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13147|回复: 28

愤怒声讨哗众取宠之作——《拿破仑的罪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8-19 18:3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dler 于 2010-8-19 18:37 编辑

就在皇帝陛下的诞辰日后不久,忽然在季风书院看到了一本薄薄的书,书名极具冲击力——《拿破仑的罪行》。封面是皇帝陛下身披灰大衣、头戴标识性军帽的图像,但面容被一具骷髅所替代。仔细端详,这是一位法国“历史学家”——克洛德.利布2005年的著作。
      自从拜读《草原帝国》以后,就对法国历史学家严谨的治学态度、渊博的知识、优美的文风感到由衷赞叹,希望有机会能再见到其他法国历史学家的著作。于是,踌躇了一会儿,决定买一本《拿破仑的罪行》(书名已经让我很不舒服),回到家后一口气读完。先是连连倒吸凉气,感到不可思议;然后则是拍案而起,对这位所谓“法国”“历史学家”在文中充满诽谤、杜撰和影射皇帝陛下的行为感到出离愤怒。什么是嘲弄圣像的无耻小人、什么叫做学术上的哗众取宠、什么行为可称作是“狂犬吠日”……看了这本书后都可以明白。
      一、小册子的主要内容
      此处往下,我不愿意再提及本文主题所涉的书名。我也不愿意称它为“书”,以免辱没了人们对“书”的良好印象。只能称其为“小册子”,因为在不大的开本上,正文一共才142页,并分了未起标题的9章。对于拿破仑,我习惯称为“皇帝陛下”。尽管下面论述的主要事件,基本都发生在1802-1803年,那时,拿破仑还是“第一执政公民”,这点要特别提醒大家。
      第一章是总述。指控皇帝陛下的“滔天大罪”。
      “他犯下了反人类的罪行,可以说是一项三重罪责。”作者写道:“大家都知道,1945年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清楚地把反人类罪行定义为:恢复奴隶制或集中营关押公民,而种族大屠杀的概念则被用来表明对一个群体有计划的屠杀政策。”“用纽伦堡准则来看,他犯下了三重罪,即种族屠杀、恢复奴隶制和关押集中营。”而这所谓的罪行,全部发生在拿破仑还在做第一执政期间,在法国殖民地——海地发生的起义和镇压事件。本章里,作者还用不少篇幅大谈希特勒、墨索里尼对拿破仑的崇拜,并指出,元首当年的巴黎之行,就是为了“向这个不为世人所知的实行全国种族主义的皇帝致以敬意。”文中特别指明,皇帝陛下是希特勒某种意义上的老师,“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理智’地提出下面这个问题的人:如何用最短的时间、花费最少的人力物力、把尽可能多的‘科学上认为’劣等的人类消灭?”作者还对当今各类崇敬皇帝陛下的团体进行了攻击,说大家有意对皇帝陛下的昭昭罪行保持缄默。
      第二章论述了皇帝陛下蓄谋要对海地恢复奴隶制。
      作者在本章开篇就对皇帝陛下做了极其恶毒的攻击。在引述拿破仑1797年的一次谈话中提到“……法国现在需要一位领头人”之后,作者恶意地跟上一句:“一位领头人,一位领袖、一位元首!”
      作者紧接着做了这样的论述:“因为要争取这样一个地位,所以这位‘领头人’放弃了督政府委派给他的埃及远征军队——两个共和国党人克莱贝和德赛曾激烈地争夺过这个职位,但是这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好运。他们俩都在政变(指雾月18日政变——adler注)过后的几个月内丢了性命。在同一天里,一个被‘狂热’的穆斯林暗杀了,虽然刺杀者被立即击毙;另一个则在指挥马伦哥战役时遇害(据说被子弹射中了背部)。”这里分明影射皇帝陛下为了排除异己而策划了暗杀!这是多么无耻的指控!克莱贝的情况我不太清楚,但后者的事人尽皆知。马伦哥战役中,拿破仑在即将全军崩溃的时候,德赛将军指挥援军不期而至,一举扭转了败局,但他本人在反攻奥地利军时阵亡——如果皇帝陛下能把马伦哥大战的各个发展阶段了然于胸,并精心设计成一个暗杀德赛将军的阴谋,那皇帝陛下还何来后续的失败呢?
      作者认为,拿破仑为什么要排除政治上的异己呢?因为共和国派的人物都反对恢复法国海外殖民地的奴隶制度。而拿破仑本人坚持要排除黑人获得法国公民权,恢复奴隶贸易。
      第三章论述了皇帝陛下是个彻头彻尾的白人种族主义者。
      拿破仑不但反对“黑人”,而且是个反犹主义者。作者甚至把皇帝“毫不犹豫地免去犹太人是债权人的那些债务”说成是“扩大了他反对犹太人的种族歧视政策”。本章援引了大量事例来证明作者的观点,比如迫害有黑人血统的仲马将军(即大仲马之父——adler注),对身边人的“混血”行为不能容忍等。作者还认为拿破仑的祖上是非洲摩尔人,“正如第三帝国的统帅阿道夫.希特类有个犹太人祖父一样。”不知道作者做这样的比较,有何学术上的严谨意义?
      拿破仑在远征埃及期间,开罗等地曾发生过反对法军的暴动,自然是给法军镇压了。作者则评论道:“对开罗叛乱的镇压很残酷,将军自己也供认说造成了成千上万的囚犯,并预先经过了‘高效率’的审讯。……在殖民地战争方面是美国情报部的先辈,拿破仑派的学徒们甚至建造了关塔那摩拘留营和阿布格莱布监狱。”真不知道21世纪美军的行为,怎么就与皇帝陛下联系到了一起?是我的思维太过迟钝,还是作者的逻辑习惯于时空跳跃呢?
      作者在这里还做了一个恶意的描述,有黑人血统的仲马将军在埃及时交给拿破仑一个偶然得到的宝匣,里面价值200万。紧接着,作者描述道:“拿破仑在结婚的时候只有皮靴和短裤,但是他从意大利战役回国后,竟可以翻修他在阿雅克修的海上房屋,在比利时买下一块领地,并且在巴黎拥有一处特别宾馆。这一切资产超过了两百万。我们现在可以明白他为什么认为严谨的仲马将军‘没大脑’了。”在这里,皇帝陛下被描述成一个贪财且是非不分的小人。
      第四章论述是皇帝陛下本人执意要恢复在海地的奴隶制度。
      这章非常短小,正文总共只有5页半,大致是说:凡是在督政府议会中反对拿破仑种族主义政策的议员,都被驱逐,并代之“头脑清晰”的议员。为的就是议会支持他通过相关立法,并以此采取行动。文中指出,皇帝陛下一直强调“白人文明”的优越性,并说过:“我坚持在圣多明克实施消灭黑人的政策,不是出于经济和金融利益上考量,而是要在世界各个角落把这种令人焦虑的人种扼杀在摇篮里。”但作者认为,拿破仑就是因为经济利益才要消灭黑人,以此恢复殖民地贸易。
      第五章叙述了拿破仑如何派军队前往海地镇压。
      海地根据大革命时期公布的法令,所有黑人奴隶立即解放为自由法国公民,而海地军队中,有很大一部分比例为“黑人”和“有色人种”。为了推行恢复奴隶制,必须先解除海地的“黑人武装”,所以皇帝陛下要专门派一支军队前往镇压。而当时,法国与英国正在和平阶段,使得这种海外行动具有可能。本章特别提到,拿破仑往往派不喜欢的人远去海外执行这些“不光彩”的任务,首选人物便是贝尔纳多特。但贝尔纳多特拒绝了。
      第六章叙述了法军在海地镇压行动的前后过程。
      前往海地的法军首要任务,就是把废除奴隶制后的海地军队解除武装,因为这只军队中太多前黑人奴隶和其他有色人种(混血人)。杜桑.卢维瓦尔显示被法国任命为当地的总督,然后就是撕破脸——双方大打出手,再后面就是杜桑.卢维瓦尔被诱捕送往法国。但是,海地黑人的反抗并没有因此而削弱,而是越战越勇,最终迫使法军投降。作者认为,“波拿巴试图恢复奴隶制,然后这个民族起来反抗他,打败了他。”这就是整个海地独立的真相。作者不认为当地“黄热病”流行造成大量减员是法军失败的主因;尽管作者自己也提到:法军统帅,拿破仑的妹夫——勒克莱尔就是因为染上黄热病而丧命的。作者认为,由于那些黑叔叔自由战士的英勇反抗,法军终于走投无路、被迫投降;而企图撤离的法军又被后来进入敌对状态的英军俘获,整支法国远征军几近全没。我个人认为,在对整件事件的描述,还是去看看《战争史研究》中《近世的海地与战争》一文,那里的记述更加准确、全面和客观。
      第七章叙述了法军在海地期间的种族灭绝暴行。
      作者在这里例举了“大量史料”,指控法军大规模的采用绞刑、枪决、毒气、猎狗撕咬以及其他形式的虐杀,在1802-1803年期间,屠杀了10万海地黑人或其他“混血人”——这占据了当地非洲裔人口的20%。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作者指控法军采用毒气杀人!据作者所说:“当底舱装满葡萄酒桶时,人们会点燃用二氧化硫做燃料的灯芯,定期给船舱消毒”。法军就是这样把被俘的黑人锁在船的底舱,“二氧化硫一旦接触超市的表面就会变成硫酸,尤其是在湿润的眼睛部位。所以在充满水的船舱,这种方法会造成难以忍受的灼伤”。然后,作者习惯性地把纳粹德国穿越过来,“而不久之后,正是用同样的方法,他们用以前做杀虫剂的齐克隆B在集中营中做毒气杀人。”要是稍不留心的话,还会误以为是拿破仑法国发明了齐克隆B。且不说这些所谓史料的真实性,但我要说的是,法军真要是这么“义无反顾”,恐怕后来在西班牙的战争也至于拖那么多年,也就绝对不会出现一个法兰西帝国的“致命溃疡”了。作者的最终观点是,拿破仑本人要对上述所有屠杀暴行负责。
      第八章叙述了拿破仑在本土对“黑人”、“有色人种”进行迫害。
      一是流放迫害。作者又是引证了大量所谓的“事实”,说明拿破仑采用一系列手段,将海地拥有较高军衔的“黑人”、“有色人种(混血人)”流放至艰苦的地方,通过服苦役等,加以“自然”消灭,并专门为此建立了“集中营”。对关押在法国的杜桑.卢维瓦尔,皇帝陛下也是千方百计的加以折磨,通过酷刑、监室条件恶劣、不给就医,甚至暗中下砒霜,逼问杜桑隐藏的1500万法郎宝藏——关于这一点,恐怕没有几个读者会相信。这里,连作者本人对皇帝陛下为什么不直接枪毙杜桑也感到难以自圆其说,而是通过含糊其辞、偷换概念的手法,勉强过关。但作者始终没有提到,如果皇帝如此憎恶“黑人”、“有色人种”,务必要将之消灭,但却为什么还要在身边长期保留一支马穆鲁克亲兵呢?是要时常提醒自己“消灭有色人种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还是皇帝陛下人格分裂?
      二是教育迫害。作者说拿破仑关闭了国家殖民地学院,并把“黑人”、“混血人”学生扫地出门。作者评论道:“这项措施后果非常严重,因为拿破仑把反叛殖民地的所有学院都关闭了。从此移植民的孩子只能到法国来读书,其他人只能做文盲。即使他们是自由民,也没有能力到法国来读书。”尽管作者极力表现为一个反种族主义者,但在这里,一种殖民主义者的优越感、救世主心态又表露无疑:“这项政策直到今天还对海地造成了一定影响,目前那里有百分之六十的人是文盲。其他海外省也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影响。”真是天知道!这本2005年出版的小册子,尽然把21世纪初还陷于贫困的海地归咎于200年前的皇帝陛下。
      三是禁止通婚。关于这一点,我实在是不想多费笔墨了。据作者说,皇帝陛下直接授意他的司法部长,在1803年1月18日发布了给所有省长的通函,要求全国各地市政官员不签发有关黑人和白人通婚的结婚证书。但作者也承认,在实际操作中,各地对“黑人”的理解不同,因此也没有对这项政策认真执行过。
      第九章是作者总结自己的观点。
      这章也很短小,其中一些观点实在是让人目瞪口呆。在这里,我引述作者最“精彩”的一道语录:“作为历史上第一位种族主义独裁者,拿破仑不仅对法国此后做出的所有殖民罪行负责,还要对后来纳粹犯下的罪行负责。因为很明显,这些纳粹分子正是从皇帝身上吸取的灵感。”
      二、对这本小册子的批判
      (一)作者观点“政治正确性”简析。
      为什么一个法国学者会套用如此“现代”的观点,对拿破仑进行歇斯底里地攻击呢?仅仅是一个激进历史学家为了声望、吸引眼球而做出的哗众取宠举动吗?仔细想来,作者一点也不傻,一点也不冲动,而是缜于思考,“政治正确性”把握得极好、政治立场站得极稳。拿破仑皇帝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独裁者,这与现在西方主流的“三权分立”、“民选政府”、“代议制”等政治制度设计是格格不入的;如果把拿破仑说成是后世诸如希特勒、墨索里尼、斯大林、萨达姆等一些列独裁者、政治铁腕强人的精神源头,并加以抨击,在政治上就不算出格。如果更站高一步,用人权、普世价值、种族平等等时髦货色再自我标榜一番,并以此为攻击矛头,那更是立于不败之地了。作者在小册子中特意提到了:“2001年5月10日法国发布的法令指出,奴隶制是反人类的罪行。……而这一法令没有在司法上否认这一罪行的不受时效约束性,……”但仔细想一下,西方历史上还有一些明显的反人类罪行,为什么这本小册子根本不屑提及呢?
      问:一如十字军东征,对所谓异教徒的大屠杀,在中东各地虐杀的“有色人种”可比1802年海地死的要多多了;又如西班牙在美洲的征服行动,杀了多少印第安土著?
      答:打住,打住,这2项都是传播神圣的基督教,基督教现在还是西方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怎么可以抨击呢?太敏感了!
      问:那么,美国在北美扩展国土时,给印第安人圈“保留地”不就是集中营吗?搞的那一套不就是种族屠杀和灭绝吗?作者怎么不说那时的美国人也是在学拿破仑的种族政策?
      答:这个也不能提。美国从建国起就是民选的民主政府,到现在还是民主国家的典范,既然它不是个人独裁政府,举这个例子容易越说越糊涂啊。至于在全世界已经臭了的“关塔那摩拘留营和阿布格莱布监狱”可以提一下,但主线不能丢,那还是拿破仑的罪过。拿破仑是独裁者,反人类罪行都是独裁者干的——这个道理比较符合逻辑。再把拿破仑与希特勒、墨索里尼联系起来,别人就不好反驳了。
      问:我懂了,打一串死老虎,比打一只死老虎显得英雄多了。
      答:这个、这个……
      (二)“反人类罪行无时效约束性”是意识形态极端化下的可笑副产品。
      上面提到的2001年5月10日法国发布的法令,提出了所谓反人类罪行无时效约束性。说白了,就是人类已知历史上所有人物、事件,都可以被这个法令用来衡量、批判。就如同海牙国际法庭可以全世界到处拿人、荷兰法院可以不受国家主权约束接受一切反人类罪行诉讼那样。
      问:那么,谁授予的这些国家、这些法院这项权利?
      答:这还用说?自然是普世价值观了!
      问:谁的价值观?还普世?我怎么不知道。
      答:普世价值观嘛,就是全世界通用的,大家都认可的。这个,你不知道、不理解、不认同,说明你还比较愚昧,我们国际社会都认可的。
      问:哦,“国际社会”啊。就是那个“西方社会”吧?
      答:……
      我在这里不打算评论一战期间土耳其对亚美尼亚人大屠杀的真实性。总之,在土耳其,你要是说有过亚美尼亚大屠杀,你就是刑事犯罪;在法国,你要是否定亚美尼亚大屠杀,你就是刑事犯罪。——这种情况,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法国人这么有正义性,我倒是盼着出现这么一条法令:否认二战期间日本的南京大屠杀行为的言行是刑事犯罪。不过,这只是我的幻想罢了。
      回到那条无时效约束性的法令。大家都可以去法国告状了,以后组织一个法国“起诉游”。一个个历史人物都要被拉上审判台。奥斯曼土耳其的好多任苏丹,都是战犯。反人类、种族屠杀的罪名,成吉思汗、帖木儿是铁定跑不掉了。发动历次十字军东征的教皇也跑不了。查士定尼和他的帮凶贝里撒留,双手沾满了汪达尔人、哥特人、法兰克人的鲜血。再往前推,阿提拉的罪行很严重。凯撒在征服高卢时,先后消灭了一百万高卢人,这可是发生在法国土地上的事啊!还有一本可恶的战犯自供书——《高卢战记》到处流传,宣扬种族灭绝的所谓“光荣事迹”,应该像《我的奋斗》一样被禁绝!汉尼拔在第二次布匿战争期间的战争罪行可不少。……呵呵,终于找到源头了,图特摩斯三世,你不是被称作“古埃及的拿破仑”嘛?原来终极战犯在这里!杀了多少努比亚人?发动了多少次侵略战争?爬起来,别在那里装木乃伊!一句话,历史人物都拉出来审判,一个个过堂,不说清楚就不要安心躺着死下去了,都给我爬起来,接受伟大法国的反人类罪行追诉吧!我们绝不诬陷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讲到这里,我感到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
      (三)历史人物只能放在特定的历史阶段来看待。
      历史人物总有他的历史局限性,人类社会的道德标准也在不断变化,拿后世的习俗、法律、道德去拷问古人不但毫无意义,而且显得可笑、可鄙,非要这么做,那无非是满足现时社会某些人的庸俗趣味。
      法国大革命时期,海地的黑人奴隶受到法国本土的影响,纷纷成为自由民,他们自己组织军队,在推翻白人奴隶主的抗争中,采取了一些极端的暴力手段。在当时,这样的暴力手段肯定要被武力镇压——除非当事国没有这个实力。这不是说,法国人采取的武力镇压措施就多么合法、合理、不违背人道,但当时的历史发展阶段,还进化不出21世纪打击索马里海盗时那种“温文尔雅”的方式(也不说这样的反海盗要反到哪一年去)。海地独立不到70年后,印度的民族大起义,英国人是如何镇压的?约30年后的英布战争期间,英国人又是怎样镇压的?种族灭绝、集中营……什么招儿都使出来了。为什么单单把19世纪初的拿破仑架出来拷问呢?
      后世人对古人的评价往往会走2个极端。一种是无限抬高,让人看了哑然失笑,如马克思说斯巴达克斯是“古代无产阶级的杰出代表”,当时我高考历史还熟背了这一句,可到现在也没搞明白,古罗马时期的无产阶级是什么范畴?另一种是无理责问,如文革期间红卫兵扒出明朝皇帝的棺椁焚尸扬灰,还大骂一句“封建地主阶级的总代表”。
      后人本着娱乐的精神,穿越一下历史,编写故事,遐想一番,都是无伤大雅的事;就是拿现世的观点,探讨一下当时古人的言行,可不算是无限上纲。这里再绕回来,现在有人说拿破仑是纳粹种族主义的源头,是犯有反人类罪行的初始罪犯,你觉得是可笑还是可恶?
      (四)一个民族、一个时代犯下的历史欠账不要推诿给某一个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在推动历史前进时,发挥着独特的作用,一人之力甚至比得上万人、十万人、百万人。后世的史书上记载的总是些历史风云人物,但谱写历史的主体最终还是人民。犹如二战后的德国,要是把战争责任都推到元首一个人身上,也未尝不可;但德国人还有些良知,全民族都负起了承担历史教训的责任。
      这里转到西方殖民主义的历史。从古代宗教上的优越感,逐步发展为文明开化程度上的优越感、种族上的优越感,直至当世形成的政治道德上的优越感。总之,花样百出、不一而足,但都是西方白人至上主义的丑陋变种。这本小册子的作者——克洛德.力布在大肆挞伐拿破仑个人的同时,倒是把法兰西民族的历史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还不乏对一些“正义法国人”抵制种族主义政策的描述。这有些越描越黑了,实行种族迫害只能立足于一个自觉优等的种族、民族,而不是一、两个历史人物能推动得了的。西方各国在其血腥的殖民主义历史上,无论从宗教性的十字军东征,还是其后的美洲征服、奴隶贸易、殖民地侵占及经营,都与整个民族、种族的意识形态、行为方式密不可分,这不是抛出一个现世标准的“独裁者”就可以大包大揽的。
      这里只说法国。以马赖神父被处死为借口,打进了北京,火烧了圆明园;中法战争后,对安南的侵占;八国联军之役;以及后来对非洲的残酷殖民……直至北京奥运圣火在传递过程中,唯独在巴黎受到的无耻干扰。法国人的种族优越感时时体现,难道这些都起始于专制帝国时期的拿破仑个人的种族主义罪孽延伸?那若大个法兰西民族的每个人都是木偶?亦或是智商低下?绕开法国,看看整个西方世界。大大小小的新老殖民主义国家,都有一个历史上的罪恶独裁者在种族主义问题上兴风作浪吗?
      问题的实质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克洛德.利布抛出一个拿破仑做挡箭牌,小册子中还拐弯抹角地指出皇帝陛下是具有摩尔人血统的“杂种”;保住的却是西方整个白人种族在历史上的负罪事实。随便再攻击了一下万恶的“专制独裁”政体(西方确立所谓“民主制度”后的殖民主义罪恶就很少提及了),连带歌颂了一下西方世界目前在道德上占据优势地位——追诉“反人类罪行无时效约束”!我们法国人先拿自己的皇帝开刀了!你们看着办吧。于是,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要给本国人民收回土地,就是迫害白人了,就是种族主义!“国际社会”就有权通过国际法庭起诉。整个就是一个200年前镇压黑人殖民地起义的翻版,无非是镇压的手段不同罢了。
      但是,问题又要从两个方面来看。当年陷于西方殖民者之手的许多民族、国家,后来又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有自身强大后又急着去压迫别人的;有甘当“三姓家奴”,换了一个又一个大国做自己主子的;也有建国60多年,从一穷二白变身成GDP世界第二,并还在快速发展的;更有战乱不止,前路茫茫的……。话题还要转回海地,当年是整个西半球第二个独立的国家(第一个是美国),现在总该发展得不错了吧。很遗憾,两个世纪的时光似乎没有经过海地。年初的一场大地震,世人才把目光稍稍转到了那里,但见电视镜头里,美军荷枪实弹地去救灾!才知道这个国家纷乱不止,我国还有维和警察在那里派驻。“各民族平等”、“各种族无优劣之分”——现时国际关系的道义原则是这样,但具体拿几个样本来比较一下,还是有明显区别的。在抨击西方新老殖民主义的同时,一个脱身于殖民地、半殖民地社会的民族、国家,最终能不能摆脱被奴役的地位,还得立足于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用自己的双手去把自己的家园建设好。不然,就永远是新老殖民主义者的压榨对象。有些国家更可悲,西方连压榨的兴趣也没有了,就赏了一个新称谓——“失败国家”——海地即在此列。
      在全篇即将结束之前,我无须讳言自己对拿破仑一贯的崇敬心情。我如果也能穿越,一定要把克洛德.利布及其那本个可恶的小册子一并拖回拿破仑时代的法国,让帝国的军事法庭去审判他。(有先例,1806年,类似的小册子——《屈辱的德意志》的出版商给枪毙了。)顺便看看皇帝陛下对我这个“有色人种”是不是万分鄙夷。我相信,皇帝陛下一定会拍拍我的肩膀:“年轻人,给我说说后世200年的世界是怎么发展的?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近卫军?……至于那个可笑的克洛德,见鬼,不必浪费子弹。我看,疯人院最适合他。”
      最后,我要高呼:皇帝万岁,诽谤者去死!

评分

参与人数 1贡献 +10 收起 理由
高守业 + 10 好文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19 18:4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阁下大作,先给您转到大兵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19 21:2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封面是皇帝陛下身披灰大衣、头戴标识性军帽的图像,但面容被一具骷髅所替代。

原书是希特勒“参拜”拿破仑墓,比这个封面冲击力更高。这本书的作者在法国都不招待见,观点夸张,用心险恶,和格鲁塞是没法相比的,犯不着这么激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20 08: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书评是好事。归到书籍评论一类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20 09: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用现代人的观点和价值观去评价古人的话,那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恐怕就没有一个不被批判的人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20 10: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位法国历史学家和中国那些说背影里面朱自清父亲违反交通规则的人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0-8-20 14: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波拿巴在埃及的确把近东君主的冷酷无情的统治方式学得十足十。

欺骗、屠杀战俘、横征暴敛、屠城、给自己的重伤员下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20 14: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20 15: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跟其他法国人一样,我从小就是在对拿破仑的崇拜中长大的,而他的残暴统治虽说
难以回避,但是却被他为法国所贡献的光芒所遮掩。
   -----克洛德•利布”
这开头一句就不大相信,利布怎么也是一半瓜德罗普血统(海地边上),当年那里叫里什旁斯杀了不少人,比海地怕只重不轻。难道他从小先把帐在算莫罗头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20 16: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ron duke 于 2010-8-20 16:25 编辑

回复 7# nofer
征埃及期间,1798年的“总汇通报”发过一则消息,拿破仑信奉伊斯兰教,改名阿里-拿破仑-波拿巴。当然,这是把梅努的事给搞混了。
http://en.wikipedia.org/wiki/Jacques-François_Menou
可是,拿破仑确实有一篇尊重伊斯兰的宣言,尽管其中不乏政治性的夸大其词,比如把收拾掉马耳他的骑士团,作为替伊斯兰“伸张正义”的根据之一。
在雅法的杀俘,属于军事上的考虑,拿破仑迟疑了4天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杀的基本是善战的波斯尼亚和阿尔巴尼亚人,放了很多埃及人。并且以俘虏中不少是阿里什之战被俘过人员,再参战违反了假释协定,不受法律保护为理由(但西德尼-史密斯指出,实际上最多1/3属此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22 11:47: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这篇文章,狼我想到雨果写的小拿破仑和一桩罪行的始末,在雨果的家里,可是有大量圆明园遗物,维克多雨果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是耶稣憎恨得人,但大众过于美化了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30 13: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这本书最可笑的地方还是说皇帝既痛恨法国人,又痛恨科西嘉人······无语了,作者知道拿破仑时谁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9-3 19: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拿破仑一天不死,法国和欧洲就不会太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9-3 21:27:55 | 显示全部楼层
A.罗伯茨引过威灵顿在战争结束几年后的一段话,表达波旁的野心不满,大意是:我们赶走拿破仑也许干了件错事,至少他还是讲道理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10 16:51:43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总有那么一些哗众取宠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11 20: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要是放到第二帝国的时代,早上断头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12 18: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法子,全世界说拿破仑反话的没几个,这位作者说了拿破仑的反话,于是他就"出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13 09: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可恶的还是那帮把皇帝和希特勒相提并论的蠢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13 15:38:16 | 显示全部楼层
诸位不用那么激动,不过就是个以本朝观点评价前朝人物,求出名之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23 00: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优雅的炒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7-11-18 05:29 , Processed in 0.03851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