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5857|回复: 16

[原创] 【再填老坑】约瑟夫-波拿巴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5 21: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Nick 于 2014-8-28 18:31 编辑

高中的时候夸口要完成波拿巴兄弟系列小传,结果拖拖拉拉只完成路易-波拿巴一人,现在重填约瑟夫-波拿巴的坑,为了克服拖延症,现在这里立贴,希望各位监督不太监。@卡佩 @月光丸 @黄铜骑士 @等等等……
主要参考书籍为@高守业 提供两本老书《Napoleon‘s brothers》和《Joseph Bonaparte》,以及梯也尔的《执政府和帝国史》和约翰-霍恩-罗斯的《拿破仑一世传》。当然还要致谢伟大的维基百科。
8月28日更一章,小改前文



约瑟夫-波拿巴传 


1768-1795:早年岁月的概览

       1768年1月7日,约瑟夫-波拿巴出生于科西嘉岛的科尔特,是波拿巴家族的长子。幼年时代,他与次年出生的弟弟拿破仑-波拿巴在阿雅克肖一同生活和学习,那时更加强壮、功课也更好的约瑟夫一度是拿破仑崇拜的对象。从那时起,两人便建立起维持一生的亲密感情,许多昭示两人性格的轶事也流传下来。
      两人的童年时代正逢法国入侵科西嘉,务实的父亲卡洛-波拿巴攀附法国人,为兄弟俩争取到前往法国受教育的机会。按照规划,拿破仑准备成为军人;约瑟夫则会为当上神职人员而努力。1778年,约瑟夫随父亲来到奥顿中学(College of Autun),他在这所学校里表现优秀,却逐渐不愿走被规划的路,甚至不切实际地想去做一名炮兵。1784年,他终于离开学校,回到了故乡。次年,卡洛因严重的胃病客死于法国。波拿巴家族顿时失去了顶梁柱,只剩下母亲和舅舅支撑;彼时,除了约瑟夫和即将毕业的拿破仑,家里还有六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作为长子,16岁的约瑟夫承担起责任。他留在母亲身边,一面照看农场和种植园,继承父亲为政府承包的工作,一面又维系着全家人。他依靠微薄收入存下的一笔积蓄,在后来家族落难逃亡时发挥了作用。这一时期,约瑟夫没有放弃自学,他于1788年赴比萨(Pisa)考取法律学位;在与拿破仑共读伏尔泰和高乃依的著作时,他也开始受到启蒙思想的熏陶。波拿巴家族最终能渡过这一困难时期,约瑟夫无疑居功至伟,从此开始的十余年里,他当之无愧的扮演起了一家之主的角色。
      不久,法国大革命的洪流席卷而来,约瑟夫在当地政府中谋到一份职务,又担任了省议会议员,后来的选举中他成为选区的五位法官之一。1793年,随着革命趋于激进,科西嘉与法国爆发矛盾。拿破仑在1793年3月回到科西嘉,希望能控制独立派的保利(Paoli),约瑟夫则利用职务之便支持其行动;不久后,年少的吕西安-波拿巴在土伦的雅各宾俱乐部告发保利反叛,双方顿时剑拔弩张。在英国的支持下,保利控制了科西嘉岛。波拿巴兄弟一败涂地,他们的房子在冲突中被毁,全家人被迫于6月乘船逃往法国——这片充满机遇的土地,能赋予他们新的开始。
      在土伦上岸后,约瑟夫前往巴黎,他与许多境遇相同的科西嘉人组织代表团,希望法国政府能够补偿他们为共和国做出的牺牲。7月11日,国民公会投票通过了一笔60万法郎的补偿金(最后却分文未付)。17日,宣布保利为叛徒。波拿巴家族的旧时萨利切蒂(Salicetti)奉命作为特派员率4000人讨伐,他邀请约瑟夫在身边任职,很快提拔他为助理特派员。然而法国南部叛乱四起,土伦港被叛军占领,军队无法出海,只能暂驻马赛。约瑟夫在那里结识了日后的妻子朱莉-克拉里(Julie Clary)——当时克拉里家由于姑父参与叛军,正面临被逮捕的危机,正是因约瑟夫出手相助才幸免于难。两人不久便坠入爱河,谈婚论嫁。
      为平息土伦之乱,萨利切蒂起用时为上尉的拿破仑,于12月夺回该城,并命令约瑟夫为远征筹备粮草。次年6月,军队搭乘战舰出海,但旋即被英舰队逐回,远征被迫搁浅。1795年5月,督政府撤去他助理特派员的头衔。由于朱莉的父亲在1月去世,约瑟夫与她直到8月1日才完婚。婚姻为约瑟夫带来丰厚的嫁妆,他随后前往热那亚经商,并处理已故岳父的财产。而同时,拿破仑正由于葡月事变中的功绩青云直上,他迎娶贵妇约瑟芬,并于1796年成为意大利军团司令。他的崛起将带动整个家族走向辉煌,约瑟夫随后的腾飞,都与这位征服者的影响力密不可分。

1796-1802 外交生涯 和平缔造者


     1796年4月,约瑟夫受邀来到意大利军团指挥部。拿破仑向他充分阐述了自己的军事外交政策,派他和朱诺少校到巴黎向督政府报告。巴黎之行中,他首次受到了外交部的关注。返回意大利后,约瑟夫又随法军登陆科西嘉,在故乡一直待到年底。当地长官待他十分殷勤,甚至拨出1万6000法郎当作巴黎政府拖欠的补偿金。次年3月,督政府任命约瑟夫为共和国驻帕尔马(Parma)大使。5月又改驻罗马大使。
      罗马教廷盛情接待了约瑟夫,将他安顿在柯西尼宫(Palazzo Corsini);他们对于大使的儒雅风度印象颇佳,希望借机与法国修好。约瑟夫非常满意教廷的礼遇,甚至还接来了家中的女眷。彼时罗马共和派欲群起暴动,有大量的叛乱者聚集到了使馆,督政府希望能乘势控制罗马。约瑟夫不喜欢这些“暴徒”,但一些军官却与他们关系密切。12月27日夜,教皇军警闻讯而至,法方的杜佛(Duphot)将军[3] 在冲突中被击毙。法国人将杜佛的遗体带回使馆,整个柯西尼宫进入戒备状态,局势顿时紧张起来。约瑟夫绝非有意制造一次事件,但他认为此刻别无选择。他即刻致书教廷,宣布断绝关系,并再三去信讨回护照。次日清晨这位大使离开罗马,亲自奔赴巴黎报告。次年2月15日,贝尔蒂埃(Berthier)将军占领罗马,拘捕教皇,宣布成立罗马共和国。
      约瑟夫留在巴黎,他进入了五百人院,但安逸的性格使他发言甚少,也未寻求连任。此时的约瑟夫已跻身名流,他腰缠万贯,广交政界要员;在巴黎和外省有数套房产,并掌管着全家族的财务运作。他还出版了一部小说《莫妮娜》(Moina),以一个略带哲学色彩的浪漫悲剧抨击战争的恐怖[1],据说博得了著名作家圣皮埃尔[2]的青眼。1799年拿破仑从埃及返回,蓄谋政变。约瑟夫利用影响力在元老院为他谋求支持,并保证自己的妹夫、共和派将领贝尔纳多特维持中立。拿破仑遂于11月发动雾月政变,成立执政府(Consulate),任命约瑟夫为元老院议员。
      此时,法兰西一面受到反法同盟威胁的同时,一面亦陷入与美国的“准战争”。拿破仑为解决外患,或付诸武力,或诉诸和谈。这一时期,约瑟夫作为法国的主要谈判代表,迎来其外交生涯的巅峰。
      1799年11月,法国政府主动邀请美国和谈。约瑟夫成为法方代表之一,他在摩特枫丹(Mortefotaine)的私宅成为谈判的主要场所。经过数个月的磋商,双方最终于次年9月达成共识。约瑟夫随即宴请名流政要,在宴席上与美国使团签订《法美新约》,结束了敌对状态。这是约瑟夫、也是执政府签订的首个对外条约。
      1800年10月24日,约瑟夫于吕内维尔迎来奥地利使者科本茨(Conbentzel)。谈判期间,拿破仑与约瑟夫保持密切的书信来往,他指示道:“在谈判中你应该扮演莫罗将军,而让科本茨去当约翰大公。[3]”科本茨巧舌如簧,又十分强硬。好脾气的约瑟夫几度动摇,但每次都是拿破仑让他清醒过来。奥地利惧怕着形成中的法俄同盟,却又担心和约触怒德意志诸邦。科本茨宣称只有帝国议会支持他才会签订和约。约瑟夫回应道“奥地利的意图很明显……但这不是法国应该考虑的问题”,他声称自己有权终止谈判,并指出1714年查理六世曾经绕开议会与法国媾和,迫使奥地利终于1801年2月签订了《吕内维尔和约》。 “国民满意这份和约,我感到十分欣喜。”第一执政在给约瑟夫的信中这样写道。同年夏,约瑟夫又作为代表之一,参与了与教廷的谈判和《教务专约》的缔结。拿破仑还曾邀请他担任西沙尔平共和国总统,不过约瑟夫拒绝了,他不愿接受一个甚至无权自卫的傀儡国,称更享受与家人的平静生活。
      欧洲局势的不乐观和国内的积难终于迫使英国坐到谈判桌前。1801年11月,约瑟夫和英国全权特使康华里候爵(Cornwallis)于亚眠开启谈判。康华里为人正直,但也许不是一个好外交官。在约瑟夫的努力之下,双方于次年3月24日达成了协议。在保证按照该协议签约后,康华里收到伦敦方面相反的指示,但次日依然信守承诺签订了《亚眠和约》。在返回伦敦前,他对约瑟夫说:“我要尽快赶回伦敦,去迎接那里将向我袭来的风暴。”至此,欧陆的烽火终于暂歇。约瑟夫返回巴黎时,拿破仑恰好在歌剧院里,欣喜的第一执政将他的哥哥带到包厢前,让他接受庆贺和平的观众山呼海啸般的欢呼。约瑟夫后来回忆道:“我那时的激动心情可想而知,而他(拿破仑)也是一样。即便功成名就,他依然是我温柔的朋友、可亲的兄弟。”
      无疑,约瑟夫的成功——正如史学大家路易-阿道夫-梯也尔所说,是“采摘了第一执政的胜利果实”。但他在“采摘果实”的过程中,确实显露出了外交才华。约翰-霍兰-罗斯认为他“不愧为一位精明干练的外交家”,梯也尔也称赞他“礼节得体,性格温和,是缔结和约的绝佳人选”。无论如何,《吕内维尔和约》和《亚眠和约》为约瑟夫带来的是空前的声望和地位——当然可能还有野心。然而所有的声望、地位与野心,在随后那个充满胜利与荣耀的伟大时代中,都是微不足道的。

[1]后世也有批评者认为,约瑟夫意在将自己塑造为“和平之友”,与拿破仑发动的战争撇清关系。这里笔者不做评论。
[2]圣皮埃尔(1737-1814),著有浪漫小说《保尔和维吉妮》,对当时的法国文坛影响巨大。约瑟夫的小说风格即与其类似。
[3]1800年12月,正是莫罗将军在霍恩林登战役中大败奥军统帅约翰大公,为法军取得决定性胜利。

1803-1806 从亲王到国王

       拿破仑在1803年1月,提议让约瑟夫前往法国占领下的瑞士统领一支军队。后者再次以家庭原因拒绝,并推举了拉纳将军。虽然约瑟夫在1802年入选为第一批荣誉军团成员,获封大指挥官级勋章,但军旅生活并不是他希望的。过去的一年里,除去元老院和荣誉军团的日常政务,约瑟夫大多时间往返于巴黎和摩特枫丹,致力于文学和科学研讨。
      《亚眠和约》并未带来持久的和平。约瑟夫和塔列朗在1803年春与英使惠特沃斯(Whitworth)谈判的没能阻止和平的崩溃。在圣克卢宫的会议上,约瑟夫是少数反对与英国决裂的人之一。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与拿破仑产生矛盾:他曾就终身执政的公投问题和拿破仑争吵,并坚决反对贩卖路易斯安那,他们还在约瑟夫家中为双方夫人的的尊次吵了架。不过两人自小建立的亲密感情和约瑟夫的好脾气,让争吵总是以迅速的和解告终。
      但继承问题始终是一颗绕不开的钉子。拿破仑计划收养路易和奥坦丝的儿子做他的继承人,并希望他的兄弟们放弃继承权,这让约瑟夫和吕西安大为不满。拿破仑提议,若孩子冲龄即位,则由约瑟夫监护和摄政。可是科西嘉人的自尊让约瑟夫坚持他作为大哥和一家之主的“权利”,他还说服路易加入进来,反对拿破仑收养他的孩子。经过一番争吵,拿破仑表示约瑟夫可以保有继承权,但要继承他的军事帝国,这位兄长不能不谙兵事。或许拿破仑是希望吓退约瑟夫,抑或是在建立帝国的关键时刻将他调离巴黎。但约瑟夫——这位已微微发福、受人尊敬的36岁乡绅,却接受了挑战。
      1804年4月18日,拿破仑告知元老院,约瑟夫“渴望与布伦的军队同甘共苦”,他应该“参与到法国人民的复仇中”。约瑟夫被封为上校,指挥精锐的第4线列步兵团,拿破仑还为他伪造了一份荒唐的军事简历[4]。约瑟夫在布伦的日子并不开心。他写信给妻子说,有时自己几乎想放弃一切美好前程的设计,回到摩特枫丹安静的生活。5月18日通过的元老院法令让约瑟夫大失所望。他虽然排在继承顺位的第一名,但家族中成年的王子都可以经拿破仑收养,置于他之前。甚至在公民投票的宪法法案中,亲王们的继承权被删去了。
      法兰西帝国的成立带给约瑟夫高官厚禄,他被封为帝国亲王和大选帝侯(TheGreat Elector)。年俸共133万法郎。此外,拿破仑还赐予他一笔35万法郎的津贴。作为大选帝侯,他可以居住在卢森堡宫;主持元老院的部分宪政会议;在特定的重大场合,他将作为元老院的代表站在皇帝身边。约瑟夫于8月回到巴黎,元老院、立法机构等都纷纷前来祝贺。12月2日的加冕式上,约瑟夫位列教会、宫廷和军队代表的第一排。拿破仑登上圣坛接受皇冠前,对身边的哥哥由衷感:“约瑟夫,要是我们的父亲能看到这一天该有多好呀!”
      1805年初,在拿破仑赴米兰期间,约瑟夫巡视了比利时地区,他一掷千金,慷慨行赏;在布伦军营,又抱怨自己没有得到亲王的待遇。拿破仑回来后,斥责他的行为荒谬。约瑟夫以他良好的修养,平静地表达了自己的顺从,连拿破仑也为之折服了。他与约瑟夫回到布伦军营,让这位亲王一同享有士兵们的迎接。法国与反法同盟的战争不久爆发,约瑟夫作为大选帝侯于巴黎总统政务。拿破仑临行前交代,他将赐予他一个王国——很可能是那不勒斯。
      皇帝很快在奥斯特里茨击垮了反法盟军。约瑟夫在1806年1月6日接到其指令:“我意欲占领那不勒斯,马塞纳元帅、圣西尔将军的两支部队已向其进军。我已任命你为那不勒斯军团的代理人和统帅。你应在48小时内出发。”25日,约瑟夫抵达罗马,将指挥部设在附近的阿尔巴诺(Albano)。他向军队宣读了皇帝的公告:“士兵们,我的兄弟领导着你们前进。他了解我的计划。我授予他我的权威,以及完全的信任。请以你们的信任支持他。”拿破仑很快确认他将成为那不勒斯国王,并许诺保留他在帝国的所有利益。
      2月,3万名法国老兵开始向那不勒斯边境进军。那不勒斯没有足够的军队保卫其首都,境内的万余俄军和数千英军也正准备溜之大吉。为赢得当地人的支持,约瑟夫严禁共和国式“以战养战”的劫掠,军队的补给被交由罗马的承包商负责;他以“约瑟夫-拿破仑”的名义,宣称法军作为人民的保护者和解放者,其敌人唯有波旁王室。法军几乎一枪未放,就占领了那不勒斯城25公里外的卡普亚(Capua)堡垒。波旁王族掏空了国库和银行,乘英舰逃到了西西里岛,只有王储带着几支部队撤到南部卡拉布里亚(Calabria)的山区。15日,约瑟夫在一片欢呼声中进入国都。他宣布支持新政权的当局和官员均可留职,没有财产没收和战争捐税。一个几乎由那不勒斯人组成的内阁很快组建起来[5]。
      那不勒斯和罗马之间的加塔埃(Gaeta)要塞仍高悬波旁旗帜,在北部的阿布鲁兹(Abruzzi)和南边的卡拉布里亚出现了叛军;但大部分国民没有表现出敌意,各级政府也多呈顺从姿态。尽管还未正式封王,约瑟夫自信他的温和政策已赢得民心。他满心期盼着成为那不勒斯人的保护者,解除军事统治的桎梏,做受人爱戴的君主。他在给拿破仑的信中提到,自己甚至不带警卫步行于“拉扎罗尼” [6](lazzaroni)之中,并受到了他们的欢迎。
[4]简历内容如下:
炮兵学生   1783年
参谋官     1792年
少校 副官  1793年
参与战役   1793、1794年
受伤:土伦战役中轻伤
[5]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老朋友萨利切蒂担任了警务大臣。
[6]意大利语,特指那不勒斯城市中的下层民众,他们大多是露宿广场和街头的无业游民。

1806-1808 王国的乱与治


     皇帝阅毕约瑟夫的报告后发起火来,认为他的大哥对统治一窍不通,简直“生活在白痴的天堂里”。拿破仑眼中的那不勒斯仅仅是被征服国。即便约瑟夫成为国王,也不过是他的代理人,他应当为帝国的利益而统治。他复函警告约瑟夫,宽容在被征服国中并不是慈悲。而约瑟夫认为皇帝若是设身处地,一定会改变想法。波旁余部在雷尼埃将军的进攻下被逐出卡拉布里亚,撤往西西里。约瑟夫于4月前往南方巡视,他在坎帕尼亚(Campania, 巴西利卡塔(Basilicata)和卡拉布里亚广受欢迎,这更让笃定自己的观点。
      4月13日,约瑟夫在雷焦(Reggio)收到皇帝3月30日发布的谕令:正式任命他为那不勒斯国王。王国无需纳贡,也不必为帝国军队募兵;但要从岁入中抽取100万法郎犒赏那不勒斯军团;并在境内划出几块公国,赏赐给皇帝指定之人。约瑟夫在一片欢腾中返回国都登基。那不勒斯似乎一派歌舞升平,前来王宫谒见的贵族络绎不绝,国内更有法军45000人驻守。约瑟夫感到空前的乐观,他致信拿破仑,夸口称上至豪门望族下至乱党佩扎(Pezza)[7]都已归顺于他。他放心地征募了一支由那不勒斯贵族后裔组成的卫队;红白黑三色旗被定为国旗——其中黑色代表卡拉布里亚的山民,约瑟夫自信他们已经臣服。
      法军正在阿布鲁兹及南方平叛,并继续围攻加埃塔要塞。约瑟夫国王忙得乐不可支,无暇亲临行伍。拿破仑劝他应当与士兵同甘共苦,他便跑去加塔埃要塞外的战壕里住了一宿。7月初,约翰-斯图尔特爵士(SirJohn Stuart)率一支5000人的英军于卡拉布里亚登陆,只消15分钟便在梅达(Maida)打得雷尼埃丢盔弃甲。消息传来,卡拉布里亚大乱,4月份向约瑟夫欢呼的当地人很快转向英国人,该地不久即丢失了。约瑟夫如遭当头一棒,惊慌失措,他连续去信向拿破仑求援:“请务必来支援我们。这个国家的情况糟透了,国库已经亏空……敌人正从各个方向登陆海岸[8],军队正在丧失信心。”
      漫长的内战拉开序幕。马塞纳经过连续12日的炮击,于7月18日攻克加埃塔,使围城的17000法军得以抽身去镇压叛乱。游击队啸聚山林,每每被驱散,又能很快重振旗鼓。法军为之苦不堪言,加上疾病肆虐,那不勒斯军团一度有12000人躺在医院里。为了充实国库、镇压游击队,法国人采用铁腕手段,劫掠、焚毁村庄,开设军事法庭,强行向富人阶级贷款。英军见势不妙,于8月退回西西里。次年春,5000波旁军队登陆,再次掀起游击的热潮。直到1808年2月,法军从波旁手中夺回雷焦和希拉(Scylla)后,战争才基本结束。而游击战则持续了更长时间。
      内乱并未让约瑟夫遭到那不勒斯人排斥。因为在战争中,叛乱主要集中在卡拉布里亚和阿布鲁兹的多山地区,镇压游击队的军队都来自法国;被强行征税的只有部分富人阶级。在首都那不勒斯城,约瑟夫本人还颇受欢迎。即便是战况最激烈的日子,法军与山民舍命相博,这座城市依旧安详一片,国王只带着礼节性的卫队也能随意巡游。
      那不勒斯人欢迎约瑟夫的一大原因是他推行了一系列改革。他登基不久,即着手改造这个古旧的王国。国家被重新划分为省和区,志在革新的杰出人物被委任到各级政府。封建特权首先遭到废除,类似法国的公共选举制度建立起来。财政改革引入更加合理的税收制度,民众的负担得以缓解,国库却增收了。为整顿腐败的司法体系,一个司法委员会赶赴卡拉布里亚,在3个月内为约5000名囚犯举行听证,昭雪的冤案不在少数。听证中还暴露了监狱的糟糕条件和混乱管理。约瑟夫立即推行了新的监狱系统,新牢房较以往更宽敞和通风,囚犯们根据罪行和性别分开关押,甚至还有医院供他们疗养。
      约瑟夫还致力于改革教会。新的宗教法规在激烈辩论后通过。大批无所事事的僧人们领到抚恤金后离开修道院;为限制神职人员的数量,规定各教区每3000名信徒只能配备1个神父;敛聚财富的教会遭到重创,资产和土地被没收充公,画作、浮雕和雕塑被送到博物馆,修道院的家具转交医院使用,相对贫苦的教区则分到了花瓶和饰品,那里的神职人员也得以加薪;藏有大量书籍和手稿的修道院保留了必要的家具,还享受政府的津贴,最有智慧的僧侣被派到那里,负责整理这些珍贵的资料。在旧制度下,许多贫民失去生活的热情。约瑟夫认为土地和工作能够唤醒他们,使之成为合格的公民。因此他鼓励手工工场;封建制度下大量未开垦的土地被分成小块出租,土地所有者因此增加,缴纳的租金亦有效填充了国库;政府还向许多无业的“拉扎罗尼”提供衣食和薪水,使他们成了修路工。
      那不勒斯的土路盗匪出没,且路况极差。在约瑟夫的主持下,由法国工程师规划的贯通全国的新公路开始修建,流浪汉、居民和士兵都受雇参与其中;1807年他巡视阿布鲁兹后,当地建立起完整的灌溉和排水系统,道路也被整修;新成立的地形局仔细勘测整个国家,绘制出细致的地图。他的教育改革建立了师范学校,并使初等教育在全国普及起来,孩子们在学校接受基督教教育,女孩们还要学习女性的职责;为了振兴衰败的那不勒斯大学,他还致力于聘请国内外的饱学之士担任教授。约瑟夫嘉奖艺术,设立美术学院;他在法国文艺界的朋友被请来,共商歌剧院和戏剧院的事宜。
      约瑟夫努力把自己当作一位真正的那不勒斯人国王。他的官员大多是那不勒斯人,只有部分民政和军事工作由于无合适人选,由法国人担任。他并不照搬皇帝的政策。货币制度没有变动,以免造成民众的不便;在教会改革中,方济各教会未遭打压;约瑟夫没有干涉贵族的传统头衔;《拿破仑法典》也没有被引入。他的温和政策减少了改革的阻力,民众逐渐享受到新政的裨益。国王本人有些花销过度,好在那不勒斯人见惯了波旁王室的奢靡,对此并无非议。约瑟夫的宫廷里没有王后,朱莉不愿成为宫廷的中心,她推托内战和健康问题,一直和女儿留在摩特枫丹,直到约瑟夫离开那不勒斯的前夕才出现。约瑟夫似乎没有为此困扰。流言蜚语将他和一位当地贵族夫人联系起来,据说他慷慨解囊,赏赐她封地和财富。
      约瑟夫和拿破仑一直书信不绝。两人的兄弟情虽然无可置疑,但是在这位大独裁者看来,他的兄弟们当上国王都是拜他所赐,他不相信他们的独立决策;他们取得的成功都得益于他的背后支持,而他们犯下的错误则是因为自身能力不足;这些国王与手下将帅无二,可供他任意调遣。击败第四次反法同盟后,皇帝将西班牙定为下一目标。1807年11月,拿破仑与约瑟夫在威尼斯会面时,就提到对该国王位问题的考虑。他最终决定废黜旧王,代之以自己的亲人。排除桀骜的吕西安和无谋的缪拉后,约瑟夫首先受到邀请,但他自觉无法驾驭火热的西班牙人。路易-波拿巴也拒绝后,皇帝再次转向约瑟夫,这次他接受了。1808年5月23日,约瑟夫启程前往巴约衲(Bayonne)加冕。临行前,他没有与那不勒斯的国民告别。彼时他仍然是国王,并希望王位能保留下去。然而,拿破仑不久后便把那不勒斯的王位给了缪拉。
      平心而论,在统治那不勒斯的两年里,约瑟夫-波拿巴不愧为一名开明而温和的统治者,许多人意识到他试图改变国家被征服的地位;他施行的改革深孚众望,使那不勒斯向前进了一大步;他治国的热情也赢得了当地人的好感。但他并非能平定天下的君王。在军事上他既缺乏兴趣也没有才能,是拿破仑的刺刀支撑了他的平稳统治。这在日后伊比利亚半岛的乱局中成了他的致命伤。

[7]佩扎,那不勒斯游击队领袖。此时佩扎正参与着反抗法国人的战斗,他于1806年11月被法军擒获并绞死。
[8]事实上只有斯图尔特一支孤军。

评分

参与人数 3军饷 +25 收起 理由
黄铜骑士 + 10 切莫弃坑啊
月光丸 + 10 普及皇亲国戚知识就靠你了~
Abercomby + 5 支持,阁下继续努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5 21: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勤挖坑多填坑【说的有点没羞没臊】共勉,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5 22: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阁下好勤奋啊,刚刚高考完就给福利啊。
PS:对吕西安波拿巴不太了解,据说他的才能是四个小伙伴中最高的(想到热罗姆和约瑟夫不寒而栗,这两个身居高位的笨蛋,话说让达武指挥征俄的一个兵团或控制西班牙朝政,绝对比这两位仁兄强得多),混得也不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7 19: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慢吞吞更了一点,把第一章的范围扩大到1795年,修正了几个bug,加了一点注释
第二章起应该会把叙事做的丰富一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7 19:4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铜骑士 发表于 2013-8-5 22:09
阁下好勤奋啊,刚刚高考完就给福利啊。
PS:对吕西安波拿巴不太了解,据说他的才能是四个小伙伴中最高的( ...

这篇东西主要讲的是约瑟夫
拿破仑的几个兄弟不能说废,都是有一点小才,只是被拿破仑捧得太高
吕西安年轻的时候野心勃勃、挺能闹腾,自恃很高,挺年轻就在科西嘉和土伦的雅各宾俱乐部混的如鱼得水,后来私自娶了个老婆,又潦倒了一段时间,拿破仑把他带上去的。雾月政变起了关键作用。但是能力似乎被路德维希吹的太高了。之后的生涯了解不多,先不做评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8-10 12: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事的,多挖坑,身体倍棒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0 14:38: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吕西安是很有个性的政治家,约瑟夫不适合在战争年代指挥军队,以他的庸懒个性更适应在和平年代做商人或教书先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0 23: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热罗姆也曾在军事上表现出天赋,一度使拿破仑感到很高兴,可能是之后的出海经历使他彻底变成了好逸恶劳的花花公子;最可惜就是路易了,拿破仑以前对他评价最高,寄予希望也很大,但自从他拿破仑去意大利染上性病后,在痛苦的治疗中性情大变,从年轻开朗的优秀军官变成沉郁善变的文学发烧友。
总之,坐等阁下填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3 22: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松殿 发表于 2013-8-10 12:05
没事的,多挖坑,身体倍棒儿

头像甚好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8-19 21: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SusanSays 发表于 2013-8-13 22:41
头像甚好啊~~~~~~~~

乖♂乖♂站♂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12-16 04:31 , Processed in 0.03132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