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0321|回复: 60

拿破仑时代骑兵图文介绍——近卫骑兵系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9 05: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声明:转载请标注原作者NPLBNB及出处,另外由于上传图片速度问题,我不得把图片和文章分开,请大家谅解。

前言:
   近卫掷弹骑兵以他们高大的身材而被称为“高鞋跟”("the high heels”),又以卓越的战功而被称为“众神”(“The Gods”),是拿破仑的骑兵团中资历最老的部队之一。1795年第21猎兵团和第3龙骑兵团的步骑兵在巴黎附近驻防,在王党暴乱中他们对国民大会保持了忠心。王党暴乱被镇压之后波拿巴将军走上前台,成为了巴黎卫戍司令。一支部队被组建起来以保护他的个人安全,而来自第3龙骑兵团的100名忠心耿耿的士兵就组成了其中的骑兵部队。1796年这些卫队被正式组织起来,这就是日后近卫掷弹骑兵团的雏形,1800年时该团就负责过第一执政的警卫工作。这些掷弹骑兵向来以高傲而严峻的风度闻名。他们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同时还是高大英俊的骑士,据说他们的团长禁止“任何40岁以下的女子来为他们做汤喝”。
   近卫掷弹骑兵和近卫波兰枪骑兵是拿破仑的所有骑兵部队中仅有的从来没有被敌方骑兵击败过的两个团,其他团或多或少都有过败绩。
  近卫龙骑兵团(即“皇后龙骑兵团”)曾在1807年被俄国骑兵击败过。当时弗里德兰战役结束后皇帝派龙骑兵和一些萨克森骑兵去追击败退的俄国人,但这些骑兵遭到了俄国担任后卫的轻骑兵强有力的反击并且一路败逃到了法军大部队中,造成了法军步兵和炮兵的一阵混乱。1812年9月24日皇后龙骑兵再次被两个俄国近卫骑兵团所击败。据说当时那150-200名龙骑兵的损失在拿破仑的司令部里所造成的震动比损失50名将军所造成的还要大。
  皇帝近卫猎骑兵则曾于1808年12月29日在德王军团第2龙骑兵团、英国第10骠骑兵团和第18轻龙骑兵团的联合突袭下被击败,损失了127人
  中年近卫军第2枪骑兵团,即所谓的“红色枪骑兵团”在1812年俄国哥萨克没有规律的无情骚扰下,在遭遇战中损惨重?
  青年近卫军的第3枪骑兵团曾于1812年在索尔尼姆(slonim)被俄国将军查普里兹(Chaplitz)的哥萨克和巴甫洛夫格勒(Pavlograd,著名的俄国骠骑兵团)骠骑兵的突袭所击败,1813年10月在莱比锡会战中又再次被查普里兹将军率领的骑兵击败,他的骑兵部队总共包括18个中队的枪骑兵(uhlans)、13个中队的龙锉?土员?╦ager),以及一个哥萨克团和一个巴什基尔骑兵团(Bashkir,俄国境内乌拉尔山脉一带的游牧民族)。
   1815年滑铁卢战役行将结束时,整个法国军队都在联军和普鲁士军队面前分崩离析,但近卫掷弹骑兵却给追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英国第12轻龙骑兵团的巴顿(Barton)上尉描述了他们团前进时是如何碰到这些骑在黑马上的巨人的。他说这些掷弹骑兵“看起来对我们的前进毫不在意,当我们行进到他们侧翼的时候他们也根本没放几枪。我们……太懦弱了,以至于连看他们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他们真正是以最庄严的方式小步离开了战场。”
一、近卫掷弹骑兵团队档案:
  1、编制简史:
  1799年12月2日该团作为一个轻骑兵团建立。
  1800年12月改编成掷弹骑兵(Grenadier,命名为执政官(指皇帝陛下本人)近卫掷弹骑兵团(Grenadiers a Cheval de la Garde des Consuls)
   1804年皇帝称帝后,该团于5月18日重新命名为皇帝近卫掷弹骑兵团(Grenadiers a cheval de la Garde Imperiale),拥有四个中队,每中队由两个连组成,共1018名士兵。
  1805年9月17日编制内增加一个轻装见习中队(Velite),同年又增加了第二个。
  1811年轻装见习中队解散,该团编制为五个常规中队。
   1812年灾难性的俄国战役过后,近卫掷弹骑兵遭受了重大损失,截至1813年2月该团总共只剩下127人(!),中队数随之减少到四个。
   1813年根据1月10日的命令,建立了第五 稍后是第六个轻装见习中队,归属于青年近卫军序列。
  1814年皇帝陛下第一次退位后,近卫掷弹骑兵团于7月23日被解散,但不久原来的四个老近卫军中队被重新召集组成了一个忠于波旁王室的团,命名为法兰西皇家胸甲骑兵团(Corps Royal des Cuirassiers de France),不改重骑兵本色。
  1815年皇帝复位,该团随之投归麾下,于4月8日恢复了原来的称号,编制内包括1024个军官和士兵,他们追随皇帝陛下参加了整个百日王朝的一系列战役,见证了他的最后失败。
  1815年11月25日该团解散,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2:近卫掷弹骑兵团参战记录(如无特殊说明,参战表示有军官或士兵在战役中阵亡或受伤):

   1805年: 参加奥斯特里茨(Austerlitz)战役。
  1807年: 参加2月14日的艾劳(Eylau)战役。
  1812年: 参加11月26-28日别列津纳河(Beresina)战役,以及之后的在威尔纳(Wilna) 和加夫诺(Kowno,现今立陶宛境内)附近发生的战斗。
  1813年: 参加在多尔涅茨(Dolnitz),和奥登堡(Altenbourg)附近发生的战斗(译注:两者大约在德累斯顿战役同时期,但不知具体时间)以及之后10月16-19日的莱比锡 Leipzig战役和10月30-31日的哈纳Hanau战役。
  1814年:参加皇帝第一次退位之前的一系列战役: 2月11日的蒙米来尔(Montmirail)战役, 2月1 2日的查陶—提里(Chateau-Thierry)战役, 2月14日的法尚普(Vauchamps)战役 还有3月7日的卡罗纳(Craonne)战役。
  1815年: 参加滑铁卢(Waterloo)战役。
3:1813-14年近卫掷弹骑兵团旗(Drapeaux)上的战役荣誉:
  马伦哥(Maringo), 乌尔姆(Ulm), 奥斯特里茨(Austerlitz), 耶拿(Jena), 埃劳(Eylau), 弗里德兰德(Friedland), 埃克莫(Eckmuhl), 埃斯林(Essling), 瓦格拉姆(Wagram), 斯摩棱斯克(Smolensk),莫斯科河 (Moskowa), 维也纳(Vienne), 柏林(Berlin)和马德里(Madrid)以及莫斯科(Moscuo)。

4:近卫掷弹骑兵团历任团长:
  1801年: 奥德纳 米歇Ordener ( Michel)
  1806年: 沃尔特 弗里德里克 亨利Walther (Frederic-Henri)
  1813年: 克劳德 爱蒂安 盖约Guyot (Claude-Etienne)
历任副团长(Colonel-Majors)和少佐(Majors):
  1804: Oulie (Antoine) - Major
  1805: Lepic (Louis) - Colonel-Major
  1805: Chastel (Louis-Pierre-Aime) – Colonel-Major
  1812: Exelmans (Remy-Joseph-Isidore) - Major
  1813: Castex (Bertrand-Pierre) - Major
  1814: Levesque-Ferriere (Louis-Marie) - Major
  1814: Jamin de Bermuy (Jean-Baptiste-Auguste-Marie) – Majo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9 05: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贴上第一部分吧,剩下的以后分部分贴,图片有些上传速度略慢,分着贴也许好一些,也能方便阅读和讨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10 10: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5、上述高级军官中后来有九位成长为帝国将军,以下是这九人的个人简历:
Ordener, ( Michel),奥德奈
  1755年9月2日出生。
  1796年9月16日被提拔为旅级指挥官。
  1800年6月14日成为荣誉军团(Legion d’Honneur,拿破仑为了表彰各界杰出人士而建立的团体)的成员。
  1800年7月18日被任命为执政官近卫军掷弹骑兵团团长。
  1803年8月29日晋升为陆军准将(General-de-Brigade)。
  1805年8月28日被任命为皇帝近卫军骑兵的总指挥官。
  1805年12月25日晋升为陆军少将(General-de-Division)。
  1808年12月29日被册封为帝国伯爵。
  1811年8月30日去世。

Walther, (Frederic-Henri),华尔特(奥斯特里茨指挥龙骑兵名将)
  1761年6月20日出生。
  1793年10月22日晋升为陆军准将。
  1803年8月27日晋升为陆军少将。
  1806年2月8日获颁荣誉军团大鹰章(Grand Eagle of the Legion d’Honneur)。
  1806年5月20日成为近卫掷弹骑兵团团长。
  1808年4月26日被册封为帝国伯爵。
  1813年11月24日去世。

Guyot, (Claude-Etienne),古约(一直战斗到滑铁卢,近卫军骑兵领袖)
  1768年9月5日出生。
  1808年5月被册封为帝国男爵。
  1809年6月5日被任命为皇帝近卫军第一猎骑兵团(1er Regiment de Chasseurs-a-Cheval de la Garde Imperiale)副团长。
  1809年8月9日晋升为陆军准将。
  1811年6月30日成为荣誉军团成员。
  1811年12月16日晋升为陆军少将。
  1813年12月1日被任命为皇帝近卫掷弹骑兵团团长。
  1814年11月19日被任命为法兰西皇家胸甲骑兵团团长。
  1815年4月19日重新成为近卫掷弹骑兵团团长。
  1837年11月28日去世。

Oulie, (Antoine),乌利
  1759年8月10日出生。
  1803年1月31日晋升为近卫掷弹骑兵团少佐,8月31日成为旅级指挥官(执政官近卫掷弹骑兵团副指挥官)。
  1804年6月14日进入荣誉军团。
  1827年9月13日去世。


Lepic, (Louis),勒皮克
  1765年9月20日出生。
  1799年5月26日年成为第15猎骑兵团的旅级指挥官。
  1805年5月21日调任近卫掷弹骑兵团副团长。
  1807年2月13日晋升为陆军准将。
  1809年5月3日被册封为帝国男爵,同年6月26日进入荣誉军团。
  1813年2月9日晋升为陆军少将。
  1827年1月27日去世。


Chastel, (Louis-Pierre-Aime),查斯泰尔
  1774年4月29日出生。
  1807年2月16日晋升为上校。
  1808年5月17日被册封为帝国男爵。
  1811年8月6 日晋升为陆军准将,次日调任掷弹骑兵团副团长。
  1812 年4月26日晋升为陆军少将。
  1813年9月13日成为荣誉军团的参谋军官(Staff Commander)。
  1826年10月18日去世。


Exelmans, (Remy-Joseph-Isidore),艾克塞尔曼
  1775年11月13日出生
  1805年12月27日成为第1猎骑兵团团长
  1807年5月14日晋升为陆军准将。
  1808年3月17日成为帝国男爵。
  1811年12月24日调任近卫第1猎骑兵团少佐(major,因上面提到他已于1807年成为陆军准将,故此处的Major应该是一种职务而非军衔,暂译为少佐以示区别,求教)。
  1812年7月9日调任近卫掷弹骑兵团中队长,同年9月8日晋升为陆军少将。
  1813年9月28日被册封为帝国伯爵。
  1852年7月22日去世。


Castex, (Bertrand-Pierre),卡斯泰克斯
  1771年6月29日出生。
  1806年10月20日成为第20猎骑兵团团长。
  1809年7月21日晋升为陆军准将。
  1813年2月9日成为近卫掷弹骑兵的少佐,同年11月28日晋升为陆军少将。
  1842年4月19日去世。


Levesque-Laferriere, (Louis-Marie),雷维克拉法利埃尔
  1776年4月9日出生。
  1807年3月8日成为第3骠骑兵团团长。
  1811年5月13日晋升为陆军准将。
  1813年2月9日调任近卫掷弹骑兵团少佐。
  1813年11月28日晋升为陆军少将,同时被册封为帝国伯爵。
  1834年11月22日去世。

Jamin de Bermuy, (Jean-Baptiste-Auguste-Marie)
  1775年2月17日出生。
  1807年12月7日成为近卫那不勒斯枪骑兵团(Regiment des Chevau-Legers de la Garde Napolitaine)团长。
  1814年1月20日晋升为陆军准将。
  1814年3月16日任近卫掷弹骑兵团少佐。
  1815年4月14日回到近卫掷弹骑兵团担任少佐。
  1815年6月18日在滑铁卢战役中阵亡。

5、1791-1815年间在服役中受伤或阵亡的近卫掷弹骑兵团高级军官(注:包括在其他任上的伤亡):
  Ordener  ——1799年8月14日及1805年12月2日两次受伤。(P.S.:奥德纳虽然受伤次数不多,但他身上一共有7处刀伤、3处枪伤和一枚炮弹造成的伤,这些伤痕也使得他声名大振)
  Walther  ——1793年3月18日、1800年6月5日和1800年12月3日三次受伤。
  Guyot    ——1815年6月18日受伤。
  Lepic    ——1793年9月21日、1799年3月26及1807年2月8日三次受伤。
  Chastel  ——1797年3月16日受伤。
  Exelmans ——1813年8月26日及同年9月28日两次受伤。
  Levesque-Ferriere——1806年10月14日、1809年8月12日和同年11月28日、1811年3月12日、1813年8月30日以及同年的10月16日和30日,最后是1814年3月 7日共8次受伤。(无语,法国版周泰,强人~~~)
  Jamin de Bermuy——1815年6月18日阵亡。

6、1804-1815年间在服役期间近卫掷弹骑兵团所有军官的伤亡情况:
  阵亡者:11人。
  伤重去世者:8人。
  受伤者:65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10 10: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近卫掷弹骑兵的制服:
1:1806-07年的近卫掷弹骑兵团士兵,着常服。
  整个帝国时期内,近卫掷弹骑兵一直使用着很早就被执政官近卫军所使用的服装和装备而甚少变化,这使得他们看起来有点过时。反倒是1814年皇帝第一次退位,该团穿上胸甲骑兵正装以后,他们的外表才显得时髦了些。插图中的这位士兵像大多数情况下那样穿着一件常服外套。1809年之后,如上文所述,只有军士才穿着常服外套,下发给士兵的是更低档的次等正装。军士和士兵一样,穿着常服和礼服时佩戴相同的肩章和肩带。

  2:1806-07年的近卫掷弹骑兵团号手,着礼服及大衣。
  在拿破仑时代的军队里,为了和普通士兵区分开来,号手的着装总是非常醒目,法军号手服装的基本颜色是绿色和蓝色。号手和士兵一样把礼服正装保存在补给仓库中,而穿着常服外套参加了1806-07年的战役。外套上随年代不同可能有七或十粒钮扣。注意图中号手所穿的礼服正装是鲜艳的天蓝色,并且立领和袖口上(图中看不到)有22毫米宽的金线镶边。肩章用金线和红色丝线按一比三(1809年之前)或一比七(1809年之后)比例编织,在肩带的制作中这个比例则分别是二比三和六比七。他穿着一件和士兵相同式样的天蓝色的“四分之三式大氅”,这个式样一直被掷弹骑兵号手用到1814年,而没有在1813年换成上述的另一种有袖式样。

  3:1809-1814年的近卫掷弹骑兵团军官,着常服。
  近卫掷弹骑兵军官的军服式样和普通士兵基本一样,但军官制服有着包金钮扣和更优良得体的剪裁,配套的金质肩章和肩带显示出他们的军阶。在穿着全套盛装的时候他们会在熊皮帽上加上猩红色的羽饰以及金线编织的饰索和流苏。参谋军官的羽饰是白色的,以示区分。在行军时,军官们像他们手下的士兵一样,穿上套裤以代替皮革或者亚麻制的马裤。套裤一般是灰色的,在侧面靠包布钮扣扣好。但深蓝色的套裤也并不罕见。

上衣:
1、正装(habit)
  1804年拿破仑称帝后,近卫掷弹骑兵制服的铜纽扣随着他们加入皇帝近卫军的编制而换成了有帝国之鹰图案的型号。他们的上衣是深蓝色的,有着同样颜色的领及猩红色的袖口,袖口盖片cuff flap是白的。折边是猩红色,大翻领则是白色。上衣尾部的折边开始时只是简单地折过来再缝在一起,1808年以后则是密密地缝上再接合起来,缝在白色缀布上的亮橙色的掷弹兵标志装饰其上。他们本来只使用亮橙色的三叶形肩章,但到了1806年左右,就被各种无穗式样的肩章所取代了,但这些式样都由一根系于右肩的橙色肩带作进一步的装饰。

2、外套(surtout)
  为了防止华丽昂贵的正装磨损变旧,除了需要穿礼服的场合,掷弹骑兵们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只穿着一件单排扣的外套。和正装相比,这件外套用次等的面料做成并且只有朴素的圆形袖口翻边。帝国早期的外套有7粒铜钮扣,但1808年增加到了10个。从1809年起,这种外套只单独发给军士们(NCOs),士兵们得到的则是被称为“次等正装”(habit de petite uniforme)的上衣,这种上衣和礼服正装类似,但有着外套那样的朴素的深蓝色袖口翻边。所配的肩章和肩带和正装的类似,而且很可能就是同一套东西。(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两套金线编织的东西的)

3、“马厩夹克”(stable jacket)
  主要在做军中杂役时和非值勤期间穿着的一种无尾短上衣。配发给掷弹骑兵的这种上衣完全是深蓝色的,1809年之前配9粒铜钮扣,之后增加到11粒。

4、habit-veste(不知如何翻译好,暂时定名为短尾正装)
  上文提到皇帝陛下第一次退位以后,近卫掷弹骑兵被改编成了胸甲骑兵团,随之下发了胸甲骑兵的短尾正装以代替以前的长尾式样。这种正装也是深蓝色的,也有猩红的袖口翻边和白色的袖口盖片以及橙色的掷弹兵标记装饰。不同之处在于折边较短,并且胸前增加了一条细长的装饰性的红色滚边,制服铜钮扣上也加上了波旁王室的标记——鸢尾花。肩章和肩带仍然保持以前的样子不变。
   这些名不副实的“皇家胸甲骑兵”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和上衣配套的胸甲和头盔,于是当皇帝再次归来时,他们只好就穿着这种质地粗陋的制服走上战场,追随皇帝陛下度过了百日王朝最后的岁月。

裤子:
1、马裤
  近卫掷弹骑兵们平时穿着羊皮马裤,全套军礼服中则包括一条华贵的鹿皮马裤。

2、 套裤
  像那个时代的大多数骑兵一样,他们在行军和战斗时都穿着套裤以免弄脏或磨损昂贵的马裤。近卫掷弹骑兵的套裤由白色布料制成,在每边侧面开口的部位由十六个骨制钮扣扣好。1813年下发了新的灰色布料制成的套裤,易受马鞍摩擦的腿内侧由两层布料加强,腿外侧则由于受到马刀和火枪持续不断的碰撞和摩擦,所以也有一块相同面料的缀布起保护作用。
另外有一种做马厩杂役时穿的由粗糙的未染色的布料制成的套裤,每边侧面有十八个钮扣。

大氅(cape):
  掷弹骑兵最初穿着一种由天蓝和白色两种纱线交叉织成的布料制成的大氅,称为“四分之三式大氅”(manteau trois-quarts) 这种大氅有着深蓝色的领子,前后的开口(后面的开口起通风作用)两边都有猩红色斜纹哔叽的衬里。1813年下发了新的带袖子的式样,颜色和之前一样,但有深蓝色的镶边,而且披肩较短。进一步的装饰有宽23MM,带垂穗流苏的亮橙色勃兰登堡镶边(什么东东?)和三粒披肩上的礼服钮扣。整个大氅应当由六粒包布的钮扣系好。

靴子:
  作为精锐部队,近卫掷弹骑兵有三种常规式样的靴子供选择:全硬皮制作并抛光的整体式样皮靴,主要作礼服仪仗之用;由软皮靴筒和硬皮护膝两部分组成的半硬皮靴,主要在作战时使用;以及在步行执勤或者穿便服时使用的、靴筒和护膝都由软皮制成的全软皮皮靴。此外掷弹骑兵们还经常私人购买另外一种小牛皮制作的匈牙利式皮靴,主要搭配便服使用。
  掷弹骑兵的钢马刺外覆青铜,由靴面上下的两条皮带系紧固定。

帽子:
1、熊皮帽(bearskin)
  掷弹兵最引以为骄傲的标志莫过于他们高高的黑色熊皮帽了。近卫掷弹骑兵、掷弹步兵以及1812年以前的火枪骑兵佩戴相同式样的熊皮帽。根据共和十年(1801-02年)的一项相关条令,这种熊皮帽应该为318毫米高,但是为了和同样骄傲的火枪骑兵们攀比,实际列装中其高度很少低于350毫米。
  这顶荣耀的冠冕上有大量的装饰。一块猩红色的缀布装饰着帽子的顶部,两条亮橙色的饰带交叉其上。此外还有亮橙色的饰索,流苏和球拍状饰物(raquette)。整个帽子由两条有铜片加强的皮质颚带固定(铜片能起到一定的防护冷兵砍劈的作用)。事实上以前没有铜片的时候那条饰索就是围在固定帽子的颚带外面的。帽子侧面有半球形的三色帽章,帽章中央带有一个黄色毛织品刺绣的帝国之鹰图案。最后,那丛猩红色羽饰是插在三色帽章后的一个座孔里的。

2、双角帽(bicorn chapeau)
  穿着便服时,掷弹骑兵习惯于戴一顶黑色的双角帽,其上有一枚由一粒礼服钮扣和一个橙色镶边圈固定的三色帽章。帽角由纵向的橙色滚边(仅1811年之前才有)和红色的羊毛织物作为装饰。
  由于熊皮帽没有下发给轻装见习中队,所以这种双角帽同时也是轻装见习中队和正装配套的帽子。

3 、警式帽(bonnet de police)(注:又叫杂役帽fatigue-cap,是当时军队中很常见的一种帽子,地位类似于现代军队里的船形帽,而且外观的确也很相像,具体形制见下图)
  掷弹兵的警式帽由深蓝色的布料裁剪而成,围着头部的部分和帽子后面的通风口有橙色的35毫米宽的镶边。沿着帽子的毛纱织品边缘有红色镶边,末端有橙色流苏。帽子前端有一个羊毛质地的掷弹兵刺绣标记作为装饰。

三、近卫掷弹骑兵的装备:
武装带:
   近卫掷弹骑兵装备的全套武装带包括一个弹药盒和一条交叉背带,一条佩剑带和剑结,一条火枪皮带和刺刀扣圈。截至1806年之前,黑色皮革制造的弹药盒上和火枪骑兵一样装饰着一个铜质掷弹兵标记,1806年之后一个有帝国之鹰的菱形标记代替了它。交叉背带和弹药盒背带由沿着边缘缝好的白色软皮制成。所有的吊环和带扣都是铜质的。

   武装带中的腰带、吊剑带和刺刀扣圈和发给近卫皇后龙骑兵团以及1809年后的火枪骑兵的是同一种式样,也由边缘密缝的白色软皮制成,很大的方形腰带扣上带有掷弹兵标记。剑结则由软牛皮或者更精致的的上漆鹿皮制作。

   帝国早期的德国版画插图上还出现了使用另一种式样火枪背带的法国掷弹骑兵形象,但从这种背带的长度看来这是不可能的。当骑兵装备火枪或者卡宾枪的时候,一条背带应当让武器大致垂到腰部,以方便士兵立即取枪射击。但掷弹兵和近卫龙骑兵所装备的火枪很长,使得这种最理想的情况变得不可能,除非当他们骑在马上时。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该背带的长度仍然使得武器的使用变得很麻烦。此外,在与这个团相关的档案以及法国同时代的出版物中没有找到任何关于这种样式背带的蛛丝马迹,包括Henschel 和Lejeune这样的大师级人物的作品也没有任何的相关描述。可以勉强地说他们或许没有采用目击者的说法,但这种可能性很小。

军刀:
  掷弹骑兵最早装备老式的执政官近卫军(Garde des Consuls)式直刃军刀,刀柄是铜制的,黑皮刀鞘外覆三段式铜质护套。1806年近卫掷弹骑兵团和近卫皇后龙骑兵团列装了新的掷弹骑兵式军刀,该军刀带明显的弧线(个人觉得弧线一点都不明显),被称为“蒙特莫伦西式”(注:a la Montmorency,法国城市,如此称呼的渊源不明)刀刃,刃长97.5厘米。铜质刀柄的护手上有掷弹兵的榴弹标记,刀鞘仍然由黑色皮革和铜质护套组成,三段护套由两个铜箍连接起来。中段的铜套镂空,露出里面的黑色皮革。这种设计能充分减少整个刀鞘的重量。后来为了增加强度使刀鞘不致变形,又用两块分别的镂空取代了原来的一整块镂空。

枪械:
  关于近卫掷弹骑兵的火枪有一些疑问存在:根据第一执政(不用我再说是谁了吧)1803年4月14日的命令,他们的标准装备应当是一种全长144厘米,枪管长106厘米式样的火枪。在该命令中第一执政特别指出:“……一种与所发给龙骑兵的相同的带刺刀的火枪是很好的型号,这种火枪能保证三排纵深可以同时开火,将是最有吸引力的选择……”而疑点在于,团队档案显示1803年9月该团拥有160支火枪,但到了1804年这个数目变成了150支。并且从1820年的笔记中摘录的1807年的官方“共和历11年葡月”(ler Vendemiaire AnXI,公历1802年9-10月)火枪生产档案中有“50支近卫掷弹骑兵式样的火枪”的记录。因此有可能该团在早期得到过一种我们完全不知道的型号的火枪,而这又可以证明上文提到的德国版画中那种样式的火枪背带有可能是真正存在过的。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存在:在1803-1804年间丢失的那10支火枪属于正常损耗,而档案中的“近卫掷弹骑兵式样的火枪”则被分发到别的单位去了。
  掷弹骑兵同时也装备共和11年(An XI)或共和13(An XIII)年式手枪。
四、精锐宪兵团(Gendarmerie d'Elite)简介:
  虽然也算是近卫军骑兵,但精锐宪兵团不是真正的战斗部队,也不完全是骑兵,所以我手头的资料很少,加之他们的装束和近卫掷弹骑兵很相像,并且还常常编在一个旅里面,因此决定不单独成章,而作为近卫掷弹骑兵的一部分来写。
  1801年波拿巴将军组建了一个由2个中队的骑宪兵和2个连的步兵宪兵组成的精锐宪兵团。这支部队中的士兵基本是从宪兵部队和重骑兵部队抽调来的。他们的职责主要是保护拿破仑的私人行装,护送诸如教皇这样的重要人物,在司令部所在区域维持秩序和安全,看守并审问犯人以及保护钱财、信件之类的重要物品。他们同时还负责守卫战役后将要移交的战俘和战利品。由于所执行任务的需要,他们主要以小的分遣队的形式出现。1809年在阿斯本-埃斯林战役中他们负责守卫在多瑙河上的浮桥,只允许伤员通过。到了1807年这个团本身仅辖两个精锐骑宪兵中队,但同时在禁卫军中还有另一个步兵宪兵营的编制。1813年又有200名国民自卫军的宪兵加入了该团,这些新补充人员中的三分之一要求会说德语。
  在拿破仑战争的早期,宪兵是有特权不用参加战斗的。其他部队对这一点很是不满,于是宪兵团就有了一个绰号叫做“长生队(The Immortals)”。但随着战争的日趋白热他们确实参加了战斗,并且也遭受了一定的伤亡。在1804-1815年间该团共有4位军官阵亡,9名受伤,而军士和士兵的伤亡还要更多。这些伤亡有些是战斗造成的,有些则是在维持治安的任务中发生的。
马匹:
  骑黑马。
装备:
  佩直剑,手枪和卡宾枪或者火枪。
制服:
  穿深蓝色有红色大翻领的上衣,高统靴,戴着比掷弹兵稍矮一些的熊皮帽。
服役要求:
  加入该团的要求有:1、必须是25-40岁之间;2、身高必须达到5英尺9英寸;3、必须有一定文化程度;4、必须是至少参加过4次战役的老兵。
历任团长:
  1801-1810年:Anne Jean Marie Rene Savary(法国将军,罗维戈公爵,在1810年接替富歇出任法国警务部长)。
  1810-1815年:Aotoine Jean Auguste Henri Durosne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10 10: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近卫皇后龙骑兵团
  近卫龙骑兵也是精挑细选的战士,但是他们的战绩和掷弹骑兵比起来显得逊色不少,除了前面提到的败绩之外,他们甚至在半岛战争中面对英国的骠骑兵和轻龙骑兵都显得力不从心,但尽管组建时间较短,他们也是跟随皇帝战斗到最后的忠心耿耿的部队之一,从这一点来说他们是无可指摘的。
一、团队简史:
  1806年:根据4月15日的帝国法令,从普通团队中挑选了一批士兵组建了一个近卫龙骑兵团。当时法军有30个龙骑兵团,每个团都要提名6个军士和士兵作为进入近卫军的候选人。,这些人都是勇敢的战士,身高在173厘米以上,有至少6年的服役期并且至少参加过2次战役。1806年的第一次征集从每个龙骑兵团征召了12人。当年末的第二次征集又从每个团征召了10人,这次要求有10年以上的服役期。皇帝把这个团作为礼物献给了皇后,于是这个团被命名为近卫皇后龙骑兵团(Regiment de Dragons de l’Imperatrice)。该团包括3个中队,其中两个是常规中队,有476人,另一个是见习中队,包括296名士兵。60名军官负责指挥他们,这些军官主要是从近卫掷弹兵团和近卫猎骑兵团调任过来的。

  1807年:埃劳与弗里德兰战役过后,该团编制内增加了两个中队,总兵力增加到1269人。

  1808年:在西班牙服役。

  1809年:参加埃斯林和瓦格拉姆战役。

  1810年:两个中队回到了西班牙。

  1812年:见习中队于当年元旦解散。1月23日建立了第六个300人的中队,命名为第2 近卫青年龙骑兵中队(2eme Dragons de jeune Garde)。但当年晚些时间这个中队又被裁撤了,人员被安置到余下的中队中。随后该团参加了俄国战役。

  1813年:参加包岑、瓦豪和莱比锡战役。12月9日一个先锋团(Eclaireurs)被编入该团。

  1814年:负责防守香槟地区,并参加了从布律埃纳(Brienne)到巴黎防守法国本土的一系列战役。4月3日该团被解散。

  1815年:4月8日该团恢复了原先的名称,总共有935名军官和士兵重新回到皇帝麾下作战。随后他们参加了利尼和滑铁卢战役,在两地共失去了300名士兵和25位军官。于12月16日再次被解散。
历任团长:
  1806: Arrighi (Jean-Toussaint)
  1809: Saint-Sulpice (Raymond-Gaspard Bonardy de)
  1813: Ornano (Philippe-Antoine)
团部军官:(Colonel-en-Second, Colonel-Majors, and Majors)
  1806: Fiteau (Edme-Nicolas) - Colonel-Major
  1806: Letort (Louis-Michel) - Major
  1809: Marhtod (Louis-Ignace) -Major
  1813: Pinteville ( Pierre-Alexis de ) - Major
  1813: Chouard (Louis-Claude) - Major
  1815: Hoffmayer (Laurent)
全部参战记录:
  1806: 耶拿Jena
  1807: 弗里德兰Friedland
  1808: Medina-del-Rio-Seca
  1812: 莫斯科河(Moskowa), 马拉加洛斯拉维茨(Malajaroslawetz),克拉斯内( Krasnoe) 和别列津纳(Beresina)。
  1813: 德累斯顿(Dresde), 陶普里兹(Toeplitz), 莱比锡(Leipzig), 哈纳(Hanau), 列日(Liege)
  1814: 兰格瑞斯(Langres), Bar-sur-Aube,蒙米来尔( Montmirail), 查陶-提里(Chateau-Thierry),尚普波特( Champaubert), 兰斯(Riems), 卡罗纳(Craonne), Laon, 以及 Arcis-sur-Aube
  1815: 利尼(Ligny) 和滑铁卢( Waterloo)。
团旗荣誉:
  弗里德兰(Friedland), 埃克莫(Eckmuhl),埃斯林 (Essling),维也纳 (Vienne), 瓦格拉姆(Wagram), 马德里(Madrid),斯摩棱斯克 (Smolensk), 莫斯科河(La Moskowa), 以及莫斯科(Moscou)。

二、服装及装备:
1:1806-1809年的皇后龙骑兵团士兵,行军状态。
尽管在关于拿破仑时代战争的插图里近卫龙骑兵们总是穿着带大翻领的全套正装,但事实上正装是为着军礼服时而保留的,平时他们只是像此处的插图里那样穿着一件外套,这种外套用较廉价的布料制成,式样也比正装朴素一些。他佩着和近卫掷弹骑兵相同的重骑兵军刀,携带1777年式龙骑兵火枪,注意他的龙骑兵式样的系剑带特别长以便在步行时把剑挂在右肩上。
  2:1810-1814年的皇后龙骑兵团号手,行军状态。
号手和普通士兵一样,在平时只穿着常服外套。1810年之前的号手外套和这幅图所表现的大同小异,只是立领和袖口是天蓝色的并且有着猩红色折边罢了。像其他近卫军号手一样,近卫龙骑兵团号手的立领和袖口也有22毫米宽的金边,衣尾折边上有精心刺绣的榴弹标记。金肩章中间有天蓝色的条带。,饰带则由三分之一的金线和三分之二的天蓝色丝线混合编织而成。号手的礼服上装1810年之前和士兵的式样相同,只是颜色为天蓝色,并且立领、袖口、袖扣盖片、翻领和折边有总长6.2米,宽23毫米的镶边作为装饰,包括翻领上的勃兰登堡镶边。1810年以后的号手礼服则是纯白色,带用34毫米宽的镶边装饰的天蓝色立领、翻领、袖口和折边。肩章保持不变,但饰带则是用三分之二的金线和三分之一的天蓝色丝线编成的。整个团的号手由一个总军士长号手(trumpet-major,职务而非军阶)和三个下士号手(brigadiers-trompettes,职务)指挥,他们的制服和号手相同,但在袖子上有不同的军阶标记。
  3:1806-1813年的皇后龙骑兵团军官,着大氅。
军官的制服和士兵的式样相同,只是用更好的面料精心剪裁而成,肩章和钮扣都是金的。
这里我们看到的龙骑兵军官裹着一件臃肿的深绿色四分之三式大氅,短披肩上有金色镶边。1813年以后他们会换装同样颜色的带袖子和包金钮扣的大氅。作为龙骑兵,以上的两种大氅只在骑马时使用。当他们下马执勤时则使用步兵的双排扣大衣(redingote)。军官的头盔和士兵的式样也相同,但配着金板(估计不是纯金的吧~~ )和更大的装饰。连队军官戴猩红色的羽饰,团部军官的羽饰则是白色的。碰上下雨下雪之类的坏天气的时候,羽饰会被收起来保护好。

二、服装及装备:
军礼服正装:
  近卫龙骑兵的军礼服正装是深绿色的,有着同样颜色的立领和白色的大翻领,袖口和折边则是猩红色的。袖口还有白色的斜杠。衣尾有红色滚边围成的口袋作为装饰。衣尾折边上有橙色的榴弹标记,缝在白色的亚麻缀布上。衣服扣子都是铜制的,两边肩膀都佩戴着一个橙色的无穗肩章,右肩还骄傲地系着一根同样颜色的饰带。

军常服外套:
  相比正装来说,日常穿着的常服外套更朴素,当然也更廉价。近卫龙骑兵的常服外套是单排扣的,用九粒铜钮扣扣好。除了有着绿色的领子和袖口之外,这种外套的装饰口袋、折边和肩章和正装没有什么两样。1809年左右,它被“次等正装”()所代替,这种次等正装用更廉价的面料制作,有着相同的朴素的圆袖口。有时候人们也会把这种“次等正装”称为“常服外套(surtouts)”。

马厩夹克:
  近卫龙骑兵的夹克被称为“马厩背心(gilet d’ecurie)”式,是一种朴素的深绿色短上衣,配铜制钮扣。

裤子:
  皮革马裤仅在着军礼服时使用,平时龙骑兵们会穿上白色布料做的套裤。1811年这种白色套裤停止使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灰色的亚麻布套裤。当他们做杂役的时候会换上另一种侧面用十八个骨制钮扣扣好的没有染过色的粗糙套裤。

大氅:
  最初下发给龙骑兵团的是一种很大的骑兵式大氅,即已经提及过的“四分之三式大氅”。这种大氅有着用蓝白两色纱线织成的短披肩和绿色的领子,在前后都有红色的衬里。到1813年他们装备了新的式样,称为manteau-capote。这种大氅是带袖子的,但是颜色仍保持不变。短披肩饰以亮橙色的勃兰登堡镶边,并由三粒钮扣系在大氅上。
靴子:
  龙骑兵带护膝的高统马靴用黑色的半软皮革制成,表面黑化过的钢质马刺是可以分离的。他们也会像其他近卫骑兵那样,自己购买一双小牛皮的匈牙利式皮靴,在穿着军便服时使用。

头盔和帽子:
  龙骑兵戴着所谓的“米涅瓦”式(智慧女神,即雅典娜。如此称呼大概因为米涅瓦的雕像总是戴着和龙骑兵盔有几分相似的波伊奥狄式头盔吧——译注)头盔。这种头盔是铜质的,由盔壳和盔冠两大部分组成。盔壳向后延伸以保护后脑勺,铜板制成的盔冠却向前倾斜。一束马鬃在盔冠的铜板底下穿过,并且由盔冠顶端处由一个球形物束紧只露出末梢,形成一丛装饰性的冠毛。随着使用时间变长马鬃会在盔冠后部的磨损处显露出来。盔壳和盔檐包裹着人造豹皮,颚带则覆盖着铜片。在左侧固定颚带的圆盘前有一个羽饰插座,猩红色的羽饰就插在那里。
着军便服时,近卫龙骑兵和其他普通龙骑兵团队一样戴一顶朴素的黑色双角帽。帽子上唯一的装饰是一个被橙色镶边圈和制服钮扣固定好的三色帽章。
  他们也戴警便帽,只不过他们的警便帽是深绿色的。沿着帽尖的针脚和围着头部的部分则有橙色的镶边,但晚期也有的帽子在头围部分有后加上去的白色滚边条带。帽子前部有一个橙色刺绣的榴弹标记。

装具:
  近卫龙骑兵的武装带和其他近卫骑兵大同小异,也有软皮制作的背带、剑带,枪带、刺刀扣圈和吊环,以及一个黑皮弹药盒。弹药盒上有菱形的铜质装饰,冲印着正中有一只带着皇冠的帝国之鹰的盾章图案。系剑带由三个用铜圈连接起来的部分组成,系在剑鞘的挂环上。系剑带的长度设计成使剑既能悬在腰间,又能挂在右肩上(以同时适应骑马和步行的需要,龙骑兵特色——译注)。刺刀扣圈一般缝在剑带围腰部分的第一个铜圈后面。方形铜质皮带扣上有着和弹药盒上同样的装饰,但另一种只有简单的帝国之鹰图案的皮带扣也在使用。
  根据议会(conseil d'administration)1812年12月1日的指示“……我们认为每一个军士和士兵都有必要把他们的火枪收在一个皮革制的套子里……”,官方向马具商订购了1000 只黑皮枪套准备下发给龙骑兵们,后来不知为何不了了之。

军刀:
  下发给近卫龙骑兵的军刀和发给近卫掷弹骑兵的是同一种型号,有着略带弧线的蒙特莫伦西式刀身和带榴弹标记的刀柄。刀鞘也由黑色皮革制成,外面有用两个铜箍连起来的三段式铜套。这种军刀总长1.15米。

枪械:
  近卫龙骑兵装备1777年式龙骑兵火枪及其共和九年式改型。该枪主要诸元如下:枪长:141.7厘米,枪重:4.275千克,口径:17.5毫米。这种火枪有共和九年和共和十一年两种改型,总共制造了450000支。进一步的武装包括共和九年式或者共和十三年式手枪。共和九年式手枪本来是设计来取代一直生产并使用到1802年的1766式手枪的,主要诸元如下:枪长:33厘米;枪重:1.3千克;口径:17.1毫米,共制造了33000支。共和十三年式手枪则是受1786年式海军用手枪的启发制造的,基本上是共和九年式的简化版。枪长35厘米,枪重1.23千克,口径17.1厘米。

马匹:
  拿破仑本人曾有意给近卫龙骑兵团配黑马,但近卫骑兵当时的指挥官贝西埃尔坚持认为黑色马匹只能配给那些人高马大的近卫掷弹骑兵和骑宪兵,于是最后拿破仑只好指示给该团装备栗色马匹。
  整个拿破仑战争中法军一直缺少马匹。最初近卫龙骑兵团的头两个中队骑的是俘获的普鲁士宪兵的马匹,另两个中队则干脆没有马骑(反正是龙骑兵嘛)。当然稍后他们还是骑上了来自法国,普鲁士和奥地利的马。这些马大多数是栗色的(chestnuts),也有一些是红棕色的(bays)。

1815年着军礼服的法兰西皇家龙骑兵团士兵。随着皇帝的第一次退位,皇后近卫龙骑兵团被路易十八重新命名为法兰西皇家龙骑兵团(Corps Royal des Dragons de France)。近卫龙骑兵保留了他们原来的制服和装备,只是把钮扣、皮带扣、弹药盒上的鹰徽都换成了波旁的鸢尾花标记。盔冠上镌刻的皇冠也被一个美杜沙之首的图案所代替了。1815年白日王朝的战役结束之后该团再次整编,下发了如上图所示的带马鬃冠的头盔以及白色的羽饰,取代了原来拖一束马鬃的头盔和猩红色的羽饰。注意上图中骑兵座骑的马鞍垫布角上原来的皇冠图案也被一个榴弹标记所取代了。另外,肩章的佩戴位置也从右肩换到了左肩。

1808年身穿次等正装的皇后龙骑兵团士兵。拿破仑军队中的龙骑兵的训练课目同时包括马上作战和下马作战,因此装备长长的1777年式龙骑兵火枪的共和九年式改型。注意在下马时,龙骑兵的剑带是可以搭在右肩上的。
  近卫龙骑兵的资料比较少,所以这篇基本是来自鱼鹰的书上的,下一步准备翻些其它东西,所以近卫骑兵系列要耽搁一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14 20: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清代的蒙古骑兵和拿破仑的投弹骑兵那个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14 21: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ron duke 于 2010-11-4 23:59 编辑

按1812征俄的经验,蒙古式的骑兵和普通骠骑兵已差了不只一个档次,和掷弹骑兵是没得比了。马尔波讲据他所知,仅一人阵亡于那些“小爱神”手里,不过他自己也挨了一箭。

第二次鸦片战争时,英法骑兵的变化不很大。那次也很见差距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6-15 03: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iron duke 于 2006-6-14 21:14 发表
按1812征俄的经验,蒙古式的骑兵和普通骠骑兵已差了不只一个档次,和掷弹骑兵是没得比了。马尔波讲据他所知,仅一人阵亡于那些“披甲人”手里,不过他自己也挨了一箭。

第二次鸦片战争时,英法骑兵的变化不很大 ...


哪次战斗?很想了解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15 10: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掷弹兵真是会掷弹的,在帝国3就有这样的兵种,是点燃了小炮弹,然后仍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15 16: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朔风 于 2006-6-15 03:20 发表


哪次战斗?很想了解一下~

马尔波的战例在第29章:
With much shouting, these barbarians rapidly surrounded our squadrons, against
which they launched thousands of arrows which did very little damage because
the Baskirs, being entirely irregulars, do not know how to form up in ranks
and they go about in a mob like a flock of sheep, with the result that the
riders cannot shoot horizontally without wounding or killing their comrades
who are in front of them, but shoot their arrows into the air to describe
an arc which will allow them to descend on the enemy. This system does not
permit any accurate aim, and nine tenths of the arrows miss their target.
Those that do arrive have used up in their ascent the impulse given to them
by the bow, and fall only under their own weight, which is very small, so
that they do not as a rule inflict any serious injuries. In fact the Baskirs,
having no other arms, are undoubtedly the world's least dangerous troops.

However, since they attacked us in swarms, and the more one killed of these
wasps, the more seemed to arrive, the huge number of arrows which they discharged
into the air of necessity caused a few dangerous wounds. Thus, one of my
finest N.C.O.s. by the name of Meslin had his body pierced by an arrow which
entered his chest and emerged at his back. The brave fellow, taking two
hands, broke the arrow and pulled out the remaining part, but this did not
save him, for he died a few moments later. This is the only example which
I can remember of death being caused by a Baskir arrow, but I had several
men and horses hit, and was myself wounded by this ridiculous weapon.

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英王近卫龙骑兵团在八里桥之战前和蒙古骑兵打过,只伤了一人,清军损失70-80。
在八里桥,英王近卫龙骑兵团也仅1阵亡,7人负伤。

[ 本帖最后由 iron duke 于 2006-6-15 16:2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15 19: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恭亲王 于 2006-6-15 10:04 发表
掷弹兵真是会掷弹的

未必,详细内容可以参考朔风的“老近卫军简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15 19: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望文生义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17 20: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英军还有在印度雇佣了一批骑兵到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17 20: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度啊三  他们用上海话说还挺好听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6-6-18 12: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掷弹兵的名字是不是从罗马的投枪兵发展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18 13: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thorongil 于 2006-6-18 12:03 发表
感觉掷弹兵的名字是不是从罗马的投枪兵发展来的?

  基本没有任何关系,grenadier是个法语词,因为尽管最早出现于17世纪的奥地利,但正是变成 一个独立兵种是在十七世纪晚期路易十四时代的法国。最早的掷弹兵是在围城或者进攻野战工事时向地方投掷原始的手榴弹,然后冲开缺口的先锋敢死队性质的部队。
  由于当时的榴弹很原始,又重又需要点火,因此士兵必须身高体壮,并且训练有素,身经百战才能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沉着地点上火并把榴弹投得足够远。
  到了十八世纪,燧发枪统治下的战场渐渐成熟,以当时手榴弹的技术水平无法继续在战场上生存,因此掷弹兵不再投掷榴弹,但作为一种突击精锐部队要是有必要在军队中独立出来,因此掷弹兵渐渐变成了身高体壮的精锐部队的代名词。
  罗马投枪兵是散兵性质的部队,要说像,他们倒是更像拿破仑时代的轻步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6-18 22: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榴弹“目前被不少网友认为是克制方阵的”法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19 11: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的真专业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19 11:3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拿破仑时代骑兵

[ 本帖最后由 tgpmsu324 于 2006-6-19 19:20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19 11:3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拿破仑时代骑兵

[ 本帖最后由 tgpmsu324 于 2006-6-19 19:20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7-9-24 14:53 , Processed in 0.05980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