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3357|回复: 3

“正直之士” · 蒙塞元帅传—出自钱德勒版《拿破仑的元帅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8 21:5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月光丸 于 2015-8-31 13:30 编辑


原创译作,转载请注明出处与译者。多谢合作。




“正直之士”·蒙塞元帅传


原作者伊恩.F.W.贝克特(Ian F.W. Beckett)





I. 共和国的“创造物”(1754—1800年)



1754年7月31日,蒙塞出生在贝桑松(Besancon)附近的杜省帕利斯(Palise in the Doubs)。他的父亲,弗朗索瓦-安托万·德·让诺(Francois-Antoine de Jeannot)是贝桑松高等法院的律师,但似乎并不太熟练。当他于1789年在蒙塞得到一份地产后,就将蒙塞加到了自己的姓氏中。15岁那年,蒙塞从贝桑松的法律学校里出走,在佩里戈尔[Perigord,然后是孔蒂(Conti)]团当了一名志愿兵。他父亲花钱为他办理了退役,但到了1769年9月15日,蒙塞又逃跑了,这次到了香槟步兵团当了一名掷弹兵。1773年布列塔尼(Brittany)面临反侵略的需要,而蒙塞在6月30日再次花钱办理了退役,显然是因为不满于没有得到一份委任状。然而,他在1774年4月8日再次入伍,加入了驻于凡尔赛的英国精锐宪兵(the elite Gendarmes-Anglais),地位仅次于迈松·德·鲁瓦(Maison du Roi)。

蒙塞个子很高,后来也以神态威严著称,加上他父亲的收入,都足以让他进入宪兵队,虽然他已经两次脱离原部队。然而,1776年8月15日,蒙塞因为举止不当而被开除。军队名册如此解释道:“他因为无知和变化无常而离开现役,虽然他仪表堂堂,但并不可惜,不应再让他入伍。”[1]不过,蒙塞随后就在1779年8月16日于拿骚-锡根(Nassau-Siegen)军的一个营中谋得了少尉的委任状,这支部队为海军培育步兵和炮兵,后来被命名为蒙特利尔团(Montreal Regiment)。

一如王家军队的惯例,来自蒙塞所在阶级的人的晋升是很慢的。譬如,在老旧的1760年规章下,只有进入宫廷的贵族才可以升到校官之上。七年战争之后已经引入了一些改革,不过倒行逆施的塞居(Segur)法令又要求至少要家族四代均为贵族才有资格在正规军里获得直接晋升。蒙塞直到1782年8月30日才正式获得少尉军衔,然后在1785年7月1日获升中尉。1788年6月1日,他转调到第五猎兵营,隶属于一个驻扎在加龙河边招募兵员的团。蒙塞最后在1791年4月1日升任上尉。

然而到了这时,军队以及军官层发生了迅疾的变化。1789年7月之后,不守纪律和擅离职守的士兵明显增加了,同时,在国王于1791年7月潜逃到瓦雷讷(Varennes)失败后,一大批贵族军官开始拒绝接受新的效忠宣誓并逃亡。直到1791年底,至少6,000名或者说约百分之六十的保守派军官逃之夭夭,这些缺额大部分由先前没有获得委任状的军官补上。1792年4月在法国和奥地利之间爆发的战争进一步促进了军官的离职,对那些被认为已经失败的将领进行裁决之简易司法(summary justice)的出现加快了这一进程。大概2,000名军官在1792年被除名,四分之三的预备役军官在1793年底之前逃逸。1789年在职的200名将官,到了1793年只剩5个人,而在1792年到1793年间有不少于593位将官被任免[2]。在这种环境下,一个像蒙塞这样的士兵,除了某些方面上的温和保王主义(他与莫罗,皮什格鲁,维约和卡杜达尔这类人的交情表明了这一点)之外,没有明显的政治倾向,就可以期待目前军队中的向上流动性。总之,现在的军队是“唯才是举”,正如拿破仑后来阐释的那样。

于是,相对于他服役了22年才升到上尉军衔,蒙塞在1791年之后的晋升就相当迅速,尤其是1793年3月法国对西班牙宣战后,他在西比利牛斯军团服役之后更是顺风顺水。军团下辖的线列步兵营有十四个半,其中只有两个正规营,还有18个在当地征募的连,5个炮兵连,一个正规龙骑兵团,还有蒙塞的正规轻步兵营。蒙塞很快就一显身手,在1793年6月6日于皮农城堡(Chateau-Pignon)的战斗中指挥法军前哨部队,赶跑了攻击他的西班牙军,然后在被迫撤退时努力阻止其他部队的志愿兵混乱逃散。作为对他的努力的嘉奖,他在6月26日受命指挥第五轻步兵半旅,这支部队由正规军和志愿兵混合而成,既出于强化新征募士兵的实用原因,也有让幸存的正规军感受志愿兵的革命精神的意识形态原因。西比利牛斯军团组建了5个半旅,新增了2个骑兵团。

蒙塞率领新部队参加了1793年6月的阿尔迪代(Aldudes),7月23日的圣让德吕(St. Jean de Luz),1794年2月5日的昂代伊(Hendaye)的战斗。他的努力引起了人民代表的注意,这些人是被派到各个共和党部队中压制指挥官间的保王主义倾向的。结果蒙塞在2月18日跳级指挥第一师的一个旅。2月23日他得到正式任命,然后又在6月9日晋升少将指挥一个师。他率军参加了圣让-皮耶德波尔(St. Jean Pied de Porte)之战,在这里直面西班牙指挥官博纳文图拉·卡萨(Bonaventura Casa)带领的骑兵冲锋。7月9日,他在阿尔金苏(Arquinzu)击败了圣西蒙侯爵的部队,并于7月27日和30日突袭了西军在巴斯坦谷(Baztan Valley)的防御工事。此后,他成功攻占了哈雅(Haya)和富恩特拉比亚(Fuenterrabia)之间的地带,尔后于8月2日夺取了帕赛阿(Pasajes)港,次日又占领了圣塞瓦斯蒂安(San Sebastian)的城镇和城堡。在托洛萨(Tolosa)围城战的进一步表现让他获得了人民代表的举荐信,在8月9日推荐他接任西比利牛斯司令。尽管他资历不足,公共安全委员会还是在8月17日批准了他的升职。

执掌西比利牛斯军团无疑是他军事生涯中最成功的时期,尽管一个历史学家称这支部队在共和国军队中是最无关紧要的[3]。并且,从很多方面来说,蒙塞很幸运地碰上了对他的行动一贯反应迟钝的西班牙对手。西军实际上更专注于东比利牛斯的战役。蒙塞现在手下有52,000人,但和其他共和国军队一样,经常面临补给短缺的情况。人民代表按理说应该负责维持后勤补给,但是一辆运有攻城装备的列车,本来是发往蒙塞处支援计划中的潘普洛纳(Pamplona)围城战的,却转到了斯特拉斯堡,而枪支则被运到了里昂。蒙塞将一切归功于人民代表,有一次称自己是他们的“创造物”[4],不过尽管他比前任米勒(Muller)更乐于与他们保持良好关系,他的作战计划也一样受到阻碍。1794年10月16日在莱坎贝尔里(Lecumberry),17日在维拉诺瓦(Villanova)法军都取得了小规模的胜利,从而占领了欧吉(Eugui)和奥尔瓦伊特塞塔(Orbaiceta)的重要铸造厂(foundaries),以及伊拉蒂河(Irati)的西班牙海军仓库。然而大型的作战直到11月才被批准,而这时冬季的到来和疾病的爆发阻止了向潘普洛纳进军的步伐。

蒙塞利用冬季重整了队伍,将他的营都编组完成了。一辆新的攻城装备列车开来了,并且1795年6月从旺代派来了12,000人弥补冬季因病损失的3,000人。蒙塞在6月28日开始进军。他始终偏爱包围运动,曾经在阿尔金苏(Arquinzu)和巴斯坦(Baztan)谷运用过这一战术,现在又打算故技重施。然而包围行动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那些被委任的部下。在巴斯坦谷,迪贡内(Digonnet)指挥的一支纵队进攻得太早了,而在1794年的秋季战役中,德拉博尔德(Delaborde)没能在同一个谷截断西军的退路。在新的作战中,蒙塞的部下依然没能成功,西军将领克雷斯波(Crespo)躲过了维约和德桑(Dessein)在萨利纳斯(Salinas)会合的纵队。不过蒙塞最后还是在7月17日占领了维多利亚,19日夺取了毕尔巴鄂(Bilbao)。毫无疑问,他的胜利也给西军添加了更大的压力,后者在5月开始谈判。巴塞尔(Basel)和约在1795年7月22日达成的消息于8月传到了蒙塞耳里,于是他的部队渡过了埃布罗河(Ebro),开始准备围攻潘普洛纳。

西比利牛斯军团解散后,蒙塞在1795年9月1日接到指挥布雷斯特海岸军团的任命,不过他以身体抱恙为由推辞了,然后在15日改任在巴约讷(Bayonne)的第十 一军区司令。蒙塞肯定更想担任一个地方指挥官而不是在旺代率领布雷斯特军团开战。他天性善良,富同情心,是一个正直可敬的人。他的部队曾犯下一些暴行,大部分是先前曾在旺代服役的德拉博尔德的部队干的,而蒙塞一点也不喜欢游击战。事实上,他说道:“因为法国人捍卫他们的主张就和他们开战未免太残酷了。”[5]德桑的师在旺代,他随后也写信给蒙赛称他“极端的同情心”会阻碍他在这个特殊时期尽最大的能力为共和国服务。蒙塞的同情心也体现在决定不作不利于德拉博尔德的报告,后者在巴斯坦谷的失败本会让他被处死。

在某种程度上,蒙塞的敏感也来自于快速晋升引起的不安。当他被委任为军团司令时,他就抱怨过:“这种敏感如此地影响了我的精神,从而让它变得愚蠢。”[6]他曾经向米勒和人民代表坦言他过于优柔寡断和迟疑不决,不能很好地为共和国服务。人民代表却认为蒙塞的陈词说明他很谦虚,而实际上,他深知他的晋升会招致敌意。旧部下弗雷热维尔(Fregeville)和马尔博(Marbot)都在1795年6月被人民代表免职,二人在蒙塞于1797年10月被解职之前就密谋对付他。

这次解职是在1797年9月4日的果月政变之后,卡尔诺和巴泰勒米(Barthelemy)被督政官同僚驱逐。在指挥第十 一军区时,蒙塞就以镇压盗匪而闻名,并在元老院得到了一个席位,不过他回绝了。人们盛传他可能出任驻西班牙大使,或者是战争部长,甚至可能是督政官之一。这本身已经足以招致罪责了,蒙塞还被怀疑是保王党,因其与卡尔诺,尤其还有皮什格鲁和旧部维约的交情,维约现在是对督政府的反对派领袖。当皮什格鲁的书信被截获时,蒙塞与他的频繁接触就暴露了。他反对镇压旺代的事情也被翻出来,并被副官容克(Juncker)告发。于是蒙塞就在1797年10月26日被解职了,到了1799年9月20日才复职。

他在拿破仑的雾月政变中的具体事迹并不清楚,因为他没有扮演特殊的角色,不过蒙塞倒是明确支持推翻督政府。作为对其支持的奖励,蒙塞和麦克唐纳及塞吕里耶在1799年11月15日被任命为总监(general officers),负责监督招募预备营。然后蒙塞在11月30日指挥在南特的第十二军区,于12月3日指挥里昂的第十九军区。1800年3月24日,他被任命为老友莫罗的副手,后者现在是莱茵军团司令。





II. 执政府和帝国时期(1800—1814年)



莫罗实际上并没有要求蒙塞的服务,不过对他十分尊敬,由于蒙塞具有山地作战的经验,所以在1800年4月16日分给他15,000人,派他到瑞士。蒙塞在5月9日转到预备军团,受命率部——由拉普瓦普(Lapoype)师和洛尔热(Lorge)师组成——翻越圣哥达山口(St. Gotthard Pass),以支持拿破仑的意大利战役。蒙塞的炮兵部队相当孱弱,只有11门小口径加农炮,不过他在5月28日带着11,510人动身,在拿破仑警惕的目光下组成主力的侧翼,一道翻过圣伯纳德山口。糟糕的道路状况阻碍了他的步伐,于6月7日与预备军团会合后,他被派往守卫伦巴第。他在1800年6月20日占领了瓦尔泰利纳(Valteline),与麦克唐纳的格劳宾登州军团一起穿越了施普吕根山口(Splugen Pass),然后蒙塞的部队成为了布律纳的意大利军团之左翼。他在12月26日强夺了蒙赞巴诺(Monzembano)的明乔山口(Mincio Pass)。蒙塞被奥地利将军劳东(Laudon)欺骗,以为布律纳已经接受了一份停火协议——又一次证明了蒙塞自己很正直也相信别人的诚信——然后劳东就成功逃跑了。布律纳在1801年1月7日下令将他解职,但蒙塞依然留任,事实上还在同年3月8日接替布律纳担任意大利军团司令。然而他在这个位置只干到6月19日,然后负责指挥内阿尔卑斯共和国(Cisal-pine Republic)的法军。之后他得到了在缪拉手下指挥安科纳(Ancona),教皇国和伊特鲁里亚(Etruria)的法军的任命,不过他回绝了,在8月28日离职。

签署吕内维尔和约之后,蒙塞在1801年12月3日被任命为宪兵高级总监,一直做到1807年12月。这本来就不是什么活跃的职位,尽管他因此卷入了昂吉安(Enghien)事件[译注:即当甘公爵(Duke of d'Enghien)事件]。在1801年到1807年之间,他最值得注意的活动是在1803年陪同拿破仑访问荷兰,以及三年后在巴黎的耶拿之战胜利游行中携带腓特烈大帝之剑[7]。所以蒙塞在1804年5月19日被封为元帅多少有点让人惊讶。他从没有直接受过拿破仑指挥,也没有参与过拿破仑早期的胜利,在1799年到1804年也并未身处高位。理论上,他比拿破仑其他的许多元帅都要年长,尽管不是岁数最大的——克勒曼,塞吕里耶,贝尔蒂埃和佩里尼翁都比他年长,虽然后面两位只是大一岁而已。因此可以假定,蒙塞的任命必然是意在将前共和国将军笼络到帝国里来的政治姿态。[8]

在西班牙的战事让蒙塞重回现役,他对此相当熟悉。因此,1807年12月16日,他以53岁之龄被任命为海岸观察军司令,并在1808年1月9日率军进入西班牙。他的部队一开始占领了比斯开湾(Biscay)和纳瓦拉(Navarre),不过他手下的30,000人多是1808年役的新兵。然后,他从马德里出发去占领阿兰达(Aranda)的乡村地区。在1808年5月发生暴动后,蒙塞的人马在马德里的街上被袭击,并得到了弗雷尔(Frere)师的增援。6月4日他率领9,000人去占领巴伦西亚和卡塔赫纳(Cartagena)的海军军火库,而他的失败不仅反映了上级给他布置的任务之困难,也暴露了他自己作为军事指挥官的不足。

毫无疑问,9,000人对于这个任务来说是完全不够的,尤其是这支部队是由8个临时组建的营和2个临时龙骑兵团组成的,虽然2个西班牙军立即撤离了。不过,蒙塞又交上了和早年战役一样的好运,西班牙人封锁了一条通往巴伦西亚的较长而易走的路,而蒙塞却走了一条位于卡夫列尔河(Cabriel)和卡夫里利亚斯(Cabrillas)之间的难走但守备薄弱的隘路。同样,当蒙塞于1808年7月15日从巴伦西亚撤军,通过圣克莱门特(San Clemente)和拉曼查(La Mancha)与弗雷尔会合时,西军又选错了。要说蒙塞强穿过这条隘路可能有点夸大了,因为在1808年6月11日占领昆卡(Cuenga)后,感到胜利希望渺茫的蒙塞停顿了7天。直到萨瓦里(Savary)代表在西班牙的缪拉下达命令时,蒙塞才开始行动。重新行军已是6月18日,西军已经有时间麇集到通往巴伦西亚的路上,布置新的防御,得到增援的守军人数攀升至20,000人,虽然只有8,000人是正规军。蒙塞在6月26日劝降但是失败了,由于完全没有火炮,他只好在28日发起正面强攻。他显然低估了守军的决心,结果承受了1,200人到2,000人的伤亡,被迫撤退。

拿破仑没有把失败都怪罪到蒙塞头上,虽然蒙塞在占领昆卡后行动迟缓。事实上,皇帝说道:“不可能一举就拿下一个有80,000人口的城镇。”[9]拿破仑的信心的进一步证明是,蒙塞在1808年7月2日被封为科内利亚诺(Conegliano)公爵。9月7日,蒙塞受命指挥西班牙军团的第三军,在10月3日的勒林(Lerrin)之战取得小胜,不过随后便在11月23日受拉纳指挥参加了图德拉(Tudela)之战。奈伊和蒙塞奉命追击被击败的西班牙将领帕拉福斯(Palafox)和卡斯塔诺斯(Castanos),奈伊往博尔哈(Borja)方向追击后者,而蒙塞则往萨拉戈萨方向追击前者。蒙塞又一次发现他面临的是一座守备坚固的城池,也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围城,于是在11月30日后退等待莫尔捷(译注:英文译法为莫蒂埃)的援军。在帕拉福斯拒绝蒙塞提出的条款之后,两位元帅在1808年12月20日展开对萨拉戈萨的围攻。蒙塞于1809年1月2日被召回,朱诺取代了他[10]。从表面上来看,他是因为在围城战中的缓慢进展而被解职,但他从未成为皇帝的密友,而他拒绝镇压旺代时所表现出来的人情味又在西班牙复现,甚至奥维耶多(Oviedo)的西班牙政务会都称赞蒙塞在战争中的仁善之举[11]。特别是向帕拉福斯提出的条款似乎激怒了拿破仑或者他的核心圈子。

之后蒙塞只得到了以下任命:1809年9月5日任比利时佛兰德斯军团司令,1809年9月11日开始指挥比利时国民自卫军的预备师,1812年担任第十二,第十三,第十四和第十五军区的国民自卫军部队的总监,1813年11月16日任比利牛斯预备军团司令。1814年1月8日,他担任新成立的巴黎国民自卫军司令,这本来也不是一个活跃的指挥职位,不过到了3月,联军闯入法国,巴黎自身成为了前线。蒙塞在整个军事生涯中都惯于激励经验不足的士兵或者新征募者,他在1814年3月30日勇敢地守卫克利希门(Clichy Gate)。城市陷落后,他带着人马撤到枫丹白露,在那里一如既往的直率,成为要求拿破仑逊位的八位元帅之一,并与奈伊和勒费弗尔向皇帝当面说明他们的决定。



III. 最年长的元帅(1814—1842年)



因为贝尔蒂埃和缪拉已经成为亲王,所以蒙塞在1809年成为元帅中的最年长者,到了1813年也是如此。贝尔蒂埃于1815年6月逝世后,他又一次在现存的元帅中成为资历最老的人,然而战后的日子对于蒙塞来说可不算好过。(译注:这里的元帅并不包括1804年时册封的“荣誉元帅”)

蒙塞接受了1814年4月11日的临时政府,在4月16日加入议会。路易十八任命他为宪兵总监,于1814年6月4日封他为法国贵族,而拿破仑在1815年6月2日也这么做了。蒙塞被认为过于年老而不适合参与作战,于是在最后的战役中没有发挥什么积极作用。然而作为对他背叛波旁王室的惩罚,他被指派出席审判奈伊的军事法庭。蒙塞没有像别人那样找借口,而是给国王写信拒绝了这一任务。在他看来,奈伊在俄国拯救了军队和无数的生命,而这场战役蒙塞实际上是反对的。因此他现在不能审判奈伊:“不,陛下,如果我无计拯救我的祖国,也无法挽救我自己的性命,那么我至少会保存我的荣誉。”[12]他的直言不讳让他在8月29日被解职,然后在汉姆(Ham)要塞被监禁了3个月。

蒙塞在1816年7月3日获释,在1819年3月5日恢复为法国贵族。此后他在1820年4月5日担任第九军区司令,直到1830年11月5日,在此期间他曾在1820年2月12日到11月暂时离任,再一次被派往西班牙作战,这次法军支持保王党参与内战。蒙塞指挥比利牛斯军团的第四军,攻占加泰罗尼亚,击败了前游击队领袖埃斯波斯·伊·米纳(Espoz y Mina),并占领了巴塞罗那。当路易·菲利普国王于1833年12月17日任命他为荣军院院长时,他的职业生涯臻于顶点。蒙塞在1840年12月15日迎来了拿破仑遗体的回归。两年后,蒙塞在1842年4月20日逝世,在他的要求下,被安葬于“勇者之旁”,靠近皇帝的陵墓。

蒙塞并不是一位伟大的将军,但他早年在西班牙时还有以60岁之龄防守克利希门时的勇气都是无可否认的。他一再拒绝像一些同僚那样无情地开战时,也展现了极大的道义勇气。这一正直的信念也在拒绝审判奈伊时得以体现,但无疑损害了他的职业生涯,不过他的长期得以幸免也许足以证明,他的个人荣誉所拥有的最终力量打动了他人。他向来敢于直言心声。正如拿破仑在圣赫勒拿所说的那样,蒙塞对他的所作所为始终是适宜与正当的。总之,蒙塞是“一个正直的人”[13]。唯一不幸的是,其他人待蒙塞却没有那么正派。







IV. 1814年3月30日克利希门之战



当蒙塞在1814年1月被任命为巴黎国民自卫军司令时,他已经多少有了危险的预感。实际上,由于对全民皆兵抱有恐惧,参军人数被严重制约了,所以到了3月16日,蒙塞手下只有11,500人而不是预计的24,000人。而且武器相当不足,其中3,000人只能拿着长矛。然而当西里西亚和波西米亚的联军设法插入拿破仑和他的首都之间,并把赌注压在拿下巴黎而不是追击法国野战军上时,巴黎作为一个整体竟完全缺乏准备。负责巴黎防务的约瑟夫亲王缺乏主动性,而战争大臣克拉克又不相信会存在任何威胁,再加上拿破仑自己没能决定选择那种防御方案,所以直到3月23日之前都没有试图认真地让巴黎进入防御状态。总共只有38,800人的兵力,包括蒙塞的国民自卫军,仓促武装起来的兵站部队,以及马尔蒙和莫尔捷的残军。相比之下,联军则集结了111,300人,在3月29日兵临城下。

蒙塞在名义上是约瑟夫的参谋长,负责防守脆弱的克利希门,这是需要防守的56个入口之中的一个,对面是关键性的蒙马特尔(Montmartre)高地,大炮可以布置在那里。3月30日凌晨4点,蒙塞的部队被命令拿起武器,但实际上,由于缺乏经验,他们的防御限于城墙以及附近地带。到了早上10点,在万塞讷(Vincennes)的法军已经被迫撤回了,但联军仍坚持让布吕歇尔带领西里西亚军团进攻蒙马特尔高地。11点,约瑟夫从蒙马特尔观察了行动之后,决定放弃城市, 他在骑马去让蒙塞离开之前就送信给马尔蒙和莫尔捷让他们谋求签署协议。约瑟夫走后,蒙马特尔的守备完全崩溃了,但蒙塞决心要坚持下去,正如马尔蒙在收到约瑟夫的消息之前也决定要继续战斗那样。



蒙塞的处境已经陷于绝望了,但他极大地鼓励着他未经训练的公民士兵。蒙塞一度命令他们隐蔽起来,但他的个人勇气深深地打动了他们,所以他们也拒绝这么做,直到蒙塞的一位部下阿朗(Allent)叫道:“你们以为最年长的元帅会让你们去做懦弱的事吗?”[14]蒙塞派了副官去为其他地方的防守打气,然后下令在门后设置第二道路障,妇女和儿童都帮忙把马车,铺路石和木块堆到一起。但是联军希望避免巷战,最后仅止于和蒙塞的部队在郊区交火。马尔蒙和联军在3月31日下午2点达成协议后,法军撤出了巴黎,不过国民自卫军被允许留下维持秩序。联军进入巴黎后,蒙塞率兵向西,到了枫丹白露,而姗姗来迟的皇帝也到了这里[15]。皇帝很有理由批评约瑟夫甚至马尔蒙,不过这位60岁的最年迈之元帅的勇敢行动则是无可诟病的。





参考文献


1. R. W. Phipps, The Armies of the First French Republic and the Rise of the Marshals of Napoleon I (Oxford, 1931), Vol. 3,pp. 136-37.
2. S. F. Scott, The Response of the Royal Army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 (Oxford, 1978), passim
3. Phipps, op. cit” p. 133.
4. Ibid., p. 188.
5. Ibid., p. 210.
6. Ibid., p. 188.
7. J. Hanoteau, ed., Memoirs of General de Caulaincourt (London, 1938), abridged, one volume edition, p. 394; E. Fraser, The War Drama of the Eagles (London, 1912), p. 149.
8. G. Godelewski, f,Bon-Adrien Jeannot de Moncey,” in Le Souvenir Napo- leon, (No. 326, November, Paris 1982), pp. 14-15.
9. J. Read, War in the Peninsula (London, 1977) pp. 77-78; C. Oman, A His- tory of the Peninsular War (Oxford, 1902), Vol. 1, pp. 136-38.
10. R. Rudorff, War to the Death: The Siege of Saragossa (London, 1974),pp. 173-267.
11. R. P. Dunn-Pattison, Napleon s Marshals (Boston, 1909), pp. 248-49.
12. Godelewski, op. cit” pp. 14-15; R. F. Delderfield, The March of the Twenty Six: The Story of Napoleon s Marshals (London, 1962), p. 262.
13. Hanoteau, op, cit” Vol. 3, p. 371.
14. H. Houssaye, Napoleon and the Campaign of 1814 (London, 1914), p. 411.
15. F. W. O. Maycock, Invasion of France, 1814 (London, 1914),pp. 174-92; A. H. Atteridge, Napoleon s Brothers (London, 1909) pp. 393-410.


书目记录


目前还没有以蒙塞为主题的英文书籍,尽管R.W.菲利普的《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的军队以及拿破仑一世的元帅之晋升》(牛津,1931年)的第三卷对蒙塞指挥西比利牛斯军团有详尽的记述。同样,蒙塞的半岛战役在C.奥曼的《半岛战争史》(牛津,1902年)的第一卷中也有很好的描述。对他在保卫巴黎时之角色的最好记述是在H.乌塞的《拿破仑与1814年战役》(伦敦,1914年)。对法语读者来说,有3部蒙塞的传记。两部是同时代人写的:安贝尔将军的《蒙塞元帅之笔记》(巴黎,1842年),L.J.G.谢尼埃的《蒙塞元帅之颂史》(巴黎,1848年)。不过哪本都不好找,第三代科内利亚诺公爵C.A.G.迪歇纳.德.吉勒瓦森所写的《科内利亚诺公爵蒙塞元帅》(巴黎,1902)是对他一生最好的记述,但也同样不好找。


年表


1754年七月三十一日——生于杜省帕利斯
1769年九月十五日———加入香槟步兵团
1773年六月三十日———花钱办理退役
1774年四月八日————加入英国宪兵部队
1776年八月十五日———因为举止不当被开除
1779年八月十六日———在拿骚-锡根军获得委任状
1788年六月一日————转到第五猎兵营
1793年六月二十六日——受命指挥第五轻步兵半旅
1794年二月十八日———升任准将
六月九日————————升任少将
八月十七日———————担任西比利牛斯军团司令
1795年九月十五日———受命指挥在巴约讷的第十一军区
1797年十月二十六日——被指控为保王党
1800年三月二十四日——在莱茵军团担任莫罗的副手
六月二十日———————在意大利军团指挥部队
1801年三月八日————担任意大利军团司令
十二月三日——————担任宪兵总监
1804年五月十九日———受封为帝国元帅(按资历排第三)
1807年十二月十六日——担任海岸观察军军长
1808年七月二日————受封为科内利亚诺公爵
1809年一月二日————从西班牙被召回
九月五日———————担任佛兰德斯军团司令
1813年十一月十六日—担任比利牛斯预备军团司令
1814年一月八日———担任巴黎国民自卫军司令
1815年八月二十九日—拒绝出席奈伊的军事法庭
1823年二月十二日——指挥比利牛斯军团的第四军
1833年十二月十七日—担任荣军院院长
1842年四月二十日——于巴黎逝世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2-8 23: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蒙塞因为自身能力,与共和将领(还有王党)的关系而被闲置了很久,神奇的是除了莫罗,他和皮什格鲁甚至还有卡杜达尔都有来往,就算他宅心仁厚不愿发动内战,这保王主义的证据也太明显了,卡杜达尔可是彻头彻尾的反共和派。
类似的,麦克唐纳也赋闲到1807年,早年跟过迪穆里埃和皮什格鲁…而且也是莫罗好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19 16: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网上比较详细的早期比利牛斯战争的资料是冰冻卡妙阁下的帖子
http://bbs.napolun.com/thread-37204-1-1.html
可以与此传记配合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18 20: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据《夏普塔尔回忆录》注解,“1801年12月3日设立的宪兵队统帅一职由蒙塞将军(后来成为元帅)担任。”
书中也提到了拿破仑和蒙塞就逮捕莫罗事件的对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8-11-15 09:38 , Processed in 0.16179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