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5188|回复: 6

[翻译] 9.19奥什(Hoche)将军逝世纪念——奥什将军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19 14: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路易·拉萨勒·奥什(1768.6.24-1797.9.19)法国革命战争时期将领

生于凡尔赛附近一个贫苦家庭。16岁时加入法国近卫军(the Gardes Francaises)成为列兵。为了补贴家用,即便在下班之后他也要打零工挣钱。他酷爱学习,认为知识是勇气的源泉,很快便使自己得到了晋升。

1789年近卫军被解散,已经是下士的奥什辗转在其他团队服役。1792年参加防卫Thionville的战斗,获晋升。1792-1793年间在法国北部前线作战。1793年Neerwinden战役中担任le Veneur将军的副官(是役科堡亲王以39000人击败杜穆里埃的45000人,法军战败)。杜穆里埃投敌后,le Veneur和奥什均受到了怀疑。在遭到逮捕和解职几个月后才重新获准参加敦刻尔克防御战。同年(1793),晋升chef de brigade(相当于上校)、准将、少将。1793年10月临时受命担任摩泽尔军团司令,几周之内军团先锋便攻进了洛林。虽然在自己指挥的第一场战斗(1793.11.28-30于凯泽斯劳滕)中被普鲁士军队击败,但是正处于恐怖时期的公安委员会却没有对他做出什么措施。在他们看来,奥什的顽强和旺盛斗志是此时最需要的,而奥什也不负所望,不久便证明了自己。

1793年12月22日奥什在阿尔萨斯的Fr?schweiler取得大胜。国民公会的代表们立即决定,将莱茵军团也纳入奥什的指挥之下。12月26日奥什在Weissenburg取得大捷,接下来的四天里他狂撵敌军一直到中莱茵,随后转入冬季休整。

1794年3月11日。奥什和Anne Adelaide Dechaux在Thionville结婚。但是10天后由于好友莱茵军团司令皮什格鲁叛变而遭到逮捕。虽然免于被处决,但奥什一直被关押到罗伯斯庇尔倒台才被释放。刚一释放便受命前往凡尔登指挥战斗(1794.8.21)。一直到(1795.2.15)Jaunaye停战协议签订,奥什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但是王党又发动了新的战乱。奥什沉着应战,于1795年7月16-21间,连续在Quiberon 和 Penthièvre横扫王党军队,俘虏了de Sombreuil的远征队。通过残酷的镇压,奥什在1796年夏彻底平定了被战火蹂躏了三年的整个西部。

之后,奥什受命组建一支远征军前往爱尔兰,以支援那里的人民反抗英国人的统治。然而一场风暴把奥什的船和其他部队打散了,经过多方努力,船队总算回到了布勒斯特港,但是远征一事就此作罢。奥什又被调到莱茵前线,1797年4月在Neuwied战役中击败奥地利军。1797年底短暂担任了战争部长,但是被政治斗争搞得心烦意乱,在发现自己被巴拉斯给耍了之后,奥什离开办公室回到前线。但是他的健康却恶化了,1797年9月19日,在Wetzlar度假的奥什去世。虽然有说法认为他当时其实是被监禁了,但是目前看来没有根据。他被安葬在莱茵河畔的一座堡垒内,与好友弗朗索瓦·马索将军葬在一起,受到全军团乃至全法国的哀悼。

在奥什家乡的小镇上立有奥什塑像,距凡尔赛宫大门不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60 贡献 +15 收起 理由
高守业 + 160 + 15 好文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9-19 15: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资料,据说约瑟芬和他曾关在一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9-20 18: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看来楼主翻短篇很有心德啊,希望下次能来个皮什格鲁和迪穆里哀等共和国将领的合集以弥补篇幅上的缺憾。
哈 扯远了,记得之前布伦军营有一篇写爱尔兰远征的文章可以作为此篇的一个补充,但很可惜现在找不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0 21:3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正计划翻译皮什格鲁和杜穆里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9-21 16: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算找到了 http://bbs.napolun.com/viewthread.php?tid=31728&extra=page%3D1
爱尔兰远征——入侵者离英国只有一步之遥
引子
随着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开始,许多国家的革命者们也纷纷出马,其中就包括了当时正处在英国统治下的爱尔兰。反抗英国统治的斗争已经进行了几个世纪,但法国大革命直接促成了爱尔兰人联合会(Society of United Irishmen,以下简称爱联会),一个由爱尔兰各宗教各阶层组成的共和主义组织。最初是一个非暴力组织,1793年在英国政府明令禁止后,该部的活动被迫转入地下。爱联会最终得出的结论是爱尔兰共和国只能靠武装起义来建立,于是他们开始秘密组建自己的武装力量。该组织的两名领袖艾德华·菲茨杰尔德和阿瑟·奥康纳前往瑞士的巴塞尔和法国将军勒查·奥什会面。一位新教律师泰奥巴尔德·沃尔夫·通则干脆前往巴黎向督政府恳请援助。
准备
第一共和国早有进攻英格兰的打算,但是他们的计划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各种各样的原因打乱:革命战争的各条战线,旺代叛乱,以及法国海军萎靡不振的状态。最后一个难题的主要原因是在大革命时期法国海军军官团被搞得四分五裂,直接促成了“光荣的六月一日”和“大冬季战役”等海上惨败。然而在1795年,随着欧洲大陆上各条战线日趋平缓,督政府最大的敌人就是英格兰了。通的提议和督政府的想法不谋而合:入侵爱尔兰——英伦三岛上防御最薄弱的环节,英国政府最不受欢迎的地方,建立一个自由平等的爱尔兰共和国(当然是第一共和国的翻版);爱联会向法国人宣称他们有25万非正规军,就等着法国人登陆;最关键的则是将其作为日后进攻英国本土的跳板。与入侵爱尔兰计划同步进行的将是一个将2000名由囚犯组成的部队送上康沃尔,作为迷惑英国人的佯攻。
准备随着旺代战争的平息和与西班牙签订和平条约,督政府集中了足够用来进攻爱尔兰的法国军队。进攻计划在1796年十月,指挥官就是前面提到的奥什将军,他得到了一支经历过旺代战争洗礼的部队,以及整个大西洋舰队的军舰,基地设在布雷斯特。入侵部队的数量也有争议,督政府认为要派25000人,而爱联会认为只需15000人即可。最终出击的部队数量在13500和20000人之间。
而到了八月份,法国人发现实际情况远远落后于计划。布雷斯特船坞的工程进度严重滞后,预备入侵康沃尔的部队中有大量的士兵开了小差。唯一的一次出海演习成了彻头彻尾的失败——法国海军计划用来登陆的小船根本没法在海上行动。于是康沃尔计划被取消,剩下的士兵不是被并入了爱尔兰远征军就是被关回了监狱。地中海舰队的援兵也被这样那样的原因耽误了:德日奇利少将的7艘战舰被英国海峡舰队所阻,十二月8日才到达布雷斯特;维涅努维少将的舰队直到远征军出发后才赶到布雷斯特。整个秋季爱尔兰远征的准备工作一塌糊涂。奥什公开指责海军上将韦拉尔特应该对此负责(后者仍在钟情于自己对印度的远征计划)。十月,韦拉尔特被戴高乐海军中将接替,入侵印度的计划被取消,奥什则被授权整顿舰队风气。十二月的第2个星期里,奥什总共聚集起了17艘战舰,13艘护卫舰和14艘其他船只,拆除火炮的旧护卫舰被当作运兵船使用。每艘战舰装600名士兵,护卫舰上250名,运兵船上大约400名。这支部队包括了骑兵、炮兵还有大量用来支援潜在的爱尔兰志愿兵的武器弹药。但奥什仍然对此感到不满,十二月8日他写信给督政府,称他宁愿领着这支部队到任何一个战场去也不去登陆爱尔兰。对此戴高乐表示同意:他的水兵素质太差,看见敌人只有跑的份。
出发
尽管指挥官疑心重重,舰队于1796年十二月15日离开了布雷斯特港(督政府取消行动的命令在24小时后到达了)。戴高乐知道英国护卫舰会死死盯住他的一举一动的:封锁布雷斯特是英国海峡护卫舰队的任务之一。为了迷惑敌人,他命令舰队在卡马尔特湾集结,准备穿越圣人水道。这是一道布满了暗礁和浅滩的狭窄水道,在坏天气时海浪非常高,但它能成功的从离岸边很远的英国舰队(法国侦查舰报告说有30艘)的了望手的视野里掩盖法军舰队的实力和动向。

很明显法国的情报来源有问题,因为布雷斯特港外根本就没有任何英国军舰。大部分的海峡舰队都在港口避风,而余下的在海军少将约翰·克波伊斯的带领下撤退了40海里进入了大西洋,以防被风暴给推进比斯开湾暗礁密布的海岸线。守在海峡里的是一支护卫舰队,包括了护卫舰“不倦”号、“亚马逊”号、“菲比”号、“革命”号和横帆船“约克公爵”号,指挥官爱德华·比勒坐镇“不倦”号。当他发现布雷斯特的法军有动时他立刻派出“菲比”号去警告克波伊斯,又派出“亚马逊”号去法茅斯警告海军部,然后继续坐守在布雷斯特港外。十二月15日下午3点30,比勒看到了法军主力开进卡马尔特湾,他立刻率领自己的小舰队紧紧地跟了上去,随后又派出“革命”号去向克波伊斯报告最新情况。
16号的大部分时间里戴高乐都在准备通过圣人水道,在海峡里布置临时的灯塔船和信号火箭来标示暗礁浅滩。但是由于进度严重滞后,天渐渐的黑下来了。下午4点,戴高乐决定直接从主要通道离开海湾,由他的旗舰“兄弟会”号开路。尽管和纵帆船“大西洋”号试图用火箭来通知其他战舰,由于天太暗大部分战舰都没看见或者不理解信号,比勒的舰队也在法国舰队前方挥舞着蓝色灯光信号,拼命的发射火箭,进一步的让很多法国船长迷惑不已。最终大部分法军舰队选择按原计划穿越圣人水道。到17日早晨,整个法国舰队都散落在通往布雷斯特的出海口。最大的分支是海军中将佛朗索瓦·约瑟夫·波维指挥的9艘战舰,6艘护卫舰和1艘运兵船,他成功的穿越了鬼门关;其他的战舰则像戴高乐的旗舰(同样也是奥什的指挥舰)一样三五成群的到处乱窜。一艘战舰——74门炮的“诱惑”号触礁沉没,680人丧生鱼腹。比勒知道现在自己那只可怜的小舰队(还剩2艘船)根本就不是法国人的对手,于是他加速驶往法茅斯去通知海军部,并且补充给养。
驶向爱尔兰
十二月19日,波维集结了大约33艘战舰,并向爱尔兰南部的米增角(位于爱尔兰的西南顶端)前进,那里是预定的舰队集结点。波维手上的绝密令指出他需要在那里停留五天,等待法国方面的消息。但波维运气不好:他仍然没有找到旗舰“兄弟会”号。尽管没了指挥官,法军舰队穿越浓雾和汹涌的海浪,继续向爱尔兰的班垂湾前进,直到21号才赶到它们的目的地。在波维向爱尔兰航行的同时,戴高乐率领着“兄弟会”号、“内斯托尔”号、“罗曼妮”号和“克卡尔德”号穿越西部水道向爱尔兰前进,无意中在浓雾里错过了波维的舰队,也在21号到达了集合点附近。但倒霉的是戴高乐遇到了一艘英国护卫舰。戴高乐立刻解散了编队,自己指挥旗舰逃进了大西洋,回程时又遇上逆风,花了八天才回到米增角。
“菲比”号直到19号才在比斯开湾内很远找到克波伊斯,第二天这艘船发现了迟来的法军维涅努维分舰队并展开追击,但是维涅努维成功的甩开了尾巴,率领自己在风暴中严重受损的舰队逃进了洛里昂。由于无法继续行动,克波伊斯不得不退回斯皮特海德进行维修。布里得伯特勋爵的海峡舰队一样无所作为:他的许多战舰也在斯皮特海德维修,直到25号找到了足够的战舰才出海。舰队一出海就又陷入了大混乱,首先是二级战舰“王子”号失去控制,撞上了80门炮的“萨斯—帕拉尔”号;随后二级战舰“恐怖”号又撞上了100门炮的“巴黎”号,98门炮的“巨人”号也搁浅了。布里奇伯特一下子就损失了他舰队里5艘最强的战舰,进一步延迟了他的出海。当他抵达怀特岛的索伦水道时风向又变了,他剩下的八艘船不得不在那里一直等到了一月3号才继续前进。
登陆失败
回到法国人这边。十二月21号,在戴高乐和奥什都缺席的情况下,波维和他的陆军同行格鲁希(这位就是日后的格鲁希元帅)下令舰队下锚,准备第二天登陆。当地的引水员以为这是英国舰队,结果刚靠近就被法军俘虏,这下法国人得到了附近最好的登陆地点的情况。但是好景不长,21日夜间天气急剧恶化,大西洋上刮起了暴风雪,遮蔽了海岸线,并且迫使舰队下锚以防撞击。接下来的整整四天里他们仍然等在海湾里,既缺少经验又缺少冬衣的法国水手们无法在自1708年以来英国附近海区最糟糕的天气中控制他们的战舰。十二月24日,法军高级军官们召开了战争会议,决定不顾天气强行登陆。他们选择了一个小峡湾作为安全的登陆点,然后传令25日天一亮就强行登陆。可惜天公不作美,25日清晨天气进一步恶化,到早晨时海浪已经凶猛到能够打断法军战舰的龙骨,甚至能刮断锚链,将战舰直接冲回了大西洋。在一片混乱中法军最大的战列舰“不驯”号撞上了护卫舰“坚定”号,两艘船都受了重伤。
4天以来法军战舰在风暴中苦苦挣扎着,但法国人也不敢冒着撞上爱尔兰暗礁密布的海岸线而强行登陆。许多被吹断锚链的战船为了躲避狂风逃回了大海,四散在西部水道里,它们是幸运的。还有很多战舰被风暴摧毁了,驶过克洛克海文的美国商船“爱丽丝”号的船长哈维报告说他看到一艘战舰在波浪中漂浮,一片狼藉的甲板上到处都是尸体,由于大风浪他的船无法靠近救助,最后这艘船撞毁在岸边。这是法军护卫舰“急躁”号,船上的550名海员和士兵只有7人幸免。哈维后来又看到了法军的“革命”号和护卫舰“草海桐”号,后者的舰长正在从下沉中的战舰上转移乘员,随后下令自沉。哈维并不是唯一一个看到“草海桐”号沉没的人,姗姗来迟的“兄弟会”号也找到了“革命”号,此时自沉中的“草海桐”号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
大逃亡
波维自己也被吹离海岸,29日乘着风势减弱,绝望的他决定率领舰队撤回法国。在向视野里所有的法国战舰发出撤退信号后,波维带领着余下的舰队向布雷斯特驶去。一些没收到信号的战舰继续前往位于沙侬河口的第二集结点,很快,这些法军发现自己人数太少,给养不足,而且天气又变差了,于是他们也掉头返回布雷斯特。戴高乐的舰队终于在29号到达了班垂湾,他发现舰队已经走了,而自己的给养也不足了,于是“兄弟会”号和“革命”号也掉头返回了布雷斯特。
英国人继续保持慢一拍的节奏,克波伊斯到达斯皮特海德时手上还剩六条船,只有库克郡的肯斯密尔少将的舰队还算有作为:他手下的三级战舰“百眼巨人”号俘虏了法国护卫舰“查斯汀”号,“贾森”号则俘获了法军护卫舰“舒芬”号(不过这艘船后来又被法国人抢了回去)。
一月1日第一批波维率领撤退的法军返回了布雷斯特,这支舰队包括波维的旗舰“永生”号、5艘战列舰以及一些小型战舰。波维回程的运气很好,英国人不见踪影,风向也有利于他们。在沙侬河口集结撤退的法军的运气就不那么好了,他们的战舰已经被风浪严重损坏,而皇家海军也追上了他们。护卫舰“苏维郎特”在班垂湾触礁,日后拿破仑手下的猛将之一的马尔蒙差点葬身鱼腹;一月2日“百眼巨人”号在四个小时的激烈战斗后击沉法舰“塔尔图”号。次日法军运输船“菲尔—尤尼克”号在比斯开湾触礁,全体船员和船上的300名士兵下落不明。
法国人的运气持续走低。一月8日,英国海军的“独角兽”号、“多里斯”号以及“德鲁伊”号护卫舰发现了从沙侬河撤退的舰队,英舰发现自己人数不足掉头就跑,结果撞上了撤退中的“兄弟会”号以及“革命”号,戴高乐率领法舰一阵追击后也错过了同自己的残兵遭遇的机会。第二天,英国护卫舰再次出动追击两艘法舰,不过这次它们是布里得伯特主力部队的先锋(倒霉的皇家海军终于修好了被撞坏的战列舰),“兄弟会”号以及“革命”号逃进了一片浓雾中,随后全速逃向法国,于一月13日到达罗什福尔。
尾声
法军舰队大部于一月11日到达布雷斯特,一月13日其他战舰也大多回港。至此,灾难性的爱尔兰远征落下帷幕。尽管有些军舰在爱尔兰海外停留了两个星期之久,除了俘虏以外没有一个法军士兵成功的登上了爱尔兰的海岸,法军损失了12艘战舰,2000名士兵和水手。之后奥什带着他的部队去了德国方面进行战斗,九个月后病逝。法国海军则受到了一点鼓励:尽管登陆失败,法国舰队大摇大摆在英国人眼皮子底下跑了一个来回,而且还没遇上英国主力。之后法军又两次尝试在英国登陆,一次在1797年二月于威尔士的费什戈德(自诺曼人入侵以来第一次有组织的入侵英国本土),另一次则又是在爱尔兰,支援当地人民的1798年大暴动。
在英国,皇家海军的无所作为受到了严重批评:两支拦截舰队都扑空了,唯一取得战果的竟然是小小的库克郡守备队和巡逻中的护卫舰。此后不久克波伊斯就被撤职,封锁指挥官改由罗杰·科蒂斯爵士指挥,神经紧张的英国海军在二月份部署了大量舰队去比斯开湾来阻止可能再次发生的入侵,同时为了防止法军从地中海调舰队北上,部署在西班牙加德兹附近的皇家海军分遣队也被大大加强,这些频繁的出海任务让皇家海军内部怒气冲天,四月份,斯皮特海德的水兵发动暴动,彻底的瘫痪了英国海峡舰队。然而法国海军经过一冬天的折腾,现在已经没有实力和精力来借此机会争夺制海权了。
在爱尔兰,法军登陆的失败对爱联会极大的损伤。起义被迫延迟,沃尔夫·通继续招兵买马,他试着在荷兰组织另一支远征舰队,但在坎普当海战中这支部队也被消灭。1798年五月,爱尔兰人民不堪英国政府残酷的军管制度,发动了著名的1798年大暴动,但当法国组织起一支小部队前往爱尔兰时,皇家陆军已经成功的镇压了叛乱,登陆的法军也大多当了俘虏。另一支登陆舰队在托利岛外的海面上被皇家海军截住,这次英国人抓住了通,这位屡败屡战的独立运动战士最终在监狱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至此,入侵爱尔兰的计划终于落下了帷幕。
对于1795年的行动,当时乘坐在“不驯”号上经历过一切的通曾说过:“这是英格兰自无敌舰队以来最危险的时刻”。这是一句公正的评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2-19 20: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守业 发表于 2010-9-21 16:34
总算找到了 http://bbs.napolun.com/viewthread.php?tid=31728&extra=page%3D1

此帖甚好,我本来有翻译维基内容的想法,不料今天走运又翻出了这篇旧文,等我明天补充一下重新发一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2-21 00:5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守业 发表于 2010-9-21 16:34
总算找到了 http://bbs.napolun.com/viewthread.php?tid=31728&extra=page%3D1

补充更新后的帖子在这里:
http://bbs.napolun.com/thread-37892-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GMT+8, 2020-11-26 17:11 , Processed in 0.03030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