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3010|回复: 25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7 20: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iron duke 于 2011-8-9 13:43 编辑

主要译自法国前部长JUILLET Jacques的General Drouot, 'The sage of the Grande Armée',略有增删。
http://www.napoleon.org/en/reading_room/articles/files/drouot_juillet_wheeler.asp


古希腊哲学家西内希乌斯说过:“有时候,当一个英雄被命运抛弃时,最能显出超凡的精神力量。”这用来形容拿破仑麾下大将德鲁奥伯爵,是最恰当不过的。   

拿破仑皇帝的朋友中,他的赤诚和忠心绝无仅有,他的人格和品德为人叹服。圣-贝尔纳对十二世纪圣殿骑士的赞誉,实际可以当作德鲁奥的写照:“只要统帅有令,他们必定召之即来。他们穿着发给的行装,防卫着所有的要道,所求只是最基本的生活条件。他们藐视世俗的物欲,遵守自己的信条:‘忘却自我,光荣属于我主’”。

德鲁奥追随拿破仑,是出于对这位有史以来最伟大统帅的敬佩和爱戴,为了这个信念,他不惜抛弃自己的前程、荣耀和社会地位。皇帝十分赞赏他的个性和军事天才。在晚年流亡圣赫勒拿岛时,拿破仑对奥米拉和贝特朗说:“德鲁奥只要每天拿40个苏(即法郎两块钱),就会和领到皇家津贴一样知足。他的品德高尚,正直,从不做作,有古罗马名将之风。我有理由把他排在很多元帅以上。我毫不怀疑他有能力统帅十万大军。”

他生活简朴,是严守克己奉公的官员之一。在前半生,他成长为拿破仑战争后期(1809-1815)军队重要将领,在后半生,他所受的教育使他能追随古圣先贤的榜样。

安托瓦内·德鲁奥1774年1月11日生于法国南锡市圣-蒂埃博路,父辈是一个贫寒但诚实的面包师。德鲁奥是家中十二个孩子中的第三个,他回忆说“从小我的父母就用宗教信仰鼓励我,教育我崇尚美德,热爱工作”。小德鲁奥聪明好学,成功通过了南锡基督兄弟学校的奖学金考试。每天放学,他就会背起一个篮子,挨门挨户帮父亲送面包。为了不耽误学业,他很早就起床,借着面包炉的火光读书,有李维或凯撒的著作,有数学或自然历史。




当他决定到卡特西安修道院继续深造时。法国革命战争的爆发让他重新考虑自己的选择,祖国需要人保卫,他的一个哥哥已经参加了桑布尔-默兹军团,并在1792年牺牲在敌军炮火下。

拿破仑的副官塞居尔伯爵说:“在乱世中,军队是国家活力的核心所在,因为它象征了最高的尊严和荣誉,以及神圣的品德。”学校和家庭教会了德鲁奥恪守职责,承担工作和不辞艰辛。他懂得自己应该投身行伍,毅然决定报考在马恩河畔夏龙的炮兵学校。为了减轻家中的开销,德鲁奥长途跋涉,一路从南锡步行到夏龙。当他饱经风雨,穿着破衣烂衫进入考场,引起了其他考生一阵嘲笑。德鲁奥后来说,这次考试是他一生最重要的经历。

这是1793年的元旦,考官是法国数学天才,20岁起就荣任皇家军校数学教授的拉普拉斯。几年前,拉普拉斯曾考过拿破仑·波拿巴,现在轮到了德鲁奥。拉普拉斯被震动了,这个其貌不扬的穷书生对答如流,言语间闪着智慧的火花,拉普拉斯把题的难度一直出到远远超出平常范围。最后,这位名闻天下的教授拥抱了德鲁奥,宣布他是全部180名考生中的状元。

  经过夏龙炮校的短促学习,根据德鲁奥的成绩和志向,他成为了北方军团第1步炮团的一名少尉。在1793年9月8日的昂德沙特战役,他第一次见识了实战。由于所在的第14炮兵连的连长和副连长都不在,年仅19岁的德鲁奥代理了炮连长。 他证明了自己的领导能力,用炮火痛击了奥地利军队。

炮连随后转属儒尔当将军率领的桑布尔-默兹军团,德鲁奥升至中尉,参加了弗勒吕斯会战(1794年6月26日)。接下来,他被派往巴荣纳。在这里一门大炮发生爆炸事故,严重损害了德鲁奥的视力,导致了晚年失明(1834年)。1797年底,他被召回奥什将军的莱茵军团,1798年12月,加入尚皮奥内将军的那不勒斯军团。1799年7月18-20日的特雷比亚会战,他掩护麦克唐纳将军,摆脱俄国名将苏沃洛夫的追击。

德鲁奥返回法国,担任莱茵军团炮兵司令埃布莱将军的参谋,参加了1800年12月3日的霍恩林登大会战。

1802年,德鲁奥在拉弗雷指挥第1步炮团第14连,1月21日,他陪伴着病危的父亲,直到其辞世。

1804年8月5日,他获得荣誉军团骑士勋位。这时即将称帝的拿破仑在布伦设立军营,编训未来征服欧洲的大军团。德鲁奥请求去布伦大营未获批准,他被派往土伦港,隶属洛里斯通将军。以后的八个月,他忍受着严重晕船,在巡航的舰队中服役。1805年7月30日,他搭乘“奥坦丝”号巡航舰,随维尔纳夫海军中将的舰队远赴安的列斯,牵制英国皇家海军纳尔逊舰队。德鲁奥担任预定登陆部队炮兵指挥官。

经过几番周旋,维尔纳夫舰队去往西班牙的加的斯,在离开这个港时,舰队遭遇了特拉法加海战惨败。德鲁奥在最后一刻避开了这场大灾难,他在加的斯接到命令,加入大军团,到拿破仑早年服役过的炮兵第4团担任军官。1805年9月20日,他与炮兵团汇合。

在这之后不久,他受迦桑迪将军之邀,管理莫伯日的兵工厂。1807年9月,他被派到沙勒维尔兵工厂。两年多的兵工厂生涯,使他很遗憾地错过了奥斯特里茨、耶拿、奥尔施塔特、埃劳和弗里德兰等著名会战。不过,他在军工岗位干得很出色,他拒绝不少了军火供应商为了取得合同送来的“馈赠”。炮兵军械的生产组织卓有成效,为此得到了上级的表扬。他以身作则,亲自解决细节和效率问题,改善工作环境,严格而不失公正。

1808年2月24日,德鲁奥晋升中校,赴西班牙的马德里,加入拉里布瓦西埃将军指挥下的西班牙军团炮兵,5月2日马德里暴动,德鲁奥把布伊诺·雷蒂罗改建为一个森严壁垒的军械库。

1808年12月15日,德鲁奥结束炮兵幕后工作,重回一线。拿破仑皇帝命令他指挥近卫军步炮团。1809年,法国与奥国爆发战争,德鲁奥奉命开赴德意志前线,5月底进入维也纳,他对炮兵的有效组织引起了拿破仑的注意。1809年6月,他陪同拿破仑去肖恩布伦,从这时起君臣成了意气相投的朋友。





1809年7月6日,瓦格拉姆大会战,法奥两国共25万部队,在多瑙河谷展开了一场时所罕见的大搏杀。拿破仑集中精锐攻击奥军右翼,奥军在年轻名将卡尔大公率领下,全线与法军针锋相对。法军相对薄弱的中央部分遭到强烈反扑,面临被割断的危险。关键时刻,拿破仑决定动用炮兵预备队,包括近卫军72门大炮的一百余门火炮,组成了一个空前强大的炮群,由洛里斯通将军统一指挥,德鲁奥指挥其中最具威力的近卫军12磅步炮团。拿破仑给他们的指示是“把那支敌军集团给我抹掉!”

在洛里斯通和德鲁奥带领下,法军炮兵将大炮推到步枪射程内,抵近发射霰弹。霰弹是将数十近百枚小铅从每门大炮弹集束发射,强如暴风骤雨,但只能在近距离发挥威力。奥军的枪弹也可以在这个距离上杀伤炮兵,再加上奥军的炮火反击,战况极为惨烈。参加“炮兵冲锋”的法国炮兵伤亡超过470人,占总人数近四分之一。拿破仑下令从每个近卫军步兵连抽调20名志愿者,临时充当补充炮手,应征的勇士超过要求人数一倍。

奥军的抵抗被大炮群粉碎,保障了战役胜利,德鲁奥的右脚在战斗中被敌霰弹击伤。三天后,他获得荣誉军团军官级勋位,晋升近卫军炮兵上校。拿破仑给予了特别表彰。

每当德鲁奥得到新任职,他总是担心自己无法胜任工作。渐渐地,他的超凡能力在多方面得到了展现,从兵工生产到军械组织,训练新炮兵到作战。广博的专业经验,加上勤奋和身体力行,他深受部下炮兵们爱戴,如同爱戴“在很多方面与他相似”的皇帝一般。

从这时起,德鲁奥将在所有重大战役担任炮兵火力使用专家。他常身先士卒,甚至向冲到200米内的敌军骑兵发射霰弹。

1810年3月14日,德鲁奥晋封男爵。1812年,他与近卫军参加远征俄国的大军,9月7日在莫斯科附近的博罗迪诺战役,近卫军炮兵表现出色,德鲁奥获得荣誉军团司令官级勋位。在艰苦的撤退期间,德鲁奥以他的努力,保证所属大部分火炮仍能发挥作用,直到12月10日。他是勇气和坚持不懈的楷模之一。

1813年1月10日,德鲁奥晋升准将,担任近卫军助理参谋长,皇帝把他选为自己的副官之一。在德意志战场,他的大炮在威森菲尔、吕岑、包岑的胜利中发挥的关键性作用。在包岑战役。德鲁奥晋升为将军。10月16日在瓦豪,他指挥的炮群多达150门火炮。10月16日至19日,他手握利剑,和近卫军一起战斗在莱比锡,但拿破仑的大军终因寡不敌众惨败。10月24日,他被册封为伯爵。10月30日,法军向法国撤退途中,在汉瑙与敌遭遇。德鲁奥的大炮帮助主力杀出一条血路,阻住了追兵,保证大部队成功撤退。

直到1813年前,德鲁奥并没有象很多其他同僚那样,获得拿破仑的大量封赏。但是,现在他显然已经是欧洲数一数二的炮兵指挥官。他的名字多次出现在大军团的公报上。他战斗在皇帝身边,是皇帝信任的爱将。1813年7月16日,他接到如下命令:“在维琴察公爵不在时,你将负责代掌包括宫廷和御马监在内的皇室内务。你将直接接受我的命令并负责向皇室人员转达。拿破仑。”

德鲁奥全身心投入每日的繁重工作,在其他人睡觉时仍孜孜不倦。他还每天抽时间独自祷告。副官普拉纳注意到他有长时间不睡觉的本事,记述说从没看到他“在战役进行中睡过”。这种能力使他可以从容应付额外的工作。

一旦上级作出决定并宣布,他总是根据要求调整自己的布置,不去考虑别人怎么说。他的严格作风,他的军事能力,他的清晰思路,他的谦虚,他的光明正大和坦率,使那个时代极为丰富的回忆录中,绝少对他有批评之词,这是非常罕见的。

1814年,保卫法兰西的战役给他提供了新的大放异彩的机会:拉罗蒂埃(2月1日)、尚波贝(2月10日)、沃尚(2月14日)、莫尔芒(2月16日)、克拉奥内(3月7日)、拉昂(3月9日-10日)。阿尔西战役后,他被授予荣誉军团高级军官勋位(3月23日)。

1814年4月6日,拿破仑战败,在枫丹白露宣布退位时,德鲁奥与蒙塞元帅、珀蒂将军伴随在他身边。





【右起第二人为德鲁奥,与拿破仑拥抱者为身材高大的珀蒂将军】


根据1814年4月11日签署的枫丹白露协定,2000名志愿人员跟随拿破仑放逐厄尔巴岛,在其中的400名近卫军官兵中共有三位将军:德鲁奥、贝特朗和康布罗纳。德鲁奥负责厄尔巴岛的军政、康布罗纳负责管理近卫军、贝特朗负责宫廷内务。

岛上一时难以提供像样的住所,拿破仑说:“德鲁奥只要有一张书桌和一些书,就会心满意足。”皇帝注意到德鲁奥那斯巴达式的简朴生活和无私奉献,决定提高他的薪俸。这个提议被德鲁奥谢绝了:“他们会说,和拿破仑皇帝患难与共的朋友,是被金钱收买来的。”德鲁奥没有领御用津贴,到滑铁卢战役后,仅靠退休金生活。

1814年5月5日,德鲁奥从厄尔巴岛给副官普拉纳写信道:“我安享我所应得的孤独。我希望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这里。读书是我最重要和最爱的活动,经过22年出生入死,这是多么美妙的归宿。”

学习研究一直是他所热衷的,而且对他来说,与皇帝形影不离是一种快慰的事。拿破仑是他在厄尔巴岛的知己,他能接触这位伟人的真实个性,远离荣誉、胜利、和朝廷,他看到的是真实的皇帝。他钦佩和爱戴拿破仑,尽管世人给予皇帝那么多的污蔑,他也毫不动摇,“英雄”得到德鲁奥这样高尚的“圣人”尊重绝不仅是崇拜。

对德鲁奥而言,作为一名战士,拿破仑是他的祖国法国的化身;作为一名理性的求知者,拿破仑是受人尊敬的天才;作为一名南锡面包师的儿子,拿破仑对他有知遇之恩;作为一名基督徒,失去王座的恩主,赢得了他的奉献和感激。德鲁奥在晚年曾写道:“皇帝在我的一生给了我自尊,自信和情感,使我获得了荣耀和幸福。他给予我的恩情永世铭刻在我心里。”

在难忘的法兰西战役中的营地里,德鲁奥感觉到对他的统帅有一种骑士般侠义冲动,因为,在拿破仑君主和征服者的外表之下,有一颗普通人的心,他在夜里探视伤员,战役后抚恤烈士。文学家夏多布里昂论及拿破仑的精神说道:“它是人类有史以来最能发扬生命底层亲和力的”,这和一个出身贫苦、勇敢、虔诚的战士产生了共鸣。上帝和皇帝,同样的赢得了他的忠心和毫无保留的爱戴。

德鲁奥和拿破仑不免有些相似之处:同样的喜欢体会沉默和孤寂,同样热衷于钻研,同样敬佩古代英雄,同样成长于大家庭,同样年轻时贫寒,同样乐于奉献,同样爱好数学和炮兵,同样具有领导和战术素质,同样有高工作效率,同样富有爱国主义,同样热爱荣誉,同样注意以身作则。他们之间的分别是明显的:命运坎坷的天才和谦卑的圣人,君临天下者和自我奉献者。

关于拿破仑是否必要进行战争,这一点常被人批评,德鲁奥坚决为拿破仑辩护:“皇帝厌恶战争,他打仗只是因为迫不得已而必须打。”一位著名的拿破仑传记作家埃米尔·路德维希表示,所有拿破仑进行的战争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就象他在法国称帝一样。

1815年1月15日,在厄尔巴岛上,拿破仑与德鲁奥商讨要返回法国:枫丹白露条约定好的支付他年金的条款,却没有兑现。他的妻子和儿子都不准加与他团聚。有传说塔列朗或梅特涅的正在策划,把他将流放到遥远圣赫勒拿。最后,复辟国王路易十八统治下的人民不满,希望他的回归。

这种设想使德鲁奥的心陷入矛盾:他不愿拿起武器对抗自己的国家,也不相信已经向国王宣誓效忠的军队,会让拿破仑畅通无阻。他诚心劝告拿破仑放弃这个打算,拿破仑回答“不会放一枪一弹。”得到如此的保证,德鲁奥想,一向眷顾拿破仑的命运之神,不会让他永远留在厄尔巴小岛上。作为一名基督徒和守职责的人,他决定信守一名战士对皇帝的誓言。而一年多后,再次失败被流放圣赫勒拿的拿破仑叹道:“如果我听了德鲁奥的忠言,我就不会离开厄尔巴了。”

2月26日,拿破仑一行登上“无常”号,3月1日在法国海岸圣-朱安湾登陆,德鲁奥指挥他们在嘎纳的丘陵间扎营。一路上,他保持着冷静,在拉弗雷帮助争取了第5步兵团,在格勒诺布帮助争取了第4骠骑兵团。.

当拿破仑帝国的鹰旗,从一座塔尖飘向另一座塔尖,直到插上巴黎圣母院。德鲁奥伯爵始终忠实地跟在皇帝身边效力。

1815年5月,杜鲁奥得到紧急命令,立即汇报炮兵和近卫军组织的情况,他将指挥这些队伍。部队开始大规模行动,6月16日,他接到命令“立即指挥近卫军步兵、骑兵、炮兵进军弗勒吕斯”。德鲁奥决心和皇帝共进退,他知道这场战争是因为其他国家的君王恐惧拿破仑的存在而引起的,是由塔列朗、富歇或其他被曾拿破仑重用过的小人煽起的。

1815年6月18日滑铁卢会战,拿破仑战败。德鲁奥等人把企图战死战场的拿破仑救下来。“患难见真情”,尽管拿破仑被迫退位,作为参议员的德鲁奥,6月23日在议会 发表演讲,他陈述了法国可以用来抗击外敌入侵的力量,希望重新点起爱国的火焰。但他的声音被那些自私的人们的喧嚣所淹没,只有达武、拉贝多瓦埃、勒尼奥等寥寥数人支持。

议会代表们选出了包括卡尔诺和科兰古的五人执行委员会,作为新政府最高机构。6月23日,德鲁奥被任命为刚集合到巴黎的近卫军总司令。德鲁奥在得到皇帝同意后,接受了这个职位,成功维持了部队的秩序。然后,他受命带领近卫军退到卢瓦尔河岸,带着悲愤被迫改戴复辟王朝的白帽徽。他执行这一命令完全是为了能保存下近卫军。

7月25日,警务大臣富歇根据国王路易十八的授意,宣布十九名高级官员接受军事法庭审判,德鲁奥名列其中。大部分黑名单上的人及时逃脱到国外,德鲁奥没有跑,麦克唐纳元帅写道:“我所知道的最正直、最谦逊的人,学识渊博、勇敢、无私、和蔼,品行端正的德鲁奥,不但拒绝逃亡,而且在明知要被逮捕情况下自愿投案。我曾经劝过他,让他逃亡避过现在的报复风潮。”他静等被投入阿比监狱,时间是1815年8月14日,罪名是“武装颠覆国家”,而事实上,从嘎纳到巴黎的胜利进军中,一枪都未放过。
对他的案件调查持续了8个月。他在第一军区军事法庭出庭,审判官有当图亚尔(Danthouard)、罗尼埃(Rogniat)、塔维耶(Taviel)将军,马西拉克(Marcillac)上校、庞斯(Pons)少校、韦尔热纳(Vergennes)伯爵和迪蒂耶 (Dutuis)上尉。法庭书记迪龙(Delon)中校,是一名具有勇气和主见的军官,他冒着丢官的危险宣布德鲁奥无罪,事后便遭到解职。

他的辩护律师吉罗(Girod de l'Ain)申辩说,他只向拿破仑宣誓效忠,那时拿破仑是厄尔巴岛的君主,众所周知,这是被列强签署的协议公认的,因此德鲁奥的叛国罪不成立。

他给自己进行了辩护:“我的动机是尊重、信守和忠于对我向皇帝立下的誓言。我保证我是以自己的良知说话。只要对誓言信守和忠诚,对君主忠心不二还是人类的美德,我的行为自有公论。如果你们认为为了法国的和平,需要我流血,我愿把我生命的最后时刻贡献给祖国。”

1816年4月6日,根据共和5年雾月5日法律第31款,德鲁奥以3票对4票的微弱少数,成功宣判无罪。曾经想把德鲁奥和内伊、拉贝多瓦埃、拉瓦莱特一并判处死刑的路易十八,急忙派出一辆马车迎接德鲁奥来接见,希望他象效忠拿破仑那样效忠国王。德鲁奥一语不发,转身离开,从此再没返回杜伊勒里宫,这里只能是他与皇帝共事的地方。他这一年42岁,“一个过去时代之子”,德鲁奥伯爵在30多年的后半生中基本处于退休状态,他对拿破仑的忠诚堪称楷模。

如他所愿,德鲁奥隐退到故乡,住在他的一个兄弟家中,那里离他年幼时受洗礼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不远,1817年他母亲在此辞世。

他开始研究1792年至1815年的战史,“这项工作每天都要占用我5到6小时时间,我对此乐而不疲。”非常巧合的是,遥远的圣赫勒拿岛上的皇帝这时也是同样的生活模式。德鲁奥和皇帝正在钻研同样的题目。远在天边,君臣二人仍有共鸣。

在1815年,德鲁奥没有机会和拿破仑一同流放,因为他要负责近卫军,因为他对他的那些掷弹兵负有责任。他现在决心凭自己的力量,用自己的方式去圣赫勒拿岛,“我尽量省下每一点钱去会见皇帝。”他独自一人生活,这样可以免除家庭负担,以便随时自由离开,“愿全能的上帝保佑,让我可以尽快启程。”

复辟王朝还想招德鲁奥回归军队,并授予中将之职。他拒绝了,“我不希望在恩人流落大西洋荒岛时,自己却享受高官厚禄。”

1816年,奥坦丝王后写信请他这位“皇帝身边最高尚的人”去辅导她的儿子,也就是未来的拿破仑三世,他也谢绝了。

自愿隐退的生活并不清闲:“我闭门谢客。我的时间,要不就是陪伴亲人,要不就是读书或研究,但我不得不常让自己的眼睛休息休息。”这种久坐和冥想的生活方式影响了他的健康,1818年,他染上了肺炎。医生劝他多进行体力活动和呼吸新鲜空气。他就骑上马去勘察旧战场,以便完成战役回忆录。

1820年2月19日,他得到通知,可以领取被拖欠的半薪45000法郎。他拒绝了:不想接受拿破仑敌人的施舍。

在1820年3月,流放中的皇帝想请他上岛,取代宫廷总管贝特朗,因为贝特朗的妻子一心想返回法国。德鲁奥终于得到了自1816年起一直申请的护照。他也攒够了钱,满怀喜悦准备出发。可惜的是,在1821年6月,他得知皇帝在一个月前(1821年5月5)病故。这噩耗如同晴天霹雳,德鲁奥痛心疾首,泪水长流。他隐退时满怀希望的目标破灭,使他陷入深深的抑郁。这是德鲁奥一生最痛苦的时刻:他失去了自己的恩人。拿破仑直到临终前从来没有忘记德鲁奥,他在遗嘱中把20万法郎的一份遗产分给德鲁奥,并建议德鲁奥娶他的表妹帕拉维希尼(Pallavicini)。

德鲁奥崇拜拿破仑,他开始过一种自愿放逐生活,为此拒绝了奥尔良公爵请他辅导其子的职位。

“对一个人,尤其是杰出的人来说,最难忍受的是寂寞。当他们的身心适应了为一个远大的抱负不停工作时,他们无法承受简单和平静的时光。这种生活对他们几乎是坟墓。他们会怀念他们生命里参与其中的人世悲剧。历史上只有少数人能凭着自律平静地从众人视线回归自我。多数人在公众厌倦后变得颓废,其他人在急功近利中迷失了自我和尊严,高高在上成了导致悲哀的毒药”

德鲁奥的灵魂战胜了上天给他的考验,从父亲的小作坊到皇帝的宝座旁,从征服者的军营到主公的流放地,到最敬爱的朋友去世。

经过两年的沉寂,在1823年他决定购买离南希3里远的农庄,把自己的时间分配在研究和田园之间。“我一直喜欢的乡村,”他说。

守朋友的邀请,他在巴黎度过两个冬天,但他“无限兴奋”地返回了难锡。“我的一生经历了太多喧嚣,只求安静。我厌烦首都的人来人往和躁动。”

他尝试种田。“别恭维我当农民的技艺,我对农业很无知,我周围那些伙伴更差。”他养了羊群,试图改善更优质的产羊毛品种。他的试验招致了其他牧场主的嫉妒,被迫了这个项目。

军队从1825年2月6日给德鲁奥发放退休金,每年5473法郎。他写道“我购买了离城镇出口一百码处,坐落于花园中央的一座小房子。这样我可以同时享受城镇与乡村的优点,我的家庭有一个厨师和一个园丁,是我原来的炮兵。我育过马,还干过不少其他活,但不善烹调。”坐骨神经痛破坏了这种节俭的和平生活。他走路时拄着一根手杖,放弃了骑马。

他被选为南锡农业协会的主席,从1820年起他就是会员。他还从1817年起,一直在南锡斯坦尼斯学院任职。另一方面,他未奢求什么,尽管他学识渊博和在科学上颇有造诣,至少在巴黎的学院圈内,他甚至没有任何称号。

1830年,波旁王朝倒台,新国王路易-菲利普请德鲁奥出山,担任第3和第5军区司令。德鲁奥奉命上任,到梅斯重新建立秩序。他在部队前宣布:“如果没有纪律,你们将只是乌合之众。”健康原因迫使他离开的岗位,返回了南锡。

他谢绝了路易-菲利普给予的理工学院校长之职。只在1830年10月18日接受了荣誉军团大十字勋位,并进入参议院成为议员。

他把退休后的时间用于祷告、读书、研究,还有慈善活动,自己过着一种斯巴达式的简朴生活。他写下了他的想法:“人的幸福既不需要财富也不需要荣耀,只需要健康的身体,以无私为体现的健康的心灵,以责任心为体现的健康的良知,以热爱上帝为体现的健康的灵魂。”除了致力于学习,他的另一个爱好是年轻时收购的艺术品。他的人生哲学有如普鲁塔克描绘的境界。“一件艺术品就象一个可以朝夕交谈的朋友。而通过书籍可以穿越时间,生活在任何一个世纪。”这是他柏拉图式的美好和真实的和谐世界。

除了普鲁塔克,他最喜欢的作者是凯撒、塔西陀、李维、沃夫纳格和帕斯卡。他不大爱读小说,回忆说拿破仑曾讽刺过某些军官除了小说什么书都不念。基督的书是他的床头书,他从那里汲取心灵的营养。

德鲁奥关爱穷人和社会底层人民,也许因为他曾是其中一员。他对任何人都不吝啬,但到后来财力只够帮助他的老部下。他把从帝国领到的全部津贴,都用来资助那些生活无着的战友。拿破仑遗嘱中分给他的遗产,他实际可领到的只有6万法郎。他又用上荣誉军团的养老金来帮助大军团的老兵和他们的家庭。他爱引用圣弗朗索瓦的格言:“好事随处做。”

还是在厄尔巴岛的时候,德鲁奥将军差一点和宫廷大臣万蒂尼的女儿恩瑞特·万蒂尼结婚。德鲁奥不算年轻,也不是个英俊的人。但他有为人称道的声誉、勇气和正直。恩瑞特小姐想学法语,德鲁奥想学意大利语,互相学习中,恩瑞特小姐深爱德鲁奥。谦逊和善良的德鲁奥却不敢表露出自己的情感,恩瑞特的母亲反对这门亲事。德鲁奥想正式求婚,但觉得应该先征得自己母亲的同意。母亲从洛林给了否决:“不能娶这么远地方的外国人。”

德鲁奥将军,那时是40岁,封号帝国伯爵,官拜厄尔巴岛总督,出于孝顺之道遵从了母命。这是德鲁奥已知的唯一罗曼史。他自己写道,“因为我是个军人,我被军务缠身,全部激情投入工作…曾有人几次为我提亲,但是我没有答应,因为和对方相比我太老了。”

1835年他两眼完全失明,他以令人敬佩的平静接受了这一现实。
“我来到这个世界,并不准备总是顺利… 当我回忆起曾经躲过的险境,我没什么可抱怨的。虽然上天打击了我聊以安慰的学习和研究… 失明并不是象其它人想象那样可怕。对外部的观察受到损害,可以用内心更好的思考来弥补。”

生活在黑暗中,他的头脑更加具有独特的敏锐和哲学家的深度。十四年里他在反思。他给经历事件的回忆录作了注解。有一天,他打算毁掉自己关于拿破仑战争的笔记。他对外宣称的借口是缺乏能力编辑。强烈的思想深度和表达的障碍有可能存在,但是对德鲁奥而言,拿破仑的死,使他觉得这份笔记失去了原有的吸引力。一个好心人提出为德鲁奥每日读报,并帮他进行摘编工作。为了继续写作,德鲁奥自制了用线帮助手定位的工具。

他的生活现在与世隔绝。因担心浪费时间于无所事事和闲聊中,他除了亲属和老战友外闭门谢客。他独自纪念一些重要周年:瓦格拉姆会战、厄尔巴岛、 滑铁卢(6月18日)和皇帝祭日(5月5日)。为了让世人记住皇帝,他把拿破仑亲手授予的佩刀和荣誉军团勋章捐献给南锡博物馆。

他附信写道:“如果说拿破仑热爱光荣,他更爱法国”“皇帝是法国自查理曼大帝以来最荣耀的巅峰。”

1840年,拿破仑的灵柩迁回法国,德鲁奥深深遗憾自己因残疾不能护送皇帝遗体荣归,他只能用最激昂的笔触在杂志上表达自己的情感。“我的一生经历了很多事,但没有一件可称作不幸。我在年轻贫寒时,就朦胧地知道什么是幸福。成年时世界给了我物质和快乐,但荣耀并不能带来更多幸福。在老年体弱的谦卑中,我总能找到幸福时刻。我经历过痛苦的考验,但身心受到的打击总能得到补偿,它们总是伴着苦尽甘来的安慰。我将赞美献给我主。我主从没有抛弃我,我能感到上帝的保护和无尽的爱。我不惧怕死亡,我会接受上帝的意志,我会去寻找我的父亲、母亲和皇帝。”

他的皇帝,在圣赫勒拿时,曾经评价过相处过的朋友,给这位始终尽责的将军的评语是,“大军团的圣贤”,“他具有我遇到过的最好的头脑和最好的心。”

1847年3月24日,德鲁奥离开了人世。报纸的讣告赞道:“德鲁奥在南锡逝世,他是皇帝的左膀右臂。拿破仑的近卫军和炮兵为他赢得了无数战斗,德鲁奥是近卫军炮兵的将军。德鲁奥是最为值得他的同胞骄傲的人,也得到了他的敌人的尊重。无论战时还是和平,他只有一个意愿,那就是尽忠职守。大军团的战士中,他是最杰出的,他有一颗伟大善良的心。”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7 22: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先帮公爵顶一下

帝国军队的圣贤
http://bbs.napolun.com/viewthread.php?tid=3067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7 22: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看朱利耶·雅克这篇比勒诺特尔的还早些。最近看了阿斯佩恩-埃斯灵和瓦格拉姆的一些章节,译出此文时,顺便把1807战役相关细节加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8 08: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比拿破仑轶事素描中的详细些。公爵好久不发长篇了,赞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8 10: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公爵!向大军的贤者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01: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不过:
最后,这位名闻天下的教授拥抱了德鲁奥,宣布他是全部180名考生中的状元。

感觉“状元”还是不要出现西方的介绍题材文章里为好
经过夏龙炮校的短促学习,根据德鲁奥的成绩和志向,他成为了北方军团第1步炮团的一名少尉。在1793年9月8日的昂德沙特战役,他第一次见识了实战。由于所在的第14炮兵连的连长和副连长都不在,年仅19岁的德鲁奥代理了炮连长。

经过夏龙炮兵学校的短促学习,根据德鲁奥的成绩和志向,他成为了北方军团第1步炮团的一名少尉。在1793年9月8日的昂德沙特战役,他第一次经历了实战。由于所在的第14炮兵连的连长和副连长都不在,年仅19岁的德鲁奥成了炮连长的代理连长。
炮连随后转属儒尔当将军率领的桑布尔-默兹军团,德鲁奥升至中尉,参加了弗洛吕斯会战(1794年6月26日)。

弗勒吕斯会战。。。下文您就是这么用的:
部队开始大规模行动,6月16日,他接到命令“立即指挥近卫军步兵、骑兵、炮兵进军弗勒吕斯”。

1808年12月15日,德鲁奥结束炮兵幕后工作,重回一线。拿破仑皇帝命令他指挥近卫军步炮团。

感觉原文有些问题,此时是拿破仑下令德鲁奥组建近卫军步炮团,他于1809年完成任务,并且直到瓦格拉姆德鲁奥也不过是副团长。

拿破仑给他们的指示是“把那支敌军集团给我抹掉!”

“…erase the enemy masses…”
霸气十足!

在洛里斯通和德鲁奥带领下,法军炮兵将大炮推到步枪射程内,抵近发射霰弹。霰弹是将数十近百枚小铅从每门大炮弹集束发射,强如暴风骤雨,但只能在近距离发挥威力。奥军的枪弹也可以在这个距离上杀伤炮兵,再加上奥军的炮火反击,战况极为惨烈。参加“炮兵冲锋”的法国炮兵伤亡超过470人,占总人数近四分之一。拿破仑下令从每个近卫军步兵连抽调20名志愿者,临时充当补充炮手,应征的勇士超过要求人数一倍。

当然 还有不少于15们的火炮损失,塞纳蒙战术每一次使用的结果貌似都是相同的。。。

右起第二人为德鲁奥,与拿破仑拥抱者为身材高大的珀蒂将军

不知是不是作者为尊者讳,身高两米的珀蒂将军看起来并不比拿破仑高多少。

”皇帝注意到德鲁奥斯那巴达式的简朴生活和无私奉献,决定提高他的薪俸。

斯巴达式(Spartan tastes )。。。

1816年4月6日,根据共和5年雾月5日法律第31款,德鲁奥以3票对4票的微弱少数,成功宣判无罪。

这是怎么回事,求解?

不知是否吹毛求疵?最后感叹下德鲁奥革命战争打满全场以及他晚年的经历。总之感动的流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01: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德鲁奥是家中十二个孩子中的第三个,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9 05: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ron duke 于 2011-8-9 06:21 编辑

多谢纠正。翻译匆忙,其实也没整体校对过,会有些错。有空会编辑一下。“弗勒吕斯”已修改。

一家生12个孩子那时候倒不是很稀罕,象乌迪诺,第一任妻子生了7个,第二任妻子4个。
http://www.napoleon-series.org/research/biographies/c_wives.html
最牛的大概是威灵顿手下的特种战英雄威尔逊爵士,年轻时和团长女儿私奔,15年里生了13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9 06: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军事法庭要判将军死罪,必须达到5比2的票数,少于此数无效。故德鲁奥的4票有罪比3票无罪差一票没达标,结果是宣判24小时内放人。路易十八大度了一把,特许不用再等24小时,立即放人,并派车迎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16: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漏看了。顶下公爵的翻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7-1-18 01:07 , Processed in 0.04791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