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楼主: Gustavus

[原创] 炮火的笞刑——克拉斯内之战再审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8 19: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3-6-3 01:34 编辑
黄铜骑士 发表于 2013-3-28 15:04
此贴沉了可惜~~
有疑问:冬天俄军战力下降多少,总不会没变吧。

从塔鲁季诺出发的10.2万俄军正规军(包括5000新兵),由于分派驻扎和伤病,到达维尔纳时还有27000-28000正规军本部,6500左右的米洛拉多维奇正规军前卫(与维亚济马相比大约少了一半略多),其他分派出去的正规军8500人,4.8万病员(很多人后来参加了1813秋季战役),而战斗损失大约1.2万
(检讨一下,读书不仔细,俄军主力正规军到达维尔纳后实存4.25万左右,远高于原来给的2.7万)

虽然没有Elting、Kiley等人鼓吹的那样俄军跟法军一样不耐寒,但对战斗力的即时影响还是不小,当然永久性损失并不多

冬季俄军战斗力当然也有下降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 收起 理由
黄铜骑士 + 1 谢指教!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 20: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5-7-10 13:11 编辑

预备填坑

先补个克拉斯内地图,底图为波格丹诺维奇《根据可靠材料写成的1812年战争史》



图中需要更正一点,弗里德里希斯师当时当成德国人翻了,其实是达武军第四师,师长德赛在博罗季诺受伤之后,第1旅旅长让-帕尔费·弗雷德里克斯(Jean-Parfait Friedrichs,也有人写成Friedrich)暂代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9 08: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5-7-9 10:33 编辑

同一天起,还拥有4.9万战斗兵员和3万掉队人员的大军团相继离开斯摩棱斯克,计划西进将近300公里,进入幻想中己方控制下“物资山积”的明斯克,却将在克拉斯内镇附近遭遇库图佐夫所部4.8万俄军的截击 ,第二次克拉斯内“会战”徐徐拉开帷幕。

14日,奥尔洛夫-杰尼索夫、奥扎罗夫斯基(Ожаровский)所部俄军飞行纵队和游击队在斯摩棱斯克城外攻击第五、八军余部和法军下马骑兵、炮场人员,俘获1000匹挽马和2000头肉牛。不过,随着拿破仑的近卫军在15日午后出现,战况便发生了逆转。达维多夫回忆:

最后,老近卫军来了,拿破仑本人在老近卫军的中间……我们跨上了马,又出现在大道附近。敌人看见了我们的喧哗的队伍,举起枪,扳上枪机,高傲地继续前进,并不放大脚步。尽管我们多么想从这个靠在一起的队伍中拉出一个普通的士兵,但是他们象花岗石一样,忽视我们的一切努力,仍然是不可触犯的;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被各种各样的死亡考验过的士兵的轻快的步伐和威武的举止。他们头戴很高的熊皮帽,身穿蓝色的制服,背着白色的皮带,红色的羽饰和肩章,他们像是雪地上的罂粟花……我们的一切亚洲式的攻击,对于密集的欧洲队形不发生任何作用……队伍仍然一个跟着一个地前进,开枪把我们赶走,并且嘲笑我们在他们周围的无益的袭击……近卫军和拿破仑在我们的哥萨克当中通过,就像百炮战列舰在渔船中驶过一样。

(不少人将这件事当成在克拉斯内附近发生,实际上这是错误的)

15日清晨,米洛拉多维奇所部俄军前卫在距离斯摩棱斯克约35公里的勒扎夫卡(Ржавка)村展开战线,炮击正在道路上行进的青年近卫军和第八军亦即威斯特法伦军余部——这一天恰逢热罗姆国王的生日,但恐怕没几位威斯特法伦人打算享受这“礼炮”。根据米洛拉多维奇战报,尽管投入战斗的俄军步兵相当有限,当天还是俘获团长3人、团长以下军官13人、士兵2000人、火炮11门。第4军和第4骑兵军继续攻击第五军,俘获波兰士兵220人。此外,根据法军记载,只剩下不到20匹战马的第4猎骑兵团遭遇灭顶之灾,其鹰旗落入俄军近卫枪骑兵团手中。

而在法军方面,拿破仑率近卫军于15日抵达克拉斯内,他命令第一、四军加速前进,尽快通过俄军截击区域。出于威慑目的,当夜21时,罗盖(Rouget)将军指挥法军近卫第2步兵师发起夜袭,计划在午夜时分猛攻奥扎罗夫斯基所部飞行纵队 ,23时,法军侦察部队从燃起的火光中发现了俄军所在的库特科沃(Кутьково)村。但正如参与战斗的燧发掷弹兵团中士布戈涅(Bourgogne)所述,俄军“似乎已经估计到我军存在,因为有些俄军已经准备好迎击”。

16日凌晨2时许 ,近卫军在刺骨寒冷中跋涉齐膝深的雪地,分为三路纵队突击俄军营地:第1狙击兵团居右,第1腾跃兵团居左,燧发掷弹兵团和燧发猎兵团位于中路。左右两路进展顺利,但罗盖亲自指挥的中路部队却遭遇俄军顽强抵抗。布戈涅回忆,“行军半个小时后,我们发现自己身处全副武装的俄军当中,右侧大约八十步远处是漫长的步兵战线,发出致命的火力。敌军的重骑兵由胸甲骑兵组成,在我们左侧同样距离远的地方,他们像狼一样互相嚎叫激励士气,但没有人敢于上前冲击。敌军炮兵位于中央,向我们倾泻霰弹……这一切都没有阻止我军,尽管面临敌军火力,尽管许多人倒下,我们依然向前推进……一场可怕的屠戮发生了”。奥扎罗夫斯基则在战报中写道,“接近村庄的(法军)遭到六门火炮的霰弹轰击,陷入了极大的混乱,马里乌波尔骠骑兵团从侧翼发起攻击,猎兵则集结起来展开刺刀突击,敌军经受不住冲击,被击溃了。勇敢的骠骑兵切开敌军纵队,把许多人砍死在地上,抓获了少数战俘,其中有近卫军的一名中校 ”。
(注:胸甲骑兵系布戈涅夸张,实为骠骑兵)

尽管中路出师不利,但左右两路迂回纵队很快从两侧攻击,俄军虽然点燃了营地和村庄阻止法军推进,不过也显然无力阻止法军推进。很快,布戈涅所在的中路法军重整旗鼓继续推进,他发现“数百名俄军倒在地上,我们觉得他们已经战死或受了重伤……但他们跳起来从背后向我军射击,所以我军被迫回转过来自卫。对俄军而言不幸的是,后方的一个营跟了上来,敌军陷入了两面火力夹击,五分钟内就没有一个活人了。”映着火光的雪地血战愈发激烈,俄法两军像野兽一样混杂在一起,士兵们各自为战,在极近距离上生死搏杀。最终,法军凭借步兵数量和质量优势将俄军逐出村庄,但在追击两公里后,便遭遇奥扎罗夫斯基以三个猎兵连和少数骑兵依托树林设下的埋伏,随即终止战斗。

库特科沃村战斗短暂、残酷而激烈,仅以校官层面而言,法军即战死二人,被俘一人,俄军则有一人战死、一人受伤。叶尔莫洛夫评价,“拿破仑的近卫军飞快地攻击奥扎罗夫斯基,英勇的猎兵损失惨重,我们的炮兵则奇迹般地幸存下来,在全然混乱中,黑暗是慰藉”。这场战斗虽然就两军损失而言并不重大,却反映出法国近卫军尚有相当战斗力。

16日白天,小雅罗斯拉韦茨的胜利者欧仁指挥第四军向克拉斯内推进,随即陷入了俄军的火网。对拿破仑和大军团而言幸运的是,俄军自身的处境也不算太好,而法军的混乱状况则让俄军捕获再多战俘都难以描绘出对手的准确状况——这反过来又让俄军统帅库图佐夫愈加小心。此外,15-16日夜间,法军近卫第2步兵师突击库特霍沃村证明拿破仑手中依然握有部分机动打击力量,这更让库图佐夫决心尽可能避免会战。

因此,随后的战斗并非是典型意义上的会战,而是大军团的各个部分相继付出惨重代价通过俄军的“火力笞刑”。第四军一个又一个团方阵在炮火下不断缩小,最终在骑兵突击面前相继崩溃。拿破仑只得派出近卫军回转救援,欧仁率领余部在夜色中绕路突围,于夜间10时抵达克拉斯内。在第四军通过途中,法军计有至少90名军官死伤,士兵死伤2000余人,丢失了全部17门剩余火炮;俄军损失300-500人,宣称俘获军旗2面、火炮18门、将领1人、军官22人、士兵2170人。

17日清晨,拿破仑宣称,“我扮演皇帝已经很久了,现在是时候扮演将军了”,决心继续留在克拉斯内等待第一、三军,并于次日以近卫军的1.5万军队和50门火炮发起反击。然而,境况不佳的塞居尔将军却哀叹,“敌军在这里可以自由活动,我军备受束缚,这位进攻领域的天才(即拿破仑)只能自卫了”。

17日,厄运降临到拿破仑的青年近卫军和达武第一军头上。克拉斯内“会战”很快便具备了双重意义,它既说明了法军状况之糟糕、俄军火力之凶悍,也证明了拿破仑在逆境中也令人生畏的个人威望。俄军当天的作战计划大致如下:步兵上将米洛拉多维奇指挥多尔戈鲁科夫(Долгоруков)的第2军、拉耶夫斯基(Раевский)的第7军、乌瓦罗夫的第1骑兵军(欠第1胸甲骑兵师)和科尔夫(Korff)的第2骑兵军攻击克拉斯内镇以东的法军。德普雷拉多维奇(Депрерадович)的第1胸甲骑兵师则从镇西展开攻击。戈利岑(Голицын)中将指挥第3军和第2胸甲骑兵师部署在正对克拉斯内的位置上,正面攻击镇内的法军,米洛拉多维奇与戈利岑总计投入兵力约有2.2万人和120门火炮。除此之外,原第三军团司令骑兵上将托尔马索夫(Тормасов)指挥拉夫罗夫(Лавров)的第5军(近卫军)、多赫图罗夫的第6军、博罗兹金(Бороздин)的第8军位于克拉斯内以南,作为预备队等待库图佐夫的进一步命令。

出于避免消耗战的目的,库图佐夫严格限制了下属将领攻击权限,要求他们尽量远程袭扰、轰击斯摩棱斯克大道上的大军团,不要强行拦截求战。然而,拿破仑并不了解俄军统帅的意图,他让近卫军留在克拉斯内附近,以避免俄军截断道路,确保达武第一军和奈伊第三军顺利通过,却无意中契合了库图佐夫的思路,让俄军得以充分利用远程火力杀伤法军中最具战斗力的一部分。

根据拿破仑的计划,莫尔捷元帅指挥青年近卫军的两个师沿大道赶往斯摩棱斯克方向接应达武第一军,青年近卫军第一线是罗盖的近卫第2步兵师,包括第1狙击兵团、第1腾跃兵团、燧发掷弹兵团、燧发猎兵团和老近卫军的第3掷弹兵团,下辖黑森近卫团(Leib-Garde-Regiment)、禁卫团(Leib-Regiment)和临时轻步兵团的黑森-达姆施塔特亲王埃米尔(Emil)旅约900人也携带6门火炮随同该师行动;第二线则是德拉博尔德将军的近卫第1步兵师,下辖第4、5、6狙击兵团和第4、5、6腾跃兵团。老近卫军第1、2掷弹兵团和第1、2猎兵团携带30门火炮紧随其后,克拉帕雷德的维斯瓦军团看守克拉斯内镇,近卫骑兵约1800人和拉图尔-莫堡所部骑兵约1200人作为预备队。然而,当法军观察到克拉斯内镇周边地区庞大数目的俄军部队后,拿破仑的反攻计划当即取消,法军转入了“主动防御”。

在白雪皑皑的战场另一边,俄军也完成了列阵,戈利岑中将指挥第三军第3步兵师、第1掷弹兵师和第2胸甲骑兵师的大约9000名官兵占据乌瓦罗夫村附近地区,克拉斯内“会战”中最大规模的步兵正面交锋即将打响。

俄军步兵率先占据了乌瓦罗夫村,法军近卫第1轻枪骑兵团(即近卫波兰枪骑兵团)指挥官赫瓦博夫斯基(Chłapowski)回忆,“在发现我军后,数目庞大的俄军散兵朝着我们所处的谷地推进,他们已经占据了我军右翼的一个小村(即乌瓦罗夫村)”。缪拉随即命令波兰枪骑兵夺回村庄,但厚厚的积雪让骑兵难以快速推进,依托院墙射击的俄军很快便射杀了四名枪骑兵,打伤了另外六人,赫瓦博夫斯基只得带领骑兵穿过村庄在另一侧重整部队。与此同时,近卫军的掷弹兵和黑森步兵展开反击,最终夺回了村庄。但在俄军火炮轰击下,法军队列变得日益稀疏——当他们在下午2时离开村庄时,已经只有36名荷兰掷弹兵和100名波兰枪骑兵能够集结起来。

总体而言,戈利岑并不具备兵力优势,但他拥有强大的火炮支援,位于第二线的第5狙击兵团布尔古安(Bourgoing)少尉估计起初轰击近卫军的俄军火炮约有30门,“但其数量很快便加倍了” ,位于第一线的布戈涅则观察到“敌军火炮的每次射击都十分有效,杀死了我军队列中的许多人。我们只有少数火炮能够还击,不过它们也在敌军阵型中打出缺口。然而,我们的一些火炮很快就被打哑了,在此期间,我军士兵一动不动地站着,在这个令人不快的阵地上一直待到下午两点”。按照罗盖将军的说法,法军炮兵由于补给有限,迅速耗尽了弹药,他被迫将火炮送往后方。俄军的炮火占据了压倒性优势,有几位法军士兵回忆说他们甚至能看到炮弹朝自己飞来——当然,有幸写下回忆录的人最终都会发现炮弹“飞得太高了”。明显的一点是,在近卫军的密集队列中,与战友肩并肩的士兵将难以主动躲避炮火,只能暗自祈祷好运。

大约中午11点左右,达武第一军(四个师约7500人、15门火炮 )先头部队热拉尔第3师出现在斯摩棱斯克大道上,米洛拉多维奇的五十余门火炮立刻转向了新目标,这给青年近卫军带来了些许安慰。在第一军周围,奥尔洛夫-杰尼索夫少将的哥萨克对掉队士兵虎视眈眈,然而在炮火和骑兵袭扰下受尽煎熬的幸存者们刚看到克拉斯内,就疯也似地解散队列冲向城镇,这无疑给哥萨克提供了大肆猎杀的良机。俄军炮兵军官苏哈宁(Суханин)回忆,“所有的炮弹都集中到敌军身上,很难想象我军36门火炮所造成的慌乱与溃散……哥萨克和枪骑兵极为热烈地迎击法军……到处笼罩着恐惧”。据塞居尔记载,直至第一军残兵遇到近卫军,达武元帅才得以将他们收拢起来,随后在斯摩棱斯克大道以北列阵。随着达武军的抵达,拿破仑决定亲自率领老近卫军、近卫骑兵和第一军较为完整的孔潘第5师离开,让莫尔捷和达武指挥青年近卫军和第一军残部全力抵抗拖延时间——继续等待奈伊军或许会让老近卫军也陷入灭顶之灾。

观察到拿破仑离开后,俄军信心倍增,库图佐夫的参谋长骑兵上将本尼希森随即命令戈利岑夺回乌瓦罗夫村,米洛拉多维奇攻击达武第一军。

当天上午,法国近卫第3掷弹兵团和黑森近卫军还气势汹汹地占据了乌瓦罗夫村附近高地。但在中午时分,他们已经被俄军炮火打得千疮百孔,遭遇了俄军骑兵的多次砍杀,以黑森近卫军为例,位于前方的禁卫团死伤军官11人、士兵119人,当夜全团只剩下12名军官和65名士兵,2营2连更是只有少尉、军士、鼓手各一人外加列兵两人。在俄军猎兵得到炮兵协助的活跃攻势下,法国、黑森近卫军最终放弃了阵地。随着高地易手,戈利岑所部得以进一步接近青年近卫军,托尔马索夫所部也在克拉斯内以南虎视眈眈。

近卫军的处境并不乐观,正如塞居尔所述,“这些年轻士兵在三个小时内没有后退一步,没有逃避死亡,没有机会为其复仇,他们的火炮已被击毁,俄军的火炮则远在射程之外”。总是被动挨打的罗盖决心发起冲击,期望能够夺取高地上的俄军火炮,他将侧卫猎兵团、第1腾跃兵团、第1狙击兵团投入了战斗。本尼希森在回忆录中描述,“两个虚弱的青年近卫军营(即第1腾跃兵团、第1狙击兵团,都只有五六百人)向前推进,掩护大道,其中一个营位于托尔马索夫将军控制的阵地前方,一个位于戈利岑公爵的前方。第一个营被我们的一个近卫猎兵营攻击,第二个被雷瓦尔团的一个营攻击。敌军这两个营……要么被杀、要么被俘,其余人等作鸟兽散。”近卫猎兵团团史则简略记载,“一个1200人的法军纵队被猎兵和胸甲骑兵全歼。”

法军方面的记述自然要更为悲壮具体一些,但其结果大体相仿。第一个冲向高地的侧卫猎兵团被毫无悬念地被击退了。与它形成梯队的第1腾跃兵团、第1狙击兵团杀向高地,这一回,俄军胸甲骑兵没有放过孤立的法国近卫军。尽管青年近卫军迅速列成方阵击退了前两次骑兵冲击,但俄军骑炮兵立刻赶上,俄军近卫猎兵团、雷瓦尔步兵团也上前助阵,一阵霰弹速射后,俄国胸甲骑兵和步兵最终破开方阵大肆杀戮。原先应当与第1腾跃兵团、第1狙击兵团合力冲击的侧卫猎兵团也只得扔下超过两百具尸体仓皇退却。

看到第1腾跃兵团的艰苦处境,莫尔捷元帅曾派出一名信使,希望将其召回。当信使发现一名血流满面的中尉时,信使当即问道:“第1腾跃兵团在哪里?”中尉回答:“不复存在……”第2掷弹兵团维奥内(Vionnet)少校沉痛回忆,“近卫军的第1腾跃兵团和第1狙击兵团被彻底歼灭,两个团一共剩下120人”。燧发掷弹兵团的塞拉里斯(Serraris)中尉则回忆第1腾跃兵团只剩下1名军官和40名士兵 。尽管法军宣称青年近卫军“只是被杀戮,没有被击败”,但当“俄军越发大胆,越发接近后”,当俄军第7骑炮连连长尼基京(Никитин)指挥他的部队抵近射击,甚至率领骑炮兵俘获法军火炮后,青年近卫军与第一军就再也无法坚持在阵地上了,莫尔捷只得下令全军退却,第一军的老资格部队第30战列步兵团和第7轻步兵团则在克拉斯内镇展开了英勇而徒劳的最后抵抗。据罗盖回忆,仅他的近卫第2步兵师就战死军官41人、士兵761人,此外还有1500名伤员沦为俄军战俘。得益于火力与骑兵优势,戈利岑的第3步兵军战死、受伤、失踪合计损失543人,第2胸甲骑兵师损失89人。

就在戈利岑夺取克拉斯内的同时,库图佐夫终于从法军的崩溃迹象中获得了足够信心,托尔马索夫的第5、6、8军展开迂回,成功截击了正在从克拉斯内向西逃窜的第一军残部,俘虏约4000人,缴获了达武的元帅杖和几乎全部文件。然而,拿破仑的老近卫军已经无可避免地离开了克拉斯内屠场,这也令许多俄国军官抱怨老元帅的迟疑。从日后的上帝视角来看,库图佐夫的确过分谨慎,未能给予法军进一步重创,从而减轻1813-1814年战局的压力。但考虑到当时纷乱复杂的情报和俄军自身的严重减员状况,他为俄军“保全家当”的想法也不无道理。

在17日的战斗中,俄军损失了700-1000人,宣称俘获了2名将领、57名军官、6170名士兵、45门火炮和2面军旗。根据法国方面记载,法军当天死伤5000-6000人,另有6000-8000名掉队者沦为战俘。至此,大军团第一、四、五军和青年近卫军在付出惨重代价后得以继续西进,而奈伊的第三军依然位于克拉斯内以东,面临覆灭的威胁。

18日,第三军、第一军第2师约6000-8000名武装士兵在几乎与其数量相同的散兵游勇簇拥下试图通过克拉斯内。下午3时,第三军第11师约1500人在6门火炮支援下贸然强攻米洛拉多维奇在克拉斯内以东设下的阵地,在俄军第8军第12、26步兵师和40门火炮面前死伤惨重,米洛拉多维奇随后迅速出动两个骑炮连展开侧射,并以骑兵展开猛烈冲击。战至下午5时,法军其余各师的攻击也以惨败告终。奈伊元帅最终只得率领不到800名官兵趁夜色向北绕道逃离战场。19日打扫完战场后,米洛拉多维奇则心满意足地报告,“奈伊元帅受伤逃跑,哥萨克正在赶往第聂伯河追击。他的军有12000人放下了武器。他所有的炮兵部队,包括27门火炮、车辆和金库都落入了胜利者手中。”浮夸的米洛拉多维奇显然将法军所有参战部队和所有被俘的掉队士兵都计入了“放下武器”的第三军官兵之列,不过,第三军遭遇了毁灭性打击已是不争的事实。随后,奈伊元帅凭借超人的勇猛和极佳的运气率领残部越过冰封的第聂伯河,于21日午夜与拿破仑会合,连俄国人都赞叹这一退却堪称壮举,但原本作为军级单位的第三军已经只剩下区区400人了。

第二次克拉斯内“会战”从11月16日一直持续到19日,俄军军官一共战死17人、伤32人,全军损失约2000人,法军军官战死193人,伤583人,全军死伤约1万人,包括掉队人员在内共有7名将领、300名军官和大约2万名士兵被俘。除近卫军外,大军团各部基本丧失了战斗力,不过对拿破仑而言幸运的是,被维特根施泰因击败的乌迪诺第2军和维克托第9军正在接近大军团,补给状况相对较好的这两个军将为拿破仑提供他所急需的即战力。

克拉斯内“会战”结束后,库图佐夫放慢了追击步伐,等待后方补给车队的到来,并将两百余门己方火炮留在后方以节约运力,仅以飞行纵队和游击队不断袭扰法军。夺路西逃的大军团每日行军里程竟高达俄军主力两倍,但其减员代价也异常惊人,不到十天后,拿破仑身边尚有战斗力的部队便不足两万人,在此状况下,乌迪诺第二军、维克托第九军、第五军东布罗夫斯基第17师的大约两万名士兵便显得极为宝贵,他们辛苦保存下来的第3胸甲骑兵师与波兰骑兵更会在此后的战斗中发挥重要作用。

(全文完,大坑已填)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00 贡献 +9 收起 理由
Abercomby + 100 + 9 恭喜填完~~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9 09: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年多的坑终于填完了,欢迎围观吐槽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9 09: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img][/im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9 12: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顶后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10 00:5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总而言之就是法军漏网之鱼的大逃亡,要是库图佐夫真打了一场会战…
突然想起长坂坡ˊ_>ˋ

能保存一些骑兵家底真是庆幸,就像在拿破仑全战一样,单位还在就有机会恢复战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10 06:51: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36人的荷兰掷弹兵……127人的掷弹骑兵是怎么回到波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10 09: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咖喱棒 发表于 2015-7-10 06:51
36人的荷兰掷弹兵……127人的掷弹骑兵是怎么回到波兰的……

荷兰掷弹兵团跨过涅曼河时有34军官1462士兵,1813年2月1日欧仁重新统计后的报告显示该团仅剩11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10 13: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5-7-10 13:11 编辑
月光丸 发表于 2015-7-10 00:50
总而言之就是法军漏网之鱼的大逃亡,要是库图佐夫真打了一场会战…
突然想起长坂坡ˊ_>ˋ

这点骑兵家底主要是因为东布罗夫斯基在博布鲁伊斯克-鲍里索夫一带活动,第二军和第九军也没有过分深入俄国境内,不然也得悲剧……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GMT+8, 2021-1-19 17:33 , Processed in 0.04989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