有屏护,给运输火炮和大车提供了相当便利。

由切削石料建筑的桥梁建于1745年,但是如前文所述,它被法国人在撤回西班牙的过程中破坏了。奥曼依然认为它在丰特斯德奥尼奥罗会战时期于5月1日被匆匆修复。威灵顿的确下达了修桥地指示。[10]然而,下达给帕克将军命令的语言并未透露它期望修理已经完成。这份命令可能下达于5月2日或3日,与撤退令一同下发。很不幸查尔斯·斯科特中士关于修理的描述并未记录完成工作的时间。[11]

奥曼也注释这些修理工作让在可能的撤退里让火炮和辎重可以冒险渡河。然而最关键的问题会出现在第一个地点的道路,要知道法国人依然占据阿尔梅达,那么法国炮火无疑将无情地横扫道路。

贝尔中校在怀尔德地图集中的地图显示了道路直直通向河流,至桥梁南边1/4英里处,另一条道路从西岸连接,被标注为圣巴巴拉浅滩。[12]

容萨下游的浅滩

根据福蒂斯丘所述,下一处科阿河的渡河点就是通向容萨村西南的浅滩。[13]这里大约在阿尔梅达桥南方5.5千米/3.5英里。但是需要指出的是,从他的地图上,从容萨通向科阿河经过一个村庄边发源的溪流的南岸。位于交叉口的纳维什村(圣佩德罗西)虽然未被标注,但是这里存在一条从这里和容萨交汇的通道。

奥曼在第4卷316面的对页地图上,将这个浅滩标为阿尔盖伦(Algeirenos)浅滩,但是展示这条道路降向容萨溪以北,前往一个更加下游的位置。在310面他指出这是一个适宜通过步兵和骑兵的优良渡口。在他1911年1月5日在皇家炮兵机构讲座上所使用的地图,用阿尔盖伦(Algarenos )浅滩说明福蒂斯丘所述的位置,但是通向纳韦(Naves)村。

在总军务长乔治·默里的一封信件里,提到“容萨的浅滩群(the fords of Junça)”,说明这里曾存在超过一个浅滩。[14]

在一份古葡萄牙地图和纳皮尔的地图中,都显示在阿尔梅达和博姆堡两座桥梁间存在两个浅滩。[15]当描述科阿河行动时,纳皮尔指出“在步兵通过桥梁时,骑兵布满所有通往右侧的道路以监视2英里外的数个浅滩…”[16]

1939地图展示一座名叫曼努埃尔·何塞(Pontão Manuel José)的桥梁,位于阿尔梅达桥梁上游2.5千米/1.6英里处,在容萨和新村(Aldea Nova)之间的一条直线通往西方;这一地点可能此前同样曾经是一个浅滩,如今日这里又是浅滩一样。在1939地图上这里同样有一个来自容萨的道路,下降到容萨溪流北侧,降至一个菲盖拉斯酒庄(Quinta do Vale das Figueiras)北侧的一个小岛,尽管地图没有准确的标注这里存在浅滩,但是联接河两岸的道路,意味着这里明显存在使用这一浅滩的渡口;奥曼是第一个标注这个位置的人。

福蒂斯丘指出有道路和浅滩经过一个更大的岛屿,至1939年地图上依然存在标示,但是现今的地图已经没有标注浅滩,即使这里依然存在很多对应的道路通往西侧。

所以,就如往常一样,乔治·默里很好的收集了这里的地形和穿越其的通道。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9-11-10 11:58 编辑

博姆堡下游的桥梁

拥有古老城墙的博姆堡镇座落在通往科阿河的道路旁的小丘上。通往河流的道路约莫200米,途中通过几处山间溪流蜿蜒而下。[17]

现存的桥梁相对当年已经重新选址,现今的高速道路就从古桥旁边通过,高跨在科阿河之上,通过一个崭新壮观的桥梁横跨整个河谷进入葡萄牙境内。

在奥曼本第4卷的309面提到,

唯一合适的从丰特斯位置撤退的路线就是博姆堡桥,这个建筑并不很宽,在慌急的情况下非常容易拥挤和堵塞。这是唯一可供轮式车辆通行的交通通道,尽管可能会有些困难。

然而,没有任何一幅同时代的地图上存在一条在博姆堡的道路或者桥梁。[18]1839年在伦敦德里侯爵查尔斯·威廉·文将军的半岛战争故事所附的地图里也同样没有标出博姆堡。但是另一方面纳皮尔的丰特斯德奥尼奥罗地图却标注了这里。[19]怀尔德的地图集则简单地标了一个科阿河上的桥梁,却没有标河流另一边相连的道路。[20]在同地图集搭配的回忆录中他指出,“博姆堡的桥梁是狭窄和难以通过的。”

在1810年7月,马塞纳命令他的第一副官让-雅克·热尔曼·珀莱和另一位副官卡瓦耶上尉去对科阿河进行一次侦察,以防万一遭到敌袭。他的日记给出对这里地形的细节详实描写

在这个乡间地区仅仅存在一条艰难的道路,几乎不可能让火炮下坡,这条道路从博姆堡通向米多。我们花了半个小时走下坡然后花了20分钟才爬回去。这个桥梁长80码,河流并不是非常深。左岸并不算非常陡峭但企图翻越也并非易事。

因此通过博姆堡向下走向到那座狭窄桥梁的道路几乎就是一条羊肠小道,非常狭窄,甚至可能仅仅两三米宽。可能正是因为法国人认为这座桥梁根本不存在实际价值,才没有在1811年的撤退中将其摧毁。

在奥曼认为通过这座桥的撤退“可能会有些困难”时,福蒂斯丘给出了一个可能更加准确的评估,认为其可能“极可能遭到灭顶之灾”[21]

博姆堡南部的渡口

尽管福蒂斯丘关于丰特斯德奥尼奥罗的地图[22]显示在弗雷内达后方不存在浅滩,可是1811年8~9月阿格达河战役说明存在一条在弗雷内达和门多堡(Castello Mendo)间越过科阿河的通道,约在博姆堡桥上游4千米/2.5英里处。[23]

奥曼标记圣米格尔(San Miguel)浅滩位于博姆堡桥上游1.6千米/1英里处。怀尔德的地图显示门多堡(Castello Mondo)附近地区存在两处浅滩。

在现代地图[24]上,在卡贝索-阿格德(Cabeço d’Aguede)下游约600m有一座位于圣米格尔河港的桥梁,地图上标记了一座小型的拦河坝,这一河坝可能选址于另一处浅滩。

第4座桥梁位于博姆堡上游约11千米/7英里处的塞凯罗桥(Ponte Sequeiro / Sequeiras),奥曼指出这座桥位于丰特斯德奥尼奥罗阵地右后方16千米/10英里处。[25]

根据福蒂斯丘关于马塞纳撤退的记录[26],卢瓦宗的部队在1811年3约29日在瓜达遭到奇袭,匆忙间通过瓦莱隆古(Vallongo)和腊波拉(Rapoul)的浅滩读过科阿河上游。这些浅滩可以在怀尔德的地图上找到,尽管其拼写是‘雅隆吉(Jalonge)’。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9-11-10 11:59 编辑

评估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在考克斯上尉此后在5月4日的日记里找到最为准确的评议:

“我们的作战目标是维持阿尔梅达的封锁,但是我们的位置缺乏通往后方的联络,且在越过科阿河后威灵顿勋爵希望维持萨布加尔防线。而为实现这一目的他过度延长战线导致阵地薄弱。”[27]

威灵顿本人对这场会战的评估则是“如果波尼(拿破仑)在这里,我们应该已经被击败了。”[28]

纳皮尔给出简练的总结“马塞纳起先取得了巨大的优势,在拿破仑手中这已可致命。”[29]


Placed on the Napoleon Series: June 2019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9-11-10 11:48 编辑

1 Intelligence Officer in the Peninsular, Letter & Diaries ofMajor The Hon Edward Charles Cocks 1786-1812 by Julia Page, 1986, page 104;cited in Albuera, Wellington’s Fourth Peninsular Campaign, 1811, by PeterEdwards, 2008, page 112. Later, the Siege of Burgos in 1812 became acknowledgedas Wellington’s ‘worst scrape’. It would be here, on 8th October 1812, whereCocks was to fall, a loss which was to effect Wellington deeply.
2 Fuentes de Onoro, by Rene Chartrand, 2002
3 Fortescue Vol VIII, pages 156/157
4 Oman Vol IV, pages 309/310.
5 Wyld’s Memoir, Movement Orders, page 66
6 The Memoir annexed to James Wyld’s Atlas, published in 1840, page63
7 Wellington’s Despatches, John Murray 1938, Vol IV
8 Garwood FS, ‘The Royal Staff Corps 1800-1837’ Royal EngineerJournal, vol 57, 1943 pages 88-89
9 Letters from the Peninsula 1808-1812 by Lieutenant General SirWilliam Warre, letter July 9, 1810 starts page 139.
10 Garwood FS, pages 87-88 and Burnham, Robert Inside Wellington’sPeninsular Army, page 234
11 Recent research has established that the original, damaged,bridge was demolished after 1826/27 and the present structure built some 60metres downstream from the original bridge
12 Oman makes reference to such a ford during the Action on the Coathe previous year on page 264 of Vol III – “Ney bade a mounted officer soundfor a ford at a spot above the bridge, where the river spreads out into a broadreach. But the horse and the man were killed by a volley from the British sideand floated down the swollen stream.” From George Napier’s autobiography, page131
13 Fortescue Vol VIII Maps, no. 3
14 Wyld’s Memoir, Movement Orders dated 3 May 1810, page 66
15 This original map is from the Portuguese Archives; however thecolours used to identify certain units was not correct and have here beencorrected. The Napier’s map is from Vol 2, Plate 12, facing page 405
16 Napier, Vol II, page 414
17 Refer to Fortescue Vol VIII Maps, no. 3
18 Jeffreys 1790, Lopez 1808, Faden 1809, Stockdale 1811, Eliot’sDefence of Portugal 1811
19 Napier, Vol III, plate 5, page 147
20 Wyld’s Atlas, map VI
21 Fortescue Vol VIII, pages 156/157
22 Fortescue Vol VIII Maps, no. 3
23 Fortescue Vol VIII Maps, no. 7
24 Carta Militar, number 194, published1999, courtesy Instituto Geografico do Exercito, Portugal
25 Refer to Fortescue Vol VIII Maps, no. 7
26 Fortescue Vol VIII, page 98/99 andMaps, no 20
27 Charles Cocks, page 103
28 ibid, page 104
29 Napier, Vol III, page 1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11-17 10:38 , Processed in 0.14148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