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7793|回复: 10

法军骑兵名将南苏蒂(每日一更 求监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8 11: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bbs.napolun.com/thread-38122-1-2.html
已完结
————————————————————————————
虽然上个月的确很忙,但是感觉自己还是太懒了。其实这文暑假就开始写了,但是拖到现在才写到1806年战役。为了防止弃坑今天特地贴出,以后打算每日至少更新一段,还望大家监督。

艾蒂安-马里-安托万-尚皮翁 德 南苏蒂



生日:1768530
出生地:法国 吉伦特省 波尔多
兵种:骑兵
荣誉军团勋章:大鹰级
帝国贵族:伯爵
离世年月:1815212
离世原因:疾病
离世地点:法国 巴黎
所在凯旋门位置:

1 早年经历:
    艾蒂安 德 南苏蒂于1768530日出生在波尔多。他的父亲作为一名有着50年军龄的老兵,曾经参加过波兰王位继承战争、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以及七年战争,艾蒂安出生时老南苏蒂正在担任Trompett堡要塞的指挥官。由于身上有着稀薄的贵族血统,南苏蒂得以在1779年进入布吕埃纳军校就读。因为在校期间的突出成绩与优异表现,使南苏蒂获得了进入巴黎军校继续深造的机会。1783530日,南苏蒂以当届最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被未来国王路易十八亲自授予了少尉军衔。1785526日,南苏蒂被调到了他父亲那曾经服役过的部队勃艮第步兵团。
现代的巴黎军校,南苏蒂、拿破仑等名将都曾在这里就读。


塞居尔元帅与卢克纳元帅。塞居尔元帅为南苏蒂早年的军事生涯提供了不少帮助,他是那位后来通过回忆录出名的塞居尔将军的祖父。而卢克纳则是唯一一名在大革命时期被提拔的元帅,鲁热·德·利尔的《马赛曲》即是题献给他。

    在艾蒂安少年时代,南苏蒂一家一直在波尔多过着诚实而本分的生活,他的父亲在去世之前也一直维持着现役。不过老南苏蒂在1785年的离世却使这个家庭横遭打击,没有收入的遗孀很难养活她的一个儿子与两个女儿。不过这种状况很快就得到了缓解,南苏蒂一家受到了包括布朗卡(Brancas)公爵夫人在内的当地名流的接济,博沃元帅(Marshal Beauvau)夫人甚至通过与她与当时战争部长塞居尔元帅(Marshal de Ségur)的关系而让南苏蒂很快获得了晋升。1788年南苏蒂在弗朗什-孔泰(Franche-Comté)轻骑兵团担任临时上尉,很快他又被调到了洛赞(Lauzun)骠骑兵团。17911220日,南苏蒂短暂的担任了莫帕将军(Poncet de la Cour Maupas)的副官,第二年他又开始担任卢克纳元帅(Nicolas Luckner)的副官。之后南苏蒂晋升为了中校,并开始在第二猎骑兵团指挥一个中队。44日南苏蒂被转调到了第九骑兵团,他将在那里呆上七年半之久。

2 第一次反法同盟战争与在第九骑兵团的岁月
    革命战争爆发后,第九骑兵团隶属于屈斯蒂纳将军(Adam Philippe, Comte de Custine)的的莱茵河军团。由于团长巴达上校(Badda de Bodosalva)的生病,南苏蒂以中校身份代理团长的职务,并在屈斯蒂纳将军的指挥下朝普法尔茨(Palatinate)进军。179210月,久病的巴达上校去世,南苏蒂期望自己能正式接任第九骑兵团的团长,不过屈斯蒂纳将军却提拔博昂中校(Loubat de Bohan)为新任指挥官,虽然南苏蒂反对,但是将军还是强行执行了这个命令。在博昂的带领下第九骑兵团参加了随后同普鲁士的战斗,其中1793330日在上弗勒斯海姆(Ober-Flörsheim)的一次交火中,南苏蒂率领第一中队进行了一次成功的冲锋,不过却很快遭到了普军骠骑兵的反击,博昂随即带领剩余的骑兵同南苏蒂会合,之后他们一同赶跑了敌军。军团指挥官随后被转调到了北方军团,但是正式离职之前屈斯蒂纳将军决定再进行一次击败反法盟军的尝试,而这次的行动是一次夜袭。但是由于步骑炮三兵种的配合生疏,使得517日的行动成了一次完全失败的战例。虽然包括第九骑兵团在内的法军骑兵成功俘获了不少敌军火炮,但是奥军的反击迅速使他们处于混乱之中,这种慌乱随后就蔓延到了跟进的步兵部队。
    虽然此次行动失败,但博昂依然于几日后晋升为了准将,而南苏蒂也自然填补了他的空缺。当博阿尔内将军(Alexandre de Beauharnais)成为新任司令官之后,莱茵军团旋即开始向美因茨进军。其间一些战斗在兰道(Landau)附近爆发,第九骑兵团也参加了数次冲锋。之后第二中队的中队长用一些模棱两可法规想取代南苏蒂代理指挥官的职务,但是他的请求遭到了博阿尔内将军的拒绝。
屈斯蒂纳将军与博阿尔内将军,两位军团级的指挥官先后因为作战失败而被国民公会送上了断头台。有趣的是博阿尔内将军的遗孀约瑟芬..博阿尔内日后成为了第一帝国的皇后。

    随后南苏蒂获得了上校军衔,并正式开始担任第九骑兵团的指挥官。179311月与12月南苏蒂在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的几次骑兵战中表现出色,随即他又参加了12月底的盖斯贝格战役(Battle of Geisberg)。此次战役结束后,骑兵指挥官多纳迪厄少将(Donnadieu)因为在敌人面前的怯懦表现而接受了审判,所幸的是南苏蒂并没有涉及此事。更难能可贵的是虽然南苏蒂有着一定的贵族血统,但是因为其一丝不苟的作风,整个革命战争中他都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到了1794年由于德赛将军(Louis Desaix)成功击退了联军,战火绵延到了莱茵兰一带。此时南苏蒂的第九骑兵团与第十七龙骑兵团组成一个骑兵旅隶属于戴尔马将军(Delmas de La Coste)的指挥。该旅在5月底同奥地利骑兵的两次交战中表现出色,莱茵河军团司令米肖将军(Claude Ignace François Michaud)也特意在报告提到了戴尔马会下两个骑兵团在面对敌人时英勇而又无畏的表现。在7月份的几次战斗中,第九骑兵团又取得了多次胜利,南苏蒂也因此赢得了不少荣誉,他被认为是一名懂得如何更有效率使用自己部队的指挥官。

皮什格鲁将军与莫罗将军。日后两位共和国名将都被卷入了卡杜达尔事件中,其中皮什格鲁在监禁过程中自杀,而莫罗则被流放到了美国。

    179412月,由于皮什格鲁将军(Charles Pichegru)未能夺取美因茨,莱茵河一带的法军陷入了不小的困境。而之后莫罗将军(Jean Victor Marie Moreau)代替皮什格鲁成为了莱茵河军团新任指挥官。到任后莫罗对军团进行了重组,将他们重新编排为三个军以及一个预备军,第九骑兵团即归属于预备军。随后在预备军指挥官布尔西耶将军(François Antoine Louis Bourcier)的带领下,第九骑兵团在埃特林根(Battle of Ettlingen)取得了极为荣耀的一次胜利。

1795年共和国重骑兵基本装束

    南苏蒂另一个闪光时刻发生在1796811日,那时他的第九骑兵团被划归到圣希尔将军(Laurent de Gouvion Saint-Cyr)的中路军。由于连续数日的行军骑兵部队都很疲惫,为了然他们得到休息,圣希尔出人意料的决定让一直养精蓄锐的重骑兵卡宾枪骑兵团执行当晚的警戒任务。破晓后,内勒斯海姆战役(Battle of Neresheim)开始,随着奥地利骑兵的不断涌现,从没有执行警戒任务的卡宾枪骑兵遭到了敌人猝不及防的进攻,而已经习惯于见证卡宾枪骑兵不断胜利的其他骑兵团也立刻陷入了慌乱之中。虽然南苏蒂尽他所能重组了混乱中的第九骑兵团,但是一整天之内其他骑兵部队的士气依然无比低落。此时当敌军进攻时法军只能不断后退,而不是立即投入骑兵反击。意识到自己困境的圣希尔让副官命令南苏蒂发起冲锋,并给予了他全军骑兵的指挥权。随后南苏蒂以第九骑兵团为先导,外加第二、第二十猎骑兵团与第二骑兵团发起了冲锋,这次完美的行动不仅成功击破了奥军步兵阵线,还极大振奋了法军的士气,这也促使了卡尔大公(Archduke Charles, Duke of Teschen)于第二日撤出了战场。像这样的闪耀时刻在1796年战役中还有很多,虽然他几次都获得了晋升为准将的机会,但是为了可以继续同第九骑兵团的士兵呆在一起他都拒绝了升迁。


3 第二次反法同盟战争与在德国的战斗
    179710月,坎波-福米奥条约的签订标志着第一次反法同盟战争的正式结束,但是和平只持续到1788年末就有结束了。第二次反法同盟战役爆发后,南苏蒂的第九骑兵团先后隶属于德意志军团、美因茨军团,到了1799年该团又被编入了奥普尔将军(Jean-Joseph Ange d'Hautpoul)的多瑙河军团的预备骑兵部队。随着多瑙河军团在施托卡赫战役(Battle of Stockach)的失败,军团司令儒尔当将军辞去了指挥官的职务,多瑙河军团遂被解散,大部分武装被编入了马塞纳将军的瑞士军团,而骑兵部队则被编入新组建的莱茵军团。
1799年法国政治军事形势是相当严峻的,施托卡赫战役之后更是如此。不过此时南苏蒂终于接受了对自己的提升,他于829日正式升任准将并开始指挥由第八与第九骑兵团组成的一个中骑兵旅。随后他的旅又编入了之前由埃斯帕涅将军(Jean-Louis-Brigitte Espagne)指挥的四个团,并再次归属奥普尔将军指挥。莱茵河军团新任司令勒故布将军在对比分析了敌我力量后果断的选择撤离,而在撤退期间南苏蒂的骑兵部队在维斯洛赫(Wiesloch)打了一场精彩的后卫战。迪利耶斯将军(Louis Baraguey d'Hilliers)接任勒古布成为莱茵河军团司令后对骑兵部队进行了重组,南苏蒂的骑兵旅又被削减到它本来的规模。

勒古布将军与奥普尔将军。勒古布将军因为他的革命信仰以及同莫罗的关系在帝国时代一直受到冷遇,直到1815年才获得了重返战场的机会。而奥普尔将军虽然一直以骑兵指挥官的身份活跃在第一线,但却不幸牺牲在了埃劳战役。

    虽然边境上的危机逐渐得到了缓解,但是法国国内的政局却持续动荡不堪。波拿巴将军在离开埃及返回法国后受到了英雄般的接待,而他也在1119日通过雾月政变建立指执政府,从而登上了法国权利的顶峰。为了击败法国在大陆上最后一个对手,波拿巴将军特意组建了预备军团。南苏蒂本应该前往预备军团服役,不过莫罗将军将他强行留在了自己的莱茵军团,并让他负责指挥军团右翼勒古布将军的骑兵部队。
    南苏蒂先是在施托卡赫附近的恩根战役中帮助莫罗击败了奥地利克赖将军(Pál Kray),从而报了去年在此失利的一箭之仇,之后他又参加了多次战斗。而714日第一执政取得马伦哥战役胜利的同时,南苏蒂则在蒂罗尔追击罗伊斯-普劳恩亲王(Prince Reuss-Plauen)的部队。第二次反法同盟战役结束前,南苏蒂一直都在蒂罗尔服役,并先后转隶莫里托将军(Gabriel Jean Joseph Molitor)与居丹将军(Charles-étienne Gudin de La Sablonnière)麾下。这期间作为一名骑兵指挥官的杰出表现为他赢得了极高的声望,勒古布甚至说他不会让除南苏蒂之外的人指挥他的骑兵。

莫里托将军与居丹将军,日后两位都成为了帝国最优秀的师级指挥官。
4 和平年间
    吕内维尔合约签订后欧洲大陆又获得了和平,不过此时葡萄牙王国依然保持着与英国的同盟关系。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拿破仑决定征服这个卢西塔尼亚(Lusitanian)国家。在他的命令下吉伦特观察军团被建立起来,拿破仑还亲自为它挑选了9位指挥官,而其中就包括南苏蒂。不过入侵计划在法军进入西班牙境内不久就被终止了,葡萄要同意与法国缔结合约。之后南苏蒂辗转于各种行政职务,并于1803324日获升少将。结束了塞纳-瓦兹省(Seine-et-Oise)军事指挥官任职后,南苏蒂被派往指挥莫里托将军汉诺威军团的骑兵部队。180421日南苏蒂又被转调到海滩方面军,负责在那里指挥一支的预备骑兵部队。到了1805829日,这支由第一、第二卡宾枪骑兵团,第二、第三、第九与第十二胸甲骑兵团组成的骑兵部队被改变为了大军团第一重骑兵师。

弗里德兰战役中的第四骠骑兵团。这支光荣的团队1803年即是在南苏蒂手下服役。

    1804614日,拿破仑授予了南苏蒂指挥官级荣誉军团勋章,第二年他又任命南苏蒂为皇后的宫廷总管。但是因为实在不喜欢宫廷的生活,在找到一个可以被接受的理由后南苏蒂辞掉了这个职务。

5 第三次反法同盟战争与奥斯特里茨战役
    第三次反法同盟战争爆发后,拿破仑皇帝着手在大军团组织了一只预备骑兵部队,并交由缪拉元帅指挥。它包括南苏蒂与奥普尔的重骑兵师、三个龙骑兵师以及一个步行龙骑兵师与一个轻骑兵旅。很快南苏蒂由6个骑兵团组成的重骑兵师就在演练中被认为是最训练有素的队伍。
战场初始阶段,南苏蒂的骑兵师跟随达武元帅的第三军一同进军。他们一起渡过了莱茵河,接着又渡过了多瑙河,随后南苏蒂的师被编入了缪拉的预备骑兵部队中。在108日的韦尔廷根战役(Battle of Wertingen)中,南苏蒂的重骑兵第一次经历了战火的洗礼,而他们也用行动让所有人折服。之后两个卡宾枪骑兵团被调离了他的麾下,南苏蒂带领剩余的骑兵跟随皇帝一同前往了奥格斯堡(Augsburg),在那里他的师被编入了拉纳元帅的第五军。在这个岗位上,南苏蒂于申布隆战役(Battle of Schöngrabern)中协助了瓦尔特将军(Walther),之后他麾下的第九胸甲骑兵团又与奥普尔的胸甲骑兵、沃尔特的龙骑兵以及贝西埃尔的近卫掷弹兵近卫骠骑兵参加了在维什科夫的战斗(Battle of Wischau)。

申布隆战役中的法军骑兵部队。托翁在他的小说《战争与和平》中用安德烈公爵的视角对这一惨烈的后卫战进行了文学再创造。

    之后拿破仑皇帝带领大兵团不断追击退却中的俄军,在前进到奥斯特里茨后,他们面对的是超过85000人的俄奥联军,一场大战一触即发。而南苏蒂的整个骑兵师被再次编入了缪拉元帅的预备骑兵部队,并被布置在法军的左翼。此时他的6个团、每个团又下辖3个中队被3位旅长指挥:皮斯顿准将(Joseph Piston)指挥第一第二卡宾枪骑兵团(分别有205181人)、拉乌赛准将(Armand Lebrun de La Houssaye)指挥第二与第九胸甲骑兵团(分别由304280人)以及圣热尔曼准将(Antoine-Louis Decrest de Saint-Germain)指挥的第三第十二胸甲骑兵团(分别由333277人)。除此之外南苏蒂师还被配置了来自第二骑乘炮兵团的第四炮连,这些部队被排成两列布置在拉纳元帅第五军卡法雷利将军(Marie-François Auguste de Caffarelli du Falga)的步兵师之后。

李希滕施泰因亲王 约翰一世.约瑟夫 。他是奥斯特里茨战役俄奥联军预备骑兵部队的指挥官、最优秀的奥地利骑兵将领,同时也是南苏蒂的长期对手。

    奥斯特里茨战役的大幕在122日上午10时左右被全面拉开。几日前在维什科夫骑兵战中赢得胜利的俄军将领巴格拉季昂亲王(Pyotr Bagration)正指挥联军右翼与拉纳第五军对垒。为了掩护巴格拉季昂的行动,联军预备骑兵指挥官李希滕施泰因亲王(Johann Josef I von Liechtenstein)在北线投入了4000名俄奥骑兵部队。不过因为没有得到联军步炮部队的掩护,不久他们就被法军步骑炮三兵种联合击退。 克勒曼将军抓住机会率领骑兵立即投入了反击,但却撞上奥地利骑兵第二轮冲击。复仇心切的联军骑兵将法国骑兵驱回,并且紧紧跟在后面,企图拉近距离避过法国步兵的密集火力。虽然卡法雷利将军的步兵师就像阅兵时一样向两边分开,让克勒曼的骑兵通过,但是联军骑兵部队还是突入了法军步兵阵地。这个小小的危机引起一定混乱,正在前线观战的缪拉元帅也不得不亲自参加战斗。

奥斯特里茨战役 正在做冲锋准备的法军胸甲骑兵部队

    而此时在后方的南苏蒂发现情势危机,不等命令就带领他的重骑兵师出击。在步兵的欢呼声中,法国的胸甲骑兵从侧面切入奥军前进纵队,用军刀将他们击退,再用卡宾枪齐射,将联军骑兵部队赶出己方阵地。这时南苏蒂头脑相当冷静,他并没有像克勒曼一样随军掩杀,而是意识到联军骑兵的下一轮冲击很可能指向没有骑兵部队掩护的第五军右翼,于是他明智退到卡法雷利的步兵阵地后方重组队列。而事实证明果然如此,注意到法军骑兵主要集中在卡法雷利师的左翼后,李希滕施泰因将第三轮骑兵冲锋的矛头对准了该师的右翼。不过由于第二轮骑兵还未从战场上撤出,这使的交叉行进的联军骑兵的速度有所减慢,法军步兵也是抓紧时间组成了方阵。此时已经重组完成的重骑兵师被南苏蒂排成两列,第一第二卡宾枪骑兵团与第二胸甲骑兵团居前,第九胸甲骑兵团与圣热尔曼的两个团随后,待联军势头有所缓解后他们通过一次完美冲锋彻底驱散了俄奥骑兵部队。之后又经过一系列的步骑交战,巴格拉季昂被逼退出了战场。
奥斯特里茨战役最终以法军的决定性胜利而告终。战役中虽然进行了多次冲锋,不过南苏蒂的重骑兵师却因为平时卓有成效的训练与指挥官的优秀指挥而仅仅承受了十分微小的损失:皮斯顿准将的第一旅有2人阵亡41人受伤;拉乌赛准将的第二旅1人阵亡25人受伤;圣热尔曼准将的第三旅47人阵亡29人受伤。损失最大的团级单位是战前有333人的第三胸甲骑兵团,他们有44人阵亡27人受伤,约占总人数的21%。在缪拉的参谋长贝利亚尔将军(Augustin Daniel Belliard)提交的报告中,南苏蒂的表现被形容为“卓越与完美”。而他以及重骑兵师的军官们也受到了皇帝的极大嘉奖,1225日南苏蒂被授予了大军官级荣誉军团勋章,重骑兵师的6个团的上校有3个被擢升为了准将,还有3人荣获了指挥官级荣誉军团勋章。普莱斯堡合约签订后,南苏蒂带领重骑兵师进入巴伐利亚的冬营过冬。


6 第四次反法同盟战争:在普鲁士、波兰的战斗
    第四次反法同盟战争于18069月爆发,为了对付这次的对手普鲁士人,拿破仑皇帝将大军团带到了德意志的心脏地带。此时南苏蒂继续指挥他的重骑兵师,并再次隶属于缪拉元帅的预备骑兵部队。不过由于大军团的进展过于迅速,第一重骑兵师与奥普尔将军的第二重骑兵师的一个旅在没赶到战场的情况下耶纳会战就已经结束了。1014日夜,错过了白天战斗的第一重骑兵师立即投入了对溃败的普鲁士人的追击,并成功将一支一万多人的普鲁士溃兵赶入了埃尔富特(Erfurt)。第三胸甲骑兵团的上校普雷瓦尔(Préval)随即与守军展开了交涉,在他的威吓下12000名普军带着65门大炮向南苏蒂投降。

18061025日大军团进入柏林
    继续投入追击后,南苏蒂的骑兵师于10月25日抵达波茨坦(Potsdam),两天后他们与大军团一起进入了柏林,并于30号接受了皇帝的检阅。11月7日,南苏蒂与他的师开始在缪拉的指挥下朝维斯杜拉河进军,他们于22日渡过了该河并继续向东进发。成功夺取Lapazin的大桥后,他们努力赶上正在进行的Golymin战役(Battle of Golymin),不过因为道路过于泥泞重骑兵师最终错过了此战。随后第一重骑兵师开始在华沙宿营过冬,当缪拉因病离职后南苏蒂接替了他的职务,并负责指挥拉萨勒( Lasalle)、克莱因、米豪德(Milhaud)三位名将以及他们的骑兵师。进入冬营后,四个师的骑兵部队在外围构成了法军的第一道防线。此时虽然在名义上南苏蒂还受苏尔特元帅的节制,不过他却有直接向皇帝提交报告的权利。在这一岗位上南苏蒂谨慎的履行着他的职务,努力避免这任何可能的危机。

未装备胸甲前的卡宾枪骑兵部队。作为帝国骑兵的精锐,第一、第二卡宾枪骑兵团1804至1809年间一直在南苏蒂的重骑兵师服役。

    第二年战火因俄军对法军左翼的进攻而重燃。将指挥权移交给缪拉后南苏蒂随即重返第一重骑兵师,并立刻得令率军朝埃劳进发。但是直到13日夜间从华沙出发的第一重骑兵师才抵达了埃劳,从而错过了之前在那里发生的所有战斗。第二天南苏蒂得知了自己革命战争期间的老上司奥普尔将军在埃劳战役的壮举,以及他重伤去世的消息。此战结束后皇帝将大兵团带回了冬营,不过为了确保法军的安全缪拉继续带领骑兵部队在外围搜寻可能出现的俄军,在他的指挥下南苏蒂与第一重骑兵师参加了3月10日在Wolfsdorf的战斗。之后所有的重骑兵部队被派往了维斯杜拉河下游,在那里他们得到了相应的休整与补充。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0 收起 理由
王法拉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8 11: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完成到1806年,7000字多点,约占全文的二分之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8 23: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到修订版再收录吧,太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3 12: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来监督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4 20: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迟到的监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4 20:4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是觉得莫罗挺好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15 11:2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好的坑一直留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11 00: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不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11 08: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Gustavus 发表于 2013-11-11 00:04
高不更…………

好吧 好吧 我这周恢复更新,,,,,
一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11 08: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Gustavus 发表于 2013-11-11 00:04
高不更…………


将指挥权移交给缪拉后南苏蒂随即重返第一重骑兵师,并立刻得令率军朝埃劳进发。但是直到13日夜间从华沙出发的第一重骑兵师才抵达了埃劳,从而错过了之前在那里发生的所有战斗。第二天南苏蒂得知了自己革命战争期间的老上司奥普尔将军在埃劳战役的壮举,以及他重伤去世的消息。

看来这文没有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12-12 19:30 , Processed in 0.03108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