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97|回复: 4

[翻译] 联军在半岛战争中信号机的使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 16:5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Dr Mark S. Thompson

发表在http://www.napoleon-series.org的材料

原文下载链接:http://www.napoleon-series.org/m ... eous/Telegraphs.pdf

感谢作者Dr.Thompson授权翻译

感谢编辑Mr.Burnham授权翻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 18: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9-5-2 19:01 编辑

注:本文在2016年12月首发于皇家工兵杂志
引言
在2014年5月,有一天对我别具意义,这天我来到托里什韦德拉什防线的圣维森特堡,第一次看到由托里什韦德拉什市局制作的谢拉指示信号机的复制品。弗朗西斯科·谢拉是葡萄牙工兵上尉并曾引领葡萄牙信号器的发展。



谢拉指示信号机
他简单的设计在19世纪初叶获得广泛使用,并成为国家信号系统的基石,最终实现里斯本同其余主要城市以及主要边境要塞埃尔瓦什和阿尔梅达的联络。
这些简单的设备在威灵顿公爵在1808-14年的半岛战争的行动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使信息在葡萄牙进行高速通讯成为可能。
英国陆军那时还没有信号系统,不列颠在这些技术的使用上被部分欧洲国家甩在身后。

信号机在欧洲的使用
在19世纪初叶,光学信号机成为解决传递信息速度问题的时髦手段。然而设置这些设备花费高昂,只有少数国家拥有成熟的信号机系统。



沙普信号机和信号
在大范围使用信号机的先行者是法国人,克劳德·沙普首次做出认真的尝试。他的设计庞大复杂,可以组出近200种组合,此外该设计还需要永备建筑。这一设计在1794年首次引入并在拿破仑掌权时达到巅峰,沙普信号机覆盖大片法国领土,分支深入低地国家和意大利。这一技术带来惊人的传信速度。例如:从土伦到巴黎475英里的距离仅需12分钟就可以实现信息传递。[1]



1815法国信号机网络         

随着沙普信号机的情报传播开来,欧洲其余国家也奋起直追。在英格兰,信号机的使用者仅有海事部门,用以伦敦和主要海军基地的联络。雷韦朗·默里是这一系统的实现者。他的六窗信号机(six shutter telegraph)(64种组合)于1796年引入。信号站最初建立于伦敦,迪尔和朴次茅斯之间,随后拓展至包括大雅茅斯和普利茅斯的网络。另一位英国发明家约翰· 甘布尔一步之遥错失了海事信号机合同,于是他继续设计一种新型信号机方案,渴望引起陆军的兴趣。有宣称这一新型方案在半岛战争中投入使用,但是我并没有找到证据。[2]



默里信号机和网络
在葡萄牙弗朗西斯科·谢拉发展了三种不同的信号机,分别使用一个臂杆,活动版或者气球。这三种系统使用相同的密码本。



三种谢拉信号机和密码本
另一个也许你们相对熟知的信号机则是在托里斯韦德拉什防线使用的英国海军气球信号机,我将在后文详细讨论这一信号机。
随着信号机的复杂化,他们的体积必然越来越庞大并且需要一些附件来对他们进行操作。葡萄牙信号机的最大优势就是其简单结构让他们可以快速建筑,轻松操作并且小到足以携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 18:4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9-5-2 18:51 编辑

盎格鲁-葡萄牙人使用的信号机
半岛战争中联军在四个完全不同的地方使用信号机。皇家工兵和葡萄牙同行在其中三处参与建设。
第一处和运行中最为重要的一处便是葡萄牙国家信号机网络。这一网络提供里斯本同阿尔梅达与埃尔瓦什两座边境要塞的直接联络,同时可以得到塔霍河口的航行信息。财政上葡萄牙依然依赖于同其殖民地地近乎垄断性质的交易。为运行这一网络,葡萄牙陆军于1810年建立了Corpo Telegrafico,比皇家工兵的C信号分队早组建了60年。



葡萄牙信号机网络


信号机在1810年葡萄牙边境的使用
1810年葡萄牙边境的信号机
1810年威灵顿面对一支由拿破仑专门派遣用以征服葡萄牙的军队。威灵顿的军队规模上不足以阻止法国人,但是他必须在边境迟滞后者尽可能久,以让里斯本附近的防线足以建成。1810年夏季威灵顿主要在监视法军围攻罗德里戈和阿尔梅达边境要塞。在这一时期,他使用信号机实现里斯本、军队和边境主要城市的通讯。通过威灵顿书信集,皇家工兵军官、约翰·琼斯、赖斯·琼斯和埃德蒙·惠特利的日记,你可以建构一幅信号机是如何使用的图景。
信号机首次被提及是在1810年7月31日,威灵顿写信给他的骑兵指挥官,告诉后者他正在派出“运转信号机的人员”[3]。威灵顿希望同正被法军封锁在阿尔梅达要塞内的葡萄牙守军联络。

在1810年8月8日,埃德蒙·惠特利提及他受命“在瓜尔达建设一个里斯本标准的信号机”。赖斯·琼斯形容其设计为“旗杆和旗帜”,同时称其是“来自总部的葡萄牙信号机之一”。[4]从这一形容来看,这一信号机看起来是谢拉单臂设计。而且,如果说其来自于总部,那么这一表述暗示威灵顿的军队携带已经制作完成的葡萄牙信号机,或者说他们中有人有建造这些信号机的知识。
三种谢拉设计都有8种可能的组合。其中一种表达开始/结束,另一种表达重复前一词。其余6种为数字组合,可以转译为一串数字,这些数字连读可以同密码本上的单词对照。例如223意指“许多(many)”而662意指“今天(today)”。


谢拉窗式密码
1810年8月9日,赖斯·琼斯记录道一个英国炮兵军官,罗斯上尉正在“塞洛里库城堡树立一座信号机”。[5]3天后信号机建成,罗斯从那里驰向利尼亚里什,据赖斯·琼斯记载“他可以辨识从城堡那里(塞洛里库)树起的葡萄牙单臂信号机。”这两个城镇间距是10千米。
威灵顿迅速开始依靠通过信号机系统获取的信息。在1810年8-9月他日常通过信号机收发讯息。皇家工兵上尉约翰·伯戈因记录道威灵顿在阿尔梅达封锁和围攻时期接收总督的日常报告。威灵顿关于葡萄牙的信号机的观点是很清晰的,在1810年8月20日写给阿尔梅达总督的讯息中这样谈到:
威灵顿感到葡萄牙信号机非常方便,因此他建议你准备再树起一个信号机…让它树的和目前这个一样高,让其上可动杆的牌子达到三英尺见方(1M)这样我们就能够辨识它了。[6]
稍后几天,在阿尔韦卡和比利亚弗兰卡(Villa Franca)建立了更多的信号机。
有趣的是,马卡斯特写道在1810年8月23日在Villa Franc会见了他的总工程师,理查德·弗莱彻,讨论了“信号机的窗(遮板)不够大”[7]的问题。也许说明了谢拉窗式信号机同样投入了使用。
法国袭击者在8月28日摧毁了位于弗雷谢达什的信号机,另一个信号机在更西处的Maçal do Châo建成,以继续维持阿尔韦卡和塞洛里库的联络。当阿尔梅达围城战结束后,威灵顿意识到他必须撤退了,他写道:
当瓜达和塞洛里库的撤离完成后,务必留意摧毁信号机。[8]
即使在他撤退时,他依然在使用信号机,并提及在利尼亚雷斯和戈维亚的各个信号机。直到1810年9月16日,威灵顿依然提及信号机。在他的撤退最终开始后,行军的速度就让信号机的使用不具可行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 18: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9-5-2 18:51 编辑

托里斯韦德拉什防线的信号机
在1809年夏,拿破仑刚在瓦格拉姆会战击败奥地利人,威灵顿立刻意识到法兰西帝国的伟大力量将在1810年倾泻在西班牙与葡萄牙,他需要一个让他的军队足以抵抗规模更大的法国力量的位置。在1809年10月,威灵顿跑遍了里斯本北方并在检查后向他的总工程师理查德·弗莱彻做出指示,开始着手建立防御系统,该系统后来以托里什韦德拉什防线闻名天下。这些防御,最终包括数量152座彼此孤立的堡垒构成,将制止,并在不经会战的情况下击败法国军队。



气球信号机和密码范例
威灵顿的指示之一是命令弗莱彻去“在能建在山岭上的位置修筑信号机,使阵地一部分可以和另一部分彼此联系”随后五个月没有提到更多关于信号的内容,直至1810年4月1日,威灵顿写道弗莱彻已经同驻里斯本的不列颠舰队司令伯克利海军上将讨论过。显然他正在寻求海军信号专家的帮助。
月底,马卡斯特在日记中记载他已经收到了“中校(弗莱彻)”的指示筹备信号岗。翌日,1810年4月27日,他“驰往塞拉德索科罗(Serra de Socorro)指示那里的人开始挖掘工作。” 马卡斯特在1810年3月5日随后写道,戴维先生,一位来自HMS 巴夫勒尔的皇家海军军官抵达索科罗山升起桅杆,次日“他们建起了卡贝萨上的信号岗。”(Montechique)该信号机的设计与皇家海军的信号器设计类似,包括桅杆、帆桁和旗帜。
气球信号机相比谢拉信号机更大更复杂。在一个桁端上有多达5个气球,每一个气球按所处的位置不同表征不同的数字。伴随附加的数个旗帜,总计可能达到的组合数多逾万种,而每个数字都对应着密码本上的单词。这一设计,建造和运行都相当依赖皇家海军的支持。密码本是波帕姆的海军密码,并附上很多用于防线行动的新词语。近来的研究说明当时建造了多达12座信号站。



信件集中的信号机图示
在1810年6月15日,威灵顿此时还停在葡萄牙边境的塞洛里库,他向伯克利海军上将写信称:
无论如何,这里有两个或者三个地方我想你也许有能力[帮助我]…第一点是给我们一些波帕姆的信号词汇表…如果你能给每一个[信号]站[提供水手]我会非常感激,我没有办法分出足够多的军官去运行它们并让他们学会如何使用信号机,而且我害怕如果未经[训练]的人去使用它们会犯下失误,甚至铸成大错。[9]
在1810年6月24日威灵顿又给伯克利发去一封信件,这封信件是标准的威灵顿风格,将他对信号机设计的想法、配置给信号站的具体人数等细枝末节上进行极其详细的说明。
我希望其仅具有单臂的帆桁,而且我认为如果这个帆桁可以辅以两个大尺寸的活动板,就[见图11]应该很容易辨识数字。数字2可以选择放下最靠近桅杆的活动版;数字3在两块挡板之间;数字4则放下里桅杆最远的活动版。
威灵顿随后写道:
每个站点应该配置的人手包括1个负责信号的人,以及1到2个助手…这些军官和士兵的薪酬待遇应当和舰队里从事陆上工作的这类人一致。[10]
关于水手薪酬的情况在后来演变成了一个问题,我稍后将对它进行讨论。马卡斯特在在1810年7月6日的日记里说明他被告知在他“妥善安置信号员”[11]后才能同前线的军队会合。在弗莱彻疾驰向北和威灵顿的军队会合时,防线工作的指挥官责任现在已经交棒给皇家工兵上尉约翰·琼斯。琼斯在1810年7月18日首次提到信号机,他写信给弗莱彻报告称:
我遍访每一处[信号]站,负责的水手说两个站点间的距离实在太远,而且桅杆相较帆桁太轻——在周日晚强风尤其厉害,已经有两个[被吹坏了],在索科罗山上的站点尤其糟糕,我们不得不将其更换。我将…和负责这些信号站的[海军]中尉利思先生会面,并征求其意见开始新的建造;同时我已经下令给各个站点准备更加结实的桅杆和帆桁…海军抱怨望远镜的质量太次,如果可以从里斯本[买]到更好的望远镜,我会毫不犹豫下令购买。[12]
弗莱彻给琼斯回信说:
我很遗憾获知关于信号站的事情情况如此糟糕——我们在树立它们的时候已经让相邻两个靠的尽可能近了,球看的是很清楚的,而且这好像也是把它们放上去的军官戴维先生的意见。我…认为目前首要的问题是望远镜质量的问题,而且我确信你在购买更高质量的望远镜的过程中将不会遇到阻力,如果你能找到它们的话。[13]
在1810年八月中旬,情况获得了改善,琼斯报告称“[信号]站就我而言可以轻易辨明信号。”在1810年9月初,威灵顿遇到一个未曾料想的问题。伯克利海军上将给他写信要求给操作信号机的水手额外的配给和薪酬。威灵顿回信道:
困难…[不在于]给军官和海员更多的配给本身…给出这一许可意味着开了一个先例…对此后这里的服役情况可能会带来非常消极的影响。[14]
威灵顿的信件结尾说,他会请求政府做出决定,以及如果海军上将认为他必须撤走水手,那么自己会“尽力安排去在没有这些军官和人手的情况下操作我们的信号器。”这个时间点实在是糟透了,威灵顿很清楚他将在数周内撤向防线。
在1810年9月7日,琼斯受命安排葡萄牙民兵去填补不列颠水手撤出所导致的空缺。琼斯很快意识到找不到能操作这套复杂的海军气球信号机的人,一个人都没有,他在9月11日说到:
威灵顿勋爵认为我们本该用简单的葡萄牙信号机来取得更好的效果,就是我们目前用的这款…我请求你…以最快的速度给每个信号站都做一个,并把他带到可以在几分钟里架设完成的位置…操作它们的人是受训过的老海员。我认为在里斯本征集到足够数目的这些人理应不难。[15]
很有趣的是威灵顿似乎说过在葡萄牙边境操作信号机的“老葡萄牙水手”也可以在防线效力。在1810年9月18日,琼斯报告称“受雇制造便携式信号机的工人受命在目前的桅杆旁进行修筑。”[16]同天,威灵顿开始他的撤退。
在撤向防线的过程中,威灵顿始终非常在意这些情况。他的完整战略里的防线防御部分,高速信号传递必不可少,否则就很难像计划那样在防线后方高速集中部队然后迅速机动,后发制人。
至1810年10月5日,琼斯报告“新的信号机未能完全完工,但是我预期明天能让第一道防线的部分可用。”[17]仅仅四天后,在1810年10月9日,军队抵达防线,尽管没有文献记载,但是似乎威灵顿和伯克利迅速达成了某些共识,也许是共情心理占了上风。一份1810年10月13日下达的通令,指出“当任何军官[企图发送]信息给军队指挥官时,仅需将其送往最近的信号机然后请求信号机处的海军军官将其同索布拉尔站进行交流。”皇家海军军官和水手那时一定已经重返信号站了。


托里斯韦德拉什防线信号站地图
防线的信号通讯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同时威灵顿和伯克利的争论则显得既不必要而且还带了可怕的危险,葡萄牙人物为了守土抗法而建筑托里斯韦德拉什防线的投入和努力险些化为乌有。防线的信号机的成功被一位军官如此概括:
[法国人]无法做出任何不为我们所知的机动,仅需15分钟我们就能掌握全盘动向。每当他们设法机动,我们都成竹在胸。[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 18:50:03 | 显示全部楼层
信号机于1814年在比利牛斯山脉的使用
威灵顿最后一次运用信号机便是在1814年初的比利牛斯行动中。他的军队部署在多山地形,而且在冬天,这两个因素共同作用下无论通讯还是机动都非常困难。法军任何进攻却都需要联军方迅速做出反应。在1814年1月,威灵顿开始建立联络联军前线和他位于比斯开湾的圣让德卢斯(St Jean de Luz)总部的信号机。



1814年比利牛斯的英国信号机
这些信号机被布置在教会塔楼之上,形容如下:
悬挂在高耸的标志性建筑上由旗帜和木桶的灵巧结合,让总部可以做到几乎瞬时掌控敌人的机动。[19]
军队里每个师都得到命令指名一位军官在该师履职期间指挥信号机。第1师的埃德蒙·惠特利在1月底负责,他的描述展示了需要如何费心设计夜间的信号。
如果遭到敌人中发生骚乱,那么升起一个旗帜;如果法国斥候撤退,升起两个旗帜;如果他们向我们射击,升起三个旗帜/在夜里如果他们开始喧闹或者撤退,升起桶子并且点火。
如果他们…前进,给我的营帐点火并在其旁边点起营火,随后撤退。[20]
军事工程学院的创立者查尔斯·帕斯利也对适用于夜间的信号机很有兴趣。
这一信号机系统仅仅投入使用短短数周的时间但是给了威灵顿相当的信心,自信他可以阻止任何法国人在1814年早期发起的进攻。
英国陆军在半岛战争中高效地运用多种信号机系统来提高通讯速度。皇家工兵部队和葡萄牙工程师在这一技术的实用发展上做出重要贡献。
置于拿破仑系列:2018年8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Holtzmann & Pehrson, The Early History of Data Networks, California, 1995.
  • All these claims seem to point back to Nalder’s, History of the Royal Corps of Signals, 1958. I can find no evidence to suggest that Gamble’s portable telegraph was ever used in the Peninsula.
  • Wellingtons Despatches (WD), Wellington to Cotton, Celorico, 31 July 1810.
  • Thompson, Peninsular War Diary of Edmund Mulcaster RE, Amazon, 2015, p.120.
  • Rice Jones, An Engineer Officer Under Wellington in the Peninsula, Trotman, 2005, p.60.
  • WD, Wellington to Cotton, Celorico, 20 August 1810.
  • Mulcaster, p.123.
  • WD, Wellington to Cotton, Celorico, 3 September 1810.
  • WD, Wellington to Berkeley, Celorico, 15 June 1810.
  • WD, Wellington to Berkeley, Celorico, 24 June 1810.
  • Mulcaster, p.110.
  • Royal Engineers Museum (REM), 5501-59-18, Jones to Fletcher, Lisbon, 18 July 1810.
  • REM, 5501-59-18, Fletcher to Jones, 23 July 1810.
  • WD, Wellington to Berkeley, Celorico, 2 September 1810.
  • REM, 5501-59-18, Fletcher to Jones, Gouveia, 11 September 1810.
  • REM 5501-59-18, Jones to Fletcher, 18 September 1810.
  • REM 5501-59-18, Jones to Fletcher, Lisbon, 5 October 1810.
  • Bamford, With Wellington’s Outposts, p.39, Alcoentre, Jan 1811
  • Batty, The Campaign of the Left Wing of the Allied Army in the Western Pyrenees, John Murray, 1823, p.102.
  • Hibbert, The Wheatley Diary, Longmans, 1964, p.3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6-19 17:20 , Processed in 0.14762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