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tblzd

进度贴,164页起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9 20: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法军骑兵(来自格鲁西的第三后备骑兵军)仍在进攻,Zass的人马不得不再次冲锋。此时他们也正打击“敌军步兵的左翼,这里所有的火力都指向我们的团”。Pskovskii龙骑兵团得到了近卫骑炮旅Kozen上校的支援,他刚从左翼赶来,亲自指挥第二近卫骑炮连第一分组的炮火。Kudashev上校很快引领四门火炮前进,在法军带着更强大的炮兵反击之前打了几轮霰弹,但他的部下也承受了相当大的损失:包括第二近卫骑炮连的指挥官,Rall上尉重伤。所有对该次行动的评论中,Osterman Tolstoy将军赞扬了近卫骑兵炮的Gelmerson少尉,“率领近卫骑兵炮的六门火炮,坚守当由整支炮兵部队控制的位置长达半小时。他值得我军步兵的尊敬,也为炮兵赢得了应有的地位。”第二骑炮连后来被第二十九炮兵连替换,该连得到了第三十炮兵连的支援。依据勤务簿显示,Nilus中校指挥一个连【…】在中央部署,炸毁敌军一辆弹药车,迫使对方炮兵撤退。他随后转向其他方向,熟练地指挥对抗敌军纵队和火炮。
      在其他炮兵中,第二炮兵连和第四轻炮连被分配给了第十一师,第三炮兵连和第三轻炮连则跟随第二十三师,他们都得到了第六骑炮连的支援。第四十四轻炮连在会战中保持预备队位置。不少炮兵连都承受了重大伤亡,仅Nikitin的骑炮连就损失了九十人和113匹马。参谋上尉Alexander Figner的第三轻炮连一开始便落在后面,成为了前方行动的消极旁观者。法军冲击多面堡之时,Miloradovich的副官命令此连前进,但是当“这位副官将我们带到龙骑兵附近,然后就丢下我们在那里”之后,炮兵们的情绪急转直下。Radozhitsky和他的战友们可以看到“许多死去的俄军士兵和一辆炸毁的弹药车,周围是一片燃烧的草地,还有马和驭手的残骸。”在他的右边,Radozhitsky还看见四门骑兵炮一直在开火,尽管他们的人员已伤亡大部分,每门炮只剩三个炮手在操作。根据Radozhitsky的说法,其连队前面的龙骑兵在炮弹和枪弹的打击下不断倒下。实心弹,爆炸弹片,霰弹甚至步枪子弹穿过龙骑兵和我方炮手的行列,击倒很多人马【…】我承认战场上再没有比硬顶敌军炮火而不动弹更难熬的处境了:几乎每名士兵都能肉眼辨清炮弹的飞行,这也使得他们在一定程度上不自觉的遵从纪律。
      没过多久他自己也成为了受害者。因遭受剧烈冲击,他被带到后方,并且看见:
“大量的不幸者,各种各样的伤口,哀嚎遍野。有一位哥萨克的情形极为恐怖与可怜。我来的时候正好医生从他背部取出一粒子弹,令他痛苦地扭动身躯和发出凄惨的尖叫…”
      到下午四点半,欧仁的部队已经牢牢地控制住了大多面堡,同时,在马鞍上坚持了几乎十个小时的联军骑兵也撤回己方阵线。俄军此刻也相当虚弱,巴克莱只有带着人马穿过沟壑,缓慢撤离,然后在距离多面堡约八百米处占据一个新的位置。据Lowenstern回忆,巴克莱“没有因大炮垒的损失而尤为悲痛,他说‘很不幸【我们丢掉了它】,但我们明天会重新占领它,或者有可能就在今晚法国人抛弃它之后。’”
      一如Meshetich所描述的:
     “俄军三条步兵阵线及火炮布列其间的壮观景象不复存在。第四军的步兵线正在坚持,左翼持续削弱,但也撑到了敌军的最后一次进攻【…】这里人们可以看到为会战耗尽的鲜血,为牺牲的指挥官,战友和相识之人留下的眼泪与悲叹。战场上尸横遍野,壕沟里,灌木林中满是呼嚎的伤员,他们请求有人能将自己救出苦海。人血在小溪里流淌着…”
      这片区域随后的战斗仅限于炮兵和前锋的散兵之间。左翼的炮声还在持续,看起来需要拿破仑的预备队进行最后一击,以取得完全的法国式胜利。皇帝似乎对多面堡的占领深感满意,但据Lejeune回忆,他“仍在踌躇,是否当如许多人所期望的,乘胜投入整个近卫军骑兵的生力军来执行一次宏大的冲锋。”这时拿破仑接到汇报,Likhachev在大多面堡防守中被俘。Likhachev开始被带到欧仁亲王处,亲王友善地接见了他,并将其护送至拿破仑处。经过几分钟的交谈后,拿破仑指示副官将将军的剑拿过来。依据Soltyk和Lejeune提到的内容,一把剑马上被呈上,同时皇帝和蔼地将其交出。然而,俄国将军拒绝接受。关于其拒绝的理由,俄法两方资料并不一致。法方目击者声称,Likhachev拒绝接剑是因为此剑并不是他的,而是拿破仑的一位副官所配。据Soltyk描述,这位将军
      “坚持拒绝从皇帝手中接过【…】他摇头说道‘不,不。’拿破仑轻蔑地笑了,将剑递回给带Likhachev来的法国副官,打出手势命令将俄国将军带走。”
按照Lejeune的说法,拿破仑“惊讶于这位将军的驽钝,耸了耸肩,转向我们说道,声音足够让将军听到,‘带着个傻瓜离开!’”
      但此事在俄方资料中描述不尽相同。Danilevsky如此解释Likhachev“拒绝了胜利者的慷慨,用微弱的嗓音对拿破仑说道,‘我很感激,陛下。俘虏没有权利接过那把剑,它是我的皇帝【亚历山大】授予,我只会从他的手中接受。’”Likhachev囚禁中受到礼待,后来被护送前往法国,直到1812年十二月被俄军解救:但是物资的匮乏和旅途的消耗严重影响了他的健康,五个月后他便死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9 21: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充下,利哈乔夫是在1813年1月5日被俄军从柯尼斯堡救出的。Mikaberidze写十二月大概是直接沿用俄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3 09:4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预告。。。3月13号终结此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1 17:2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博罗季诺军事历史博物专馆
  博罗季诺军事历史博物专馆成立于1839年,最初便含盖了Rayevsky多面堡,巴格拉季昂之墓,以及战场的中央部分。1859年,将军Alexander Tuchkov遗孀Margarita Tuchkova的故居成为了战地纪念馆,到1903年,博罗季诺火车站也进入了1812战事的历史博物馆。九年之后,时值战役一百周年纪念,Rayevsky堡附近一座新的博物馆落成,建筑物周围环绕矗立起三十六座纪念碑。1923年,博罗季诺博物馆被并入军事历史博物馆,即后来著名的苏联国家军事历史博物馆。其藏品在纳粹入侵期间全部撤离,1942年发生在该地区的连续会战摧毁了博物馆的建筑和一些纪念碑。然而,仅仅两年之后博物馆就得到了重建,并继续扩展。1961年,它获得了专馆的地位,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为止,它囊括了整个战场,这其中有大约两百座纪念碑,以及Kolotsk修道院,还有围绕他们的镶嵌建筑群和75英亩土地。
  博罗季诺博物馆由建筑师V.Voyeikov设计,容纳了多达四万件藏品,包括有拿破仑皇帝和亚历山大皇帝,库图佐夫将军,巴克莱将军,巴格拉季昂将军等其他人物的个人物品,两军的制服,武器,以及在法军撤退期间缴获的战利品。博物馆的中心建筑上有‘博罗季诺-巨人之战’的字样,在博罗季诺修道院上的则是‘列夫托尔斯泰和博罗季诺之战’以及‘玛利亚修道院长故居博物馆’。专馆同样有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陈列和“大卫国战争期间的博罗季诺”馆区。其中规模较小但是极为引人注目的展览是“十九世纪早期俄国和西欧制服”以及“十九世纪上半叶俄国军事画作”。
  作为欧洲保存最为完好的战场之一,博罗季诺每年都要接待三十万的来访者。每年都会组织庆祝活动和再扮演,包括集中数百扮演者和成千上万观众的博罗季诺之日(九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博物馆还会主持一些历史研讨会,其中就有“1812卫国战争:资料,纪念碑,难题”国际会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1 17: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Likhachev被带走后,拿破仑决定估量一下冲击Rayevsky堡的成果。“他艰难地骑上马,沿着Semenowska高低缓缓行走,”Segur写道。在观察过多面堡后,拿破仑穿过Kamenka,向南边的眼镜堡前行。Von Roos看见他被庞大的随从群拱卫着,缓慢而又沉着地移动。按照Pelet的说法,皇帝检视了眼镜堡,并造访Semeyonovskoye。俄军也注意到,战场中央有一个身披灰色外套的身影被众人簇拥,便将火力对准那里。出于安全考虑,副官们说服皇帝离开此地。Pelet提到,拿破仑离开该地点不久,俄军的霰弹便犁过了这一带。Lejeune告诉我们:“皇帝很满意已经完成的一切【...】现在应该是投入整支近卫军来完成胜利的的恰当时机。”但是,他得到了反对的劝告。依据Segur的说法,贝西埃尔“表示反对,如其向来所为,一直在坚持强调这支精锐大军的重要性,”指出援军的缺乏和保护若干储备的必要性。贝尔蒂埃辩称:“现在已经太迟,在最近的一个位置敌军已然增强了自身力量;这需要付出数以千计的牺牲,却得不到相称的成果”。因此,投入近卫军的选择被否决。
  为代替帝国近卫军的出击,拿破仑转向炮兵,他指示Lejeune命令Sorbier“在与敌人阵线呈直角处增派六门火炮,用侧翼火力碾压他们。”Lejeune很快将命令传达至Sorbier,他“质疑我的传信,不给我时间解释就破口大嚷,‘我们应该在一个小时前就如此部署!’”Sorbier的炮兵攀上Semeyonovskoye的垄地,占据新的位置开始“向敌军战线倾泻各类炮弹...”
  与此同时,Lejeune可以从远处观测到
  缪拉国王甩下自己的骑兵,在骑马的散兵中旋转腾跃,他的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大量的哥萨克身上,逞勇的行径,还有羽饰头盔和山羊皮制成的短小的哥萨克式披风,再加上和他们类似的长发使得他被哥萨克们辨认出来,并将他包围起来,希望能够俘虏他,他们大喊:“乌拉!乌拉!缪拉!”但是他们没人敢冒险靠近他一根骑枪的距离,因为他们都知道国王的剑能够熟练地格开任何武器,并以闪电般的速度刺向冒失者的心脏。
  根据Armand de Caulaincourt的记录:
  几乎无法取得成功,火力是如此凶残,以至于将军们也像他们的下属一样,不得不用生命的代价来追求胜利。我们为维护伤员竭尽全力,同时交战还在猛烈进行直到深夜,但临近战场的大部分房屋都已在白天烧毁,结果许多医疗站在缺乏掩护的情况下捱过整晚。俘虏微乎其微。俄军展示了极大的韧性;他们的火药、被迫退出的阵地,都弃之有序。他们的行列尚未破坏;被炮兵轰击,被骑兵冲突,被我军步兵的刺刀回逼,他们仍旧毫不动摇,勇敢直面死亡,在我军暴烈的进攻之前也只是从容地撤退。很多次皇帝都在重复,他很费解多面堡和阵地竟能被如此无畏的占领,防守顽固到只给我们留下极少的俘虏。有时候他会询问传递捷报的军官,那些应该被获取的俘虏在哪里。他甚至派出传令兵到各个阵地去确认是否有更多的俘虏没有被带过来。这样的胜利,没有俘虏,没有战利品,令他大为不满。他对纳夏泰尔亲王和我说道:“俄国人让自己像机器一样被杀死;他们都不渴求生存。我们什么也捞不到。这些据点就应该全被加农炮毁掉。”
  为了支援Sorbier的炮兵,拿破仑命令莫蒂埃“让青年近卫军现在前进,但绝不要穿过将敌我双方隔开的新的壕沟”。他强调莫蒂埃“保卫战场,这就是他对他的所有要求。”拿破仑甚至很快又召回将军,问他是否恰当地理解了自己的话。当青年近卫军中的维斯瓦军团前行时,其中一位军官看见:
  多面堡和它的四周呈现出可怕的景象,超越了任何人的想象。土木工事,壕沟和多面堡的内部,全都被尸体和奄奄一息者覆盖,他们摞起有七八人之高。我绝不会忘记有一位中年参谋官,他的头部伤势密集,倒在一门俄军榴弹炮上。
  Brandt还发现“在并未成功驱赶俄军之后,法军骑兵撤退,俄军步兵开始向我们前进。他们暂停下来,或者在踌躇,有可能是被战斗的可怕规模吓阻住了。”Segur提到
  不可能追上逃亡的俄军;新的沟壑,后方的武装堡垒,掩护了他们的撤离。在那里他们凶猛地自我保护【...】从高地的第二道山脉上他们的火炮覆盖了丢弃给我军的第一道山脉。欧仁被迫将其摇摇欲坠,消耗严重,逐渐削薄的阵线隐藏在大半被摧毁的工事之后。士兵们不得不跪下来,蜷伏在不成形的胸墙之后。他们保持那痛苦的姿势数小时之久,被敌人将得死死的。
  Brandt正好位处轰炸之中,亲身感受到
  恐怖的火炮对阵,正如所有历史家所说【...】尚存一点掩护位置的多面堡被炮弹撕裂。它们开始直接落入我们的行列中间,我方损失开始上升。士兵们接到趴下的命令,而军官“站着等死”,例如Rechovictz所说。他刚刚说完,我们就被鲜血和脑浆溅满,一位士官在站着和朋友交谈时被炮弹削去了脑袋。制服上难以忍受的污秽无法去除,我将它们当成纪念战役的遗物。
  尽管法军炮垒也在开火,Brandt描述:“从大多面堡延伸出来直到眼力所及之地”,俄军还是在努力尝试反击:
  突然敌军队伍开始移动,尽管大量的火炮正集中部署对付他们,俄军似乎现在还是要发动一次新的攻击。他们在杰出的命令指挥下来到,在我们反击之前就几乎到达多面堡,一场令我团损失惨重的激烈步兵交战后,他们撤退了。
  正当俄军进攻被打退的时候,贝尔蒂埃靠近多面堡,和欧仁亲王简单交谈了一下,命令停火。根据Labaume的说法,俄军也降低了火力强度,然后全部停火。Paskevich描述道:“猛烈的炮兵火力”持续到下午六点钟之后才开始停止。
   还应该为进攻大多面堡做最后一个注解。几乎就在会战结束后不久,科兰古将军率领的胸甲骑兵,冲过俄军堡垒胸墙,占领阵地而年轻英勇的指挥官牺牲的影像,彻底地烙入公众记忆,在参与者后来的回忆录中,非法籍军队的贡献被抹杀。谁夺下了多面堡的问题演变为法国和其同盟间尖锐的争论,后来还因民族感情而被抬高。
  拿破仑自然将多面堡的最后占领归功于法国胸甲骑兵。缪拉元帅在会战结束后两天的报告里描述了第二胸甲骑兵师的冲锋,记下了“这位勇敢的将军【科兰古】光荣牺牲于多面堡,他们稳住堡垒直到Gerard师的到达。”九月十号,第十八期公报进一步坚持了该说法。它提到了第四骑兵军“突入我方炮弹在俄军密集阵线和其胸甲骑兵中队间撕开的缺口中”,然后确信法军胸甲骑兵占领了多面堡:
  科兰古将军冲在第五胸甲骑兵团的最前头,席卷一切,通过障碍物从多面堡的左边进入。从此刻起,一切都确定下来。战斗已经赢得【...】冲锋中表现杰出的科兰古走到了生命终点。他被子弹击中,坠马而死。他的光荣牺牲值得羡慕...
  这个观点在几乎所有法方参与者的回忆录中重复,最有影响力的就是Vaudoncourt和Chambray。分别出版于1817年和1823年的两部著作影响了后面的出版物,为拔高科兰古定下了基调。按照他们的说法,科兰古冲在第二胸甲骑兵师的牵头,突入俄军阵线,然后左转,冲过了多面堡后面的部队,才从后方进入堡垒。堡垒被占领后,欧仁亲王的部队从正面对其发动了猛烈进攻。因此,不论是Chambray还是Vaudoncourt都没有承认萨克森,波兰或者威斯特伐利亚部队的贡献,他们同样在战斗中挥洒鲜血。十九世纪中期,Thiers写了一份有关此次冲锋相对详细的报告,描述了科兰古在第五,第八,第十胸甲骑兵团的前头,跟着是Defrance将军和两个团的卡宾枪骑兵。依据他的内容,科兰古
  越过沟壑走进开阔地,碾压Rayevsky部的残余,他们还守在这块地方,他和Korf还有Baron de Kreutz的骑兵一起穿过大多面堡。此时,科兰古将军发现了Likhachev的步兵,便冲在第五胸甲骑兵团的前头,突然挥剑从左边进攻。
  Thiers然后描述了欧仁亲王部的进攻,他确保了多面堡稳稳拿到。非法籍部队再一次被忽略。数十年后,现代历史学家Thiry,Tranie,Hourtoulle,Palmer和Chandler在著作中重复这次冲锋的说法时,都流露出偏向法国的主观情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2 12: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还有其他描述Rayevsky堡陷落的版本。对“法式观点”最激烈和彻底的批判来自日耳曼的参与者。第一个挑战官方说法的是Cerrini,他曾任职于于萨克森的参谋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早期他出版了自己的成果。Cerrini驳称,是萨克森将军Thielemann的部队夺取了大多面堡,而非法国胸甲骑兵。他的发现得到了Burkersroda的支持,后者曾在拉图尔-莫堡的军中任军官,1846年出版了回忆录(Die Sachen Russland)。然而,动摇官方观点最强烈的是1856年面世的Roth von Schreckenstein的Die Kavallerie in der Schlacht an der Moskva。基于他自己的收集,加上战友的帮助,Roth von Schreckenstein详细地批判了法方的定论,提出有力的理由支持萨克森军占领多面堡一说。他矛头直指Chambray的成果,正是其人令法国版本普及于世。他辩称,“只有Defrance师从多面堡右边进攻”同时Wathier师“从博罗季诺方向(西北)进击,而萨克森骑兵由Semeyonovskaya方向(南)插入。”他还反对科兰古掀掉堡垒后面一条俄军步兵线的言论并批评了缪拉那份未提到拉图尔-莫堡部发挥作用的报告。Roth von Schreckenstein提出,“也许出于美化科兰古的需要,拿破仑授意将缪拉的报告删去了一部分...”他还写道:
  按照第二天早晨一位目击者的叙述,拿破仑当时站在贝尔蒂埃的旁边【在Shevardino】,后者正通过望远镜看了一眼,说道,“多面堡被拿下了,萨克森胸甲骑兵已经进去了!”拿破仑接过望远镜,凝视一番后说,“你错了,他们是蓝色制服;是我们的胸甲骑兵。”透过烟雾和混乱,身处视野并不好的Shevardino的拿破仑从望远镜里看到的可能是第十四波兰胸甲骑兵团,他们当时组成Thielemann萨克森旅的第三排,跟随两个萨克森团进入炮垒。波兰胸甲骑兵团的制服和法国战友的几乎完全一样。当然,也还有可能是跟在我军后面的威斯特伐利亚胸甲骑兵【第七师,Lepel旅】。
  尽管有这些可能性,拿破仑还是选择将功劳记于科兰古名下。“拉图尔-莫堡对于如此歪曲真相极为愤慨。”Roth von Schreckenstein如是说。
  Roth von Schreckenstein不是唯一执此结论的日耳曼军官。Dittfurth指出科兰古的初次进攻没有成效,萨克森近卫军的冲锋才真正取胜。依照Meerheim的说法:尽管历经险阻,在我们指挥官——拉图尔-莫堡将军,Thielemann将军和旅副官von Minkwitz的鼓舞下,我们仍然不可阻挡地杀入了炮垒。堡内一片难以言状的混乱,步兵和骑兵都在力图拼杀。俄国驻军战斗到最后一刻...
  Minkwitz也很激烈地指责法国人攫取夺堡功劳的言论。类似观点都顺理成章的出现在许多德国专家的论著里,尤其是在十九世纪晚期至二十世纪初法德竞争白热化的背景下。最近以来,英语历史学家们——有Duffy,Cate,Smith,Nafziger——主张支持萨克森占领多面堡的说法。Duffy写道:“后世仍旧广泛将整个冲锋归功于科兰古,然而他至多只是作为Wathier师的一名旅级指挥官在发挥作用。”
  E.F.C.A.Heckens在其回忆录中提供了一条不为人知的记述,他曾在第三轻骑兵师第六猎骑兵团服役。Heckens在片段中突出了格鲁希部的重要作用,其描述如下:
  科兰古部队在第一线,穿过了第一条沟渠,但在接近第二条时遭遇俄军骑兵攻击。机动到科兰古右翼的卡宾枪骑兵冲向这支俄军,以利于胸甲骑兵到达堡垒,然而他们没能取得该堡。
  此时,第二线的格鲁希部骑兵,向前猛冲并占领大多面堡,并“坚持到副王部队的到达。”
  俄国历史学家更是从一开始便反对法国人的论点。Buturlin写道:
  第二军的法国骑兵以卓越的行动执行着命令。他们大胆跨越Semeyonovsky沟渠,冲击俄军阵线。然而,第四军的步兵们,尤其是Pernovskii团,Kexholmskii团以及第三十三猎兵团无畏的面对着这支骑兵,并展开连续的齐射,使对方难以为继。科兰古将军率领Wathier的胸甲骑兵师成功来到眼镜堡,甚至携第五胸甲骑兵团突破进去,但是他阵亡在那里,胸甲骑兵不得不放弃这座工事。
  Mikhailovsky-Danilevsky的记载大部分都是基于上面所引的巴克莱报告,而且很混乱。因此,俄国历史学家描写了科兰古发动的首次法军进攻的失败,还提到多次进攻之后,“Thielemann的萨克森骑兵冲进了多面堡,然后才是跟进的科兰古的整支部队。”
  另一位著名的俄国学者Bogdanovich引用了一些德国人的回忆录,降低了法国胸甲骑兵在进攻Rayevsky堡的行动中发挥的作用。他干脆直接宣称就是Thielemann和萨克森近卫军的胸甲骑兵突进多面堡并实现占领。其他的俄帝国史学家们都在研究中支持这种说法。苏维埃历史学家们大多专注于俄国的会战经历和大众化的,谬误百出的联军冲锋描述。例如,在《博罗季诺,1812》中,领衔的苏联史学家们声称,Thielemann的萨克森部队是“科兰古军的前锋。”和他们不一样的是,现代俄国专家,尤其是Zemtsov,Popov和Vasiliev,在自己的研究中都更加彻底地突出萨克森和波兰部队的贡献。
  当然,盟国骑兵无法坚守太久,而稳住堡垒的荣誉当归于欧仁亲王的步兵。欧仁报告其部队:“从正面和侧翼同时攻向多面堡,并占领...”Laugier则 确信是欧仁的一位意大利军官复活了堡垒防御指挥官Likhachev将军。Fezensac de Montesquiou辩解说:“大多面堡被一个团的胸甲骑兵拿下,随即又被敌人夺走,然后重新占据的则是分遣与副王行动的第一军第一师。Labaume也提到胸甲骑兵对多面堡的进攻没有成功,是欧仁的步兵才占领下来。一些参与者(Flotow中尉,Almeras中尉等)甚至偏离更远,完全忽视骑兵的冲锋,直接就写是第四军的步兵夺取要塞。
  
最南端区域——老斯摩棱斯克大路和Utitsa
  直到傍晚时分,最南边的区域还保持着积极的交战态势,波尼亚托夫斯基和Baggovut一直在相互较量。第一轮交火以僵持告终,双方都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准备后续的进攻。此时的交战很大程度限于炮兵之间。然而实际上有更多的行动发生在乌季察森林里,尽管它在会战研究中经常被忽略。
  如前所述,朱诺的第八军原本是用于支援内伊部进攻Semeyonovskoye,但后来又转移到南边,扫荡乌季察森林以支援波兰第五军。但是顽固的俄军坚守林中,拖延了法军前进,正如Borcke的记载:
  Tharreau将军的第一师被派出进攻森林,那里的敌军牢牢蹲守并向已被占领的工事(巴格拉季昂眼镜堡)侧翼开火。因为将灌木林中埋伏的俄军驱离花去了很长时间,我军也承受了很高的损失【...】同时,第二师在Ochs将军指挥下离开前去掩护和防守堡垒。
  另一位学者(Linsingen)提到第二十三师(Tharreau)被派往右翼去联络波尼亚托夫斯基,而第二十四师(Ochs)留下来以加强达武的右翼。当Tharreau的人前进时,和Shakhovsky的猎兵团发生交战,Linsingen承认,“我师遭受了右边林中发出的猛烈火力。Von Borstel将军带领第二旅赶来,首次尝试便拿下林丛。俄军,法军,波军和其他部队现在全都搅合在这片茂密的森林中...”
  Sievers报告说:
  当时我们的部队丢弃了两座前沿眼镜堡,我估计敌人的意图是在狙击兵的掩护下,由若干步兵和骑兵纵队包抄我方左翼,威胁我军后方和切断Baggovut的军队。因此,我从邻近炮连抽走两门重炮和三门轻炮,在森林附近的山上建立一个炮兵阵地,就在第二军团稍前位置。我们的霰弹火力效果显著,敌军纵队败退...
  然而该炮垒很快弹药耗尽,直到立陶宛枪骑兵团的一名职员“凭借其献身精神和胆识”成功带来弹药箱才解决问题。所以当法军继续进攻时,俄军炮垒仍能用毁灭性的火力迎击他们,“迫使其完全无序地仓皇撤退。”
  弹药的缺乏还是限制了俄军炮兵的效能。当Baggovut率领第二军经由该阵地前往Thchkov处时,他移出部分人马支援Sievers。Baggovut将眼镜堡附近的极端环境看在眼里,根据他的报告,Sievers的火炮部署在一座山上
  由于口径问题,给敌人带来的杀伤太弱,因此我用上校Ditterix第二的第十七炮兵连替换,并留下Ryazan步兵团护卫。还有,为防止敌军占领炮垒左边的灌木林,我命令Brest团将散兵布开,袭扰敌军。
  第十七炮兵连刚一开始行动,法军便回击,并且“在三个强力纵队的掩护下前移他们的炮组。”但是如Baggovut报告所说,“我军炮兵的成功行动很快阻滞了他们,敌军纵队和炮兵马上推入林中。”Sievers认同这个说法,他写道:“敌军夺取我部署在森林附近炮垒的尝试失败,在其他单位的支援下,它重创敌军纵队和炮组。”在此次交战期间,Ditterix第二得到了Bashmakov的第三十三轻炮连的支援,他受了伤但是“熟练并成功地抗击了敌军火炮,打败了若干步兵纵队和法国骑兵。”来自第四和第十七炮兵连的十二门炮被派给Tuchkov,余下的十二门炮留在眼镜堡附近,由第三十二和第七轻炮连支援。后来,Taube上校带来了他的第二近卫炮兵连,部署在眼镜堡的东南方向,继续有效的打击法军。几乎所有军官伤亡。离此不远,参谋上尉Bazilevich指挥第一近卫炮兵连在眼镜堡东北展开部署:
  该连从眼镜堡的右边持续开火,他们面对的是两倍于己的敌军炮兵【...】加强针对敌军的火力,娴熟地指示着我军火炮,【Bazilevich】使得敌军炮兵哑火,同时向前进发,用霰弹阻止敌人纵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3 12: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Conrady,和他的威斯特伐利亚部队站在一起直到炮击终结,他确认已经造成致命的后果因为“俄军将我们驱离了之前历尽艰难才夺取的阵地。仅仅在撤过我方身后的那条沟后,我们成功止住和重组了各营。”Damas将军阵亡,而Lossberg发现Tharreau胃部受伤,被von Borstel接替,后来连他也受伤了。
  这条沟给威斯特伐利亚部队提供了一定程度的掩护,Conrady提到,俄军的炮弹从他们头上呼啸而过。法军占领Semeyonovskoye转移了俄军的注意力,使得威斯特伐利亚部队的处境有所改善。根据Lossberg的说法:
  我们第八军得到命令,继续向右翼前进以支援第五军。一场坚决的战斗过后,我们最终占据森林,呈一线展开,只留下少数几个营做为预备队。然而,森林的右边部分更加茂密,且尚在俄军手中...
  傍晚,Soltyk在去观察老斯摩棱斯克大道情况的路上遭遇了延伸成一线的威斯特伐利亚师,他们果断向俄军步兵发起战斗。Conrady描述了俄军(大概是Shakhovsky的部队)有条不紊的撤退和威斯特伐利亚部队承受的重大损失。最后,大约下午两点钟,威斯特伐利亚军与第五军建立联系,准备开始协同进攻俄军阵地。同时,俄军也得到了增援,第四师第二旅从中央到达,填补了乌季察森林西北角Baggovut军和Sievers骑兵之间的空隙。
  下午两点左右,波兰军和威斯特伐利亚军继续通过森林进攻,欲包抄Baggovut的左翼。第二十三师【威斯特伐利亚】与第四师【俄】发生交战,同时Ochs将军率领第二十四师,在von Rauschenplatt少校麾下第一(威斯特伐利亚)轻步兵营的引领下保护大道北边的平原。威斯特伐利亚军面对对方齐射勉强前进,在一番折损下被迫回撤。为了熄灭俄军炮兵持续不断的破坏性火力,配备来复枪的一个营的威斯特伐利亚猎兵-卡宾枪手被派出靠近俄军炮阵狙杀炮手。然而,据一位威斯特伐利亚士兵(Fleck)回忆,当时威斯特伐利亚猎兵正穿过第一威斯特伐利亚轻步兵营,在烟雾和混乱中其指挥官von Rauschenplatt少校没能认出他们,他看见绿色的制服便推测是俄军,命令他的部队开火。猎兵们很幸运,他们正处在火枪的有效射程之外,尽管如此,还是有几个士兵受伤。Lossberg和Conrady也都描述了那片林中完全的混乱,大多数的战斗都发生在此。战斗经常呈小规模,孤立群体发生,因此军官们很难观察他们的部队。这自然导致许多友军火力造成的伤亡。
  
  
  
  “博罗季诺会战”全景博物馆
  坐落在莫斯科库图佐夫大道的“博罗季诺会战”全景博物馆开放于1962年会战一百五十周年纪念时。它包括了Francois Rubeau著名的博罗季诺会战油画的大幅全景展示,库图佐夫望塔,库图佐夫纪念碑和来自Dorogomilov公墓的博罗季诺阵亡士兵共用墓前的一座方尖塔;博物馆还管理着库图佐夫营房,是他曾在会战期间驻留之地。整个综合建筑呈圆柱形,高达二十三米,直径四十二米。其两侧有多种藏品,比如来自克里姆林兵工厂的火炮。建筑物的正中心是一座圆形厅,展示的是Rubeau的巨大油画(十五米高,一百一十五米长),画作再现的是会战中一个关键时刻,即法军进攻Semeyonovskoye村。博物馆建筑群在1991-1995年间得到翻新,展示厅被扩大,藏品超过三万件,其中许多都被陈列展出。
  
  
  
   俄军的顽强令威斯特伐利亚军一开始便举步维艰,但新的命令已经下达,内伊要求前压。Friederichs遵从命令,但是朱诺似乎勉强应命,再次呈现出三周前在Valutina Gora表现过的消极状态。朱诺反而将命令前送至第五师(达武军)Guyardet将军处,他报告说,接近下午两点半时收到命令。命令要求Guyardet援助正在林中苦战的威斯特伐利亚部队。大约一个多小时后,疲乏的第五师执行了命令。
  大约下午四点钟,威斯特伐利亚军发动一次新的进攻,因俄军炮兵缺乏弹药后撤而取得成功。“在我的命令下”,Sievers报告称
  五门火炮在立陶宛枪骑兵团的掩护下撤离,他们冲击了一支敌军纵队。然而,又一支纵队前进到森林边缘的沟壑,迫使枪骑兵团撤退。在穿过灌木林后,枪骑兵占据了第二胸甲骑兵师左翼炮垒的临近位置。
  与此同时,Brest步兵团的四个连在Ivelich少将指挥下与威斯特伐利亚军交战,奋力牵制他们的攻势。Ivelich很快受伤,他请求Baggovut的支援,后者派遣了Vadkovsky率领Willamstrand步兵团和Ryazan步兵团以及莫斯科Opolchenye的约五百名民兵。俄军的联合反击成功阻住威斯特伐利亚军的进攻。Conrady告诉我们“第二十三师的所有将军全部伤亡,”当内伊重复扫荡森林的命令时,Ochs要求批准离开他的第二十四师,前去接管第二十三师。第二十三师第一旅前进时,Ochs领着第六列兵团(Jungkurt中校麾下)清除了森林和小山,那里设有一座小的俄军炮垒。“俄军被正面的波兰军攻势消耗严重,我们冲锋中的高喊才引起他们的注意。尽管他们还在坚持【...】还是不得不撤退,”Conrady写道。为支援Tavrida掷弹兵团第三营对抗威斯特伐利亚军,Baggovut派出Shakhovsky率领其猎兵团和明斯克步兵团,他挡住了敌军前进,但也损失惨重。
  Baggovut的左翼也遭到波兰军攻击。第十三波兰骠骑兵团包抄俄军,与Tavrida掷弹兵团第一营交战,该营得到了哥萨克和Olsufiev匆忙遣出的Belozersk步兵团一个营的支援。Baggovut报告称,波兰骑兵进攻并即将夺走Kurgan的俄军炮垒,当时
  英勇的Pyshnitsky中校带领Kremenchug步兵团发起冲锋,展现了卓越的无畏精神【...】在那一刻,敌军被赶离炮垒,俄军刺刀惩罚了他们的鲁莽,山上布满了敌人的尸体...
  Baggovut后面又遣出一支
  Karpov少将团的哥萨克强力部队接近敌军极左翼【...】哥萨克发现敌军在那里部署成若干纵队,炮兵隐藏在林中。敌军认为哥萨克的出现是要发动进攻,他们立马将火炮推进,调出散兵并开火。
  大约下午五点钟,波尼亚托夫斯基和威斯特伐利亚军展开协同攻势。朱诺自己带领第二十三师第二旅从正面进攻,第三列兵团居前,第七列兵团的两个营组成第二线;Bodicker中校的第二(威斯特伐利亚)轻步兵营在靠近森林的左边呈散兵线展开。Bodicker后来回忆,他的营损失了十名军官和三百四十名士兵,整个师其他单位也都损失严重。Lossberg描述道,第二旅顶着霰弹和枪弹冲锋,但俄军缓缓撤退,朱诺随即中止了他的部队。Ochs率领第二十四师的四个营和第二十三师第一旅表现得更为成功,他迫使俄军放弃了老斯摩棱斯克大道北面的高地。
  Baggovut决定放弃Kurgan并沿着老斯摩棱斯克大道撤退。按Mikhailovsky-Danilevsky的解释,这个决定很偶然,他是受到俄军左翼正向Semeyonovskii谷后移,威斯特伐利亚军成功推进,很有可能将他与主力部队切断的信息影响。Baggovut的描述则是,在他的火炮从山顶上转移后,波尼亚托夫斯基注意到俄军的撤退,马上发起进攻,迫使其将部队部署在大路的两边。俄军占据了新的位置“靠近Psarevo前方的高地”,他们在那里构筑了一个小炮兵阵地掩护撤退。当波兰军进攻时,Kremenchug步兵团和明斯克步兵团发起反击,但是被波兰军的霰弹扫倒。Jozef Rzyszczewski中校的第十二波兰枪骑兵团的长枪也给他们造成了重大伤亡。尽管如此,波尼亚托夫斯基和朱诺都没能进一步的攻击,无力再前,Baggovut将他的新阵地保持到了那天晚上。
  Opolchenye在这场战斗中的作用经常被忽视,尽管苏维埃的研究倾向于夸大他们。如前所述,莫斯科民兵直接参与了和威斯特伐利亚军的交战。Morkov也描述了进攻Kurgan期间,第六步行哥萨克团在Pavlovsk团的旁边战斗,而根据库图佐夫的说法,第七步行哥萨克团“表现英勇,不断出现在连续的交火中,无视一切危险...”战报也赞扬了第一和第三猎兵团,他们参与了多次冲锋。斯摩棱斯克Opolchenye似乎是作为辅助部队。因此Vistitsky描述这些民兵战斗中转移了数百伤员,“库图佐夫热泪盈眶,感谢着斯摩棱斯克Opolchenye的献身精神和无畏勇气。”会战过后,民兵们每人得到了五个卢布,其中五十二人还被授予军事勋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3 12: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部分 完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3 21: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tblzd 发表于 2013-3-13 12:21
我的部分 完结

首位出色完坑参与者,授予三级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20-8-7 17:52 , Processed in 0.02668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