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397|回复: 0

发一个冉闵史料搜集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8 10: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感谢WW的中央研究院,这全是汉籍电子文献搜索引擎的功劳。

閏月,冉閔弒石鑒,僭稱天王,國號魏。鑒弟祗僭帝號于襄國。丁丑,彗星見于亢。己丑,加中軍將軍殷浩督揚豫徐兗青五州諸軍事、假節。氐帥苻洪遣使來降,以為氐王,封廣川郡公。假洪子健節,監河北諸軍事、右將軍,封襄國縣公。
六月,石祗遣其弟琨攻冉閔將王泰于邯鄲,琨師敗績。
冬十一月,冉閔圍襄國。
二月戊寅,以段龕為鎮北將軍,封齊公。石祗大敗冉閔于襄國。
八月,冉閔 豫州牧張遇以許昌來降, [一三]張遇 周校: 冉閔載記作「冉遇」。拜鎮西將軍。
十一月,石祗將姚弋仲、冉閔 將魏脫各遣使來降, [一四]魏脫  冉閔載記、通鑑九九並作「魏統」。以弋仲為車騎將軍、大單于,封高陵郡公;弋仲子襄為平北將軍、都督并州諸軍事、并州刺史、平鄉縣公; [一五]平鄉縣公 姚襄載記及御覽一二三引後秦錄「平鄉」皆作「即丘」。脫為安北將軍、監冀州諸軍事、冀州刺史。
八年春正月辛卯,日有蝕之。劉顯僭帝號于襄國,冉閔擊破,殺之。苻健僭帝號于長安。
夏四月,冉閔為慕容儁所滅。儁僭帝號于中山,稱燕。安西將軍謝尚帥姚襄與張遇戰于許昌之誡橋,王師敗績。苻健使其弟雄襲遇,虜之。
八月,平西將軍周撫討蕭敬文于涪城,斬之。冉閔子智以鄴降,督護戴施獲其傳國璽,送之,文曰「受天之命,皇帝壽昌」,百僚畢賀。
十年春正月己酉朔,帝臨朝,以五陵未復,懸而不樂。涼州牧張祚僭帝位。冉閔降將周成舉兵反,自宛陵襲洛陽。 [一七]自宛陵襲洛陽 宛陵屬宣城郡。通鑑九九作「自宛襲洛陽」,紀文「陵」字疑衍。辛酉,河南太守戴施奔鮪渚。丁卯,地震,有聲如雷。
穆帝永和四年五月,熒惑入婁,犯填星。占曰:「兵大起,有喪,災在趙。」其年石季龍死,來年冉閔殺石遵及諸胡十萬餘人,其後褚裒北伐,喪眾而薨。 六年三月戊戌,熒惑犯歲星。占曰:「為戰。」 七年三月戊子,歲星、熒惑合于奎。其年劉顯殺石祗及諸胡帥,中土大亂。 十二年七月丁卯,太白犯填星,在柳。占曰:「周地有大兵。」其年八月,桓溫伐苻健,退,因破姚襄於伊水,定周地。
占曰:「胡有憂,將軍死。」是年八月,褚裒北征兵敗。十月,關中二十餘壁舉兵內附。石遵攻沒南陽。十一月,冉閔殺石遵,又盡殺胡十餘萬人,於是趙魏大亂。十二月,褚裒薨。八年,劉顯、苻健、慕容儁並僭號。殷浩北伐,敗績,見廢。
穆帝永和五年十一月乙卯,彗星見于亢。芒西向,色白,長一丈。六年正月丁丑,彗星又見于亢。占曰:「為兵喪、疾疫。」其五年八月,褚裒北征,兵敗。十一月,冉閔殺石遵,又盡殺胡十餘萬人,於是中土大亂。十二月,褚裒薨。是年,大疫。
永嘉之亂,海內分崩,伶官樂器,皆沒於劉、石。江左初立宗廟,尚書下太常祭祀所用樂名。太常賀循答云:「魏氏增損漢樂,以為一代之禮,未審大晉樂名所以為異。遭離喪亂,舊典不存。然此諸樂皆和之以鍾律,文之以五聲,詠之於歌辭,陳之於舞列。宮懸在庭,琴瑟在堂,八音迭奏,雅樂並作,登歌下管,各有常詠,周人之舊也。自漢氏以來,依倣此禮,自造新詩而已。舊京荒廢,今既散亡,音韻曲折,又無識者,則於今難以意言。」于時以無雅樂器及伶人,省太樂并鼓吹令。是後頗得登歌,食舉之樂,猶有未備。太寧末,明帝又訪阮孚等增益之。 [一]明帝又訪阮孚等增益之 「訪」,宋志一作「詔」。咸和中,成帝乃復置太樂官,鳩集遺逸,而尚未有金石也。庾亮為荊州,與謝尚修復雅樂,未具而亮薨。庾翼、桓溫專事軍旅,樂器在庫,遂至朽壞焉。及慕容儁平冉閔,兵戈之際,而鄴下樂人亦頗有來者。永和十一年,謝尚鎮壽陽,於是採拾樂人,以備太樂,并制石磬,雅樂始頗具。而王猛平鄴,慕容氏所得樂聲又入關右。太元中,破苻堅,又獲其樂工楊蜀等,閑習舊樂,於是四廂金石始備焉。乃使曹毗、王珣等增造宗廟歌詩,然郊祀遂不設樂。今列其詞於後云。
建興末,隨琨投段匹磾。匹磾自領幽州,取諶為別駕。匹磾既害琨,尋亦敗喪。時南路阻絕,段末波在遼西,諶往投之。元帝之初,末波通使于江左,諶因其使抗表理琨,文旨甚切,於是即加弔祭。累徵諶為散騎中書侍郎,而為末波所留,遂不得南渡。末波死,弟遼代立,諶流離世故且二十載。石季龍破遼西,復為季龍所得,以為中書侍郎、國子祭酒、侍中、中書監。屬冉閔誅石氏,諶隨閔軍,于襄國遇害,時年六十七,是歲永和六年也。
石季龍滅遼西,羣及諶、悅同沒胡中,季龍皆優禮之,以羣為中書令。至冉閔敗後,羣遇害。時勒及季龍得公卿人士多殺之,其見擢用,終至大官者,唯有河東裴憲,渤海石璞, [一三]石璞 斠注:石崇傳「璞」作「樸」。按:石勒載記亦作「樸」。滎陽鄭系,潁川荀綽,北地傅暢及羣、悅、諶等十餘人而已。
自務勿塵已後,值晉喪亂,自稱位號,據有遼西之地,而臣御晉人。其地西盡幽州,東界遼水。然所統胡晉可三萬餘家,控弦可四五萬騎,而與石季龍遞相侵掠,連兵不息,竟為季龍所破,徙其遺黎數萬家於司雍之地。其子蘭復聚兵,與季龍為患久之。及石氏之亡,末波之子勤鳩集胡羯得萬餘人,保枉人山,自稱趙王,附于慕容儁。俄為冉所敗,徙于繹幕,僭即尊號。儁遣慕容恪擊之,勤懼而降。
大凡劉元海以惠帝永興元年據離石稱漢。後九年,石勒據襄國稱趙。張氏先據河西,是歲,自石勒後三十六年也,重華自稱涼王。 [一]是歲自石勒後三十六年也重華自稱涼王 是歲指永興元年後九年,即永嘉六年,張重華稱涼王據通鑑九八在永和六年,相距三十八年。「六」當作「八」。後一年,冉據鄴稱魏。後一年,苻健據長安稱秦。慕容氏先據遼東稱燕,是歲,自苻健後一年也,儁始僭號。後三十一年,後燕慕容垂據鄴。後二年,西燕慕容沖據阿房。是歲也,乞伏國仁據枹罕稱秦。後一年,慕容永據上黨。是歲也,呂光據姑臧稱涼。後十二年,慕容德據滑臺稱南燕。是歲也,禿髮烏孤據廉川稱南涼,段業據張掖稱北涼。 [二]是歲也禿髮烏孤據廉川稱南涼段業據張掖稱北涼 是歲指慕容德據滑臺之年,檢慕容德載記事在隆安二年,而禿髮烏孤稱南涼,段業稱涼州牧,據安紀在隆安元年,不在一歲。此誤。後三年,李玄盛據敦煌稱西涼。後一年,沮渠蒙遜殺段業,自稱涼。後四年,譙縱據蜀稱成都王。後二年,赫連勃勃據朔方稱大夏。後二年,馮跋殺離班,據和龍稱北燕。提封天下,十喪其八,莫不龍旌帝服,建社開祊,華夷咸暨,人物斯在。或篡通都之鄉,或擁數州之地,雄圖內卷,師旅外并,窮兵凶於勝負,盡人命於鋒鏑,其為戰國者一百三十六載,抑元海為之禍首云。
以夔安為征討大都督,統五將步騎七萬寇荊揚北鄙。石敗王師于沔陰,將軍蔡懷死之。宣將朱保又敗王師于白石,將軍鄭豹、談玄、郝莊、隨相、蔡熊皆遇害。季龍將張賀度攻陷邾城,敗晉將毛寶于邾西,死者萬餘人。夔安進據胡亭,晉將軍黃沖、歷陽太守鄭進皆降之。安於是掠七萬戶而還。

故東宮謫卒高力等萬餘人當戍涼州,行達雍城,既不在赦例,又敕雍州刺史張茂送之,茂皆奪其馬,令步推鹿車,致糧戍所。高力督定陽梁犢等因眾心之怨,謀起兵東還,陰令胡人頡獨鹿微告戍者,戍者皆踊抃大呼。梁犢乃自稱晉征東大將軍,率眾攻陷下辯,逼張茂為大都督、大司馬,載以軺車。安西劉寧自安定擊之,大敗而還。秦雍間城戍無不摧陷,斬二千石長史,長驅而東。高力等皆多力善射,一當十餘人,雖無兵甲,所在掠百姓大斧,施一丈柯,攻戰若神,所向崩潰,戍卒皆隨之,比至長安,眾已十萬。其樂平王石苞時鎮長安,盡銳距之,一戰而敗。犢遂東出潼關,進如洛川。季龍以李農為大都督,行大將軍事,統衞軍張賀度、征西張良、征虜石 等,率步騎十萬討之。戰于新安,農師不利。又戰于洛陽,農師又敗,乃退壁成臯。犢東掠滎陽、陳留諸郡,季龍大懼,以燕王石斌為大都督中外諸軍事,率精騎一萬,統姚弋仲、苻洪等擊犢于滎陽東,大敗之,斬犢首而還,討其餘黨,盡滅之。
俄而晉將軍王龕拔其沛郡。始平人馬勖起兵於洛氏葛谷,自稱將軍。石苞攻滅之,誅三千餘家。
時熒惑犯積尸,又犯昴、月,及熒惑北犯河鼓。未幾,季龍疾甚,以石遵為大將軍,鎮關右,石斌為丞相、錄尚書事,張豺為鎮衞大將軍、領軍將軍、吏部尚書,並受遺輔政。劉氏懼斌之輔政也害世,與張豺謀誅之。斌時在襄國,乃遣使詐斌曰:「主上患已漸損,王須獵者,可小停也。」斌性好酒耽獵,遂游畋縱飲。劉氏矯命稱斌無忠孝之心,免斌官,以王歸第,使張豺弟雄率龍騰五百人守之。石遵自幽州至鄴,敕朝堂受拜,配禁兵三萬遣之,遵慟泣而去。是日季龍疾小瘳,問曰:「遵至未?」左右答言久已去矣。季龍曰:「恨不見之。」季龍臨於西閤,龍騰將軍、中郎二百餘人列拜于前。季龍曰:「何所求也?」皆言聖躬不和,宜令燕王入宿衞,典兵馬,或言乞為皇太子。季龍不知斌之廢也,責曰:「燕王不在內邪?呼來!」左右言王酒病,不能入。季龍曰:「促持輦迎之,當付其璽綬。」亦竟無行者。尋惛眩而入。張豺使弟雄等矯季龍命殺斌,劉氏又矯命以豺為太保、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加千兵百騎,一依霍光輔漢故事。侍中徐統歎曰:「禍將作矣,吾無為豫之。」乃仰藥而死。俄而季龍亦死。季龍始以咸康元年僭立,至此太和六年, [三]至此太和六年 周校:按穆帝紀,季龍死在永和五年,咸康元年至永和五年正十五歲。若廢帝太和五年,則季龍死久矣。今按:「太和六年」自當作「永和五年」,然御覽一二0引晉書亦作「太和六年」,知原書已誤。凡在位十五歲。
於是世即偽位,尊劉氏為皇太后,臨朝,進張豺為丞相。豺請石遵、石鑒為左右丞相,以慰其心,劉氏從之。豺與張舉謀誅李農,而舉與農素善,以豺謀告之。農懼,率騎百餘奔廣宗,率乞活數萬家保于上白。劉氏使張舉等統宿衞精卒圍之。豺以張離為鎮軍大將軍、監中外諸軍事、司隸校尉,為己之副。鄴中羣盜大起,迭相劫掠。
石遵聞季龍之死,屯于河內。姚弋仲、苻洪、石 、劉寧及武衞王鸞、寧西王午、石榮、王鐵、立義將軍段勤等既平秦洛,班師而歸,遇遵于李城,說遵曰:「殿下長而且賢,先帝亦有意于殿下矣。但以末年惛惑,為張豺所誤。今上白相持未下,京師宿衞空虛,若聲張豺之罪,鼓行而討之,孰不倒戈開門而迎殿下者邪!」遵從之。洛州刺史劉國等亦率洛陽之眾至于李城。遵檄至鄴,張豺大懼,馳召上白之軍。遵次于蕩陰,戎卒九萬,石 為前鋒。豺將出距之,耆舊羯士皆曰:「天子兒來奔喪,吾當出迎之,不能為張豺城戍也。」踰城而出,豺斬之不能止。張離率龍騰二千斬關迎遵。劉氏懼,引張豺入,對之悲哭曰:「先帝梓宮未殯,而禍難繁興。今皇嗣沖幼,託之于將軍,將軍何以匡濟邪?加遵重官,可以弭不?」豺惶怖失守,無復籌計,但言唯唯。劉氏令以遵為丞相、領大司馬、大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加黃鉞、九錫,增封十郡,委以阿衡之任。遵至安陽亭,張豺懼而出迎,遵命執之。於是貫甲曜兵,入自鳳陽門,升于太武前殿,擗踴盡哀,退如東閤。斬張豺于平樂市,夷其三族。假劉氏令曰:「嗣子幼沖,先帝私恩所授,皇業至重,非所克堪。其以遵嗣位。」遵偽讓至于再三,羣臣敦勸,乃受之,僭即尊位于太武前殿,大赦殊死已下,罷上白圍。封世為譙王,邑萬戶,待以不臣之禮,廢劉氏為太妃,尋皆殺之。世凡立三十三日。
于是李農歸請罪,遵復其位,待之如初。尊其母鄭氏為皇太后,其妻張氏為皇后,以石斌子衍為皇太子,石鑒為侍中,石沖為太保,石苞為大司馬,石琨為大將軍,石 為中外諸軍事、輔國大將軍、錄尚書事,輔政。暴風拔樹,震雷,雨雹大如盂升。太武、暉華殿災,諸門觀閣蕩然,其乘輿服御燒者太半,光燄照天,金石皆盡,火月餘乃滅。雨血周遍鄴城。
石沖時鎮于薊,聞遵殺世而自立,乃謂其僚佐曰:「世受先帝之命,遵輒廢殺,罪逆莫大,其敕內外戒嚴,孤將親討之。」於是留寧北沭堅戍幽州,帥眾五萬,自薊討遵,傳檄燕趙,所在雲集,比及常山,眾十餘萬。次于苑鄉,遇遵赦書,謂左右曰:「吾弟一也,死者不可復追,何為復相殘乎!吾將歸矣。」其將陳暹進曰:「彭城篡弒自尊,為罪大矣。王雖北旆,臣將南轅,平京師,擒彭城,然後奉迎大駕。」沖從之。遵馳遣王擢以書喻沖,沖弗聽。遵假石 黃鉞、金鉦,與李農等率精卒十萬討之。戰于平棘,沖師大敗,獲沖于元氏,賜死,坑其士卒三萬餘人。
始葬季龍,號其墓為顯原陵,偽諡武皇帝,廟號太祖。
遵揚州刺史王浹以淮南歸順。晉西中郎將陳逵進據壽春。征北將軍褚裒率師伐遵,次于下邳,遵以李農為南討大都督,率騎二萬來距。裒不能進,退屯廣陵。陳逵聞之,懼,遂焚壽春積聚,毀城而還。
石苞時鎮長安,謀帥關中之眾攻鄴,左長史石光、司馬曹曜等固諫。苞怒,誅光等百餘人。苞性貪而無謀,雍州豪右知其無成,並遣使告晉梁州刺史司馬勳。勳於是率眾赴之,壁於懸鉤,去長安二百餘里,使治中劉煥攻京兆太守劉秀離,斬之。三輔豪右多殺其令長,擁三十餘壁,有眾五萬以應勳。苞輟攻鄴之謀,使麻秋、姚國等率騎距勳。遵遣車騎王朗率精騎二萬,外以討勳為名,因劫苞,送之于鄴。勳又為朗所距,釋懸鉤,拔宛城,殺遵南陽太守袁景而還。
初,遵之發李城也,謂石 曰:「努力!事成,以爾為儲貳。」既而立衍, 甚失望,自以勳高一時,規專朝政,遵忌而不能任。 既為都督,總內外兵權,乃懷撫殿中將士及故東宮高力萬餘人,皆奏為殿中員外將軍,爵關外侯,賜以宮女,樹己之恩。遵弗之猜也,而更題名善惡以挫抑之,眾咸怨矣。而又納中書令孟準、左衞將軍王鸞之計,頗疑憚於 ,稍奪兵權。 益有恨色,準等咸勸誅之。遵召石鑒等入,議于其太后鄭氏之前,皆請誅之。鄭氏曰:「李城迴師,無棘奴豈有今日!小驕縱之,不可便殺也。」鑒出,遣宦者楊環馳以告 遂劫李農及右衞王基,密謀廢遵。使將軍蘇亥、周成率甲士三十執遵于如意觀。 [四]蘇亥周成率甲士三十執遵于如意觀 通鑑九八「蘇亥」作「蘇彥」,「三十」作「三千」,御覽一二0引後趙錄亦作「蘇彥」,「三十」字殘。慕容儁載記亦作「蘇亥」。甲士三十似太少,疑作「三千」是。遵時方與婦人彈碁,問成等曰:「反者誰也?」成曰:「義陽王鑒當立。」遵曰:「我尚如是,汝等立鑒,復能幾時!」乃殺之于琨華殿,誅鄭氏及其太子衍、上光祿張斐、中書令孟準、左衞王鸞等。遵凡在位一百八十三日。
鑒乃僭位,大赦殊死已下。以石 為大將軍,封武德王,李農為大司馬,並錄尚書事;郎闓為司空,秦州刺史劉羣為尚書左僕射,侍中盧諶為中書監。
鑒使石苞及中書令李松、殿中將軍張才等夜誅 、農於琨華殿,不克,禁中擾亂。鑒恐 為變,偽若不知者,夜斬松、才於西中華門,并誅石苞。
時石祗在襄國,與姚弋仲、苻洪等通和,連兵檄誅 、農。鑒遣石琨為大都督,與張舉及侍中呼延盛率步騎七萬分討祗等。中領軍石成、侍中石啟、前河東太守石暉謀誅 、農, 、農殺之。
龍驤孫伏都、劉銖等結羯士三千伏于胡天,亦欲誅 等。時鑒在中臺,伏都率三十餘人將升臺挾鑒以攻之。鑒見伏都毀閣道,臨問其故。伏都曰:「李農等反,已在東掖門,臣嚴率衞士,謹先啟知。」鑒曰:「卿是功臣,好為官陳力。朕從臺觀卿,勿慮無報也。」於是伏都及銖率眾攻 、農,不克,屯於鳳陽門。 、農率眾數千毀金明門而入。鑒懼 之誅己也,馳招 、農,開門內之,謂曰:「孫伏都反,卿宜速討之。」 、農攻斬伏都等,自鳳陽至琨華,橫尸相枕,流血成渠。宣令內外六夷敢稱兵杖者斬之。胡人或斬關,或踰城而出者,不可勝數。使尚書王簡、少府王鬱帥眾數千,守鑒于御龍觀,懸食給之。令城內曰:「與官同心者住,不同心者各任所之。」敕城門不復相禁。於是趙人百里內悉入城,胡羯去者填門。 知胡之不為己用也,班令內外趙人,斬一胡首送鳳陽門者,文官進位三等,武職悉拜牙門。一日之中,斬首數萬。 躬率趙人誅諸胡羯,無貴賤男女少長皆斬之,死者二十餘萬,尸門諸城外,悉為野犬豺狼所食。屯據四方者,所在承 書誅之,于時高鼻多鬚至有濫死者半。
太宰趙鹿、 [五]趙鹿 通鑑九八「鹿」作「庶」。下同。太尉張舉、中軍張春、光祿石岳、撫軍石寧、武衞張季及諸公侯、卿、校、龍騰等萬餘人出奔襄國。石琨奔據冀州,撫軍張沈屯滏口,張賀度據石瀆,建義段勤據黎陽,寧南楊羣屯桑壁,劉國據陽城,段龕據陳留,姚弋仲據混橋,苻洪據枋頭,眾各數萬。王朗、麻秋自長安奔于洛陽。秋承 書,誅朗部胡千餘。朗奔于襄國。麻秋率眾奔于苻洪。
石琨及張舉、王朗率眾七萬伐鄴,石 率騎千餘,距之城北。 執兩刃矛,馳騎擊之,皆應鋒摧潰,斬級三千。琨等大敗,遂歸于冀州。
與李農率騎三萬討張賀度于石瀆,鑒密遣宦者齎書召張沈等,使承虛襲鄴。宦者以告 、農, 、農馳還,廢鑒殺之,誅季龍孫三十八人,盡殪石氏。鑒在位一百三日。
季龍小男混,永和八年將妻妾數人奔京師,敕收付廷尉,俄而斬之於建康市。季龍十三子,五人為冉 所殺,八人自相殘害,混至此又死。初,讖言滅石者陵,尋而石 徙封蘭陵公,季龍惡之,改蘭陵為武興郡,至是終為 所滅。始勒以成帝咸和三年僭立,二主四子,凡二十三年,以穆帝永和五年滅。 [六]始勒以成帝咸和三年僭立二主四子凡二十三年以穆帝永和五年滅 校文:考勒自立於太興二年,非成帝咸和三年。載記勒、季龍在位皆十五年。冉 滅石鑒又在季龍卒後一年,合計石氏二主四子,凡三十一年,不得云二十三年。季龍於永和五年死,六年閏月,冉 立,石氏乃盡滅,亦不得滅於永和五年。此數語舛誤特甚。
字永曾,小字棘奴,季龍之養孫也。父瞻,字弘武,本姓冉,名良,魏郡內黃人也。其先漢黎陽騎都督,累世牙門。勒破陳午,獲瞻,時年十二,命季龍子之。驍猛多力,攻戰無前。歷位左積射將軍、西華侯。 幼而果銳,季龍撫之如孫。及長,身長八尺,善謀策,勇力絕人。拜建節將軍,徙封脩成侯,歷位北中郎將、游擊將軍。季龍之敗於昌黎, 軍獨全,由此功名大顯。及敗梁犢之後,威聲彌振,胡夏宿將莫不憚之。
永和六年,殺石鑒,其司徒申鍾、司空郎闓等四十八人上尊號于 固讓李農,農以死固請,於是僭即皇帝位于南郊,大赦,改元曰永興,國號大魏,復姓冉氏。追尊其祖隆元皇帝,考瞻烈祖高皇帝,尊母王氏為皇太后,立妻董氏為皇后,子智為皇太子。以李農為太宰、領太尉、錄尚書事,封齊王,農諸子皆封為縣公。封其子胤、明、裕皆為王。文武進位三等,封爵有差。遣使者持節赦諸屯結,皆不從。
石祗聞鑒死,僭稱尊號于襄國,諸六夷據州郡擁兵者皆應之。 遣使臨江告晉曰:「胡逆亂中原,今已誅之。若能共討者,可遣軍來也。」朝廷不答。 誅李農及其三子,并尚書令王謨、侍中王衍、中常侍嚴震、趙昇等。晉廬江太守袁真攻其合肥,執南蠻校尉桑坦,遷其百姓而還。
石祗遣其相國石琨率眾十萬伐鄴,進據邯鄲。祗鎮南劉國自繁陽會琨。 大敗琨于邯鄲,死者萬餘。劉國還屯繁陽。苻健自枋頭入關。張賀度、段勤與劉國、靳豚會于昌城,將攻鄴。 遣尚書左僕射劉羣為行臺都督,使其將王泰、崔通、周成等帥步騎十二萬次于黃城, 躬統精卒八萬繼之,戰于蒼亭。賀度等大敗,死者二萬八千,追斬靳豚于陰安鄉, [七]追斬靳豚于陰安鄉 陰安乃頓丘郡屬縣,見地理志上,「鄉」字不當有,通鑑九八無「鄉」字亦可證。盡俘其眾,振旅而歸。戎卒三十餘萬,旌旗鍾鼓緜亙百餘里,雖石氏之盛無以過之。
至自蒼亭,行飲至之禮,清定九流,準才授任,儒學後門多蒙顯進,于時翕然,方之為魏晉之初。
率步騎十萬攻石祗于襄國,署其子太原王胤為大單于、驃騎大將軍,以降胡一千配為麾下。光祿大夫韋謏啟諫甚切, 覽之大怒,誅謏及其子孫。 攻襄國百餘日,為土山地道,築室反耕。祗大懼,去皇帝之號,稱趙王,遣使詣慕容儁、姚弋仲以乞師。會石琨自冀州援祗,弋仲復遣其子襄率騎三萬八千至自滆頭,儁遣將軍悅綰率甲卒三萬自龍城,三方勁卒合十餘萬。 遣車騎胡睦距襄于長蘆,將軍孫威候琨于黃丘,皆為敵所敗,士卒略盡,睦、威單騎而還。琨等軍且至, 將出擊之,衞將軍王泰諫曰:「窮寇固迷,希望外援。今強救雲集,欲吾出戰,腹背擊我。宜固壘勿出,觀勢而動,以挫其謀。今陛下親戎,如失萬全,大事去矣。請慎無出,臣請率諸將為陛下滅之。」 將從之,道士法饒進曰:「太白經昴,當殺胡王,一戰百克,不可失也。」 攘袂大言曰:「吾戰決矣,敢諫者斬!」於是盡眾出戰。姚襄、悅綰、石琨等三面攻之,祗衝其後, 師大敗。 潛于襄國行宮,與十餘騎奔鄴。降胡栗特康等執冉胤及左僕射劉琦等送于祗,盡殺之。司空石璞、尚書令徐機、車騎胡睦、侍中李綝、中書監盧諶、少府王鬱、尚書劉欽、劉休等及諸將士死者十餘萬人,於是人物殲矣。賊盜峰起,司冀大饑,人相食。自季龍末年而 盡散倉庫以樹私恩。 [八]自季龍末年而 盡散倉庫以樹私恩 此兩語與上下文俱不相連屬,疑有脫文,今姑以此單獨為句。與羌胡相攻,無月不戰。青、雍、幽、荊州徙戶及諸氐、羌、胡、蠻數百餘萬,各還本土,道路交錯,互相殺掠,且饑疫死亡,其能達者十有二三。諸夏紛亂,無復農者。 悔之,誅法饒父子,支解之,贈韋謏大司徒。
石祗使劉顯帥眾七萬攻鄴。時 潛還,莫有知者,內外兇兇,皆謂 已沒矣。射聲校尉張艾勸 親郊,以安眾心, 從之,訛言乃止。劉顯次于明光宮,去鄴二十三里。 懼,召衞將軍王泰議之。泰恚其謀之不從,辭以瘡甚。 親臨問之,固稱疾篤。 怒,還宮,顧謂左右曰:「巴奴,乃公豈假汝為命邪!要將先滅羣胡,却斬王泰。」於是盡眾而戰,大敗顯軍,追奔及于陽平,斬首三萬餘級。顯懼,密使請降,求殺祗為效, 振旅而歸。會有告王泰招集秦人,將奔關中, 怒,誅泰,夷其三族。劉顯果殺祗及其太宰趙鹿等十餘人,傳首于鄴,送質請命。驃騎石寧奔于柏人。 命焚祗首于通衢。
兗州刺史劉啟以鄄城歸順。 [九] 兗州刺史劉啟以鄄城歸順 周校:穆帝紀「 」作「石祗」。按:通鑑九九作趙兗州刺史劉啟,亦即以為石祗之刺史。此時劉顯殺祗降冉 ,故啟降晉。疑「 」當作「祗」。劉顯復率眾伐鄴, 擊敗之。還,稱尊號于襄國。 徐州刺史周成、兗州刺史魏統、豫州牧冉遇、 [一0]豫州牧冉遇 斠注:穆帝紀及謝尚傳皆作「張遇」,苻健載記亦作「豫州刺史張遇」。按:通鑑九九從載記文,但亦作「張遇」。疑「冉」字譌。荊州刺史樂弘皆以城歸順。平南高崇、征虜呂護執洛州刺史鄭系,以三河歸順。 [一一]平南高崇至以三河歸順 穆帝紀載當時降晉諸人,稱「高昌屯野王」,當即此「高崇」。慕容儁載記稱:「石季龍將李歷、張平、高昌等並率其所部稱藩於儁,遣子入侍。既而投款建鄴,結援苻
堅。」姚襄載記,稱襄南至滎陽後,「與高昌、李歷戰於麻田」。野王、滎陽並在所云「三河」地域內。此「高崇」疑當作「高昌」。慕容彪攻陷中山,殺 寧北白同、幽州刺史劉準,降于慕容儁。時有雲黃赤色,起東北,長百餘丈,一白鳥從雲間西南去,占者惡之。
劉顯率眾伐常山,太守蘇亥告難于 留其大將軍蔣幹等輔其太子智守鄴,親率騎八千救之。顯所署大司馬、清河王寧以棗強降于 ,收其餘眾,擊顯,敗之,追奔及于襄國。顯大將曹伏駒開門為應,遂入襄國,誅顯及其公卿已下百餘人,焚襄國宮室,遷其百姓于鄴。顯領軍范路率眾千餘,斬關奔于枋頭。
時慕容儁已克幽薊,略地至于冀州。 帥騎距之,與慕容恪相遇於魏昌城。 大將軍董閏、車騎張溫言於 曰:「鮮卑乘勝氣勁,不可當也,請避之以溢其氣,然後濟師以擊之,可以捷也。」 怒曰:「吾成師以出,將平幽州,斬慕容儁。今遇恪而避之,人將侮我矣。」乃與恪遇,十戰皆敗之。恪乃以鐵鎖連馬,簡善射鮮卑勇而無剛者五千,方陣而前。 所乘赤馬曰朱龍,日行千里,左杖雙刃矛,右執鉤戟,順風擊之,斬鮮卑三百餘級。俄而燕騎大至,圍之數周。 眾寡不敵,躍馬潰圍東走,行二十餘里,馬無故而死,為恪所擒,及董閏、張溫等送之于薊。儁立 而問之曰:「汝奴僕下才,何自妄稱天子?」 曰:「天下大亂,爾曹夷狄,人面獸心,尚欲篡逆。我一時英雄,何為不可作帝王邪!」儁怒,鞭之三百,送于龍城,告廆、皝廟。
遣慕容評率眾圍鄴。劉寧及弟崇帥胡騎三千奔于晉陽,蘇亥棄常山奔于新興。鄴中饑,人相食,季龍時宮人被食略盡。冉智尚幼,蔣幹遣侍中繆嵩、詹事劉猗奉表歸順,且乞師于晉。濮陽太守戴施自倉垣次于棘津,止猗,不聽進,責其傳國璽。猗使嵩還鄴復命,幹沈吟未決,施乃率壯士百餘人入鄴,助守三臺,譎之曰:「且出璽付我。今凶寇在外,道路不通,未敢送也。須得璽,當馳白天子耳。天子聞璽已在吾處,信卿至誠,必遣軍糧厚相救餉。」幹以為然,乃出璽付之。施宣言使督護何融迎糧,陰令懷璽送于京師。長水校尉馬願、龍驤田香開門降評。施、融、蔣幹懸縋而下, [一二]施融蔣幹懸縋而下 上文已云何融懷璽送京師,謝尚傳亦云「融齎璽馳還枋頭」,則融已不在城中,何得又與戴施、蔣幹縋城而下,記事前後矛盾。奔于倉垣。評送 妻董氏、太子智、太尉申鍾、司空條攸、中書監聶熊,司隸校尉籍羆、中書令李垣及諸王公卿士于薊。尚書令王簡、左僕射張乾、右僕射郎肅自殺。
儁送 既至龍城,斬于遏陘山。山左右七里草木悉枯,蝗蟲大起,五月不雨,至于十二月。儁遣使者祀之,諡曰武悼天王,其日大雪。是歲永和八年也。 [一三]是歲永和八年也 各本「永」作「太」,獨殿本作「永」。穆紀及通鑑九九冉 死在永和八年,太和乃海西公年號,遠在其後,且止五年。今從殿本。
史臣曰:夫拯溺救焚,帝王之師也;窮凶騁暴,戎狄之舉也。蠢茲雜種,自古為虞,限以塞垣,猶懼侵軼,況乃入居中壤,窺我王政,乘弛紊之機,覩危亡之隙,而莫不嘯羣鳴鏑,汨亂天常者乎!
石勒出自羌渠,見奇醜類。聞鞞上黨,季子鑒其非凡;倚嘯洛城,夷甫識其為亂。及惠皇失統,宇內崩離,遂乃招聚螘徒,乘間煽禍,虔劉我都邑,翦害我黎元。朝市淪胥,若沈航於鯨浪;王公顛仆,譬游魂於龍漠。豈天厭晉德而假茲妖孼者歟!觀其對敵臨危,運籌賈勇,奇謨間發,猛氣橫飛。遠嗤魏武,則風情慷慨;近答劉琨,則音詞倜儻。焚元超於苦縣,陳其亂政之諐;戮彭祖于襄國,數以無君之罪。於是跨躡燕趙,并吞韓魏,杖奇材而竊徽號,擁舊都而抗王室,褫氊裘,襲冠帶,釋介冑,開庠序,鄰敵懼威而獻款,絕域承風而納貢,則古之為國,曷以加諸!雖曰凶殘,亦一時傑也。而託授非所,貽厥無謀,身隕嗣滅,業歸攜養,斯乃知人之闇焉。
季龍心昧德義,幼而輕險,假豹姿於羊質,騁梟心於狼性,始懷怨懟,終行篡奪。於是窮驕極侈,勞役繁興,畚鍤相尋,干戈不息,刑政嚴酷,動見誅夷,惵惵遺黎,求哀無地,戎狄殘獷,斯為甚乎!既而父子猜嫌,兄弟讎隙,自相屠膾,取笑天下。墳土未燥,禍亂薦臻,釁起於張豺,族傾於冉 ,積惡致滅,有天道哉!夫從逆則凶,事符影響;為咎必應,理若循環。世龍之殪晉人,既窮其酷;永曾之誅羯士,亦殲其類。無德不報,斯之謂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9-18 03:48 , Processed in 0.14953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