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777|回复: 3

寒刀凌厉——1814年费尔尚普努瓦斯之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7 17: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月光丸 于 2016-11-11 13:24 编辑





(费尔尚普努瓦斯之战的地图)

      倘若四季的列车从今逆行两百年,我们也许还能触及拿破仑皇帝那困兽犹斗之1814年战局的余温。久不经战火的法兰西本土重又风起云涌,复仇心炽的反法联军如潮般来袭,而皇帝本人却仍斗志昂然,狮子在暮光中仍欲直扑胜利。他亲自率领人数大不如前的法军展开内线作战,在短时间内连战连捷,打出了1796年意大利战役的风范。然而,这一簇簇奇迹般的胜利之花,终将孕育出苦涩的种子。


      阴郁的风徜徉于三月末的长空中。当黑压压的联军骑兵挥舞着寒光闪闪的马刀,在费尔尚普努瓦斯(Fère-Champenoise)疾闯奔突之际,暴雨彻底冲刷掉了狼狈撤离的法军之荣光。经此最后之大战,剑指巴黎再无阻滞。惜哉,那句“但愿能长久!”言犹在耳,帝国的落幕却已成定数。


      经过了3月7日的克拉奥讷(Craonne)之战和9日至10日的拉昂(Laon)之战后,莫蒂埃元帅率领近卫军与马尔蒙元帅会合。在拿破仑的示意下,莫蒂埃被迫接受年轻的同僚的领导,在后者的命令下过于轻率地放弃了兰斯(Reims)。经过一番争吵后,莫蒂埃说服了马尔蒙,但已无法从俄军手上夺回兰斯。毫无疑问,这样的结果可不会让两位元帅的合作变得愉快。


      尽管如此,一心要集结兵力的皇帝还是在20日命令他们,即使不从兰斯经过也要赶去与他会合,于是这部分法军就在60小时内行进了62.5英里,最后在距离巴黎75英里的费尔尚普努瓦斯与大批联军遭遇,后者清一色是骑兵,使这场战斗变得更加特别。


      现在,让我们先看看这几天在联军司令部都发生了些什么。


      3月20日至21日,有时被指责为优柔寡断的施瓦岑贝格亲王率领波西米亚军团在奥布河畔阿尔西(Arcis-sur-Aube)击败了拿破仑的部队,不过没有马上展开追击,从而让皇帝在23日到达了圣迪济耶(St.Dizier)。


      3月22日,布吕歇尔亲王的西里西亚军团的一队哥萨克抓住了一个信使,他身上有皇帝写给路易丝皇后的信。从中可以得知,皇帝计划打击施瓦岑贝格的交通线,以吸引联军弃巴黎而去。


      得到了如此重要的情报,布吕歇尔想必很得意,他马上给联军总部和波西米亚军团方面发去了信的抄件。不久,施瓦岑贝格,沙皇亚历山大,普王腓特烈和一众参谋们就召开了会议,决定应该联合两支联军,共同追击拿破仑。


      接着,联军缴获了更多的信件,发现法军上下士气都很低落,而巴黎警察局长更是担心万一联军兵临城下,民众们会失去对拿破仑的忠心。这些消息鼓舞了亚历山大,他决心要率领联军挺进巴黎。这对拿破仑将会是致命的一击,早在1792年,丹东就说过:“法国就在巴黎。”巴黎对于拿破仑的政治意义,要远胜于柏林、维也纳和莫斯科对于他的敌人的意义。


      3月24日,沙皇说服了腓特烈国王和施瓦岑贝格,并打算取道更富庶的地区,而非跟着拿破仑经过已经被战火蹂躏过的土地,如此一来联军要取得补给就更便利了。


      斐迪南·冯·温岑格罗德(Ferdinand von Winzengerode)将军受命率领8,000骑兵追击拿破仑一世。他准备迷惑拿破仑,让后者以为两支联军都在进行追击,并确保联军司令部能获悉拿破仑之所在。其余的联军则趁其不备,前往巴黎。


      根据乌塞的《拿破仑和1814年战役》[1],法军方面的兵力组成为:莫蒂埃元帅的近卫军,合计6,700人;马尔蒙元帅的第六军,包括两个步兵师和一个轻骑兵师,合计5,800人;取代了受伤的格鲁希的贝利亚尔(Belliard)的骑兵军,包括4个师和2个旅,合计4,000人。多米尼克·利芬(Dominic Lieven)的说法则是,法军方面有12,300名步兵,4,350名骑兵和68门炮[2]。


      而根据迪格比·史密斯(Digby Smith)在《拿破仑战争中伟大的骑兵冲锋》(Great Cavalry Charges of the Napoleonic Wars, London, 2003)中给出的数据,联军方面的前后总兵力为:符腾堡威廉王储的第四骑兵军,合计8个中队;康斯坦丁大亲王的俄国禁卫军骑兵,合计54个中队;帕伦中将的俄国第六骑兵军,合计24个中队和5个哥萨克联队;诺斯蒂茨(Nostitz)伯爵中将的胸甲骑兵,骠骑兵和轻骑兵,合计28个中队。


      24日这天,法军方面,莫蒂埃抵达了瓦特里(Vatry),而马尔蒙到达了苏代圣克鲁瓦,两人打算在25日拂晓时分会合于后一个地点,然后向维特里(Vitry)前进。元帅们对于前4天发生的事件知之甚少,只知道在松皮伊(Sompuis)和马恩河处发生了战斗,他们还以为皇帝在马恩河附近。


      晚上,马尔蒙看到地平线上有无数的露营篝火,经过侦察后他确认那是敌军的部队。他猜测,如果联军是前往维特里,那么他会在第二天遭到一个军的进攻;如果他们是要去巴黎,那他面临的将是整个联军。马尔蒙只有5,800人,还是撤退方为上计,可是他却有个古怪的念头,觉得自己处于一个有利位置,既便于撤退还能不丢掉延伸至苏桑(Sezanne)的宽阔平原。于是他什么也没干,只派了一个副官去叫莫蒂埃赶在黎明之前与他会合。


      不幸的是,那个副官迷了路,结果莫蒂埃直到5点钟才姗姗来迟,但是他又把部队留在了瓦特里。两位元帅商量后打算带部队在索梅苏(Sommesous)会合,该地离苏代河有5英里。莫蒂埃返回瓦特里后,马尔蒙将部队组成战线,不过他不是打算阻击敌军,而是为莫蒂埃争取时间赶往索梅苏。


      3月25日8点,法军在从特鲁瓦(Troyes)向沙隆(Chalons)的路上,与彼得·帕伦(Pyotr Pahlen)伯爵将军指挥的联军骑兵前卫军,以及前不久还站在法国一边的符腾堡的威廉王储在费尔尚普努瓦斯遭遇。符腾堡的亚当亲王的一个骑兵巡逻队抓住了法军的前锋,从俘虏的口中得知有数千人在苏代圣克鲁瓦(Soudé-Sainte-Croix)的高地上组成了战线。法国元帅肯定就在附近,亚当亲王随即下令,让两门大炮先开几炮。法军听见炮声迅速做出了反应。


       马尔蒙将步兵排成两排,让大炮在他们前方开火。由于缺乏步兵,联军骑兵无法正面进攻,即使把哥萨克计算在内,帕伦和亚当亲王手下也只有5700名骑兵和36门火炮。于是帕伦伯爵前去袭击法军左翼,威廉王储对付右翼,不久2,500人的奥军的第二胸甲骑兵师和其他重骑兵团也会跟上来。法军在联军骑兵来到之前就在良好的秩序中撤离了,不过并非没有伤亡,他们的骑兵已经被赶跑了,两个轻步兵团被隔断在苏代圣克鲁伊村里,被迫投降。联军追得很紧,还用骑炮不顾地形合适与否地狂轰滥炸。


      麻烦的是,马尔蒙好不容易到了索梅苏,却发现莫蒂埃还没到——日后他将会在回忆录中就此指责他的同僚,不过他自己先前对形势的判断也并非无可诟病——如果抛下他们,那就是让他们去送死。马尔蒙由衷地说道:“和他们一起死,总好过离他们而去。”于是他在索梅苏前的一个交叉路口布阵,让30门炮猛烈开火,将联军抵挡在一段距离之外。最后,莫蒂埃的步兵和贝利亚尔的骑兵终于赶到了,将炮兵、骑兵和步兵依次前后排成三排应敌。


      联军没有马上发动进攻,而是以36门炮对轰法军的60门炮。此时联军只有7,000名骑兵,不过可以看到更多的骑兵穿过平原而来。


      在8点到9点间,威廉王储带着余下的骑兵赶到了战场,下令立即发起进攻。帕伦伯爵率领哥萨克、俄国骠骑兵和克列托夫(Kretov)胸甲骑兵团组成右翼,而王储则在左翼。看到一个新的奥军骑兵师来了,马尔蒙决定向莱纳(Lenar)村撤退。力不能支的法军在稍加抵抗后就撤离了索梅苏,莫蒂埃的炮兵在撤退中产生了一些混乱。联军骑兵见状,便乘机强有力地刺穿了法军后卫:俄国骠骑兵击败了掩护炮兵撤退的博德苏勒(Bordesoulle)的胸甲骑兵。形势不妙,贝利亚尔马上派鲁塞尔(Roussel)师袭击骠骑兵的侧翼,然而法国龙骑兵们发现自己的侧翼又被帕伦的第二条战线所威胁,便在惊惶中逃开了。帕伦伯爵最终缴获了法军的4门炮。幸运的是,法军步兵镇静地组成方阵撤退了。


      法军接着组成了一条新的战线。莫蒂埃的近卫军位于索梅苏的左侧稍前处,马尔蒙则在右侧。威廉王储再次发动凌厉攻势,调集了大炮猛轰法军战线,法军以牙还牙,双方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炮战。在大炮的轰鸣声中,莫蒂埃领兵退去,以便与马尔蒙在瓦西蒙(Vassimont)和蒙特普勒(Montpreux)之间组成联合战线。这时诺斯蒂茨的胸甲骑兵来到前线,联军兵力上升至12,000人。而帕伦伯爵的师也在寻找可以穿过掩护着法军右翼的沼泽地的路。现在,亚当亲王的旅准备发动一次正面冲锋。在第一轮的骑兵攻势中,诺斯蒂茨的第一胸甲骑兵师分成纵队前进,每个纵队由两个中队组成,符腾堡的骑兵在侧翼助攻。


      正午时分,斐迪南大公的骠骑兵和亚当亲王的猎骑兵带头发起进攻。后者的两个中队在战线后与法军的骠骑兵和猎骑兵遭遇,经过一番搏斗后将他们逐退了。法军骑兵试着重整旗鼓,还以颜色,但无奈又被击退了几次,最后只好沮丧地离开了战场。


      危急时刻,贝利亚尔将军的“西班牙龙骑兵”(第五、第六、第二十一、第二十五和第二十六龙骑兵团以及第二十三猎骑兵团)顶替了刚刚撤离的骑兵们。不料,冯·杰特(von Jett)将军带着剩下的两个符腾堡猎骑兵中队杀了出来,拦住了法军骑兵的去路。虽然法军无不慨然向前厮杀,但经过一场血腥的肉搏战后,“西班牙龙骑兵”最终败下阵来。


      与此同时,诺斯蒂茨在战线中部战得正酣。法军德尔富尔(Delfour)旅早前已在葡萄弹的打击下陷入混乱,此刻无力招架只好撤退。幸好,博德苏勒的胸甲骑兵挺身而出,将诺斯蒂茨的部队逐出了战场。


      联军骑兵虽然骁勇,这次冲锋也已是强弩之末了。列支敦士登(Liechtenstein)的胸甲骑兵被法军骑兵包围,危在旦夕。亚当亲王眼看中部情况不妙,只好先行退去。而威廉王储顶住了压力,一马当先地率领斐迪南大公的骠骑兵冲向敌阵,猎骑兵也跟了上来,他们一同助列支敦士登的胸甲骑兵摆脱了困境。联军骑兵退去后,花了不少时间来重整队伍,于是莫蒂埃和马尔蒙就不失时机地在康纳特里(Conantry)和克拉马热(Clamage)之间新组织了一条战线,由步兵组成方阵,骑兵被部署于其后。


      这时,威廉王储收到消息:康斯坦丁大亲王已经带着俄国禁卫军将取道普瓦夫(Poivre),准备进攻法军右翼。机不可失,威廉王储、帕伦伯爵和诺斯蒂茨也加入了战局。现在联军骑兵正在冲击法军的方阵。亚当亲王的猎骑兵扑向由青年近卫军的1,000名狙击兵组成的一个方阵,不过被法军顽强地击退了。第二次冲锋也没能击破任何一个近卫军方阵。直到第三次冲锋,联军才冲破了狙击兵团的方阵,并掳走了两门炮,但是骄傲的近卫军仍然维持着阵型。


      前三次冲锋都被青年近卫军咬牙扛下了,他们无愧于充当整个法军的支柱。然而,骑兵的洪流还要第四次奔泻而来,而这次,筋疲力竭的精英们终于无力回天。尤其是,联军得到了3,000名俄国禁卫军胸甲骑兵和龙骑兵的支援后,法军的形势更加凶险。仿佛是失利的前兆,下午2点左右,法军步兵正要穿过康纳特里,暴雨夹杂着冰雹落下,强劲的东风让联军骑兵如虎添翼,而法军的火药被雨水打湿了,冰雹砸在脸上让他们几乎看不清东西。法军现在没办法开火了,只能用刺刀来捍卫阵地。


      联军在法军方阵之间猛冲,马尔蒙三次想要从一个方阵到另一个方阵去,但每次都不得不全速返回。斐迪南大公的骠骑兵在冯·杰特将军的辅助下,如同尖刀一般从雨中劈出,击破了狙击兵团的方阵。这些近卫军被狠狠地打散了,死伤甚重。雪上加霜的是,俄国的禁卫军胸甲骑兵此时也击破了另一个由近卫军腾跃兵团组成的方阵。


      近卫军败了!这一消息使法军士兵陷入了恐慌,纷纷组成纵队撤退,在一片混乱中,有一个旅被击溃并俘虏了,还有不少火炮被丢弃。幸亏有里卡尔(Ricard)师和克里斯蒂亚尼的老近卫师组成两翼,进行了坚决的抵抗,法军才得以跨过康纳特里的深沟。


      联军也乘势进行追击,不过康纳特里的道路已经被丢弃的马车和各种器具阻塞住了,法国人科克(Koch)在回忆录中写到,有“24门炮和60辆以上的补给马车等车辆被丢弃在康纳特里前”。骑兵不得不在一片混乱中艰难穿行,然后在任何可行的地方渡河。符腾堡的炮兵则因为沼泽地的缘故无法跟着前进。


      总之,下午两点之后,法军大体上向西撤去,从费尔尚普努瓦斯附近前往大布鲁西(Broussy-le-Grande)高地和圣卢普(St.Loup)。


      本来他们撤到康纳特里之后,就组成了一条新战线,步兵以营纵队被布置在左翼,骑兵在右翼,一个梯队排成一排,其他则排成团纵队。但是,不久有1,000或1,200名在前一天被派往普勒尔(Pleurs)的哥萨克循着炮声追来了,出现在法军的侧翼。法军骑兵顿时陷入恐慌,毫无秩序地沿着通往费尔尚普努瓦斯的道路逃窜。步兵在看到侧翼被暴露后,也打乱了队形,跟着骑兵逃跑。惊恐的将士们叫喊着“自寻生路吧!”,他们丢掉了大炮,甚至有人扔掉了行军背包和枪支。


       狂奔的法军一路跑了60英里!考虑到他们在战前就行进了13英里,这简直是难以置信的路程。他们跑过了塞扎讷(Sézanne),甚至莫城(Meaux)。两位元帅也被乱军挟裹着一起跑了。


      不知道现在说“天无绝人之路”是否合适,不过第九重骑兵团的出现已经足以让法军感恩戴德了。他们也是被炮声引导,从塞扎讷疾行赶来。这个团没有被逃亡的军队打乱,而是以完美的秩序穿过了村落,以530人组成战线抵挡6,000敌军。1,000名哥萨克向前推进,然而胸甲骑兵们将他们击退了。这次英勇的进攻和胸甲骑兵们高尚的姿态镇住了联军,他们停止了追击。两位元帅从而得以重整了一下秩序,将部队布置在兰泰(Linthes)的高地上。


      当然,联军放弃追击也有自身的因素。在联军骑兵重整队伍,好不容易穿过了康纳特里后,帕伦伯爵和亚当亲王打算继续追击撤退中的法军,他们会在左侧前进,康斯坦丁大亲王则位于右侧。


      就在这时,局势又发生了转机。下午5点左右,在联军骑兵背后,费尔尚普努瓦斯那边,可以听到另一场战斗的炮声。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难道是拿破仑神兵天降,赶来助马尔蒙和莫蒂埃脱困吗?非也。实际上,这是法军的两个国民自卫师遭到了西里西亚军团的两个骑兵师的袭击,他们本要去和元帅们会合,随行的还有少量的骑兵中队,16门炮和大量的补给马车。


      但马尔蒙却据此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转头向东行进。欢欣鼓舞的法军士兵们高呼着“皇帝万岁!”随后步兵们停了下来,打算与余下的骑兵发起反击。马尔蒙和莫蒂埃保持谨慎,抑制住了军队的激情。但博德苏勒的骑兵按捺不住了,他们渴望一雪前耻。法军骑兵奇袭了俄军,缴获了一些火炮。不过他们没能高兴太久,因为冯·赖因哈德(von Reinhard)中尉和亚当亲王的猎骑兵在一个奥地利胸甲骑兵团的支援下反攻其侧翼,将其打垮了,并夺回了大炮和被俘虏的炮兵。


      此时,为了应对后方出现的向联军总部前进的法军,第一胸甲骑兵师和部分炮兵受命从前卫军返回。这样一来,对马尔蒙和莫蒂埃的追击就此结束了,这个突发事件毕竟挽救了他们的余部。6点到7点间,他们在阿勒芒(Allemant)停下。


      在另一边的战场上,帕克托将军和阿梅(Amey)将军率领4,300名经验不足的国民自卫军士兵,与科尔夫(Korf)男爵和伊拉里翁·瓦西里奇科夫(Ilarion Vasilchikov)将军进行了英勇的作战。


      这两个师原属于麦克唐纳的第十 一军,由于无法再和元帅会合,便在23日到了塞扎讷。努瓦塞(Noiset)的第八骑兵团和其他4个营也护送了大批补给到这里。此后,帕克托等人在23日和24日获悉有个法军军团在前往松皮伊,就打算和他们会合。那些补给原要送到巴黎,但现在军队明显更需要它们,于是帕克托承担起了护送的任务,努瓦塞的1,600人则留在塞扎讷。尽管帕克托的部队除了一个较弱的战列步兵营之外,都是新征募的国民自卫军,但护送这批物资似乎绰绰有余了。


      24日,他们又得知了莫蒂埃元帅已前往瓦特里,于是帕克托就赶到了贝热尔(Bergère),并派了一位副官去请求指示。这时候莫蒂埃自己正焦头烂额呢,所以他就让帕克托留在贝热尔——当然是一个馊主意。更糟糕的是这个军官又迷了路,在25日早上回到贝热尔时,军队已经离开了。于是直到早上10点半,帕克托才收到消息,他让部队停下,不过在回贝热尔之前,他决定先让士兵们休息一下,吃个午饭。


      不巧的是,他们很快就和往这儿开来的西里西亚军团打了起来,指挥朗热隆(Langeron)伯爵的前卫军的科尔夫将军充当前锋,最先发现了法军。他手下有4,000名骑兵,1,500名哥萨克和一个轻炮兵连。帕克托也看见了俄军的轻骑兵,他以为这是一批出来搜索粮草的骑兵,于是组成战列迎战。


      法军将补给马车置于步兵右翼之后,然后大炮开始轰炸。科尔夫的俄军一开始只有4门炮,其余部队由于桥梁断裂而暂时无法跟上。他派出了手上全部的14个骑兵中队去包抄敌军侧翼,同时拖住正面的法军,希望从沙隆赶来的联军能尽快抵达。法军骑兵在俄军第一次冲锋中被打垮了,溃散的骑兵几乎都沦为了哥萨克的俘虏。


       帕克托一直撑到中午,但他意识到大批敌援正在接近,于是开始撤退。步兵围成6个方阵,中间是补给马车。这样行进自然相当地慢,而且步兵还要不时停下对付追击的骑兵。艰难行进了4英里后,下午三点左右,帕克托下定决心,放弃了不少补给马车,退往费尔尚普努瓦斯。


      到了下午4点,联军骑兵试图包围两个法军师,德洛尔(Delort)将军让他的方阵以纵队发动刺刀冲锋,杀出了一条血路。然而情况仍在恶化,更多的敌军抵达了。克列托夫的1,600名胸甲骑兵听到炮声后,放弃了追击马尔蒙,转向了帕克托。尽管处境如此不妙,遭受了4个多小时的炮击和骑兵追击后,法军的6个方阵没有一个被击溃或者放弃,继续撤退着。法军将领对此甚至比俄军更感惊讶。


      此时,沙皇的联军主力已经到达费尔尚普努瓦斯,得知法军正在靠近,亚历山大急忙集结兵力。俄军骑兵和被追击的法军突然碰上了沙皇的部队,一时都懵了。法军士兵以为这是某位元帅前来救援,于是狂喜地高呼“皇帝万岁!”而听到叫声的瓦西里奇科夫没认出对面的俄军,只看到沙皇旁边有一个炮组,已经瞄准了他的骠骑兵。于是瓦西里奇科夫果断下令开炮还击,四枚炮弹马上呼啸着打到了沙皇所在的高地上!幸而,差点酿成大错的瓦西里奇科夫认出了右方的禁卫哥萨克的长骑枪,弄清了真实事态,于是就马上派人去通知沙皇他的部队在法军后面。


      沙皇随即下令包围法军,经过又一番战斗,部分法军投降了。另一些继续逃亡的法军则遭到了越来越多的联军的打击,损失惨重。在下午5点半,帕克托的部队被彻底击败了,包括帕克托在内的6位将军被俘,500人逃脱,1,500人(大部分负伤了)在绝望地战斗后投降,另有2,000多人永远地躺在了战场上。


      本来士兵们并不愿投降,但是帕克托觉得够了,他已经尽了作为指挥官的职责,现在他要拯救他剩下的士兵。他的右臂断了,无力地垂着,鲜血从身子的一侧慢慢流出。看到休战的白旗,敌军的蒂勒(Thiele)上校叫道:“将军,我请您投降吧,您已被全面包围了。”帕克托则冷淡地回应道:“我不会在你们的炮火面前谈什么协议,你们停火,我也就停火。”接着俄国炮兵就停火了,帕克托也交出了他的剑。


      战斗的亲历者丹尼列夫斯基将军在书中写到,法军最后被击破时,沙皇在骑兵的陪同下也冲进了方阵,去阻止进一步的屠杀。亚历山大不顾军官们的劝阻,而是说道:“我希望拯救这些勇士们。”当沙皇和帕克托谈话时,帕克托还以“将军”来称呼沙皇,不相信沙皇会“只带着骑兵亲自进攻步兵”。尔后沙皇称赞了被俘将军们的勇气,下令让他们保留自己的行李,并叫人照顾好这些俘虏[3]。


       国民自卫军是勇敢的。德洛尔将军说道:“每个人都做得比荣誉所要求的更多,但是我不能找到词语来形容国民自卫军的行动。‘勇敢’或者‘英雄般的’都不足以描述他们的作为。”正是这些人,乌迪诺元帅在一个月前还不愿将其投入到奥布河畔巴尔之战中,担心他们会扰乱秩序。


      法军应该庆幸黑夜的降临终止了这场灾难,当然联军也没力气再作进一步的追击了。莫蒂埃和马尔蒙的部队损失了近5,000人,加上国民自卫师的损失,总人数大概有10,000人。据丹尼列夫斯基所说,共有9位法国将军被俘。


      利芬估计,23,000人的法军在费尔尚普努瓦斯损失了半数士兵和几乎全部的大炮[4]。F.洛雷纳·彼得(F. Loraine Petre)则宣称法军各种损失共计10,000人,另有60门炮被缴获(外加250辆辎重马车),而联军仅仅损失了2,000人[5]。


      经此一役,莫蒂埃和马尔蒙的部队已经无力再战,他们没有和皇帝会合,而是退守巴黎。费尔尚普努瓦斯之战是3月30日的巴黎守卫战之前的最后一场主要会战(皇帝于26日在圣迪济耶战胜了施瓦岑贝格的骑兵,这是帝国在1814年的最后胜利),如果法军没有遭受如此严重的损失,也许他们可以在巴黎城下坚守更久,而拿破仑也可以及时赶到首都。不过,要是事情真的这么发生了,皇帝可能会耗尽一切资本来抵抗。无论如何,这场战斗是压垮第一帝国的最后几根稻草之一。




注:


[1]本文部分参考了乌塞的Napoleon and the campaign of 1814


[2]本文的兵力数据部分来自于D. C. B. Lieven的Russia against Napoleon: The Battle for Europe, 1807 to 1814(London: Penguin, 2010), pp. 509-11.


[3]出自A.米哈伊洛夫斯基-丹尼列夫斯基(A.Mikhailofsky-Danilefsky)的Russian Campaigns in France in the Year 1814


[4]Russia against Napoleon: The Battle for Europe, 1807 to 1814 ,p. 511.


[5] F. L. Petre, Napoleon at Bay 1814 (London: John Lane, The Bodley Head, 1914), p. 192.


附注:


[6] 本文还参考了Temujin的 The Battle of La Fère-Champenoise, 1814 一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7 18: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费尔尚普努瓦斯会战常被描述为法军英雄主义的赞歌,这点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当公平的。帕克托和阿梅的国民自卫军士兵表现出了哪怕是老兵都要为之自豪的勇气、纪律性和忍耐力,但马尔蒙和莫尔捷麾下各团却并非表现得都很好。此外,联军骑兵的成就也相当引人注目。一万六千名骑兵——其中有四分之三是俄军——击败了23000名大部分为步兵的法军,杀死或俘虏了其中一半的士兵,还夺取了几乎所有火炮。费尔尚普努瓦斯会战完全可以同1812年8月德米特里·涅韦罗夫斯基与缪拉元帅在克拉斯内展开的殊死战斗相提并论,尽管涅韦罗夫斯基的兵力劣势要大得多。和在费尔尚普努瓦斯的法军一样,涅韦罗夫斯基的士兵里有很大一部分是新兵,他们在第一场战斗中表现出了极好的勇气和纪律性。俄军将领在费尔尚普努瓦斯得胜,而缪拉在克拉斯内失败的部分原因是,俄军将领把他们的骑炮兵带到了战场上,缪拉却没能这么做。俄军将领展开协同攻击、根据地形调整战术的技艺也更为娴熟。


熊大给出的一段评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7 18: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联军的损失是多少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7 18: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等新兵 发表于 2014-4-7 18:07
联军的损失是多少呢?

2000左右,这个没什么争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8-11-15 10:38 , Processed in 0.16683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