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5689|回复: 19

[帝国] 咏滑铁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2-23 19:3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蓝兄让我写首关于滑铁卢的诗,先写一点,请大家指点,我好继续

               (一)
当那个小镇偶然为世界所知,
有人在赞叹它的响亮名字,
可即使在司史诗的缪斯
垂青它的那日,
也没有一颗子弹在镇里留下痕迹。

没有英雄血洒在它的街市,
没有硝烟熏灼过它的巷子,
德摩比利的隘道堆满尸体,
萨拉戈萨伴着豪语升起战旗
而滑铁卢镇,只见过一群逃兵
慌乱策马而过,留下可耻的灰尘满地

可它仍旧为世界所知
在多种语言中有了相同的含义
为失败者,不为胜利
全欧洲万箭齐发射倒的那头雄狮
已化成了俯视面目全非战场的
沉默的铁质

       (二)
那逃出囚笼的猛兽
又掀起了高卢人狂热的冲动
这种冲动,不是首次,也非末回
只是往往以悲剧告终

他最后的出征是全力北指
不去他任意驰骋的意大利
不去洒够了鲜血的德意志
而踏上他从未涉及的北方
恺撒曾称之为恐怖之乡
完全远离了在科西嘉和厄尔巴享受的南方阳光

出发的军团,没有恐惧,也不抱希望
他们的前辈和后代也曾往同一方向
但踏着自由的旋律——桑布尔-马斯进行曲
“自由在呼唤,为了自由
桑布尔-马斯军团战死沙场
写下了他们不朽的篇章”

自由,多少罪恶假你名义而行
皇帝已取缔了这个词,如同取缔马赛曲
五月的校场大会,他身着王服而非军装
老近卫军跟着他只因情愿跟他下地狱
但军帽上装饰着红白羽翎的青年近卫军为了什么?
“我们要卫护帝国”?

       (三)
对手们以为他还在巢穴
英国人的态度就像当年面对无敌舰队
“爵士,先打完这局台球。”
沙勒罗瓦,以法兰克的查理命名的城
迎接了这位新查理大帝的炮火

他接连派了三个信使去巴黎报捷
为沙勒罗瓦、利尼和四臂村
一个老对手已经落马受伤
一个新对手还未直接交锋

十六之后就是十八,中间缺了十七
路易十七永远没有登上王座
六月十六的利尼之后,十七日也是空白
好像上帝看见了
拿破仑是路易十六的内侄孙婿

汉尼拔曾让他的士兵饱餐后围坐火边
等待在冬天早晨涉水过河的敌人
那些无比勇敢却饥寒交迫的罗马士兵
威灵顿也让他的士兵有房舍可居
伴着兰姆酒和茶,嘲笑南边
那些背靠背在雨中过夜的法国人

七万人用他们的体温驱走了寒气
北风的呼啸象是召来日光
北方的太阳终于出现
时值六月,却比不上十二月的奥斯特列茨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30 贡献 +5 收起 理由
朔风 + 30 + 5 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2-23 19: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这个坛子真是藏龙卧虎之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2-23 23: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赞~
大军团行军到弗勒鲁斯时,皇帝就用当年桑布尔-马斯方面军的意志鼓舞士兵,可惜利尼仍然是一场苦战。

顺便说一句,我迷过一阵十四行诗,尝试写过一首没韵脚的“十四行的诗”,借这个机会贴上来吧:

时间在手掌间滑过,再回首
那丝抹不去的伟大记忆
太阳在阴昏的天空升起
在惨淡的平原,下落

炮声带来的感叹
在山头人影中扩散
绿与红交错的旗帜带来
黄昏凄美,英雄末路

漫长的旅途
终于到了不完美的终点
留给后人的只是感叹和非议

比天高的梦想在心中破灭
在那片阴沉的平原上留下
一个名字,一段传奇

写的太烂了,纯粹是照十四行诗的表面格式生搬硬凑,大家将就着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2-24 13: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滑铁卢!滑铁卢!滑铁卢!你平野堪悲!(雨果)

好,我一不注意就出现好东西.收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2-27 21: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七万人的军阵终于展开在阳光之下
皇帝可曾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检阅
“但愿我们不会为离开厄尔巴而后悔”
波斯王薛西斯曾俯瞰他在萨拉米斯的舰队
庞培在法萨卢鼓动他多于恺撒的军团
战神之手又将怎样安排这七万人的命运?

三个步兵军构成军阵的主体
左翼是多次领教了英国人的雷耶
四臂村他又一次撞上了石墙
追随过贝纳多特和欧仁的德鲁埃在右
皇帝昨天责骂他毁掉了法国
今天他仍旧率领未发一枪的部下

血战多瑙河挣取了爵位的穆东居后
左右是胸甲骑兵的铁山难撼
米豪德见证过艾劳和莱比锡的冲杀
克勒曼在马伦哥为第一执政赢得皇冠
如果他能拿到应属于他的帅杖
1815的历史可会改变?

德劳特把近卫军构成了大军的中坚
他部署炮队的本领胜过在厄尔巴舞场的表现
弗里安和莫兰德集合起帝国的精锐
奥斯特列茨和奥厄斯泰特的荣耀已远去
与他们并肩苦战的老友
下葬斯摩棱斯克,仿佛近在昨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2-27 21: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增的这几段很好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2-28 15: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是有人谱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8 15:53:0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蓝色上装,白色裤子,
红色的肩章、翻领和帽羽
红白蓝三色是军阵的主体
大革命最后遗留的色彩
法兰西民族的勃勃生机
可否引领着他们度过难关?

红白蓝中点缀了更多的五彩斑斓
如同革命的基础上点缀了皇座和勋位
老近卫军有引以为傲的黝黑熊皮高帽
红里的大衣和雪白的长绑腿沾过三大洲的征尘
轻步兵的一身深蓝配上黄绿的帽羽
猎骑兵朴素的草绿制服有天蓝的肩章装饰

近卫骠骑兵炫耀他们的红绿斗篷
黑皮筒帽上红绸和翠羽颤动
近卫枪骑兵的红装映衬矛尖的红白小旗
悍勇波儿的四角军帽夹杂其中

胸甲骑兵全是跨骑高头大马的巨人
铜盔上簇簇黑缨在脑后飘扬
锃亮的蹄铁踢打出镇人的骁莽
沉重的铁甲与豪勇的心脏共鸣铿锵

          (六)
是否,这壮观军阵中的每一个战士
都有一身鲜明的制服来确定他的归属?
不,有些步兵只裹着一袭黯淡的军用大衣
来遮掩他们的平民衣服或波旁的白军装
即使是骄傲的骑兵队列
也无法维持条令所规定的服装整齐划一

“百日新政的特点是活跃、精简、有序”
在圣赫勒拿岛,皇帝这样为自己辩护
这样的活跃也就是仓促上阵啊
帝国就是一棵生长太快而茎脆的花草
五十万的军队自然会带来另一个马伦哥
但那需要时间,需要等待

可怎能等待?他曾自豪的声称
是用刀尖从路边拾起了皇冠
只要它还压着他的头颅,
就逼得他要拔刀出鞘

那天上午他换了三匹御骑
德茜蕾、玛丽和马伦哥
如同这些名字预示
当考虑了爱情和欢乐生活之后
他依旧选择他的皇冠

          (七)
虽然他看到了军阵中这样的色彩杂乱
昨夜他仍旧在雨中指天笑骂
“我们是同心协力的!”
同心协力?包尔蒙伯爵已经扮演了犹大
再数数离你而去的那些人吧!

乌迪诺安心地去将养他的三十四处伤疤
维克多名字的含义只限于过去
麦克唐纳从里昂逃走时,是否还带着
那把他起誓决不离身的埃及宝刀?
头脑精密的贝尔蒂埃也跳出窗外
和全无头脑的朱诺同样的归宿

再看看你的麾下诸人
苏尔特懒洋洋的占据着大军的中枢
背叛和忠诚的焦虑折磨内伊
旺达姆和热拉尔对格鲁希的帅杖耿耿于怀
德鲁埃已丧失了所有的锐气
败事有余的热罗姆却跃跃欲试

不要感叹贝西埃尔、拉纳乃至德塞的早逝
仔细惜取眼前的人选吧
缪拉缩在土伦,达武的精力空耗在巴黎
马塞纳因未早来迎接而被定为年老体衰
卓越的絮歇又一次与建功无缘
你安排他人的命运时,你的命运由谁安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4 18: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无论如何,六月十八的早晨
那七万法国人不会为今天的命运悲观
海一般的刀剑、枪刺、胸甲和头盔
熠熠生光足以把黑夜变成白天
昂扬的欢呼和乐曲如同海涛
似要把对面山脊后的敌人席卷

铁公爵让不列颠的精英藏身山后
有多少人是初闻战声而惴惴不安?
初经战阵的思绪还停留在
四臂村之战前的十五日夜晚

布鲁塞尔只希望快乐和时光一同流淌
里士满公爵的府邸迎来了多少心旌摇荡?
多少不列颠的名门骄子披上了
嗜血的克伦威尔选定的红色军装
去填饱嗜血的马尔斯的肚肠
而战神的爱人维纳斯又先把他们引向舞场

苏格兰男儿的裙摆已经飘扬场中
犹如雄孔雀展开了五彩的屏羽
将黯然失色的雌性伴侣赶到一旁
这些布鲁斯和华莱士的后代
继承着红酋罗伯的桀骜和奥西翁的多愁善感
风笛声依旧嘲笑着想充当征服者的英格兰

结实的膝头从格子花呢下露出
没有服装比褶裥男裙更显男子气概
对剑舞是千年以来的传统
有力的胳臂举剑过头,双手轻摆如芭蕾
剑刃寒光闪烁,似要刺入同伴的胸膛
这就是清泉和大麦哺育的北方儿郎!

           (九)
不列颠不会让苏格兰占据中央
淑女们不会让战士独占舞场
剑已入鞘,纤手挽上了红装下的臂弯
多少芳心想要挽留这奥妙难述的时光

饱含湿气的晚风吹不入紧闭的窗户
金酒和香槟在水晶杯中荡金泛彩
里士满公爵夫人的雍容华贵
和公爵小姐的绮年玉貌仿佛舞会的中心
而主宰一切的,却是举杯端立的铁公爵
谦谦君子,可是心如铁石

要怎样评价如此伟大的人物
哪怕是不失平庸特质的伟大
马尔巴勒公爵是太阳王的克星
论者歆羡他的包容和英武
阿尔门希斯特殒身魁北克城下
世人称许他的远见和果决

铁公爵的气质除了坚定就是轻蔑
从穷奢极侈的东印度公司
到冠盖云集的白金汉宫
从久经劫难的马德里
到几易其主的杜伊勒里宫
他不是意气熏天,也是睥睨一切啊

他会把麾下的士兵叫做地球上的渣滓
他会把号称同盟的西班牙人打发回家
当他对王座上那堆波旁的肥肉致礼时
你以为他不会有轻蔑的微笑?
“波拿巴抵得上五万士兵,但他不是绅士”
好一个英格兰的不动声色!

          (十)
今夜,他该不是轻蔑一切的铁石心肠吧
他也曾年轻,胸中充满憧憬,走遍世界
有多少东方的、拉丁的、日耳曼的、斯拉夫的
美目风情万种对他眼波盈盈
纤纤兰指优雅轻扣盛满佳酿的金樽
悄声倾诉的温柔狎昵令人魂销意尽

生活教会了他如何面对征服和杀戮
“富饶的国家在我脚下,壮丽的城市在我手中”
“英格兰希望每个人克尽职守”
但他终究还会为战场的惨状洒下眼泪
就像今晚面对舞场中的双双对对
他一向轻蔑的嘴角微笑也会带上暖意

炸雷忽起,狂风猛地吹开窗户
沙勒罗瓦的炮声乘机冲入
不解风情的普鲁士将军匆匆来访
不祥之兆啊,公爵却说这支舞可以跳完

“号手啊,今晚可别吹响那集合的号角
我要和她欢度又一个良宵
在别离前说声再见,我会把你永记心头”
多少征人在出征前的寻欢中有着难言的哀愁
对世界,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战士
而对她,你就是整个世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5 15: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世界都在注视着六月十八的战场
双方看来势均力敌,七万对七万
但拿破仑认为敌人多他四分之一
他自信用七万人扫荡敌军九万
而威灵顿,说波拿巴抵得上五万人
他就是用七万对付十二万精锐

而威灵顿的麾下精华与糟粕共存
特殊材料制成的绅士统率人间渣滓
汉诺威人穿上英国的红装滥竽充数
互憎的荷兰和比利时兵更象法军的装束
布伦瑞克的兵痞用一身纯黑掩盖心中污秽
纳索部队还认得苏尔特是他们的指挥

这支讲五种语言的军团没有统一的战号
英军在用俚语为他们的阿瑟欢呼
其余部队唱起了零零落落的战歌
终于有一支德语的歌曲显得与众不同
它不唱国王与城堡,蹄铁和指环
没有骑士和佳丽,只唱一个农夫

安德鲁斯-霍弗尔,蒂罗尔质朴的农民
忠诚于他那平庸的君主奥皇弗朗茨
率领他的农民部队效仿西班牙人
让伊瑟尔山浸透了法国士兵的血
直到他自己被枪杀在曼图亚
那波拿巴显耀了声名的要塞

         (十二)
“英勇的霍弗尔在曼图亚身陷囹圄
他在那里被敌人处死
战友们的心滴着悲哀的血
整个德意志和蒂罗尔一起
蒙受着耻辱和痛苦

霍弗尔反绑着双手走向刑场
再没有什么能使他慌张
在伊瑟尔山的战斗中
他使敌人走向灭亡!

敌人命令他跪下
但他回答说,不
我要站着死,象在战场!

他沉着做完最后一次祈祷
对着刽子手大声呼喊
瞄准吧,向我开火
啊,你们的枪法太糟糕
再见了,蒂罗尔,我的家乡!”

这首歌当年传遍了奥地利
如风似火飘散到普鲁士和德意志
“整个德意志和蒂罗尔一起
蒙受着耻辱和痛苦”
大学生和诗人投身军中作普通一兵
主妇和姑娘捐出她们的积蓄乃至秀发
那最终射落法兰西之鹰的雕翎
不正是这样的秀发铸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20-2-21 04:36 , Processed in 0.02429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