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17288|回复: 18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2 08: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伦赛泽伯爵 于 2016-1-31 00:52 编辑

路易斯-皮埃尔·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以此纪念皇帝加冕及三皇会战的荣光!)
    在大革命和拿破仑时代的欧洲,军事指挥的艺术达到了一个不同以往的高度。在政治变革及科技革新的大背景下,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使战争方式逐渐在改变,传统的军事指挥策略伴随着火器的不断完善而向更加高效实用、更能彻底达到军事目的的方向迈进。而在1789-1815年中,虽然有些骑兵也装备火器,骑兵却仍旧以冷兵器为主要装备,而恰恰这样的作战装备,使那个时代的骑兵作战更富有魅力。而作为大革命的输出者,法兰西也为那个时代孕育了许多位优秀的骑兵将领,他们有发起艾劳万人大冲锋的缪拉,有在马伦哥带领混成骑兵最后挽救战局的克勒曼,还有追随波拿巴将军转战意大利、埃及被青年骠骑兵视为偶像的拉撒勒等等。是他们把那个时代的骑兵战术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他们的个性和意志也成为后世青年们所追随的榜样。而这其中,有一个名字是不能忘却的,他就是路易斯-皮雷·蒙布伦。
    在现行中国的网络上,这位将军的资料少之又少,而作为我这样一个普通的拿破仑爱好者来说,在寻找蒙布伦资料的过程中,都是带着一份仔细又认真的态度去发掘的。而水平的确有限,且所能得到的资料少之又少。凭借手头上这些资料,我斗胆为蒙布伦写一篇中文小传,望众拿友海涵。
    在拿破仑爱好者所熟悉的法国骑兵指挥官TOP20里,特里将蒙布伦排在第一位。而纵观他的一生,的确没有利用骑兵去统治或扭转会战级别战局的战例,这也使许多拿友对其能力产生了怀疑。在网站的napoleonguide.com一个评分栏目里,蒙布伦评分颇高。这样的评分或许更多是综合一个将领的指挥、领导、勇气等等能力,而这些要从他的战时表现进行考证。而蒙布伦有过什么样的表现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08: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伦赛泽伯爵 于 2011-12-2 09:36 编辑

      蒙布伦的故事还是要从他的家庭说起。与生于北方摩泽尔的拉撒勒、克勒曼不一样,蒙布伦出生于法国佛罗伦萨湿润宜人的海岸省份埃罗,爸爸约瑟夫•德•蒙布伦和妈妈玛丽•阿维共育有8个孩子,4个男孩4个女孩,小蒙布伦是其中的一个。而他的童年及家庭出身,面对资料的稀少也无从知晓。1789年5月,在法国大革命爆发前夕,19岁的蒙布伦加入了阿尔萨斯猎骑兵团,这支部队就是后来帝国时期鼎鼎大名的切沃(CHEVAL)猎骑兵团。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弟弟亚力山德烈最终也成为了一名骑兵指挥官。不久蒙布伦娶了优秀步兵指挥官约瑟夫•莫兰将军的女儿,这位莫兰可不是那位达武手下大名鼎鼎的莫兰师长,约瑟夫•莫兰将军于1813年7月的吕内堡战死。此时的蒙布伦并不是一位军官,具体是以什么职位(军官候补还是普通士兵?)进入军队的还需拿友考证。大革命早期,他分别在北方军团及摩泽尔军团服役,1794年在桑布尔-莫兹军团他被授予少尉军衔。此时的蒙布伦成为了一名骑兵军官。
      1796年,阿登道夫战役中,蒙布伦第一次受伤。顶着数处刀伤,他依旧指挥部下将敌人击退并使里奇潘斯将军免遭敌军俘虏。鉴于此战的出色表现,蒙布伦被升为中尉。这位里奇潘斯将军也是位摩泽尔骑士,与蒙布伦同岁,他也是切沃骑兵的典范。1797年蒙布伦晋升上尉。次年后依次在曼兹军团、莱茵军团服役。1799年10月,在法兰克福尼达河附近的一座桥上,蒙布伦作为辅助力量参加了战斗,战后他被擢为少校。而一周后,在Gross-Gerau的战斗中,蒙布伦又身负两处刀伤,脸上和左臂各一处。之后,他在厄尔巴赫与基尔赫堡服役,并得到了赞誉。1800年7月,安东尼•里奇潘斯将军提拔他为骑兵上校。这位大革命著名的骑兵将军里奇潘斯也是慧眼识才,而他自己却没有机会分享帝国时代的荣耀了,他于1802年3月被委任为瓜德罗普岛总督,却在半年多以后,罹患病症而死。
       1803-1805年,蒙布伦在布鲁日大营服役。1805年9月蒙布伦被派遣至达武第三集团军第七骑兵师指挥第一切沃猎骑兵团。这种骑兵的前身就是蒙布伦刚刚参军所加入的阿尔萨斯猎骑兵。大家都知道,拉撒勒、克勒曼分别是骠骑兵及重骑兵的杰出代表,而蒙布伦是猎骑兵的典范。猎骑兵一度是拿破仑时代最大规模的骑兵兵种,在1811年达到了31个团。这支部队也可称之为一只国际纵队,其中充斥着来自意大利、德国、比利时、瑞士、波兰等地的热血青年。他们在执勤时重纪律及仪表,而聚在一起休息的时候难免要找点乐子,酒自然是不可或缺的了,在西班牙战场上,他们在找酒的方面上有自己的一套:“没白兰地了,谁去抓个狗娘养的回来?”几个猎骑兵小伙子就会跨上战马离开营地去抓个英国兵,用他给养中的酒精排解营帐这一夜的苦闷。猎骑兵不同团的服饰各异,而颜色上却非常统一,绿色,号手穿着红色服装。猎骑兵们装备着便于骑砍的第十一号马刀,他们也装备卡宾枪及刺刀。对于刺刀,猎骑兵们都很反感,毕竟只要面对刺刀林立的方阵冲锋一次就会看见刺刀就觉得恶心,他们拿刺刀顶多挖挖土豆,没什么事就会扔掉。猎骑兵总是觉得自己和骠骑兵没什么区别,而骠骑兵不以为然,他们所拥有的披风式小外衫也是让许多其他骑兵兵种所流涎三尺的,但猎骑兵所拥有的纪律性,训练上不过多苛刻及装备的廉价易补使得其他骑兵无法取代猎骑兵的特殊地位。总体来讲,猎骑兵还是一只非常有纪律性及战斗力的部队,蒙布伦在阿尔萨斯猎骑兵时代就加入了,这样的环境及他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使他在其他人眼里看起来略带阴郁。艾尔丁写到:“他身形高大,伤痕累累,一身的军人气质,活力无限且不知疲倦,拥有一双让你不得不信服的眼睛。”比起让人怀疑是因嫉妒或者其他的什么而被影响升迁的克勒曼,一直得不到表现机会的蒙布伦在升迁上显得很没有后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08: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伦赛泽伯爵 于 2011-12-2 09:45 编辑

1805年12月2日,奥斯特里茨战场,隶属于达武第三集团军的蒙布伦第一切沃猎骑兵团参加了战斗。这一天的奥斯特里茨战场聚集了帝国几乎所有的精英骑士:缪拉,拉撒勒,克勒曼,南苏蒂。达武在法军右翼与苏尔特共同抵御联军的强大攻势,这一仗成为历史上最光辉耀眼的战役之一被载入史册。加上10月30日在里德的出色表现,奥斯特里茨大捷三周后,蒙布伦被授予准将军衔。此后他又转战多处,并在布雷斯劳围城战中颇受好评。

1807年3月,蒙布伦得到了第五集团军骑兵的指挥权。并在次年被册封为帝国伯爵并被授予符腾堡军事大十字勋章。1808年3月,法军进攻西班牙,缪拉进占马德里,拿破仑皇帝将哥哥约瑟夫册立为西班牙国王。而对比西班牙王室的软弱,西班牙的人民的无畏的反抗与斗争精神使他们获得了空前的战斗力。回顾特拉法尔加海战,如果不是西班牙王室的软弱及“和平亲王”的花言巧语、逢场作戏,西班牙的舰队也不会遭致如此磨难。在《民族演义》中,详细的说明了以探险家、西班牙海军将军丘鲁卡等将领强力抵制维尔纳夫的出击决定,却没有阻止这场灾难的发生。萨拉戈萨围城战,西班牙军民虽败犹荣,比起一座城池的丢失,西班牙所表现出的壮烈豪迈让全世界为之肃然起敬。面对在西班牙已无法控制的局面,拿破仑皇帝1808年秋季亲自到西班牙战场督战,意图一劳永逸。11月4日,迅速行军的法国军队已经到达了马德里的门前,而在这之前必须要翻越一道奇险的隘口,这就是索摩谢拉隘口。

隘口上有一座1500米高的山地,而在这下面是一块400米远的开阔地,而从北面的平原爬到山顶要差不多爬上三公里。而这条路溪流错综复杂,山路崎岖。西班牙将军唐•本尼托•圣•朱万将军指挥着9000名士兵正严阵以待。他将16门火炮巧妙布置,以充分发挥火力。

而在法军方面,皇帝带领着45000人向马德里进发。法军进行了一系列的实地探查,面对隘口的防守,皇帝认为用两个团的步兵配合近卫骑兵的冲锋拿下这个隘口怎么也够了。不得不承认,此时皇帝的判断有一定的失误,第一点他低估了指挥官朱万的布阵能力,第二他低估了山顶上的西班牙驻军的意志力,误以为西班牙军队会立即成溃散之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08: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伦赛泽伯爵 于 2012-4-20 22:57 编辑

(图中小图:战斗中,KOZIETULSKI率领他们的骑兵中队,大喊:“冲啊,你们这群狗娘养的,皇帝陛下可看着你们呢!”)
   

战斗正式打响,拿破仑首先派上了波兰近卫轻骑兵第一、第三中队及法国近卫切沃猎骑兵营的一个排,及一些志愿冲锋的人组成了一支约500人的冲锋部队(许多地方写这次冲锋只有7名军官及80名波兰骑兵所发起的已被证明并非真实)。而这次冲锋的代价是惨痛的,全员有超过50%的伤亡率,而第三中队的军官全部伤亡。在冲锋之前,面对山顶上的防御情况,军官们彼此争论了起来,而蒙布伦表现出非常的镇定。皇帝命令蒙布伦指挥骑兵,此战作为指挥者的蒙布伦没有直接参与冲锋。第一批向山顶冲锋的骑兵们被山上的火炮彻底的压制了,可他们还是尽全力去摧毁敌军的炮兵,而西班牙炮兵的摧毁力极大,使得这一次冲锋不得不在非常大的损失下以撤退告终。山顶上的守军欢呼雀跃,面对溃败的法军,西班牙人那种声嘶力竭的呐喊是他们对胜利的吟唱。而在另一方面,波兰第三中队已经溃不成军,虽然这次冲锋失败且伤亡惨重,但是皇帝仍旧能够对山顶西班牙军队的防御能力给出一定的界定。并且,他们的冲锋毁掉了敌军的不少火炮,这使得后来的进攻更加的顺利。




就在第三中队的骑兵们撤回的时候,拿破仑派上的两个线列步兵团在敌军的右翼进行佯攻,并吸引对方火力。很快,西班牙军队与这两个团交火,蒙布伦亲自带领波兰近卫轻骑兵第一、二中队及切沃近卫猎骑兵在近卫炮兵火力的掩护下向山顶冲锋。山顶上的西班牙人依靠地形掩护在炮兵的打击下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他们依旧将注意力放在右翼的两个线列步兵团上,而此时由蒙布伦带领的清一色近卫军骑兵已经黑压压的盖过来了,这种视觉效果对山顶上西班牙官兵的冲击看来是相当有力的,很快他们军心不稳,阵型混乱,开始溃败。法军进行了强有力的追击,索摩谢拉战役法军宣告胜利。值得一提的是,此战后,波兰青年近卫轻骑兵跨过了中年近卫军级别成为老年近卫军。此战也成为骑兵冲锋史上灿烂的一笔。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08: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伦赛泽伯爵 于 2011-12-2 15:27 编辑

1809年,回到巴黎的蒙布伦被擢升为少将。同年6月,蒙布伦参加了著名的拉布战役。此战,欧仁将全军右翼交由格鲁西指挥,共5731人,其中,蒙布伦的轻骑师有1516名骑兵,6门骑炮。加上另一只由皮雷•大卫•科尔伯特•查本奈斯将军所指挥的轻骑师,右翼的骑兵数不过3000余人。他们担任的任务是辅攻,不过,蒙布伦精湛的骑兵指挥使得奥军摸不到头脑,完全被蒙布伦在战场上牵着走。

仗一打响,蒙布伦首先向四方形农庄进行侧翼攻击。他的目的是吸引保护侧翼的奥地利骑兵来进行防守,使强攻农庄的瑟拉斯步兵师减缓压力。皇帝的继子欧仁也亲自在蒙布伦阵内督战,他知道,右翼的战况将直接影响中路的进攻势头。而中路的进攻并不顺利,奥军巧妙的布阵及地形上的劣势使得蒙布伦必须对敌进行强度更大的袭扰,法军的猛烈进攻使得奥军指挥官约翰大公让左翼的所有骑兵倾盘而出,面对奥军想一口吃掉自己的架势,蒙布伦命令骑兵们向后侧的格鲁西龙骑兵部撤退,而奥军一路冲杀过来,杀红眼的他们哪管你是带盔不带盔,配阔剑还是马刀的,继续对蒙布伦军紧咬不放,蒙布伦冷静的判断当前的情况,马上与格鲁西合兵一处,向奥军进行反冲击。这次反冲击效果非常的好,他们直接冲至农庄旁并迫使农庄四周的奥军步兵向农庄退却。

另一方面,瑟拉斯部攻取农庄几次未果,最终他决定以俄式打法强攻农庄。他亲自配上刺刀,带领中路的主力步兵向农庄进攻。约翰大公马上感到这次瑟拉斯一定是抱着决战的想法来的,随着农庄的告急,约翰大公派出了大量的援军增援。法军骑兵一次又一次的将敌军打了回去,面对右翼的突进,格鲁西为蒙布伦集合骑炮,向敌军阵线进行炮击。奥军很快难以招架,阵线动摇,蒙布伦看准时机,率领猎骑兵对奥军进行追击。且此时,农庄已入法军之手,奥军已成全面溃败之势。此时约翰大公希望能够组织有序的退却,蒙布伦在追击过程中看准形势,虽然无法和马伦哥克勒曼的横切敌阵比,但这样的机动却十分的相似:蒙布伦率领七个骑兵团从右侧向敌军中路进行了一次大胆的横插,这完全使其中的奥军成瓮中之鳖。蒙布伦的追击一直持续到第二日凌晨才结束。

1809年7月,蒙布伦追随达武的第三集团军来到瓦格拉姆战场。他这次仍然指挥他在拉布战役所指挥的那支轻骑师。在瓦格拉姆的后半段,达武派遣蒙布伦与格鲁西分别率领切沃猎骑兵与龙骑兵在卡尔大公无法扎上的布袋口上,即右翼进行迂回,并对奥军进行了彻底的打击。即使地形限制了法国骑兵的战斗进展,当皇帝看到了达武的成就,笑着说:“我们赢了!”同年,蒙布伦被授予骑士级铁冠勋章,并被册封为帝国伯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08: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伦赛泽伯爵 于 2011-12-2 15:26 编辑


      1810年7月,蒙布伦被派回了已深陷泥沼的在半岛作战的法国葡萄牙军团。在布萨库战役后,蒙布伦发现了一条可以绕开英军阵地的小路,这对威灵顿是十分不利的,威灵顿很敏锐的战术眼光使他转移了阵地,向托里什-维德拉什防线撤退。
      法军一直跟到了托里什-维德拉什防线,面对这铜墙铁壁,法军挨了一冬,最终退至西班牙边境,而威灵顿正悄悄的跟着他们。威灵顿确保了葡萄牙的安全以后,开始着手收复失地。在威灵顿围困阿尔梅达时,马赛纳重整旗鼓,力求出兵帮助阿尔梅达的守军渡过难关。而威灵顿选择了一个叫做丰特斯德奥诺罗的小村庄与马赛纳作战,他这样做有这样的考虑:第一,掩盖所有去阿尔梅达增援的路径。第二,法军的补给支持不了几天而他的更多,法军一定会急于作战。法国葡萄牙军团分成五部分,四个军及一支骑兵力量。蒙布伦负责指挥这支骑兵。法军有42000步兵,4500骑兵,38门火炮。英国人有36000步兵1850骑兵及48门火炮。
       双方在经过5月3日的拉锯战后,威灵顿由于正面的进攻而调转了重心,使得右翼空虚,5日,马赛纳向英军的右翼发起了一次强劲的进攻。这次进攻是由马尔产,摩尔梅特,索利格纳克的步兵师进行掩护,由蒙布伦领导龙骑兵进行冲锋的。由于右翼首当其冲的是第七师,他们的营被法军砍的七零八落,威灵顿看势不妙,马上调上轻步师及英王德国骑兵团参战。而他们打出了一次教科书般的撤退战。这一仗,英军骑兵和炮兵配合步兵进行撤退战,他们不仅成功的掩护了第七师撤退,他们还稳步的撤退到了一个威灵顿亲选的强阵地上。且此战,法军的炮火怎么也覆盖不到敌军方面,而英军骑兵且战且退,而当蒙布伦骑兵大势追击英军时,英军的步兵就会用步兵火力线将他们赶跑,蒙布伦很无奈,由于骑兵的进攻迟滞及地形的不利,他觉得力量非常不足,他向马赛纳要求帝国近卫骑兵增援,给英军以致命打击。
      马赛纳接到请求以后,马上派遣部下去调集近卫骑兵增援。这位被派遣的军官是雷吉奥公爵乌迪诺元帅的儿子查尔斯,马赛纳焦急万分的看着查尔斯匆忙的背影,一会他看看手表,一会问问传令官,出乎意料的是,马赛纳远远望见了查尔斯正往回走,身后一个骑兵也没有,马赛纳暴跳如雷的喊:“近卫骑兵呐?”大汗淋漓灰尘满身的查尔斯调节了下呼吸后,解释了这种奇异情况的原由。原来,小乌迪诺找到了近卫骑兵的副官路易斯雷皮克将军,查尔斯说明来由却遭到了雷皮克的拒绝,理由很简单直接,他既没看到指挥官伊斯特利亚公爵贝西艾元帅也没接到元帅的任何明确的命令,近卫掷弹骑兵与近卫龙骑兵是不可能拔剑冲锋的。也的确,帝国近卫军是帝国最出色的军队,指挥官没有直接命令又没有指挥官的命令文书怎么可能调得动?
     法军最终没能及时赶到,他们也错失了击溃英军的绝佳机会。英军得以在夜晚重新集结,最终马赛纳放弃了战斗并撤退至罗德里格城。马赛纳最终被调回巴黎并由马尔蒙元帅替代他。而近卫军指挥官贝西艾在哪呢?他离开了战场检查几天前法军穿越的壕沟……还有一件事让马赛纳大为恼火,贝西艾居然拒绝从城里拿弹药补充炮兵,加上威灵顿反击势头非常猛烈,最终导致法军炮兵哑火。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08:2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伦赛泽伯爵 于 2012-1-18 13:04 编辑

故事还要继续。1812年1月蒙布伦回到法国,2月授命指挥缪拉预备骑兵中第二骑兵军的指挥权。他追随大兵团进军俄罗斯,并在瑞特斯亚尼指挥战斗取得胜利。

波罗基诺会战开始不久的9月7日,法俄双方正进行着炮火上的角力。勘察战况的蒙布伦却被流弹直射了小腹,英勇的蒙布伦调侃般的喊了声“打得漂亮!”,旋即倒在了这块决定拿破仑命运的战场上。由于伤势过重,几个小时后,蒙布伦离开了这个辉煌而又血腥的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08:2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伦赛泽伯爵 于 2011-12-2 15:12 编辑

纵观蒙布伦将军的一生,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骑兵指挥官,无论在勇气与智慧上,他绝对是拿破仑时代的最出色的骑兵将领之一。他的骑兵指挥风格属于刚中带柔的。而如果一定要对蒙布伦在拿破仑时代的骑兵将领里找一个座次,我们需要仔细的去揣摩蒙布伦所参与指挥的几场战役。

我们先从索摩谢拉战役开始吧。这场战斗在开始前,皇帝并没有太看好山上守军的战斗力和配置能力。所以他开始时就觉得只要有两个团就可以拿下隘口。而真正到达了索摩谢拉战场,暴躁的皇帝直接就想用骑兵冲上山顶,在几位军官劝说无果的情况下,他责成蒙布伦指挥骑兵进攻隘口守军。而这500人的精锐骑兵面对十分恶劣的地形被山上的炮兵轰的血肉横飞,不过他们的确也有所成就,他们毁掉了山顶上不少炮位这为后来蒙布伦骑兵冲上山顶奠定了基础。后来皇帝派上了第24、96线列步兵团对敌进攻,蒙布伦带队冲上山顶。可以看到,蒙布伦是这次战役骑兵的指挥官,皇帝第一次冲动的命令使波兰骑兵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而蒙布伦在这恰当的时机(敌军炮火减弱,步兵吸引了山上守军的主要火力),对敌进行了致命的打击。从这些来看,第一次冲锋,皇帝在战场认识上,并不一定是正确的选择,如果他听从瓦尔特将军的建议先放上两个团去包抄再伺机去进攻山顶恐怕波兰骑兵不会遭如此劫难。而蒙布伦第二次冲锋,他集合了骑兵队,在恰当的时机冲锋,虽然敌军损失了不少火炮,他也仍然要面对占据有利地形的守军,索摩谢拉地形复杂,骑兵冲上去就比较艰难,又取得了如此的壮举不可不承认这是次伟大的冲锋,而悲壮的挽歌要奉献给第一次冲锋的勇士们。所以,索摩谢拉之战中蒙布伦的表现并没有被波兰近卫骑兵们所冲淡,面对第一次冲锋的失利,蒙布伦能够更加冷静的指挥骑兵冲锋,更加让人钦佩。面对那沟壑满布的山路,除了意志和勇气让他们一路直接冲至山顶的还有什么呢?无论是在战术还是勇气上,作为骑兵指挥的蒙布伦都表现的非常耀眼,这伟大冲锋的荣誉不仅属于第一次冲锋的近卫骑兵们,也属于他们的指挥官蒙布伦。

拉布战役。拉布战役中,蒙布伦在右翼的表现富有弹性,收缩自如,且游刃有余。他指挥混成骑兵及骑炮无论在配合法军进攻农庄还是牵制增援的奥军上,都表现的相当优秀,此战彻底使意大利战场力量对比扭转,蒙布伦功不可没。在瓦格拉姆,蒙布伦对奥军侧翼的包抄为法军取得战役胜利走出了关键的一步。

丰特斯德奥诺罗之战。谈到这,我不得不为蒙布伦鸣不平,贝西艾的渎职行为不仅断送了蒙布伦在此战即将取得的成就也使得法军最后无力对英军实施有效打击。这其中不仅为威灵顿作为一流统帅所表现出的指挥艺术而叫绝,也为法军未在此战攻破威灵顿而惋惜。此战如果法军能够攻破威灵顿,威灵顿一定无法顾及阿尔梅达等城的包围战,如果损失足够大,很可能直接退却至托里什-维德拉什防线,这对整个半岛战役的战局能够起到关键作用。然而,蒙布伦在战役中表现出了相当优秀的把握时机的能力与勇猛强势的指挥风格,如果对手不是威灵顿,把撤退战打的如此出神入化,很可能蒙布伦会自南向北的形成迂回。总的来讲,此战过于可惜。

  从战场战术的角度来看,蒙布伦是可与拉撒勒、克勒曼相比的骑兵指挥官,他所表现的指挥风格和指挥艺术堪比这两位。他一生至1812年时才获得了骑二军的指挥权,而恰恰这一年他却意外阵亡了。他一生较大的表现机会比较少,这使他没有机会去获得更大的成就。所以单从技术上讲,蒙布伦是可以与帝国一流骑兵指挥官相提并论的,而从成就上,就无法同等比较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08: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伦赛泽伯爵 于 2011-12-30 13:59 编辑

  

蒙布伦的死多少让拿破仑有些触动。这位骑士与拉撒勒、克勒曼不一样,他早年没有追随过拿破仑,而他的战绩也没有引起拿破仑太多的注意,直到索摩谢拉之战,这位将军才开始以优秀骑士的姿态在这个时代崭露头角并受到皇帝的重用。他留下他5岁的儿子独自离开了人世,他为他的儿子的名字中加入了拿破仑:路易斯-安纳托尔-拿破仑,尽管皇帝没有太多的关注蒙布伦,可他还是用这种方式对皇帝表示诚恳的敬意。悲剧的是他第二个孩子女儿露易丝•克莱里思正是在1812年出生的,蒙布伦很可能与他的女儿从未有缘相见。

由于蒙布伦长期骑马作战且缺乏保养,在他人生后期患上了严重的痛风,他甚至无法提上马靴。而这丝毫没能影响他骑马的习惯:我们似乎能够看到,一位高大威猛的骑士,穿着白色的内衣,将军马裤,赤脚纵马,低声吟唱着家乡的曲调,伴着妻儿热切的召唤,他不紧不慢催着马儿奔向战场的地平线,渐渐的融化在那个火热年代西下夕阳柔和的光晕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 09: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你现在成了写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7-2-25 21:31 , Processed in 0.04439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