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945|回复: 1

【凯旋门】皮什格鲁将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24 16: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月光丸 于 2015-2-17 01:56 编辑

让-夏尔·皮什格鲁将军




General Jean-Charles Pichegru

生日:1761年2月16日

出生地:法国 汝拉省 普朗什(Planches)

离世时间:1804年4月5日

离世原因:自杀

离世地点:法国 巴黎

所在凯旋门位置:


1761年2月16日,皮什格鲁出生于阿尔布瓦(Arbois),或者如查尔斯·诺迪埃(Charles Nodier)所说,在隆勒索涅(Lons-le-Saulnier)附近的莱普朗什(Les Planches)。他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师从阿尔布瓦的修士并于1780年毕业。皮什格鲁的一个阿姨将他带到布列讷堡(Brienne-le-Chateau)的军校。此后他在布列讷堡王家军校教授数学,成为一个严格的老师。年轻的拿破仑就是他的学生之一,他曾对拿破仑进行过数学最初的四个定理的测验。投笔从戎后,他在1783年加入了第一炮兵团[1],在那里他迅速升任参谋少尉(Adjutant-Second Lieutenant),并于同年短暂地参与了美国的独立战争。

1789年大革命爆发后两年后,他成为贝桑松(Besançon)的雅各宾俱乐部领袖,当加尔省志愿军第三营经过城市前往莱茵前线时,他被推选为中校。

莱茵军团注意到皮什格鲁团的良好表现,他也因其组织能力而在总部得到任命(1792年任将军的参谋)。

1793年,
拉扎尔·卡尔诺和路易·德·圣茹斯特去寻找能取得成功的平民出身的将军。卡尔诺找到了让-巴蒂斯特·儒尔当,圣茹斯特则找到了路易·拉扎尔·奥什和皮什格鲁。8月22日,皮什格鲁升任准将,次日又晋升少将。他在10月开始担任莱茵军团司令,12月时和奥什的摩泽尔(Moselle)军团联手,打算夺回阿尔萨斯还有重整共和党的败军。他们取得了成功,皮什格鲁凭借士兵们的士气赢得了众多小规模战斗,而奥什则进攻阿格诺(Haguenau)的防线,解放了兰道(Landau)。

1793年12月奥什被捕——可能是因为同事的举报,于是皮什格鲁就成为了莱茵和摩泽尔军团的总司令。1794年2月他被召去替换北方军团的儒尔当,随后在一年内打了三次大型战斗。


当时大不列颠王国,尼德兰共和国和哈布斯堡奥地利的军队在桑布尔(Sambre)到北海一带占据了有利位置。在试图击破奥军中部之后,皮什格鲁突然转向他们的右翼,在卡塞尔(Cassel),4月26日至29日在蒙特卡斯特(Montcastel)及梅嫩(Menin)和5月18日在科特莱克(Courtrai)击败了克勒法伊特(Clerfayt)伯爵,而他的部属
约瑟夫·索汉(Joseph Souham)在图尔科万之战以少胜多打败了萨克森-科堡亲王(Prince Josias of Coburg)。在皮什格鲁假装围攻伊普尔(Ypres)的这段间歇期后,6月他又向克勒法伊特发起进攻,在鲁瑟拉勒(Roeselare)和霍赫莱德(Hooglede)再败之,紧接着便占领了伊普尔和安特卫普。在稍后的博克斯特尔(Boxtel)之战中,约克公爵也成了皮什格鲁的手下败将。与此同时,儒尔当指挥新命名的桑布尔-默兹(Sambre-and-Meuse)军团在6月27日的弗勒吕斯之战经受住了奥军的进攻,最后迫使联军撤离低地国家。

随后,皮什格鲁开始第二场战斗,在10月18日率40,000人渡过默兹河。在夺取奈梅亨(Nijmegen)后,他把奥军赶到莱茵河左岸。然后他没有进行冬季休整而是准备一场战役。12月27日三个旅穿过冰封的默兹河,袭击了博梅勒瓦德尔岛(Bommelerwaard)。1795年1月10日,法军穿过扎尔特博默尔(Zaltbommel)附近的瓦尔河(Waal)。1月13日,法军进入乌德勒支(Utrecht),该地在16日投降了。普英两军撤到艾瑟尔河(IJssel)后,又逃到汉诺威和不来梅。皮什格鲁避开结冰的尼德兰水路,在1月20日到了阿姆斯特丹,在一场软弱的革命(已经在17日结束)后占领了此地。法军在下一个月占领了尼德兰余境。自此之后,皮什格鲁被誉为“荷兰的征服者”。(1月19日,尼德兰共和国改为巴达维亚共和国)

法军的大胜还得自于一些独特的插曲,比如法国第八骠骑兵团在登海尔德(Den Helder)俘获了受冰所困的尼德兰爱塞湖舰队。还有法军在阿姆斯特丹的严明纪律,他们在掠夺欧洲最富庶城市的机会面前表现出了自我克制。

作为一位指挥官,皮什格鲁反对极端的革命者,不仅庇护了手下能干的贵族军官,还将俘虏的移民放走,完全无视巴黎来的命令,这为他赢得了更高的声誉[2]。尽管之前和圣茹斯特有关联,但皮什格鲁选择了为热月政变效力。3月他回到巴黎指挥国民自卫军。从国民大会处获得“祖国拯救者”称号后,他镇压了在芽月12日(4月1日)起义反抗国民大会的无套裤汉。

然后皮什格鲁指挥北方军团,桑布尔-默兹军团和莱茵军团,强渡冰封的莱茵河,在1795年5月攻占了曼海姆。尽管他已成为大革命的英雄,他却听任指挥桑布尔-默兹军团的儒尔当被击败。这时皮什格鲁已经与孔代亲王勾结,策划起了反革命活动,
密谋迎回路易十八,让后者加冕为王。在9月,一个叫福什·伯雷尔(Fauche Borel)的书商——是个保王党份子——找上了他,许诺给予他100万法郎的现金、200万法郎的年金、元帅军衔和阿尔萨斯省长职位,还有香波尔城堡。不过双方没有谈妥,皮什格鲁想要亲王率领所部从瑞士或莱茵河进入法国,答应到时候按兵不动——他只能做到这一点。但孔代亲王要求皮什格鲁首先在他那完全由共和党组成的军队中竖起白旗。

无论如何,皮什格鲁背叛了政府,把计划都出卖给敌军。随后他表现得很不谨慎,事实上他阻止了法军的胜利,故意在海德尔堡战败,让儒尔当的军队陷入险境。他又撤出曼海姆,让奥军将其夺回,并以巨大的损失撤除了对美因茨的包围,从而暴露了这一代的边境。这种行为自然引来了怀疑,于是皮什格鲁在1796年3月提交了辞呈(被批准之迅速出乎他的意料),由
莫罗接替他的职位,他自己则回到家乡。督政府尚不能肯定皮什格鲁叛国,便派他出任驻瑞典大使,但皮什格鲁拒绝了。

他伴随着耻辱退役,但在1797年5月以作为保王党领袖赢得了五百人院的选举,然后在5月20日到6月18日担任主席。7月以来,把持两院的保王党一直采取守势,不过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他们下令封闭立宪派的团体,并扩大会议厅监察官委员会的权柄。这个委员会已然成为立法机关的政府,皮什格鲁和
维约都是其成员。原属督政府的两院警卫队也归会议厅监察官直接指挥。9月3日(果月17日),立法机关想取得葡月事件时的民兵支援,于是根据皮什格鲁的建议成立国民自卫军。

9月4日(果月18日),两院将要发出撤走军队的命令。决战在即,维约将军主张先发制人,要控告3位督政官,并将其他2位督政官召到立法机关来。如果督政府不服从,就率领各区民众进攻督政府,由皮什格鲁领导这次合法暴动。但是皮什格鲁却犹豫不决,结果怀疑派的意见占了上风,保王党采取了合法准备的缓慢措施。


然而督政府方面,果敢的共和派发动了果月政变。在17日晚,奥热罗率领巴黎周围的驻军占领杜伊勒利宫。两院警卫队仅有800人,尽管指挥官拉梅尔对两院忠心耿耿,但他的人还没反抗,就在奥热罗的召唤下反水了。接着,奥热罗走进会议厅,逮捕了皮什格鲁等所有会议厅监察官,将其押送至丹普尔监狱。随后督政府刊印了一封莫罗的信,揭发了皮什格鲁与逃亡者阴谋勾结的详细内容。

随后,皮什格鲁和其他十四个王党分子被流放到法属圭亚那(French Guiana)的卡宴(Cayenne)。他趁机和七个人逃到帕拉马里博(Paramaribo),总督德·弗里德里希(De Friderici)允许他们坐一艘船到美国去。1798年6月,皮什格鲁投靠亚历山大·里姆斯基-科萨科夫(Aleksandr Rimsky-Korsakov)将军指挥的俄奥联军,然后到了伦敦,受到欢迎与尊敬,后又前往普鲁士。他作为科萨科夫的参谋参与了1799年在瑞士的战役,之后又回到伦敦。

1803年8月21日皮什格鲁和
卡杜达尔到巴黎去指挥反对第一执政拿破仑的保王党暴动。这次冒险举动由性急的阿图瓦伯爵(后来的查理十世)发起。一份注明“1803年11月18日于伦敦”的文件,证明英国政府是积极参与的。这是一份“已经出发或准备出发”的法国保王党军官名单,上面的人都受英国政府津贴:2人是每日6先令,5人是每日4先令,9人是每日2先令。 其中之一就是若阿基姆·卡杜达尔。名单是由弗里丁拟定并签署的——弗里丁是皮什格鲁经常使用的一个化名。同一笔迹写的还有一份名单,上载“我请求对其预支一年津贴的保王党军官”的名字——5 位将军,13名上校,17名少校和19名上尉。要求支付的薪俸总数达3110英镑15先令。

行动失败的一个关键原因是他误以为莫罗将军支持他的行动。莫罗和皮什格鲁早已不再是朋友了。自从莫罗在6年前将从M·德·克林林(M.de Klinglin)的马车里缴获的文件交给督政府(尽管隐瞒了一段时间直到皮什格鲁逃亡),昭然若揭地证明了皮什格鲁的叛国行径后,皮什格鲁的名字在士兵们心中就再也没有影响力了,而莫罗在军队中拥有比皮什格鲁大得多的声望。福什·伯雷尔试图让莫罗和皮什格鲁和解,但莫罗的态度表明他不会被波旁王室拉拢。事实上,是富歇指使密探梅埃·德·拉图什打入保王党内部,让皮什格鲁等人认为莫罗可以依靠并已做好充足准备。后来一位名叫达维德的教士和拉若莱将军,帮他安排了一次同莫罗的会晤。共和立场坚定的莫罗虽然同意反对拿破仑,却拒绝支持波旁王室,并告诉皮什格鲁他被骗了。

就在保王党发现受骗想离开时,几乎在同一时间都被警察抓了。皮什格鲁在被捕之前,曾拜访过以前的一位副官M·拉格勒(M.Lagrenée),后者坚持要收留他,但他不愿连累朋友而决然回绝了。警察知道他藏在巴黎却无法知悉确切位置,而曾收留过他的一位老朋友勒布朗(Le Blanc)为了30万的赏金,在2月20日告诉了警察他在吕德沙巴奈(Rue de Chabanais)的房间。

1804年2月28日,警务委员(commissary)康明斯(Commings)带着一些强悍的人,高度戒备地前去抓捕,因为皮什格鲁是个体格强健的人,并且有武器以自卫,不会束手就擒。警察用一把前房东提供的仿造钥匙进入房间。皮什格鲁的床头柜亮着一盏灯,警察们推翻床头柜,熄掉灯,全体扑向皮什格鲁。皮什格鲁极力反抗,高声呼喊。最后,他们把他绑了起来,将这个荷兰的征服者送进了让他有进无回的监狱。在《Bourrienne et ses  Erreurs》这本书中皮什格鲁被捕的情节有所不同:皮什格鲁突然冲向他的床,竭力去拿他的手枪,但被阻止了。他的反抗很粗暴,一脚重重地踢在一个宪兵的肚子上,还用一把剑把自己的大腿弄伤了。筋疲力竭后他被绑住,塞住口,被首先带到了M·里尔(Réal)的办公室而非监狱。

在狱中的一次审讯过后,皮什格鲁拒绝在讯问录上签字,因为他认为这是不必要的。皮什格鲁知道警察全部的秘密运作程序,他怀疑通过一些化学处理,除了他的签名外的文字都会被抹去,然后填上他没说过的陈述。他补充说,拒绝签名不会影响他在公正的法庭面前重复他的真实答辞。

监狱中的保王党人都拒绝认罪,皮什格鲁表现得尤为坚定。里尔有一天审讯完他后,在离开之际当着几个人的面说道:“皮什格鲁真是个了不起的人!”这是最后一次审讯,尽管皮什格鲁很小心地没说会影响到其他犯人的话,他还是宣称在他们被抓之前已放弃推翻拿破仑。

4月5日皮什格鲁被发现扼死在监狱里。也许是他表现出来的令人畏惧的正直加速了他的死亡,他拒绝指控任何人,并宣称“当我面对审判,我会向着真理和国家的利益说出适宜的话。”,但他不能履行他的诺言了。

《Bourrienne et ses  Erreurs》中富有戏剧性地写道:皮什格鲁经历了十次审讯,在一次审讯的结尾,M·里尔注意到有本色诺芬的译本在皮什格鲁的桌上,就问他是否想看什么书。

皮什格鲁说:“我确实想看一本书。”
“什么书?游记吗?”
皮什格鲁带着忧郁的笑说道:“噢不!我厌倦了游记(travels,可能与“逃亡”双关)”
“那你想要什么书?”
“塞内卡(译者注:古希腊斯多葛派哲学家)。”
“塞内卡!(警察局长带着明显而迅速被犯人看出的暗示叫道),为什么,将军,一个赌徒不在赌局输掉后再要塞内卡的书,而这场赌局还未结束···”
皮什格鲁打断了他的话:“好心下令送一本塞内卡的书给我。”
“你要法语的还是拉丁语的?”
皮什格鲁犹豫了片刻:“拉丁语的吧,我现在还看得懂。”
塞内卡的书送来了,在皮什格鲁自杀后,书被发现打开在桌上,翻到了塞内卡说“当公众自由已然绝望时,一个正直的人除了去死别无他法”的这页。



关于皮什格鲁的死因,官方的死亡报告上是自杀,但广受质疑。拿破仑的秘书布里昂在《Memoirs of Napoleon Bonaparte》书中声称皮什格鲁从未背叛过幼年时培养的宗教感情,不可能自杀,他还质疑为什么M·德·罗维戈(M.de Rovigo)的团的应在监狱值班的士兵在早上八点时去了杜伊勒里宫,又在狱卒直到九点都没进入过房间的情况下报告皮什格鲁之死。



该书还列出了关于皮什格鲁之死的两份报告。第一份作于16日,如下:

“尸体的颈部被一条黑色丝绸手帕环绕,穿过一根约40厘米(近16英寸)长,周长为4至5厘米(约2至3英寸)的棍子。棍子在手帕中扭转后停在左脸颊上,造成足以致死的窒息。”在医生做的另一份报告中,他们后来评论道:“棍子被不规则地转动,使脸颊上留下6厘米长直到左耳的刮痕。”

一个叫希罗(Sirot)的宪兵称“他是监狱外站岗的哨兵,靠近皮什格鲁的牢房,几次听到咳嗽和作呕声,表明有人受到压迫。不过他没有听到更多的声音,也就没有发出警报。”受雇于监狱法庭的拉普安(Lapointe)则声称“从午夜睡到临晨四点他都没听到什么。”福科尼耶(Fauconnier)说道:“在早上七点半,值班的狱吏帕旁(Popon)在皮什格鲁的房中点着灯,惊讶地发现他不动了,然后帕旁找出牢房钥匙,它在帕旁前一晚十点给将军送晚饭后就留在狱吏的口袋里。”

这一份是
萨瓦里(Savary)关于皮什格鲁之死的报告:

“一天早上在杜伊勒里宫,我收到一个宪兵军官的便条,他当天指挥在监狱站岗的守卫。他告诉我皮什格鲁将军被发现死在床上,让监狱顿时十分忙乱。他们正等待警察派人来,关于现场的情报已经送到了警局。

“这个军官向我呈交事件情况以及关于奇怪之处的报告,因为我定了一条规矩,我手下所有值任何班的军官都要给我一份关于二十四小时内关于他们做了,看到了或听到了什么的报告··我把这张纸条交给第一执政:他以为我有更多的信息但我没有,于是他派我去调查,还说道‘这是荷兰征服者的绝妙收场!’

“我和M·里尔同时到了监狱,他代表大法官来了解事件详情。我和M·里尔,看守者以及监狱医生前往皮什格鲁将军的房间。我再次深入了解了他,尽管由于遇袭中风使他的脸变成了深红色。

“他的房间在第一层,床头向着窗户,这样位置可以向光以便他在床上阅读。外面有个设在窗户下的岗哨,以便哨兵有必要时可轻易看到通过房间的任何人。

“皮什格鲁将军用身体右侧躺着,脖子上绑上了他自己的黑丝绸围巾,被扭曲成小粗绳一样···他似乎将他的围巾缠绕绑在脖子上,然后首先将它绑紧到可以承受的限度,接着拿起一块现在还放在房间中间的柴堆里的,一小块手指长的木头,把它从右侧插入到脖子和围巾之间···他的头倒在枕头上,部分压住了棍子,防止围巾松开。之后中风就不可避免了。他的手依然压在头下···

“在床头柜上有一本打开的书,背面朝上,好像有人在阅读时被打断了而暂时将它搁在一边一样。M·里尔发现这本书就是他给皮什格鲁的塞尼卡···这可能是皮什格鲁最后读的东西。与其在断头台下死去或乞求第一执政大发慈悲,他宁愿自行了结。

“我在监狱中询问了当晚经过隔开卡杜达尔和皮什格鲁的前厅的值日宪兵,他告诉我他啥也没听见,除了皮什格鲁将军在十一点到十二点咳嗽了好一阵子。然后由于看守人拿走了钥匙,他无法进入牢房,也不愿意为了咳嗽就吵醒整座塔楼的人,于是就没有发出警报···

“我还问了当晚十点到十二点在皮什格鲁将军窗下站岗的宪兵,他没听见什么。”


总之,尽管暗杀的谣言四起,但经过调查可知皮什格鲁是自杀。拿破仑说,暗杀皮什格鲁的想法是荒谬的,而出卖他的那个朋友是人类的耻辱[3]。

1816年,在阿尔布瓦立起了一尊皮什格鲁的塑像。



注:
1.凯旋门的说法是皮什格鲁在1780年加入炮兵,与维基的说法冲突。

2.John R. Elting, Swords Around a Throne: Napoleon's Grande Armée, (USA: Da Capo Press, 1997), 43.

3.Philip J. Haythornthwaite, Who Was Who in the Napoleonic Wars, (London: Arms & Armour, 1998), 260.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24 16:3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月光丸 于 2014-5-24 23:06 编辑

主题是之前写的皮什格鲁小传,增补了凯旋门的内容。
引用资料已在原帖注明,更多皮什格鲁的图片也请查阅原帖:http://bbs.napolun.com/forum.php ... =1&extra=#pid26186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12-13 11:29 , Processed in 0.02849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