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1348|回复: 4

[翻译] 1815年滑铁卢战役法军战报(初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8 14: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拉摩的侄儿 于 2015-5-28 14:18 编辑

来自军队的消息——林尼-下弗勒吕斯之战
巴黎 6月21日

    十六日上午,军队位置如下:
    左翼,由埃尔辛根公爵元帅指挥,下辖第一、第二步兵军,第二骑兵军,占据着Frasne。
    右翼,由格鲁希元帅统帅,包括第三、第四步兵军,第三骑兵军,占据着弗勒吕斯后方的高地。
    皇帝的司令部在弗勒吕斯,那里还有帝国近卫军和第六军。

    左翼被命令朝四臂村进军,右翼则指向松布雷夫。皇帝和后备部队一起向弗勒吕斯进发。
    格鲁希元帅的纵队在行军通过弗勒吕斯后认识到由陆军元帅布吕歇尔指挥的敌军,他的左翼控制者Bussy磨坊附近的高地、松布雷夫村并将他的骑兵布置到远及纳慕尔大道。敌军的右翼位于Saint-Amand,是一个由数量众多的军队驻守的较大的村庄,由前方的沟壑掩护,构成了他们的阵地。

    皇帝侦查了敌军的数量和位置,决定立即发起攻击。现在有必要改变阵线,以右翼为先导,并在弗勒吕斯枢纽。
    旺达姆将军朝St. Amand进军,热拉尔将军则指向利尼,格鲁希元帅则是前往松布雷夫。吉拉尔将军指挥的第二军第四师,作为预备队跟随在旺达姆将军后面行军。帝国近卫军和米约将军的胸甲骑兵将在弗勒吕斯的高地重整队列做好准备。
    下午三点,各部就位。旺达姆所部的Lefol将军指挥他的师第一个投入了战斗,用刺刀将敌人逐出阵地后他攻陷了St. Amand。在之后的战斗里,我方一直将St. Amand的墓地与钟楼掌控手中。但是因为该地太过宽阔,当晚的许多战斗都在那里进行,以至于旺达姆的全军都投入了作战,与他们对阵的敌军数量众多。
    担任旺达姆将军预备队的吉拉尔将军前进到村子右侧,在那里以他一贯的英勇同敌人作战。各方都辅以约60门火炮的支援。在右翼,热拉尔将军率领第四军在利尼投入了战斗,村庄数度易手。极右翼的格鲁希元帅,以及帕若尔(Pajol)将军在松布雷夫村同敌人交手。

    敌人约有8万至9万人,拥有大量的火炮。到了七点钟,我方掌控了掩护着敌人阵地的那条沟壑边缘的所有村落,但是敌军依然有庞大兵力占据着Bussy磨坊附近的高地。
    皇帝亲自率领近卫军前往利尼。热拉尔将军命令Pecheux将军率领剩余的预备队出击,此时几乎所有的军队都挤到了这个村子。八个营的近卫军也端着刺刀冲入了上去,四个中队的执勤卫队,Delort将军指挥的胸甲骑兵,米约将军所部以及近卫掷弹骑兵也在他们的背后加入了加入了战斗。老近卫军用刺刀攻击了Bussy高地上的敌方纵队,顿时战场尸横遍野。执勤卫队攻击并突破了敌方方阵,胸甲骑兵则开始向各个方向追击敌军。到了9点30,我军共缴获了40门火炮,大量的辎重,军旗和俘虏。敌人为了避免覆灭而仓促撤离。10点钟战斗结束,我方也掌控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
    Lützow将军被我军俘获。据俘虏交代,陆军元帅布吕歇尔受伤。普鲁士最优秀的部队在此战中被摧毁,他们的损失不少于1万5千人,而我方只有3000人伤亡。

    左翼,奈伊元帅率军朝四臂村进发,在那里他指挥一个师击退了一个驻扎在那里的一个英国师,但是很快又受到了奥兰治亲王指挥的25000军队的攻击而被迫退回他在Frasne的阵地,这批敌人一部是英国人,一部是由英国雇佣的汉诺威人。Frasne的战斗是多样性的,敌人试图强行占据那里,但是没有成功。埃尔辛根公爵寄希望于使用第一军发起攻势,但是后者傍晚才抵达,(因此)他只能局限于守住该地。第八胸甲骑兵团攻击了英军第六十九步兵团的方阵,夺取了他们的军旗。不伦瑞克公爵被杀,奥兰治亲王受伤。可以确定的是敌军有许多军官和将领被记录战死或者受伤,我们预计英军的损失在4千至5千之间,我军伤亡也很可观,总计4200人。战斗随着夜幕降下而结束,威灵顿公爵随后撤出了四臂村,朝Genappe退却。

    17日上午,皇帝抵达了四臂村。在那里他使用左翼和预备军前进攻击了英军,将他们驱逐到了Soignies森林的入口处。右翼则经由松布雷夫追击陆军元帅布吕歇尔,后者正向Wavre撤离,似乎想据守那里。
    晚上10点,英军占据了圣让山,并以之作为自己的防线的中部,在Soignies之前的阵地就位。攻下它至少需要三个小时,所以我军不得不将进攻计划推迟到了第二天。
    皇帝在Planchenoit旁的Cuillon农庄设立了自己的司令部。是时大雨如注。如此,在16日,左右两翼和预备军在相隔两里格的两个战场上都参加了战斗。

圣让山之战
    上午九点雨势总算有所减弱,第一军也开始了行军,他们在布鲁塞尔大道右侧与敌军中路圣让山农庄相对的地方停了下来。
    第二军的右侧依靠着布鲁塞尔大道,左侧位于一个英军炮兵火力可以覆盖的小树林。胸甲骑兵作为预备布置在他们背后,近卫军同样作为预备被布置在了高地上。第六军以及受洛伯伯爵节制的Domon将军的骑兵右翼后方,用来对抗已经脱离了格鲁希元帅追踪意图攻击我方右翼的普鲁士军,这一意图被我们通过报告以及从被我们轻骑兵俘获的普鲁士将军那缴获的一封包含战斗序列的信件中获悉。军队充满了活力。

    我们预计英军有8万人,假设在入夜抵达战场的普鲁士人有1万5千人,这样敌人总数就超过了9万人,我军兵力处于劣势。
中午时分,所有准备均已就绪。热罗姆亲王率领第二军最左翼的一个师,向由敌人部分占据的树林。炮击随之开始,敌军用30门火炮支援他们派往树林中的军队,我方也布置了火炮(回击)。一点钟,热罗姆亲王占据了整个树林,原先驻守在那里的英军撤退到了幕墙后面。在80门火炮的掩护下戴尔隆伯爵对圣让山村发起了攻击。猛烈的炮火射击随即开始,而这确实造成了敌人惨重的伤亡。这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夺取)陂脊。戴尔隆伯爵第一师的一个旅攻占了圣上山村,第二旅受到了大量英军骑兵的反击,损失很大。与此同时,一个英军骑兵师从右侧攻击了戴尔隆伯爵的炮兵阵地,造成了几门火炮的无秩序。但是米约将军的胸甲骑兵向该师发起了冲锋,他的三个团被击溃并屠戮。

    下午三时,皇帝命令近卫军前进到第一军战役伊始所处的平地上,后者已经出发向前。行动已经被我们预见的普鲁士师开始在之后同洛伯伯爵的轻步兵接触,战火一直蔓延到整个右翼。这不过是个权宜之计,在其他任何行动之前我们便已经做好了迎接此处敌人攻击的准备。因此,后备部队都做好了支援洛伯伯爵的准备,而一旦普军进军我们便可以(凭借绝对优势)将其击溃。

    这一事件处理完毕后,皇帝便筹划攻取圣让山村,以期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但是由于一个不冷静,但同时在我军历史中很平凡,而往往又是很致命的一个举动,预备骑兵部队观察到了英军向后撤退的举动,而擅自登上圣让山的高坡,对步兵发起了冲锋,实际上敌军不过是为了躲避给他们造成惨重损失的我方炮兵火力。这一立即就付诸实施并且还得到后备部队支持的举动决定了这一天的态势,由于他们各自孤立并且在右翼危机还没被解决就已经发起,因此变得非常致命。

    因为敌军没有任何撤退的打算,所以他们派出了大量的步兵和骑兵,我军的两个胸甲骑兵师就这样投入了战斗,而余下的骑兵也赶往协助他们的同袍。(接下来)三小时中我军骑兵发起了多次冲锋,他们攻破了数个方阵,并从英军步兵那夺得了六面军旗。但是取得的这些进展却和我军骑兵因遭受近距离霰弹和步枪射击所受的损失不合比例。不过在逐退攻击我方侧翼的普军前,又不能调派预备步兵与骑兵协同作战。

    普军持续向我军右翼施压。皇帝又派出了迪埃姆将军指挥的青年近卫军和预备炮兵的几个炮连前往那里。敌军被成功遏制,被击败并开始退却。他们已经精疲力竭,我们也无需再畏惧他们。
    这也是必要向敌军阵地中央发起攻击的时刻。当胸甲骑兵因为敌人的霰弹射击而伤亡惨重时,我军派出四个营的中年近卫军以图给予支援,并守住阵地,如果可能的话撤回一部分骑兵。
    另外两个营被派往同先前曾攻击我军的普鲁士军队的极左翼保持接触,以免节外生枝。其余部队留作后备,一部占据着圣让山后的交叉路口,一部位于战场后方我军用来退守的阵地。

    这种状况下,战斗的胜利(主动权)已经被我方拿下了。我军已经夺得了敌军战役之初占据的所有阵地,不过因为我军骑兵过早的就发起了冲锋,并且一直没有被很好的使用,所以(当时的情况)也就无法期望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但是格鲁希元帅已经获悉了普军的动向,正在其背后紧追而来,这也足以确保我军在第二天取得一场光彩的胜利。
    步兵骑兵经过八小时的射击和冲锋后,军队对一天的结果充满了喜悦,战场已经被拿下,胜利已经被掌控。

    9点半,被派往圣让山陂脊另一侧协助胸甲骑兵的四个营中年近卫军,因为不断的被敌军霰弹火力所骚扰,试图用刺刀冲锋将敌军的炮兵驱散。这一天本应该就这么结束了,但是突然间几个中队的英军骑兵对中年近卫军的侧翼发起了冲锋,让他们失去了秩序。一些逃命者穿过了山丘。附近的一些团看到近卫军的部分士兵陷入了混乱,认为他们属于老近卫军,(结果)自己也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一切都完了,近卫军被击退了”的叫喊被传遍到了每个角落。士兵断言在一些方向他们甚至听到了“逃命去吧!”的呼声。恐惧在一瞬间蔓延到了整个战场,交通线变得变得毫无秩序:士兵、炮手和辎重都拥挤在了那里,担任后备的老近卫军备受责难,如今也深陷其中。

    顷刻间军队变成了一股混乱的人流。各兵种的士兵混杂在了一起,完全不可能将任何单位重组。察觉到这种情况后,敌军用骑兵攻击了我们。混乱再次加剧。随着夜幕的降下,我们也不可能有机会恢复部队的秩序并告诉他们问题所在。
战役就这样结束了,付诸了一天的努力,修正了那么多的错误,以及第二天可以预期的胜利都随着片刻钟的恐慌而灰飞烟灭了。即便是守护在皇帝身边的执勤卫队,也被攒动的人流冲散了秩序,之后便没有什么能应对这一洪流,除了盲从。未能运送回桑布尔河另一岸以及遗留在战场的物资都落到了敌人手里。现在也不可能去等待右翼部队(格鲁希)的来援了。众所周知,就算是世界上最勇敢的军队,如果和这些建制已经不存在的人流混乱的会合的话会变成什么。

    皇帝在19日上午从沙勒罗瓦渡过了桑布尔河。Phillippeville和Avesnes被确定为军队重组地。热罗姆亲王、莫朗将军和其他将军已经集结了一部分军队在那里。格鲁希元帅的右翼军团正在朝桑布尔河下游进发。
    如果从我方夺取的军旗和他们(战斗中)后退的举动来判断,敌人的损失必然非常巨大。而我方损失在重新收拢军队前还无法计算。不过在突然间失去秩序之前,我们也有数量可观的伤亡,尤其是骑兵,如此的致命,虽说很英勇。尽管遭受了这些损失,无畏的我军骑兵还是一直把守住了他们从英军手中夺取的阵地,直至战场上的混乱和无秩序状态让他们不得不放弃。到了午夜,由于道路的堵塞,他们也失去了秩序。
    炮兵像过往一样,赢得了荣誉。司令部的辎重被留在了平常的位置,它们被认为不需要向后挪动。到了夜晚落到了敌人手里。

    这便是圣让山战役的结果,法兰西军队的光荣一战,却又是那么致命。

评分

参与人数 2军饷 +2095 贡献 +159 收起 理由
Abercomby + 100 + 9 为啥我加不了那么多
月光丸 + 1995 + 150 现在居然可以打赏这么多 那就不加精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8 14: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拉摩的侄儿 于 2015-5-28 15:44 编辑

虽然大军公报被指责为惯于扯谎,但是有几点还是蛮有意思的:

利尼和四臂村,除了拿破仑对自己的伤亡讳莫如深外,其他几个数字估计的都比较准确,利尼的普军伤亡甚至比较保守,比普鲁士自己承认的都要少。
另外普鲁士的战报里,法军的利尼参战人数被估计为13万,超出了一倍,佳盟也被估计为13万,也接近一倍。

法军的官方文献里,英荷联军一直被称为英军。而且这个习惯还被一些法国历史学家继承了,比如吴塞。

关于骑兵“自发”冲锋的说法被后世许多史学家支持,而且还得到布拉克上尉的回忆录佐证,但是看英军的回忆录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如果自发的行动不可能维持这么好的秩序,更不可能在冲锋之后重新组织起来。
米约近3000名的铠甲骑士在近卫军2500名的轻骑兵支援下浩浩荡荡的走下谷底。为了将全部的压力都施加在位于拉艾圣至乌古蒙间的威灵顿防线中路,骑兵部队需要向左穿越布鲁塞尔大道。由于地形限制,他们只能以纵队队形前进,然后右转登上陂脊。据参战士兵回忆,这一场面非常壮观。“他们队伍齐整,步伐雄健,秩序井然,从来没有其他任何骑兵部队给我过如此大的冲击。”英军第三师的参谋Shaw Kennedy上尉写到。从气势上他们也确实实现了威慑到敌人的效果。“远远看去他们就如一排排狂风裹挟的海浪奔涌而来,靠近之后你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大地的震颤”。

至于攻破方阵和缴获军旗其实历来有争议的,英军只承认KGL第二旅的两面第五营和第八营丢失,吕纳堡营的被马吕斯的老爹拿了(XD)这三面,但是法方资料多是承认六面甚至更多。如果只看这三面会很有意思,就是三面统统都是被骑兵杀了个措手不及然后被抢了,而地点也都是拉艾圣附近和后方。那里的战斗从始至终都很激烈,并且很多时间法军步兵都受到骑兵的支援。但是另外几面就比较能说明问题了,尤其是一旦承认就是间接承认有方阵被攻破,法军骑兵难道会拿鱼竿从方阵里面往外钓军旗不成?而从始至终没有方阵被攻破是英国官方史学的最基本共识之一。

至于战败的方式……还是那句话,读法方文献有时会有郁闷,“你们究竟是怎么打输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5 收起 理由
月光丸 + 5 黑的好~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8 14:5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关于米约那句“我要冲锋了,请给予我掩护”,好像最初是科尔贝的回忆,然后梯也尔这老狐狸的引述。
吴塞有个分析,他认为近卫轻骑兵的非自发出动让奈伊以为是皇帝亲自下令——奈伊认为他的行动得到了拿破仑的支持——奈伊认为自己做的很对所以不顾一切的投入更多兵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28 15: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版主准备悍然盖一个精华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29 14: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拉摩的侄儿 发表于 2015-5-28 14:39
虽然大军公报被指责为惯于扯谎,但是有几点还是蛮有意思的:

利尼和四臂村,除了拿破仑对自己的伤亡讳莫 ...


第八营的王旗当即被第二轻步兵营的军士施特克曼(Sto(oe)ckmann)夺回,按照法军第24战列步兵团在奥斯特利茨没丢鹰旗(被第4战列步兵团当成自己的鹰旗捡回)的算法,不算丢失
实际上,法军胸甲骑兵虽然号称夺了六面,能拿出来的战利品很可能只有一面,即6月26日交给格鲁希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7-9-26 22:34 , Processed in 0.03284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