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4999|回复: 16

[讨论] 帝国时期的逃兵情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15 17: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代研究推翻了以前的论断,“埃里克·A·阿诺德认为,1812年之前逃兵役和开小差的行为已经困扰着军事当局。他引用富歇在警务部的日常公告,并对1804年12月至1806年7月为期19个月做专门研究后发现,虽然拿破仑在乌尔姆和奥斯特里茨战役后大受称赞,但却有53个省发生了征兵的问题,尤其是与西班牙交界或接近的地方。在种种的军事不服从行为中,以开小差行为最多,最让人头疼。它往往与农业生产相关,尤以收割季节居多。据富歇自己统计,在开小差最严重的阿列日,上加龙,下比利牛斯,上维埃纳,阿尔代什,吉伦特,朗德,杜塞夫勒这8个省中,仅1806年就有4000个逃兵,几乎赶上当年他们征兵总配额的一半。

谈到整个法国时,阿诺德认为1804年到1806年间每年平均逃兵有9600个。如果把逃兵役的人也算进来,并考虑到每月之间的变化,那么每年违反军规的人可能超过1.5万人。地方公社常常为这些人提供庇护,偶尔还会和前来抓捕的宪兵干上一仗。为此,当局动用了多种办法,最有效的似乎是派正规军的机动部队前来抓捕,或是给一些武装代理人及其家庭提供住宿,不过他们要自行承担其他费用。阿诺德后来谈到开小差和逃兵役的总人数可能高达50万人。如果这么惊人的数字是真的,那么它相当于执政府和帝国时期动员的总人口的五分之一。

····艾伦·福里斯特说,开小差和逃兵役的概率在法国西部,中央高原各省,靠近比利时的北方几省,阿基坦和西南地区最高,在东部平原和巴黎地区最低。

沃洛克和福里斯特一致认为,拿破仑最终赢得了这场意志力的较量。1811年出现了转折,沃洛克称之为‘征兵的奇迹年’,因为自1811年起连续三年‘在征兵上取得了大丰收’。虽然开小差仍然是严重的问题,而且1810年至1811年还有所加剧,但逃兵役的情况最终得到了控制。事实上,随着机动部队和武装代理人加强动作,逃兵役的现象已经连续几年减少。1813年,为了抵抗外国盟军而紧急征召30万人。至少就数量而言,如果不把帝国末期不切实际的招兵目标算进去,可以说拿破仑统治的最后几年是征兵工作最得力的时期。福里斯特说,‘到1812年时符合从军年龄的年轻法国男子中有80%被卷入了军队’,这个比例比前文提到的估计高多了。”



出自杰弗里·埃利斯的《拿破仑帝国》第四章第二节。以前一直觉得法国这么高强度的征兵和提前征召适龄男子很不可思议,原来逃兵和拒服兵役问题也很严重,这么说很有可能有些人第一次没服役或开小差,后来又被迫加入军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5 17: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下次再发一些关于帝国贵族精英阶层的文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15 18:50: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
关于这方面,已经译成中文的文献有蒂拉尔的《拿破仑时代法国人的生活》和《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社会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5 19: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Nick 发表于 2013-2-15 18:50
支持楼主~!
关于这方面,已经译成中文的文献有蒂拉尔的《拿破仑时代法国人的生活》和《法兰西第一帝国的 ...

Thank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5 19: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翻了一下,威尔·杜兰特的两大卷的《世界文明史 拿破仑时代》第五章:拿破仑时代的法国人也有关于征兵的零星描述:“1814年···拿破仑只得将法令规定的五年役期延长,同时征召未及龄男入伍。1813年,他已召集1815年次的役男。最后,法国父母们再也忍耐不住了,‘推翻征兵制’的呼声像变了全法国。”

到1814年,拿破仑已征召了261.3万法国人入伍,大约100万战死或死于伤病,另有50万由盟国和属国征募而来的壮丁。大批青年的阵亡使法国数十年国力不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15 21:20: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丸 发表于 2013-2-15 19:38  Thanks~

好像记错了,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社会问题应该没有涉及…
拿破仑时代法国人的生活是有专门一节讲征兵的,比较详细,记得还有逃兵的统计资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15 22: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找到了,摘自让-蒂拉尔的《拿破仑时代法国人的生活》
http://bbs.napolun.com/forum.php ... B%B5%C4%C9%FA%BB%EE
逃兵
开小差是逃避兵役最常见的办法。从在区首府的支队训练到到达分配的部队,路程通常会很长。利摩日的新兵被送到里尔,路上要一个月的时间。支队的队长指挥着这支队伍,他有一张命令书,使他带队每走一段到达一个城镇都能获得住所或歇脚处。这些城镇事先已被确定在名单上。队长的责任重大。共和历10年,新兵从下阿尔卑斯省出发时,由于下雪和几名青年到邻省打工缺席,出发时间被推迟了,等到了其他地方,市镇长们又一时找不到这份名单,不知自己是否应该提供服务。此外,被征新兵的土气非常低。菲利普•德尔皮埃什在其对上维埃纳省的研究中引用了许多报告。这些报告中都强调了当新兵一旦看不到家乡的钟楼时,所萌生的思乡,或者说一种难以忍受的情绪。路上打架是常事,有时晚上住宿时。不得不将一些打架太凶或是烂醉如泥的新兵关进市里的监狱。1807年7月25日,贝尔纳上尉在圣让皮埃德波尔给巴荣讷城堡指挥官卢梭先生写信:
指挥官先生,您命令我于6月11日从巴荣讷城堡出发,带领115名逃避兵役的新兵,去在萨布尔多隆的第六十六骑兵团。您给我的命令中说,如果我遇上任何令人不满的地方,都要告知您。因此,我很荣幸地向您汇报我的经历。到了马扎,当地把新兵安排住在监狱,那里连个草垫,哪怕是腐烂的草垫都没有。难不成让他们一个压一个睡?我找了市长好几次,要一个地方,免得新兵憋死。好不容易我得到了一个房间可以安排几个人住。到了蓬城,新兵们都淋湿了。当地给安排住进了一个城堡,石头地面,没有草垫。我把命令拿出来给人看,但没有用。直到晚上9点,他们才拿来了五捆麦秸,也就125斤。这激起了新兵的不满,我好不容易才平息下去。在罗什福尔,我们在准备做汤和饮料时遇到了不少困难。至于在塔尔蒙,困难就更大了。我们不得不睡在菜场。我跟对方说,政府规定当地应给新兵提供足够大的住处,他们回答说他们没有。我们军官和宪兵也不得不和新兵睡在一起。先生,您看,命令就是这样被很好地执行的。①
①国家档案F9 303。
有时队伍会受到盗匪的攻击。他们煽动新兵开小差。新兵因为思乡或者受到虐待也会起来造反。共和历11年热月8日,阿列省省长记述道:“本月2日上午7时许,27名由宪兵押送的从克勒兹省去往土伦的新兵发动叛乱。其中的14人不顾法律和身后的武器,逃入了去往里昂、法罗迪埃尔和帕里斯之间山谷的丛林里。随后的搜查没有找到他们。”①
①国家档案F9 301。
逃跑的想法非常强烈。此外还有一种解决办法——在分队训练时不到场,成为拒服兵役者。逃兵和拒服兵役者越来越多。1809年,和平之后的大赦涉及的超过10万人。不过许多人对此一无所知。
一份报告指出,很明显,有些人在躲藏的地方没听说有特赦,或者听说了,但怕暴露后又被抓回去服役。还有些人过分相信流浪生活所能带来的安全,或者本身就不怀好意,根本无视特赦的实施。最后还有些人等待皇帝陛下给法兰西一位皇子,到时可以获得全面的大赦。②
②国家档案F9 6126。
有一个省长对赦免持怀疑态度:
赦免针对的是最野蛮、最无知的一个阶层。这个阶层的人既不开化,也不能从政府简单明了的公告中读出对自己的好处。他们通常持不信任态度,认为这是欺骗他们的陷阱。对他们来说,不同于他们思考习惯的宽容思想是不存在的。③
③同上。
绝大部分逃避兵役者来自没有任何土地的家庭。对他们的同乡来说,只要自己不被抓去,那么损失些钱财是无所谓的。他们本应将逃避兵役的人拒之门外,但利益的驱使或者由于某种担心,他们会给逃避兵役者提供食物和工作。因此,即使在追查最严厉的地区,拒服兵役者也能找到庇护所。④
④同上。
1812年后,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糟。下表是内政部正式编订的,属于机密。其数据显示相对乐观:①
①表中某些数据有明显错误,但原文如此。——译者注
内政部
历年拒服兵役者情况
省份        省府        年份        合计        平均数
                1811        1812        1813               
安        布尔        6        4        4        14        5
埃纳        拉昂        4        12        14        30        10
阿列        木兰        2        8        27        37        12
下阿尔卑斯        迪涅        1        14        6        21        7
上阿尔卑斯        加普        3        \        \        3        1
阿尔代什        普里瓦        8        62        5        75        25
阿登        梅济耶尔        \        2        2        4        1
阿列日        富瓦        40        20        10        70        23
奥布        特鲁瓦        1        19        62        82        27
奥德        卡尔卡松        165        14        17        196        65
阿韦龙        罗德兹        115        6        31        152        51
罗讷河口        马赛        29        12        61        102        34
卡尔瓦多斯        卡昂        156        128        245        529        176
康塔尔        奥里亚克        3        20        37        60        20
夏朗德        昂古列姆        4        1        5        10        3
内夏朗德        拉罗舍尔        25        12        4        41        14
谢尔        布尔日        17        17        \        34        11
科雷兹        屠耳        15        9        14        38        13
科西嘉        阿雅克修        130        332        508        976        323
科多尔        第戎        49        102        62        213        71
北滨海        圣布里厄        309        \        1        310        103
克勒兹        盖雷        12        13        12        37        12
多尔多涅        佩里格        46        \        8        54        18
杜        贝藏松        5        \        \        5        2
德龙        瓦朗斯        8        \        \        \        3
厄尔        埃夫勒        150        \        134        284        95
厄尔—卢瓦        夏特勒        3        1        3        7        2
菲尼斯泰尔        坎佩尔        25        3        3        31        10
加尔        尼姆        15        6        5        26        9
上加龙        图卢兹        173        172        429        774        258
热尔        欧什        337        81        161        579        193
吉伦特        波尔多        170        206        256        632        201
埃罗        蒙比利埃        9        8        1        18        6
伊勒—维莱讷        雷恩        103        9        17        129        43
安德尔        夏托鲁        6        9        12        27        9
安德尔—卢瓦尔        图尔        7        4        11        22        7
伊泽尔        格勒诺布尔        40        \        \        40        13
汝拉        隆勒索涅        29        61        14        104        35
朗德        蒙德马桑        83        25        14        122        41
卢瓦—谢尔        布鲁瓦        \        \        \        \        \
卢瓦尔        蒙布里松        18        29        68        115        38
上卢瓦尔        勒皮        29        17        \        46        15
内卢瓦尔        南特        1        \        13        14        4
卢瓦雷        奥尔良        19        8        14        40        13
洛特        卡奥尔        38        67        56        161        54
洛特—加龙        阿让        83        \        46        129        43
洛泽尔        芒德        24        135        147        306        102
曼恩—卢瓦尔        昂热        10        \        7        17        6
芒什        圣洛        \        \        50        50        17
马恩        夏龙        \        \        \        \        \
上马恩        肖蒙        1        3        49        50        18
马耶讷        拉瓦耳        13        \        8        21        7
默尔特        南锡        2        2        25        29        16
默兹        巴勒杜克        12        42        12        66        22
莫尔比昂        瓦讷        19        30        50        99        33
摩泽尔        梅斯        16        15        4        35        12
涅夫勒        纳韦尔        13        6        14        33        11
北部        里尔        7        12        13        35        12
瓦兹        博韦        2        \        3        5        2
奥恩        阿朗松        9        8        \        17        6
加莱海峡        阿腊斯        22        12        25        59        20
多姆山        克莱蒙        150        106        47        303        101
下比利牛斯        波城        97        155        92        344        115
上比利牛斯        搭布        48        3        11        62        21
东比利牛斯        佩尔皮扬        38        63        49        150        50
下莱茵        斯特拉斯堡        89        37        49        175        58
上莱茵        科尔马        4        \        \        4        1
罗讷        里昂        16        2        18        37        12
上索恩        沃苏勒        2        12        \        14        5
索恩—卢瓦尔        马孔        87        177        65        329        110
萨尔特        勒芒        \        \        3        3        1
塞纳        巴黎        404        413        213        1030        343
内塞纳        鲁昂        149        52        61        262        87
塞纳—马恩        默伦        40        89        97        226        75
塞纳—瓦兹        凡尔赛        5        \        22        27        9
德塞夫勒        尼奥尔        5        2        \        7        2
索姆        亚眠        36        18        19        73        24
塔恩        阿尔比        40        6        \        46        15
塔恩—加龙        蒙托榜        51        14        7        72        24
瓦尔        德拉吉尼扬        18        7        2        27        9
沃克吕兹        阿维尼翁        17        12        8        37        12
旺代        波旁—旺代        5        4        3        12        4
维埃纳        普瓦提埃        22        11        10        43        14
上维埃纳        利摩日        73        3        24        136        45
孚日        埃皮纳勒        \        \        6        6        2
约讷        奥塞尔        4        \        \        4        1
总计                4040        2995        3606        10641        3547

1811年拒服兵役的人很多,那是因为西班牙战争的影响很坏。总人数确实不少,达10641人之多。但与同时代人的证明材料相比,还是少了许多。不要忘记,这些数据是由各省省长提供的,他们有隐瞒数据的倾向。毕竟他们的政绩看的是征兵工作的开展情况。
政府采取的对付逃兵和拒服兵役者的措施缺乏力度。对一个没有经济来源的村子课以罚金又有什么用?处以给驻军提供给养的处罚似乎是最有效的一种办法,尤其是1807年5月12日,行政法院确认了这一制度的合法性之后:
负责保障驻军军饷和给养的执达员来到家中成员有逃兵的家庭,督促其向政府缴纳罚金,数量相当于两个军人五天的给养。五天内逃跑者没有回到家里,则再加一个五天。如此五天五天地累加。他们还扣押变卖拒服兵役者家中的财产。东比利牛斯省省长提出了一个更为严厉但简单易行的方法,即当逃兵或拒服兵役者无偿还能力时,宣布全镇连坐,迫使有钱人交出没钱的逃兵。①
①德尔皮埃什:《执政府和帝国时期的上维埃纳省》,打字文本研究报告,法国高等研究院1968年。
这些方法引发了极深的反感。谢尔省省长记述了在共和历9月发生的一些过分的事:
龙骑兵分队以驻军的名义席卷乡村。在各个地方,驻扎都伴随着贪污和暴力事件。村镇长们不得不提醒居民注意。而村镇长则是龙骑兵手下第一批受害者。这些从普通人中选出来的人又有什么能力对抗辅以武力的贪婪?好几个人被迫用自己最后的财产替拒服兵役者付钱。其中一个在履行公务时还挨了一个名叫热尔曼的士兵的打。在我的要求下,这个士兵被移交给在普瓦提埃的军事法庭,也许还没审判,也许更有可能已被无罪释放了。老人、孕妇也受到过这种待遇。军队驻扎的日子,农村充满哀伤。
矛盾的激化表现为杀害驻军,或者是当宪兵抓捕拒服兵役者时,遭到暴力拒捕。
宪兵的报告,特别是1809年之后的,经常提及此类事件。宪兵在与拒服兵役者的斗争中,注定要面对石块、搏斗和路障,而拒服兵役者在其帮凶的配合下获益。阿登省省长在共和历12年的报告中写道:“宪兵队长接到抓捕几名逃兵的命令,他和一名宪兵化装成种植者的样子前往波尔西昂城堡。他们成功地抓获了第十四骑兵团逃兵让一尼古拉•维尼翁。就在这时,逃兵的妻子叫了人来。逃兵的父母缠住宪兵,迫使他们放开了逃兵。宪兵队长被揪住了头发,有一片头发被扯了下来。另一名宪兵也被制服……”维尼翁最终逃掉了。同样是在阿登省,在库万,一群蒙面的武装分子放走了逃兵。而像阿格里科尔•佩迪吉耶的父亲那样将逃跑的儿子送回部队的,少之又少。
最令人震惊的是,有些青年为了逃避兵役不惜自残。内塞纳省省长吉拉尔丹记述道:“一些年轻人为了不服役,打掉了自己所有的牙齿。有的人用发疱药在手臂和腿上弄出伤疤,为了使这些伤口无法治愈,包扎时绷带用砒霜水泡过。许多人故意感染上疝病,有些人给自己的生殖器抹上强腐蚀药。”1813年是最艰难的一年。卡法雷利证明,该年11月底在特鲁瓦:
刚刚征召了12万名士兵,这激起了一些怨言。尽管人们服从命令,但是非常痛苦。农民为了自己的孩子能脱离苦难或者摆脱追捕耗尽了钱财。听到军队失利的消息,看到在医院里救治的伤员,只有那些想碰碰同样运气的人才会对这些产生兴趣。因此,征兵工作极度困难。还要征集马匹,征集300匹马的命令将无法执行,或者无法完全执行。征召30万人的命令又下来了,它又将落在那已近枯竭的阶层身上。在最近这7年,我把所有能走的人都挑走了。怎样才能找到一个合格的新兵呢?这是不可能的。不言而喻,农民们已经出离愤怒了。可以看到,他们的负担在增加,而收入则因为青年入伍而减少。许多佃农交回了土地,或者只有所有者答应众多条件后才肯续约。对于所有者来说,不能从土地上获得收益,他们几乎就无法得到一个埃居①,这又让他们怎么支付翻了一番多的捐税呢?除了这些毫不夸张的困难,还有就是无限的失落。居民是善良、驯服、听话的,没有作乱的迹象,但一旦有人作乱,他们就会群起响应,到时无人能制止。②
①法国古代钱币名,种类很多,价值不一。——译者注
②国家档案F9 263。
这是关于帝国最后岁月中,农村觉醒的重要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5 22: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Nick 发表于 2013-2-15 22:33
找到了,摘自让-蒂拉尔的《拿破仑时代法国人的生活》
http://bbs.napolu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 ...

的确很严重,还有青年自残···可以入宫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15 23: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丸 发表于 2013-2-15 22:52
的确很严重,还有青年自残···可以入宫了

自宫都有~这是对大兵团荣誉的侮辱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5 23: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黄铜骑士 发表于 2013-2-15 23:03
自宫都有~这是对大兵团荣誉的侮辱啊~

还没服兵役呢,而且也未必能入大军团。大概他们私心想着留着自己的命比传宗接代重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7-20 03:38 , Processed in 0.15647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