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8048|回复: 6

[转贴] 1805 奥斯特利兹的太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8-17 14: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虽然这篇文章大多数人都看过了,但是为了丰富索引贴还是决定转过来了。

地址 http://www.chinesewwii.net/vbb38/showthread.php?p=77986
作者 chyvalries
  很佩服mars大人写文章的条理,看看自己的东西总是乱麻一团。这里把两年前就拖欠的东西重写,大致分成两个层次:首先是奥斯特利兹战役(battle),从第三次同盟讲起;其次是12月2日的战斗(fight);当然更高层次还有拿破仑战争(war),这辈子都不敢动手的。第一部分列出参战兵力杂谈,免得在正文中再行打岔,而且每篇文章开头政治形势综述总是本人最讨厌了解的部分,请大家拍砖指正。(名字和编制给出解释,但尽量保持原状便于自行搜索查询)

v.23.12.02

法军编制如下
总司令:拿破仑
总参谋长:Louis Alexandre Berthier

近卫军
总指挥:Jean Baptiste Bessières
近卫步兵:
 第一营、第二营 Grenadiers à Pied (步行掷弹兵)
 第一营、第二营 Chasseurs à Pied (轻步兵)
 皇家意大利掷弹兵
近卫骑兵:
 Grenadiers à Cheval (骑马掷弹兵)
 Chasseurs à Cheval (轻骑兵)
 Les Mamelukes (与骠骑兵编在同一个旅)
 Gendarmerie d’Elite
近卫炮兵:
 近卫轻炮兵分队
 近卫火炮牵引分队
总计:5500人,火炮24门

第一军:Jean Baptiste Bernadotte
前卫:27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Légère (轻步兵团)
第一师:Olivier Rivaud de la Raffinière
 8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常规/战列步兵团)
 45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54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第二师:Jean Baptiste Drouet
 94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95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轻骑兵师:François Etienne Kellermann (暂时隶属缪拉骑兵预备军)
总计:13000人,火炮24门

第三军:Louis Nicolas Davout
第二师:Louis Friant
 15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Légère
 33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48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108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111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龙骑兵师:François Antonie Louis Bourcier
 15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龙骑兵团)
 17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18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19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21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军属炮兵分队:9门12磅火炮
备注:Gudin第三师未赶到战场,Caffarelli第一师部分到达,第1龙骑兵团暂时配备给第一军
总计:6300人(包括2500名骑兵),火炮12门

第四军:Nicolas Jean de Dieu Soult
第一师:Louis Vincent Le Blond de Saint-Hilaire
 10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Légère
 14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36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第二师:Dominique Joseph René Vandamme
 24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Légère
 4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28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43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46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55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57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第三师:Claude Juste Alexandre Legrand
 26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Légère
 3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18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75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Tirailleurs du Pô (波河/意大利轻步兵团)
 Tirailleurs Corses (科西嘉轻步兵团)
轻骑兵师:Pierre Margaron
 8ème Régiment de Hussards (骠骑兵团)
 11ème Régiment de Chasseurs à Cheval
 26ème Régiment de Chasseurs à Cheval
总计:23600人,火炮35门

第五军:Jean Lannes
第一师:Marie François Auguste Carrarelli
 13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Légère
 17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30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51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61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第三师:Louis Gabriel Suchet
 17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Légère
 34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40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64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88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轻骑兵师:Anne François Trelliard
 9ème Régiment de Hussards
 10ème Régiment de Hussards
 13ème Régiment de Chasseurs à Cheval
 21ème Régiment de Chasseurs à Cheval
备注:Gazan第二师暂时隶属新成立的第八军,未参战
总计:12700人,火炮20门

掷弹兵师:Nicolas Charles Oudinot
由国内各团和卫戍部队中的精锐掷弹兵连组成,其中Carabubier来自轻步兵团,Grenadier来自常规步兵团,包括:
 2ème,3ème,15ème,28ème,31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Légère
 9ème,13ème,58ème,81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de Ligne
总计:5700人

骑兵预备军:Joachim Murat
第一重骑兵师:Etienne Nansouty
 1er Régiment de Carabiniers à Cheval (不穿胸甲)
 2ème Régiment de Carabiniers à Cheval
 2ème Régiment de Cuirassiers (胸甲骑兵)
 3ème Régiment de Cuirassiers
 9ème Régiment de Cuirassiers
 12ème Régiment de Cuirassiers
第二重骑兵师:Jean d’Hautpoul
 1er Régiment de Cuirassiers
 5ème Régiment de Cuirassiers
 10ème Régiment de Cuirassiers
 11ème Régiment de Cuirassiers
第二龙骑兵师:Frederic Henri Walther
 3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6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10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11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13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22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第三龙骑兵师:Marc Antonie Beaumont
 5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8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12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16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21ème Régiment des Dragons
轻骑兵师:François Etienne Kellermann
 2ème Régiment de Hussards
 4ème Régiment de Hussards
 5ème Régiment de Hussards
 5ème Régiment de Chasseurs à Cheval
轻骑兵旅:Edouard Jean Milhaud
 16ème Régiment de Chasseurs à Cheval
 22ème Régiment de Chasseurs à Cheval
总计:7400人,马拉火炮36门(Artillerie à Cheval)

运输部队:3个火炮运输营(train d’artillerie)
总计:3000人

1805年12月2日参加奥斯特利兹会战的法国部队
全军总计:73000人,火炮139门

  利用1801年吕纳维和约(Lunéville)和1802年亚眠和约(Amiens),法国取得了东西两线上暂时的和平,第二次反法同盟以来的连绵战事暂时告一段落。各个国家都在利用这段短暂的空隙蓄养战力,可以说,1805年的法国陆军身上集中体现了皇帝自1796年以来所有的经验,他们已经在乌尔姆会战中充分说明了实力。

  从1800年以来,法国陆军就由若干个军组成,每个军都是战场上相对独立的作战单位,由一位元帅级别的高级军官指挥,拥有独立的参谋人员和指挥系统。下属若干个步兵师,一个轻骑兵师(旅),一个军直属炮兵分队,拥有6到12门12磅炮;工兵(le génie)和舟桥兵分队(pontonier 其实算在炮兵编制中),此外还有自己的后勤和医疗部门。不过军的尺寸并不固定,皇帝可以根据需要灵活调整。比方说1805年系列战役第二阶段中新建莫尔蒂艾元帅的第八军,根本是空架子一个,编制人数不过15000人,几个作战师临时从马尔蒙、拉纳和内伊那里借来,用来迷惑奥军的情报人员。而编制最大的苏尔特第四军,兵员高达40000人;最小的军是奥热罗第七军,兵员14000人。每个军都具有相当的独立作战能力,司令官完全可以决定攻防。皇帝对军的使用有条定律:每个军至少必须在另外一个军的支援范围内,也就是说相隔不得超过一天的行程,即22英里。

  步兵师的编制从理论上应该为16000人,实际上很少达到这种满编。每个师下属两个旅(也可能更多),每旅有三团,这些做法都是从革命战争年代改编来的。师属炮兵分队通常拥有4门8磅炮和2门6英寸榴弹炮。作战师也由将官指挥,有自己的一套参谋班子。每个团下辖三个营,每营最大编制1200人,还有团属军乐队、医疗分队、运输分队(负责运送包裹和弹药),有些团还有自己的炮兵分队,包括4门4磅炮(有时为6磅炮)和2门榴弹炮,团长通常为上校阶级。

  营是最基本的战术单位,由一名少校指挥。下属九个连,其中包括一个尖兵连(voltigeurs 通常在全营前方展开担任前卫)和一个掷弹兵连。当然这是常规步兵团(战列步兵团)编制,此外还有少数轻步兵团,下属的轻步兵营(tirailleurs)包括一个尖兵连、一个火枪兵连(carabinier 类似于轻步兵中的掷弹兵单位)和若干个猎兵连(chasseurs)。常规步兵使用的制式武器是查理维1777式.7口径滑膛燧发枪,弹丸重五分之四盎司。每个步兵携带50发份弹药,装在随身的弹药盒内(giberne),这种步枪射程超过250码,不过100码以上就显得精度不足。据说(?)当时每七发子弹中就有一发瞎火,雷汞火帽尚未发明。当时早期线膛枪也已经问世,或者称为来复枪(rifle)。虽然精度比滑膛枪高,但装填太慢,每发子弹都要用浸过润滑油的亚麻布包裹,然后用木槌敲到枪管里去。几乎所有的欧洲将领都不喜欢这种枪,普遍观点是火力密度和射速比精度更重要,因此仅有轻装步兵装备线膛枪,担任狙击手的角色。

  法军是由征兵制招募而来,与长期服役的奥军和俄军比起来,他们的职业化水平较低。大革命和恐怖时期更是裁撤消灭了大量有经验的军官和教官,因此法军的训练水平并不高于其他国家。在战争初期与优势的反法联军作战时,法国步兵的线形横队常在对方火力打击下散开断裂。为此皇帝发明了横队与纵队结合的方式,最前方的轻步兵靠线膛枪的远射程和精度对敌进行打击,同时掩护后方主力展开,尽可能杀伤对方的指挥官、炮手和军乐队;主力步兵则分成三块,中央的排成两线横队,用密集火力向靠近的敌军不停射击;两侧的纵队则趁机包抄对方侧翼,以白刃格斗解决战斗。必要时附属的骑兵可以加入增援两侧突击,炮兵则配备在步兵的前方和两侧。这是营级部队的基本作战方式,与传统的线式战术相比,纵队可以增加突击力量,但不利于火力发扬,密集队形也比较容易遭到火力杀伤。因此要靠中央横队开枪时产生的大量烟雾,炮兵也要在突击时提供火力掩护。1813年后,这套战术被欧洲国家普遍采用。

  皇帝还建立了专门的骑兵预备军,由他的妹夫缪拉亲王指挥。约希姆・缪拉恐怕是那个时代欧洲最著名的骑兵指挥官(beau sabreur)。他的骑兵军中包括轻重两种骑兵师,重骑兵包括胸甲骑兵(cuirassiers)和龙骑兵(dragons),前者穿前后胸甲,当时的骑兵手枪在30米正常距离开火,大约能贯穿2毫米厚钢板,因此3毫米的胸甲在冲锋时足以抵挡枪弹,这种骑兵装备卡宾枪和一对手枪,使用直的骑兵剑;龙骑兵装备燧发枪和手枪,使用直的骑兵剑,理论上可以下马作战。(普鲁士有12个团的龙骑兵,每中队都有12名特等射手装备线膛卡宾枪,窃以为是那个时代最强的龙骑兵)。轻骑兵则包括骠骑兵(hussards)和追击兵(chasseurs à cheval),装备手枪和弯的骑兵刀,主要负责侦察、警戒和追击。其实就那个年代的刀剑就材质而言,与三十年战争时代相差无几,刚性和韧性都显不足,与持长矛的对手单打独斗多半会落败。

  除此以外,还有皇帝直接指挥的炮兵预备队,包括12磅重炮和高机动性的马拉6磅炮。射程各有不同,12磅炮被称作皇帝的漂亮女儿,最大射程达到1800码,8磅炮1500码,4磅炮1200码,有效射程则分别是900、800和600码。这些经过格雷比奥(Jean Gribeauval)重新设计的加农炮可以发射远距离的实心金属弹或近距离的人员杀伤霰弹(开花弹),而榴弹炮可以发射带引信的爆炸弹头。法国同样规格的火炮普遍比国外型号轻巧,格雷比奥还发明了螺旋式仰角调整器和切线观测仪,大大提高了火炮的准确度。

  剩下的就是一些非战斗部队,比方说运输队,负责运送弹药和食物,还提供牵引火炮用的马匹。与当时其它国家的后勤部门相比,法国的显得比较精简。皇帝让作战部队尽量进行民间补给(近似打劫),这样可以减轻对后勤部门的需求,更有利于快速行军。实际在行军时,整个部队也是沿着很宽的正面散开平行前进,这样可以减少道路压力,顺便搜索更多的给养。这套做法在人烟稠密城镇众多的中西欧发挥了比较大的作用,但缺乏长期性,西班牙和俄罗斯的系列战役中就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最后是不能不说的近卫军,在奥斯特利兹战役中人数大概在7000左右。包括骑兵、步兵、炮兵诸兵种合成,是全军最精英的部队,声望、特权、薪水(士兵每年300法郎)全都高于普通部队,每个人都以成为近卫军为荣。分成步兵和骑兵两种,军装很相近,头上的高筒黑色熊皮帽是显著特征,身高176公分以下的别想加入。在1805年时,最精锐的Grenadier à Cheval团共有1018人,分为四个中队,每中队两个连。坐骑也是清一色诺曼血统的高头大黑马(30名号手骑白色),他们从始至终跟随皇帝左右,超过300人获得荣誉军团章,奥斯特利兹会战和艾劳会战中均有近卫骑兵的显赫亮相。

  整支大军(Grande Armée)通过征兵制组建,每个18-40岁的法国男子都必须去征兵处注册,其中18-25岁(后来变成30)随时可能被征召入伍。1805年的法兰西第一帝国如日方中,每个法国青年都以入伍为荣,参军的热情四处可见,外国志愿兵也为数众多,主要来自巴伐利亚和符腾堡。(联想到帝国末年,征兵制变成人人痛恨的对象,欧洲各地的大好青年被强征入伍,不仅扼腕不已。)大量优秀的军官则出自1802年成立的圣西尔陆军学院(l’Ecole Spéciale Militarire de Saint-Cyr),此外还有工程技术学院(l’Ecole Polytechnique)提供工兵和炮兵。

  为控制这支军队,皇帝成立了le Grande Quartier Général,帝国军大本营。在1805年共有400名军官和5000名士兵(包括卫队),所有机构都是皇帝亲自划定的,主要分成三部分,首先是Maison,私人指挥部,包括工作方面的顾问、地图官;生活起居由皇室总管打点,下有警卫、仆人、秘书、厨师等等;以及战术指挥部(小司令部),包括参谋长贝尔蒂埃元帅以下的若干名参谋军官,他们时刻跟随皇帝身边。第二部分是大司令部,同样也由贝尔蒂埃统辖,下属四个办公室。第三部分是庶务管理部,常常在战场后方负责行军事宜。此外还有一些独立的办公室,专门管理国外事务,或者专门负责近卫军、炮兵和工兵的协调运作,军和师的指挥部基本都是大本营的缩小翻版。




联军编制如下

总司令:亚历山大一世,弗朗西斯二世
战场总指挥:Mikhail Hilarionovich Golenischev-Kutusov
奥军总指挥:Johann von Lichtenstein
奥军参谋长:Weyrother

俄罗斯近卫军:Constantine
近卫步兵:
 Ismailovsky禁军团(2个营)
 Semenovsky禁军团(2个营)
 Preobrazhensky禁军团(2个营)
 近卫猎兵营(Jaeger)
 近卫掷弹兵团(3个营)
近卫骑兵:
 近卫胸甲骑兵团(5个中队)
 皇室近卫胸甲骑兵团(Garde du Corps,5个中队)
 近卫骠骑兵团(5个中队)
 近卫哥萨克团(2个中队)
 近卫轻工兵连
总计:步兵6730人,骑兵3700人,轻工兵100人,火炮40门

右翼前锋部队:Peter I. Bagration中将
步兵部队:
 第5猎兵团(3个营)
 第6猎兵团(3个营)
 Arkhangelgorod步兵团(3个营)
 Old Ingermanland步兵团(3个营)
 Pskov步兵团(3个营)
骑兵部队:
 皇后胸甲骑兵团(5个中队)
 Tver龙骑兵团(5个中队)
 圣彼得堡龙骑兵团(3个中队)
 Pavlograd骠骑兵团(10个中队)
 Mariupol骠骑兵团(10个中队)
 Kiselev哥萨克团(5个中队)
 Malakhov哥萨克团(5个中队)
 Khaznenkov哥萨克团(5个中队)
总计:步兵9200人,骑兵4500人,火炮42门

左翼前锋部队:Kienmayer中将
第一步兵旅:Carneville少将
 Broder步兵团(1个营)
 1st Székler步兵团(2个营)
 2nd Székler步兵团(2个营)
 轻工兵营(3个连)
第一(混合)骑兵旅:Stutterheim少将
 O’Reilly轻骑兵团(8个中队)
 Merveldt枪骑兵团(1个连)
 Schwarzenberg枪骑兵团(2个连)
 Hessen-Homburg骠骑兵团(6个中队)
第二骑兵旅:Moritz Lichtenstein少将
 Székler骠骑兵团(8个中队)
 Sysoev哥萨克团(5个中队)
 Melentev哥萨克团(5个中队)
总计:步兵3440人,骑兵3440人,火炮12门

第一纵队:Dmitri Sergeivich Doctorov中将
第一(混合)步兵旅:Lewis少将
 第7猎兵团(1个营)
 New Ingermanland步兵团(3个营)
 Yaroslav步兵团(2个营)
 第二步兵旅:Urusov少将
 Vladimir步兵团(3个营)
 Bryansk步兵团(3个营)
 Vyatka步兵团(3个营)
 Moscow步兵团(3个营)
 Kiev掷弹兵团(3个营)
 轻工兵营(1个连)
附属骑兵分队:
 Denisov哥萨克团(2个半中队)
总计:步兵13240人,骑兵250人,火炮64门(轻型40门,重型24门)

第二纵队:A. Langeron中将
第一步兵旅:Olsuvev少将
 第8猎兵团(2个营)
 Viborg步兵团(2个营)
 Perm步兵团(3个营)
 Kursk步兵团(3个营)
第二步兵旅:I. S. M. Kaminsky少将
 Ryazan步兵团(3个营)
 Fanagoria步兵团(3个营)
 轻工兵营(1个连)
附属骑兵分队:
 圣彼得堡龙骑兵团(2个中队)
 Isayev哥萨克团(1个中队)
总计:步兵11250人,骑兵300人,轻型火炮30门

第三纵队:I. Przbyswski中将
第一(奥地利)轻步兵旅:Müller少将
 第7猎兵团(2个营)
 第8猎兵团(1个营)
第二(混合)步兵旅:Selekhov少将
 Galicia步兵团(3个营)
 Butyrsk步兵团(3个营)
 Podolia步兵团(3个营)
 Narva步兵团(3个营)
 轻工兵营(1个连)
总计:步兵7700人,轻型火炮30门

第四纵队:M. A. Miloradovich中将和J. K. Kollowrath中将
前锋:Monakhtin中校
 Novgorod步兵团(部分,2个营)
 Apsheron步兵团(部分,1个营)
 约翰大公龙骑兵团(2个中队)
第一步兵旅:Wodniansky少将
 Novgorod步兵团(部分,1个营)
 Apsheron步兵团(部分,2个营)
 Smolensk步兵团(3个营)
 小俄罗斯掷弹兵团(3个营)
第二(奥地利)步兵旅:Rottermund少将
 Salzburg步兵团(6个营)
 Kaunitz步兵团(1个营)
 Auersperg步兵团(1个营)
第三(奥地利)步兵旅:Jurczik少将
 Kaiser步兵团(1个营)
 Czartoryski步兵团(1个营)
 Reuss-Gratz步兵团(1个营)
 Württemberg步兵团(1个营)
 Beaulieu步兵团(1个营)
 Kerpen步兵团(1个营)
 Lindenau步兵团(1个营)
 维也纳猎兵营(2个连)
 轻工兵营(2个连)
总计:步兵23900人,火炮76门(轻型52门,重型24门)

第五纵队(骑兵):Johann von Lichtenstein中将
第一(奥地利)骑兵旅:Caramelli少将
 Nassau胸甲骑兵团(6个中队)
 Lothingen胸甲骑兵团(6个中队)
第二(奥地利)骑兵旅:Weber少将
 Kaiser胸甲骑兵团(8个中队)
第三(混合)骑兵旅:Gladkov少将
 康斯坦丁大公枪骑兵团(10个中队)
 Gordeev哥萨克团(5个中队)
 Isayev哥萨克团(4个中队)
 Denisov哥萨克团(2个半中队)
第四骑兵旅:F. P. Uvarov少将
 Chernigov龙骑兵团(5个中队)
 Kharkov龙骑兵团(5个中队)
 Elisabet骠骑兵团(10个中队)
总计:骑兵5375人,马拉火炮24门

1805年12月2日参加奥斯特利兹会战的联军部队
全军总计:85400人,火炮278门

  1805的奥地利军队之父――如果有历史学家承认这种说法的话,应该是不走运的马克将军。从乌尔姆会战开始他就是奥地利军队的太上指挥。他是个新教徒,在天主教为主的奥地利人看来是个危险分子。1794年,他写了一本小册子《将军必读》,在书中大肆鼓吹战役中全面攻势的重要性,靠着此书暂露头角。五年后他去那不勒斯指挥保皇党的部队,自然是西西里人为主,刚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更换军装,认为良好的精神面貌决定一支军队的士气乃至战斗力。就连波旁王室都不看好这种举措:“不管穿红色、兰的还是绿的,他们只有转身逃跑的动作整齐划一。”不久他被法国人俘虏,在假释后逃往俄国,大伙儿认为他的军旅生涯算是结束了。但是1805年马克中将又重新冒出来,出人意料的成为奥地利的参谋长(根据奥地利说法应该是指挥部将军)。不管是今天的历史学家还是当时奥地利的战时议会,一致认为哈布斯堡最好的将军应该是查理大公,当时他正在指挥北意大利方面军,从南面保障维也纳的安全。因此马克得以脱颖而出,用他的乐观论调说服弗朗西斯二世,最终获得了多瑙河方面军的指挥权,专门负责与俄国人协同作战。

  说到奥军,自打1792年以来,奥地利的钱袋在一系列不顺利的战事中呻吟流血,到1804年,国防开支已经差不多减少了一半。为了维持35万大军,一些后勤部门和炮兵不得不裁撤,以次节省开支。马克就在开战前夜开始军队的重组:贵族化的骑兵是奥地利陆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人数在58000左右(至少花名册上是这个数目),包括8个团的胸甲骑兵(为节省开销大部分人只有前胸甲),6个团的龙骑兵,6个团的轻装龙骑兵(chevaulégers),12个团的骠骑兵和18个团的枪骑兵。哈布斯堡王朝大多数贵族子弟都在骑兵中供职,因此马克基本留着没动。

  比较特别的是枪骑兵这个兵种,Uhlan,也有翻译成乌兰,差不多是在俄、普、奥三分波兰后成立的。从飞翼骑兵到pancerni装甲骑兵,历来波兰骑兵都以长矛冲锋的勇气闻名。因此参与瓜分的三国各自招募波兰轻骑兵,普鲁士招募的则称为波斯尼亚枪骑兵;俄国1805年的三个乌兰团名字分别为立陶宛、鞑靼和波兰,足以说明来历;奥地利的枪骑兵一半装备长矛,一半装备马枪,先用射击将对方驱散,再用长矛接近刺杀。每团8个中队,各有150人,另有90人不骑马组成1个预备替补中队,加上军官,每团大约1360人,1212匹马。

  对步兵的改革是深层的,很久以来奥地利军队就以出身混乱来源复杂著称,从帝国的众多领地里招募的农民操持不同语言,相互仇恨。基本的作战单位也是团,团长由一名上校担当。马克带着热情开始了工作,每天流水一样的训令和规划让所有指挥官眼花缭乱,他决定今后每个团编有一个掷弹兵营和四个常规步兵营,每个营有四个连,每营800人,而掷弹兵的费用比较高,因此掷弹兵营只有600人,这样每个团从理论上就是3800人编制。马克的这项举措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首先是时间,1805年6月才正式推出!开战前夜有些团已经完成改编,有些团没有,一些保守自大的上校干脆对新做法视而不见;其次是武器装备一点没更新,步兵依然使用1754式燧发枪(flinte),比法军的1777式老了一代;第三,战场上的最大独立作战单位依然是纵队,马克无法改变哈布斯堡王朝高级军官们一直以来对这种编制的热爱(顺带一提,奥军高级将领平均年龄60以上),现在底层的编制一变,纵队司令一时无法适应,不知道究竟哪些部队归自己指挥。(相比之下,拿破仑组建第八军是从别的军直接抽调师过来,底层的编制从未轻易改动)于是,哈布斯堡军队的混乱程度连沙皇的军官们都为之愕然。

  在不合理的改革以外,僵化守旧的地方也很多。除了正规部队之外,奥地利有为数众多的克罗地亚轻步兵(militargrenze),勇敢、狂热,但他们的装备和训练都很差,被视作杂牌民兵使用,而不是像法国的尖兵那样分散在队列前方担任前卫。另一个僵化的地方是步兵的作战方式,奥地利依然采用传统线式队列,步兵排、连、营依然排成紧密整齐的三到四排横队,迈着划一的步伐齐射―推进,被称作“移动排枪”,完全不知散兵线和纵队为何物。马克或许意识到这一点,但已经来不及作任何改动,成千上万名奥地利步兵就穿着显眼的白外套向法国人的枪口齐齐走去。

  奥地利炮兵是五十年代留下的另一古董,人数在11000左右,编成4个团,每团16个连。炮手直接从步兵中抽调而来,只接受过很少的射击培训。这些轻型火炮配备给步兵团使用,没有集中起来可供机动的炮兵部队。少数重炮被编成炮兵预备军,比法军使用的同类型号更加笨重,挽马也从民间临时征用。奥地利火炮的口径包括3磅、6磅、12磅和7磅的榴弹炮,几乎都比法国同类的口径小。至于后勤方面,马克尽量照搬拿破仑的方法,让部队直接进行民间补给。甚至他们做的更彻底:连马匹和军服都要部队自行解决。后勤军官这下无事可作了:在1792年,奥地利军队行军迟缓,通常随身携带9天的给养,围着笨重的马车徐徐前进;在1805年,奥地利军队行军更加迟缓,因为他们收不到给养,更没有拉车的挽马!更糟糕的是,大批大量俄军穿着破衣烂衫从东方开来,他们的补给也依靠奥地利友军,大到帐篷小到靴子鞋袜,结果可想而知。

  多亏早些年Lacy元帅的努力,奥地利军队也建成了参谋机构,不过至今依然停留在刚创建的状态,参谋们的职务也就是每天应付文书工作,官僚主义盛行,大量公文等着敲章审阅。奥地利也有情报机构,但他们居然没能弄清俄国历法与奥国历法之间的差别,其效率可想而知。因此与俄军的协调工作都是由部队的参谋人员完成的,两国部队在一起行军,摩擦争吵不断发生。综上不难看出,在庞大数字的掩盖下,1805年的哈布斯堡军队根本无法与拿破仑的大军单打独斗。1805年后,查理大公总算能放开手脚进行一些改革,不过这些改革依然建立在妥协的基础上,比如说奥军也开始采用纵队突击,但两个纵队靠在一起而不是两侧分开;奥军也开始采用散兵组战术,但必须等下令后一起开火。查理大公改革最成功的恐怕是民间自卫队动员体制,在1809年战役中显现出一定优点,当然学生还是没能战胜老师,这是后话。

  
  俄国军队的问题与奥地利盟友大同小异,这支庞大的军队是在保罗一世时代,根据普鲁士样板建立起来的。年轻有为的亚历山大一世即位后,开始进行一系列的改革。很显然这位皇帝也慑于拿破仑的光环,像马克将军一样打算仿照法国式样建立新型陆军。这些措施从1801年开始实施,不过进度缓慢,使形势变得愈加混乱。比较老资格的指挥官如库图佐夫和贝尼森完全不相信乃至忽视这些新主张,而沙皇身边新一代的将官如Wintzingerode和Dolgorouki之流则对老家伙们的“陈腐”嗤之以鼻,并且四处公开表现他们的轻蔑,这造成了新旧两代人之间深刻的隔阂,为此在1805到1807年间的一系列战役中付出了惨重代价。

  俄国人力资源丰富,全国有4400万人口。绝大多数俄国成年男子(在1805年指19-35岁),不管是自由人还是农奴,都可以服长达25年的军役,从这点上说比法军的职业化程度高。1805年的征兵开始后,每500个成年男子中征召4人,这样沙皇一下子多了11万新兵。俄国军队总数50万,其中包括30万常规陆军和20万后备兵员(哥萨克和新兵各半)。全军分成18个作战师,每师6团,每团3营;还有20个骑兵中队(轻重各半)和82门火炮。步兵团中除了常规步兵外,还有13个团的掷弹兵和20个团的猎兵(jaeger 轻步兵),步兵团的人数一般是2256人,猎兵团只有1385人。

  在常规陆军之外,沙皇拥有一支精锐的帝国近卫军,包括6个团的骑兵,1个营的猎兵和3个团的禁军,分别是普罗巴辛斯基团(Preobrazhensky)的3000人,西蒙诺夫斯基团(Semenovsky)和伊斯曼洛夫斯基团(Ismailovsky),各有2264人。他们戴的乌贼形头盔有黄铜片装饰,是全军装备最好的步兵单位。Chevaliers-Guades,我在这里翻译成皇室近卫骑兵,是全军最显赫的部队,其前身是彼得大帝的Kavalergvardia(凯瑟琳时代改的名字)。这支队伍主要职能是对内的,绝对忠于沙皇,监视皇室成员之间的内讧叛乱。初成立的时候只有71人(里面的普通下士相当于陆军中校军衔),在1805年时共有5个中队,875人。他们前胸甲是大大的红底白色马耳他十字(医院骑士团那种),战场上最醒目的骑兵。

  俄国士兵的特色是强壮结识、勇敢、但也是不可救药的宿命论者。此外大多数人是文盲、服装不整、装备落后、报酬低廉。在战场上缺乏主动性,常常容易失控,一旦失去指挥官就纷纷溃退,当然上述复杂混乱的指挥体系也是问题之一。在1805年后亚历山大模仿法军也建立起军师旅团体系,使指挥更加简单明确,同时强调了纪律规范,因此可以在博罗迪诺退而不乱。此外,俄国士兵受宗教影响比任何一个别的欧洲国家都要深重,他们可以任劳任怨的服从长官,尊敬长者,无条件的热爱他们的“小父亲”――沙皇。

  俄国骑兵的装备较好,一点不逊于法国和奥地利骑兵,尤其是使用长矛的哥萨克,如果在优秀的将领统帅下,单兵战斗能力在法国骠骑兵的平均水准之上。1803年骑兵部队的改革最早完成,重装的胸甲骑兵团减少到6个,被称作“全能保姆”的龙骑兵团增加到22个。这两种重骑兵团都是5个中队,每中队相当于两个连编制,全团为1000人。轻骑兵原有8个骠骑兵团,1802年部分改编成枪骑兵团。每个轻骑兵团有10个中队,包括190名军官在内一共有1900人。以上是正规骑兵,还有人数众多的哥萨克骑兵都算在非正规队中,只有在战时才征召。他们来自顿河、布格河流域,乌拉尔山脉和西伯利亚,当然还有西南大平原和黑海沿岸,人数在10万左右。正规骑兵接受过良好的训练,在战场上排成两列横队向对方冲击,在短兵相接后分成若干个集群刺破步兵战列,这点与法国骑兵的作战方式很相似。哥萨克骑兵的战术只能用“蜂群”来形容,常常负责侧击,试探对方的薄弱环节,当然还有一击脱离打了就跑战术。哥萨克骑兵在欧洲获得的声誉(或者说恶名)并不来自战场,而是像蒙古人一样把沿途村镇抢个精光。

  俄国的炮兵远比奥地利同行先进,挽马是专门配署的,炮手接受过良好的训练。Arakcheev将军从1802年来的改革取得了成效,俄国炮兵装备发展跟上了法国人的步伐,6磅河12磅炮分成轻型和中型两种,此外还有10磅和20磅的榴弹炮,后者在靠近炮尾的地方逐渐收细成锥形,因此又被称为“独角兽”。当时全军编有8个炮兵团,每团编制2000人,分成4到7个炮兵连,每连通常拥有12门火炮。从上述方面看,俄国炮兵并不比法国炮兵逊色,主要的不足在两个地方:一是射程,二是配置方式。与奥地利人一样,俄国的炮兵连也分散在各支部队,从未想过集中起来使用,不过奥斯特利兹有个别例外。

  俄罗斯军队最大的弱点,在于他的军官。尽管在俄罗斯有很多有名望的军官世家(看看战争与和平就知道),尽管巴格拉辛、多克托洛夫和米拉多维奇等将军都受过良好的军事教育,更多的中下层军官都是出身富裕的世家子弟,花花公子,下面是一段有趣的描述:

  “英国军官只能算半个军官,他多半是大地主、资本家或者投机商人,只是由于偶尔的机会才成为军官。他对于军队的全部认识仅仅来自游行和阅兵,从专业角度讲他是全欧洲最无知的军官。但他还是进入军队,只是为了制服和勋章。哦,英国的军装倒是剪裁合体,款式大方,穿上全套军服的纨绔子弟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已经成为所有金发碧眼美女们的偶像。英国军官全都是贵族,极度富有,终日纵情逸乐。他从小就被宠坏,性格古怪多变,沉迷于色情文学、猥亵图画和无节制的饮食。他的主要娱乐无非就是赌博和赛马,傍晚上床午夜起来游荡。他同时与两个妇人作淫乱的勾当,一个是上流社会的贵妇,一个是不知廉耻的芭蕾演员。他成百上千的花钱,从不关心账目,政府给他的钱只能供他买香水和手帕,这样他当然觉得自己可以作任何事情。英国军官全是败家子,终日游手好闲,白天晚上都在装饰奢靡的俱乐部里,他们觉得人人平等,上校向中尉借钱也不觉得丢脸,一切军事话题都引不起他们的兴趣。”
  “…………………………”

  以上提到英国军官,并不是我打错。原话来自1950年苏联期刊Odesskiye Novosti(敖德萨综论),全文在嘲笑北约里的英国人,顺带拿过来用,因为这种纨绔子弟的生动形象恰恰是1805年俄国中下级军官的具体写照!尽管普通士兵们具有我上面提过的种种美德,但随时会被军官像农奴一样毒打,财产和门第完全对称于军衔和阶级。

  跑远了,说说沙皇军队的作战方式,此刻正处于新旧交替的当口。苏沃洛夫对冷兵器格斗的偏爱直到他逝世后才真正被重视起来,不过影响太久远。其实在奥斯特利兹战役中已经出现少量俄军自发的散兵推进、纵队攻击范例,但这些做法并没有被任何指挥官总结过。根据德拉戈米罗夫的说法,刺刀才是意志的体现,火器仅仅是智慧的物质代表;刺刀产生自己牺牲精神,火器产生保守的利己主义!在整整一百年时间中,俄军始终沉迷在刺刀/人海战术中:1854的克里木半岛,俄军士兵的密集队形在英法军队线膛火力准确打击下死伤累累;1904的日俄战争中,俄军突击步兵之间距离仅有一步,营正面展开只有400米(不过日本人一样没治);而1912年的俄军战斗条例还规定,火力的作用是“破坏对方士气”。

  又跑远了,嗯。俄国军队的另一个缺陷是补给,人数庞大的部队在境外作战,后勤部门已经被压垮,他们既没有足够的马车将粮食外送,也没有足够的钱让部队就地购买。少数军官淹没在文牍的海洋中,对士兵的小偷小摸只能睁眼闭眼,俄国大军就这样像蝗虫一样缓缓西去,把沿途城镇吃成白地千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17 14:29:33 | 显示全部楼层
  1804年3月14日的清晨,波旁王室的安歇公爵正牵着爱犬在街上散步,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小队法国龙骑兵,让人颇感意外。自从路易被砍头后,他一直住在埃滕海姆(Ettenheim),显然这些法军无视于巴登领国的主权。领头的奥德纳将军(Michel Ordener)向他出示逮捕令,公爵就这样被带回巴黎,在临行前,他匆匆写了一张纸条要管家设法交给拿破仑:

  在您签署我的审判报告之前,我恳切的要求和第一执政作一次私谈。我以我的姓名、地位、思考方式和面对的情势发誓,希望他不会拒绝我这个要求。
                 ――Louis Antoine Henri de Bounbon-Condé
  由于种种原因这张纸条没能及时被拿破仑看到,21日早晨,公爵被枪杀在护城河边,罪名是叛国,成为暗杀和阴谋的受害人。
  “这不是一件犯罪,而是一种错误。”警务大臣富歇摆出事不关己的嘴脸,一边如此公开评论。不管事实真相怎样,各种名叫军事资源、领土疆界、经济利益的微粒子飞速转动,欧洲政局早已积聚起足够的能量,现在枪杀公爵事件终于使之突破临界点。

  英国最早爆发,两国长期以来在西印度群岛、地中海和东南欧早有大大小小利害冲突,1803年的亚眠合约在运作了11个月后终于破裂,乔治三世向英国宣战。新上台的威廉・庇特首相一改乃父的温和作风,在议会大敲桌子:“让大陆恢复和平与自由,使各国回到势力均衡的局面。”作为回应,法军开进汉诺威,占据了乔治三世的龙兴祖坟。这种挑衅是不能容忍的,大不列颠两处打算,一面派出刺客,一面握着大把英镑开始向大陆国家四处伸手。

  在大陆的另一端,罗曼诺夫王室的亚历山大一世年方27岁,年轻、英俊。1801年3月24日,在一场正常的宫廷政变后,他赶走了热爱并痛恨的老爹,成为全俄新主人。年轻的亚历山大可以说一口流利纯正的法语,曾经对拿破仑无限崇拜。虽然在晚年他变得不可救药的迷信,逐渐远离政务,但1805年的沙皇从每个角度都焕发活力和勇气,但眼下的枪决事件使拿破仑的光环骤然退色。他逐渐对法国在巴尔干和东地中海的动向疑虑重重,1800年和约并不能保障和平,亚历山大已经开始为1804年即将到来的战事做准备。

  在神圣俄罗斯帝国的西面,是日渐窘迫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朗西斯二世于1792年从雷欧波特二世手中接过帝位,却没能很好的保住家产。近十年他的帝国就被战争和经济危机交替蹂躏着,1797年的卡波福米奥条约(Campo formio)使他失去了奥属荷兰(今天的比利时),在北意大利丢了伦巴底,不得不承认利古里亚共和国和南阿尔卑斯共和国的独立;作为回报他只获得了达尔马提亚、半个迪里亚斯特和半个威尼斯。莱茵河西面现在已成为法国人的领土,还有战略要地爱奥里亚群岛和卡夫。在马伦哥和霍亨林登战役后,上述地盘名义上的主权都丧失了,更被推到破产的边缘。

  于是,沙皇试探着将手伸向奥地利,靠在吕纳维和约背后喘气的弗朗西斯拒绝明确表态,只是在11月4日草签了一份协议。亚历山大以外交家的坦诚放下土耳其和马耳他问题,接过小庇特递过来的钞票,双方一拍即合。1805年4月11日,圣彼得堡协议签订,英国和俄国站到一条船上。7月16日,奥地利犹犹豫豫的结束观望,也加入到这个组织中来,第三次反法同盟正式形成。德意志和波罗的海的众多联邦将会加入,窝在西西里的波旁王室照例搭伙上船。此时除普鲁士还在摇摆之外,法国再次被孤立起来。

  此时已经成为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的拿破仑对此坦然,加冕后不久他就说过:“在旧的王室和新的共和国之间,敌意会长期存在。现阶段每一次和约只意味着短暂的停火,朕将在不断斗争中终其一生,天意早已注定。”空前团结的百姓和亲自创建的陆军是第一帝国的两大支柱,皇帝并不把汉诺威、罗曼诺夫、哈布斯堡甚至霍亨佐伦王族放在眼中。1805年的拿破仑处于政治能力和军事能力的顶峰,用西耶士的话来说:
  Il fait tout; il sait tout; il peut tout. (他无所不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第三次反法同盟开始制定一系列计划,即将发动的攻势将由四阶段组成,环环连套,动员兵力高达50万人,将从北往南横扫欧洲:

  第一阶段的任务重占汉诺威,让乔治三世重新成为那里的主人。15000名英军将在科克斯霍芬(Coxhaven)登陆,在斯特拉尔松集结起来的12000名瑞典军和20000名俄军将与他们合兵一处;与此同时,贝尼森将军的50000名俄军将从帕克拉维(Paklawi)出击,直逼维斯图拉;巴克斯霍顿和迈肯森将军在里加湾集结部队,从东部靠近普鲁士,迫其放弃中立。
  第二阶段,重点是巴伐利亚和多瑙河西岸。85000名奥军在马克将军和斐迪南大公指挥下,会同库图佐夫的85000名俄军,从乌尔姆出发冲向莱茵河,将巴伐利亚自法国人身边拉开。约翰大公的25000名奥军负责打通德意志南部和意大利北部,抢占蒂洛尔和阿尔卑斯山道,既可北上乌尔姆,也可南下意大利。
  第三阶段,考虑到1796、1797和1800年的战役,同盟军的指挥官们拿破仑将在意大利北部发起反击,尤其是他最近刚刚加冕成为意大利国王。所以查理大公将率领10万名奥军精锐将镇守在此,伺机驱逐欧根亲王,收复伦巴底,为进一步进攻法国南部做准备。同时,在意大利南部,从马耳他出发的英国远征军,将会同17000名俄军,部分阿尔巴尼亚部队和波旁王室的36000名部队,再次攻占那不勒斯。必要时,沙皇将从敖德萨派兵直接支援,然后攻入巴尔干沿岸的摩达维亚和瓦伦西亚。
  最后,英国将派出海军和陆战部队袭扰法国沿岸,鼓动布列塔尼的波旁分子叛乱。

  规模太大,线索过多,这些消息是隐瞒不住的。情报员将听到的风声陆续送回巴黎,形势堪忧。法国开始动员,25万正规军之外再征召15万新兵。1805年8月,各个军正散布在欧洲各地。贝尔纳多特正在汉诺威,马尔蒙在荷兰,圣西尔在那不勒斯,儒尔当和欧仁在皮德蒙特。剩下部队都在法国北部海岸,距离告急的巴伐利亚730英里之遥。此时巴伐利亚和符腾堡已经开始紧急动员,勉强召集起2万人,也就是说,在第一帝国东部前线上,只有10万人面对着40万盟国大军。更要命的是,前线物资都集中在汉诺威、斯华比亚、皮德蒙特和那不勒斯四个地方。

  拿破仑并不担心普鲁士,他把汉诺威作为礼物,足以让柏林的腓特烈威廉三世在墙上骑很久。皇帝现在考虑的,就是在海峡沿岸主力开往东部前,如何先熬过这段防卫真空?他回过头来审视同盟的计划,显然是丝丝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各部队间的协同至关重要。9月10日,奥军攻入巴伐利亚,不久攻占乌尔姆,堵住法国军队通过黑森林穿越莱茵河的通路。马克中将得意洋洋,自以为拔下头筹,移师乌尔姆以西,就等库图佐夫上来会合。而实际上,俄国人此时刚刚进入遥远的摩拉维亚。原因令人瞠目:俄国用的是旧历(尤里安历),而奥地利使用新历(格里高利历),相差整整12天!如此低级的错误!与此同时,奥国的情报员注意到正有3万法军向斯特拉斯堡开去,认为是去增强那里的防御。实际那是拿破仑派出的分遣队,切断英军向乌尔姆的增援路线。

  维也纳不知道的是,最早离开海峡的法军从8月25日已经动身,最晚的也在9月3日开拔,海岸边的防地依然营火处处,瞒过往来的英国巡逻舰。同一天皇帝自己也离开巴黎,全军沿着预设的路线向莱茵河全速开去。贝尔纳多特17000人的第一军从汉诺威出发;马尔蒙15000人的第二军和5000名荷兰军从乌特勒支出发,正向美因兹推进;中央是达武26000人的第三军,目标曼海姆;右翼的苏尔特4万人的第四军和更南方内伊24000人的第六军从海峡沿岸的布伦出发,直指卡尔斯鲁厄;缪拉的骑兵军在最前头,他们已经接近斯特拉斯堡;在稍后的位置上,是皇帝直属7千近卫军和拉纳18000人的第五军,再后方是奥热罗14000的第七军,保障全军的通讯联络和后勤线,总共有395门火炮随军开来。

  这次大行军是史无前例的,9月5日在皇帝写给贝尔纳多特的信中要他如此行事:“告诉每个人你们要回法国,因此让荷兰人来接替防务,让他们随便相信随便讨论好了,越多人知道越好。”在29日第一军和第二军在符兹堡汇合后,依然宣称是接掌当地防务,在这样严格的欺骗和保密措施下,盟国情报人员根本无从得知法军的真正意图。24日,法国大军已经在莱茵河西岸集结完毕,皇帝于25日到达南希,下令各军渡河,7个军的20万部队以每天30公里的速度向东开进,沿着不同的路线,大奖就在乌尔姆。

  缪拉的骑兵时不时冲出黑森林露露脸,使奥军认为那是法军开来的方向。一直到30日,马克终于意识到被合围的危险,他下令将部队开往乌尔姆以东,在那里引颈观望,但库图佐夫的俄军迟迟不见踪影。各种谣言开始流传,有人说英军已经在布伦登陆,法军正往西退去。奥地利的指挥官们每天开会,搓手,实际却什么都没做,这就注定了他们的命运。

  10月7日,法军前锋渡过多瑙河,有条不紊的旋回展开:第一军和第三军连同巴伐利亚部队抢占伊萨河,阻止俄军的干涉;第四军南下奥格斯堡和兰兹堡,挡住南方的约翰大公;皇帝本人率领第二、第五、第六军,近卫军和缪拉骑兵军前出攻击。此时拿破仑犯了一个小错误,他觉得奥军有可能向南方突围逃窜,因此将右翼重兵交给缪拉指挥,后者匆匆沿着多瑙河追去,直到第二天才发现马克还在原地。此时奥军向北岸发动了一次攻击,驻守在Haslach内伊第六军杜彭师的6千人几乎被包围,幸好马克也是半真半假,试探一下而已,在苦战之后奥军全部撤回乌尔姆。三天后内伊在艾欣根(Elchingen)地区找到一处渡河点,与杜彭连成一片,而南方的法军已经占领梅明根(Memmingen)。

  此时在奥军指挥部里发生了一次激烈口角,马克中将非要留在原地待援,而斐迪南大公坚持突围。争吵之后,斐迪南率领骑兵部队向尚未合拢的东北方离去,缪拉的骑兵在后方紧追,剩下马克和三万守军留在孤城中。15日,第六军在近卫军掩护下攻占米科尔斯堡高地(Michelsberg),整个乌尔姆尽在眼底;此时拉纳的第五军围拢北部,守住艾欣根桥,而苏尔特的第四军从西南方将乌尔姆围住,马克还耍小心眼。16日他与皇帝谈判,企图以讨价还价来争取时间,心中依然希望库图佐夫能及时赶到。他同意如果25日援军还不到达就纳城投降,实际上,这支奥地利孤军携带的弹药粮食也无法支撑到25日。而法国人则出示证据告诉他,库图佐夫还在遥远的奥姆兹。马克终于绝望了,20日,27000名奥军出城投降,走在最前头的司令官向皇帝表明自己身份:“我就是不走运的马克将军。”北方的捷报也几乎同时传来,缪拉成功追上斐迪南的部队,除大公本身外全部消灭。

  至此,为时两周的乌尔姆会战结束。法军付出的代价仅仅是2千人伤亡,奥军伤亡4千,而俘虏高达6万之众!此外还有80面军旗和200门火炮,疲倦不堪但同时狂喜不胜的法国士兵齐声欢呼:“皇帝发明了一种新的战争方式,胜利取决于我们的腿而不是胳膊。”

  来看看别的战场,在皇帝离开巴黎时,马塞纳指挥5万法军在北意大利与查理大公对峙;圣西尔留在那不勒斯看守波旁王族的动静;只有布律纳的3万人留在海峡沿线,警戒英国人的登陆企图。很快,另一个伟大的日子来临了,其光芒甚至盖过乌尔姆战役的胜利。就在21日,在欧洲另一边的特拉法尔加,皇家海军中将霍雷肖・纳尔逊凭以少击众,战胜了维伦纽夫中将的法西联合舰队,以他自己生命的代价,换来大英帝国在未来百年中对海洋的绝对霸权。内伊在因斯布鲁克附近击退了北上的约翰大公,马塞纳与查理大公在维洛纳附近的卡尔蒂罗(Caldiero)鏖战连场,双方都未取得上风,但奥军在交战后缓缓退过Tagliamento河,掩护约翰大公撤出蒂洛尔。大会战第一阶段战事结束,同盟国仍有30万大军陆续开来,皇帝必须在他们汇合前将其一一击破。

  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库图佐夫,米哈伊尔・希拉利诺维奇・库图佐夫从凯瑟琳时代就进入炮兵服役,在乌克兰和波兰指挥过一系列战役,在1770年前往土耳其作战,在那里失去了一只眼睛。1788年在Ochakov围城中被土军击中头部险些丧命,但也为俄罗斯赢得了敖德萨、本达和伊斯梅尔。老爷子贪好杯中物,更喜欢那些足够当他小孙女的大姑娘(momimomi...)。在1805年战争爆发前,他正在芬兰逍遥快活当总督。关于他的指挥能力众人褒贬不一,吃过苦头的土耳其人称他“大胆、激进、不惜人命的疯子,不达目的不罢休。”他的英国参谋则认为“胆小、腐败、好色、不知进取、贪杯好色、军事常识不如一名普鲁士上尉的蠢猪,经常杞人忧天坐失战机,总是依靠俄国的鬼天气和贼运,而他自己在温暖的小木屋里追美女的屁股。”俄国皇室则张嘴闭嘴“伟大的苏沃洛夫时代”,对库图佐夫评价一般;参加一战后,他才摇身一变成为兵圣;十月革命后再次被打成“地主资本家走狗”;二战开始重新翻案成为民族英雄,连出身都变成农奴;直到苏联解体后俄国学者才开始全面评价这个人物。

  曾经有西方学者专门研究过他的出身,怀疑是不是有某种鞑靼血统。在这一系列的撤退中,他可以始终领先法军一步,整个过程有条不紊,但他可以眼看维也纳平白落入法军手中。就反应而言不如年轻的拿破仑,但他更有耐心,工于心计,缓慢的思维具有明显的潜伏性和报复性,而且事无巨细、考虑周详,这是西方人眼中的鞑靼式思维,就像蒙古人和匈奴人那样。库图佐夫的价值要一直到博罗迪诺和莫斯科才逐渐发出光芒。当他一听到马克败亡的消息就下令全军退过因河(Inn),法军于26日开始追击,途中在慕尼黑和兰兹胡特(Landshut不读伦德夏哦)稍作休整。库图佐夫指挥手下36000名俄军和22000名奥军,向多瑙河北岸急退,取最近的路线与巴克斯霍顿的3万俄军汇合。

  巴格拉季昂中将指挥后卫且战且退,用炮兵挡住骑兵,用骑兵挡住步兵,始终比法军快上一线。28日法军在小规模接战后冲过因河,皇帝决定临时成立第八军,他从第二、五、六军中抽出一个师交给莫尔蒂埃元帅指挥,命令他沿着多瑙河北岸追击。此时由于各部队行动过快,三个师散在不同地点,实际归莫尔蒂埃指挥的只有加岑师(Gazan 第五军第二师)而已。

  11月9日,库图佐夫终于在克雷姆(Krem)渡过多瑙河,得到1万援军,11日他拨给巴格拉季昂24000人和168门火炮,俄军突然转身向多施坦因(Durrenstein)的莫尔蒂埃军发动反击。幸好杜彭师也赶到了,使法军兵力增加到15000人,莫尔蒂埃在一场激战暂时顶住了俄军攻击,伤亡4千余人,而此时原本应该增援他的缪拉却在维也纳玩花招。他与拉纳两个人当着奥地利人的面走上维也纳大桥,告诉守桥士兵,法奥两国已经开始和谈,很快一小队掷弹兵赶来,维也纳的大门就这样被打开了。当皇帝得知库图佐夫已经退向泽纳姆(Znaim),下令继续追击。骑兵军、第五和第六军通过大桥继续追去,达武的第三军则入城占领奥地利首都,15日皇帝进入维也纳。

  很不幸的,快脚的缪拉也被相同花招骗住。俄军殿后的巴格季昂告诉他,法俄两国正在和谈,于是他在Hollabrünn停住了。“言辞无法表达我此刻的失望。”皇帝立即给他写信,“你把开战至今取得的优势都丢光了!”骑兵军立即开始追击,在Schoengraben桥附近与俄军后卫恶战一天,虽然取胜但俄国主力已经远去。20日终于传来坏消息,库图佐夫已经与巴克斯霍顿汇合,兵力增至86000人。南方的情况总算令人放心,查理大公的部队已经与马塞纳军脱离接触,估计24日前无法到达Leoben(正由马尔蒙第二军防守);而内伊和巴伐利亚军正在追赶溃散中的约翰大公部队,因此南方不用操心,皇帝决心全力北上攻击俄军。

  17日,拿破仑到达泽纳姆,但仅靠单方面的追击不能赶上圆滑的库图佐夫,同时他也注意到部队的体力差不多已经到达极限,急需一段时间休整。经过不断分兵后,他手头只剩下53000名士兵。此时普鲁士也有不稳的动向传来,贝尔纳多特在越过多瑙河时,很愚蠢的强行通过安斯巴赫,这让柏林的绯特烈威廉三世很不愉快。一旦普鲁士参战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法军背后将出现洋洋20万大军。而前阵子逃离乌尔姆的斐迪南大公去布拉格打个转,重新得到18000名部队,正在掉头开来。23日,皇帝在布卢姆停下来,命令贝尔纳多特和巴伐利亚军占领伊格劳(Iglar),挡住西北方的威胁。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南方的查理和约翰两军早晚会开来;而在东北方30英里处的奥姆兹(Olmütz),俄皇和奥皇直属的部队已经与库图佐夫汇合,法军依然在四面包围中。

  天气逐渐变得寒冷,缪拉、拉纳和苏尔特的部队开始向布卢姆附近集结,既冷又累。各军的粮食配发快产生问题了,第五军靠土豆过日子,第三军则贮存了大量苹果,就连近卫军也三天没见到白面包了,民间劫掠征粮方式的短期性逐渐显露缺点。士兵们缩着肩膀去火堆旁取暖,军官们则议论纷纷。特拉法尔加战役的结果已经传开,巴黎正发生新的财政危机,法国境内波旁王室的同情分子再次抬头,而他们正在离国境700英里的地方与绝对优势的敌军作战。

  皇帝本人倒是泰然处之,他早已习惯大大小小的危机。眼下情形虽然不堪,总比马伦哥会战的尴尬境地好。渡过危机的最好办法是一场胜仗,他决心把盟军引到预先选定的地形上打一仗,因此必须制造适当的诱饵。11月21日,他亲自带队去勘测地形,“就在回来的路上,距离布卢姆2.5法里地方,陛下停了下来,”de Ségur在回忆录中说,“大道旁边有座叫桑顿(Santon)的小山,就像一个匆忙堆起来的土包,陛下命令将东面的山脚挖掉,增加陡峭度。接着我们转向南方,在两条小溪汇集的地方有片高地,陛下登上最高点,向普拉钦望了很久。他小心的打量周围每一寸地形,然后一切决定了,那里就成为12月2日的战场。”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把敌人引到这里,皇帝开始第二步动作。缪拉、拉纳和苏尔特的部队沿着奥姆兹大道前进,占领奥斯特利兹和普拉钦高地。将53000人的兵力完全暴露给对方看,此时俄奥联军有85000人,相信一定会咬这个饵的。同时他下令伊格劳的贝尔纳多特和维也纳的达武用强行军赶来会合,一旦他们到达,人数将增加到75000人。

  25日,一切准备就绪。在奥姆兹爆发出激烈争论,同盟军高层将领根据年龄分成两派:奥地利皇帝和俄国将领站在一边,沙皇和奥国将领站在另一边。这是个有趣的组合,从名义上说,库图佐夫是de facto,即全军总指挥,可两位皇帝的列席显然大大忽略了他的立场。毫无疑问,27岁的沙皇是个相当有能力的君主,而为君者未必需要良好的军事素质。但亚历山大周围都是些jeunesse dorée(不学无术的年轻贵族),他们成天簇拥着、处处吹捧着主君,使沙皇的自信急剧膨胀起来,再加上罗曼诺夫家族代代相传的顽固,亚历山大相信自己不可能犯错误,并且要求别人无条件的服从。

  对于弗朗西斯二世来说,1805年战役刚开头就满是愁云惨雾,乌尔姆大败,还丢了首都和皇宫,半壁江山已经被法国人占领。因此他有足够的理由保持慎重,但已经是众叛亲离,奥地利的将领们成天挂在嘴上的词汇是复仇,纷纷站在沙皇一边。其中突出者是维洛特(Weyrother)将军,被称为“维也纳文官中的老兵”,跟马克一样长于纸上作业,现在由于库图佐夫被架空,他一跃成为联军的智囊。在24日战前会议上,两国的贵族将领们用法语和德语热烈讨论,显然库图佐夫并不擅长语言,朗格伦将军注意到他在维洛特发言时“一直在打盹,在我们离开帐篷前他已经完全睡着了。”

  最后他们采取一个折衷的方案,派人去见拿破仑建议停火。当然这种折衷仅是表面文章,仅仅试探而已,看看对方是否怯战,顺便刺探法军实力。法国皇帝则摆出全套仪仗接待使者,并请他去维也纳和外交大臣塔列朗洽谈细节。然后他派出情报部长萨沃利将军(Savary)去见那边的两位皇帝,表达他“对停火的殷切期望”。28日,普鲁士外交大臣豪格维兹(Haugwitz)来到法军营地,他的老板正试图扮演调停的角色,此时消息传来,巴格拉季昂已经把缪拉的骑兵赶出Wischau,正在攻击苏尔特军的前哨。皇帝摆出忧心忡忡的脸孔,匆匆打发豪格维兹去见塔列朗。这时萨沃利回来了,带回沙皇的口信,“告诉法国政府里管事的”,下面是一大段激烈过火的措辞,但毫无实质,并未提起停火后对分界线的要求,显然是毫无诚意。萨沃利还报告了对方高层间的分歧,看来大多数人听从沙皇,也注意到同盟军的食粮供应同样紧张,在奥姆兹大道附近的联军已经做好进发准备。

  拿破仑发出急信,要贝尔纳多特和达武立即赶来。同时派出轻骑兵在对方巡逻线附近活动,干扰他们侦察。他最后确认一次周边形势,尽管查理和约翰大公已于26日在马尔堡(Marburg)合兵一处,总兵力达到8万人,但马塞纳的35000人却在后面紧追着,马尔蒙的15000人驻守Leoben和Graz,必要时可以进入维也纳;而圣西尔的15000人已经将12000名奥军围困在威尼斯;更重要的是,尽管沙皇的代表已经在柏林说得唇干舌燥,腓特烈威廉三世和20万普军却还骑在墙头,张望着摩拉维亚密布的战云。

  看来一切完备,拿破仑走出第三步棋,把对手引诱到他设好的阵地上来。萨沃利将军奉命第二次前往盟军营地,邀请两位皇帝进行私人会谈。沙皇表现出轻蔑的态度,派他幕僚中最傲慢的杜格罗奇伯爵(Dolgorouki)回访,此人被拿破仑事后评为“英国的毛头小号兵”。当他神气活现骑马到来时,意外的发现法国皇帝正在营地门口等待着。双方开始会谈后,皇帝面无表情一言不发,而伯爵则洋洋洒洒作了一番当前欧洲情势讲座。此时,苏尔特的第四军开始动作,“尽可能丢脸的”匆匆撤出奥斯特利兹,放弃普拉钦高地,同盟军则带着一片疑惑接收这两处要地。现在法军右翼出现一个大口子,通往维也纳的道路暴露无遗,一次大规模的侧击就能切断5万法国人回家的通道。回到联军营地的杜格罗奇眉飞色舞:“法军人人形容枯槁,已经站在覆灭的边缘。现在问题不在战胜他们,而是把法国佬全部包围歼灭!”

  欧洲的历史即将翻开新的一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17 14: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贝尔纳多特的第一军已经靠拢,南方的达武第三军正在彻夜赶来,就算南方通往维也纳的道路被切断,法军依然可以向伊格劳撤退,当然联军并不清楚这点。12月1日皇帝就呆在营地里,用批示公文和检阅部队打发剩下的时间。桑顿山的防御工事快要完成,法国大军虽然劳顿不堪,但士气高昂渴望一战。皇帝叫来几个当地农民,细细询问战场地区的地形水文和气候变化,他的脑中正将这些片断拼凑起来,形成一张完整的地图。就在入夜前,达武气喘吁吁赶来,后面跟着他的参谋人员。更远方,费里埃(Friant)的第2师已经到达莱根修道院(Raigern),将在那里过夜,明天8点前可以赶到战场,支援列格朗第3师防守的右翼。皇帝觉得时机成熟,颁布作战训令:

  “士兵们,我军已立于不败之地。海峡那边的英国佬一直仇恨我们,现在时候到了,让我们给这些英国佬的马屁精一个好好的教训。明天当俄国人进攻时,我们将迂回他们的侧翼。士兵们,我将亲自指挥每一个营的行动。时刻记住,在胜利之前,任何人都不得离开阵列,哪怕是去救助伤员。士兵们,奋勇突进吧,撕开敌人的阵地让他们乱成一团,我就在后面看着你们向胜利冲锋;但如果幸运女神有任何犹豫,哪怕仅仅一秒钟,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皇帝将站在最前线,带领你们前进!”

  大本营位于泽兰山(Zurlan)上,从这里可以俯视兰帕兹集(Lapanz Markt),拿破仑用过简短的晚餐后,浅钱的睡了一觉,那是一个寒冷的夜晚。午夜刚过,情报处长萨沃利将军跑来,报告对方已经向最南翼的塔尔尼兹村发起攻击,那里的侦察兵已经撤退。皇帝立即叫上随从向那里驰去,苏尔特元帅跟在他身边。很快他们就发现这次攻击只是试探性,无关全局。在返回途中他们与一队哥萨克巡逻兵擦肩而过,这个小事件过后皇帝倦意全消,决定穿过营地去看看士兵们。消息传开,无数官兵从床上跳起,人人拥上前去向他们的领袖欢呼:“C’est l’Anniversaire! Vive l’Empereur!”加冕万岁!皇帝万岁!许多人将宿营用的稻草扎成火把,让拿破仑在无数火炬的照耀中走过,“他很高兴,显得非常感动,”近卫军军士Coignet回忆说,“他缓缓走着,举起右手向人群致意,伟大的姿态如同一尊神像。”

  在山谷的另一端,俄国哨兵注意到这种不寻常的举动,急急通知值班军官。指挥官们紧急开会,讨论这是不是一次夜袭。这场热闹到2点半逐渐平息,有经验的老兵回到篝火旁合衣躺下,抓紧黎明前的最后一点时间积聚体力;新兵抱着枪仰望夜空,不知明日即将到来的命运。皇帝也回到他的行军床上,那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夜晚。就在一年前,他在简・巴蒂斯特的加冕进行曲中步入巴黎圣母院,接过至尊的王冠,12月2日从此成为举国庆祝的日子。而即将到来的12月2日将是更大的辉煌,la Grande Armée和他的主人将迎来更大的荣誉。

  清晨四点,起床号响起,一切开始了。

  歌德巴赫溪从南往北将两军分开,在西岸,法军开始进入预定阵地。远处河面上还是浓浓的晨雾,一直弥漫到普拉特高地,这给盟军造成了很大麻烦。根据维洛特将军庞大复杂的构想,全军将从南方突破法军右翼,切断他们往维也纳的通道,然后向北席卷法军阵地。同时在北方沿着奥姆兹―布罗姆大道将发动佯攻,吸引法军注意。为了完成这次攻势,五路大军将集中在左翼突击,将兵高达59300人,在巴克斯霍顿将军指挥下攻占普拉钦高地前方的溪谷,并肃清南方的法军。打头阵的是基恩米亚将军(Kienmayer,5100人),推进至歌德巴赫溪西岸;随后是多克托洛夫将军的第一纵队(13600人),负责攻克塔尔尼兹村(Telnitz);此时朗格伦将军的第二纵队(11700人)从普拉钦高地开下,占领索科尔尼兹村(Sokolnitz);在他的右翼是Przbyswski将军的第三纵队(10000人),这三支大军合兵一处后,攻击至科贝尔尼兹湖(Kobelnitz)一带,准备向北方的法军中央阵地发动全面冲击,将法军右翼压到庞特维兹―图拉斯一线(Puntonitz-Turas);最后科罗拉瑟将军率领的第四纵队(23900人)也从普拉钦高地开下,一举插入法军右翼和中央的接合部,完成南方的包抄。与此同时,巴格拉季昂中将的13000名俄军将在北方冲击桑顿山,利希顿斯坦因亲王的4600名奥地利骑兵负责保障右翼和中央接合部的安全。在后方,康斯坦丁大公率领最精锐的俄罗斯近卫军(8500人)将作为总预备队。在这个计划原先的步骤中,朗格伦将军的部队原定用于攻占普拉特高地,而现在居然主动被法军放弃,盟军每个人都喜形于色,认为胜利已经唾手可及。

  清早,拿破仑接到萨沃利将军的第二份报告,盟军果然如同预料中的向南方集结重兵,他把苏尔特叫来开了一个短暂的碰头会,对计划稍作调整,法军的中央往北方移动少许,更加接近普拉钦高地;列格朗的师得到4000人加强(包括18、75、26步兵团和意大利、科西嘉轻步兵团),加上南方正在开来的费利埃师,足以坚守右翼阵地。5点钟,法国高级指挥官们再次来到大本营,接受最后的指令。包括贝尔蒂埃、苏尔特、拉纳、达武、贝尔纳多特和缪拉等元帅,实际作战指令已经在昨日晚餐前颁布。总共65000名法军潜伏在桑顿山背后,以及歌德巴赫溪和波森尼兹溪交汇的河谷。

  列格朗得到加强的12000人将坚守右翼,等待费利埃的6600人开到,其中包括第三军的骑兵部队(包括第四龙骑兵师的2500人和12门火炮)在内也会在必要时增援右翼。一旦他们到场,法军总兵力将增加到73400人;拉纳的第五军镇守桑顿山,手下有12700人和20门火炮。后方是缪拉亲王5600名骑兵预备军,随时准备增援他的右翼;贝尔纳多特的第一军,包括13000人和24门火炮将从集结地开出,前往亚士科维兹(Jirschikowitz)和庞特尼兹一线展开,准备攻击布拉瑟维兹(Blasowitz);苏尔特剩下的两个师还有16000人和16门火炮,将从7点30分开始潜入歌德巴赫溪东岸,等待皇帝的命令一举攻上普拉钦高地。近卫军(5500人和24门火炮)和乌迪诺的5700名掷弹兵担任总预备队。在泽兰山大本营上设立信号站,一旦浓雾散去就用旗语传递命令。

  此时让・拉纳与尼古拉斯・苏尔特再次相遇,11月28日他们已经争吵过一次,盛怒的拉纳派人送去战书要求决斗,现在他们再次相遇。
  “我以为你是个不错的剑手。”拉纳轻蔑道。
  “眼下有太多别的要紧事。”苏尔特也傲慢的回答,于是拉纳耸耸肩,低声骂过几句粗话后掉头而去,作战室的幕僚松了一口气。

  元帅们陆续离开后,只有贝尔蒂埃和苏尔特还留在皇帝身边,大家无心吃早饭,一起走到帐外。晨雾四处弥漫着,脚下山谷中一片乳白色的岚霭。士兵们缩着肩膀,战马打着响鼻,用新钉的马掌敲打地面,炮手们小心护着火绳杆,身边已经堆起高高的炮弹。

  在战场的另一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和沙皇正裹着裘皮大衣站在山岗上,远处的奥地利士兵和俄国士兵诅咒着清晨的寒冷,前推后搡向预定阵地开去。“米哈伊尔・希拉利诺维奇。”沙皇回过头看看库图佐夫,“为什么你的人还在原地不动?”他用马鞭指着山下米洛拉多维奇将军和科罗拉特将军的第四纵队,他们还在等前方部队让出道来。
  就在清晨1点钟,维洛特将军确定作战计划时,库图佐夫还在睡觉,沙皇没有派人去叫醒他,现在也不准他过问。满眼血丝的老军人回答:“陛下,我正在等别的纵队开到位置上。”
  亚历山大不为所动:“我们又不是在皇后草坪上(指圣彼得堡的大广场),为什么要等所有人都就位后才开始阅兵呢?”
  “陛下,我没命令开始正是因为这不是阅兵,不是皇后草坪。”老将面无表情,“当然,如果这是陛下您的命令……”
  沙皇点了一下头,转过去不再理他,随从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对这种冲突早已司空见惯,于是第四纵队的士兵出发了。

  早晨6点,除了巴格拉季昂的右翼尚未出击,盟国的部队纷纷行动起来,左翼步兵、骑兵、炮兵已经开进稠密阴湿的大雾中。传令兵和向导来去匆匆,军官们在马鞍上站起来检点部下,士兵们把背包扔到马车上。在最前方基恩米亚中将率领的前锋已经接近塔尔尼兹村,队伍最前方是一支军乐队。枪响从村子方向传来,那里是科西嘉轻步兵团(Légion Corse,被称为皇帝的侄子)他们躲在葡萄园和篱笆后面。几排枪打过后,五个营的奥军在斯图特海姆(Stutterheim)将军率领下抢先冲出,急于让俄国人见识神圣罗马帝国士兵的英勇。他们被准确的射击赶了回去,整整一个小时过去,塔尔尼兹还在法军手中,战斗逐渐升级。当多克托洛夫将军的第一纵队逐渐在大雾中现身后,法国指挥官下令撤退,1500名法军放弃阵地向北退去。14个中队的奥地利骑兵立即突入村庄,衔尾猛追,被马格伦将军的轻骑兵师缠住,第四军的轻骑兵在接战后也交替掩护,向北方塔尔尼兹水塘方向撤退。

  至此,盟军第一步攻势顺利完成,尽管费利埃师在已于一小时前离开莱根修道院,向奥斯特利兹急行军中,一时还不能赶到。多克托洛夫对此一无所知,向库图佐夫报告,已经攻克塔尔尼兹,局势尽在掌握之下。如果此刻第一纵队主动一点向前推进,或许可以顺势将法军彻底赶出塔尔尼兹地区,但他下令停下来,等待右翼的第二纵队,不知为什么他们迟迟未到。

  在普拉钦高地下方朗格伦将军正在跳脚,他的纵队准时开拔向西南行进不久,就被一长列急进中的骑兵挡住去路。那是利希顿斯坦因亲王的骑兵部队,昨晚他们宿营在错误的地点,天亮后才发觉右翼和中央接合部无人防守,于是全速赶回普拉钦高地东侧预定阵地。这些骑兵用了整整一小时才过完,将道路空出。巴克斯霍顿三分之二的部队都被这个意外耽搁了,第三和第四纵队就跟在第二纵队后方,混乱状况非笔墨可以形容。宝贵的一小时就这么过去,直到7点朗格伦的部队才开到塔尔尼兹和索科尔尼兹地区。

  就在这段时间里,费利埃师终于赶到战场,与塔尔尼兹村后方的科西嘉团和第3步兵团汇合。他命令休德列将军(Heudelet)的旅马上发动反击,法军挺起刺刀冲进浓雾中去,塔尔尼兹村中的奥军立足未稳不及应战,仓促之下完全被赶下歌德巴赫溪西岸。大雾也给法国人造成了麻烦,前来增援的26轻步兵团将108团当成奥军,纷纷开火射击,这使他的指挥官一阵忙乱,以为自己后路已经被包抄,塔尔尼兹再次易手。当多克托洛夫的部队还在激战时,朗格伦的第二纵队也开到战场,他指挥12个营的步兵攻克索科尔尼兹村;Przbyswski的第三纵队不久也出现在更北方,开始攻击索科尔尼兹城堡和后面的养鸡场,此时形势似乎倒向盟军一方,维洛特将军的计划眼看成功在望。这一切战况都通过泽兰山上的信号站送到大本营,皇帝泰然自若:“失去的阵地可以重新占领,失去的时间无法补偿。”

  此时盟军先头的三路纵队大多已经渡过歌德巴赫溪,纷纷开上西岸展开。他们突然发现在西北方,Bourcier将军指挥的6个龙骑兵团正用密集的排枪布成一道火网,在西南方,达武亲自指挥休德列的步兵发起反击,将他们一路赶回塔尔尼兹村,多克托洛夫的部队首当其冲,在混乱中无法重整队形,纷纷退后。费利埃没有浪费一秒钟,抓住这个机会带领洛歇(Lochet)旅一路往北冲去,在第3和第4步兵团的掩护下一直打到朗格伦纵队侧翼,重新占领索科尔尼兹村。接着他把48团留在那里防守,带上此刻尚未接战的基斯特(Kister)第三旅继续向北攻击,一路冲到盟军第三纵队南侧,并将他们也赶回歌德巴赫溪东岸。此时朗格伦纵队重新向索科尔尼兹进攻,费利埃再次折返救出48步兵团。至此,法国陆军的战斗力充分显示出来,在这段时间的激烈交战中,10300名法军(Bourcier的2800名龙骑兵,列格朗第3步兵团的1500人和费利埃的6000人)来回拼杀,挡住盟军至少5万人的反复攻击。在上午10点钟时,塔尔尼兹和索科尔尼兹还在法军手中,盟军侧击的企图被遏制,拿破仑已经取回先手,反击的时候到了。

  被皇帝称为“欧洲最杰出行军大师”的苏尔特元帅此刻还在大本营等候命令,他下属的第一师和第二师潜伏在歌德巴赫溪谷的浓雾中,就在庞特维兹和亚士科维兹村之间,看来盟军丝毫没在意那个地方。现在普拉钦高地上的雾气开始散去,从泽兰山可以一览无余。拿破仑透过望远镜看着一股股盟军开下高地,大概已有4万人过去,看来对方已经使出全力。时间8点45分,他转过头问苏尔特:“你的师需要多久能占领普拉钦高地?”
  “最多20分钟,我的人就在山脚下待命。”
  “那么,我们再等一刻钟好了。”

  他继续观察着普拉钦高地,越来越多的敌军正在离开,皇帝脑子里每个细胞都在开动,计算着时间和距离,排除各种可能,将剩下未知的部分交给运气。时间就是一切,必须给对方足够的时间撤空中央部分。15分钟一点点过去,北方的枪炮声也密集起来,巴格拉季昂已经沿着奥姆兹――布卢姆大道开始攻击,与拉纳战成一片。巴克斯霍顿已经下达全面攻击命令,塔尔尼兹还在不断易手中;数量已经严重减少的北意大利步兵团还在狙击第二纵队先头旅,26步兵团前往增援,暂时在索科尔尼兹一带形成僵持,双方官兵争抢着每一幢房舍、每一面墙壁;联军第三纵队向科贝尔尼兹猛烈突进,侧翼的俄军第7猎兵团发现自己处于交叉火力中,一面来自索科尔尼兹城堡,一面来自科贝尔尼兹的Levasseur旅,在短时间内伤亡惨重。达武巧妙的布置吸收着联军每次冲击,少量散兵躲在村庄里骚扰,当对方阵列散开时再从侧翼发动营团级的反击,趁机再次抢占有利地形。此刻每条战线都绷得笔直,“再加一滴水,整桶水就会溢出来。”

  9点,附近教堂钟声准时响起的时候,苏尔特转身离去,身经百战的他已经不需要更具体战术指示了。皇帝说:“全力一击,结束这场战斗吧。”他用望远镜向南方指了一下,显得有点激动,对随从们说:“他们人数真的很多,他们远道而来与我交战,他们想战胜我,不――他们想把我军从南方切断彻底消灭,他们以为我是新手。好吧,趁现在后悔吧,遗憾吧!”

  拿破仑突然闭口不语了,一轮火红的太阳傲然透出云隙,阳光迅速驱散晨雾,给摩拉维亚冰冻的平原和高地勾出一圈耀眼的金边。每个参加过1805战役的法国老兵每每谈起这一幕,就骄傲的说:“le Soleil d'Austerlitz!那是奥斯特利兹的太阳!”此刻从泽兰山望下去,两个师的法军突然现身,伴着冲锋的鼓点,他们甩掉溪谷中残留的雾气,就像蛰伏的狮子甩掉浑身水珠,冬日的阳光在无数刺刀尖上跳动,如同一排排凶狠的牙齿,开始沿着普拉钦高地平缓的西麓冲上。范达姆师在左,圣海拉尔师在右,每个人飞速推进一枪不发。

  库图佐夫和他的参谋们此时正在Krzennowitz村前方的小山坡上,最新的消息令人满意:南线的塔尔尼兹和索科尔尼兹即将被占领,朗格伦纵队已经重整完毕,再次投入战场;北线的战况相对沉闷,但不要紧,本来就是佯攻作战。库图佐夫一边反刍早上皇上的粗暴,一边举起望远镜观望两公里外的法军阵地。突然一名参谋叫起来:“天主呀!看那里,是法国人!”就在几百码外突然出现大队法军,他们甚至可以听到“On va leur percer le flanc…”的曲子。信使拼命打着马向南北奔去,库图佐夫现在完全知道法国人的计划了。不管怎样中央必须守住,他希望科罗拉瑟的奥军尚未走远,米洛拉多维奇的25个营必须及时拉回。而利希顿斯坦因的骑兵已经在接战中,最多只能抽出4个团,于事无补。

  在普拉钦高地上,冷汗横流的俄军排成两列准备接战。圣海拉尔将军的第一师最先杀上,法军挺着刺刀直冲上来,俄军稀稀拉拉的排枪打倒几个,圣海拉尔受伤,更多人趁着装弹的间隙冲到跟前。没有设防的普拉钦村和火炮阵地几乎在瞬间被Morand将军率领的第10轻步兵团占领,Thiébault将军带着14和36步兵团继续向高地推进,突然遭到侧面一排射击。他们朝那条山沟冲去,两个营的俄军举手投降。第二师Varre将军的旅则向普拉钦东线追击,剩下部队向北部的Staré Vinohrady推进,将5个营的俄军赶下山去。此时苏尔特带着军属炮兵开到,12门火炮一字排开,用开花弹对北方重组中的奥军直接开火,范达姆带着他的师直冲过去,用刺刀将其杀散。这一切结束时已是11点,苏尔特成为普拉钦高地的主人,在盟军心脏部位打下一根钉子。

  那么趁着中央战斗告一段落的时候,来看看北线。

  就在清晨拉纳元帅从大本营回来的路上,前方的哨所和骑兵巡逻队就开始报告,沿着奥姆兹向布卢姆大道上敌军活动频繁起来。7点前,法军前哨的左翼开始有秩序的向后收缩,退到缪拉和贝尔纳多特可以支援的距离内。塔列特(Trelliard)的轻骑兵在主阵地前半英里的地方巡逻,夏费拉利(Caffarelli)和絮歇(Suchet)的师分别埋伏在大道两旁。在絮歇左侧,是塔列特轻骑兵师的其余部分和缪拉骑兵军中暂时调拨过来的Milhard轻骑兵旅。他们后方的波森维兹村(Bosenwitz)由17轻步兵团的一部分防守,剩下的则在Claparède将军指挥下防守桑顿山,这是整个法军左翼的轴心。

  缪拉的骑兵军紧跟在后方,其中哈特普(d’Hautpoul)将军的胸甲骑兵师分布在絮歇步兵师第二列中(88和64步兵团之间)和桑顿山旁边;克勒曼将军(Kellermann 那个老元帅的儿子)的轻骑兵师。Nansouty的将军的胸甲骑兵师和Walther将军的第二龙骑兵师担任预备队。再南方半英里处是贝尔纳多特的第一军,驻守在波森尼兹溪(歌德巴赫一条支流)西岸的泽兰山麓上,现在雾气已经散去,拿破仑可以清楚山下的布阵,在他身边是排列整齐的近卫军。

  大道在Pozorice哨所后方一分为二,一条通往奥姆兹,一条通往奥斯特利兹。现在巴格拉季昂中将把他的部队展开,准备向西发动攻击。他的最右翼是第5猎兵团;正面是帕夫罗格拉德(Pavlograd)和马乌波尔(Maruipol)两支骠骑兵团,后方跟着圣彼得堡、皇后和特维尔(Tver)龙骑兵团;左翼是普斯科夫(Pskov)和阿尔汗格尔斯克(Arkhangelgorod)两个步兵团,跟着是老英格曼兰步兵团(Old Ingermanland);三个团的哥萨克骑兵在左翼前方松散列阵,准备在突破后自由出击;第6猎兵团驻守Krug和Holubitz村。巴格拉季昂总共有40门火炮,利希顿斯坦因亲王的奥地利骑兵部队在他南方列阵,他下令将马拉火炮和炮兵预备队一起拉上来,尽可能弥补眼前的大空当。同时派出洛林根胸甲骑兵团(Lothringen,有时我偷懒直接用英文请见谅)去增强Staré Vinohrady的防守,派出拿骚和凯撒骑兵团去布拉瑟维兹村后方布阵。接着是同盟军的总预备队――俄罗斯近卫军。

  双方以炮火开始右翼激战的序幕,利希顿斯坦因的4千名骑兵猛烈突进,冲向拉纳第五军阵地。法军师属的8磅炮和团属的4磅炮使用开花弹在零距离急速开火,毫不费力的打倒一片片骑兵,步兵的排枪和骑兵的卡宾枪也加入这场大合唱。十分钟后,奥地利骑兵不得不暂时离开这道火网,在Urarov将军指挥下后退重组。只有康斯坦丁大公枪骑兵团在没有侧翼支援的情况下拼死冲进法军阵列,将克勒曼的的轻骑兵驱散。但他们前进得未免过快,当跑上布卢姆大道后才发现自己暴露在絮歇和夏费拉利步兵师的防守正面,步兵们几乎不用瞄准就开火,400名英勇的俄国骑兵在短短两分钟内全灭,包括指挥官Essen上校在内。

  克勒曼抓住这个机会指挥他左翼的骑兵团杀出,刚好撞上奥地利骑兵第二波突击。复仇心切的帕夫罗格拉德骠骑兵团将法国骑兵驱回,并且紧紧跟在后面,企图拉近距离避过法国步兵的密集火力。根据在山顶上观战的Thiard将军(大本营幕僚之一)的描述,夏费拉利的步兵师就像阅兵时一样向两边分开,让克勒曼的骑兵中队过去。尽管此时法军射击依然很准确,穿着蓝绿两色军装的奥地利骑兵还是成功突入,后面紧跟着特维尔和圣彼得堡龙骑兵团。这个小小的危机引起一定混乱,正在前线观战的缪拉亲王也不得不拔剑参加格斗。后方预备中的Nansouty将军发现情势危机,不等命令就带领他的重骑兵师出击。在步兵的欢呼声中,法国的胸甲骑兵从侧面切入奥军前进纵队,用军刀将他们击退,再用卡宾枪齐射,将俄国Elisabetgrad骠骑兵团和Chernigov龙骑兵团赶出己方阵地。这时Nansouty头脑相当冷静,注意到奥军的第三波突击转眼即到,他并没有像克勒曼一样随军掩杀,而是退到夏费拉利的步兵阵地后方重组队列。利希顿斯坦因已经打红了眼,前方第二波的骑兵还在纷纷后撤,第三波的骑兵不得不错开让他们过去,就在速度稍减队形变动的当口法军步兵重新进入阵地,继续用密集的炮火和排枪阻止对方靠近。当对方的耐心和勇气用尽后,Nansouty的骑兵重整完毕,7个重骑兵团一字排开,用一次完美的骑兵突击将奥地利骑兵彻底驱散。

  上午10点30分,拉纳觉得时机成熟,开始指挥步兵前进。夏费拉利下属的13轻步兵团和51步兵团的第1第2营前往占领布拉瑟维兹村。幸运女神再一次对法国人微笑,这个村子在俄国近卫猎兵团的防守下,已经击退了贝尔纳多特早些时候的一次进攻。此时俄国指挥官发现Staré Vinohrady山坡附近开出一支法军,正在架设火炮阵地。于是指挥官下令将阵地转移到村子后方。就在他们刚开出村子时,意外的撞上从侧翼包抄过来的法军51团第2 营,500名俄军和5门火炮不及展开,全部被俘。

  拉纳的两个步兵师则沿着大道正面开进,他们同样遇上俄军的猛烈炮火,3分钟内有400名法军被打倒,其中包括Valhubert将军,他的大腿被榴弹打碎,“记住皇帝的命令,保持队列。”他对参谋说,“胜利之后再来管我,如果你们输了,我也不想活下去。”于是第二天,他死在布卢姆的野战医院里。

  在最北端,俄国第5猎兵团的两个营一度将法军第17轻步兵团击退,马乌波尔骠骑兵团和一些哥萨克骑兵开始追击,他们一度冲到波森维兹,然后被17团剩下的部队击退。Treilhard和Milhaud的轻骑兵师趁机突进,将他们赶到歌德巴赫高地附近。此时在整条战线中央,克勒曼和沃尔特的轻骑兵师已经冲到巴格拉季昂的出发点附近,缪拉亲自率领哈特普的胸甲骑兵师发动最后一击,将俄军中央掏空。北方的俄国步兵散开队形,让己方后撤的骑兵过去,却发现紧跟后面的是絮歇师的大片步兵,这是一次完美的步骑配合,队形散乱的俄军付出了2000名伤亡和16门火炮。

  此时同盟军的右翼已经陷入一片混乱中,他们的营地也被占领,法国人发现了一万个摆放整齐的背包。士兵们带着欣喜的心情翻开战利品,发现“不过是一万个空空的私人物品匣,和一万片粗糙的黑面包,不是用麦子和面粉,而是用草梗和麸皮做成的。”他们一边咒骂,一边纷纷把黑面包塞到口袋里去,法国人自己也在断粮边缘。浑身冷汗的巴格拉季昂企图在后方重建一条防线,至少堵住通往奥姆兹和奥斯特利兹的道路,意外的增援来到:奥军的Frierenberg少校奉命运送12门火炮从奥姆兹刚刚从开到,他下令顶着后撤中的步兵匆匆架设,一下子打哑法军好几门火炮,暂时稳住了防线。

  根据法国的说法,是拉纳下令停止推进的,不管怎样现在他已经将盟军赶到Raussnitz溪以东,继续前进他的右翼可能被侧击。至此俄军右翼的损失大约是2500人战死,4000多人被俘;法军伤亡在2000人左右,主攻的巴格拉季昂已被挫败,拉纳开始把目光投往南方,整场会战最高潮的一幕尚未到来。




  在普拉钦高地上,法国第四军刚刚站稳阵脚。第2师第10轻步兵团驻守在普拉钦村,在一场混战后他们刚刚击退诺夫格罗德步兵团和小俄罗斯掷弹兵团(总共5个营,都属于科罗拉瑟的第四纵队)。圣海拉尔及时命令14步兵团的一个营前往增援。指挥官Thiébault将军有点担心,因为东方正出现越来越多的人影。在浓密的硝烟中,那边的人影接近了:“是别开火,我们是巴伐利亚人。”Thiébault没有上当,他的旅正向右展开,最前端的36团刚刚得到军直属炮兵的支援,6门12磅重炮排在步兵阵地两侧。

  现在法国炮手们趴在地上,紧紧握着火绳杆,远方开来的正是奥军第二纵队的卡明斯基旅,朗格伦将军对自己后方传来的枪声有点担心,派他们回来接应。此刻接近到150码,发现对方阵地还是一片沉寂不禁暗自窃喜。Thiébault下令开火了,12磅重炮发出怒吼,致命的开花弹在奥军密集阵列中撕开巨大裂口。于是拼死的强攻开始,这些奥军并不算是精锐之师,但身后就是库图佐夫和两位皇帝,他们带着狂热一次次冲上,普拉钦高地东面的阵地也陷入反复拉锯战中。此时圣海拉尔已经抽不出人来增援了,南方第10轻步兵团也正遭受猛攻。奥军第二纵队开了回来,朗格伦中将亲自率领库尔斯克步兵团的两个营,后面是Podolia步兵团。法军的援军也及时开到,列格朗那边的情形基本已经得到控制,现在他命令Levasseur将军的旅上高地支援。在两侧火力夹击下,库尔斯克团几乎全灭,1550人伤亡,火炮和团旗全部丢失;Podolia团也不得不后退,幕僚把大叫突击的朗格伦强行架下来。他们一直退到索科尔尼兹农庄附近,怒气冲冲的中将去见巴克斯霍顿要求援。

  “亲爱的将军,你怎么到处都能看见敌人?”左翼总指挥傲慢的说。
  “而你,伯爵,恰恰不知道哪里有敌人!”下属更加无礼的回答。

  此时范达姆的师正牢牢扼守北方的Staré Vinohrady山麓,他下令三个旅沿正面全部排开,居高临下发扬最大火力。奥军的萨尔兹堡步兵团(Salzburg)的6个营在这种打击下开始溃散,第2旅进一步出击,将第四纵队压到Krzenowitz一线。显然奥军的攻击也快到强弩之末,沙皇正铁青着脸站在山下,一发炮弹在不远处落下,把他弄得满头灰土。库图佐夫的额头也被弹片擦伤,就在山下接受包扎,身边到处是卡明斯基旅的伤兵。

  泽兰山上的信号站和传令兵不停将最新的战况通知大本营,两翼的情况都令人满意。时当中午,拿破仑决定将指挥部移到普拉钦高地。5500名穿戴整齐的近卫军簇拥着他,熊皮帽上的羽毛在空中飘扬,后面是乌迪诺带领的5700名精锐掷弹兵师和贝尔纳多特完好无损的第一军;鹰帜所至,到处响起“皇帝万岁!”的欢呼。拿破仑的新指挥所在Staré Vinohrady,那里是整个高地的最高点。现在他正考虑,究竟是向北包抄盟军右翼,还是向南席卷盟军左翼,战场的形势每分钟都在变动,而他正是调整布局把握战机的大师。此时向山下望去,会战最高潮的部分正好在皇帝面前展开,同盟军孤注一掷,投入最后的预备军,杀气腾腾的俄罗斯近卫军出现在东北方地平线上。

  11点30分,康斯坦丁大公和他的精锐部队开到Raussinitz溪边,准备接替撤退中的第四纵队,此时布拉瑟维兹村已被法军占领,Hohenlohe将军的胸甲骑兵正从那个方向撤下来,于是他们撤到近卫军身后重整。范达姆师直属的炮兵还是向山下开火,炮弹纷纷落在近卫军阵列中。康斯坦丁决定就从这里反击,正面由精锐西蒙诺夫斯基和普罗巴辛斯基禁军团组成,近卫猎兵团在后方掩护,近卫骑兵在两侧掩护,他们将从Staré Vinohrady攻上。

  就在他们阵型排开时,席纳将军的第3旅出现在山麓上,开始向下面的俄军射击。这个变动迫使康斯坦丁下令全面突击。3千名掷弹兵在斐迪南将军率领下向山顶摸去,可惜突击的时机没把握好,在离山顶300码处他们过早开始冲锋,跑到目的地时大多数人不得不停下来喘气,就在这时法军的火炮开始射击,精锐的俄国掷弹兵开始后退,但队形丝毫不乱,打算退到Krzenowitz再重整攻势。

  拿破仑透过望远镜看到这一幕,命令范达姆将阵地稍微右移,给集结中的俄军施加压力,但同时法军中央和左翼也暂时出现缺口,康斯坦丁没有漏掉这个机会。他将手头15个营的近卫骑兵全部投入,同时让半山的掷弹兵继续吸引法军正面注意力。范达姆师的第4步兵团此时开下山坡,打算趁对方立足未稳先发制人,他们排出空心方阵,准备抗击骑兵冲击。就在阵型完成的瞬间,训练有素的俄国骑兵向两侧分开,露出身后6门马拉火炮,这次轮到法国步兵被对方零距离的炮火成片屠杀,一发发炮弹精确的落在方阵中心,200人在瞬间倒下,鹰旗也被缴获。此时范达姆率领24步兵团冲下,打算救出第4团,但发现他们自己也被潮水一般的胸甲骑兵淹没。

  皇帝有点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混乱,参谋们认为那是俄国俘虏,很快他们就发现情况反常,于是策马上前阻止这种不光彩的场面。“没法让这些家伙停下来,当我们上前劝说甚至威胁时,他们嘴里叫着皇帝万岁,脚下却跑得更快了。”de Ségur回忆说,“陛下也注意到这种滑稽的把戏,他笑了笑,让逃兵们过去了。”

  贝西埃元帅的近卫军终于登场,Morland上校带领两个中队的近卫轻骑兵,在Ordener将军的三个骑马掷弹兵中队(绰号大靴子grosse-bottes)的支援下开始反击,另一个中队的猎兵则配合马拉火炮分队在侧翼展开。在一阵白刃格斗和近距离乱射后,双方伤亡都很大,康斯坦丁决定押上最后的本钱,皇家近卫骑兵带着胸口醒目的马耳他十字从战场一角突刺过来,近卫哥萨克骑兵紧随其后,此时普罗巴辛斯基和西蒙诺夫斯基禁军团从两侧包抄上来,法国骑兵逐渐抵挡不住,Morland上校被击中头部落马战死,掷弹兵和马拉火炮开始掩护骑兵撤退。

  情况很糟糕,救星及时开到。贝尔纳多特第1军第2师先头旅在Gérard上校指挥下堪堪抵达战场(从大本营的公文纪录看,是苏尔特让他们来增援圣海拉尔的,根据Gascon元帅的回忆是贝尔纳多特下令调拨的,根据皇帝的说法是他亲自下达手令的),不管怎样他们的到来稍稍缓解了前线的混乱。此时大本营直属的让・拉普将军(Jean Rapp)率领4个中队的近卫骑兵开始反击了,冲在最前面的是皇帝从埃及带回的250名马姆鲁克骑兵(其实有不少是法国人),他们穿着东方风格的长袍,手持阿拉伯弯刀,坐骑也像主人一样狂热,无视枪弹和刀剑,将对方步兵踢倒在地再加以践踏。紧跟在后面的掷弹兵两眼发红,杀气腾腾,迎面而来的一概射杀。而俄国禁军就不敢胡乱开枪,唯恐误伤友军,尤其那些皇室骑兵一个个身家显赫。

  鲜血伴随闪光的军刀四处标射,浑身弹孔的战马悲鸣着倒下,惨烈的混战持续了15分钟。随着贝尔纳多特第一军源源开上普拉钦高地,俄国近卫军再也承受不住压力。于是很突然的,所有人一起掉头,在奥地利胸甲骑兵掩护下朝Krzenowitz村撤离。如果此时第一军发动追击,没有一个俄国近卫军能逃过一死,但是贝尔纳多特没有下达这种命令,或许是不想抢别人的功劳,或许是赞赏对方的英勇。皇帝也没有下命令,轻伤的拉普将军将200多名解除武装的皇室骑兵带到他跟前,人人身上带伤,包括指挥官Repnine亲王在内,“圣彼得堡的女士们会为此痛哭啊。”皇帝喃喃自语。

  他策马在战场上走过,满地是三个国家士兵的尸体,很多纠缠在一起,间或有一两个伤员举起胳膊向拿破仑致敬。医务兵也来了,法国人满怀敬畏看着一分钟前的对手,农奴出身的俄国士兵不管伤势多重,也握着胸口的圣母像,决不发出一声呻吟。皇帝的马姆鲁克卫兵穆斯塔法,上前将一面俄国近卫军旗放在主人脚下,从1798年开始他就伴在皇帝身边,从埃及直到摩拉维亚。战前他说过“抓住康斯坦丁,我砍他的头,送给陛下。”刚才他在混战中果然一直向康斯坦丁冲去,大公开了一枪,很幸运的打倒了他的战马。

  现在刚过下午2点,俄军中央已经不复存在,差不多可以使出重拳了(coup de grace)。拿破仑继续观察战场,他打算再次调整战略。虽然已经控制住巴格拉季昂的侧翼,但北方同盟军依然保持着良好秩序,阵地相对来说在较远的东方。于是他决定南下,巴克斯霍顿庞大的左翼依然在歌德巴赫溪两侧缠斗,贝尔纳多特的第一军接掌普拉钦高地的防务,范达姆师、圣海拉尔师和近卫军将向南完成包抄。

  一切就绪,圣海拉尔的第一师开始向索科尔尼兹进发,师长在左翼亲自指挥Merle将军的旅,中央是第二师调拨过来的Férey旅,左侧是转战多时的Levasseur旅;第二师其余两个旅沿着普拉钦高原南面开下,准备切断巴克斯霍顿的退路,他们后面跟着Boyé龙骑兵师;近卫军在远处慢慢跟上,皇帝骑马站在最前面。

  此时在南线,费利埃正打算发动最后一次突击,他亲自带领33步兵团攻击索科尔尼兹西侧,48步兵团则配合北意大利和科西嘉轻步兵团的残部向村子南方突击,争取重新夺回城堡。这个小镇的街道此时已成为人间地狱,到处是法军和盟军的尸体,每一块砖头上都有子弹的痕迹。当这次攻击被奥军阻击的时候,圣海拉尔师及时赶到,36步兵团在Thiébault将军带领下从东南向城堡突击,Levasseur的旅趁势将果园和村庄的阵地联成一片。此刻同盟军的指挥官无暇应战了,他们能想到的就是撤离,尽快尽可能完整的撤离,远处法军已经陆续出现在普拉钦高地的边缘。最先反应过来的朗格伦中将带着第8猎兵团和Viborg步兵团从南方突围,此时法军尚未合拢,被他们成功撤出;第二股突围的包括Perm燧发枪团和第7猎兵团大部,试图向西北方撤出,与大队失去联系;剩下的人拼死据守索科尔尼兹城堡,与蜂拥上来的法军争夺每一座房屋和牛栏,Thiébault也在进攻中被一发子弹击中肩部;第三股包括加里西亚(Galician)和布良斯克(Butyrsk)步兵团,和纳瓦(Narva)、亚速(Azov)、波多利亚(Podolia)步兵团的部分,他们在Przbyswsky中将的指挥下向北冲向科贝尔尼兹,试图与那里的第四纵队回合,很快发现自己处于三个方向的夹击中:后方是法军36步兵团,左侧是乌迪诺的掷弹兵师,右面是Morand和Levasseur旅,每前进一码都有大群士兵倒下,这支筋疲力尽的队伍终于在索科尔尼兹水塘附近被包围。36团的步兵高叫着“俘虏!俘虏!”向Przbyswsky中将冲去,却被旁边杀来的第8骠骑兵团抢了先手。一些俄国军官将军旗扯下藏在制服下,所有4000人全被俘虏。

  此时在所有战线上,同盟军的纪律和秩序都在急速崩溃中。尽管有小股部队还在拼死战斗,奥军的Wimpfen中将是下一个投降的,他跟纳瓦步兵团的残部一起举起双手,算是幸运的。很快索科尔尼兹庄园和城堡被达武的第三军完全占领,失去众多战友的法军已经杀红了眼,同盟军的伤兵被法军的刺刀纷纷解决。

  拿破仑和大本营此刻到普拉钦高原南侧的圣安东尼礼拜堂,苏尔特和范达姆已经等在那里。往山下望去,Aujest Markt还未被占领,这是同盟军逃生的最后通道。皇帝马上命令范达姆师去占领,此时成百上千的盟军已经从这里过去,直接从结冰的Satschan和Menitz水塘上逃走。但范达姆的部队散得太开,一时无法收拢。一支俄军的炮兵部队(有资料说50门火炮,不过这个数量很值得怀疑)见状迅速展开,对准普拉钦南侧斜坡不停轰击,拼死掩护步兵南撤。法军也有火炮正从北方运来,但途中被一群奥地利龙骑兵突击,耽搁在半路上。最后28团的一个营用刺刀开路,终于冲到Aujest Markt以东,切断通往Hostieradek和奥斯特利兹的道路。越来越多的法军从山上冲下,占领了这座小村。那个英勇的俄国炮兵连打到最后一发炮弹,然后统统倒在刺刀下。

  现在左翼被彻底包围了,战略层次的讨论到此为止,同盟国的将军们纷纷冲上第一线,随便拉住几个营就地组织抵抗。一小股奥地利和哥萨克骑兵在多克托洛夫中将指挥下一边反击一边退出塔尔尼兹村,向背后的河岸撤离;莫里兹・里希特施坦因少将(Moritz Lichtenstein)借过前卫第1旅的8个胸甲骑兵中队担任后卫。拿破仑指望Boyér的第3龙骑兵师可以粉碎所有抵抗,但他迟迟裹足不前,盛怒之下皇帝下令大本营的Charles-Mathieu Gardanne将军去接过他的指挥,但这次攻击意外的撞上俄国Sievers上校组织的15门火炮,大批法军骑兵在黄昏的暮色中落下马来;同样的奥军莫里兹少将的反击也直接撞上法国近卫军的马拉火炮,遭遇到相同命运。

  一筹莫展的巴克斯霍顿决定从最南端利塔瓦河(Littawa)上的木桥过去,他和参谋们身先士卒从桥上跑过去,但后面紧跟的一尊大炮却将桥压跨。跟着的步兵不等命令,纷纷下河,从结冰的河面上跌跌撞撞过去。剩下的火炮开始沿早上临时搭成的堤道撤退,此时不知是技术还是运气,法军一发炮弹恰巧命中一辆弹药马车,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最后一条通道被炸成两截。越来越多人开始跑上冰冻的河面,谢天谢地冰层可以承受足够重量。此时法军北方运来的25门火炮已经在高地南侧架设完毕,随着皇帝一声令下,这场战役最后一幕开始了。实心弹头带着呼啸砸到冰封的河面上,所到处天崩地裂,疲倦不堪的士兵随着碎冰沉下河底,虽然河水不深,却再也没有力气挣扎,掉下冰窟的战马悲鸣着乱踹,肚腹已经被坚冰划破,更多炮车和马蹄从后方冲上,将窟窿的边缘压破,同样消失在冰冷的河水中。究竟有多少人在这场屠杀中幸免是未知数,根据法军第30号公报,2万名敌军因此丧命,这显然是无稽之谈。正如法国人后来的一句谚语:mentir comme un bulletin(公报一样的弥天大谎),事实上,扣除突围和留下抵抗的数字,逃上河面的同盟军应该在5000人左右,而Satschan湖南面水很浅,而事后从浅水中打捞出38门火炮和130具尸体,因此比较客观的数字应该是2000-3000人。

  更多的俄奥联军还在河滩上,周围是同样疲倦但极度亢奋的法国大军。4点半,日幕西垂,小雪从天降下,枪声沉寂下来,应该停止流血了。皇帝策马经过战场,到处是“皇帝万岁”的欢呼声,士兵们的眼神中充满敬畏,1805年的法军或许是拿破仑一生指挥过的最精锐的部队。但也付出了9千人伤亡,超过总兵力一成。倒塌的马车、破损的军旗和遍地的尸体渐渐被小雪覆盖,摩拉维亚冰原重新归于沉寂。Nothing but a battle lost is more terrible than a battle won。(比打胜仗差一点的不过是打败仗)威灵顿公爵在滑铁卢战役后看着两军尸体如此评价,皇帝心中应该有相同的感慨吧。

  自信满满开进战场的联军带着伤心离去,27000名同伴被留在身后(百分之三十二),其中12000名被俘虏,还有近两百门大炮。巴格拉季昂的部队尚算完整,当他回到拉斯尼兹村时见到了巴克斯霍顿,这位左翼总司令身后只有2千人跟随,只有出发时的百分之六!亚历山大不仅与部队失去联络,甚至丢掉了他的参谋部。Toll少校最后在离战场7英里的Urchitz村找到了沙皇,当时他独自站在农舍屋檐下,呆呆望着铅灰色的天空。另一方面,征服者与被征服者同样疲倦,法军开进联军早上的营地,纷纷找块干地躺下。达武第3军26团的士兵非要给他们敬爱的长官Pouget上校找一张好床,最后只能“拉来几具俄国人尸体,在上面铺层稻草。”皇帝向Posoritz哨所驰去,路上不时下马从路边拉起伤兵,给他灌几口白兰地。

  联军总共失去9名将军,20名高级军官和800名中下级军官,战死者包括11000名俄军和4000名奥军;从布卢姆往莱茵河开去的18支俘虏队伍中包括9767名俄军和1686名奥军。俄国官方公布的数字承认,总共伤亡19886名骑步兵,3616名炮兵;近卫军则不在此列,他们的伤亡数字至今未曾公布。此外还损失186门大炮,45面团旗(后来全部装点在巴黎圣母院),400箱炮弹和联军所有辎重,以及成千上万具士兵的背包。

  法国的数字是1300人战死,7000人负伤,573人被俘。其中费利埃的第3军第1师损失最重,1900人伤亡;圣海拉尔的第4军第1师其次,1776人;范达姆的第2师1456人。第一军的损失微不足道,这归结于贝尔纳多特谨慎(过于谨慎)的指挥,损伤最大的团是24轻步兵团,126人战死364人受伤。法军战死将军1人(Valhubert),参谋3人,其他军官87人;受伤的有将军13人,参谋32人,其他军官460人。

  12月4日下午2点,就在通往匈牙利的大道旁,弗朗西斯二世在利希特施坦因亲王陪同下来到会谈地点,带着两个中队,神色木然,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他拒绝了拿破仑的拥抱,两位皇帝就在原木做成的长椅上开始谈判,内容不得而知,不过据说有笑声传出,分手时弗朗西斯的表情轻松很多,拿破仑答应5日开始停火,这是两人第一次会面,为将来长达5年的尔虞我诈打下开头。当皇帝回到维也纳时他见到了普鲁士的豪格维兹先生,“显然他已经准备好庆祝胜利的颂词,不过临时改了祝贺的对象。”拿破仑事后对塔列朗说,威廉三世在最后时刻还是跳下墙头,站到反法同盟一边,播下下一场战事的种子。

  同一天,萨沃利将军到达Göding宣告停火的消息,他发现那里的敌对早已结束。俄军士兵在雪地中步行,陆续向匈牙利和波兰退去。他们的数量“不会超过两万六千人,许多人没有背包,甚至丢掉了靴子,伤员们相互搀扶,但是像斯多葛门徒一样镇定。”这种坚忍和勇气赢得了法国人的尊敬,沙皇送来口信:“告诉你的主人,我走了;他刚刚创造的是一个奇迹;这场战斗只增加了我对他的崇敬,他必定为老天所挑选;我会再用一百年的时间,来创造一支同样的军队。”

  此时大不列颠的首相走进办公室,指着墙上的欧洲地图告诉秘书:“卷起来吧,近十年内我们不再需要它了。”26日,普雷斯堡和约传到他耳中:奥地利将威尼斯交给拿破仑的意大利王国;蒂洛尔、沃拉尔堡(Vorarlberg)和其他阿尔卑斯地区奖赏给法国的忠实盟友--巴伐利亚;符腾堡大公得到了斯华比亚。威廉・庇特不幸言中,法兰西第一帝国正在印制新的欧洲地图,拿破仑已经成为大陆名副其实的主人。体质虚弱的英国首相无法吞下这枚苦果,新年已经过去,伦敦的春天还远不会到来,1806年1月的一天,他的头歪向墙壁,死了。

  12月7日,皇帝下令大赦天下,200万金法郎全部犒赏部下(将军6000,校官2400,上尉1200,中尉少尉800,士兵200)。每个寡妇都得到抚恤,孤儿以皇帝名义收养,可以在教名中加入拿破仑的姓氏,全部进入公立学校就读,男孩长大后给职位,女孩长大后发嫁妆。一切都令人满意,只有一项荣誉皇帝拒绝给予,1808年在封赏元帅时,让・尼古拉斯・苏尔特小心的提出能不能成为“奥斯特利兹公爵”,被皇帝拒绝了。他可以成为利沃里公爵、奥尔施塔特公爵、甚至莫斯科亲王,但“奥斯特利兹的胜利者”永远是拿破仑为自己保留的桂冠。

  皇帝公告:
  Austerlitz,12 frimaire,an XIV

  士兵们,朕对你们感到十分的欣慰!在奥斯特利兹的这一天,你们用勇气完全回报了朕的期待,为军旗增添了不朽的光彩!在短短四小时之内(注,原文这样),由俄国和奥国两位皇帝率领的十万大军,被你们彻底击跨、粉碎!或是丧命在你们的刺刀下,或是在冰冷的湖水中。
  40面军旗,俄国近卫军的全副仪仗,120门大炮,20名将军和超过3万名俘虏,这是从未有过的空前胜利!如此强大的对手,如此悬殊的数量对比(注:八万对七万),他们无法抗拒你们的冲锋,这足以证明法国士兵的所向无敌!仅仅两个月不到,第三次反法同盟就土崩瓦解,和平唾手可得。正如朕在渡过莱茵河之前向国民保证的那样,只有法国的地位和盟友的利益得到保障的前提下,朕才会接受这样的和平。愿所有流洒的鲜血,所有的杀戮和不幸都归结于那些背信弃义的岛民(注,英国人),他们是一切的罪魁祸首,让那些窝在伦敦的懦夫、那些寡头政治业者为这一切负责。
  士兵们,从全体国民将至尊的冠冕戴在朕头上那一刻起,你们就是朕所信赖的柱石。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敌人还在暗地里破坏贬低这种光荣,连同铁之王冠(注,指意大利王冠),那也是用无数法国人高贵的鲜血换来的!阴谋家企图夺走这一切,但所有无耻低级的盘算都在朕的加冕纪念日这一天,被你们彻底摧毁!现在他们该明白,吹嘘和胁迫必须以实力为根底,我们是不可征服的!
  士兵们,当为了祖国的幸福和繁荣必须付出的努力一一完成后,朕将带领你们回到法兰西:在那里你将得到朕能给予的最丰厚的回报,国民将夹道向你们欢呼,你们可以自豪的对别人说:“我参加过奥斯特利兹会战!”而他们将钦佩的说:“你原来是其中一个好汉!”



大事记(这里地名人名用英文方便感兴趣的诸位找资料)

1803.05.16 英国对法国宣战
1803.06.15 L'Armée d'Angleterre陆续开进Boulogne大营
1804.02.13 Cadoudal刺杀第一执政失败
1804.03.14 Duc d'Enghien在Ettenheim被绑架
1804.03.21 公爵在Vincennes被处决
1804.08.16 拿破仑在贝伦颁发荣誉军团勋章
1804.04.11 第三次反法同盟开始形成
1804.05.18 拿破仑在全民投票后称帝
1804.12.02 拿破仑在巴黎圣母院举行加冕典礼
1805.05.26 拿破仑在米兰成为意大利王国国王
1805.08.09 奥地利加入第三次反法同盟
1805.08.20 维伦纽夫舰队开进Cadiz港
1805.08.25 拿破仑下令放弃贝伦大营,全军开往莱茵河
1805.09.10 马克率奥军进占Ulm,入侵巴伐利亚
1805.09.24 法军渡过莱茵河进入德国境内
1805.10.08 法军赢得Wertingen战役胜利
1805.10.11 Dupont将军在Haslach击退突围的奥军
1805.10.14 内伊元帅在Elchingen渡河成功,奥军退进乌尔姆城
1805.10.20 马克中将开城投降
1805.10.21 特拉法尔加海战
1805.10.26 法军开始追击库图佐夫率领的俄军
1805.10.28 马赛纳元帅在北意大利开始Caldiero战役(直到31日)
1805.11.11 孤军深入的莫尔蒂埃军在多瑙河北岸Durrenstein击退俄军逆袭
1805.11.12 缪拉亲王占领维也纳,打通北上道路
1805.11.15 巴格拉季昂在Hollabrünn用假停战骗住缪拉
1805.11.30 法军主动放弃奥斯特利兹和普拉钦高地
1805.12.01 三国军队开进战场

1805.12.02
01:00 联军参谋会议结束
01:30 拿破仑的火炬游行
02:00 索科尔尼兹村附近发生小规模交火
04:00 法军在雾中进入阵地
07:00 巴克斯霍顿的三路纵队开始攻击塔尔尼兹和索科尔尼兹村
08:30 联军占领塔尔尼兹村,费利埃师赶到战场,联军第四纵队开始离开普拉钦
09:00 苏尔特第四军突袭普拉钦高地
10:00 拉纳第五军和缪拉骑兵军击退联军北翼攻势
12:00 苏尔特完全占领普拉钦高地,拿破仑率大本营来到Staré Vinohrady
13:00 俄罗斯近卫军反击被击退
14:00 法军主力南下
14:30 达武第三军全线反击,联军左翼开始收缩防线
15:00 联军左翼崩溃
16:00 大雪降下,战斗结束

后记:去年圣诞节前某一天,跟一位朋友逛街,经过威灵顿拱门,特拉法尔加广场,直到伦敦最大的滑铁卢车站,他按耐不住了:“俺们那里最大的车站叫奥斯特利兹!”于是发生了一点讨论,就今天绝大多数历史学家的看法(我也附和同意)当年的法国人民是为了国家而战的,并非为皇帝一人,虽然照拿破仑的说法“朕即国家”,不过有点肯定的是,在大革命时代和普法战争中国民军高喊的都是Viva la Nation法国万岁!只有在拿破仑时代才是Vive l'Empereur皇帝万岁!不管怎样,就有了一点冲动,于是开始整理这些东东,差不多去年元旦就完工的,一直懒得改。相比奥斯特利兹,马伦哥、博罗迪诺和滑铁卢太悲壮惨烈,血腥太重。其实奥斯特利兹战役中双方士兵也都是不留俘虏的,出于个人审美观点隐去这些细节,当然特拉法尔加一笔带过,等BB党的来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17 14:3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高守业 于 2010-8-17 14:38 编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0-3 10: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皇帝陛下万岁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5 收起 理由
LANCER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23 18: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装甲掷弹熊 于 2011-12-8 17:59 编辑

“事实上,扣除突围和留下抵抗的数字,逃上河面的同盟军应该在5000人左右,而Satschan湖南面水很浅,而事后从浅水中打捞出38门火炮和130具尸体,因此比较客观的数字应该是2000-3000人。”

根据钱德勒的原文,应该是130具马尸

至于人,Menitz池塘没有人遗体,而Satchan池塘的打捞结果之一是2~3人遗体,140具马尸,18门火炮

此外,看钱老的原文截图,只能感慨翻译果然是会走样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24 08: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我记得05年就转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8-4-26 15:31 , Processed in 0.05438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