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3277|回复: 7

西亚文明的燕云十六州——浅谈地中海东岸高地与古代欧亚文明冲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9 04:5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中国历史上曾有过石敬瑭敬献幽云十六州之举,此举在军事地理上造成重大影响,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历史的走向。无独有偶,在西方也曾有过一战而丧失一块高地。进而影响历史的事件。而且此事对于历史的影响远比幽云十六州的得失更为重大。但在国内似乎很少有论者涉及这一问题,作为一个地理环境决定论者,今天我聊为陋说,希望各位朋友多多指教。
地中海东岸高地简述
地中海东岸高地,顾名思义,乃是在地中海以东,俯视两河平原的大片高地的简称。包括安纳托利亚和黎凡特两大部分,前者基本就是今天土耳其的亚洲部分——小亚细亚半岛,后者则包括今天的叙利亚、约旦、黎巴嫩、以色列等国。其高度一般在500-1000米之间,其中安纳托利亚地势更高,而叙利亚国土东北部为两河平原之一部分,幼发拉底河上游,地势低缓与平原主体相接。
从今天的农业经济来说,土耳其具有森林、田地、经济作物地带和较好的牧地。而黎凡特诸国则相对贫瘠,只在沿海一带有较发达的种植业。内陆地区则为干旱草场。但在古代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根据目前的古气候学研究成果,确认地球气温在公元前5000年以后呈逐步下降趋势。在公元前3000年以后到前1000年期间,平均气温比现在高2℃左右,之后曲折下降。这也就意味着降雨量随之减少,无论是考古发掘证据还是古书记载均可以证明这点。
因此,今天看来干旱的黎凡特,在古代却不是如此。叙利亚、约旦、以色列等国的土地,上古时被视为新月沃地之一部分,属于上等农地。其上耕作的人民,为人类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在地中海东岸高地上,产生了安纳托利亚、叙利亚、腓尼基和以色列四个独立文明。发明或参与发明了大小麦驯化、农业、城市、牛羊猫猪等家畜的培育、铜的利用、铁的利用、战车发展、拼音文字等重大成果。
但随着公元前1000年后气温的逐渐下降,全球降雨量下降波及西亚,西亚地区逐渐变得干旱,因而农业产出逐步下降,文明之光也就逐渐黯淡下去。历史的聚光点逐渐转移到其他地区。
到了公元前四世纪中后期,地中海东岸在波斯统治下已近200年,其地利虽然逐渐消失,但仍可维持作为农地的基本水准。实际上,安纳托利亚直到东罗马统治时期,也仍是宜农宜牧之地。而叙利亚在罗马帝国统治时期还算是富饶之地。而此时,腓尼基人、叙利亚人和以色列人,以及安纳托利亚大多数民族都已经心悦诚服的接受了波斯的统治,只有西面沿海狭长地带的希腊人心向海外同族。另一方面,这些民族保有着各自的文化,多被认为是较柔顺的,尤其是黎凡特居民。
地中海东岸地区的收入,仅在希罗多德的《历史》中有所涉及。公元前四世纪发生了多大变化不详。而人口,至少在300万以上,足以供养一支3万人的大军。
亚历山大之前来自地中海东岸的几次文明冲击
公元前4世纪70年代,对于西亚文明而言是一个黑暗的岁月。来自希腊文明区的马其顿军队在亚历山大大帝率领下,粉碎了波斯军队,彻底征服西亚广大地区。这是从杰里科建城以来7000年间未有的奇变。
在亚历山大征服之前,西亚地区强国的兴起和衰落的大戏已经上演了不知多少场,而各文明之间的冲突融合也是寻常剧目。但是无论如何变化,有两点是万变不离其宗的:其一,无论哪个强国兴起,都不曾彻底否定之前新月沃地文明,尤其是两河文明发展的成果,而只能去承认、接受和发展它。闪族消灭苏美尔国家之后是如此;巴比伦等列强互相倾轧时是如此;赫梯崛起时是如此;亚述征服时是如此;米底介入和波斯统治时期也是如此。各个强国可以把本民族的文化传统保持下来,也可以把它传播开来。但却不能将古老的两河传统取而代之;其二,西亚各民族文明共存局面长期保持。由于地理的便利条件,西亚是农、牧、商多种文明和多个民族表演的舞台。在长期斗争和交流中,形成了一种自觉维持的规则:即各个民族间可以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但各自的文明和文化则各自保持。胜者不能(或者说无法)强行推广自己的文化,败者也不致被迫接受胜者的文化。
在前4世纪之前,埃及、腓尼基、以色列和希腊先后对这两个原则做出过挑战。埃及本身作为一个异质文明,曾对西亚构成过有力的挑战,连同为文明古国的巴比伦都被它藐视。但埃及文明的辐射力受到其落后于两河文明的技术力量的制约,并遭到了叙利亚文明的坚决反抗和赫梯的有力阻击,其影响极为有限。
——叙利亚文明对于埃及文明的坚决抵抗,预示着在今后三千几百年中不断重复的一个规律:凡一个文明侵入另一个文明区,通常都会遭到比入侵同文明地区更大的阻力。同时,埃及的力量也证明了统一国家对于分散城邦的优势。
腓尼基文明虽然发明了极为锋利的革命性武器:拼音文字,但它在狭窄沿海地区存活,不拥有广袤的农地,因而走上了海商之路。在此经济基础之上,腓尼基无法形成统一国家,而以分散城邦的形式长期存在,对于其他民族和文化构不成军事威胁,因此也就没能利用优势扩散自身文明。拼音文字本身征服了全球了,但腓尼基文明却失败了。
以色列文明可能是在世界上第一个公开明确否定和排斥其他文明的,之前各大文明一般来说只是歧视“蛮族”而对异质文明还保持着学习或和平共存的心态。以色列人作为黎凡特的后到者,利用埃及衰落之后,海上民族冲击造成的无强权时期获得了一点生存之地。激烈的斗争和严峻的形势容易催生狂热思潮。一神教和由此带来的排斥、漠视,乃至要消灭其他文明的思想诞生了,并将对日后的世界文明发展带来极其严重的负面后果。但在以色列建国之后很长时间里,它的狂妄宗教没有足够力量的支撑,斗争引发狂热,狂热令外交僵化,其他民族厌恶,造成战争落败,落败之后社会动荡,狂热思潮更有生存土壤,如此恶性循环。直到波斯战胜巴比伦,采取民族宽容和和解政策之后,这个小民族才获得了喘息之机。
最后,来自遥远希腊的威胁,有如漫卷的乌云,携带着闪电和雷声出现在天边。本来,波斯帝国在征服全西亚之后,以举世无双的经济实力,软硬结合的极其高明的政治机制,成功统治了如此广袤的地盘,越海征服一个不过十几万平方公里土地,一盘散沙的小文明,似乎不算什么。但这个前不久还在努力学习埃及的新兴力量,却蕴藏着波斯人吓不倒,反而能把波斯人吓倒的惊人力量。希波战争和之后希腊的小规模反攻,一次又一次的证明了波斯的政治权谋和军事力量在希腊人的武力面前不堪一击。然而,至少在亚历山大之前,希腊的冲击还局限在军事领域,文化方面的输出较少。
从亚历山大之前的文明冲击看,除前7-前6世纪的米底和波斯外,上述四个冲击均来自西面,均以黎凡特为其主要目标。这似乎预示着一场剧变将从这块高地上俯冲而下。
亚历山大征服地中海东岸对于西亚文明的灾难性影响
本来,西亚文明的发展似乎不会是这样。波斯的两百年统治已经使广大地区内的人们习惯了这种稳定的生活,看来西亚有可能结束长期的群雄争霸,成为一个统一国家。之后当然会有起起伏伏,但那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改朝换代。既使中亚游牧民族入侵成功,那些野蛮人也将为西亚博大精深的悠久文明所倾倒,披上旧衣冠建立新朝,仅此而已。
一个年轻人终结了这一切,亚历山大的丰功伟业已经有无数专家加以详述,无需我来多嘴。下面把话题集中于征服之后的地中海东岸。
亚历山大征服的成果大部分留给了塞琉古王国。但它的历代国王无力保持这么大的江山,到最后只剩下了黎凡特的那一小点土地。同时,安纳托利亚的几个小国占据了高地,与散布在西亚、中亚的同胞们一道。共同演出了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场传奇:希腊化时期。
本来,根据亚历山大本人的构想,他应该建立起一个融合希腊与西亚文明的国家,在这个国家内没有民族的尊卑和文明的优劣,波斯有远见的民族政策将继续保持。但他的早逝使这个构想永无施行之日。继承亚洲地盘的塞琉古王国和其他小国奉行的文化政策与此背道而驰,并完全取消了西亚文明传统的那两个原则。对于其他文明,希腊人保持着完全的鄙视态度。本来,直到前6世纪,希腊人还在学习埃及文明的成果,对于西亚各文明也绝无歧视。但随着军事胜利的不断取得,尤其是亚历山大以区区数万人竟然征服了一个四百万平方公里,二千五百万人口的大国,希腊人对亚洲人充满了鄙视。一群把心思全用在琢磨自己人上,除了权力和享受一无所长的懦夫,这就是希腊人眼中的亚洲人。再长的历史,再多的智慧又有什么用?军事的胜负说明了一切!既然如此,根本没有必要尊重西亚文明。那些只不过是“蛮族”的落后玩意,只有希腊文明才是最好的,才是值得尊重的。
不过平心而论。没有一神教的时期,希腊人并无意于消灭其他文明,一来希腊以区区百万人口进入亚洲如此广大的地区,无力如此;二来希腊人也压根没有想到过文明这东西居然也可以被消灭。希腊人不去触动别人的文化,最多只是自欺欺人的把别的民族的神统统按其主管领域换上个最近似的希腊神名,装作天下信仰是一家的样子。这一做法为罗马人所继承。
在希腊化的两百年间,在西亚地区主要的文明冲突还是发生在黎凡特:以色列人的歇斯底里令希腊人无法忍受,发生了多次流血斗争。这些斗争在前166年的塞以战争中达到了最高潮。而对于更多的地中海东岸民族来说,他们长期感受希腊人的军事威力,早已被吓破了胆。而沉痛的教训,也迫使亚洲各民族正视希腊文明的某些优越之处。希腊化时期,半是强迫半是自愿,从博斯普鲁斯海峡到阿姆河和印度河,掀起了一个学习希腊文明的高潮。在此阶段,第一次出现了文明单一化的倾向。
羽翼渐丰的帕提亚用铁骑攻城略地一步步收复西亚文明故地。但是它并不是波斯的简单重复。帕提亚本身是一个游牧民族,统治伊朗高原之后,再染指两河,等于以少数民族统治少数民族之后,再去统治广大地区。这使得它的统治具有很大的脆弱性。首先游牧经济找不到与农业经济和定居牧业的共同点,使得国家难以找到共同的经济基础,帕提亚长期实行不利于政令统一的三都制就是个游牧遗风。其次人数太少而领土太大,不得不实行封君制。各地的领主爱惜自己的封地,而且军队规模小而灵活,可以有效增强控制能力。但日久必然导致国家的分裂涣散。再次,同样是因为人数少,帕提亚人谁也不敢得罪。既要自称为波斯的正统,也不敢触动两河上流域的希腊城市。国内没有统一的文化基础。
当帕提亚人攻下两河平原的大部分,开始考虑将欧洲人彻底赶出亚洲的时候,地中海东岸高地第一次表现出了它的重要价值。安纳托利亚和黎凡特的希腊化国家,背靠平静的地中海,俯视两河平原,重要物资无一匮乏,可以从容防守。而帕提亚却必须仰攻,而且,从前2世纪开始,两河平原本身的农业就已经衰颓,自给尚嫌不足,供给大军就更是困难了。由于丧失了东岸高地,入侵埃及的道路被断绝,帕提亚严重依赖伊朗高原的供给。伊朗本身的供给能力尚在其次,重要的是既使能够筹足给养,至少也要从陆路转运数百公里才能到达进攻阵地,在那个连近代马具和专用挽马都没有的时代,这实在是代价太大了。
糟糕的是,公元前后的地球气温虽然足以使两河农业衰颓,却不足以使叙利亚的森林消失。帕提亚所精者是骑兵,而林地不利于骑兵驰突。加上小国本身所具有的反应迅速的优势,依托坚固砖石城墙的希腊化军队足以抵御远道而来的帕提亚人。
地中海东岸高地对于东面来的敌人来说难以攻取,而对于西面来的敌人却是大门洞开。在富庶的高地上呆久了,为软弱气质所侵蚀的希腊化国家根本无法抵御海上来的罗马军队,轻易被征服。按理说,一个反应迟钝的大国对于骑兵军队来说是个袭扰进攻的好目标,但帕提亚人的不幸就在于:罗马本身不仅政治制度优良,而且它有地中海。海洋提供的便利交通使得罗马人拥有后勤方面的巨大优势,帕提亚人赶着牛车疲劳不堪运来一点粮草,而罗马人吹着口哨就可以从埃及、北非或黑海北岸运来十倍百倍。简单说:这个仗没法打。
西亚文明收复高地及欧洲人东进尝试的失败
从前53年克拉苏失败,帕提亚军队反攻开始,到631年东罗马与波斯最后一次签订和约,帕提亚和萨珊波斯先后多次向高地发动进攻,力图恢复这一对于西亚文明具有至关重要意义的地区,但都遭到失败,既使获得617-619年那样巨大的成功,结果也仍是无法守住这块地盘。究其原因,恐怕大半仍得归咎于后勤的困难。既使取得胜利,在战后一片残破的土地上,给养还是依靠后方,要么就得忍受现地的困苦。农业生产这玩意,少则一年,多则几年不能复原,在这么长的时间内,只要罗马人缓过劲来,从海上获得补给,发起一次反击,西亚文明就很难守住已占地区。
如果说仰攻和后勤的困难导致了西亚文明难以收复高地,那么从高地上俯冲而下的罗马人是否会一帆风顺呢?显然不是这样的。从庞培到希拉克略,罗马也多次常识入侵两河,重温亚历山大的旧梦。但也都遭到了失败,既使多次占领泰西封,依然每次都只能老老实实的回到高地上,这又是为什么呢?
原因仍出在后勤方面。夺占地中海东岸高地后,两河无险可守,欧洲文明当然可以随时任选一点突破。但问题是,如果要久占两河,那么仅仅占领了它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做到巩固。于是帕提亚和萨珊波斯攻入高地之后的大鸡肋现在轮到罗马人品尝。日益贫瘠的两河平原无法供养大军,物资必须从陆路运来。与此同时,西亚文明的补给线却大大的缩短了。伊朗高原的物资,直接利用之后就可以俯冲而下,直扑两河的罗马占领军。
这个问题要解决有两个途径,其一是延伸海运线。罗马人对于印度洋是很熟悉的,但是环航阿拉伯半岛无法利用稳定的季风,对于当时的帆船技术来说是一个难度很大的挑战。而且把慢速商船暴露在几千里沿岸的海盗面前,也不是明智的做法。其二是占领亚美尼亚。亚美尼亚地处高加索山脉南麓,受季风影响,雨量充足。以此为基地,可以获得充分的给养。对于欧洲文明来说,夺占它还可以获得两面包围两河平原的地理优势。同时,获得了一个与伊朗高原等高并接壤的阵地,可以迫使西亚军队在此与之决战。然而,攻击亚美尼亚的后勤依然需要陆路解决,而且此地民族和文化与伊朗相近,居民的排斥力很大。罗马军队多次染指此地,均未能成功占领。
其实,解决问题最根本的办法,是彻底打垮敌军。如果能够在一次或两三次决战中歼灭敌国军队主力,那么,对方有再多的地利都无济于事了。可惜,无论是西亚文明还是欧洲文明,在长达近千年的战争中,都没有涌现出这样的天才统帅——毕竟,亚历山大在历史上只出现过一次。这点对于西亚文明来说尤其值得悲痛,在千年之中,收复高地,只是统治者和文人心中的梦想而已。遥望叙利亚的如黛青山,他们是否会有怒发冲冠凭栏处的感觉呢?
一千年的时光改变了地中海东岸的文化地貌。先前文明林立的场面消失了,现在这里变成了希腊罗马风一统天下的单一文明区。叙利亚、安纳托利亚、腓尼基、以色列、两河的文明都成了历史名词。但是,一场剧变又将来临。
阿拉伯收复地中海东岸高地
伊斯兰教也许是历史上唯一为信仰者造福的宗教,信仰伊斯兰教之前和之后的阿拉伯人简直有天壤之别。一个野蛮、涣散、无力、落后的无足轻重的民族(甚至不能称为“一个”民族),一跃而成为一个文明、团结、强大、进步的民族。这个点石成金的奇迹的重要一幕,是伊朗高原和地中海东岸高地的夺取。
关于阿拉伯征服初期的战争,已经有很多著作,我无须重复。只需要指出一点:除了初起的锐气,阿拉伯人没有任何必胜的资本。他们没有地利。要说有的话,只能说是逐渐降低的气温使西亚逐步干旱化,而他们对于干旱比其他民族适应。他们也没有好的武器或高深的谋略,如果单纯比较武器和训练,那么萨珊波斯和东罗马只消用1万人的军队就可以满有把握的歼灭掉整支阿拉伯军。
无论如何,阿拉伯人完成了伊朗人一千年都没有完成的志愿。收复了高地,重新使西亚成为一个完整的文明区。但是这一千年中地中海东岸高地已经使世界文明发生了最重要的变化:以色列人的一神教在被罗马压制后催生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变种:基督教。它不仅用野蛮的方法压制了旧的希腊罗马文化,使欧洲文明单质化,而且,还引发了另一种一神教,也就是它的死敌:伊斯兰教的出现。伊斯兰教同样的在西亚、中亚和北非广大地区引发了文明的单质化。这两种宗教一直流传到今天,而如果地中海东岸高地没有在亚历山大征服中落入欧洲人之手,一神教仍将是以色列人自说自话的小宗教。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块高地的得失,对于世界文明版图的影响,是其他任何地区的得失所不能比拟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0 贡献 +1 收起 理由
Imperial_Guard + 10 + 1 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8-11-9 21:2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凡特自古多战乱啊......劳伦斯领着他的阿拉伯游击队也是在这里打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1-10 10: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交地必争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1-12 01: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认为基督教摧毁了古典文化过于草率了。实际上在基督教取得绝对优势之前,罗马帝国的古典文化就已经进入到了衰退之中。基督教不是摧毁了古典文化,而是拯救了它。

以多神教为主体的古典文化实际上在被来自世界各地的宗教渗透之后,已经无法保持罗马-希腊世界的本土性了。同时帝国晚期的多神教文化和建筑都呈现出明显的蛮族化的趋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1-12 23:53: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地理位置出现不少历史上强大的政权,各种文明在此集中交汇,更替的政权承袭了前任的优势,不断发展之下逐渐强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1-16 18: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基督教的兴起和罗马帝国的衰落基本同步,自然地其根本原因在于经济的衰退和专制制度的不断强化。而文化冲击虽然也是原因但不一定就是不可转移的必然因素。简而言之一神教的兴起带有很大的偶然性。如果罗马能够巩固下来,如同中国一般,那么它的皇权是足以压制住一神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1-18 23: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斯多克芒 于 2008-11-16 18:01 发表
基督教的兴起和罗马帝国的衰落基本同步,自然地其根本原因在于经济的衰退和专制制度的不断强化。而文化冲击虽然也是原因但不一定就是不可转移的必然因素。简而言之一神教的兴起带有很大的偶然性。如果罗马能够巩固下 ...
精神高度统一的国家 也叫意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17 09: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神教的兴起,难道和他本身的专一的性质不是有很大关系的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6-18 18:40 , Processed in 0.13789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