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4719|回复: 19

[讨论] 涅韦罗夫斯基的勇猛撤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20 08: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先给一份比较客观的描述,采自第二十六师师长帕斯克维奇回忆录《行军笔记》

http://www.museum.ru/museum/1812/Library/Paskevich/index.html

资料1:
第二十六师1812年6月序列
师长伊万·帕斯科维奇
第一旅 利普哈特上校
拉多加步兵团
波尔塔瓦步兵团
第二旅 拉德任斯基上校
下诺夫哥罗德步兵团
奥廖尔步兵团
第三旅 戈格利上校
第5猎兵团
第42猎兵团
第二十六野战炮兵旅 舒尔曼中校
第26重炮连
第47、48轻炮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20 08:3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涅韦罗夫斯基将军的撤退
敌军在克拉斯内对涅韦罗夫斯基发动攻击,涅韦罗夫斯基看到地形状况不利,于是在克拉斯内留下一个猎兵旅,在镇外三俄里的地方依靠河谷掩护设防。敌军带来了全部骑兵——但耻辱的是仅有一个炮兵连和几个步兵师一道参与了攻击克拉斯内。我军被赶出了克拉斯内,退往克拉斯内之外的设防阵地。涅韦罗夫斯基的野战炮兵部队有十二门火炮——第三十一重炮连,此外还有两门顿河哥萨克骑兵炮。涅韦罗夫斯基让一个步兵营携带两门骑兵炮在十二俄里外指向斯摩棱斯克的大道上布防,并告诉他们在流经那里一条小溪上占据渡口。他自己让全师布防之后,将炮兵连放在左岸,由哈尔科夫龙骑兵团掩护,顿河哥萨克团则放在右翼。涅韦罗夫斯基承认,如果他将炮兵连放在步兵纵队之间,就不会遭遇到后来的那些不幸。
敌军骑兵有一万五千人之多,他们冲向左岸,哈尔科夫龙骑兵团勇猛出击,但被击退,法军一路追击达十二俄里之远。这样,炮兵连就在毫无掩护的情况下被扔下来。敌军冲上来夺取了五门火炮,另外七门则退到斯摩棱斯克大道上。哥萨克部队也未能在敌军面前坚持住。因此涅韦罗夫斯基在战斗之初就不得不仅仅依靠步兵作战——没有骑兵也没有炮兵。敌军骑兵从四面八方将其包围,步兵则从正面开始攻击。我军坚持击退了敌军第一波攻击,而后开始且战且退。看到我军撤退后,敌方骑兵攻击愈加猛烈。涅韦罗夫斯基将他的步兵排成纵队,以(斯摩棱斯克大道)两侧的行道树掩护纵队侧面。法军骑兵从涅韦罗夫斯基将军的后方和侧翼不断发动压迫攻击,顺便呼叫着孤立无援的步兵投降——敌军离我军非常近,因此可以互相交谈,但波尔塔瓦步兵团的士兵们怒吼起来,他们说宁愿战死也不投降。在撤退五俄里后,法军发动了一次规模最大的攻势,但道路两旁的行道树和沟渠阻止了敌军攻入我军纵队。
我军步兵的英勇抵抗粉碎了法军的歼灭意图,敌军不断尝试变换花样发动攻击,但都被击退了。第二十七师内部建制打乱,不再有团与团的区分,组成了一个巨型纵队继续撤退,开火击退并反击了敌军骑兵攻击。以这样的方法又前进了七俄里。在一个地方,一个附近村庄差点令撤退部队遭遇毁灭,因为路旁连续不断的白桦树和沟渠在村庄旁边暂时消失了。最终第二十七师没有全军覆没,但最终被迫丢下了一部分被切断联系的部队,大部队继续且战且退。敌军俘虏了与大部队失去联系的后卫部队,但幸运的是敌方没有炮兵,因而不能摧毁这一点步兵。涅韦罗夫斯基沿河继续推进,直到距离此前派驻的两门火炮约一俄里远的地方,这两门炮随即对准法军追兵开火。敌军这时认为我军已有大批援军赶来,于是放弃了追击,我军得以顺利渡河。与此前派出的分遣部队会合,休息到到夜幕降临为止。当夜,第二十七师沿河谷行进了十九俄里,在距离斯摩棱斯克六俄里远的地方驻扎下来,我也就是在这里找到他们。
这一天,我们俄罗斯步兵为自己赢得了满身荣光,对法军而言,耻辱的是他们的一万五千骑兵和几个步兵师仅带着一个炮兵连参战。当然,法军骑兵也不甚光彩——一万五千骑兵发动四十次攻击却无法摧毁我们的六千步兵。
如果仔细观察法国军队——我们一度惊羡不已的对象,我们会发现他们的将军并不像我们所羡慕的那样细心,敌军骑兵实际能力远低于他们所受的表扬。法军在1812战役中的真正优势是他们高的惊人的数量优势。
拿破仑自己对这场战斗表现地非常不快,“我期望,皇帝说,你们会带来一个俄军师,而不是仅仅五门炮”。(帕斯科维奇手书注释可能指引自波格丹诺维奇一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20 08: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资料2:

第二十七师6月序列
师长
涅韦罗夫斯基少将
第一旅Stavitsky上校
敖德萨步兵团
特尔诺波尔步兵团
第二旅Kniazhnin上校
维尔纳步兵团
辛比尔斯克步兵团
第三旅Voeikov上校
第49猎兵团
第50猎兵团
第二十七野战炮兵旅 Arapetov上校
第49重炮连
第53、54轻炮连
两个混合掷弹兵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21 11: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涅韦罗夫斯基关于此战给巴格拉季昂的报告(俄文生肉节译)
“在酷暑下坚守四个小时后,我看到了敌军的优势骑兵力量(根据俘虏供称,计有十五个骑兵团),敌人还得到了七个步兵团和炮兵部队的增援。敌军包抄我军侧翼,迫使我军从克拉斯内沿河撤退约三俄里到Lostvinu。在Lostvinu,敌军加紧攻势。哈尔科夫龙骑兵团以巨大的勇气对敌军发动反击,但很快被六倍兵力的敌军(疑转译有误)击退,敌军沿路猛烈追击。尽管第三十一重炮连由波尔塔瓦步兵团掩护,但看到龙骑兵和哥萨克被击退之后,也跟着他们一起溃逃了。这样,我军步兵就处于没有骑兵和炮兵协助作战的境地,我们被无数敌军骑兵围攻,还承受着霰弹的猛烈射击。面对危险处境和优势兵力的敌军,我们用步枪火力和刺刀杀出一条突围之路。俄罗斯士兵的无畏与勇猛体现得淋漓尽致。必须承认,我们的每一步是用坚定与勇敢克服障碍的成果。在撤退中,距离河流五俄里的地方Merlino,还有一个猎兵营留在那里。”
“第50猎兵团的一个营此前被派出清理我军后方,我在Merlino附近的一个高地上遇到了他们,顿河骑炮兵也加入了战斗,但此前溃退的炮兵和骑兵仍然对战斗状况充耳不闻。哈尔科夫龙骑兵团独自在右侧掩护战斗行动。这两门顿河骑兵炮的猛烈轰击阻止住了敌方骑兵的追击,他们发觉无力再去追击我方步兵——已经处于此前那个营的掩护之下。这时我军步兵上了刺刀,敌军彻底震惊了。随后我退往Korytny那里,接着又退往Ash村,我留下Korytny监督哥萨克部队。在Ash我收到了拉耶夫斯基中将的消息,他正奉殿下您的命令增援我军,这是我所期盼已久的。”
“给敌军造成的损失很大,至于我方,死伤失踪约有1500人之多,由于时间限制,准确的战损统计我还不能进行。重炮连在协同波尔塔瓦步兵团作战时的表现不错,但在骑兵撤退后就扔下步兵顺着大路逃跑,损失了七门火炮,一直窜到斯摩棱斯克城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21 11:5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授勋名单还算客观
几个参战步兵团、哈尔科夫龙骑兵团、顿河哥萨克骑炮兵都拿到了勋章雨,第三十一重炮连啥都没捞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23 22: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七师辛比尔斯克步兵团军士德米特里•杜申克维奇的回忆(他当时只有15岁):

我直到如今都铭记着涅韦罗夫斯基的鲜活形象,他把剑拔出来,就在骑兵冲来的时刻绕着方阵骑行,作为一位上司,他自信地一再给下属重复命令:记住你们在莫斯科学到的东西,这么做,就没有骑兵能够打败你们,对准面前的敌人,不要匆忙开火,要准确射击;第三列要以正确方式传递步枪,在我发出“警报!”之前决不要开火。一切准备都已完成,敌军从两面涌了过来,顷刻之间就击退了龙骑兵,砍倒了一半的炮兵和掩护炮兵的人员,后者以步兵那过于自信的态度郑重其事地把骑兵放进步枪的最近射程才开火。方阵毫不留意附近那动荡混乱的局面和[骑兵]快速追击[俄军]的状况,它沉默、整齐地站在那里,好像是一堵墙一般。“警报!”命令下达后,鼓声就接踵而来,准确的会战射击快速轮转——方阵周围那骑在马上的高傲敌人立刻倒在了地上……一名上校带着几个大胆的家伙……冲向方阵一角,结果倒在了刺刀上;发起冲击的[敌军骑兵]横队遭遇了不可思议的光荣抵抗,迅速掉头,然后飞快地跑开……[原文已省略]用射击打退敌军后,涅韦罗夫斯基像英雄一般称颂他的部下,他高兴地说:“看吧,小伙们,整齐划一的步兵能够多么轻易地打败骑兵,我感谢你们,恭喜你们!”可以听到士兵用整齐的、连续不断的“乌拉!”和“乐意努力!”回复他,双方互相道贺。
法军骑兵徒劳地继续发起冲击,不断轮换参战部队,但都被轻松击退。迈出的第一步值得奢华而光荣的纪念!就这样从下午2点一直战斗到晚上7点,敌军有时候还会用缴获的火炮向我军发射我军的霰弹,惊讶的法军“护送”着我军的密集队形。我们在退却途中遇到了几堆细枝条编成的篱笆和无法绕过的堤坝,要是没有这些障碍物,我军就能够维持队形,也就不会蒙受那些虽然无足轻重却也无可避免的损失了;可是,每当我军有一人战死、负伤或被俘,就必定会有五名法军付出代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23 22: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七师第50猎兵团军官尼古拉·安德烈耶夫
(略译)

从镇里逃出的猎兵——也就是分散在野外的我们营和第49团——开始在这里跑向步兵纵队,而它们也合成了一个密集纵队……你当然可以将它称作人堆,因为部队在逃到一处后没人想要整理队形,没人打算列成纵队或方阵……我们的人群就像是一群羊,总是被赶成一堆,而在遭遇敌军冲击时,这个连边边角角都没有的队形就用会战射击迎击,甚至都不让敌军迫近刺刀。战场地势宽阔平坦,堪称适宜驰骋的地方。我们的一个不幸之处就在于敌军不让我们行经大道,自从叶卡捷琳娜大帝时代起,大道两旁就密集地栽种了两列白桦树,那本可以阻止很多敌方骑兵与我方交战。敌军起初利用从我军手中缴获的火炮发射了几发实心弹和一发霰弹,但由于驭手和马具都被敌人砍掉了,敌军后来就无法搬运火炮,只能把它们留在原地。
他们的射击打死了多达40名我军人员,还导致其他人负伤,我的一名火枪手[即步兵]也被打断了一条胳膊,但他依然用另一条胳膊持枪。在我军后撤期间,一名波兰校官骑着一匹暗栗色良马四次迫近;他冷静地疾驰到我们旁边,劝说士兵投降,不仅炫耀他们的兵力,还表示我们既然总会被俘,那现在的努力就只不过是徒劳。可他的勇敢落了空,我们的军士科尔马切夫斯基[Колмачевский]一边走一边据枪瞄准,这位勇士便死去了……冲击仍在持续,但我们用火力还击了回去。简而言之,我们且战且退,从上午10点一直打到晚上8点,走了整整25俄里,每走一步都经历了战斗。我们在晚上8点走上了大道,树林也出现在视野里,它前方还有一道既高又长的山岭,沿着平行于我军的方向延伸,我们的师长事先在这里部署了一支预备队,它包括我们团的一个营和携带了两门顿河炮的哥萨克,猎兵营将猎兵和拦下来的龙骑兵排成一列横队,哥萨克则从高地上朝敌军开了几炮。法军认为这是一支拥有步兵和炮兵的庞大预备队,他们看到了后方的树林,而且发觉黑夜也即将降临,于是就停了下来。我们跑过了己方部队,开始让各个团依次排开并恢复队形,赶往仅仅15俄里开外的斯摩棱斯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25 21: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文求解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30 22: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掷弹熊的译文,看来方阵中最后一排和前排换枪是存在的啊,那这种方式是否存在于三排横队中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30 23:43: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__l 发表于 2012-8-30 22:59
看掷弹熊的译文,看来方阵中最后一排和前排换枪是存在的啊,那这种方式是否存在于三排横队中呢?

存在,至少在条令里存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7-16 18:01 , Processed in 0.14967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