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4811|回复: 9

[图库] mark churms军事历史绘画不完全整理,希望对蓝兄有帮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20 22: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看VV和蓝兄收集的图片有不少是MARK churms站上的,正好以前曾整理过其中一部分,现在先把这部分发上来,希望对博物馆有用:)

一、        苏格兰的勇士们


威廉•华莱士
公元1297年的斯特林桥之战
爱德华一世国王甫一离开苏格兰,当地就爆发了反抗英格兰入侵的公开起义,领导者就是非贵族出身的威廉•华莱士。他的新婚妻子和仆从都被拉纳克地方(Lanark)的治安长官杀害,他随即残酷地为她们向这位治安官报了仇。接着苏格兰全境的民族主义者纷纷揭竿而起。华莱士拥有良好的带兵能力和极高的声望,这使得他能把这些零散的义军迅速统一成一支凝聚的战斗部队。


公元1298年的威廉•华莱士爵士
威廉•华莱士此时已被册封为终身贵族,领爵士衔。他举着纹有圣安德鲁交叉十字的苏格兰军旗,盾牌上展示着他的家族纹章。他的鞍前挂着一把战斧,还带着一把长长的大剑,据说这柄剑直至今日仍然保存在世上。在他身后我们可以看到道格拉斯勋爵威廉•拉哈迪(William le Hardi Lord Douglas),此人后为英人所捕,同年在伦敦塔被处决。出场的还有兰诺克斯勋爵马尔柯姆(Malcolm Earl of Lennox)和洛奇威地方坎贝尔氏族的尼尔爵士(Sir Neil Campbell of Lochawe.)


罗伯特•布鲁斯国王
公元1314年的班诺克本战役
这是公元1314年6月24日,斯特林城堡附近,已经进入战斗第二天的班诺克本战场。罗伯特•布鲁斯,苏格兰之王,戴着大盔,穿着锁甲,骑着飞驰的战马,率领他的重装骑士们冲击爱德华二世已经四分五裂的英格兰军队。苏格兰的伟大胜利就在眼前!


单骑对决中的布鲁斯国王
公元1314年6月23日,斯特林堡附近的班诺克本战场
这是班诺克本战役的第一天,罗伯特布鲁斯国王在整个欢呼的苏格兰军队阵前以战斧的强力一击将一位风度翩翩的英国武士的大盔和人头一劈为二。



公元1314年6月24日的班诺克本战役
英格兰的披甲武士正驱动战马徒然地冲击着坚实严整的苏格兰矛阵。布鲁斯国王和苏格兰军队在这一天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为“漂亮的查理王子“升旗
公元1745年8月19日,在高地氏族首领的支持和一千两百个高地人的环卫下,“觊觎者“查尔斯•爱德华•斯图亚特王子(Prince Charles Edward Stuart The”Pretender“)在格兰芬南(Glenfinnan)升起了他的王室旗帜。这位英格兰王位的觊觎者最终在苏格兰安顿下来了。这就是无可避免的“四五年”起义的开始,这场起义一直持续到次年这些忠心耿耿的雅克布(即詹姆斯二世党)军队在朱莫西埃•摩尔地方进行的克洛登战役中被击败为止。


高地人的冲锋
公元1745年9月24日的普雷斯顿潘战役(Battle of Prestonpans)
穿过秋日清晨的迷雾,阿平团(Appin Regiment)的苏格兰高地兵丢掉身上的格子呢披肩,冲过露着秸秆茬的田地,杀进了“强尼•寇普“,英格兰军统帅约翰•寇普(John Cope)惊慌失措的军队之中。受命前来平定叛乱,捉拿查尔斯王子的英军仅仅几分钟工夫就被彻底击溃。四五年起义的第一场重要战斗就这样以查理王子军队彻底而迅速的胜利而告终了。这场战役过后,除了爱丁堡、斯特林堡、威廉堡和奥古斯都堡还有英格兰部队戍守之外,苏格兰全境已经被雅克布党人控制了。


雅克布军队中的风笛手
公元1746年1月17日的福尔科克之战
在向伦敦进军受阻之后,查理王子率军撤回较安全的苏格兰。在这里军队获得了重整,更多的人,包括法国来的援兵不断加入到军队中,但是乔治国王的英格兰军队仍一直待在他们附近。于是,在福尔科克镇附近的高地上,雅克布们只得集结起来面对尾随而来的“绞刑手霍里”("Hangman Hawley's")麾下英格兰的步兵和龙骑兵。当奥格威(Ogilvy)团的其他士兵忙着装填、准备武器时,团里的一名风笛手正旁若无人地吹着悠扬的曲子。在他们身后,“漂亮的查理王子”(这里的“漂亮”是形容他的天性,而不是外貌)正骑马经过他们的队列。


克洛登(Culloden)之战
朱莫西埃•摩尔(Drumossie Moor)公元1746年4月17日
苏格兰高地人引以为傲的冲锋在线式作战中根本无法与英格兰步兵猛烈的步枪火力和坚定的刺刀阵列相对抗,现在英格兰的龙骑兵正在英勇的高地团四分五裂的残余部队中左劈右砍。查理王子输掉了他在英国土地上打的最后一仗,此战事实上终结了四五年雅克布党起义。查理王子经由斯盖岛(island of Skye)流亡去了法国,永远失去了回来向乔治国王讨回王位的资格。


威灵顿撤退
英国陆军元帅阿瑟•韦尔斯利爵士,威灵顿公爵正目睹他手下由英国人、比利时人、荷兰人和布伦茨维克人组成的联军向着一处战场撤退,哪里就是滑铁卢战场,他将在那里面对拿破仑•波拿巴尾随的主力,并最终终结这位法国皇帝曾经战无不胜的军事生涯。这里可以看到几个著名的苏格兰团队,前景中是冷溪近卫团和第42“黑看守”高地团,而在他们后面,英国皇家北方龙骑兵团,即苏格兰灰骑兵正准备列队出发。


1815年6月18日,滑铁卢战役
英格兰的皇家龙骑兵、苏格兰的灰马龙骑兵、爱尔兰的恩尼斯基林龙骑兵,威灵顿公爵最好的三个重骑兵团正在整个拿破仑战争中英国骑兵最著名的一次冲锋中与戴尔隆军的法国步兵和枪骑兵鏖战不休。


近卫骑兵冲锋——王室卫队骑兵在滑铁卢战役中
蒙特古•林德上尉(Captain Montague Lind)正率领英国第1近卫骑兵团的一个中队向特拉维尔重骑兵旅的正在保护戴尔隆第1军左翼的法国第12胸甲骑兵团冲锋,戴尔隆军当时正在攻击联军中部。战略要地拉海圣庄园在远处清晰可见。


危岩山(Mount Tumbledown)之战
公元1982年,南大西洋马岛战争
苏格兰近卫团第2营的步兵正刺刀上枪,逐个清除掉危岩山山坡上阿根廷海军陆战队第5营的据点。这里是马岛战争中阿根廷军队在岛上最后的据点之一。
二、1879年祖鲁战争中的英国军队


荣誉的前奏
1879年1月2日下午3:30
约翰•梅罗埃特•查德中尉(Lieutenant John Rouse Merriot Chard),皇家军队的工程师,正督导边境地区马兹奈阿提(Mzinyathi)河上一处军用缆渡的工程,这条河穿过洛克堆(Rorke's Drift)营地。这时一些幸存者跑来报告说前方位于伊桑德尔瓦纳(Isandhlwana)的英国军营已被祖鲁人攻破,一支祖鲁军队的侧翼正开来进攻这里的洛克堆营地。查德立即命令马车夫罗宾森将物资装车撤回营地,在那儿,第24南威尔士边境步兵团第2营B连正守卫着储存的物资。


冲过火网!
下午4:50
武•图尔瓦纳(uThulwana)、埃•诺德龙都(iNdlondo)和武•德洛克(uDloko)三个主力团的祖鲁战士,在祖鲁王子达布拉姆纳兹•卡姆帕纳德(Dabulamnzi kaMpnade)的指挥下。正伏在牛皮大盾后面,沿着西扬(Shiyane)山脚进攻洛克堆的英国前哨营地。


受伤
下午6时
祖鲁人对营地后墙发动的第一波攻击失败了,现在奥斯卡堡(Oskarsberg)山,即西扬山梯地上的祖鲁狙击手和马车加粮食包组成的路障后面的英国守军之间展开了枪战。这个地段的防守由B连的亨利•加拉格尔中士(Sergeant Henry Gallagher)负责指挥。梁斯下士(Corporal Lyons)趴在路障上瞄准时被一颗子弹打中脖子瘫痪了,他的朋友阿伦下士(Corporal Allen)俯身去帮助,结果也被一颗子弹打穿了胳膊。前景中是皇家后勤部队(Army Service Corps)的阿特伍德下士(Corporal Attwood)正在分发弹药。很快这段防御就被放弃了,英国士兵撤退到仓库前的一小块场地上。后来阿伦下士被授予维多利亚十字勋章,阿特伍德下士则被授予了优异功勋章。


朝那家伙射击!
下午6点
英军补给及运输部门代理辅助委员J.L.道尔顿(British Army Acting Assistant Commissary J.L. Dalton)和24步兵团第2营B连的上士F.鲍恩(Colour Sergeant F. Bourne)正在洛克堆之战中防守营地前墙的路障。两人后均因此战中的优异表现获颁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像洞里的耗子般被困住了
下午6时
祖鲁战士攻入了营地的医院,那里有三十名病人,和少数负责防守的健康士兵。战斗一直持续着,病人们被迫从一个房间转移到另一个房间,士兵们则和祖鲁人展开了殊死的搏斗,祖鲁人把医院的茅草屋顶点着了火,情况更危急了。在这幅画中,列兵阿尔弗雷德•亨利•胡克正与武•图尔瓦纳团的祖鲁战士作着困兽之斗,同时列兵约翰•威廉斯正帮助一名病人逃离此地。一支祖鲁长矛打掉了胡克的头盔,刺伤了他的头部。


最后一个人逃出来了
晚7时
威尔士列兵罗伯特•琼斯和威廉•琼斯巧妙地避开了祖鲁人和他们的长矛,把最后一名病人从熊熊燃烧的洛克堆营地医院中救了出来。这两个人最后都获得了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堵上缺口
晚7:30
贡威尔•布洛姆海德中尉(Lieutenant Gonville Bromhead)正在洛克堆营地正面的路障向蜂拥而至的祖鲁人射击,保护倒在地上的列兵黑奇(Hitch)。这个两人最后也都获颁维多利亚十字勋章,洛克堆一战成为大英帝国有史以来一次性获得维多利亚十字勋章人数最多的战役。
二、        拿破仑的骑兵
   

冲锋
1815年6月18日,滑铁卢战役
内伊元帅的骑兵冲向部署在圣让山坡上的英国联军步兵方阵,法国预备重骑兵军第12骑兵师第2旅的第2和第3胸甲骑兵团,在准将旅长弗里德里克-纪尧姆•德•多诺普(Marechal de Camp Frederic-Guillaume de Donop)的率领下打头阵。多诺普在这次冲锋中阵亡,和他一起逝去的还有上万勇敢法国的战士的生命、拿破仑时代最后一场大战役的胜利以及法兰西未来的希望。


滑铁卢战场上的内伊元帅
1815年6月18日下午的重骑兵进攻
在滑铁卢战场上没有人的形象比埃尔辛根公爵,莫斯科瓦亲王,帝国最出色的战士,皇帝亲自颁称的“勇士中的勇士”(Le Brave des Braves')米歇尔•内伊元帅更加光辉夺目了。他率军连续三次冲击英军中部,第一次是戴尔隆第1军,第二次是预备重骑兵军,第三次是拿破仑的老近卫军,他殊死冲杀,先后有五匹马死在胯下,直到夜幕和无法避免的失败一起降临才最终离开战场。



战争与和平——1812年9月17日博罗迪诺之战
法国第1马枪骑兵团的费迪南德•德•拉里博西埃(Ferdinand de la Riboisiere)少尉正和法军第2预备骑兵军一起冲击俄军的拉也夫斯基多面堡(Reavski Redoubt),这个多面堡也被历史学家称为“大多面堡”(Grande Redoubt)。他在冲锋中受了致命伤,一发炮弹在他脚下爆炸。但他继续顽强地和死神搏斗了几天,一直挨到获得了拿破仑亲自颁发的荣誉军团十字勋章,几小时后他就去世了。
距离法国对俄宣战已经一个半月过去了。早晨5:30,皇帝骑马来到刚刚从俄军手中夺来的施奇瓦尔迪诺多面堡,开始布置战役行动。
法国马枪骑兵旅由两个马枪骑兵团组成,指挥官是肖尔德将军(Generals Chouard)和鲍伊•德•埃克莱兹将军(Bouvier des Eclaz)。博罗迪诺战场双方的争夺焦点在大多面堡,马枪骑兵第1团先是冲向俄国近卫重骑兵,接着又成功撞破了俄国步兵的阵列,同时马枪骑兵第2团在后面掩护。第二团的勃兰卡团长(Colonel Blancard)为了吸引敌人火力保护第1团,毫不迟疑地违反了战术原则,带着第1中队直接向着一个俄国步兵方阵冲锋。但这时大多面堡仍然在俄国人手里。
下午三点,欧仁亲王和缪拉手下的胸甲骑兵和马枪骑兵再次猛冲大多面堡。一小时的战斗,马枪骑兵们横扫整个高地,与俄国的步骑兵激烈交战,这两个团付出的高昂伤亡可以证明战斗的残酷程度。费迪南德•德•拉里博西埃就是这时受了致命伤。近黄昏时大多面堡终于被攻陷,俄国人被迫撤退。这些英勇战士的牺牲换来的是马枪骑兵团无上的光荣和内伊元帅莫斯科瓦亲王的头衔。



《幸存者》萨克森近卫重骑兵在博罗迪诺战役中进攻大多面堡
现在是1812年9月7日下午2时,博罗迪诺战役正酣。在过去的两个小时中法军第七师和同盟军胸甲骑兵不断遭受从大多面堡中俄军炮兵的轰击,萨克森重骑兵旅急于要上前复仇。
弗里德里克•威廉•卡尔•洛芬霍茨•冯•克尔堡少校(Major Friedrich Wilhelm Carl Loeffelholtz von Colberg)和他手下骄傲的萨克森日耳曼近卫重骑兵团(Gardes du Corps)一起向前冲去,克里斯丁•京特•冯•施密茨中校(Oberstleutnant Christian Günther von Selmitz)则率领扎斯秋胸甲骑兵团随后跟上。近卫重骑团的梯队扫过俄军的猎兵散兵线,冲上前去,越过了多面堡的胸墙,扎斯秋胸甲骑兵则从多面堡的后方抄来。
    这次冲锋过后,整个萨克森重骑兵旅只剩四十一名军官和大约五百名士兵重新集结在军旗之下(如图),但他们为拿破仑,法国的皇帝和法皇的军队夺下了这座大多面堡。



弗里德兰战役中的拿破仑
1807年6月14日
在东普鲁士进行的弗里德兰战役中法军完全压倒了俄国军队。拿破仑正穿着朴素的制服,骑在他标志性的灰色阿拉伯骏马上,和他的老近卫军猎骑兵卫队以及战役预备队一起对俄军发动最后的打击。


荣誉与荣耀
1807年2月14日,埃劳战役
在埃劳战役那场恢宏的骑兵冲锋中,一队近卫掷弹骑兵和其他法军失散而被俄军重重包围了。他们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冲出去面对未知的命运,而不是接受颜面扫地的投降,最后终于杀开一条血路回到了自己的战线。


前线的消息
法国轻骑兵军官
1809年瓦格拉姆战役期间,一位皇帝近卫军猎骑兵军官(左)正在和第9骠骑兵团的一名上尉讨论着后者送来的前线最新消息。两位没骑马的轻骑兵走过村镇街道时,后面经过了一队穿着厩务服的法国龙骑兵,正要把他们的马儿骑去马厩里。


西班牙游击队
在西班牙的拿破仑龙骑兵
在半岛战争中,法国龙骑兵下马袭击了一个西班牙村庄,挨家挨户地搜捕西班牙游击队员。刀出鞘、枪上膛,这些龙骑兵准备发起攻击了。当地居民完全倒向反抗拿破仑对西班牙统治之后,半岛的战事变得越来越残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1 02:2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churms的画确实是现代难得一见的好作品,我收集的文字资料都没有带过来,也懒得去网站上重新搞了,N兄的图文并茂真是造福大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1 06:4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有几张拿破仑时代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1 21:3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宝贵的资料
在相机还没有发明的拿破仑时代,图画是最好的再现。见过其中几幅,但是像老兄收集的这么全,还真是难得。收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1 21: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奥斯特里茨兄代为加精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21 22: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哪里哪里,mark churms网站排版有点乱~
近代的尚有小巨角之役和阿拉莫之役未整理,古典时代的亚历山大大帝和罗马士兵也没有翻译,现代部分不是很想涉足,只是蓝兄在整理N战时期的绘画,略助一臂之力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2 06: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长河落日 于 2006-9-21 21:35 发表
宝贵的资料
在相机还没有发明的拿破仑时代,图画是最好的再现。见过其中几幅,但是像老兄收集的这么全,还真是难得。收藏了!


蓝色拿破仑将军的图画集也很不错啊,场面很宏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2 18:5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arabinier 于 2006-9-20 22:55 发表
荣誉的前奏
1879年1月2日下午3:30
约翰•梅罗埃特•查德中尉(Lieutenant John Rouse Merriot Chard),皇家军队的工程师,正督导边境地区马兹奈阿提(Mzinyathi)河上一处军用缆渡的工程,这条河穿过洛克堆(Rorke's Drift)营地。这时一些幸存者跑来报告说前方位于伊桑德尔瓦纳(Isandhlwana)的英国军营已被祖鲁人攻破,一支祖鲁军队的侧翼正开来进攻这里的洛克堆营地。查德立即命令马车夫罗宾森将物资装车撤回营地,在那儿,第24南威尔士边境步兵团第2营B连正守卫着储存的物资。

那次著名的104 VS 4000。有个电影讲的是这个故事,很值得一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2-15 00: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太漂亮了
辛苦斑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30 19: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图啊.文字说明也不错,什么时候上传其他的部分啊?比如亚历山大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12-16 15:16 , Processed in 0.02891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