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3649|回复: 6

[翻译]飞鹰的利爪——翼骑兵装备的发展历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1-8 20: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既然大家对翼骑兵感兴趣,那就把我在小隐的帖子也放过来吧

Zdzislaw Zygulski/文
greys@小隐在线(carabinier@中国拿破仑)/译

关于作者
泽戈尔斯克博士是波兰克拉科夫市国家博物馆的馆长和克拉科夫美术学院的助理教授,也是许许多多文章和专题论文的作者,其中有些发表在期刊上,有些则写成了书籍并被翻译成多国文字。他最著名的书包括《扎托里斯基博物馆的历史》(A History of the Czartoryski Collection)和《论伦勃朗的<波兰骑手>》(On Rembrandt's "olish Rider.")

    当你看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波兰装甲部队徽章时,你会发现一只近乎垂直,顶部稍弯的抽象形翅膀,你会联想到这个标志所来源于的波兰旧时辉煌的军事传统,因为这种木架和羽翎所制的巨大翅翼曾是波兰翼骑兵部队的象征。这支建立于十六世纪早期并延续到十八世纪中期的部队曾取得过无数次不朽的战绩,尤其是在对抗莫斯科大公国、瑞典人、鞑靼人和土耳其人时。在整个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中,他们继续在浪漫与传奇中存在,享受着后人所传颂的不可战胜的赫赫威名。但事实是,他们和所有时代的一切部队一样,既赢得过胜利的喜悦,也品尝过失败的苦涩,特别是当他们遇到了训练有素的火枪队时。波兰的翼骑兵(Winged Hussar)不应当与另一类hussar,即hussards相混淆,后者发展于匈牙利,是十八世纪以来在各国军队,也包括波兰军队中非常流行的骠骑兵的祖先。波兰的翼骑兵同样起源于匈牙利,但他们成长于波兰的土地上并产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他们不再只是轻武装的散兵游勇,而是出色地糅合了东西欧的骑兵元素,并于同时发扬了本地传统与当代创新的优势。他们既是重骑兵,也是轻骑兵,既盔坚甲固又迅猛轻捷,可以根据战场瞬息万变的需要而选择不同的战术。翼骑兵常常被编成拥有150-200人的中队,排成膝盖挨着膝盖的密集两列横队,出众的马术能让他们以密集队形袭步冲锋,长长的骑枪能保证首先将对手刺穿,这样巨大的冲击力给敌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冲锋过后他们再使用刀剑或火器进入混战。这个时代西欧的胸甲骑兵和卡宾枪骑兵过于习惯一排排不断骑到阵前发射火器,再驰回中队后方装填的呆板战术,翼骑兵大胆的冲锋总是将他们打得溃不成军。同时翼骑兵还能轻易击溃来自东方的骑兵,因为翼骑兵作为能发动正规冲锋的骑兵,其速度和机动性却足以与他们比肩,还比他们武备精良并且拥有火器的支援。在本文中,我们将通过馆藏的画作和实物力图准确重现翼骑兵部队武器装备的变化,并从这种变化中反映出这支部队的兴衰历史。

翼骑兵的起源和早期演化

    直到十五世纪末期,波兰的武备和军事力量还都是西欧式的,但与此同时,政治和文化方面与东方世界不可避免的接触和联系开始悄然改变着波兰军队的发展方向。征召有封建义务贵族的兵制开始为招募雇佣兵的做法所取代,这些雇佣兵既有来自本土的,也有来自国外的。在对抗莫斯科大公国和鞑靼可汗们的战争中,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雅盖洛(Jagiellon)王朝的国王们改组了波兰军队,使之更适合于在东方那些广袤的为沼泽和河流所分割的草原上的战斗。实战证明,中世纪式的那种从头到脚覆以层层重甲,端着重骑枪的重骑兵是不适合在这种地形上作战的,而相比之下马提亚斯•科韦努斯(Matthias Corvinus)时代的塞尔维亚和匈牙利骠骑兵,一种轻装骑兵在这种地形上对抗土耳其人时却表现优异,于是这种轻骑兵被引进到了波兰军队。在记述十六世纪早期波兰-立陶宛军队的手稿中已经多次提到这些骠骑兵。手稿描述他们是手执长枪、马刀和盾牌的骑兵战士,并大多冠以“Racowie”(塞尔维亚人之意)之名, Hussar,或者Gussar在塞尔维亚语中最早就是“强盗”的意思,虽然同时也有一些匈牙利语的名称。这些骠骑兵不仅在波兰军队中服役,有些也为神圣罗马帝国效命,匈牙利式的骠骑兵最常见的形象就见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连一世纪功书中的木刻插画上,特别是在Theuerdank和Weisskunig两本书中。不过16世纪早期骠骑兵部队最好的图象史料还是来自于一幅大约画于1520年前后的162cmx232cm的木板油画(见图一)[注1]。这幅油画描摹的是1514年9月8日的奥尔沙之战(Battle of Orsha),波兰-立陶宛联军在这次会战中战胜了莫斯科瓦大公瓦西里三世。大体上油画是忠实于史实的,不过这位无名画家似乎艺术化地夸张了士兵们的盔甲和军器,看来他一定对阿尔布雷特•丢勒和大卢卡斯•克拉纳赫(均为德意志大画家——译注)的画作风格相当熟悉。在画中波兰-立陶宛联军由全身披挂的旧式骑士、步兵、炮兵、轻骑射手和新式的骠骑兵组成,而莫斯科大公国方面则是清一色的重装甲波耶骑兵(Boyar,贵族之意,俄罗斯地区的贵族组成的骑兵部队——译注)。

    画中从多个角度描绘了当时骠骑兵的形象:三-四人一排渡过第聂伯河、冲锋、战斗和追击。骑枪是他们的基本武器,和重骑枪不同,这种骑枪前后粗细是一样的,枪尖处挑着十字旗。冲锋时骑枪或者架在盾牌特意留出的缺口上,或者就这样持着,“半置于马耳上方”。他们的盾是典型的匈牙利式风格,这种盾牌用木材制成,呈特殊的非对称形,一角尖锐并向一边高高扬起,还漆着鲜亮颜色的条纹。不过也有骠骑兵使用中央带尖刺的法式圆盾(rondaches)。他们使用的马刀也是匈牙利式的,不巧的是画中看不到许多使用马刀的情景,而是大多数都插在包金嵌银的大刀鞘里。有些人,可能是骠骑兵中的军官们,在腰带里插着一根权杖(buzdy-gan mace,buzdy-gan来自于土耳其语的“棍棒”一词——译注)。他们的坐骑都披着马衣,上着带重型嚼子的笼头。画中看不到马鞍的形制,不过可以清楚看到马镫,马镫几乎呈圆形,下面还带着一个小球。马刺的样子比较奇怪,是通过盖着骑手脚面的大块金属片固定在靴子上的,我们找不到什么具体实物与此相似,不过在丢勒的几幅油画和版画上有差不多样子的。他们的头饰可谓是五光十色,其中最常见的是一种显然用黑色毛毡制成的类似维多利亚时代高筒礼帽式样的帽子。这种帽子的帽筒下部通常用包金金属圈装饰,在金属座上还插着一束羽翎。此外画中还有其它各种各样的式样:圆锥形的帽子,插着同样的羽翎、带挺竖着的帽沿的匈牙利式扁帽、带大块垂片的帽子和当时相当流行的早期贝雷帽。画中的骠骑兵不着盔甲,只依靠一件有夹层絮里的短下摆乔潘聂(joupanes,当时东欧地区常见的一种衣摆长及膝盖,但只扣到腰部的上衣样式——译注)提供一定的防护。有少数骠骑兵则穿着一种长袖短斗篷,这是匈牙利式的服装,称为“曼特”(mente)(后世骠骑兵华丽紧身斗篷衣的鼻祖——译注)。一些可能是军官的骠骑兵的马颈下还挂着用马鬃编织的装饰性彩带。


图一——1514年9月8日奥尔沙战役中的波兰翼骑兵。作于约1520年前后,现藏于华沙的波兰国家博物馆。

   由于年代久远,战乱频仍,十六世纪骠骑兵武器及装备的传世实物相当罕见。就我们现有的资料来看,匈牙利布达佩斯市的匈牙利国家博物馆(Magyar Nemzeti Múzeum)和位于克拉科夫市的瓦维尔城堡(Wawel Castle)各藏有一套匈牙利式骑兵盾(见图二)。其中有些盾面上绘着象征鹰翅的图案,但事实上原先装饰这些盾牌的是真正的老鹰翅膀,这是起源自土耳其的习惯:土耳其军队中最好的骑兵队,即所谓的“德利”(deli土耳其语意为疯子,言其作战勇猛——译注)就惯于以身披猛兽毛皮并在盾牌上装饰鹰翅来夸耀他们的精锐地位。在尼古拉斯•尼古拉(Nicolas Nicolay)的土耳其画集中就真实地描绘了这样一名德利骑兵(见图三)。尼古拉曾于1551年造访伊斯坦布尔,后来出版了他的土耳其游记。[注2]

图二-匈牙利式骠骑兵盾,约1520年,克拉科夫瓦维尔城堡的波兰国立艺术收藏馆藏品

图三-土耳其德利骑兵,自尼古拉斯•德•尼古拉的素描画,作于1551年左右。

翼骑兵的重装化和崛起

    早在十六世纪上半叶,几个中队的骠骑兵就已经开始披上了盔甲,这可能是为了让他们替代当时已经开始悄然退出战场的重装骑士战场冲击的角色。我们在当时波兰军中的卷宗和清单中可以看到骠骑兵重型化为翼骑兵的整个过程,这部资料保存分得相当完好,因为在当时这些卷宗是军人损失装备或伤亡后发放赔偿和抚恤的依据。开始只有骑兵们最主要的武装才记录在内,包括头盔、锁子甲、盾和骑枪。到了十六世纪下半叶在单据中出现了军刀、直剑、标枪、战斧、弓和箭囊等武器装备的记载。在1550年后的卷宗中也提到了豹、虎、熊、狼毛皮的使用,根据这些资料,不披兽皮时骠骑兵们就穿一种甩过肩膀的特制斗篷,称之为“克里姆”(killm)。同一时期的史料中还出现了翼骑兵翼饰的最早记载。这些翅膀用鹰羽、鹤翎或者鸵鸟毛制成,若用鸵鸟毛,则一般都染成红色、绿色或者蓝色。无疑这些翼饰还是对土耳其德利骑兵的效法,但其样式是波兰自己的独创,其主体是一根漆成红色或者裹着深红色天鹅绒,并包着铜皮的直木条,在木条上钻上一排大小适中的洞眼,羽毛就插在这些洞眼里形成一只巨大的翅膀。木条下端铆接着一根金属棒,金属棒则插在背甲上的插座里。十六世纪乃至更晚的年代里一直有些翼骑兵未装备甲胄(见图4),因此若战士们没有甲胄或者未穿戴背甲,则可以把一只或一对翼饰插在马鞍的后桥上。只是由于固定在鞍后的翼饰会妨碍跨马,就只能在战士上马后由别人代劳了。事实上无甲的翼骑兵并非少见。斯蒂法诺•德拉•贝拉(Stefano della Bella)曾分别于1633年在罗马和1645年在巴黎[注3]仔细观察过来访的波兰使团中的骑兵,他所作的一幅精美的铜版画就刻画了一位不着寸甲,鞍后却插着一只高大的鸵鸟毛翼饰的翼骑兵形象(见图五)。看来在当时,披甲的和无甲的翼骑兵同时存在,只有翼饰才是这个兵种的招牌特征。话说回来,这种翼饰的确切作用直到现在还没有能够完全解释清楚。有人说在战斗中,风吹过翼饰所发出的飒飒声能够惊吓敌人的马匹,但即使是上千只翼饰同时发出的声音也会淹没在战场上巨大的嘈杂声中。还有人解释说这种翼饰能够防护东方骑兵,尤其是鞑靼人惯用的套索的袭击,但好好勘查一番之后,你就会把这种解释也剔除出局。实际上这种翼饰最确定,也是唯一的作用是建立一种强烈的由视觉上到心理上的冲击。包裹在层层铠甲中的武士,背后插着巨大的翼翅,肩上披着猛兽的毛皮,这些形象都给人以超凡入圣般的感觉,能在观者心中掀起阵阵漩涡般的情感:惊恐、敬重、敌意或者是羡叹。而到了战场上,就很难说这些僵硬地固定在骑手背后的笨重而又庞大的家什能真正起到什么作用了。也许,我们可以推断翼骑兵很少——如果不是根本不,也许在大战役中他们也会盛装上阵——在战场上带着这些翼饰,而主要把它们保留到阅兵场上或者庆典仪式上去使用。


图四——一幅铜版画上的波兰无甲翼骑兵形象,亚伯拉罕•德•布鲁恩(Abraham de Bruyn)作,约1587年左右


图五——斯蒂法诺•德拉•贝拉作于1645年左右的铜版画,描绘了一名轻装翼骑兵和他高大的鸵鸟毛翼饰

    不管怎么说,十六世纪才过半不久,大多数翼骑兵就演变成了重武装的战士,但这些沉重的装备和饰物却反过来拖累了他们的行动,就在看来翼骑兵又要步过了时的重装骑士之后尘而被无情淘汰的时候,1576年被选举为波兰国王的特兰西瓦尼亚公爵斯蒂芬•巴托里(Stephen Batory)对波兰军队进行了深入而有效的改革。斯蒂芬•巴托瑞是一位有着杰出军事天才的统帅,曾对莫斯科瓦公国发动过一系列的战争并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还策划了对土耳其人的庞大远征行动,但就在远征即将开始之际这位波兰国王突然殡天,没能看到这一伟大目标的实现。巴托里对翼骑兵部队改革的结果是建立了一支大为灵活机动而又具备极高纪律性的新军。在装备上,他永久地摒弃了旧式的重盔、木盾和沿自中世纪骑士的大型马鞍,代之以“契斯卡格”(zisch&auml;gge,当时一类带龙虾式层片护颈和穿过盔檐的单片护鼻的开面轻盔——译注)式或者其他式样的轻盔、锁子甲和穿在外面的轻型半身甲,或仅着半身甲和锁甲护臂、带有浓重东方风格的专用马鞍马镫,以及长颈马刺。马刀还是主要的近战武器,但现在除了马刀之外翼骑兵又常常在马鞍旁再系上一把重军刀(德语:pallash,波兰语:Koncerz,其实是一种与西欧的estoc相似的重型刺剑,在冲锋时很好用,马刀则利于混战——译注)。马鞍前的枪套里插着两把轮燧手枪或一把轮燧马枪。战锤和权杖还是军官们喜爱的武器。骑枪的长度被缩短了,前端挂上了长长的矛旗,在冲锋时,无数拍打飘扬着的鲜艳小旗在敌人的眼里是一幅既壮丽而又可怕的画面。

    巴托里改革后的翼骑兵最典型的形象存世于斯德哥尔摩的瑞典皇家军械博物馆(Livrustkammaren)的一幅被称为“斯德哥尔摩长卷”的绒呢画卷中。这幅长卷长15米,宽50厘米,展示的是1605年波兰国王西吉斯蒙德三世和他的王后康丝坦丝入主克拉科夫市的进城仪式。两个中队的翼骑兵穿着全副节日盛装和武备侍卫着国王和王后(见图六)。这些翼骑兵顶轻盔,穿轻甲,锁子护袖,背后插着一只大大的黑翎翼饰,披着豹皮或者豹皮图案的斗篷,手持带矛旗的长枪,马刀在鞘,长剑鞍旁。他们的马镫是源自突厥-鞑靼风格的波兰式样。位于波兹南市的波兰国家博物馆还保存着一幅几乎与上述画卷同时代的翼骑兵军官肖像画,见图七,图八则展示了保存于克拉科夫大教堂档案室的一幅画作的缩微胶卷,描绘的是两名未插翼饰的翼骑兵正在进行枪术比赛。


图六——“斯德哥尔摩长卷”上所绘的一个中队波兰翼骑兵,1605年左右,现藏于斯德哥尔摩皇家军械博物馆

图七——描绘波兰十七世纪早期的翼骑兵军官的油画,藏于波兹南的波兰国家博物馆


图八——翼骑兵的枪术比武,十七世纪早期,缩微胶卷现藏于克拉科夫大教堂档案室

    在波兰本国的博物馆中可以找到一部分十六世纪晚期到十七世纪早期翼骑兵装备的实物。在华沙的波兰军队博物馆、克拉科夫瓦维尔城堡的国立艺术收藏馆和马尔堡的城堡兵器馆都收藏有一些无疑是波兰本国制造的头盔(见图九)。这样一顶典型头盔的盔体由两块铁板从中接合而成,和中世纪流行的锅状铁盔(kettle helmet)没什么两样[注5],只不过在平坦的帽檐上接上了可移去的护鼻、护耳和护颈,护耳上还打了一个心形大洞以免影响听觉。一战前夕在维斯瓦河的河床上发现了一辆完整的大车,车上就装满了这种头盔。尽管有些锈蚀,但头盔的形制保存得非常清楚,所有的盔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般相似,无疑是来自同一个盔甲工场里的。军官的头盔经过了精工细作,大多数常要从国外进口,同时当时翼骑兵式的武装风格在奥地利和匈牙利等国也是风尚一时,极大带动了这类型盔甲的生产。带装饰契斯卡格盔最大的产地在南德地区,尤其是在纽伦堡市。我们在瓦维尔城堡国立艺术收藏馆内就找到了这么两顶头盔。其中一顶的年代大约在1550年左右,是为特斯科维茨家族(Tyszkiewicz Family,波兰豪门,以拥有各种各样的奢侈品而闻名——译注)制作的,镀着黄金,嵌着珍石,可谓极尽奢华之能事(见图十)。另一顶则原先是拉齐维尔家族(Radziwill family,亦为波兰豪门,以拥有广大土地而著称——译注)的财产,这是一顶1561年制作的匈牙利-土耳其样式的头盔,但上面的蚀刻花纹却是典型的文艺复兴风格。


图九——翼骑兵的契斯卡格盔,1600年左右,藏于瓦维尔城堡国立艺术收藏馆


图十——翼骑兵军官的契斯卡格盔,可能于纽伦堡制造,年代大约在1550年左右,现藏于瓦维尔城堡国立艺术收藏馆

    铠甲方面,奥地利的老格拉兹兵器馆(old Arsenal of Graz)藏有大量十六世纪晚期的翼骑兵胸甲,在波兰本国的华沙、克拉科夫、柯尼克等市的博物馆中也有很好的铠甲存世。这种特殊样式的半身甲最早由意大利的盔甲师傅制造,在意大利语中称之为“阿尼玛”(anima),十六世纪三十年代就开始流行了。其最大特点是胸甲和背甲系由数块条状钢片拼连成龙虾状,再用纵向的皮带和一系列铆钉在背面固定,成本低,灵活性好,在当时各国的海军中尤其受欢迎,一套典型的翼骑兵轻铠甲就包括一件这种式样的胸背甲和一个护喉。现存的有些波兰铠甲上装饰着铜制玫瑰或者其他铜饰,但这有可能是后人加上去的(见图十一)。翼骑兵会在这种甲的下面再穿一件锁甲衬衣或者只保留锁甲护袖,只是相对板甲样式在几百年间令人眼花缭乱的发展进步来说,锁甲的工艺技术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仍由铆接的铁环编缀而成,所以有时很难从一大堆锁甲中准确鉴定出哪些是十六世纪晚期的制品,哪些是百多年后的制品。

图十一——匈牙利风格的翼骑兵胸甲,十六世纪晚期,藏于柯米克博物馆(Museum of Kómik)

[ 本帖最后由 carabinier 于 2006-11-8 21:08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1-8 20: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图十一——匈牙利风格的翼骑兵胸甲,十六世纪晚期,藏于柯米克博物馆(Museum of Kómik)

     翼骑兵所用的马鞍是波兰本地制造的,尽管受到了东方风格的极大影响,但还是根据战术要求保留了自己的一些特点,如鞍桥较高,可以给骑手的后背以很好的支持,特别在擎矛冲锋时这一点非常重要。鞍弓上包着铜或者银,鞍上则覆以绣着花纹的皮革或天鹅绒。马镫被称为波兰式样,但基本是属于鞑靼-突厥风格的。翼骑兵现存最完整的马具收藏在斯德哥尔摩的皇家军械博物馆(见图十二),俄国的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兵器博物馆(Orusheynaya Palata)内也有很好的藏品。在克拉科夫的札托里斯基国立博物馆(Czartoryski Collection of the National Museum)内我们还找到了几件翼骑兵用的马刺,这些马刺由镀锡的钢铁制成并镶嵌着黄铜,连接着刺轮的颈部极度延长是其最显著的特征。


图十二——波兰翼骑兵马鞍,1600年左右,藏于斯德哥尔摩皇家军械博物馆

    波兰的博物馆内收藏着大量十六世纪晚期到十七世纪早期的匈牙利-波兰式马刀,当时波兰的步兵和骑兵部队都使用这种马刀,只不过骑兵用的刀身要稍长一些,大约在80-85厘米之间(见图十三)。大多数马刀都产自匈牙利或波兰本地,但其中最好的还是从斯特利亚(Styria,现为奥地利一省——译注)地区和意大利,特别是从热那亚进口的。相对当时大多数弯刀来说这些匈-波式马刀算是相当大了,刀身上通常会有数条血槽(血槽是约定俗成的叫法,实际作用为增加大型刀剑的强度而并非真的能放血——译注)和突起的加强肋(yelmen),刀柄上包着黑色皮革,有着长长的铁质棒状护手。刀鞘也包着黑色皮革还有铁或铜皮,有时还会根据翼骑兵们的个人喜好打上数个心形镂空。


图十三-匈牙利-波兰式马刀,约1600年左右,现藏于克拉科夫扎托里斯基国立博物馆

波兰翼骑兵的黄金年代

    波兰翼骑兵的黄金年代从1630年左右一直持续到十八世纪中叶[注5]。在十七世纪许多场波兰取得辉煌胜利的战役中,他们都扮演了决定性力量的角色,例如在1683年维也纳城下之战中。

    波兰国王拉迪斯拉夫四世(King Ladislav IV)统治期间(1632-1648年在位)又进行了重要的军事改革,改革后的翼骑兵采用了一种新的,也是最广为人知的铠甲,这种铠甲可以说代表了当时波兰本国甲胄设计及制造水平的一个巅峰(见图十四、十五和十六)。所有翼骑兵的盔甲和盔甲上的装饰都大致统一了制式,一套完整的盔甲包括一顶契斯卡格盔、胸甲和背甲(有时候只穿戴胸甲)、一对肩甲和一对臂甲,在极少情况下会在胸甲下再连上类似于四分之三甲的层片式长护腿甲,对大腿前部提供防护。这时的契斯卡格盔有着几种样式。其中一种的盔体大致呈半球形,盔体前端的盔檐上安装了一个可上下滑动调节长度的护鼻,护住鼻梁的部分呈树叶形。调节护鼻长度合适后,可用一个蝶形螺母将其固定紧实。护耳和护颈没有什么变化,护耳仍然铆在皮质悬片上可以移去,上面打着心形的镂洞,护颈也仍然是铆接在盔后的龙虾式层片结构。另外一些契斯卡格盔的盔体则常常学着像当时西欧正流行的翘檐盔和勃艮第轻盔那样在盔顶中线上打出一条盔冠来。到了十七世纪晚期,略带锥形的盔体又多了起来,还常常从盔沿到盔顶锻出一条条的凹槽来,有时会再饰以花状纹路或者黄铜玫瑰。这种头盔的护耳上没有镂洞而是装饰着铜制的奇形怪状的人面浮雕(见图十七)。十八世纪早期的翼骑兵头盔则常常经过黑化工艺处理,并在盔体两侧铆上一对铁制翼饰(见图十八)。胸甲是每一套铠甲最基本的组成部分。这种胸甲由抛光的钢板制成,厚度3-5毫米不等,由中央打出棱脊的整块胸板以及铆接在反面皮带上的五块钢片组成的护腹两大部分组合而成(见图十六)。背甲和胸甲一样,也是组合式的设计,由同样数量的甲片缀连而成,胸甲和背甲之间以带扣和皮带相连接。若不穿背甲,则在背后用交叉革带将胸甲捆在胸前,革带交叉的地方还插着一个金属圆板。护喉甲总是由前后两个部分组成,在左肩处用可开合的铰链相连接,在右肩处则以插槽和钮棒闭合。匈牙利式的护喉下缘藏在在胸甲里面,而波兰式则不同,是套在外面的。肩甲的主体是一块锻成弧形的钢板,向前向后延展,可以护住腋窝和肩胛。在这块甲板下方还接着几块层片状甲片,可以将整个上臂正面护住,最末一块甲片的边缘切成“S”形凸起,遮盖了部分手肘。小臂护甲则纯是东方风格的两分式设计,和土耳其、波斯和印度铠甲的前臂甲非常相似,包括两块弧形甲片,一块较长的保护着小臂正面,另一块则较短,固定在手腕附近,以皮带捆扎停当。如前所述,腿甲的使用较少,其样式和西欧胸甲骑兵的四分之三甲相似,也由铆接的层片所构成。


图十四——约1640年前后的翼骑兵盔甲和装备,现藏于华沙的波兰军队博物馆。

图十五——十七世纪晚期带翼饰的翼骑兵盔甲,藏于克拉科夫瓦维尔城堡波兰国立艺术收藏馆

图十六——翼骑兵的胸甲,约1640年前后,现藏于波兰国立艺术收藏馆

图十七——十八世纪早期的翼骑兵契斯卡格盔,藏于华沙军队博物馆

图十八——十八世纪早期翼骑兵带翼的头盔,藏于华沙军队博物馆

    这种铠甲是十分有效而实用的。全套盔甲的总重量极少超过15公斤(33磅),胸甲却足以抵御火枪子弹的射击;大多数甲都是量身定做的,因此各部分铠甲都贴身舒适,在战斗中,没有哪儿会妨碍穿着者做哪怕是最激烈的动作。也许和当时世界上诸如米兰、纽伦堡、奥格斯堡和格林威治这样的盔甲制造中心美轮美奂的产品相比,翼骑兵的盔甲算是朴素的,但这决不是说它粗糙而不修边幅,因为这些盔甲也经过了精心的装饰和美化。尽管大多数波兰的制甲师傅们可能只是些乡下铁匠,但他们用各种手段在甲胄上面刻画出的那些精美的民间故事画和东方风格的花纹显示了娴熟的手艺。最常用来装饰铠甲的材料当属黄铜,辅以抛光到镜面般闪亮的钢片,这种搭配是沿自中世纪的传统。铠甲的边缘包着一圈铜边并在上面打出一排排珠状装饰;铜制的玫瑰花饰或者方形铜片遮盖着难看的铆钉钉头;但最有特点的还是贴在胸甲正中——有时也贴在喉甲上——用黄铜或者青铜铸成的徽章。传统的徽章图样应当是一个所谓的“骑士十字”,也就是一个在方形或者圆形轮廓正中的四臂等长的十字,是高贵的象征;有时则是童贞玛丽亚站在一轮新月上的圆浮雕(见图十六所示胸甲左胸处的徽章),这是为了纪念首届波兰骑士团的保护圣人童贞玛丽亚。组建波兰骑士团的方案是由国王提出的,但遭到贵族“西姆”(Seym,波兰语议会之意)的否决,因为贵族们不喜欢这种在他们自己阶级里分出三六九等的做法。最后一直到1705年才由“强人”奥古斯都国王建立了波兰白鹰骑士团。白鹰骑士团的徽章是一枚黄铜铸造的十字,上面铭刻着“Pro Fide Lege et Rege”的字样(拉丁文:为了信仰、法律和国王——译注)。有时这枚徽章也出现在翼骑兵的胸甲上。

翼骑兵的衰落期

    到了十八世纪,翼骑兵的盔甲又发生了一些变化。盔甲的样式变得圆润了;甲片的边缘裁成简单的直线而不像以前那样是曲线或者折线形的了。包铜的做法已经被弃置不用,不过在肩甲上却出现了铜制的人面装饰。胸甲和喉甲上现在一般只饰以皇室的花押字母和骑士的个人饰章(纹章中盾章上面的装饰性图案——译注)。盔顶的羽翎、翼饰和野兽毛皮等用来耀武扬威的装饰倒是一点也没有过时,但这只不过是因为随着十八世纪战争形式的大发展,翼骑兵慢慢地,但却是不可阻挡地开始沦为一支纯粹的仪仗部队罢了。在波兰本国的博物馆中可以找到几套十七世纪晚期到十八世纪早期的翼骑兵铠甲,通常还带着一只或者两只翼饰。从这些藏品中可以看出翼饰的变化:原先笔直的木条现在变成了上段向前弯曲的样式,瓦维尔城堡收藏馆中的那副铠甲的翼饰更是变成了“S”形(见图十五)。我们没有找到现存有十七或十八世纪的翼骑兵的兽皮披肩,但从记载中可以得知这些兽皮都应该有衬里,最好是深红色的丝绸。骑手用贵金属制的搭钩把兽皮披肩挂在肩部。

    不过,精工细作的盔甲仅只会提供给每个翼骑兵中队里那些所谓的精英,也就是贵族老爷们。每个贵族都要负责带领一小队直接在其指挥下的骑兵,在战场上这些骑兵会紧随着他战斗。这些人大多数是年轻力壮的农夫,不过他们也接受过很好的军事训练,也穿着翼骑兵式的盔甲,只不过装束要朴素很多:这些低军阶的翼骑兵惯戴契斯卡格盔的西欧风格版本,一种被称为“荷兰罐子”的头盔,铠甲上也没有那么多的装饰和骑士才有的徽章,为了防锈,他们的盔甲还常常经过黑化处理。

    长枪仍然是翼骑兵最为声名显赫的武器。我们研究过一些藏于波兰博物馆的十七世纪晚期到十八世纪早期的长枪,这些样本的平均长度达到了5米,也就是超过十六英尺,以枞木制造(制作铅笔的木材,并不坚硬——译注)。制造方法是先把木材制成半个枪体的形状,再将内部挖空,最后把两半胶合起来并涂上红漆,绘以金色的羽状纹饰。整枪的重心处是一个木球,保护着握矛的手。铁质枪头很小,只有大约10厘米长,上面有脊,枪头后有着长铁条用来把枪头固定在枪杆上。矛旗仍然是长枪所必备的,华沙的波兰军队博物馆内收藏了九面翼骑兵长枪上的矛旗原品,都由丝绸制成。其中两面三角形的大约是十七世纪晚期的东西,长390厘米(即约12.5英尺),最宽处宽71厘米(即约28英寸)。旗面分成两部分,一边染成深红色,一边则是白色,上面还有一个骑士十字。另七面旗子还要稍长一些,纯为深红色,上面的纹饰是两条蛇和交叉军刀之间的骑士十字。根据其他一些资料我们知道还有其他颜色的矛旗存在:绿-红、蓝-绿、黑-白、黄-白等等,有时色块之间还以Z字线或者其他形状的曲线相分割。由于枪杆中空,这些长枪的重量很少超过3千克(6磅9盎司),如此也更易于掌控。若仍不胜疲劳,枪的尾部可以套在一个用皮带系在马鞍上的皮套子里。全速冲锋的翼骑兵可以用手中的长枪将一个装甲的敌人刺穿,但通常长枪也会同时被反作用力所击碎,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就只能使用长刺剑、重军刀和马刀等武器了。

    马刀是混战中最好的武器。十七世纪下半叶的波兰翼骑兵得到了一种新式马刀(见图十九和图二十),并最终取代了原先占统治地位的匈牙利-波兰式马刀[注7]。这种波兰马刀大多在本国制造,但确实是一种灵活的武器,主要设计来进行由肩到肘发力的大力弧形挥舞及劈砍。它们的长度大约在82-87厘米之间,算是比较长了;整个刀身的宽度从头到尾差不多一样,只是在前端处收窄并于刀尖附近开双刃。不过最重要的特征,也是该设计的优秀之处在于这种刀的刀柄。刀格延长成护手自不必说,其独特的地方在于引进了拇指环的设计。拇指环铆接在刀柄的舌榫(languet,垂直于刀格的小榫,刀入鞘时用来把刀卡在鞘口上——译注)处,当手握钢刀用力劈砍时,大拇指通过拇指环所加的力量能让打击动作变得更准确而有力。刀柄通常还包着鲨鱼皮(防滑——译注)、黑色皮革或者缠以金丝银线。有时这类刀会被人叫成“黑刀”,就是因为刀鞘和刀柄上都包着黑色皮革的缘故。此外,把一把重军刀或者长刺剑系在马鞍旁边仍然是普遍的做法。冷兵器固然是最主要的武器,但翼骑兵总是随身准备好火器以 待使用,有那么段时期,卡宾枪甚至取代矛枪变成了他们的主战武器,但这么一来他们就和西欧的骑马火绳枪兵所扮演的战术角色无异了,因此这种做法很快遭到废弃。军官们在战场上常常不戴头盔,一来是为了显示无畏的勇气,另一方面也是方便手下士兵们辨认和联系。军官也佩马刀和长剑,但他们最喜欢的武器还是传统的权杖,有时候还带上飞镖和战锤。除波兰制造的马鞍和马具之外,通过进口和缴获等手段,翼骑兵们还喜爱使用大量的突厥式、波斯式、鞑靼式和切尔克斯式的东方马具,他们本国也制造差不多样式的,主要根据亚美尼亚仿制的东方式样设计制作。在这些马具上有着大量的诸如金饰、刺绣、各种昂贵的皮草和纺织品这样的装饰,在举行仪式时,就连马儿都会披上奢侈华丽的马衣,马颈下挂着马尾装饰(buntchuk-tails,buntchuk是土耳其语旗帜之意,本是挑在长杆上的马尾仪仗,后演变成挂在马具上的马尾装饰。——译注)。


图十九——十八世纪早期的翼骑兵马刀,藏于华沙波兰军队博物馆

图二十——十七世纪晚期翼骑兵马刀的刀柄细节,注意其拇指环的设计。藏于克拉科夫国家博物馆

    十八世纪的波兰历史出现了难得的较长和平时期,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内,战争的形式继续发生着飞速的变化,排着严整队形、枪口上着刺刀的火枪手成为了会战的主力。翼骑兵越来越多地成为了入城式、登基典礼、皇室婚礼和葬礼上的威武仪仗,而不再是从前身经百战的常胜雄师了。但这个任务他们同样完成得非常出色,带着翅翼的半人马们扶握着笔直的长枪,披挂着奢华的装饰,排着严整的队形缓步走过铺满花瓣的石路,此情此景永远激发着人们的激情与赞叹。当时杰出的作家基托维茨(J. Kitowicz)就这么写道:“一个翼骑兵中队列队行进时真是值得一看!世上没有其他哪个君主有如此排场的。”

    金戈铁马的时代已然过去了,飞机大炮统治了曾经叱咤着带巨大翅翼骑士的战场,而近代的波兰也几起几落,几次被瓜分蚕食,又几次重新复国。在和平与发展的大环境下,手端矛枪冲锋的勇敢也许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但是翼骑兵的传统、历史和功绩却可以,并且已经被当代的波兰艺术家、画家和作家重新发掘了出来,作为这个国家过去荣耀的余晖和遗产,翼骑兵仍然存在于许多波兰人的心中。

注解及参考书目
1. S. Herbst, M. Walicki—Obraz bitwy pod Orsza. Dokument historii sztuki i wojskowosci XVI w./The "Battle of Orsha" Painting: A Document of Art His&not;tory and Military History of the 16 Century/; in Rozprawy Komisji Historii Kultury i Sztuki. Towarzystwo Naukowe Warszawskie, Vol. 1, 1949, p. 33-67. J. Bialostocki—Zagadke "Bitwy pod Orsza"/"The Battle of Orsha" Enigma/; in Biuletyn Historii Sztuki, Vol. 17, 1955, no. 1, p. 80-98.

2. Nicolas de Nicolay—Quatre premiers livres des navi&not;gations et peregrinations orientales, Lyon 1567.

3. Z. Zygulski Jr.—Rembrandt's "Lisowczyk": " A Study of Costume and Weapons; in Bulletin du Musée Na&not;tional de Varsovie, VI, 1965, no.2-3, p. 43-67.

4. K. E. Steneberg—Polonica. Kungl.Livrustkam-maren, Stockholm, 1943.

5. Claude Blair—European Armour, London 1958, p. 31-32.

6. B. Gembarzewski—Husarze, ubiór, oporzadzenie i uzbrojenie 1500-1775/Hussars' Dress, Equipment, and Armament 1500-1775/; in Bron i Barwa, Vol. V, Warszawa 1938, p. 207-254, Vol. VI, 1939, p. 51-70. Z. Bochenski—Ze studiów nad polska zbroja husarska/Studies on the Polish Hussar Armour/ ; in Rozprawy i Sprawozdania Muzeum Narodowego w Krakowie, Vol. VI, Krakow 1960.

Z. Bochenski—Próba okreslenia genezy polskiej zbroi husarskiej/Essay on theOrigin of the Polish Hussar Armour/; in Muzealnictwo Wojskowe, Vol. 2, War&not;szawa 1964, p. 141-166.

7. W. Zablocki—Funkcjonalno-konstrukcyjna charak-terystyka rekojesci dwoch typow polskich szabel bojowych z wieku XVII/Construction and Function of Two Polish War Saber Hilts of the 17th Century/; in Studia do dziejów dawnego uzbrojenia i ubioru wojskowego, V, Krakow 1971, p. 57-95.

[ 本帖最后由 carabinier 于 2006-11-8 21:22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1-9 08: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N兄的文章总是那么全,上次那篇“英军骑兵军刀”介绍就让我十分受益,加个精。收藏起来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1 11: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朔风 于 2006-11-9 08:17 发表
N兄的文章总是那么全,上次那篇“英军骑兵军刀”介绍就让我十分受益,加个精。收藏起来慢慢看~

朔风兄的《火与剑》下得怎么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1-11 15: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嗯 ,去过那个网站,楼主是同好啊~握手~看来我没来错bbs

朔风,3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1-12 00: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arabinier 于 2006-11-11 11:17 发表

朔风兄的《火与剑》下得怎么样了?


抱歉,用BT没找到,电驴以前一直不用,最近也没什么时间好好琢磨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1-12 00: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eft 于 2006-11-11 15:32 发表
嗯 ,去过那个网站,楼主是同好啊~握手~看来我没来错bbs

朔风,3q


其实没必要客气,这个BBS主要是喜欢讨论古代近代史的较多,SC的古代战争版也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10-24 13:23 , Processed in 0.16494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