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楼主: tblzd

进度贴,164页起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1 15: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突然都缓了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1 15: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Bertrand的部队很快组织起一次防御,“一轮齐射击倒不少骑兵,他们几乎已经要挨到我们的刺刀。”Labaume告诉我们“在这大屠杀的场景里,我发现一具有三个十字勋章的俄军炮手尸体。他一只手紧握住一把断剑,另外一只则牢牢地抓住前车,为了这门火炮,他竟做出如此殊死搏斗。”多面堡被占领时Likhachev将军仍然在坚持战斗,Del Fante营指挥官Cesare de Laugier描述道,“认出一位俄军将领【…】此人猛扑向他,(我们)解除了他的武装并将其从疯狂人众中夺了出来…”
   俄方资料显示第三十五列兵团的一部分穿过Kolocha和Stonets溪交汇处时,遭到第一猎兵团的攻击。据Petrov的说法,在早上对博罗迪诺最初的进攻过后,Zubko上尉带领一个连的猎兵沿着河流离开,并和法军展开散兵战直到傍晚,当时他们移动到Stonets溪的右岸,阻止敌军从溪流交汇处越过,威胁多面堡的后方。我们团击退了四次类似的尝试,每次都给敌人造成相当大的损失。
   Petrov还提到他的团后来得到了Libau步兵团的支援,“抵挡袭击多面堡之敌的决定性进攻。”Gulevich的第二十三炮兵连似乎在这片区域表现活跃。他们在Stonets溪的左岸展开,打击法军攻击纵队的侧翼,但也承受了法军炮兵的沉重回击。Petrov告诉我们Gulevich的炮连损失了大部分人员,停止了开火并打算撤退至溪流的右岸。Karpenko上校派出我以及两位军官,还有四十名士兵,战争开始前,他们在Slonim的师部接受过应对类似突发状况的专门训练。我用这些人补充了炮兵连,使得它能延续射击…
   Karpenko的回忆录提供了Stonets溪边战斗的更多细节:
  “大约下午四点,法军纵队冲过了小溪【…】当他们接近我的位置到手枪射程之内时,我发动了一次猛烈的齐射。下一刻钟里,他们和我们都无畏地保持住了自己的阵地,直到敌人被再次夺走胜利。然而,双方伤亡都非常严重,仿佛都接到了命令,停止了开火,各自撤离…”
  回到多面堡,俄军步兵面对骑兵冲锋,在多面堡后面组成了强大的方阵,他们的齐射扫倒了骑兵的持续浪潮。Meshetich,尽管混淆了针对多面堡攻势的顺序,但还是留下了这次冲锋的有趣记录:
  “法国骑兵旋风般卷过炮垒,多么壮观的冲锋【…】俄国步兵被驱退,但很快组织起方阵进行抵抗【…】人们马上可以听到隆隆作响,还有武器的声音——这是俄军骑兵对法国骑兵暴风雨般的进攻;法国人的胜利攻势受到阻滞,被迫回撤,他们没能俘获我方火炮,而且损失不小。”
  俄军伤亡也在上升。将军Bakhmetyev第一受伤,而他的兄弟,Bakhmetyev第三腿部也被炮弹击碎。受伤的还有Aleksopol和Osterman-Tolstoy将军。不过,甚至处在这种危急局势之中,一些人还在为争功而针锋相对。看到巴克莱-德-托利屹立于枪林弹雨之中,Miloradovich惊呼:“巴克莱想要超过我!”据参与者回忆,他还选择距离法军阵线更近的地点进行午餐!


列夫-托尔斯泰和博罗迪诺
   列夫-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被认为是世界文坛的大师级作品。这部厚重的小说出版于1865-1869年间,沿着几个角色的命运——Andrei Bolkonsky,Pierre Bezukhov,Natasha Rostova——贯穿整个拿破仑战争,还包含了博罗迪诺会战的细节性描写。托尔斯泰有关这次会战的刻画,还有他在历史方面的结论和一般观点,对普通读者理解博罗迪诺会战曾产生——而且一直有——深远的影响。一部引人入胜的虚构作品,可以塑造出一段有力的传奇,实际上,还能掩盖历史真相,取得历史文献的地位。
   就托尔斯泰而言,博罗迪诺是一场宏大的会战,也是俄法战争的转折点。通过对各类事件全方位的叙述,作者不赞成个人在历史中的地位和自由选择。因此,会战以“不可逆的历史洪流”的一部分呈现出来,如库图佐夫和拿破仑几乎都没有展现出任何自己的意愿。托尔斯泰暗示库图佐夫仅仅是表现的像一个有感染力的人,允许命运的强力推动他,他借助直觉和情感,而不是推理或才智来领会俄罗斯国家的理念。会战被描述成国家间的争斗,是俄罗斯人民抵抗侵略者的正义胜利。拿破仑不仅仅没有控制住战局,他的野心还使得自己无法认识到他的角色实际上毫无意义。面对命运,皇帝和他的任何普通士兵一样无助。他的命令不可避免的被延迟,或是因不可预见的发展而不合时宜。
   但《战争与和平》并没有马上取得如今时之崇高地位。甫一出版,它便引起轰动,因为小说挑战了有关这次会战的传统观点。1812年的老兵们质疑它的真实性和体裁的合法性,因为看起来是要用虚构情节取代历史实情。他们尤为愤怒的是,托尔斯泰对会战的描述充斥着各种平凡的,粗俗的细节,他们觉得会战的英雄氛围被扭曲了,与他们所记得的(或者说想要记得的)完全不符。
   许多博罗迪诺老兵批评相当激烈。Peter Vyazemsky亲王将《战争与和平》视作对1812年的讽刺。许多其他事件中Avraam Norov和Parmen Demenkov都受到指责,通过托尔斯泰的暗示,库图佐夫,这位真正的俄国人,在Tsarevo-Zaimishe担任俄军统帅时正阅读一本廉价的法国小说。讽刺的是,后来发现Norov自己并不因在俄国人从莫斯科撤离期间品读法国小说而羞愧,致使一位俄国作者写道:“尊贵的大人已经忘记1812年的九月间这位炮兵少尉发生了什么事,因为这与他随后形成的有关1812年的观点不合。”
  这很好的解释了为何许多老兵如此厌恶托尔斯泰的作品——它直接与他们珍视的宝贵记忆相抵触。托尔斯泰对历史人物地位和角色的努力揭示敲中了老兵们心中的那根弦,他们辩解说这样的做法会使得历史失去价值。Norov抱怨托尔斯泰绘出了一幅“没有演员的图画,一切都只是偶然性造就,完全违背了上帝赋予凡人的最高旨意。没有人类代理人,也就没有历史。”
  尽管存在诸如此类的批评,托尔斯泰的小说还是逐渐被公众理解,并视之若权威文献,是这次战役的标准报导。老兵们的异议完全被无视,甚至被怀疑伪造历史。
  


  巴克莱接到了多面堡失守的消息,打算集中可用资源重新占领该堡。“第二十四师在极大的混乱中撤回,不过马上得到集中和重组,”他后来写道。当遭受进攻时,这些部队在多面堡后面的沟渠里几乎无法动弹。“敌人的攻势持续着,一部分骑兵拖住了我们的部队,另一部分袭击第二十四师。”冲锋虽然被打退,巴克莱还是认识到多面堡已失,命令进一步的撤退。联军骑兵在沙尘与烟幕中重组,Latour-Maubourg下令向多面堡后面平地上的俄军方阵进攻。联军骑兵突击了Pernovskii,Kexholmskii以及第三十三猎兵团。正如库图佐夫的报告所言:
  “敌军骑兵由胸甲骑兵和枪骑兵组成,在许多位置上进攻第四军,但是我方英勇的步兵们,放敌人杀入近距离,报之以毁灭性的营齐射,敌人只有带着惨重伤亡仓皇撤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21 22:28:44 | 显示全部楼层
tblzd 发表于 2012-11-21 15:39
大家突然都缓了下来

我们本周考三场试,大致下周能恢复进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9 15: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波兰枪骑兵在某个时刻袭击了一个俄军炮垒,该炮垒由第六军的炮兵总长Kostenetsky将军指挥。当波兰人开始砍杀炮手时,Kostenetsky,一位具备非凡力量和勇气的男人,抓起一把锤子独自攻击若干枪骑兵。俄军炮手们受到将军英雄主义的感染,冲过去帮助他赶走了波兰人。
  巴克莱的报告包含了更多关于指向第四军的“敌军骑兵,胸甲骑兵和枪骑兵的攻击”细节。步兵展示了“引人注目的坚定”,他们让骑兵接近到“六十步”的距离,然后开火扫荡敌军行列。Pernovskii步兵和第三十三猎兵团的行动受到表扬,巴克莱授予这些团每个连队三枚荣誉勋章。据萨克森的资料,在最开始的骑兵进攻后,俄军步兵后撤,在多面堡后面的平地上部署成方阵,整体呈棋盘格阵型。Thielemann的人冲进方阵群,但是发现俄国骑兵就在方阵后面展开;俄军步兵放敌人进入到二十步之近的距离才开火,给Zastrow胸甲骑兵团造成毁灭性打击。
  俄军骑兵最初有点犹豫,因为他们看到萨克森人的制服时,误以为是友军。不过很快他们的真实身份被确认,一场骑兵混战随即开始。按照巴克莱的说法,Sumskii和Mariupolskii骠骑兵团,在Irkutskii和Sibirskii龙骑兵团支援下反击法军骑兵,并追击敌人直到“他们的预备队”,但不得不在遭遇“强劲的炮兵和步枪火力”后撤退。现在轮到俄国人像刚才的法军一样败逃,“从预备队得到增援后,【法军】追击我军,突入了我军步兵方阵的间隙,插入第七师和第十一师的后方”。巴克莱还提到:“我方步兵表现不可思议,没有发生一点混乱,用猛烈而有效的火力迎接着敌人【...】同时,我军骑兵得到重组,敌人从该位置被驱退...”
  一些俄军步兵在后面更远的沟渠里寻求掩护,这里正如Lowenstern所写,“敌军的实心弹和霰弹无法击中他们”。巴克莱派出他的副官集合这些部队,然后领出沟渠。然而,
  “这些人根本不受驱动。他们遭受了太沉重的损失,已经失去了战斗精神,宁可选择死在沟里也不要离开。我丢下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因为法军很快出现,从各个方向包围他们。得益于优秀的坐骑,只有我成功逃离。”
  法军卡宾枪骑兵(Defrance师)也积极进攻俄军方阵,但没有突破他们。在其中一次冲锋过后,Major Ravat军士,拖着被俄国人鲜血浸染的右边袖子,血滴从刀上坠下,来到du Brail上尉的面前,上尉之前曾因不合时宜的言辞而责斥过他。“看吧上尉”,Ravat喊道,“我还是一个可怜的家伙吗?”第一卡宾枪骑兵团在这些进攻中遭受了相当大的损失,不得不撤退。卡宾枪骑兵的Marceau上尉在往后方奔退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有人高喊,他转过去发现一位战友手执鹰旗,被死马压在身下。他想回头救下此人,但是俄军冲至,他只能带着鹰旗离开。距离多面堡的不远处,Karl Schell,第二卡宾枪骑兵团十四岁的号手,遇到他的中队指挥官,von Bruckheimer,他正倒在血泊中,但是拒绝被带到急救站,他说,“不用管我,我感觉到我今天一定会死。”小号手坐在Von Bruckheimer的旁边,流泪看着他的指挥官死去。然而,有一位卡宾枪骑兵的命运,比其他人都要有名,因为法国艺术家将他的牺牲绘成一幅杰出的画作。虽然只是第一卡宾枪骑兵团第一中队第一连的一名少尉,Ferdinand de Lariboisiere却注定拥有伟大的生涯,他是拿破仑军中炮兵总监的儿子,也成为皇帝的模范事件。在博罗季诺,他所在的旅正准备对多面堡展开冲锋,二十一岁的Lariboisiere看见父亲就在附近,他离开行列对父亲高声道别。片刻之后,他被俄军实心弹重伤,战友们将他抬到了父亲帐中。拿破仑派出自己的御医照应他,但几天以后Ferdinand还是卒于Mozhaisk。1812年12月,他极度忧伤的父亲身心交瘁,逝世于科尼斯堡。年轻的Lariboisiere被安葬在战场上,他的父亲则长眠于巴黎:但两人的心脏都在下葬前被移走,一起埋入他们庄园的家庭教堂地窖。
  与此同时,面对联军骑兵,巴克莱
  “已经可以预见到对我们命运的可怕打击了。我的骑兵已无力应对大量敌军,我不可能冒险派遣他们,否则他们将被敌人击溃并遭到追击,混乱地冲入我军步兵阵中。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勇敢的步兵和炮兵们,今天他们建立了不朽功勋;他们都达成了我的期待,阻住了敌军。”
  据Lowenstern的说法,巴克莱聚精会神地观察着法军动向,同时“询问我是否知道后备近卫骑兵在哪里。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他指示我命令近卫骑兵临时指挥官Shevich将军将其所部前移,尽量避免遭受太大危险,必要时做好冲锋准备。这道命令大范围地欢欣鼓舞了英勇的精英胸甲骑兵,他们正被急欲参与这次重大会战的渴望燃烧着。当我告诉Shevich这道命令,要他将部队如此布置,并避免暴露于炮火之下时,他微笑着回复,‘这会很难做到。从过去几个小时到现在,我们一直在聚拢行列以掩盖敌军实心弹造成的损失。让我们前进吧,这是此刻我们能做的最出色的。’”
  当Shevich的部队移动到新的位置时,他们遭到了Latour-Maubourg部骑兵的攻击,不过正如Lowenstern观察到的:
  “近卫轻骑兵,近卫骑兵和胸甲骑兵们非常沉着的向他们冲锋。呼声一阵接一阵。我们英勇的胸甲骑兵们浸浴在荣誉之中,而萨克森和法国胸甲骑兵也同样是勇猛的对手。”
  巴克莱很高兴的看到近卫胸甲骑兵在“这挑战性的时刻”到达。他遣出Sumskii和Mariupolskii骠骑兵团以及Sibirskii,Irkutskii和Orenburgskii龙骑兵团进行支援。他抱怨“Pskovskii龙骑兵团和Izumskii骠骑兵团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早已移动,不过他们在Korf将军的指挥下到达,我将他们列为预备队。”巴克莱描述着接下来的情况:
  “一场骑兵混战,最为激烈的一次战斗继而发生。敌我骑兵相互冲锋,轮流追逐,在步兵和炮兵的掩护下重组,然后再次发起进攻。”
  在联军这一边,Leissnig记录如下:
  “遭到俄军龙骑兵的攻击,我们不得不顶着恐怖的炮兵火力从沟壑后面撤退【...】但是龙骑兵突然消失,透过烟雾我们看见所有俄国骑兵向我们冲来,呈现出一幅真实而非凡的场景【...】榴弹在我们头上爆炸,有时又掠过我们马刀的刃尖【...】使得我们被尘土包围【...】这是极端难熬的一刻钟。我们的行伍很快被削弱【...】突然,我们周围的平原挤满了法国骑兵:最近的是掷弹骑兵和胸甲骑兵。我们接到命令,在法军气势磅礴杀向俄国人的时候待在原地以备支援。敌军葡萄弹在他们的胸甲和头盔上弹起。很快,他们拔出长剑冲进俄军战线,敌军骑兵被迫退让。但是俄军步兵已经争取时间重组成密集阵型。”
  同时,Lowenstern这里
  “某一刻,战场让我想起一幅会战油画【...】会战发展为白刃战:两边的勇士们缠斗在了一起,再没有准确的阵线或者密集的纵队,唯有相互冲撞的密密麻麻的人群。人们在前方和后方战斗【...】步兵组成方阵,就立马对着每个方向开火。个人勇气和天才在这个伟大的日子里展现的淋漓尽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3 10: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身处如此动荡的局势之中,巴克莱损失了三匹坐骑。当他的最后一匹马受伤时,他发现许多波兰枪骑兵向他冲来。他的副官们集中起来去营救他,Lowenstern告诉我们,“我们从不同的团里聚集起若干骑兵,以护卫巴克莱。我们向波兰枪骑兵发起冲锋,有些人被砍倒,也有人逃走。”巴克莱的六位副官当中,有两个当晚牺牲,另外四个虽然幸存下来,但都负了伤。
    正当Caulaincourt和Latour-Maubourg的部队在多面堡的南面和东南面战斗时,欧仁亲王所部步兵的一部分引领着对工事北面的冲锋,他们得到了Chastel师(位于第一线)和Lebrun La Houssaye(在第二线)的支援,向Kaptsevich的第七师进攻。欧仁在报告中提到:
敌军在后面组成若干战线,由一条沟壑掩护。我向此处进攻;我的部队越过沟壑,瓦解了敌军,然后在对面的平原上站稳脚跟:俄国人完全被击垮,败退【…】格鲁西率领Chastel将军的骑兵师实施了一次伟大的冲锋,当时该师正支援步兵的左翼。一块碎弹片给格鲁西将军造成了轻微的伤害。
据Griois所言,受伤的格鲁西命令他通知欧仁,自己不得不离开战场,Lebrun La Houssaye现在接管骑兵。然而格鲁西不是唯一受伤的,La Houssaye很快也负伤,接下来是Dommanget将军,Thiry将军,此外还有Ledard上校和von Wittgenstein。
    联军的进攻遭遇了顽强的抵抗,此时俄军组织起方阵,朝靠近的骑兵开火。然而法军还是突破了第十九猎兵团的一个方阵。这一刻,Korf少尉,第二近卫骑炮连第二组的指挥官,意识到了猎兵们面对的险境,没有等待命令便将自己的火炮拉出预备队,前进到二百米之内发射霰弹。Chastel的轻骑兵快速冲向炮连,他们还没来得及转移火炮。Korf一边往附近的山上跑,一边尽可能的大声朝近卫轻骑兵团右翼中队第一组的指挥官呼喊,“Bashmakov!营救我的火炮!”俄军骑兵即刻发起进攻,击退了Chastel的部队,救下了火炮。
    无处不在的巴克莱很快到来,命令近卫轻骑兵团的指挥官Lowenwolde再次冲锋。Lowenwolde按中队组织起各部,从第十九和第四十猎兵团的方阵群间隙通过,杀向Latour-Maubourg的骑兵。Bogdanovich告诉我们:
    Lowenwolde意图带领他的第一中队冲击敌军正面,同时第四中队移动到他的左边,攻击萨克森部队侧翼。下令“冲!”,Lowenwolde接着朝第四中队的长官Rotmistr Davidov喊道,“Evdokim Vasilievich,去指挥左翼。”刚说完这句话他便坠下马去,头部被霰弹击中杀死。他死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我们的精锐骑手们稍稍动摇,但是近卫轻骑兵现在在Levashov上校的带领下朝Latour-Maubourg的骑兵反复冲击,阻止他们对我军步兵的再次攻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25 23: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翻译的很流畅,蒙布伦之死也可以补充到词典小传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26 18: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翻译出色,授予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8 17: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蓝色拿破仑 发表于 2012-12-25 23:33
翻译的很流畅,蒙布伦之死也可以补充到词典小传里。

哈哈 等于给词典还出了点小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8 17: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装甲掷弹熊 发表于 2012-12-26 18:00
翻译出色,授予精华

再接再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8 20:24:04 | 显示全部楼层
      萨克森近卫军,Zastrow胸甲骑兵以及波兰第十四胸甲骑兵师现在已经在反复的冲锋中精疲力竭,无法阻止俄军后撤。Lowenstern后来发现Levashev“在一个关键时刻,领着若干号手,努力集合他的团【…】凭着冷静的头脑和能力,他可以做到这些。”在这些进攻中,近卫轻骑兵团得到了近卫骑兵团的支援。近卫骑兵团的Arsenyev上校左肩被炮弹击断,伤势严重,Leontyev上校取代了他的指挥位置。我们可以从Korf的报告中搜集到更多的相关细节:
    大约下午三点,敌人将所有攻势指向我军中央,开始逼退我军步兵。依照【巴克莱的】命令,我带领第二骑兵军驰援该点。我到达之后,发现一支强大的敌军步兵纵队在中央机动,它的左翼是胸甲骑兵以及卡宾枪骑兵,右翼是掷弹骑兵。在炮兵支援下,敌军猛烈冲击我军步兵,迫使散兵混乱撤离。
Korf命令少将Panchulidzev第二指挥Izumskii骠骑兵团和波兰枪骑兵团向前小跑,然后展开进攻,向敌军卡宾枪骑兵和胸甲骑兵发起冲锋。但是这几个团刚准备好进攻时,便轮流遭到袭击(Nafziger认为,他们是遭遇了“第一胸甲骑兵团和半个轻枪骑兵中队”的冲锋),陷入混乱。Korf的副官们,Yakolev上尉和Schubert上尉表现卓越,将一团糟的骑手们集结起来,同时,Rotmistr Loshkarev率领Izumskii骠骑兵团的一个中队进行冲锋,以争取时间。Korf继续提到:
    这两个团重组后击退了敌军胸甲骑兵和卡宾枪骑兵的快速进逼,使尚处于无序中的步兵得以重组,并向前移动。与此同时,我命令Pskovskii龙骑兵团机动到右边,Moscovskii龙骑兵团则位居左翼后方作为预备队。指挥Pskovskii团的Zass上校注意到敌军步兵和掷弹骑兵强有力地威胁着Izumskii骠骑兵团和波兰枪骑兵团的左翼,他们还没有做好应对准备。他迅速带领他的团往敌军骑兵方向小跑,然后发起冲锋,尽管敌军兵力优势巨大,还是被迫慌乱撤退。此次攻击过后,Zass上校顶着敌军炮火重组了他的团,调遣因杰出的命令而贯彻执行;只能寄望于每个骑兵团都能有如此优异的表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20-8-7 12:20 , Processed in 0.03749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