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9780|回复: 20

[原创] 炮火的笞刑——克拉斯内之战再审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0 18: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5-7-9 08:24 编辑

1812年11月15日-18日的克拉斯内之战,是拿破仑大军撤退途中的关键性会战之一。
按照克劳塞维茨在《1812俄国战役》中的看法,法军在克拉斯内损失的人员和火炮,甚至要多于博罗季诺之战,更不用说斯摩棱斯克和小雅罗斯拉韦茨之战了。然而国内关于此战的说法却偏向两个极端,从苏联资料编译的说法自然吹嘘俄军武功,而从亲法资料编译的说法则简直堪称神话,下面将根据双方资料分析这场“炮火笞刑”

“退出战斗和退却是最复杂的机动类型”
——1940版苏军合同战术

1812年10月18日,法军正式离开占领了一个多月的莫斯科,向南进发,没有多少人知道这究竟是撤退还是南下进攻。同一天,维特根施泰因在北线指挥俄军赢得了第二次波洛茨克之战的胜利,圣西尔被迫退却。

1812年10月25日凌晨,库图佐夫下令俄军撤出小雅罗斯拉韦茨战场,向南退却两点五俄里,欧仁所部意大利-法国混合的第四军最终赢得了艰苦的小雅罗斯拉韦茨之战,在这场战斗中,法军投入了两万七千名主要为意法混合部队的士兵,而俄军则先后投入了六成为新兵的三万二千部队,双方均未尽全力,但俄军秩序井然的撤退证明,法军仍然面对强敌。而拿破仑在察看完小雅罗斯拉韦茨战场后,也意识到他无力继续突破,25日晚上的法军军议下令撤退,在四个多月的进攻作战后,法军最终来到了攻势的顶点,不得不开始向俄国西部边境转进。

“从未有过这样组织混乱的撤退”
——科兰古回忆录

“从第一天开始,我们的撤退就像是溃退”
——弗藏萨克,1812日志

从离开莫斯科开始,法军的撤退就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混乱,拿破仑曾下令让伤员搭上马车以便快速行军,然而御厩大臣却观察到马车驭手有意高速行驶不断颠簸,以便把伤员抛下,一旦成功,他们便带着胜利的微笑离开。大体而言,成建制的部队仍然能或多或少得到补给,但掉队者们的状况却越来越困难,掉队的士兵也与日俱增。途中,他们行经了博罗季诺战场,数以万计的人马尸体依然未曾埋葬,腐臭和疾疫令人胆寒。

俄军则在同时展开了追击,普拉托夫指挥哥萨克沿旧斯摩棱斯克大道一边推进一边骚扰,米洛拉多维奇指挥俄军前卫在普拉托夫南侧进军,同时组建了数个“飞行纵队”,飞行纵队由正规骑兵、哥萨克、猎兵、骑炮兵混杂而成,负责袭扰、追击。对于俄军哥萨克和民兵的袭扰,法军自然应当列队迎击或是整队防御,但拿破仑似乎并不这么想,他指责担当后卫的达武在撤退途中的迟缓——“埃克缪尔亲王一看到哥萨克,就拖着副王(欧仁)和波尼亚托夫斯基一起不动”,斥责铁元帅从小雅罗斯拉韦茨以来的低劣后卫作战,不时派出人手去催促达武“挪动他的树桩”,却似乎忘记了他给达武下过“烧毁一切建筑物”的焦土命令,而后者则以惯常的严厉逐字逐句执行。此后不久,后卫负责人将从达武换成内伊,但这个莱茵人也会大肆抗议,“您要打仗,可是您没军队!”

1812年10月29日,法军抵达维亚济马,就在短短几天内,晚间气温已经降到了零度以下,缺乏防寒措施和草料导致大批马匹死亡,火药调味的马肉成了士兵和军官的少有肉食。为了确保炮兵作战,从莫斯科满载着虏获品出发的马车则理所当然地失去了挽马,即便如此,现在拖动一门火炮也需要十二到十五匹来源各异的挽马。在人群中,俄军俘虏的命运最为悲惨,除非能够被附近的哥萨克、游击队或是民兵救出,否则只要稍微赶不上行军步伐,便是当场枪决。塞居尔、斐仁沙克等许多法方观察者都记录下若干大大小小的集体处决事件。

追击中的俄军条件也相当艰苦,第4步兵师师长符腾堡的欧根(Eugen)亲王评论说,“我们每天的前进里程取决于部队的身体状况而非任何前进命令。”他所在的第2步兵军在10月22日离开塔鲁季诺时拥有6956名正规军,在11月15日则仅有4588人 。谢苗诺夫斯科耶近卫团第九连副连长奇切林(Чичерин)中尉10月30日的日记火急火燎,“拿破仑的一部分部队已经离开了维亚济马,为了切断法军,我们必须前进四十俄里(约43公里),我燃烧着不耐烦的情感”。九连连长普辛(Пущин)上尉却要现实得多,“我们的士兵已经很久没有得到煮汤的许可了”。炮兵中尉拉多日茨基(Радожицкий)则回忆说,草料已被吃光,炮兵挽马不得不吃屋顶上腐烂的草,为了保持战斗力,炮手们开始把自己的饼干让给马匹。

11月3日上午,米洛拉多维奇所部骑兵抵达维亚济马附近的高地,他们看到欧仁副王和波尼亚托夫斯基公爵的第四、五军已经离开维亚济马,但达武的“树桩”才刚刚开始运动。在10月6日的家书中,达武曾充满自信地宣称“只有和平能够拯救俄罗斯军队,他们已经无力再组织会战了”,但不到一个月后,真正无力组织会战的已是他麾下一度十分强大的第一军。

在离开莫斯科后的半个月里,仅以纸面人数而论,第一、四军均损失过半,第三、五军则尚存六成兵力。曾令第一军为之骄傲、令莫吉廖夫俄国居民为之赞赏的严格纪律在莫斯科大火后已经不复存在 ,布拉尔(Boulart)上校目睹达武的士兵“涌进城市,冲入一切能进去的地方,尤其是闯进酒窖,劫掠一切能拿到的东西,沉溺于狂醉之中”。屯驻莫斯科期间,近卫军和第一军的士兵甚至依靠他们残存的些许军事纪律玩起“黑吃黑”,从其它部队单位的小队劫掠者手中抢夺财物。

既然纪律已经荡然无存,而第一、四军又在小雅罗斯拉韦茨损失惨重,那么他们损失比例高于早已纪律恶劣的第三、五军也不足为奇了。事实上,此时法军后方已经出现了相当规模的掉队部队,他们将在维亚济马、克拉斯内乃至别列津纳等地成为俄军战果数字的重要组成部分。

注:
第一军早在9月初就已出现了纪律松动迹象,拿破仑在9月2日的书信中严厉批评达武军在此前一天的行军方式,指责工兵部队在修理道路方面没有恪尽职守,只有孔潘师(第5师)是表现良好的例外。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3 收起 理由
黄铜骑士 + 3 支持,阁下继续努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0 22:4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5-7-9 09:05 编辑

维亚兹马之战地图,来源:波格丹诺维奇,根据可靠材料写成的1812卫国战争史,第三卷72-73页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0 23: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5-7-9 08:40 编辑

一、达武元帅的溃败——维亚济马争夺战

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两军在维亚济马之战时的兵力分布
来源:Chambray,Histoire de l'expédition de Russie第二卷第371页,波格丹诺维奇根据可靠材料写成的1812年卫国战争史第三卷第428页,符腾堡的欧根亲王,Journal des campagnes du prince de Wurtemberg, 1812-1814第132-133页

考虑到近卫军、第八军(威斯特法利亚)、第二第四骑兵军均已离开,在维亚济马附近的法军战斗部队合计:
第一军:13000人
第三军:6000人
第四军:12000人
第五军(波兰):3500人
第一三骑兵军:3000人
以上合计37500作战部队

俄军参战兵力约有25000人,计有44个步兵营、56个骑兵中队和108门火炮,由米洛拉多维奇和普拉托夫两人指挥。前者率领17500名前卫部队,下辖第2、4步兵军各7000人和第2、4骑兵军共3500人。后者麾下为第26步兵师的4000名步兵、两个团的龙骑兵和来自十四个团的3000名哥萨克。和1812年战争中后期的其他场合类似,俄军兵力中都包含了一定数量的民兵,如欧根亲王第4步兵师的第三列部队就是民兵。

维亚济马会战俄军序列
米洛拉多维奇
第2步兵军(多尔戈鲁科夫)
        第4步兵师(欧根亲王)
                托博尔斯克步兵团
                沃伦步兵团
                克列缅丘格步兵团
                第4猎兵团
        第17步兵师(奥尔苏菲耶夫)
                梁赞步兵团
                别洛奥泽尔斯克步兵团
                布列斯特步兵团
                维尔曼斯特兰步兵团
第4步兵军(奥斯特曼-托尔斯泰)
        第11步兵师(乔格洛科夫)
                凯克斯霍尔姆步兵团
                佩尔瑙步兵团
                叶列茨步兵团
                第1猎兵团
                第33猎兵团
        第23步兵师(拉普捷夫)
                雷利斯克步兵团
                叶卡捷琳堡步兵团
                阿列克索波尔步兵团
第2骑兵军(科尔夫)
                莫斯科龙骑兵团
                普斯科夫龙骑兵团
                卡尔戈波尔龙骑兵团
                英格曼兰龙骑兵团
                伊丽莎白格勒骠骑兵团
第4骑兵军(瓦西里奇科夫)
                哈尔科夫龙骑兵团
                切尔尼戈夫龙骑兵团
                基辅龙骑兵团
                新俄罗斯龙骑兵团
                阿赫特尔卡骠骑兵团
普拉托夫
                14个哥萨克团
                库尔兰龙骑兵团
                涅任龙骑兵团
        第26步兵师(帕斯克维奇)
                拉多加步兵团
                波尔塔瓦步兵团
                下诺夫哥罗德步兵团
                奥廖尔步兵团
                第5猎兵团
                第48猎兵团

双方在快速撤退和追击中都难以掌握对方兵力实际状况,缺乏骑兵的法军固然如此,即使是骑兵众多的俄军,普拉托夫也在11月1日提交的一份报告里抱怨说,“从来没有军队会像敌人那样逃得这么快!”俄法两军完全在运动中展开了敌情不明的遭遇战。

米洛拉多维奇是苏沃洛夫的门生之一,其冷静、无畏、战斗中始终乐观的性格颇为适合指挥前卫部队,但他也是个对文牍管理极差的将领,经常找不到收发的命令 ,实际上,米洛拉多维奇几乎从来不在前卫部队的总部,他总是像法军的缪拉、奈伊那样冲杀在最危险的第一线,总部的实际主人反倒是身体不好的第4步兵军军长奥斯特曼-托尔斯泰伯爵和第一军团参谋长叶尔莫洛夫 。因而他时常在战场上告诫部下,“我就是个看客,你感觉怎么合适怎么来!”维亚济马会战便是一场他“歪打正着”发起的战斗。

米洛拉多维奇与普拉托夫原本计划于11月2日在察列沃-宰米谢(Царево-Займище)截击达武军,但直至入夜后,欧根的第4步兵师和帕斯克维奇(Паскевич)的第26步兵师才相继与达武军发生小规模交火,双方在黑夜中距离很近,一部分法军甚至“在敌军火光照耀下”通过隘路,达武本人的声音也和俄军鼓音混杂在一起。虽然此次交火给双方造成的损失有限,但这也导致第一军行进距离有限,给次日会战创造了条件。

11月3日凌晨,米洛拉多维奇与普拉托夫离开了距离维亚济马27俄里(约29公里)的指挥部,哥萨克捕获的俘虏最终证实,法军准备在维亚济马进行防御作战,鉴于上述情况,两人遂决心调整计划,对维亚济马发动攻击。凌晨4点,米洛拉多维奇命令第2、4骑兵军和5个哥萨克团出发,前卫步兵紧随其后,7点,普拉托夫的哥萨克和帕斯克维奇的第26步兵师出发,他预计米洛拉多维奇所部最早将在11点抵达维亚济马,因此行动略有延迟。此外,乌瓦罗夫指挥两个胸甲骑兵师、图拉哥萨克团和两个近卫骑炮连前来增援。

仅以人数而论,法军的37500人无疑要强于俄军的24500人,但以就骑兵而言,法军的3000骑兵已经相当脆弱,而俄军除了3000名哥萨克外,还有3500名正规骑兵。更何况,在这24500人以外,还将开来乌瓦罗夫的2000胸甲骑兵。更重要的是,由于法军未能预计到俄军敢于发起大规模进攻,其兵力分布相当分散,绝大部分压力都落在位于最后方的第一军头上。

上午8时,第2、4骑兵军抢占了费奥多夫斯科耶(Федовское)村南侧、斯摩棱斯克大道东南侧的高地,插入达武第一军与欧仁第四军之间,三个骑炮连也随即展开完毕,第17步兵师则尚在后方。撤退中的达武第一军观察到俄军骑兵行军,便加紧撤退,企图在俄军步兵到来之前脱离接触,然而,即使是欧仁第四军,此刻也尚未完全脱离危险。

米洛拉多维奇当即下令瓦西里奇科夫指挥第四骑兵军一部发动骑乘冲锋,基辅龙骑兵团名誉团长兼第13骑兵旅旅长埃马努埃尔(Эммануэль)率领基辅龙骑兵团连同阿赫特尔卡骠骑兵团的四个中队在并不利于骑兵作战的疏林地形展开冲击,哈尔科夫龙骑兵团则横越大道,从侧后方冲击法军。此次冲锋击穿了法军第四军第13师第1旅,并抓获不少俘虏,缴获若干文件。按照第四军工兵军官拉博姆(Labaume)描述,法军该旅在距离维亚济马“一点五法里(约6公里)”处的林木附近遭到了“无数敌军骑兵中队”(实际仅有十二个骑兵中队)的猛攻。俄军的三个骑炮连计三十六门火炮开始居高临下猛烈射击大道上的法军,炮声迅速传到了附近几十公里范围之内。欧仁立刻让正在行军中的第13师的剩余部队、第14师和仅相当一个师大小的第五军停顿下来,列成战斗队形,与此同时着手集中剩余火炮。欧仁军的第15师(意大利近卫军)则在维亚济马城附近,与奈伊第三军联手作为预备队监视南面的道路,确保救出达武后让第1、4军安全退出战场。

上午9时,普拉托夫听到了炮声,他在破晓时分派出的两个哥萨克团也带回了大队敌军正在阻截俄军前卫的消息。普拉托夫随即将正规步兵和骑兵交给叶尔莫洛夫,命令他指挥部队快速推进,并配给他一批哥萨克部队。第5猎兵团的300名猎兵搭乘哥萨克战马靠近米洛拉多维奇所部身处的高地,帕斯克维奇第26步兵师的其余部队紧随其后。米洛拉多维奇下属各部步兵、炮兵也在迅速向战场推进,炮兵中尉拉多日茨基回忆道,“我们听到炮声时距离维亚济马还有十二俄里(约13公里)远……所有人都在跑步前进,步兵列成纵队前行,猎兵和我的两门火炮(独角兽炮)则在前面开路”。

向炮声进军的并非只有俄军,奈伊、欧仁、波尼亚托夫斯基也反应迅速。法军很快便以第13师为先导展开队形,第14师和第五军紧随其后,“几个强大的炮兵连”则前出到第13师前方开始轰击俄军。而达武军也迅速向欧仁军靠拢,蜂拥而来的法军立刻塞满了斯摩棱斯克大道,孔潘第5师密集的纵队,甚至是“密集的散兵”将哈尔科夫龙骑兵团与俄军骑兵主力分割开来。哈尔科夫龙骑兵团当即展开全速冲锋,从拥挤不堪的法军人流中活活践踏出一条通道,以微小的代价返回斯摩棱斯克大道东南侧。然而,毕竟法军的火力和人数优势明显,俄军骑兵在不利地形上损失颇多,队列也开始稀疏下去,被迫撤离大道。

就在俄军骑兵向后退却的同时,第17步兵师首先赶到战场,该步兵师列成八个营纵队,携带一整个重炮连,士气高昂地率先出现在大道东南面的高地上。第2、4骑兵军随即转移到步兵后方。上午10时左右,普拉托夫所部也抵达费奥多夫斯科耶(Фёдовское)村北面,叶尔莫洛夫首先下令将六门骑炮展开,库尔兰龙骑兵团也随即发起冲锋,龙骑兵冒着霰弹火力冲开了部分法军后卫,但达武军毕竟久经沙场又人多势众,其后卫热拉尔(Gerard)第3师依托费奥多夫斯科耶村进行防守,并列出十二门火炮展开炮击,俄军骑兵逐步后撤,法军一度反击到骑炮兵附近,达武也立刻派出援军前去增援后卫。这时,由哥萨克搭载开进的第5猎兵团最终抵达战场,法军的反击遭到挫败。第2骑兵军的卡尔戈波尔龙骑兵团、顿河哥萨克协同部分骑炮向法军右翼迂回,法军则以步骑混合反击将俄军骑兵击退。依靠数量、炮火和地形优势,法军虽然不能击退普拉托夫所部,战线也在逐步赶到的俄军面前不断后缩,死守费奥多夫斯科耶村却毫无问题,他们一旦坚持不住,便退到后方更适合防御的高地上继续作战。叶尔莫洛夫在回忆录中点评,“法军依然怀着坚定决心作战,我们的战线也被迫压缩(以维持攻击力度)”。

在斯摩棱斯克大道上,达武军的状况则要悲惨得多,欧仁军的辎重部队堵塞了道路,而作战部队的反转则加剧了这一状况。旨在“书写光荣的维亚济马之战”的古尔戈将军无意中透露“只有副王的个人行李在维亚济马”,亦即火炮和部队辎重都位于大道上。尚布莱写道,“达武处于被敌军切割包围的处境之中……他害怕正在向大道前进的俄军步兵会切断他(与其他部队间)的联系,与此同时,普拉托夫还在攻击他的后卫”。波格丹诺维奇则指出,“达武向波尼亚托夫斯基、副王靠拢的行动被漫长的车队延误了,他穷尽一切方法试图加速撤退”。拥挤在道路上的第一军成为了四十八门火炮的绝佳靶子。无论如何,在散兵游勇的簇拥下,作为先头部队、纪律胜过其余部队一筹的第5师还是从第四军战线旁的大道通过,继而左转填补法军南侧战线空缺,但第一军余下的部队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费奥多夫斯科耶村方面,帕斯克维奇第26师到位完毕后,普拉托夫在骑炮不停射击的同时,以该师戈格尔(Gogel)猎兵旅(第5、48猎兵团)为先导,其余两旅随后跟进,两个团的龙骑兵从侧翼出击,展开步骑炮合击。与此同时,战场嗅觉敏锐的米洛拉多维奇在充分利用四个炮兵连的火力后,命令第17师展开成横队,猛烈射击正在沿道路行进、队形漫长而密集的达武军纵队侧翼。欧根回忆说,“十分激烈的交火就这样开始了”,同时受到两面猛攻的达武军战意大为消退。叶尔莫洛夫就这样目击了令人瞠目的一幕,“看上去敌军在有利地形帮助下可以坚持到入夜……因此,令我们所有人大吃一惊的是,在我军这次接近敌军之后,他们竟然放弃了阵地!”这样展现追击穿刺拿手好戏的机会,普拉托夫麾下的哥萨克自然不会放过。位于大道以南的欧根也发现“他(达武)的军变得混乱了,出现了彻底的溃散”。达武则在次日的战报中将责任归咎于散兵游勇,“当天的行军秩序本已恢复,但有来自全军各个团的四千名士兵无法整齐行军,只要敌军发起最轻微的攻击,他们就溃散,威胁到我自己纵队的安全”。

欧根的第4步兵师此时恰好抵达战场,观察到法军急于退却,他立刻自作主张将这支生力军插入第一军与第四军间的空隙,俄军一头撞上了正在自信推进的第四军部队和居于其前方的第五军炮兵,在一阵突击中击溃了第四军先头部队,俘获了第五军炮兵主任佩尔蒂埃(Pelletier)将军。不料米洛拉多维奇随后便命令第4师让开道路,退回大道南侧,欧根原本颇为不解,却发觉上司指出“整整一个军”的法国人正在离开维亚济马加入战斗——这可能是指第四军的后续部队,也可能是奈伊第三军派来的援军。平心而论,虽然欧根和波格丹诺维奇后来对此颇有微词,但就在十天前的小雅罗斯拉韦茨会战中,第一军仅仅投入了两个师,便配合第四军从俄军第6、8军手中夺取城镇,造成了七千余人的伤亡,此时,米洛拉多维奇绝没有理由轻视法军。或许,当时没有一个人能够预见到十天的退却竟会如此削弱法军,以至于三个俄军步兵师就足以击溃行进中的整个第一军。

俄军第4师的退却令法军第四军大为鼓舞,其攻势一度导致俄军炮兵计划后撤,但欧根立刻派出副官要求炮兵连死战不退,与此同时以步兵横队展开射击,最终守住了己方战线,将第四军击退。随着两军后续部队的不断加入,俄军的五个步兵师最终与法军第一、三、四军余部在维亚济马城前的漫长战线上展开搏杀,第一、四军各部相继出现崩溃状况,只有第一军第5师、第三军和第四军第15师(意大利近卫军)还维持着一定的抵抗能力。随同俄军第11步兵师参与战斗的拉多日茨基回忆,“在我射出霰弹后,敌军(第四军)纵队就变得混乱起来。猎兵们上了刺刀,喊着乌拉冲锋,哥萨克则杀戮逃亡的敌军。当一阵敌军弹雨阻止了我军进攻后,我们就重复自霰弹射击开始的流程”。激战持续到日暮时分,活跃在法军后方的谢斯拉温、菲格纳所部游击队从北面加入战斗,乌瓦罗夫的胸甲骑兵出现在维亚济马以南,在八十多门火炮的助战下,乔格洛科夫(Чоглоков)第11师的佩尔瑙步兵团战旗飘扬、凯歌高奏杀入城中,正在焦土的法军被迫撤出维亚济马,将三千余名战俘扔给了俄军,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很快就要冻饿而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1 13: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现地征发(劫掠)”在极端情况下,也是一种维持军队的方式。
不过,这种方式不可能持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1 18:48: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佳作,期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2 00: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5-7-9 08:42 编辑

在11月3日的维亚济马会战中,俄军损失了大约一千八百人,法军则死伤四千余人,被俘三千余人(包括1名将领和30余名军官),丢失了一面军旗和三门火炮。英军观察员威尔逊(Wilson)将军曾在低地、埃及、意大利、东普鲁士、伊比利亚半岛等地与法军交手多年,尽管他对库图佐夫增援迟缓颇有微词,还是十分欣慰地在日记中感慨,“多年以来,法国人从未遇到过如此不幸的一天”。拉多日茨基也信心十足,“我军诸兵种优势越发明显,敌军基本没有骑兵,炮兵表现很差”。除了兵力上的损失外,维亚济马会战也给法军士气造成了严重影响,科兰古评价道,“这些勇敢的(第一军)步兵第一次解散了他们的队伍,迫使他们顽强的指挥官作出了让步……第一军在法军中是最好的部队,也是人数最多的部队,完全可以比得上近卫军。从那以后,它遭受到的打击最重,犯罪现象变得更普遍了”。奈伊则在战报中表示,“要是有更好的部署,也许我们能够得到更好的结果。这一天最灾难性的事件是我的部队目睹了第一军的混乱,这是致命的范例,导致士气低落”。

11月3-4日夜间,俄罗斯冬季的第一场大雪降临到法军头上,夜间最低温降至零下十二度,法军的崩溃终究比暴风雪早了半天。11月9日,普拉托夫的哥萨克在多罗戈布日(Дорогобуж)再度袭击第四军,法军扔下六十二门火炮,欧仁险些被俘。

就在多罗戈布日战斗的同一天,奥尔洛夫-杰尼索夫(Орлов-Денисов)率领6个哥萨克团、1个龙骑兵团组成的“飞行纵队”深入敌后,统一指挥达维多夫、谢斯拉温(Сеславин)、菲格纳(Фигнер)的游击队 ,在利亚霍沃(Ляхово)击败了约有3600名士兵的法军巴拉盖-迪利耶(Baraguey d'Hilliers)师,依靠火力优势迫使孤立无援的奥热罗 旅集体投降,俘虏军官60人、士兵1500人 ,缴获胸甲700余面 。

虽然作为输送后备兵员的生力军进入俄国,但巴拉盖-迪利耶师并未参与任何会战,就在俄军飞行纵队和游击队打击下一再退却,先后在叶利尼亚(Ельня)、利亚霍沃遭到重创,最终仓皇退往斯摩棱斯克。对于这一结局,这位即将接受军法审查、次年1月病死柏林的师长早有预感,巴拉盖-迪利耶在10月31日给妻子的家书中写道,“士兵没有打过一发实弹,他们很容易陷入对哥萨克的恐惧之中,敌军以马穆鲁克的方式作战,包围我军,发出狂野的吼叫……我希望摆脱这个既没用又毫无荣誉的无聊职位……第二场战役即将来临,因为俄军尽管损失惨重,依然实力强大,俄军士兵人人都渴望着战争,军官们则渴望更甚。”这份家书的命运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此时法军的窘境,巴拉盖-迪利耶的妻子从未读到上述文字,它发出不久便被俄军缴获,收藏在俄国军事档案馆中,直至1913年才在俄法两国总参谋部合作下公诸于世。

——————————————————
近卫军的阴暗面——欺凌友军

近卫军的特权地位难免滋生出横行霸道的作风,在退却途中,这些并不缺乏给养的军人甚至经常洗劫他们更加贫穷的战友。11月1日,随着老近卫军开入维亚济马,守备在这里的黑森将领特斯特(Teste)前去面见皇帝,两个半小时后,当他回到城内仓库时,却发现“近卫军进入了维亚济马,强迫哨兵离开,洗劫了我们的所有仓库。在很短时间内,我们不辞辛苦弄来的给养就被已经有五日份食物补给的人们浪费了、散落了、消灭了,他们的所作所为就像疯子一样”。尽管这堪称特斯特军事生涯中最残酷的回忆,但他唯一能做的只是向总参谋长贝尔蒂埃呈递毫无效果的报告,黑森军队从此开始了苦难的饥饿之旅。

——————————————————

同样是在11月9日这一天,拿破仑进入了斯摩棱斯克,法军原本认为这座古城会终结他们的苦难,提供足够的给养与宿营地。这座名城的实际状况令却法军大失所望,斯摩棱斯克并没有多少住所,虽然的确存在若干仓库,但分配弹药与食物时毫无秩序的状况更加剧了法军内部的混乱,只有近卫军得以凭借特权地位获得较为充分的补给。大军团业已扔下了208门火炮,原本庞大的四个骑兵军也只剩下拉图尔-莫堡(Latour-Maubourg)麾下的1900人。

更重要的是,就在法军停顿期间,俄军得以赶上法军。拿破仑原计划在11月11日离开斯摩棱斯克,但第三、四军迟迟未能赶到,前往莫吉廖夫方向探路的第五军(已缩编为一个师,由于波尼亚托夫斯基受伤,由扎扬切克(Zajączek)将军指挥)则遭到俄军袭扰,法军因而将出发时间向后推延。11月14日,俄军开始进入位于斯摩棱斯克西南面约50公里的克拉斯内周边地区——尽管库图佐夫的想法依然是在不触发决战的前提下尽可能多地杀伤法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4 18: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3-3-14 18:34 编辑

补一张维亚济马之战地图
来自欧根亲王回忆录德文版

毕竟是拉丁字母,相对而言好认一点,不过可惜不是彩图

另外,博格丹诺维奇和欧根的地图都需要逆时针旋转50度左右,才变成上北下南左西右东那种,可见博格丹诺维奇的图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6 13:55:12 | 显示全部楼层
Gustavus 发表于 2013-3-12 00:05
“向炮声进军”

上午九时,普拉托夫听到了炮声,他深知在丘陵和树林中作战时步兵的重要性,便命令帕斯科 ...
这样展现追击穿刺拿手好戏的机会,普拉托夫麾下的哥萨克自然不会放过。

达武军悲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1 16: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找到了Laugier、Le Roy的回忆录和帕斯科维奇给叶尔莫洛夫的战斗详报,前面可能要有不少地方修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8 15: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此贴沉了可惜~~
有疑问:冬天俄军战力下降多少,总不会没变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GMT+8, 2021-1-19 17:23 , Processed in 0.02994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