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楼主: ranger86

法国-印第安战争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0-1-1 17: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的帖子

法國海軍陸戰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 20:4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Imperial_Guard 于 2010-1-1 17:31 发表
法國海軍陸戰隊

专门用于陆地作战的水兵叫。。。
步兵也有两个marine 团
第六la marine和royal marin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0-1-1 22: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的短片帶出法國──印第安戰爭中的亞伯拉罕平原戰役的震撼場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4eVwzZ9a_A&feature=relate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 23:35:06 | 显示全部楼层
英王的丛林之狐--罗伯特.罗杰斯


身着王后别动团制服的罗杰斯
罗伯特.罗杰斯于1731年生于新罕布什尔的边境地区;因此从小就对丛林生活十分熟悉;当他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的时候,奥地利王位继承战爆发,他加入了当地的民兵部队,开始为乔治二世的北美殖民地而战。经过数年战争的锻炼,到了法国-印第安战争时,虽然只有23岁,但他已经在法英殖民地的交界处游走多年,并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随着战争的深入,这个英俊的小伙子开始亲自招募,训练别动队员,在战斗中也身先士卒;与此同时,他还撰写了《别动队员守则》,专门论述了别动队员们如何在北美的深山野林中生存与战斗;在1758年被殖民当局授予上尉军衔,统帅大名鼎鼎的“罗杰斯别动队”,他的士兵们行动敏捷,作战灵活,枪法精准,给法国人带来不少麻烦;但与此同时,这些未受过正规训练的野小子们常常因为私自处死战俘,抢劫平民财物,甚至烧杀奸淫而一直为英国当局所“另眼看待”。(别动队的具体情况,之后专门翻译

随着战争的结束,这些英军中的“临时工”被一一遣返回家,罗杰斯自己最开始在一个南卡洛琳纳州的独立连队中担任上尉,接着来到纽约担任一个连队的连长,但这个连队也在1763年被解散,作为连长的罗杰斯连一个便士的军饷也没领到。

罗杰斯之后的经济状况十分窘迫,为了谋生,也为了未曾泯灭的重返丛林的梦想,他来到英国,试图争取到探索西部地区的支持,在英国期间他也没有闲着,先后出版了两部关于北美战事的著作;好在他的威名为他争得了向西北内陆继续探索的机会。

但回到北美之后,他立刻遭到了两位法国-印第安战争的老兵的白眼:乔治湖的英雄威廉.约翰森和着手创立正规轻步兵的托马斯.盖奇;前者一直对罗杰斯在战争中残忍的行为颇有微词;后者当时也想前往内陆继续为大英帝国开疆扩土,因此罗杰斯的举动无疑抢了他的功劳;他造谣说罗杰斯和法国暗中相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倒是有据可查,因为罗杰斯的目标是在美洲中部建立属于自己的独立王国,他也考虑过一旦失败的话,他很可能去投靠鸢尾花的旗下;盖奇以叛国罪的名义对罗杰斯提起诉讼,并将他送上军事法庭,但最终由于没有充足的证据,因此罗杰斯被无罪释放。之后他再一次前往英格兰,和上一次雄心勃勃的姿态相比,这次他的目标只是讨回他在法国-印第安战争中应该得到的奖金和军饷,但这场战争早已结束,战争英雄早就被国民们习惯性的遗忘,因此就连罗杰斯这样的英雄也不得不屈从于孔方兄,当然英国当局对于这个过气的英雄也是如同踢皮球般提来踢去,最后罗杰斯什么也没得到。

当他于1775年再一次返回美洲时,另一场战争--独立战争已经开始;已入不惑之年的罗杰斯壮心不已,他先是前往乔治.华盛顿那里,希望能在大陆军中担任军官;但华盛顿也对这个毁誉参半的人物十分厌恶,并把他扔进了监狱;在成功的越狱之后,他开始为英军效忠,于1776年组建了王后北美别动队,但这支部队在成立之初,无论是军饷,枪械,兵员都十分不理想,他最后不得不把指挥权交给他人;之后在1779年,他又创立了国王别动队,但直到独立战争结束,这支部队都未能组建成功。心灰意冷的罗杰斯开始借酒浇愁,经常神志不清的睡倒在大街上。战争结束后,他没有逃到北面的加拿大---效忠派的天堂,而是回到了英格兰;在最后的岁月里,他酗酒,赌博,负债,并在负债者的牢房中渡过了不少时光;事实上,随着他的妻子于1778年带着孩子与他离婚,他在人世间已无甚牵挂;1795年,罗杰斯在伦敦凄苦的死去,死前未留下任何遗嘱。

纵览罗杰斯一生,在他不到30岁的时候,他在法国-印第安战争中达到一生的顶峰,之后的人生之路则是一路走低,从战争英雄沦为伦敦街头的酒鬼;可以说他在丛林战争的天赋,能量和勇气无人能比,但和他辉煌的军事生涯相比,他的性格简直是无可救药的悲剧,这也阻碍了他在北美历史中占据更为荣耀的地位。


[ 本帖最后由 ranger86 于 2010-1-1 23:56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1: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我个好点的相册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4 20:4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国的marine意思和英国的marine正好相反,在法语中marine是水手的意思,像上面文中那些是从海军中征用在陆上作战的部队,而英国的则相反,是在船上执行战斗任务的陆上士兵。
不过两者往往都习惯翻译成陆战队,倒也基本没什么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4 22: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康德罗加1758

1758年3月7日,新任北美英军总司令,苏格兰人阿伯克姆比少将抵达阿尔巴尼,按照威廉.皮特的计划,他的目标是乔治湖北岸的提康德罗加要塞;几天之内,各路特使轮番往返于纽约,马萨诸塞,新罕布什尔,康涅狄格,新泽西,罗得岛等各殖民地,要求这些殖民地提供两万名地方部队作为正规军的支援力量;这些殖民地勉强凑出一万七千多人,其中自然有不少充数的,很多人为了战利品而来,也有一些人是强行拉来的壮丁,而英军进攻提康德罗加要塞的大多数人正是这些人。

这些五花八门,良莠不齐的部队在阿尔巴尼集中,之后他们来到乔治湖之南;在这个狭长的大湖南岸,一年前还伫立着威廉.亨利堡,然而蒙卡姆的法军已经将其摧毁;在安营扎寨之后,英军发现这些殖民地来的乡巴佬既没有武器,又没有营帐,而他们手头的远远不够;他们的指挥官,阿伯克姆比少将终于在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姗姗来迟,并带来了大量物资以及渡过乔治湖所用的船只;阿伯克姆比少将参谋出身,他为人和善,并对殖民地出身的军官没有偏见,因此部队的气氛十分和谐。
蒙卡姆则在6月底带着八个营的正规军来到提康德罗加;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法军把全部精力放在提康德罗加要塞的加强防御工作里;蒙卡姆在通往提康德罗加的主路,提康德罗加高地,拉楚特河西岸均部署了防御部队;特别是在提康德罗加高地上,他派士兵们挖掘了战壕,并埋设了无数尖木,鹿角等;事实上他本来打算在外围再构筑一层防御圈,不过直到英军进攻,这一防御圈也没完成多少。蒙卡姆最为担心的是他的士兵的数量太少,但他清楚已经很难在筹集到新的部队...向英军主动进攻无疑是自杀,龟缩在要塞内防守虽然可能取胜,一旦失败即意味着法军的北美正规部队的全军覆没和加拿大的倾覆;蒙卡姆只有继续加固要塞的防守,并祈求阿伯克姆比不要等到火炮准备完成之后,再开始进攻。

在7月初,尽管在补给等问题上存在很多问题,但阿伯克姆比和他的副手霍维勋爵手下的17000多人已经悉数到位,这也是北美历史上最大的一支白种人组成的部队;这些部队被分成了三个旅,指挥官分别是威廉.哈维兰中校,弗朗西斯.格兰特中校,约翰.多纳德森中校;据斥候的报告,在提康德罗加堡的法军数量远要比英军少,似乎前方的战斗只是一次武装旅行。

7月5日,英军开始走出帐篷,乘坐小舟渡过湖泊,整个舰队规模庞大,有大大小小1000多艘船;宽度几乎覆盖了整个乔治湖,前后长度延伸达7英里;在这支舰队的最前方是别动队员和第80轻步兵团,其后是英军的正规部队,来自殖民地的士兵们分居两翼,后方是火炮和辎重,由轻步兵压阵,场面十分壮观。

如此壮观的场面当然没能逃过法国斥候的眼睛,在岸边的兰吉下士立即回到提康德罗加要塞,向蒙卡姆侯爵报告;另外事先埋伏于乔治湖西岸的300名法军也对英军的数量进行了大致的估计:至少有700艘船。他们用挥舞白旗的信号逐段传递英军进犯的消息,以便让蒙卡姆侯爵对英军的到来有所准备。

英军在当天傍晚于距离乔治湖北岸2.5英里的安息日角登陆,轻步兵和别动队首先上岸,然后对附近的丛林进行搜索,以确保登陆地带的安全;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把帐篷从小舟中取出,开始在湖岸建立临时营地;一时间在湖畔的夜色中,点燃无数如同星光一般的篝火,斗志高昂的英军开始烧水做饭;这一切都被数百米外的法军斥候看到了眼里;但这不过是英军用于迷惑法国斥候的戏而已,在半夜就寝的时间,他们开始走出帐篷,迅速而秩序井然的回到小舟上,继续静静的前行,英军就这样逃脱了法军斥候的监视。

当7月6日清晨的时候,英军的船队已经接近了乔治湖的北岸;这无疑让事先部署于这里的法国军队大吃一惊,他们看到英军的数量是如此庞大,除了撤退以外外别无他法,只好匆忙的回到堡内,顺便把阿伯克姆比部队的最新消息报告给了蒙卡姆。
当第80轻步兵团和一些掷弹兵在北岸登陆以后,他们并未遭到意想到得抵抗,面前只是法军遗弃的营垒,他们的篝火还未灭掉,这证明他们是刚刚逃走的,并且逃的很狼狈。另外一些别动队员在通往提康德罗加的大道上也看到了类似的场景;之后英军开始陆陆续续的登陆:穿着红色燕尾服,头戴三角帽的正规军;顶着高高主教帽的掷弹兵;穿着格子呢短裙,吹着风笛的第42苏格兰步兵团“守夜人”,以及身着形形色色制服的各殖民地部队纷纷上岸,在团旗下集合。阿伯克姆比少将和霍维勋爵看到部下匆忙而有序的在湖岸和小舟之间穿梭,心情十分得意,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的行动已经不能再顺利了;两英里以外就是他们的目标,提康德罗加要塞,一旦将其拿下,北美的法国正规军就几乎全部被消灭了,而他们则作为新法兰西的征服者永垂青史。

在当天10点之前,所有英军部队均已顺利上岸;精通这一代地理的霍维勋爵看到法军撤退留下的营垒之后,立即决定继续向前推进,他希望能够占领拉楚特河西岸,这条河是连接乔治湖和提康德罗加要塞的通道,它在短短2英里的河道上有五个落差达200英尺的瀑布,水流湍急,无法乘船通航;下午两点钟,英军已经按事先的布置,重新整好三个纵队,左翼是来自马萨诸塞的殖民部队,中路是44步兵团,55步兵团,46步兵团和46步兵团,右路是第四步兵团,第27步兵团和第60步兵团;如此宽阔的纵队在北美的丛林中行军,无疑十分困难。

霍维亲自率领一支部队走在他们前方的,这支部队的大多数人都是北美当地部队,其中包括普特南的康涅狄格别动队,莱曼的康涅狄格第一团,费斯的康涅狄格第三团,以及纽约和新泽西的部队,走在队伍前方的是第80轻步兵团;按照事先的计划,罗杰斯带领别动队已经在几个小时前前去占领波涅茨溪,因此霍维的部队可以从容趟过这条小溪。但英军的好运似乎到此为止了,当看到罗杰斯的别动队员后,霍维带领康涅尼格的两个步兵团来到波涅茨溪与罗杰斯见面,罗杰斯告诉霍维,在一英里以外的一座锯木厂里,他们发现了驻守的法军;就在霍维思考是不是要继续前进的时候,忽然间枪声大作,法国的巡逻队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附近的丛林中,对英军展开了射击,英军展开还击,经过20分钟左右的混战,法军全部被消灭,但霍维却被一发子弹击中而当场身亡。霍维作为当时英军最年轻有为的将军,在士兵之间名望颇高,他的阵亡使得英军士气顿时低落,而阿伯克姆比也因为身边少了这么一个“美洲通”而悲伤不已;很多在3年前跟随布雷多克远征的老兵回想起那个可怕的下午,法国人和印第安人似乎时刻在可以吞噬一切的森林中藏身,随时向他们射出致命的子弹;对于那些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新兵来说,夜幕的降临更是令他们恐惧;很多人整夜都未能睡觉,在夜里甚至出现了友军在丛林中互相射击的混乱场景,阿伯克姆比不得不命令部队暂时停下来重整士气;可以说这一个下午彻底毁掉了阿伯克姆比之前的一切努力,在这一天的遭遇战和友军互相攻击中,英军大约有100人伤亡。

法国人并不知道他们击毙了霍维将军,但是从英军停止向前的情况看,也可以判断出英军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他们抓紧最后的时间继续加固提康德罗加要塞的防御;截止到七日清晨,所有的步兵营都已部署在了提康德罗加高地上。

7月7日清晨,士气低落的英军开始重新集合,阿伯克姆比将军把所有的团长们叫到了一起开会,讨论进一步的计划;大家一致认为,既然已经兵临提康德罗加城下了,就应该不再犹豫,继续沿着主路向那个锯木厂前进;布莱特里特上校作为此次行动的指挥者,被给与了5000人马,这一次法军烧毁了锯木厂之后就撤退了;布莱特里特将这一情况向阿伯克姆比报告,并告诉他,他正让手下的工兵修复拉楚特河上的桥梁,这样他就能尽快追上逃窜的法军;保守的阿伯克姆比制止了他,并让在乔治湖岸的其余英军前进与布莱特里特会合;在傍晚时分,英军才在锯木厂会师。
如果布莱特里特不等阿伯克姆比,继续前进的话,会有什么结果发生呢?对英军来说,最乐观的情况就是他们与正在加固工事的法军迎头相撞;另一种情况是蒙卡姆手下的侦察兵将英军的动态报知蒙卡姆,他立即下令士兵们放下铁锹,拿起燧发枪,进入工事与英军作战,而此时工事的坚固情况和后来阿伯克姆比遇见的不可同日而语;但从阿伯克姆比视角看,他十分担心布莱特里特的先头部队会遭到法国人和印第安人的埋伏,由于在此之前,已经有了霍维勋爵的悲剧,阿伯克姆比实在不能承受又一位心腹爱将在他不在场的情况下阵亡,因此他的谨慎完全可以理解。
在英军磨磨蹭蹭的两天里,法军则是没日没夜的挖掘战壕,敷设鹿角,障碍等;他们知道抵挡英国人的全部希望就在于这些工事上了,到了半夜,提康德罗加高地上的法军才放下了手中的锹镐,准备作战;而另一个好消息则是里维斯带领400名士兵从蒙特利尔赶来,这很大的鼓舞了他们的士气。

就在法军埋头苦挖的时候,英军的工兵指挥官,年轻而缺乏经验的克拉克中尉带着助手登上附近的“响尾蛇”山观察要塞的情况;在月光下,他们依稀看到在要塞的西侧有很多法军的士兵挖掘工事,因此他们得出结论,要塞的防备工作远未完成。他们不知道法军的主要防备工作已经就绪,并且被巧妙的掩盖了起来,克拉克的草率而不负责任的结论为接下来英军无数忠勇将士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第二天,布莱特里特也派斥候前去侦察要塞的防备情况,并同意了工兵们的判断;之后阿伯克姆比以此为依据召开了军事会议,宣布就在当天趁着法军防御未能完备之机,发动进攻;另外,从抓来的法军逃兵的口供看,目前要塞内有6000名法军,并有3000名士兵正在增援的途中,因此进攻必须趁早。

英军很快作出了战斗部署,轻步兵和别动队员拉成散兵线,和一部分殖民地步兵一起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接下来是英国的常备步兵团,分成了3个纵队;从各步兵团抽调的掷弹兵连单独组成一个临时的营,大约有600人;正规步兵之后则是其余来自殖民地的士兵们;从这个阵型来看,阿伯克姆比的计划十分中规中矩,轻步兵和殖民地的团队首先对敌方火力进行试探,经过一段时间的交火之后,战斗力最强的正规军开始进攻,一锤定音。

法军在当天很早就起了床,经过短暂的洗漱与吃饭后,开始进入提康德罗加高地上的堑壕和星堡中,在进入战斗位置后,他们在要塞南面用挖壕的土修了一道简易的防护墙,来防御英军的炮击。蒙卡姆把掷弹兵连布置在堑壕之后作为预备队,同时挑选了射击技术最为出色的燧发枪手站在射击位置,他们只负责用燧发枪向英军射击,而装弹工作则交给了身后的士兵。

在9点左右,法军发现“响尾蛇”山出现敌人,那是威廉.约翰森和他手下的400名莫霍克人,他们朝着提康德罗加高地方向断断续续的开枪,尽管在那段距离,燧发枪的命中率几乎为0;之后他们意识到,阿伯克姆比采取的欧洲式的战斗模式并不需要印第安人,因此他们停了下来,作为这场战役的旁观者。

10点钟左右,英军的散兵部队开始行动,斯达克上尉的别动队作为先锋,不久后就开始和法军的哨兵展开交火,其他的别动队听到枪声之后,迅速向斯达克上尉靠拢,法军见对手人多,开始逐渐与英军脱离接触;先头部队的最左边是德兰西的纽约步兵团;按照计划他们的前方应该有罗杰斯的别动队作为掩护,但在实际操作中,罗杰斯忽然向右行动,丢下了纽约团;这个团稀里糊涂的与一小股隐藏在战壕法军遭遇,在遭受打击之后,纽约人开始还击,并用刺刀将他们赶出了战壕,纽约人认为他们已攻占了法军的阵地,开始欢呼起来;当然,最初的交火还是很顺利的,法军的前哨部队纷纷被赶走,并有一部分工事已被占领;左侧的枪声吸引了后面的哈维兰中校的注意,他命令自己所率的纵队,连同普罗比的55步兵团加快速度,与纽约人会合;在短暂的了解情况后,哈维兰认为法军的防御阵地不堪一击,因此他命令别动队员和殖民地部队暂时停下,负责掩护;而哈维兰和普罗比则率领正规军直接进攻。

但当哈维兰和普罗比带领正规军急匆匆的展开追击时,他们发现一个法军的影子都没看到,相反却稀里糊涂的闯进一个由鹿柴,拒木等组成的迷宫,士兵们艰难的在各式各样的障碍之间绕来绕去,阵型一片混乱;这时候前方的斜坡上终于出现了他们“期待”的法军,他们从堑壕中探出身子,居高临下,用手中的燧发枪瞄准混乱不堪的英军射击,哈维兰终于知道了,纽约人占领的不过是法军的前哨阵地,他命令手下们继续穿过障碍前进,但看到红色制服的士兵们一个又一个被法国人撂倒后,他不得不下令撤下来重整。

正当哈维兰下令撤退时,阿伯克姆比带领第42高地步兵团赶到了,当他看到哈德兰的部队被打得落花流水时非常吃惊,哈德兰并没有按着他事先的计划进攻,现在他的左路纵队的攻势已经是一片混乱,各支团队几乎没有任何配合可言,这些军队更像是没有训练的民兵;借助于散兵们躲在障碍后面为他们掩护,哈维兰将剩余的人马撤出了这个陷阱;同时中路纵队尽管看到哈维兰的人马已在里面血肉横飞,但还是勇敢的进入了那个可怕的陷阱,而右路纵队在受到隐藏在阵地边缘的堑壕中法军的打击之后,也开始不自觉的往中间挤,本来秩序井然的三个纵队,现在挤为了一团,阿伯克姆比对此无能为力,在如此混乱的战场上,他连手下指挥官的位置都不知道,唯一能指望的就是他的士兵依靠蛮力,突破法国人的防线了。另外他似乎没有预备计划应对这样的突发事件,比如把军队撤回去,或者把火炮拉过来等;他的副将盖奇是一个头脑灵活的将军,但在提康德罗加战役中,他却有事并不在场,另一个临时的副将,也就是布莱特里特,此时他的部队在英军的最后面;总而言之,英军的指挥系统已经接近瘫痪。

相比之下,法国人在此战中的指挥调动则井然有序,每一个士兵在战前已经被安排好了作战位置,各个营长一直坚守在军旗附近;旅长们则派通信兵来回奔走,传达命令;法军的哨兵在发现大批英军的运动之后,立即向后面的军官发出信号,同时井然有序的撤回阵地中;当他们遭遇到哈德兰的进攻后,迅速的作出反应,派出部队进行增援,在如此行云流水的指挥下,法国士兵们在堑壕里打得轻松自如,游刃有余;到了下午2点,英军的进攻除了在高地的斜坡上丢下大片尸体外,几乎没有任何成果。

就在这时,法军发现了拉楚特河上大约有20条英军的小舟,船上还有几门大炮,位于星堡中的法军看到他们之后,认为他们想包抄自己的侧翼,开始向他们射击,在重炮轰击下,有两艘小船很快就沉到水里,其余的很快就消失在法军视线中;事实上,克拉克中尉本来想把这些火炮放在响尾蛇山脚下,并在进攻一开始就展开了行动,但拉楚特河水流湍急,竟把他们冲到计划位置的对岸,结果全部暴露于法国人的炮火射程内。

在提康德罗加高地上,英国人仍然未停止努力,他们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进攻---撤退---重组---进攻的死亡循环,当然他们的勇气也着实令人吃惊,法国人尽管一直担心自己的侧翼被包围,但在英国人的攻势之下,只能继续重复一次又一次的屠杀;英国的士兵呼喊着口号,在军乐的伴奏下,翻越着现在由于尸体横陈而越来越拥堵的障碍,沿着高地前进,然后被一发弹丸击倒,英军虽然已血流成河,但法军也有很大的伤亡,枪法出色的轻步兵和别动队员手持线膛枪,隐蔽在英军正规军的纵队后面,瞄准了从堑壕中露出的脑袋,扣动扳机。据法军指挥官博格维尔回忆,堑壕中的法军的主要伤亡都来自于这些神枪手。下午两点,位于英军后方的殖民地部队也加入战斗,但除了表明他们的勇气并不逊色于正规军以外,他们的运气并不比红衫军更好。直到2:30,阿伯克姆比才终于发布命令,所有军队停止进攻,重新进行整顿;这一次他的命令又一次被忽视了,格兰特中校对他的上级的命令置若罔闻,又驱使他的士兵们进入血肉模糊的地狱,其他的团队也在他带领下重新发起攻势。断断续续的冲锋持续到下午五点,这时候各支部队的指挥官终于协同一致,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总攻,这也是著名的“守夜人”高地团历史上最悲壮的时刻,在风笛的伴奏下,这些穿裙子的高地人举着反射夕阳余晖的阔剑,发出怪叫,冲进了前方的障碍,一些幸运的士兵甚至冲破层层障碍,杀进法军的战壕中,用手中的苏格兰阔剑和他们展开肉搏战,但是不久就被法军的灰色浪潮所淹没,在这一天有647名苏格兰士兵伤亡,大约是这个团的半数。之后在6点钟,英国人分别在左中右三个方向发动攻势,但都在法军面前无能为力,这时候,英国人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在夜幕和轻步兵的掩护下,他们搀扶着受伤的战友,无奈的退出了战场;而蒙卡姆的士兵们也在这场血战中拼尽全力,为了防止第二天英军再次进攻,他们不得不在堑壕中过夜。

经过一晚的休息后,第二天一早,法军就开始重新加固自己的堑壕;一些斥候侦查发现英军已经毁掉了他们的营房,法军开始陆陆续续的走出堑壕,救助那些在鹿柴,拒木之间挣扎的英国士兵,但他们仍然提心吊胆,因为阿伯克姆比尽管损失惨重,但他手下的人数仍然高于法军;直到第三天,法军的侦察兵搜遍了这里,除了一些英国的伤兵以外,再也没见到任何一个英国士兵,他们才彻底相信,英军已经被赶走了。

这场战役中英军的损失很难确认,因为阿伯克姆比给威廉皮特报的数字无疑是被大大缩小了的;根据这个数字,结合法国人的计算,在七月8日这一天,大约有1000名英国士兵阵亡,100人受伤,如果再加上6日的伤亡,在这次战役中英军的伤亡高达2600人;在6日,法军有包括6名军官在内的不到200人伤亡和被俘;8日根据里维斯给蒙卡姆的报告,法军的伤亡总数为372人,最后在此次战役中,法军的损失为550人。

这次战斗是一次很典型的正面进攻的反面例子,在这次战斗中,英国人根本没有动过侧翼包抄的念头,而除了克拉克的失败行动外,英国人也似乎忘记了他们携带的火炮,尽管阿伯克姆比的兵力是对手的四倍,但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冲锋除了增加伤亡数字以外,并没有任何作用;法军的指挥事实上并非无懈可击,如果蒙卡姆是一个大胆的军事家的话,他应该派殖民地部队和加拿大民兵迂回到英国纵队的侧翼,和正面的正规军一起配合形成交叉火力,但蒙卡姆事实上也是一个典型的欧洲军人,他骨子里也对所谓丛林战术充斥着不屑,在这次战斗中,他交给加拿大民兵的任务只是保护正规军的侧翼,而这也使得他未能取得更大的战果。

在经历惨败之后,老好人阿伯克姆比决定对此次战役负主要责任,另外他也将此次惨败部分归咎于克拉克的错误情报,当然,由于克拉克已经在8日的激战中为国捐生了,成了国家英雄,所以没有人追究他;相比之下,阿伯克姆比手下的军官们则逃脱了责任,例如同样未能给阿伯克姆比提供正确情报的布莱特里特;未能掩护好德兰西的纽约步兵团的罗杰斯,以及私自决定冲锋的哈德兰;至于未能参加此战的盖奇,则是让人浮想“如果盖奇在,那将不是这样了...”这些中级军官不但没有被降职或送到军事法庭,反而在事后得到升迁。

蒙卡姆在北美的胜利的消息鼓舞了法国朝野,但他关于此次胜利的报告中,几乎没有提到殖民地的部队的英勇战斗,这使得加拿大总督瓦德莱尔不得不亲自给法国海军部写信,为加拿大人鸣不平;蒙卡姆并没有利用这场胜利拉近本土军队和殖民军的关系,相反却是使得二者更为疏远。




[ 本帖最后由 ranger86 于 2010-1-4 22:2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5 18: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洲殖民地的别动队

自从欧洲人来到美洲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就要面对形形色色的威胁:丛林中的野兽,野蛮的印第安人,以及他们的欧洲竞争者,因此为了自卫,他们自发组织起别动队;这些人大多是猎人出身,枪法精准,熟悉丛林环境;在18世纪初期最著名的一次战斗来自马萨诸塞的罗威尔手下的别动队员和印第安人的大战,最后罗威尔大获全胜,这次胜利证明了别动队员的游击战能力并不比印第安人差;到了奥地利王位继承战时期,罗威尔手下的老兵们纷纷自立门户,建立属于自己的别动队,并将数十年的宝贵经验传授给新兵,当时只有十几岁的罗杰斯就是新兵的一员;战斗在英法殖民地的交界处进行的非常频繁。

随着法国-印第安战争的爆发,英国的各殖民地纷纷成立了地方部队,每个团中都有一至两个别动队连,他们身着轻装,用于搜集情报和快速反应;蒙诺加拉河战役更加从反面证实了别动队这样的轻装部队在美洲丛林的重要性;作为英军总司令的坎伯兰公爵不仅支持大量建立新的别动队连,而且号召正规军的士兵也向别动队员们学习丛林战的技巧;而两年之后的威廉亨利堡陷落更是令英国人吃惊,削弱法国阵中的加拿大民兵的优势迫在眉睫。

英国的高级军官确信,别动队对于北美的战争十分关键;其中罗杰斯的别动队在一系列的战斗中表现出色,成为北美别动队的样板模范;而当安赫斯特成为英军北美司令后,他对于罗杰斯更是十分重视,结果罗杰斯在1759年的提康德罗加战役中给与他最大的回报,在那次围城战中,别动队员成功的解除了印第安人的威胁。
当1757年,蒙卡姆攻占威廉亨利堡后,直接威胁到南面的爱德华堡;由于当时罗杰斯正在新斯科舍,丹尼尔.韦伯不得不从殖民地部队中抽调了一些枪法精准的尖子,组成了6个临时的别动队连;之后卢顿勋爵成立了更多的别动队连,由于在别动队中服役得到的报酬比在殖民地军队中的酬金更多,因此士兵们还是很乐意在别动队服役的。
1756年,由于正规军士兵组成的侦察部队经常在美洲遭到伏击,为了帮助他们更为适应环境,别动队员开始作为教官,训练正规军的士兵;次年奉卢顿勋爵的命令,罗杰斯编写了一部关于别动队训练的手册;为了使得英军更能领悟这些战术,罗杰斯亲自上阵,教授50名志愿者;这些志愿者们很多成为后来成立的英军轻步兵的骨干。
和英国正规军以团营为基本战术单位不同,别动队的编制要灵活得多;严格意义上说“罗杰斯别动队”只有一个独立连,但从广义上说,他也是胡德森谷地和乔治湖一带的别动队的首领,因此这些人都被称为“罗杰斯别动队”。
1755年的乔治湖战役中,罗杰斯成为了新罕布谢尔团别动连的上尉;之后他留在了威廉亨利堡,并经常带着手下的32个志愿者四处出击,掠夺去往北面的法军车队,尽管他在这些行动中几乎没有得到什么战利品和奖金。第二年春天,舍利亲自命令他指挥一支60人的别动队,这一次罗杰斯的别动队有了固定的军饷,并受英国指挥官的直接指挥;之后他回到新罕布谢尔,来扩大别动队的规模,那里民风彪悍,很多经验丰富的猎人受到军饷和战利品的诱惑,来到罗杰斯的麾下;另一个诱惑就是罗杰斯许诺,一旦新法兰西被攻克,那些战争中的功臣会分到肥沃的土地;1757年7月之前,他又招募了另一个别动连,这一带的别动队的指挥权均落在罗杰斯手中。
相比于罗杰斯的精挑细选,其他人组织的别动队的质量则要差得很多,一些部队的人甚至没有几个在丛林摸爬滚打过;和英国正规军和殖民地团不一样的是,在别动队里,官兵之间的等级没有那么分明;在加入别动队之前,很多人就是邻居,他们一起捕鱼,打猎,巡逻,形成了和谐亲密的感情;另外由于别动队很少有正规军那样严格的体罚,因此逃兵也不像正规军那么多;但罗杰斯等军官的过分纵容使得别动队员的军纪令英国正规军官们十分不满,在战争后期他们经常过分的约束这些别动队员们,因此逃兵数量比前期显著增多。
别动队员最主要的战术是快速简洁的突然袭击,他们的天才指挥官罗杰斯想出了很多异想天开的战法,例如在湖边装扮成渔民对对手的小船进行突然袭击,或者是化装成印第安人,渗透到需要袭击的村庄附近;他们在战斗中,通常是两人一组,以树木为掩护,一人射击的同时另一个人装填子弹,这样能保持持久的火力。
在宿营上,别动队员并不喜欢使用帐篷,而是因地制宜,挖掘洞穴或者搭建棚屋过夜,为了保持警惕,他们即使在睡梦中也是全副武装;但他们和正规部队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用不着干搭建营地的体力活,他们分配的任务通常是巡逻,保护远方的工人和护送辎重。
他们出色的枪法能使他们在野外生存的时候,也常常能打到野味来尝鲜,但他们大多数的食物是咸肉和饼干,只有很少的时候能吃到新鲜蔬菜和鱼类,要是到偏远地区巡逻的话,蔬菜更是成为了奢侈品,有时候他们也能得到一些朗姆酒;在业余时间他们的活动和普通的年轻人没啥两样,抽烟,打纸牌,有点情调的吹笛子;不过很少有人喜欢阅读和写东西,当然最无奈的就是洗衣服了;在北方前线上,很多别动队员携带着妻子,其中有不少是印第安女孩。

在战争中,一旦这些别动队员被俘,他们的下场通常非常凄惨;印第安人们会想尽办法折磨他们,把他们放在火堆上活活烧死,最好的就是卖到加拿大做奴隶。

当然他们得到的任务在正规军看来,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潜能。1756年7月,为了袭击香普兰湖中的法国船只,罗杰斯带领手下们先是在乔治湖和伍德溪之间的丛林中行进了6英里,然后把五艘小舟拉到香普兰湖边;在突袭圣弗兰西斯的行动中,他们在泥沼中足足走了9天,晚上就在他们自己用小树做的筏子上歇息;在1760年,他们往返于底特律,4个月的时间竟然走了1600英里;冬季在加拿大的巡逻面临的不仅是零下40度的低温,还有雪盲症,坏疽,冻伤等;他们在冬天通常身穿多层衣服,外面套着印第安式样的大衣;另一个危险就是在冰湖上行走时,容易掉入冰水中。为了使得巡逻更为有效,他们在巡逻开始的时候就把那些哆哆嗦嗦,或者是不断抱怨的士兵送回去,毕竟离敌人的土地越近,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士兵越容易出现问题而拖垮全队;当来到对手的控制范围时,他们必须在黎明时分就起床,因为印第安人通常在此时展开袭击,在雪地中,他们通常的绿色制服容易成为鲜明的靶子,因为很多人到了战斗时宁可把制服脱掉。

在执行远距离巡逻任务之前,他们通常要随身携带食物,水壶中装满朗姆酒;在战斗中也可以从他们抢掠的村庄中得到补充;但在从圣弗朗西斯赶回的时候,食物缺乏且附近一片荒凉,那些倒霉的别动队员不得不将他们的皮带,子弹盒,牛皮鞋,甚至切割下来准备领赏用的印地安人的头皮煮了食用;一只小分队遭到法国人伏击之后,伤亡惨重,当他们的战友发现尸体后,立即用手中的刀具将这些尸体的大腿等肉多的地方切割下来食用,在极端的情况下,只有残忍才能保证他们的生存。

在饥饿的时候,连战友都能成为他们的美餐,那在战场上他们也不会成为谦谦君子了,屠杀战俘,切割对方头皮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除了进行一些小规模的游击作战外,他们也在正规战争中辅助正规军,比如在提康德罗加战役中,正是别动队打响了战斗的第一枪,当正规军的进攻失败后,他们还要掩护正规军的撤退。在威廉亨利堡战役中,别动队员在危局中也表现出他们的勇气。

在十几年后的独立战争中,很多别动队员都再次披挂上阵,在爱国派和效忠派各为其主;而罗杰斯为别动队所写的教材仍旧是今日美军特种部队的必读书籍,而别动队的继承者依然在美军中继续为了祖国而奋战,那就是现在的陆军精锐--驻扎在佐治亚州的本宁堡的第七十五别动团。
-

[ 本帖最后由 ranger86 于 2010-1-11 22:26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23 19: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魁北克问题的缘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4 10: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我的问题还是帖子的问题,图都看不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8-5-20 23:28 , Processed in 0.034133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