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399|回复: 3

[翻译] 游击队首领佩扎和那不勒斯抵抗运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3 23: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译自英文维基

米歇尔-佩扎


“弗拉-迪亚沃洛”( Fra Diavol,意大利语中“魔鬼的兄弟”之意)是著名的那不勒斯游击战领导者米歇尔-佩扎(Michele Pezza,1771年4月7日 – 1806年11月11日)的诨号。他抗击法国对那不勒斯的占领,善于“鼓舞人心,煽动民众暴乱”。佩扎是民间和小说的常用题材。他出现在大仲马的数部作品里——包括直到2007年才出版的《最后的骑士:圣-埃尔米纳伯爵在拿破仑时代的冒险》以及华盛顿-欧文的短篇故事《泰拉齐纳客栈》中。
“弗拉-迪亚沃洛”的外号和一项古老的伊特里(Itri)习俗有关:直接二十世纪初,大病初愈的男孩女孩都会在复活节的第二星期天扮成僧侣的模样,列队感谢病童的守护神圣保罗-方济各(St. Francis of Paola)。在一次这样神圣的仪式上,小米歇尔在队伍的前列堂而皇之的调皮捣蛋,惹得有人喊他“魔鬼的兄弟”。佩扎“出身低微”的观点流传甚广。这不实的传言源自仇视法国的宣传运动。佩扎的家族拥有几块橄榄地,也做羊毛交易。其家宅的有趣细节也证明其拥有一定财富。他们与伊特里最显赫的望族也有些关系。
佩扎早年的经历并无确信记载。据说他能够读写——这在当时可不是一项普遍的技能。青年佩扎在那不勒斯王家邮局找到了通讯员的工作,年薪50达科特,十分可观。他每两周都要跋涉240公里往返于泰拉齐纳和那不勒斯。传说那里土匪甚多;佩扎渐渐熟悉了当地的地形,这些知识对他日后的事业大有裨益。1797年,他和另一个年轻人争夺一位姑娘的芳心。一天夜里,他的情敌带着同伙埋伏佩扎,欲加害于他。暴脾气的佩扎勃然大怒,杀了二人。他逃进山里,但不久即被捕。由于系自卫杀人,佩扎被判处失杀人;他于1797年10月25日被判发配军中,以替代牢狱之祸。
1798年1月20日佩扎在教皇国与伊特里之间的丰迪(Fondi)报到。来自中产家庭的他因为会读写、作为前王家通信员又熟识火器,很快升到了中士。1798年末,佩扎参与了军队意欲从教皇国驱逐法军的灾难性行动。法军很快击退了他们,长驱直下攻入那不勒斯。他们在暴雨中沿着亚壁古道撤退,许多人落下被俘。佩扎身处后卫部队,险些被抓;他穿着农夫的衣服逃了过去,躲进伊特里的山里。在伊特里北面1英里有座古罗马别墅“圣安德烈堡”( Fortino di San Andrea),是亚壁古道翻过奥隆奇山(Aurunci Mountains)的必经之路,一支撤退的那不勒斯部队在那里筑堡。佩扎匆忙招募了一支部队,在12月26日协助他们伏击法国的“波兰团”,双方交火三日。见难以通过,一些法军改走海边的古道,占领斯佩尔隆加(Sperlonga),意欲于29日晨从侧翼袭击圣安德烈堡。但他们被佩扎的巡山队伍发现,他们带着那不勒斯军安全逃离包围,使他们有机会撤进沿海岸15英里外的加埃塔(Gaeta)要塞。
法军冒着恶劣的冰雪天气,在几周内占领其余的领土和首都,并于1799年1月22日宣布建立帕尔瑟佩诺共和国(Parthenopaean Republic)。但这期间佩扎最痛恨的一件事发生在12月30日:法国和波兰的军队攻占了伊特里,他们迅速镇压了试图抵押的的一伙农民。入侵者们射杀了俘虏,稍稍劫掠了这个镇子;然后宣布自由的新时代到来,种下“自由树”,开起了宴会。虽然获得了一些改良主义贵族和知识分子的支持,法国的傀儡政权颇受冷遇。加之法军行为恶劣,劫掠和强奸成为家常便饭。这些公然的暴行甚至让他们的指挥官尚皮奥内将军(Jean-Etienne Championnet)被政府的特派员拘捕。民间的抵抗自法军到来后便开始了,法军的行为使许多年轻人藏匿山中参与暴动。法国士兵常常遭到攻击,他们迅猛的予以回击,把问题弄得愈加严重。伊特里的例子颇为典型:1月15日,两个在伊特里镇外亚壁古道巡逻的法国兵被杀。次日,法国人和波兰人对这个镇子展开了报复,在一阵劫掠、强奸与杀戮后,男女老少约60人横尸街头,其中就有米歇尔-佩扎67岁的父亲。
佩扎和“神圣信仰军”

与此同时,逃到西西里的那不勒斯政府任命红衣主教法布里奇奥-鲁弗(Fabrizio Ruffo)组织反抗运动。2月8日,英国和那不勒斯的舰队搭载5000名士兵和志愿者在卡拉布里亚(Calabria)登陆,立刻掀起一阵热潮。这支聚集了信徒、牧师、贵族、农民、女人、孩子的部队号称“神圣信仰基督军”,他们缺乏训练,但是十分悍勇。佩扎早前组织了一伙人马,他投奔鲁弗,马上成了其得力干将。他的队伍快速扩充到4000人,其中包括他的三个兄弟和不少伊特里望族的后代,比如他的副官Pasquale-MariaNofi中尉。他带着这批人马到处骚扰法军的前哨,来去如风。他还扮作牧师溜进守卫森严的丰迪,“魔鬼的兄弟”砍倒了法国人的自由树,以一个据说耸立至今的十字架代之。他甚至骚扰加埃塔的法军,这座要塞控制着从西北进入那不勒斯王国的咽喉。佩扎袭击他们的辎重车和信使,还曾抢走1400头绵羊。他将圣安德烈堡经营为自己的大本营,广泛地向亲法派散播恐怖。他的脑袋很快就价值不菲。
那不勒斯城于当年6月从法国人手中被夺回,7月底,在英国炮舰的支援下,国王军和佩扎所部攻入加埃塔。法军在11月底基本退出了那不勒斯,那军已经乘胜前去攻打罗马。在那不勒斯人的暴动中可能有5万到6万人丧命。
佩扎是个强硬而棘手的领袖,他冷酷无情,从不妥协。他的部队犯下了“最凶恶的罪行”:折磨、残杀了数百名战俘,还包括一位法国将军。鲁弗主教因为这些残忍行为一度把他逮捕。尽管如此,佩扎还是凭借战功当上了上校,并获封Cassero公爵,年俸2500达科特,成了当地最富的人。他还被赐予一缕王后的头发。佩扎于1799年7月前往攻打罗马的途中和18岁妙龄的当地佳丽Fortunata Rachele Di Franco完婚。两人在伊特里附近定居下来。此后的数年两人平静的生活,育有两子。
1806年法国皇帝拿破仑打算把他的兄弟约瑟夫-波拿巴送上那不勒斯的王座。1月,圣西尔将军率32000名法军分别沿亚得利亚海岸、亚平宁山脉和亚壁古道侵入那不勒斯。那不勒斯仅有13000名野战军,在法军的攻势下一路逃向卡拉布里亚。雷尼埃将军在2月占领丰迪,向伊特里进军。一些那不勒斯部队守在佩扎从前的大本营——圣安德烈堡,但法军一露面他们就逃向伊特里。两军在伊特里有小交火,不过丝毫未能阻挡法军。雷尼埃派兵攻打加埃塔,但守军顽强抵抗,坚持到7月。其余的地方则被轻松占领。国都于2月14日陷落,国王和王后逃到了西西里,法国人很快占领了大部分土地。
佩扎在法国入侵时被起用,他奉命组织游击队抵抗。法国人的推进太快,他和兄弟们死里逃生,暂时撤到了西西里,不过很快返回。1806年3月23日他和伊特里附近的法军产生过冲突。不久,他又被召回西西里,以集结更多的兵力。4月,他跟随拿破仑的仇敌西德尼-史密斯,参与了支援加埃塔的远征。黑森-菲利普斯塔尔伯爵(Hesse-Philippsthal)给予佩扎一支非正规军的指挥权,命令他在加埃塔西南的加里格里阿诺河(Garigliano River)口登陆,在法军后方挑起游击战争。佩扎几次偷袭法军的岗哨得手。他随后不明智的攻击了一支规模不小的法军。被打败后,他逃回加埃塔。乔装一番后,他哄骗一个法国军官放他通过封锁线。而黑森-菲利普斯塔尔伯爵认为佩扎叛变了,他断定他和法国人密盟。佩扎于5月被逮捕,关进了巴勒莫的大牢,不过西德尼爵士很快为他平反。佩扎在几周内从加埃塔海湾的数个岛屿出发,从海上袭击法国的岗哨。6月4日,一支英军在卡拉布里亚的梅达战役(Battle Of Maida)中大败法军。怀着乘胜追击的念头,佩扎和他的部下在26日登陆卡拉布里亚的阿曼特(Amante)。他不愧为最高效的游击队头领,很快就吸引到了可观的支持。若不是法军迅速赶到,游击队本可以彻底攻下科森扎市(Cosenza)。
7月18日,在连续12天的炮击后,加埃塔落入法国人的手中,黑森-菲利普斯塔尔重伤。加埃塔的陷落解放了1万法军,大多立刻被派往卡拉布里亚。许多游击队首领妄想在劳里亚(Lauria)正面迎击法军;结果马塞纳元帅在8月8日只用了不到一刻钟就击溃了他们。佩扎在西德尼的炮舰支援下,于14日拿下莱库萨(Licosa)要塞,但法军在同日夺回了科森扎。而此时绝对数量优势的法军正在赶来,英国人决定放弃这次远征。有观点认为,英国人的撤退导致那不勒斯人的暴动没能演化为半岛战争中西班牙那样的“溃疡”。
尽管英国人撤退了,游击队还在卡拉布里亚顽抗了一阵。这是一场可怕而血腥的战争。法国人屠戮整个村庄,那不勒斯人也残杀法军俘虏。出人意料的是,佩扎并不如1799年时那般残暴,他甚至把法国俘虏交给英国人来换取金钱和补给,还对俘获的几个法国军官之妻彬彬有礼。法国人以5万达科特悬赏他,这大概相当于今天的几百万美元。
1806年8月,西德尼爵士将佩扎和300名游击队员沿海路送到加埃塔北面的斯佩尔隆加。他偷袭当地的守备和护航队,在两周内让法国人苦不堪言。9月5日,他在伊特里附近设伏,大败一支相当数量的法军。为了报复他,法国人组织了一个“飞行纵队”,于28日在伊特里附近把他团团围住。一场激战爆发,法军从三个方向猛攻,把佩扎打的大败。他的部队有百余人被杀,约60人被俘——这些俘虏被就地枪决。法国人在报告中称佩扎已死,但他本人实际活了下来。
佩扎带着他的残部翻山越岭向东逃去,他得到一些游击队首领的投奔,很快凑齐了2000人和2门大炮,在阿布鲁兹(Abruzzi)的索拉(Sora)起事。一支优势数量的法军向他的基地集结,佩扎没能及时撤走。法国人在10月24日猛打他的大本营,大部分游击队员不是被杀即是被俘。起初,人们又认为佩扎身亡,谁知他负伤逃走了。但这一次他没能逃离。11月1日,佩扎在阿韦利诺(Avelino)附近的巴罗尼西(Baronissi)遭到背叛,被法军雨果上校(Major Joseph LéopoldSigisbert Hugo)的科西嘉部队在一间药房擒获。法国人许以厚禄,希望佩扎加入自己。遭到拒绝后,他们宣判他因为盗匪行为将被处死。他们驳回了波旁王后用200名法国战俘交换他的方案,以盗匪之罪的名义将他绞死在那不勒斯城的梅尔卡托广场(Piazzadel Mercato)。据说佩扎的遗言是:“让我痛心的是,我被当成一个土匪判罪,而非一个战士。”佩扎之死没有终结反抗法国的暴动,到1811年大范围的抵抗运动才宣告结束,直到1815年还有零星的反抗。有超过33000人被怀疑是游击队员而被捕,其中数千人被处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评分

参与人数 2军饷 +300 贡献 +9 收起 理由
Abercomby + 100 + 9 很不错!
月光丸 + 200 支持,阁下继续努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4 00:52: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是神圣信仰军推翻了帕尔瑟佩诺共和国,不走运的老仲马将军不明情况,从埃及乘船到那不勒斯,不料被捕了
1799年也真是多事之秋,法军被反攻也没有办法
那不勒斯军拥有的战略纵深和有利地形都不如西班牙,打游击战相对困难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4 09:3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那不勒斯抵抗运动应该和西西里没被打下来有一定关系吧,不知1814到1815年间反抗运动为什么没有掀起高潮?莫非是一蹶不振了
1799年2月那会儿,布律纳正在荷兰大发横财,4月又被调去意大利继续劫掠,看来那段时期的法国驻军的德行都差不多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20 22: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自由树”挺有趣的,曾经有公社砍倒自由树而被人民代表治重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20-8-9 19:06 , Processed in 0.04154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