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024|回复: 0

[翻译] 【片断】絮歇在《Napoleon's Marshals》的小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9 01: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月光丸 于 2015-1-3 15:51 编辑

节译自 Napoleon's Marshals,by   R. P. DUNN-PATTISON, M.A ,可作为我先前翻译的小传的补充。

路易-加布里埃尔·絮歇元帅,阿尔布菲拉公爵




“(攻下土伦后,)絮歇和他的兄弟陪伴未来的皇帝参加了许多场愉悦的野餐,这三个人也被马赛的其中一社会阶层所熟知。”

“(1798年,)在布律纳的请求下,絮歇被派回瑞士继续担任他的参谋长。絮歇的品质在很大程度上使他成为一个理想的参谋军官。他对每个人都言笑悦然,而且他高大挺拔的身材和亲切的脸能让官兵们都充满信心。不管身居团长还是旅长之位,手下的部队是众或寡,他都深谙指挥之道。他早年充当骑兵军官的经历以及亲近炮兵军官让他获益匪浅。他在起草命令方面也有天赋,他的机敏和精力博得了全体上司的称赞。最重要的是,他能以自身的满腔热情振奋旁人。布律纳,儒贝尔,马塞纳和莫罗都肯定了他的价值,而莫罗只对一位朋友表明过观点:‘您的将军是法军首屈一指的参谋军官之一’。”

“儒贝尔在诺维之战中身亡之际,絮歇在马塞纳身边充当类似的角色(译注:大概是指参谋长),后者很喜欢絮歇,打算把他带到莱茵军团。但是在这灾难性的一年,有才干者可不能闲置,陆军部长贝尔纳多特把他留在意大利,以便‘利用他对公众福利需求的清晰了解’来辅佐新任军团司令。”

“当马塞纳在1800年3月执掌意大利军团时,他派了絮歇去瓦尔河(译注:事实上是波嫩河,后来才退守瓦尔河)一线保卫法兰西,他自己则带领余部前往热那亚。总司令绝对地信任絮歇,他已经在瑞士战役中一次次地试验过后者了。”

“(守住瓦尔河防线并反击后,)卡尔诺写信表扬絮歇:‘整个共和国都瞩目于新的温泉关。您如此的英勇,比斯巴达人还要成功。’然而,尽管有这一战绩,还在马伦哥之战后渡过明乔河时帮助杜邦脱困,在皇帝大赏功臣时,絮歇发觉自己被忽视了。虽然他们之间有过友谊和许多愉快的早年回忆,拿破仑不能原谅絮歇坚定不屈的共和主义。他很清楚后者的人格力量,认为只有荣誉才能影响絮歇的看法。所以他决定看看能不能通过忽视来将其征服。在迁入步兵总监的办公室后,絮歇仅在1803年被派往布伦军营,担任苏尔特军的师长。”

“普图斯克之战和埃劳之战见证了絮歇的勇气和奋战,拿破仑开始变得仁慈了。”

“1807年,絮歇和克拉里家族的一位女子结婚了,她是约瑟夫·波拿巴之妻的亲戚,于是在某种程度上絮歇就和拿破仑的命运绑在一起了。”

“(到第三军赴任后,)絮歇将军被告知他不会得到任何增援,他的部队必须在阿拉贡就地补给。让困难级别更上一层的是,絮歇必须在听从马德里的命令的同时,实际上是服从巴黎的命令。与此同时,周边的阿拉贡地区甚至萨拉戈萨都满腹不平。”

“他首先检阅了他新指挥的部队,然后又到营房里去探访他们,并在观看营连操练时与官兵们进行个人接触,鼓励他们和监督各部队的内部秩序。他的声誉和个人魅力很快就对全军产生了影响。”

“(絮歇在阿尔卡尼斯被布莱克击败了。)阿拉贡军团在当夜的士气十分低落,以至于当一个鼓手乱叫称西班牙骑兵冲上来了的时候,有整整一个团在遭到虚妄的攻击之前就扔下了武器。”(译注:不排除的确有丢盔弃甲的现象,但是据絮歇的西班牙战争回忆录,这个鼓手是谎称西班牙骑兵迫使维斯瓦军团第二团投降了,所以这里所谓一个团扔下武器很可能是对“被迫投降放下武器”的误解)

“幸运的是,阿拉贡人心中灼烧着古老的地方主义火焰,对卡斯蒂恩人心怀嫉妒,比起热爱西班牙,他们更热爱阿拉贡。絮歇是一个热衷于学习人性的人,很快就明白了该如何去利用这地方主义。····新的财政系统虽然从居民们的口袋里拿走了更多的钱,却并不比旧制度更恼人或烦扰,在以前对每一物品的买卖都要征税。同时,法军的需求创造了一个农产品和制造业的市场,这样城乡居民在缴纳更多税收的同时,赚到了比以往更多的钱。这种管理阿拉贡的方式,使这个在最繁盛时期向西班牙国库贡献的金额都不超过400万法郎的省份,能够给军队提供800万法郎的收入,不包括军事行动的支出,同时还供养着它的政府官员,公共工程也在萨拉戈萨和其他地方开展。”

“絮歇的耐心一如在马尔堡(Marlborough)时,对细节的掌控力与担任参谋长时一样,他清楚地知道如何去挑选他的参谋,以及能在多大程度上信任他的下属。身处最黑暗之际他也从不放弃,面对最尖锐的挑衅他也不乱发脾气,因而他的部队崇拜他,他的敌人则对他完美的公正印象深刻。尽管西班牙神父在每个村子里都教导道,爱所有人除了法国人是每个人的责任,杀光所有法国人是合法而神圣的,尽管一封内容为游击队首领下令让部下尽全力抓住絮歇夫人并且割断她的喉咙,尤其是因为她已经怀孕的信被截获,总司令让他的人马处于完全克制状态,对军队犯下的每一桩暴行都处以最严厉的惩罚。”

“1811年的战斗和巴伦西亚围城战让絮歇的军事生涯达到了成功的顶峰,为他带来了期待已久的元帅称号和阿尔布菲拉公爵的头衔:为支持这头衔,皇帝给了他50万法郎,比其他重臣(Paladins)都要多。”

“(1815年絮歇元帅镇守阿尔卑斯时,)人手还算多,但是军火库空空如也。”

“在圣赫勒拿岛上,拿破仑说道:‘在法国将军之中,我最偏爱絮歇,以前是马塞纳’。”

“他利用了托尔托萨陷落后敌军的消沉心态,派遣纵队占领了圣费利佩和巴兰克(Balanquer)山口。得益于他先前作为参谋长时所受的训练,元帅能够亲手对围城战和管理阿拉贡和巴伦西亚作出最微小的安排。起草简洁明晰的命令的天赋,还有挑选参谋和纵队指挥官时的直觉,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其他在西班牙的法军将领被无休止的游击战搞垮,而他却绝少被其阻碍。他将不竭的精力用于和每一个麾下的军官打交道,还有他对士兵的了解,同情和关怀,这些让他总是深孚众望。他知道如何把炽热的激情同样地注入法国人,德国人和意大利人心中,受到激励的军队愿意为他作出任何牺牲。这就是为什么他可以在占有巨大优势的敌军面前,一次又一次地鼓舞起士气并夺取胜利。

作为一个男人,节制与公正深深植根于他的禀性当中,并对他成为一个成功的政治家助益良多。他肩负管理阿拉贡和巴伦西亚以维持自己的部队的困难任务,然而这些地方的人们对他不恨反爱。当问及这位法国将军有何特质时,西班牙人会说‘他是一个正直的人(He is a just man)’。同样的节制让他将塔拉戈纳和巴伦西亚市从愤怒的军队手下拯救出来,并投入地为他暂时的统治对象谋求福利,甚至还让西班牙和英国的军官住进医院里,赢得了他们无偿的赞美。在萨拉戈萨,一条主要街道以他的名字命名,而且在他死后,镇上的居民出资为他的灵魂举行了弥撒。西班牙国王只在写信给元帅的孀妻时道出了人们的心情,他说在西班牙听到的一切都证明了,阿尔布菲拉公爵得到巴伦西亚和阿拉贡的民心是多么的当之无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9-19 18:51 , Processed in 0.13625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