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7148|回复: 32

五胡乱华—再谈民族融合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6-6 10: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日开贴事先声明,此帖禁止引证自1840年后的国家、民族、异族入侵、多民族独立等影响国家统一稳定,有悖和谐社会的言论。

正史就不再此发了,发点当代学者的评论。

华夏,我为你哭泣——我们还需要“五胡乱华”那样的“民族融合”?
文/周舆

    俺前两天发了一篇《为何中华两千年民气在南,王气在北?》的帖子,那只是有感而发的一篇随笔,不想竟惹起喧然大波,两日间即窜升至和讯博客历史版热评与点击榜的双第一,把俺另外一篇双第一的帖子(《为什么历史总被篡改或曲解——也说张国焘到底是一个什么人》)挤到了第二。

    因为论争,促使我又认真看了看有关汉族及汉语的流变史。看罢,一时竟无语凝噎!想说的话很多,但一时又无从说起。半晌从心里只涌起一句话:华夏啊,我为你哭泣!

    诚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纯粹的文明,也没有一个纯粹的民族,但我还是想说说所谓的“民族融合”。

    中国汉代以后“民族融合”的发生,都是由于中国北方、东北的游牧民族对中原以及中国全境(元、清)的侵犯,而最惨烈的一次就是“五胡乱华”。北方落后民族每次征服的结局都是所谓的“民族融合”,但这种“融合”真的值得欢欣鼓舞吗?

    1、所谓的“民族融合”是必然的吗?假如汉族足够强大,哪里会容忍北方野蛮人来征服我们?又哪里有工夫去“融合”他们?事实上,当汉族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把他们赶得远远的!如汉武帝远逐匈奴!——“敢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那时我华夏何等自信,何等威猛!日本侵略中国,要建立“大东亚共融圈”,我们怎么不停止抵抗,跟他们“融合”呀?对于任何一个民族,面临侵略,第一反应都应该是抵抗,无论力量多么悬殊!所谓的“融合”都是不得以的,都是被迫的!即使今天,我们也只提“民族团结”,而不是什么“民族融合”。
    往远处说,落后民族对文明世界的不断征服,其实是来自世界历史的一个糟糕结构,即世界四大文明及欧洲文明产生后,在其周围产生了三个大的落后民族的聚积地,一是阿拉伯沙漠的闪米特人,二是东北欧森林地带的印欧人,三是北亚大草原上诸蒙古、突厥、通古斯人,他们无休止地对文明世界进行袭扰和征服。只要文明世界的人口没有被全部杀光,这种征服的结果自然都会是“融合”,但这种“融合”是文明世界所需要的吗?事实上,抵御野蛮人的征服,是文明世界最大困扰之一。直到近代,文明世界才得以彻底战胜野蛮的游牧民族!野蛮人的马队即使奔驰得再快,在大炮和机关枪面前也象秋风中树叶一样坠落!

    2、“五胡乱华”是一次美妙的“民族融合”?“五胡乱华”时期是汉族自形成以来遭遇的最大一次劫难,不是用一句“融合”就可以轻轻带过的。那时,胡人要的是汉族的命,汉族遭遇到的是灭顶之灾。胡人无尽的杀戮兽行,汉人的抵抗求存,才是这一时期的“主旋律”。许多学者已经指出,“五胡十六国”时期,北方汉族只剩下五、六十万,而胡人却有五、六百万!尽管在学术还有争议,但无论如何那时的中国北方已经被换了种,形成了所谓“新汉族”,而所谓的“北方话”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形成。而纯正的汉族人应该是东晋时期逃到南方的中原人,而最纯正的“汉语”也应是南方的客家话。正是由于“衣冠渡江”,华夏文明才得延续一脉!假如“融合”是“对”的,那么反对“融合”的“天王战神”冉闵难道就是破坏“民族融合”的罪人了?事实上,胡人建立起来的历代北朝政权以及有着胡人血统的唐朝皇室就是这样恶毒污蔑这位拯救北方汉族于水火的伟大民族英雄的!而现在不是还有人因为“民族团结”,而把岳飞也打成“民族罪人”吗?他们还是中国人吗?中国如果不改变这种混蛋的史学逻辑,中华民族将永无复兴之日!我们宣扬民族英雄怎么了?民族精神都立不起来,别的还能谈什么!

    3、所谓的“民族融合”真的都会带来历史进步吗?在所谓的“融合”时代,中原不象是一个熔炉,而更象一个炼狱!中原不仅仅是三百年陷于停滞与倒退,而是三百年日月无光,汉族人民忍受着无尽苦难几尽灭绝!那时,野蛮的胡人甚至连一个正常的政府都无法建立并运转,所从事的就是杀戮、奸淫和吃人(事例见附录)。如果没有冉闵灭胡,北方汉族也许真的灭绝了。如果说到“五胡乱华”的后果,那么我们必须看到汉族之积弱,就是从“南北朝时代”开始的!唐朝的“强大”和所谓开阔的胸襟,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由皇室的“胡化”血统造就的。唐朝还贡献出中国历史上仅有的一位女皇帝,如果不联系当时中国“胡化”背景,这是根本不可想象的。在唐代国策里,还一个糟糕的东西,就是实行“以胡制胡”的策略,即重用半开化的胡人去防御更野蛮的胡人,唐代对外的“强大”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一政策造就的。但这一政策,开启了胡人觊觎中原之心,事实上安史之乱也就是由此引发的。事实上,唐代太平的时候并不多,而中期以后就再也没有太平过,直至五代十国。宋朝为了克服武人做大的局面,而不得不重文轻武,而使中原进一步积弱,乃至北宋朝建立之初就没有收回幽云十六州。此后,北宋为金人灭、南宋为蒙古灭,江南为满清攻略,汉族再无还手之力!东晋时南方汉人进行北伐还能打到洛阳,而南宋的北伐却只能“赢得仓皇北顾”。由此可见,北方汉族血脉的衰竭不能不说起源于五胡乱华!经过那次重大扰乱,胡人得到甜头,知道汉族之弱;而北方汉族已掺杂胡血,也不以国破家亡为耻!而只有南方汉人,才能始终做最顽强之抵抗!

    一个民族想长盛不衰,要有魂,要有根,这就是民族主义!一个民族不记得自己的耻辱,不尊崇自己的民族英雄,它绝对没有希望!但我们这个民族已经堕落到什么地步了?一个姓张的导演拍了一个《英雄》,无知地歌颂一个专制帝王;一个姓谢的导演拍了一个《清凉寺的钟声》,告诉我们要以德报怨!这就是我们民族的高明之处?这就是我们民族长盛不衰之道?是呀,外寇来了,我们应该引颈受戮、挖坑自埋,这才是华夏的气度与胸襟。只要他们没有把我们杀光,咱们华夏岂不又完成一次伟大的“融合”?

                      周舆于天津蛰居斋
                      2006年10月24日晚10时


    关于“五胡乱华”的残酷以及冉闵灭胡的伟大意义,见下文。
       五胡乱华时的战神天王——冉闵皇帝1600年祭

    中国历史界总有一些道学先生,动不动就叫嚷泱泱中华、天朝上国,要胸襟坦荡、大气容人,切不可斤斤计较、睚眦必抱,切不可小家子气,以免遭四夷耻笑。
    还有一种观点:汉族人口众多,无论如何也是天然的强势,尤其是在今天。我们历来胸怀宽大,让他们一点也无妨。
    这些人就是典型的鲁迅先生所说的“费厄泼赖”分子。
    他们才是真正的民族主义分子,总爱以中华大国自居,一厢情愿的做着天朝上国的迷梦,岂不知四夷之所以降伏是因为中华的强大,每当我中华疲弱、衰落之时,它们就会像饿狼一样蜂拥而上,恨不得把我中华生吞活剥,吃个精光。
    让我们揭开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幕——五胡乱华时代,中国人的千年恶梦。
    公元316年,司马氏篡夺曹魏建立的西晋王朝在经历八王之乱后,国力损失惨重,虚弱不堪,最终被匈奴人灭国,北方和西域各胡族势力趁天下大乱之机入侵中原,大肆的屠虐汉民,视汉人不如犬狗,史书上记载“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
    入塞胡族中,羯、白匈奴、丁零、铁弗、卢水胡、鲜卑、九大石胡等部落主体都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这些来自蛮荒之域的野蛮胡族还保留着原始的食人兽性,其中以羯族,白种匈奴,鲜卑族三族最为凶恶。
    公元304年,慕容鲜卑大掠中原,抢劫了无数财富,还掳掠了数万名汉族少女。回师途中一路上大肆奸淫,同时把这些汉族少女充作军粮,宰杀烹食。走到河北易水时,吃得只剩下八千名少女了,慕容鲜卑一时吃不掉,又不想放掉,于是将八千名少女全部淹死,易水为之断流。
    至于羯族就简直可以称之为“食人恶魔”了。 史书记载羯族军队行军作战从不携带粮草,专门掳掠汉族女子作为军粮,羯族称之为“双脚羊”,意思是用两只脚走路像绵羊一样驱赶的性奴隶和牲畜,夜间供士兵奸淫,白天则宰杀烹食。 在羯族建立的羯赵政权统治下,曾经建立了雄秦盛汉的汉民族已经到了灭族的边缘。 到冉闵灭羯赵的时候,中原汉人大概只剩下400万(西晋人口2000万),冉闵解放邺都后一次解救被掳掠的汉族女子就达二十万。 这些汉族女子是被羯族人当作“双脚羊”来饲养的家畜,随时随地被奸淫,也可能随时随地被宰杀烹食。有五万多少女这时虽被解放,但也无家可归,被冉闵收留。后来冉闵被慕容鲜卑击败,邺城被占。这五万名少女又全部落入食人恶魔慕容鲜卑的手中。慕容鲜卑奸淫污辱,又把这五万名刚刚脱离羯族魔爪的可怜少女充作军粮。一个冬天就吃了个干净。邺城城外这五万名少女的碎骨残骸堆成了小山...... 这在今天听来就如同《指环王》里所描述的魔兽世界。五胡乱华时代的中原是汉族的人间地狱,胡族的兽欲天堂。
    历史前进到了这里,我们必须要详细了解一个在今天几乎不为人知的雄奇人物:五胡乱华时代的战神天王—冉闵皇帝—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民族英雄。
    在五胡乱华,胡族大肆屠杀汉人的纷乱年代,老百姓为了活命,迁徙的流民潮几乎席卷了整个中国。冉闵的父亲冉瞻就出身于当时名震天下的乞活义军。乞活义军是西晋末至东普活跃于黄河南北的流民武装集团的一支,抗击胡族,为生存而战。冉瞻在一次作战时为羯赵俘虏,因伤势过重没几天就去世了,羯赵国主石勒欣赏勇冠三军的冉谵,见当时十一二岁的冉闵聪明伶俐,石勒就将小冉闵认作干孙子,为他改名叫石闵,并一手将他带大。仇人的强大使冉闵只有将仇恨深埋心底,强忍内心悲痛讨石勒欢心。成年后的冉闵骁勇善战,在羯赵与鲜卑的战斗中屡立战功,逐渐成为羯赵帝国的高级将领。
    公元349年,羯赵皇帝石虎死后其子十余人互相残杀。公元350年正月,石闵宣布复姓冉闵,杀死羯赵皇帝石鉴,同时杀死石虎的38个孙子,尽灭石氏,一举灭掉了残暴不可一世的羯赵帝国。其后冉闵即皇帝位,年号永兴,国号大魏,史称冉魏。 他下令邺都城门大开,凡”六夷” (匈奴、鲜卑、羯、氐、羌、巴氐)“与官同心者住,不同心者任所之”。 一夜之间,方圆几百里的汉人,扶老携幼,全往邺城里面涌;而一直以邺城为老窝的羯胡及六夷外族,推车挑担,拼命往外跑。 冉闵意识到这些胡族终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始终是中原战乱不绝的祸根,便颁下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杀胡令》:“凡内外六夷胡人,敢持兵仗者斩,汉人斩一胡人首级送凤阳门者,文官进位三等,武职悉拜东门”。
    一时间,邺都城内汉人纷纷拿起武器追杀胡族,冉闵亲自带兵击杀邺城周围的胡人,三日内斩首二十余万,尸横遍野,同时冉闵还扬言要六胡退出中原,“各还本土”,否则就将其统统杀绝。 各胡深惧其下场将如同羯族与白奴人,组成联军连番围攻冉魏政权。面对胡族联军的疯狂反扑冉闵沉着应战 :首战以汉骑三千夜破凶奴营,杀敌将数名,逐百里,斩凶奴首三万;再战以五千汉骑大破胡骑七万; 三战以汉军七万加四万乞活义军破众胡联军三十余万;四战先败后胜以万人斩胡首四万;五战以汉军六万几乎全歼羌氐联军十余万;六战于邺城以一二千刚组织的汉骑将远至而来的胡军七万打的溃不成军。各地汉人纷纷起义响应,开始对入塞中原的数百万胡族展开大屠杀,史载“无月不战,互为相攻”,一举光复山东、山西、河南、河北、陕西、甘肃、宁夏。 迫于冉闵和诸路中原汉军的武力威胁,氐,羌,匈奴,鲜卑数百万人退出中土,各自返还陇西或河套草原一带原来生活的地方,一些胡族甚至从此迁回万里之外的中亚老家。在返迁的路上这些不同民族的胡族相互进攻对方,掠杀对方,抢食粮食,甚至人肉相食,能成功回去的人十个人中仅有二三人。
    诸胡乱中华时,北方汉人被屠杀的只留下四五百万,最主要的凶手是凶奴人和源于东欧高加索山到黑海草原地区的白种羯族。(这个民族有拿人头祭祀的习惯) 冉闵灭羯赵,歼灭三十多万羯族与凶奴为主的胡兵。冉闵后来在邺城对羯族屠杀了二十几万,加上全国各省各地的复仇屠杀。 羯族与凶奴在血腥的民族报复中被基本杀绝。 至此,石虎的十四个儿子,两个被他自己处死;六个自相残杀而死;五个被冉闵灭族,一个投靠东晋,被斩于街市;全部死于非命。认冉闵为干孙子的石勒没有想到二十年后,这个十一二岁时由他带大的小孩,会有一天再复姓冉闵,灭绝整个羯族,把他的子子孙孙杀的干干净净,一个都不留。
    五胡中的四胡在种族仇杀中都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统治今天外蒙内蒙和中国北部的鲜卑却进入极盛时期。  

公元352年,冉闵将城中的军粮分给百姓,独自带领1万人马去今天的河北定州征粮。鲜卑族得到这一消息,急调二十万鲜卑骑兵南下,想乘机消灭因刚扫清中原而元气未复的冉魏政权。冉闵被鲜卑的十四万先头骑兵部队在常山包围,在拼死突围的冉魏士兵掩护下,冉闵连杀三百余人,最终被俘,他的手下仍然和敌人拼命,掩护随军的其他重要官员撤离战场,一直杀到最后一人...... 鲜卑国主慕容俊嘲讽冉闵:“你只有奴仆下人的才能,凭什么敢妄自称天子?”冉闵怒道:“天下大乱,尔曹夷狄禽兽之类尤称帝,况我中土英雄呼 !”慕容俊大怒,斩冉闵于遏陉山。史书记载,冉闵死后:“山左右七里草木悉枯,蝗虫大起,从五月到十二月,天上滴雨未降。慕容俊大惊,派人前往祭祀,追封冉闵为武悼天王,当日天降大雪,过人双膝”。 冉闵就义后,冉魏国的臣子绝望至极,悲天呼地,纷纷守节自缢,少部分逃往东晋,无一投降前燕者。冉魏几十万汉人不甘受辱,纷纷逃向江南,投奔东晋。东晋军未能及时接应,使得几十万百姓中途受到鲜卑大军追击、屠杀,死亡殆尽。晋将自杀谢罪。 由于冉魏王朝时间很短,大臣多自杀殉国,没有人给冉闵写书立传。后来统治北方几百年的鲜卑族的北魏史学家污蔑、诋毁、辱骂汉族人的民族英雄冉闵,而后代又缺乏资料,只能根据以前遗留的资料来整理。
    现在的历史文献对五胡乱华绝口不提,只是笼统的称为两晋南北朝,历史界只承认胡族在北方建立的十六国,却不承认汉族人建立的四个政权,其中就包括冉魏政权,不承认冉闵的皇帝身份,理由是起兵反叛羯赵的冉闵是谋反篡位,不如司马氏(篡夺曹魏)建立的东晋“正统”。 近代有些人片面强调冉闵的杀胡,而说不清冉闵杀胡的原因,一味破口大骂冉闵是屠夫、破坏民族融合,是历史的罪人,胡说什么本来汉人与当时的胡族彼此学习,各胡向往中国文化,汉人也向胡人学习放牧,文化上已彼此在逐步同化。
    这根本就是放屁。从匈奴人开始,鲜卑、突厥、契丹、女真、蒙古、满洲、一直到沙俄老毛子、八国联军还有日本鬼子,哪个入侵中原的异族是因为向往中国文化才跑到中原来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它们全都是垂涎中原辽阔肥沃的土地、数不尽的财宝金银...... 更不用说那些穿兽皮,吃人肉的野蛮部落,它们哪里懂得礼仪廉耻,伦理道德?它们是作为强盗来到中原、作为强盗被杀死在中原、作为强盗被驱逐出中原,我大汉民族怎能与禽兽“融合”?“和睦相处”? 勤劳、智慧的汉民族在中原大地创造了璀璨的农耕文明,短短几十年就被这些胡族摧残殚尽,却要向这些蛮族学习什么放牧? 转自西晋作为一个国家灭亡了,汉民族都要被屠杀光了,还奢谈什么仁恕、民族和解?简直是痴人说梦,民族生存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不驱逐这些胡族恐怕中华民族早就亡国灭种了。
    正是冉闵的“杀胡令”使五胡乱华时期汉减胡增的人口趋势得以逆转,使鲜卑等众胡统治阶级不得不依靠汉族武装势力,为其后中国的盛唐复兴创造了条件。 如果没有冉闵的“杀胡令”,没有他号召汉人复仇,驱逐各胡出中原。以后会是什么样?几百万白种胡族在中原繁殖上千万人口后必然向南方拓展生存空间,再把南方的汉人杀绝,中国的主体民族汉族就会被异族取代,最终整个中国都被这些白种胡族彻底占据。汉族人最终的命运会怎样?看看今天印度种姓制度下的贱民就知道了。羯赵帝国在其建立之初就注定了灭亡的命运。因为羯赵的统治者是一群来自西域的“杂胡”——羯人,就算他们是昭武九姓中的一大姓,也仅仅是异域??不到这帮凶神恶煞、臭气冲天的家伙成为中原大地的主人。而且,这些羯胡几乎个个都有恶霸习气,三十年来,饱受凌辱,时刻在死亡恐惧中生活的汉人,对这些身穿奇装异服、令人生憎的羯人怨入骨髓,一旦仇恨的盖子揭开,肯定会倾尽宿怨
两晋时代,汉人血液中仍澎湃着尚武、复仇的血性,怯懦、容让和退缩还未成为文化传统中的主要沉淀,因此,一旦当汉人寻找到翻身的机会,曾经做为被压迫民族的莫大屈辱一下子得到了渲泄,他们所暴发出的毁灭力量也必定令人瞠目结舌——就这样,羯族统治者三十年的残暴在历史极短的瞬间内遭到了灭族的报应,一个民族就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
    到了两宋,女真人灭亡(赵氏篡夺柴氏周政权而建立)北宋,占领了中原,号称中国历史上最富庶、“正统”的南宋政权除了称臣纳供之外,丝毫看不出一丁点的血性,到是屠杀民族英雄岳飞的时候毫不手软,“果敢坚毅”之极。 到了明末,满洲人用“嘉定三屠”、“扬州十日”,还有“剃发令”征服了汉族人,可到了清末又有汉族人为了剪辫子而发疯、自杀的。
    日本人研究中国的历史,认为对中国人只要对其使用屠杀威吓就可以征服,变成驯顺的奴仆,所以就有了南京大屠杀、百人斩比赛、三光政策......这都是汉族人血性消退,怯懦、容让和退缩酿成的苦果。 抗战胜利,猥琐不堪的在华日人,恰恰也面临羯族人当时的景况,但是最终没有几个日人被杀,中国人对这些贱虏真的非常“仁义”,还扶养了不少日本“遗孤”。其实,对这些一直凭借军队的血腥镇压骑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强取豪夺的日本人渣完全应该斩尽杀绝,把那一百万日本降兵全部活埋,来个“坑日寇百万”。 因为日本狗的本性就是欺软怕硬,一朝血流成河,可以让它们在五百年内都谈华色变!
    我们现在总是拿孔夫子“以德报怨”的四个字来当作我们软弱的借口和装点我们稀薄血性的掩饰,其实温良恭俭让的孔夫子当时说出的是八个字,其表述之意完全是积极、主动、大义凛然的勇武精神:“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冉闵皇帝,当这个1600年前让所有四方蛮族胆颤心惊的一代雄杰被中国人理直气壮的尊奉为中华民族英雄的时候,就是中华民族真正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之日!





 冉闵,为汉族的存在作出突出贡献。但在学生正规历史教科书上没有的人,甚至很多历史系的大学生都不知道,除非对这段历史特别喜爱。很少有一个历史人物像冉闵这样充满争议,以致于主流教科书因为无法定论而不得不将他忽略。在那个扭曲的时代,他的行为也可以说是扭曲的。一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该如何评价他?捧杀还是棒杀?
   
    五胡乱华,汉人传奇英雄冉闵,胜过所有古西腊神话人物。却没有得到历史应有的评价。
当时正如古书所描绘“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
汉人冉闵忍辱二十年得机起兵造反,力图匡复华夏,灭胡无数,血洗亲人之仇,亡国之恨!及至群胡围攻。首战,冉闵以五千汉家子,大破胡骑七万。次战,汉骑一千,败其三万。再战,诛胡军三十万,凡此十数战,项羽再世鏖兵金匮,校战玉堂也不复如此矣。汉家军威振于北朝,冉闵立我汉家精神,不复为任人屠割之羔羊。
    唐编《晋书》卷65《王导传》据说:“洛京倾覆,中州士女避乱江左者十六七。”。这就是说,南迁的人超过了半数。留在北方的人命运很悲惨。凶奴、羯等族军队所到之处,屠城掠地千里。(如《晋阳秋》残本所称的“胡皇”石勒一次就屠杀百姓数十万,诸晋史中也有大量屠杀记录,屠杀在数个州开展)石勒其子石虎更加残暴。他跟一条毒蛇一样,脑筋里只有三件事,一是淫欲,二是杀戮,三是享乐。  
    
    石虎发男女十六万,运土筑华林苑及长墙于邺北。时逢暴雨,漳水水涨,死者数万人;他已有多处宫殿,还不满足,又驱汉丁四十余万营洛阳、长安二宫,造成尸积原野;修林苑甲兵,五十万人造甲,十七万人造船,死亡超过三分之二;夺汉女五万入后宫肆意变态凌杀污辱之行,其间由于负妇义夫的反抗,死者不计其数;从长安--到洛阳--再到邺城,成汉的使者见到沿途树上挂满上吊自杀的人,城墙上挂满汉人人头,尸骨则被做成“尸观”,恐吓世人,数万反抗将士的尸体被弃之荒野喂兽;血腥屠杀和残酷的民族压迫,北方汉人锐减至六七百万,造成赤地千里的景象;人口的大量减少,土地的大量荒芜,傍之虎狼等野兽成群出现繁殖。石虎将邯郸(一说临漳以南)以南中原地区,数万平方公里土地划为其狩猎围场,创全人类有史以来的吉尼斯世界记录。规定汉人不得向野兽投一块石子者,否则即是“犯兽”,将处以死罪,被杀或被野兽吃掉的人不计其数,汉人的地位竟连野兽都不如。住在“富丽唐皇”宫殿里的石虎,竟笑曰:“我家父子如是,自非天崩地陷,当复何愁?。。。
当时“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
  
    残留的汉人,为了免于屠杀,纷纷筑堡自卫,与胡人对抗。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些人认为的“坞堡遍地都是”,当时的北方壁堡也要相隔百里才有一个。按鸣沙屈出土的《鸣沙石室佚书》记录:“永嘉大乱,中夏残荒。保壁大帅数不盈四十。多者不过四五千家,少者千家五百家。”
   
    民族英雄
    西晋灭亡后的317年北方汉族人口总数不到1000万。以下是各族当时的分布情况:
    陕西一带羌、氐、匈奴有80万之众,而当地的汉族人口因战乱、逃亡也只有80万;
    山西则是匈奴羯族和鲜卑族的天下,他们有80万之多,残留在当地的汉族只有100万人;
    河北的鲜卑人应该有80万,丁零人十五万,当地汉族人口不过150万人;
    至于河南-山东一带主要是汉族人,人口占绝对优势,而迁移至此的鲜卑族人则主要靠汉人每户上交的五十石的租米来过活;
    甘肃东部一带为鲜卑、羌、氐族。汉人约占五分之二;
    宁夏、内蒙古则基本上是鲜卑人天下,人数操过120万;
    辽西鲜卑人汉人各占一半,各20到30万;
    辽东汉人100万左右,高丽人50万;
    河西走廊-敦煌-新缰天山以南一带多是中原流亡的汉族和当地汉族,人数二百万,在以后的汉人的大反击中大量回迁中原。
    冉闵起义成功后,河北南部,山西,河南,山东四省的匈奴、羯、鲜卑、羌、氐人在冉闵组织的汉人的大反击中被全部树清.仅山西中南部和河北常山以南被杀的白奴(凶奴分化为白奴和黄奴,黄奴自称夏后依,白奴被冉闵和各路山西义军杀绝)多达六十万之多,其中四十万被闵闵正规军杀绝。两次屠羯达三十二万之众,羯族从此从中国历史上消失。
    冉闵是五胡乱华时中原地区汉人起义首领之一,后被推为国主。当时有羯胡在河北暴孽,残害汉民,先有驱数十万汉丁修林苑甲兵,死伤遍野。后五十万人造甲,十七万人造船,死亡超过三分之二,又有夺汉女五万入后宫肆意变态凌杀污辱之行。汉儿冉闵立誓扫中原,恢复中华河山,一朝得机起兵,旦夕间尽灭羯胡。后又以扫清中原为号召,扬言要六胡退出中土,否则将其统统杀绝。这就是有名的杀胡令。北方各地汉人群起响应,各胡深惧其下场将如同羯族与白奴人,而遭到群胡连番围攻:
(1)其首战以汉骑三千夜破凶奴营,杀敌将数名,逐百里,斩凶奴首三万;
(2)再战以五千汉骑大破胡骑七万;
(3)三战以汉军七万加四万乞活义军破众胡联军三十余万;
(4)四战先败后胜以万人斩胡首四万;
(5)五战以汉军六万几乎全歼羌氐联军十余万;
(6)六战于邺城以一二千刚组织的汉骑将远至而来的胡军七万打的溃不成军;
(7)七战又有以步卒不足万人敌慕容鲜卑铁骑十四万不退反进竟十战十捷!!
    经过数场战争下来,冉闵手下的汉军越打越少,却又得不到有效的补充。五胡中的四胡在种族仇杀中都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统治今天外蒙内蒙和中国北部的鲜卑却进入极盛时期。这个时后东晋王朝却打着正统的身份要到北方接受失地,乘冉闵与众胡大战时“接收”山东河南二省,又图河北和山西.使的冉闵大努,而一努之下,在部将的拥护下作出了称帝的主张。冉闵举大事有一半靠的是李农,一位深受汉人义军----乞活军爱戴的将领。然而冉闵在称帝后却因有人告其谋反杀了他。而使的几万乞活军分离出了冉闵的军队。关中有汉人武装不下五万人筑垒自守,对抗胡人,等待冉闵大军到来。辽东也有约十万汉人武装响应。冉闵都没能任用合适的人去加以联络。却在这时称帝,不仅没得到东晋王朝的支持,反而使的东晋王朝与鲜卑人对他来了个南北夹击。
    冉闵建立的国家史称冉魏,冉魏后期,汉族流民从各地拥入邺城及其附近,加上长年征战.农业生产欠收,城中粮食供应不足。冉闵将城中粮草分发给白姓后,带领一万兵(大部份是步兵)去今天的河北定州征粮。原住在蒙中高原的现屯兵边界的鲜卑人得到这一消息,急调二十万鲜卑骑兵南下,想座收渔人之利的消灭因刚扫清中原而元气未复的冉魏政权。冉闵对鲜卑兵的行动却浑然不知,后被鲜卑人的十四万先头骑兵部队在常山包围冉军,却给个个奋勇的冉军再加上天神下凡般的大将冉闵打得十战十败!!要不是最后想出了拐子马铁浮图的阴险鬼计。
    与鲜卑人的廉台决战中,中计被困的冉闵骑朱龙马,持矛戟,于十余万鲜卑铁骑军中,手刃三百余鲜卑强兵悍将,及至战马受伤倒地被俘,面对鲜卑国主质问仍大呼:“天下大乱,尔夷狄禽兽之类犹称帝,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得称帝邪!”(天下大乱,你们这些禽兽一样的蛮夷尚且可以称王称帝,何况我们堂堂中华英雄呢!)其后拒降被鲜卑王慕容俊斩于遏陉山,山左右七里草木悉枯,蝗虫大起,五月不雨直至于十二月。慕容俊惧之,祭祀冉闵,追谥闵为武悼天王,当日即大雪过膝(晋史有载,绝非道听途说,活着可怕,死也也可怕,呵呵!)
    冉闵战死了,河北山西二省被鲜卑占据。但冉英雄收复的河南,山东二地民众向南归复南朝汉人.这使的当时北伐每每失败的南朝军队,不费吹灰之力就光复了河南,山东二地.这是祖逊北伐后南朝政府第二次控制这一地区.比祖逊收复的还多!(可惜东晋没有保有多久,就被鲜卑人夺去,鲜卑军队一直打到长江边,因为无船过江,东晋才又苟安了一段时间)
    另一方面冉闵爱民如子,从异族豪强和统治者哪解放二十多万汉人妇女,并帮自已的士兵找到失散的家人.当冉闵放羯人石虎强抢的六七万汉族少女回家时,她们中的大多数却没有走。因为已经无家可归了,冉魏灭亡时,恶运又一次降临她们的头上。在冉闵被擒杀,鲜卑南下她们尽给残忍的充作了军粮。


[ 本帖最后由 pires17 于 2008-6-6 10:27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6-6 10:4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杀胡令
   诸胡逆乱中原 已数十年 今我诛之 若能共讨者 可遣军来也 暴胡欺辱汉家数十载 杀我百姓 夺我祖庙 今特此讨伐 犯我大汉者死 杀我大汉子民者死 杀尽天下诸胡匡复汉家基业 天下汉人皆有义务屠戮胡狗 冉闵不才受命于天道 特以此兆告天下   
    稽古天地初开,立华夏于中央,万里神州,风华物茂,八荒六合,威加四海,华夏大地,举德齐天。蛮地胡夷无不向往,食吾汉食,习吾汉字,从吾汉俗,此后胡夷方可定居,远离茹毛饮血,不再兽人。然今,环顾胡夷者,无不以怨报德,抢吾汉地,杀吾汉民。中原秀丽河山,本为炎黄之圣地,华夏之乐土,而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前晋八王乱起,华夏大伤,胡夷乘乱而作,扰乱中原,屠城掠地。永兴元年,胡狗鲜卑,大掠中原,劫财无数,掳掠汉女十万,夕则奸淫,旦则烹食,千女投江,易水为之断流。羯狗之暴,以汉为“羊”,杀之为粮。永嘉四年,围猎汉民,王公忠烈射死者十余万。不日,夷人匈奴,四面纵火,烤汉为食,死者二十余万。太兴元年,愍帝受辱,崩于匈奴。凡此种种,罄竹难书!
    今之胡夷者,狼子野心,以掳掠屠戮为乐,强抢汉地为荣。而今之中原,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天地间,风云变色,草木含悲!四海有倒悬之急,家有漉血之怨,人有复仇之憾。中原危矣!大汉危矣!华夏危矣!
    不才闵,一介莽夫,国仇家恨,寄于一身,是故忍辱偷生残喘于世。青天于上,顺昌逆亡,闵奉天举师,屠胡戮夷。誓必屠尽天下之胡,戮尽世上之夷,复吾汉民之地,雪吾华夏之仇。闵不狂妄,自知一人之力,难扭乾坤。华夏大地,如若志同者,遣师共赴屠胡;九州各方,如有道合者,举义共赴戮夷。以挽吾汉之既倒,扶华夏之将倾。
                                                             冉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6 10:5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唐朝的“强大”和所谓开阔的胸襟,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由皇室的“胡化”血统造就的。唐朝还贡献出中国历史上仅有的一位女皇帝,如果不联系当时中国“胡化”背景,这是根本不可想象的。在唐代国策里,还一个糟糕的东西,就是实行“以胡制胡”的策略,即重用半开化的胡人去防御更野蛮的胡人,唐代对外的“强大”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一政策造就的。但这一政策,开启了胡人觊觎中原之心,事实上安史之乱也就是由此引发的。事实上,唐代太平的时候并不多


看了这段我就不想再接着读了,这是哪个坐在书房无所事事的小子写出的玩意??唐朝的强大用你来加引号吗?民族派别之融合促进的繁荣强大,却说成是“以胡制胡”,这词你发明的啊?还有安史之乱,照本文作者这么讲,那怎么不见唐太宗时期有安史之乱呢?带着偏颇见解读历史,自然发表不出什么好言论,反正我是越读越气。

提醒就此主题发言的诸位,如果有任何涉嫌种族歧视的地方,一律给予严重警告。如果讨论导向不正,立即锁贴。

汉网的文章以后还是少转为好。写文章之前先摆正下心态,对唐朝不了解就先去沉醉唐风自我科普下,别无知无畏。在西方,唐朝是公认的中国最强时代。唐朝的强大都要加引号,那明朝可能就找不到词汇来修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6 12: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汗,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有中国人的长相是值得骄傲的。那个什么雅丽安长相,我倒不觉得多值得羡慕。

另外我看你是误会VIVE了,我观察过你们二人之间的争论,并不觉得他的言辞本意有任何不当。讨论历史问题就是讨论历史问题,不必总是说到种族上面,更不可以想当然的下定义,牢记这点就行了。

对于这个主题贴的文章,我认为作者思想偏颇,诸位可以就文章中的观点讨论一下。至于种族区分一类的,汉族还是华夏族,与主题无关,就不必多谈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6-6 13: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怕你们把历史跟人种相关联。
我发贴的意思就是大家谈谈民族融合,而不是什么大汉族主义,排外思想等等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6-6 13:0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朔风 于 2008-6-6 10:53 发表


看了这段我就不想再接着读了,这是哪个坐在书房无所事事的小子写出的玩意??唐朝的强大用你来加引号吗?民族派别之融合促进的繁荣强大,却说成是“以胡制胡”,这词你发明的啊?还有安史之乱,照本文作者这么讲 ...

以上文章为我引用的。
不是我说的,就是抛砖引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6 13: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pires17 于 2008-6-6 13:04 发表

以上文章为我引用的。
不是我说的,就是抛砖引玉。


我的回复针对的是原作作者,不是你,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6-6 14: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吓我一跳......
在网上一顿狂扫,居然发现汉语和藏语合称汉藏语系。往人类大迁徙来说,汉藏同是进入现在中国境内的一个分支,形成了一样的语言习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6 14: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除此之外,中华民族包涵56个民族,这一定义是国家建立之初就定下的根本原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6 14: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怪异的理论,实在是20世纪初种族论的流毒。一百多年了,连纳粹都老实了,我国这些傻文人还捡来当宝贝,荼毒黔首,乌烟瘴气。

可叹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GMT+8, 2020-9-21 21:15 , Processed in 0.02917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