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5584|回复: 16

[其他] 我中学时候写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15 03: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弦乐与赋格   

序曲
也许我应该试着去吹起另一支更悠扬的芦笛
好在这四季消逝时刻轻柔的微风中应和
那心灵的温柔的回忆,而不至于惊醒那一切

沉睡于回忆中的脆弱形象,高高的那是在
一个古旧的大理石门廊下,面对着细雨连绵的午后
暗黄色的秋日时光,捧着晶莹的茶具,无意间

搅动并倾听那银勺碰击瓷器时的琳琅旋律
而任由椴花的苦涩芬芳阴郁的应和,那雨中
微风般的愁怅,哦!此刻沉默就是最美妙的歌声

当白衣美人的目光在茶杯中暗淡,当她的形象
在流逝中消融,她的微光却将被铭记,弃绝了
生命的征候也因此而避开了命运和那注定

消逝的一个世纪,瞬间沉入永恒
伴随着我这不死的心无尽的游荡


1、 梦
一首小步舞曲
在空虚而百无聊赖的时刻,心灵因厌倦而安享
那些无来由且不可名状的奇异欢乐,变的
坚定而沉默,不复为那些经年累月的
古老抑郁左右,凭着船舷,在黎明时分

变幻莫测的稀薄阴暗中,灵魂如风帆般
在晨风中飘扬?用苍白的手臂在遥远的山巅
无意间将神秘异邦斑斓的彩色海岸点亮
在宁静而睛朗的季节,无风而深思默想的时刻

桃红的湖泊,闪烁而凉爽的在白衣美人双唇的
波纹间晶莹的荡漾,也许有古远年代里的
神秘曲调,在阳光下舒缓的转瞬即逝,宁静

则在如水般温婉的空气中恬淡的消散
无尽的回荡,树林为油画般的水气包围,在那些
明亮的角落里却并不曾隐藏着潘神



2、夜曲
好吧请闭上眼睛想象,既然音乐
已如你所愿的在窗外夹竹桃和紫罗兰的
浓荫中抑郁的响起,既然月光
在水晶般透明的闪亮薄纱中也已被澄澈为

如阳光中闪烁着的珍珠般润泽的柔和色彩
既然已无事可做,在这沉默的夏日午夜
在这与他人无干的寂寞林园,那么请想象吧!

避开雨果式的灿烂和塔西佗的光荣,远远的
避开近代的光明和上古的灿烂,遁入
幽暗的往昔,哥特式的梦之故乡,在大教堂
午夜时分变幻的粉红光影中让我们的想象

迷失流连,如传说中的神秘侏儒般跳跃,仿佛
幽灵披着银色的月光外衣,在凋蔽的宫苑中
代表着光荣的往昔悲哀的游荡



3、克里奥帕特拉或堂和塞的沉沦
一首夜曲
或许有时静默就是无言的悲哀在孤寂的午后
玉臂慵倦的斜倚在香枕中而径自凝视
那摇篮中抱着绒球的猫儿的沉睡,这时
那为埃及缤纷的落花点缀的

如丝绸般在朦胧的日光中散发着奇异光彩的
乌黑长发正将怎样虚无飘缈的春愁何等
隐秘而不为人知的欲念掩盖,透过
那天真而睡意朦胧的双眼,永远

不会有答案,在那幽深的明亮黑暗中
一切光线都必将迷失于那奇妙的玄奥深邃
哦!在这沉醉的夏日午后,在这陷含杀机的

华丽林园在这薄纱青春和珠宝三重映衬着的
被诅咒的美妙胴体前,且让我沉睡吧!愿那梦幻
般的忏悔抹去那含混在沉沦中的苦涩甜蜜



4、歌
一首小步舞曲
当这园林正午的阳光暗淡了
谁会为我在花丛深处用长笛
吹奏抑郁的旋律,当我的目光因泪水
而变的朦胧暗淡,谁那洁白的羽饰

便会在那遥远的灌木树篱边轻盈的
带着丝绸的长衣和缎子的鞋还有珠宝
装饰的容颜和午后慵倦的双眼悄无声息的

默默显现?不会!不会!一旦这狂欢的太阳沉落了,
那时这凋蔽了的园林就将是我们这些被遗忘者
凄凉的墓地,所以美人啊!此刻且让我们
欢畅并沉醉吧!既然那粉红的花朵还未落地

既然还能有缠绵的夜曲和月光下忧郁的叹息
直到那壮严的日子到来了,便用闪亮的金杯
将满溢的悲哀豪迈的一饮而尽



5、A大调幅格曲
当微风吹动了芦笛,将华年故曲,在那
荡漾着往夕岁月的小河旁静默的奏响
那时就这样睡去吧!让小船载着你从桥下
那为深秋时节的树林洒满落叶的金色

水波间抑郁的流过,什么也无力打破
这午后昏暗的安详,当你穿过这半已倾颓的
小桥流向那荒屋野草与枯败的花枝杂阵的
昔日林园,当珍珠般闪亮的阳光用金液

浸染你的白色形象、哦!那时就这样沉默吧!
在那为枯苇掩蔽的墓碑旁,别去理会那题写
死者姓名的斑驳字样,而任由这温柔的灭亡

无言的潜入你每一次无缘由的叹息化作那
瞬间占据你心灵的莫名恐惧,告诉你,即使生命
逝去了,还有这样一个地方,供你回忆供你忧伤



6、梅莫特的诀别
若你是偶然下降的精灵,林间
一现即逝的气仙,自然永衡的灵异啊!
请在你永无尽头的生命中铭记我,在你

飞舞在森林湖泊城堡和河流之上的
那无数个日日夜夜中记忆我,指引我,不止用
你那灿烂的金光闪闪的权枘,也用你那
从此我便永难忘记的形象,照亮我,因为从此

当我知道我爱的不属人间我的心便已
永远暗淡,可假如你也是虚幻也是尘土
幻化而生的短暂生命中一瞬间的异象,那么

记住我吧!在未来漫长的生涯中和死后
更长的涣漫中回忆我吧!因为从此,当我笑着
重又踏上那永无尽头的漫漫长途我就要
因为那爱上我的只是尘士而忘掉你了



7、午夜
热情的短歌
九月灿烂的光阴,长笛
由抑郁的提琴陪伴,在我这
如凋蔽的林园般凄凉的心底,歌唱
往昔逝去的爱情,在潮湿冰冷的午夜

寒气在空气中凝结,使炉边的回忆
也随之变的黑蓝,幻像从苍白的窗口走来
背对着路灯昏暗的黄光,飘渺如午夜

稀薄的梦,我看到在那为月光和泪眼
所注视的公墓,寒风把经年破败的花环
卷起,枯败的花枝,往昔的记忆,友谊
和爱情,亡者柔弱的骄傲被抓起

如惊起的蝙蝠般冲向天际,你在哪里沉睡
那土下被人空自追忆的腐烂心灵,我的梦
在这寒夜中只有蛆虫在把你陪伴



8、堂璜
在将熄的炉火的微光中他的身体
抽搐着在扶手椅床和书桌之间
渐渐变的冰冷,他的头却高昂
在那烛光的暗处显得越发

苍白,剧烈的死亡不曾夺去那薄薄的
双唇边惯常的一丝嘲弄的微笑
仿佛死神也乐于借助它向人们显示
那永衡命运的骄傲,在那暗淡了的

双眼的阴影中血像水流,无声而迅速的
流下,仿佛一条小小的玛瑙的江河
在那河流的远方,鲜血如破碎的宝石
溅碎在地毯上,给那里闪烁着

镶上珠宝,而两滴眼泪却仿佛是
两串水晶的锁链,长长的从死了的
眼中垂下,挂在死亡的面具上
手早已僵直,持着火星儿的枪

轻轻的被手紧握着掉在地上
于是有不可名状的乐音奏响
向世界宣告这如死亡般高傲的
灵魂已不复存在,虚无的大幕,黑暗

浓浓的降下,开始发光,天使在歌唱
人们将重新开始生活,而他呢?当他死了
他要继续他无穷的游荡,还是要再度钟情?
异或只是静静的睡去?



9、梦
也许是某个晨光曦微的抑郁时刻灵魂虚弱的恍如
沉默年代里的苍白幻像,孤独的在古远帝国
寂寞的坟场中,徘徊于所有那些目空一切的灰色殿堂与
暗淡的隐喻着那些最不可名状的秘密的角落之间

倾听内心狂怒的音乐,刚毅的往昔,战无不胜的三十个世纪的傲慢
与不可一视,在寂然无声却激跳的心底沸腾呐喊
仿佛已逝军团整齐的幽灵行列在日出时分
所发出的沉默欢呼,无蹄的骏马载着闪亮的

银甲和血红的披风所装饰着的狂傲仪态
在刀矛的寒光与权标和旗帜之间踩踏着
飘浮着的虚无阴云向着未可名状的远方

闪烁的驱驰,也许最自负的执政官会保持沉默,可
雄辩的加图的声音却也无从听到,回荡的
唯有灭亡只有消逝在这阿非利加的高岗上



10、西班牙情调
谐 谑 曲
若有一位严峻守礼的老父或是一个
年高德勋的可笑丈夫,相爱的人们怎样
互通讯息,他们要吹起怎样的芦笛才能让那

永远不知疲倦的阿尔戈斯变的无声无息?
朋友跟我来吧!来紧你纯黑的外衣和那把
能救命的长剑,悄悄的走到那漆黑的林荫树下

远远的躲开那漆黑的豪宅巨厦和那些
危机四伏的门洞小巷只管静静观看,若愿意
到这个时候还会有妙不可言的歌声伴着琴音

在那遮的严严却只半开半闭的窗前响起供你
和聋了的丈夫消遣,听!千万要注意,一个多么无
意的轻响在黑暗中响起,歌声虽依旧平静却有

芬芳的信筒如羽毛般飘落,窗前灯光一闪,玉臂
瞬息即逝,欢乐的情人也远去无踪

无辞歌——哀悼   
九月灿烂的光阴,提琴
合着芦笛把遥远南国的梦幻
在枯黄的林间,无言的吹奏

在寒冷的雨夜,远方街灯的暗影
因烛火的苍白光晕而变的迷离
依稀,醒着的梦幻却因此

而变的清晰,幻象从窗边走来
借着熄灭的炉火讲述
未来希望的昏黑,

透过这寓意明显的瞬间,
我独自凝视远方孤寂的坟场
在那里消逝的永远消逝

活着的
却还要等待。


(2)夜曲   
当我在人世欢乐的喧嚣里沉睡
我知道,你在远方凝望
沉默而安详,你那人世的哀愁
此刻已完结,化作了忘川

灰色水面上的暗淡波澜,
人世的灯盏如今熄灭了,你的
跋涉便完结,如今
你只需静静的等待,等待着

这一切慢慢被偿还,等到
有一天死亡的欢聚将永世的离别
无声的取代,到那时再相见吧

如今且让我沉醉,让我安眠
好让我的生命显的
不那么苦涩



(3)午夜   
在秋日暗淡的阳光里眩目的苍白
沉默,在光影的暗处你的手
冰冷的抚过我心头、晕绚的焦灼
令我的哀愁消散梦重来,仿佛瞬间

回到那灰暗的往昔,鬼影出没的时刻
当我在大理石的残垣间徘徊,
仰望你漆黑一团的窗口,乞灵于解救的秘术
让狂风怒号、让幽灵重现

直到无言的上升的土星的灰色光晕
静默的照亮了破败的林苑和天际
将我的希望点亮,

当我在自缢者悬挂的秋千架上
再一次寻求你,你的光影便闪现
在这鬼魅出没的瞬间,在这杀机四伏的午夜

[ 本帖最后由 夏多布里昂 于 2007-1-15 03:08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6 收起 理由
月公爵 + 16 不错,很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7-1-15 05: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看不懂,但是还是喊一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5 09: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同感,至少我是写不出来。鼓励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9 20:5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上像外国诗人的感觉
戴望舒、徐志摩之流绝对写不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9 21: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有点像海涅或雪莱的风格,词句飘逸,引人入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21 17: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阁下在哪里上的中学啊,我中学可不知道这么多东西
当时喜欢萧邦和莫扎特可是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7-1-27 04: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参加作文比赛时写的文章,这么滥的东西竟然还上了市报!

中国的“神六”飞船在太空中飞行,航天员费俊龙正在打开轨道舱。我知道,机会来了。费俊龙缓缓地移动舱盖,就在他将上半身探入轨道舱时,我听到了远处通讯系统中传来地面工作人员的欢呼,趁此机会,我迅速移动自己细小的八条腿,悄无声息地爬进了轨道舱。

我是某国情报机构“51区”制造的微型侦探机器人,具有人工智能,装备有足足能拍摄七天的纳米摄像机和最先进的激光通讯器,甚至还有喷气发动机。我的任务是:仔细了解“神六”的内部情况。

我在“神六”上天之前就已经偷偷地潜入了飞船内部,在里面安装了6台纳米摄像机、9个微型窃听器。在飞船内部结构复杂的金属设备中间,是很难发现我这只微不足道的“小蜘蛛”的。

费俊龙开始离开轨道舱,我也跟着爬出来,伸出肉眼很难发现的天线,和我们的地面指挥中心联系上了。“你在上面干了些什么?”斯特拉斯莫尔局长问我。“我已经完成了侦察系统的安装,正在从内部仔细评估‘神六’飞船的性能。一天以后,我将把情况汇总报告。”我这样回答。

第二天,我全面观察了两位航天员吃饭、睡觉、跟家人通话、向地面汇报以及做实验的情况。我把自己接入了“神六”的电子系统,下载了一些我们需要的东西。“51区”原来认为“神六”的操作可能不太灵便,而我的观感完全相反,这已经是一艘非常完美的飞船,飞行时就像在玻璃上滑行一样平稳,转弯时也没有让人不舒服的颤动。

第三天,我又和局长联系。局长显然有点激动,一定是掌握了一些惊人的新情况。我向他汇报说:“局长,今天飞行平稳,中国人摆上谱了。他们在飞船上研究超导现象,磁共振,还有晶体取向等,中国的空间技术明显上了一个新台阶。”“小家伙,你的判断完全正确。中国人在数字技术的运用方面已经超过‘坦普尔一号’啦!对了,请给飞船来一些特写,再出舱研究一下动力系统和太阳能电池。”局长又给我布置了新的任务。

于是,我又费力地钻出了飞船,拉出一根“丝”,放心,它可以拉住一架“B-52”呢!我在失重条件下,充分发挥了跳跃的技能,先跳到发射管上,再钻进发动机,对燃料成分进行评估,又研究了太阳能电池,还对集成电路作了分析。“燃料不是我们所预想的,威力要高出十倍!我在做实验时差点把自己炸了。集成电路也充分小型化了。中国人在许多方面已经超过我们了。”我惊讶地向局长报告,局长同意我的结论,并且感慨地说:“中国人确实了不起。你现在可以离开飞船,飞往附近的‘大鸟’卫星,等待航天飞机把你带回来。”

我离开了“神六”飞船,临别时向它挥动着我的长腿,以表示我对中国科学家的敬佩之情。


编者评语:

首先应该指出,这是一篇微型科幻小说,写得生动而有趣。作者通过某国的侦察活动,从反面突出了中国空间科学技术的巨大进步。作者有一定的知识基础,又适当保持着一种叙述的模糊性,所以即使在科技细节方面有不当之处,一般读者也看不出来,因而不会影响阅读的效果。在以“假如我在‘神六’上”为话题的比赛作文中,这是一篇颇具创意的另类作品。

钢盔已经带好了,等着被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9-14 20: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多布里昂阁下很久没驾临过论坛了,再此设置推荐主题,让美文与大家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0-4 12: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遥远的海岸边盛放着紫罗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0-17 17: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在的,这种感觉的诗,似乎来自上个世纪,居然是中学的作品!赞叹and惊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20-1-20 23:14 , Processed in 0.03271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