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328|回复: 0

[咏史] [转贴]关于光明神之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11 22: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上查北欧神话不当心发现的。。。很有劲的喏。。。
引自http://hi.baidu.com/occultyb/blog/category/%D0%A1%BB%A8%D0%A1%B2%DD/index/0  

诸位:在阿司加尔特宫的诸神当中,top 1的美男子恐怕除了巴尔特尔就无神能出其右了。巴尔特尔象征着光明,他是那么的年轻,美好:一双拥有着天空般湛蓝的眼睛常常流露出天真的神情,可爱而白皙的面庞,好似黄金打造的身躯,时时发出光芒。当他凝神的时候,嘴角总是微微翘起,好像在温柔的对你微笑;他奔跑起来的步伐是那么轻快,自由自在好像个孩子;而当你说话的时候,他又总是那样专注的倾听,似乎被你的话题所迷住——而事实上,是你被他迷住了。
    世间的一切都爱他,诸神也爱他。当巴尔特尔走过大地的时候,所有还站立着的花花草草都会为被踩倒的不是她们而放声大哭,而所有被踩倒的花花草草也会放声大哭——那是激动的泪水啊!她们低头看着自己衣裙上的泥水,喃喃自语道:那是多么宝贵的泥点子啊!!!一句话:巴尔特尔真是拥有着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幸好他生活的年代没有那个所谓“HNR”的节目——真正的美男子哪里是选得出来的啊?!
    可就是这样时常温柔的微笑着的巴尔特尔,这样把爱与美献给一切的巴尔特尔,忽然蹙起眉头——打住!打住!性别语言!性别语言!——啊~哦,嘿嘿,是啊,巴尔特尔可是一位男神啊,我这怎么越写越像杜丽娘了……
    言归正传:巴尔特尔忽然很不开心,成天皱着眉头,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妈他爸这下可着了急了。按说儿子长大了,心重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可他一向快快乐乐、健康活泼的,而且又娶了娇媚可人的南娜,住在黄金白银搭建的Breida-blik宫里,还会有什么不开心呢?是不是应该上山下乡忆苦思甜一下?
    他妈佛利茄忍不住了,跑去问他:“儿啊,你最近为何茶不思饭不想辗转难安(当然这些都是她的线人南娜提供的情报)啊?”巴尔特尔低着头不吭声——他可是个好男儿,怎么能动辄诉苦落泪呢?佛利茄问了几遍都没回应,忍不住哭起来:“咱娘俩母子情深,你有什么话不能对为娘说呢?”巴尔特尔这才吞吞吐吐道出原委:“这些日子以来,我一入梦,就好像跌进深黑狭窄的通道,有一种莫名的威胁紧紧跟在我身后,可我回头的时候却什么都看不见,或者我其实看到了什么,但每当梦醒,除了心底的恐惧,我什么也想不起来……”       佛利茄想:什么会令人如此不安,恐惧异常呢?霜巨人?黑侏儒?毒蛇?妖女?……所有的事物一一在她心里流过,最后,有两个字闯入她脑海,豁然开朗般,她叫唤福拉(她的首席侍女)进来。 佛利茄想到的这两个字,是“死亡”。是的,有什么力量足以使无忧无虑的神发愁呢?除了死亡,有什么是他们无法逃避的威胁呢?
    注①:北欧的神并非生而不老——不过他们靠的是青春苹果,而不是老君仙丹,呵呵。可是青春苹果的效力明显不如老君仙丹——时不时得吃上一个,才能维持不老;但生产比较容易,不需要炉火大炼,自体繁殖即可。
    佛利茄交待福拉道:“现在你去世间走一趟,对万物说,请他们立誓不伤害我的儿子巴尔特尔。”福拉如是这般的说了,万物皆爱巴尔特尔,一听到就立刻赌誓:绝不动他一根寒毛。只有伐尔哈拉宫外一株橡树上的寄生小草“槲寄生”没有吭声。但这棵小草是这么柔弱,佛利茄想:一定不会对巴尔特尔造成什么损害。
    有了万物的保证,巴尔特尔变得刀枪不入了。成日无所事事的诸神们,于是想出了最新版的投掷游戏:反正巴尔特尔也不会被击中,就把他作为活靶子,我们找各式的东西来扔他吧!“聪明绝顶的无聊闲神”被自己的创造力所震撼,忙不迭拉着巴尔特尔跑到游戏场去,拿出各种各样的武器作为投掷品扔向巴尔特尔。
    Round I:   刀————Fight————Winner:巴尔特尔(落在身前0.25m)
    Round II:  枪————Fight————Winner:巴尔特尔(落在身前0.5m)
    Round III: 箭————Fight————Winner:巴尔特尔(落在身前1m)
    Terminal:  戢————Fight————Winner:巴尔特尔(直接落在扔戢的神背后了)
    巴尔特尔虽然不是很高兴成为一个“箭垛人物”,但有如练过童子功铁布衫的身躯令他颇觉自豪。虚荣心战胜了他的理智;诸神的好奇心则驱赶了他们的谨慎。

    老子曰: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没有学过朴素辩证法的诸神,在快乐中忘乎所以,殊不知“一出悲剧正上演”。
    那个讨厌的善妒的洛克,化妆成一位老妇,趁着和佛利茄攀谈,从她口中得知:槲寄生没有答应不伤害巴尔特尔。佛利茄说:“那样一株柔弱的小草,怎么会伤害到健壮的巴尔特尔呢?你说是不?”洛克扮成的老妇人说:“可不是嘛。你家的儿子多结实啊,看看那胳膊,哎呦呦,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多发达啊!”
    可一转眼,阴险的洛克就跑去阿司加尔特宫外挖走了那棵槲寄生,施以魔法,将其变为一根大棒;既而交到巴尔特尔的盲眼孪生兄弟霍杜尔手中,引导他将之扔向巴尔特尔。迎面而来的大棒让正喜笑颜开的巴尔特尔躲闪不及,正打在他那美丽平坦的额头上,只一下,巴尔特尔立时魂飞九天,香消玉殒。可怜佛利茄机关算尽,“只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这结局”。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爱固然具有神奇的力量,但没有一种爱是可以经得起反复随便测验的。

[ 本帖最后由 羽毛笔 于 2007-1-11 22:06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20-8-13 14:34 , Processed in 0.04160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