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1803|回复: 1

[转贴] 杀害580万犹太人的刽子手艾希曼被捕记

[复制链接]
铁甲飞鹰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7-6-13 21:4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杀害580万犹太人的刽子手艾希曼被捕记你知道神秘的西塞罗行动吗?知道摩萨德万里追捕大屠杀元凶吗?知道水门事件与“深喉”吗?《20世纪间谍传奇》以纪实的手法,真实地展现了发生在20世纪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间谍与反间谍事件,情节跌宕起伏,融知识性、趣味性于一体。

在纳粹暴政下饱经屈辱、折磨和屠杀的犹太民族,继纽伦堡审判之后,又一次迎来了扬眉吐气的一天——1960年5月23日。

这天下午,耶路撒冷时间4点整,以色列总理本.古里安怀着难以抑制的激动心情,向大家宣布:“今天,我要向诸位郑重宣布,以色列国家安全机关抓获了一个十分重要的纳粹战犯阿道夫.艾希曼。该犯罪恶昭彰,罄竹难书。他在所谓的‘最后解决犹太人问题’上,和其他纳粹领袖负有同样的罪责,即600万居住在欧洲的犹太人惨遭灭绝性杀戮的滔天罪行。阿道夫.艾希曼目前正被关押在以色列的监狱里,依据1950年颁布的惩治纳粹分子及其合作者的法律,不久将送交以色列法庭审判……”

提起艾希曼,在以色列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艾希曼虽然官职只是一名处长,军衔只及党卫军中校,但他任职的中央保安总局却是第三帝国和党卫军从事大屠杀的极为关键的主要部门。由他担任处长的犹太人事务处,又是直接捕杀犹太民族的部门。加之艾希曼对捕杀犹太人异常卖力,事实上成了“最后解决”也就是对犹太民族进行灭绝性大屠杀的前线总指挥。

艾希曼不遗余力地投身将全部犹太人抓进集中营,首先将不具备劳动能力的犹太人通过毒气室迅速处死的“莱因哈特行动”。他参与、策划了波兰三大灭绝营———贝乌泽茨、索比堡、特列勃林卡的建立,他参加、监督了奥斯维辛、玛伊达奈克、布亨瓦尔特、毛特豪森、达豪等大型集中营增设灭绝设施的改建工程,他不顾匈牙利政府许多官员的激烈反对,强行把四五十万匈牙利犹太人押送到奥斯维辛等集中营加以杀害。

1944年9月,他到荷兰督战,保证了最后一批犹太人按期被驱赶到灭绝营处决。为了贯彻落实希特勒的指令,艾希曼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他不止一次地下令杀死孕妇,还不厌其烦地督促杀手们消灭白发苍苍、步履艰难的老人。他曾批准希尔特医生关于获得男女囚犯并杀害他们以取得人体骨骼标本的要求,一次就使15名奥斯维辛的年轻男女囚犯被送往纳茨维勒集中营处死。

艾希曼奋斗的结果是,万湖会议和“莱因哈特行动”的目标和规划大部分得以落实,“最后解决”的成果至少包括消灭了580万犹太人,其中包括一百多万儿童;爱沙尼亚等一些国家的犹太居民几乎被杀绝。这是犹太民族有史以来最大的血仇。
儿子无意中成为父亲的掘墓人

战争刚刚结束,艾希曼摇身一变,装扮成一个伐木工人。1950年,他带着家人,秘密抵达阿根廷,深居简出,依靠狡诈多变的手段和分布广泛的关系网,一次次逃脱了盟国和犹太复仇者的追捕。

1951年9月1日,以色列全国性的情报安全机构摩萨德建立。该机构的首要任务是把在逃的纳粹战犯缉拿归案。为此,摩萨德专门组建了负责追踪、缉拿纳粹战犯的301特遣队,由父母惨遭党卫军杀害的波兰犹太人施米尔.托莱达诺任队长,下辖450名精兵强将。在摩萨德制定的10名急需抓捕的战犯名单中,艾希曼的名字高居榜首,只是因为线索太少,多年来不曾发现他的踪迹。

二战以后,数以万计的纳粹战犯逃脱了历史的审判,分散在阿根廷、埃及、巴西及中东国家。他们有的隐姓埋名;有的蠢蠢欲动,妄图复兴第三帝国。没有一个逃犯对自己的过去表示忏悔。在今天,至少还有数千名纳粹战犯藏匿在世界各地安度晚年。

功夫不负有心人,1957年秋末,追寻这些纳粹的猎手们终于发现了艾希曼的蛛丝马迹。该线索最初发现者是一位18岁的带有一半犹太血统的姑娘罗泽.赫尔曼。罗泽住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郊的奥利沃斯区,她是公认的貌似天仙的“皇后”。几乎所有未婚的小伙子,都把同她喜接连理视做自己最美好的愿望。

1957年秋天,一个20岁的德国移民小伙尼古拉斯(爱称为尼克).艾希曼,加入了追求者的行列。他不是夸耀自己家庭的当今和未来,而是称颂父亲的历史。“我父亲当年是德国军队的一位高官,他不仅指挥陆军,还能调动党卫军……”“那么他是一位将军了?”“不,不,不过他的权力比将军大得多,他足足可以掌握上百万人的命运……”“他想必是七.二0事件的参加者了?”善良的姑娘把这位老人当成刺杀希特勒的英雄。不料,尼克急乎乎地反驳起来,“哪里的事,我父亲哪能跟那些败类搅到一起。他决不是叛徒和懦夫。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全部完成元首交给的任务,把犹太人统统消灭掉。”“你说什么?”姑娘吃惊地睁大眼睛。望着罗泽的金发碧眼和高挑的鼻梁,尼克说什么也想不到他的这位小仙女会是半个犹太人,更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成了父亲的第一个掘墓人。
女特工巧计顺藤摸瓜

罗泽回家之后,一股脑把自己的气愤对父亲讲了,父亲洛塔尔.赫尔曼在一旁凝神细听,他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有一天,他让老伴给他读报,赫尔曼在集中营的那些日子里双目失明了。他的妻子读到这样一条消息:德国法兰克福总检察长弗里茨.鲍威尔博士正在寻找党卫军头目艾希曼,据说此人目前蛰居阿根廷。赫尔曼一下子愣住了,他立即联想到女儿那位奇怪的男朋友。于是,他让女儿带着他找到了尼克的那位朋友,得悉尼克家住在查卡布科大街4261号。

他们驱车前往,找到了查卡布科大街4261号,发现上面挂着“达古特宅”和“克莱门特宅”两块门牌。赫尔曼确信自己发现了艾希曼的踪迹,回到家立即让妻子给德国检察长写了一封信。鲍威尔博士是个德国犹太人,本人受过纳粹迫害。他秘密地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以色列。摩萨德首脑伊塞.哈雷尔一接到鲍威尔的通报,很快派出干练的侦察员于1958年1月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区进行调查。不料,狡猾的艾希曼离开了原住址而不知去向。

一年后,有一名前纳粹分子为自己过去犯下的罪行痛悔不已,主动向鲍威尔检察长通风报信。他说艾希曼目前住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化名里卡多.克莱门特。鲍威尔立刻亲抵摩萨德总部,通报了这一重要线索。哈雷尔立即派出一名女特工和两名男特工,再次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艾希曼似乎嗅到了某种异常气味,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摩萨德又不能挨家挨户向邻居们打听克莱门特下落。怎么办﹖聪明的女特工迪娜.罗恩想出一条妙计。她物色了一个机灵的小听差,交给他一项任务,“把这个小礼品盒送给一位绅士,但是千万别让他知道是谁送的,也决不能让旁人得知此事。”她对小听差说:“这不过是一件意外的生日礼物,我想让他喜出望外。”小听差记下了那个男人的姓名地址:里卡多.克莱门特,查卡布科大街4261号。女特工叮嘱:假如收件人已经搬家,一定要设法打听到他的新住址。这样,即使礼品送不到,也同样付给可观的酬金。她在小礼品盒里装了一个金质打火机。

虽然艾希曼搬了家,但是这个小听差很快就找到了艾希曼的儿子小克莱门特的工作单位,并记下了他上下班骑的那辆摩托车车牌号。于是,摩萨德跟踪着小克莱门特来到他的家门口。他们大吃一惊:克莱门特竟然住在一幢破旧的孤零零的平房里,四周连栅栏都没有。特工们经过深入调查终于搞清楚:里卡多.克莱门特最近到图库曼省的梅塞德斯汽车制造厂做工了,没有人知道他何时回家。

这些情况迅速报告给了哈雷尔。哈雷尔想拍一张照片来证实克莱门特确实就是艾希曼,他亲自来到阿根廷,对部下断言:克莱门特将于3月21日回家。原来哈雷尔在摩萨德新成立了一个特别办公室,专门收集艾希曼和其他在逃纳粹战犯的材料,哈雷尔从这些材料中得知:艾希曼夫妇将在1960年3月21日庆祝他们的银婚纪念日。

3月21日中午11点45分,加里巴尔迪大街上缓步走来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此人50多岁,已经谢顶,他手捧一束报春花来到家门口,向正在迎候自己的妻子递上鲜花。

哈雷尔让专家将现场拍来的照片与艾希曼旧日的照片做了比较,毫无疑问,这人就是艾希曼!但是,要在远离以色列上万公里之外的地方绑架艾希曼回到以色列,有很大的困难。一旦出现差错,政治上、外交上的反应将十分强烈。于是,哈雷尔来到本.古里安的官邸,要求总理批准这次特遣行动。
摩萨德首脑亲自出马缉凶

本.古里安总理同意哈雷尔的计划。哈雷尔立即挑选了11名精干而又富有经验的老手,组成了特遣行动小组。小组成员中除了有身强力壮的神枪手、机警敏捷的侦察员、医术高明的医生外,还有摩萨德最有才能的证件伪造专家沙洛姆.达尼。因为一本护照和一套证件对一个在海外执行任务的人来说常常不够用。达尼将带着他的全套工具进入阿根廷。

但是如何把艾希曼从阿根廷弄到1.6万公里之遥的以色列来呢?以色列航空公司没有飞南美的航班,要是专租一架以色列飞机,又太惹人注目。而且阿根廷正在庆祝独立150周年,希望世界各国元首前来参加庆典,因而对安全十分敏感。

恰好以色列领导人也受到了阿根廷政府的邀请,准备乘以色列国家航空公司“布列塔尼亚”号专机前往。哈雷尔灵机一动:不正好利用这架专机返航时将艾希曼带回以色列吗﹖哈雷尔决定:必须在专机返航前逮捕艾希曼,时间不能过早,免得因为这家伙失踪时间太长走露风声。飞机返航时间定在5月11日,绑架时间定于5月10晚。

哈雷尔和他的11名特遣行动小组成员,从世界不同地点,不同时间,乘坐不同的班机,陆续来到了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分别住进了各自的旅馆。很快,他们有了一个重要的发现:近来,每晚7点40分左右,艾希曼总是乘坐203路公共汽车在他家附近下车。

1960年5月1日,哈雷尔突然得到一个坏消息:阿根廷礼宾部门通知以色列,出于组织方面原因,请以色列代表团将抵达阿根廷的时间推迟到5月19日17时以后。

哈雷尔很着急,因为围绕艾希曼的劫持行动的一切准备工作,都是在5月10日进行的。他当机立断:逮捕艾希曼的行动如期实施,然后将他“隔离”10天左右。

5月11日19时25分,特遣行动小组的汽车驶抵目的地。夜色中,远离市区的加里保迪大街显得格外冷清。第一辆车的特工假装汽车出了故障,停在路边“进行修理”。第二辆车则静静地停卧在大街一旁的停车道上。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艾希曼迟迟未来。守候的特工们个个心急如焚、忐忑不安。

20点过5分了,行动小组刚想撤兵回营,一个乘客在售货亭旁边那一站下了车。“就是他!终于来了!”说时迟,那时快,第二辆车打开大灯,对着艾希曼射出刺眼的灯光,艾希曼一阵目眩,一名特工向他猛扑过去,艾希曼“扑通”一声被压倒在地,几双有力的大手牢牢抓住他,一下子把他塞进汽车。

刽子手的骨灰罐被扔进大海

5月19日,以色列国家航空公司的“布列塔尼亚”号专机飞抵布宜诺斯艾利斯。5月20日20点左右,特工们换上了以色列国家航空公司的制服,艾希曼也被套上了一件。摩萨德医生给他注射了一针药力很大的镇静剂,足可使他在几小时内毫无知觉。

一辆贴有“以色列国家航空公司专车”标志的大轿车载着特遣行动小组向机场方向驶去,昏昏欲睡的艾希曼夹在他们中间。车子一直开到“布列塔尼亚”号专机前。当他们陆续下车时,突然发生了一个情况:一名阿根廷海关检查官恰巧从飞机旁走过。这位南美人后来回忆说:“我看到他们扶着一个同事上飞机,这个病人想跟我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声。”

1960年5月21日0点05分,“布列塔尼亚”号专机从布宜诺斯艾利斯机场升空,朝以色列飞去,这次特遣行动终于成功了。

飞机在以色列利达机场降落。哈雷尔驱车径直驶向总理办公室。他对古里安说:“我给你带来了一件小小的礼物。”这帮小伙子真的把艾希曼给带回来了,总理本.古里安一时激动得说不上话来,只是紧紧地拥抱了哈雷尔。

艾希曼于1961年12月15日,以屠杀200万犹太人的罪行,被定为“灭绝人类罪”,判处绞刑。1962年5月31日,艾希曼伏法受刑。临刑前他还道出了对摩萨德的嘉许之词:“抓我这件事,办得很在行,组织和计划工作十分出色。”接着,他又补充道:“我不揣冒昧地对此发表自己的看法,是因为本人多年在秘密警察和情报部门积累了亲身经验。”

1962年6月1日晨,太阳还没露出地平线,濒临地中海的以色列海法港外的海面碧波万顷。一艘以色列海军小艇风驰电掣般冲向大海。当小艇驶出以色列领海时,一名戴白手套的以色列海军军官把一个铁皮罐抛入茫茫大海。

被扔入大海的铁罐里装着艾希曼的骨灰,以色列人要把骨灰抛在远离海岸的波涛中,因为他们不能让自己头号敌人的骨灰沾污犹太人神圣的故乡。一场曾缠绕了千千万万犹太人的恶梦结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28 13: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像他这种人战后都跑到了南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12-12 08:36 , Processed in 0.02254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