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735|回复: 3

艾劳会战之骑兵大冲锋浅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9 12:4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虽然这个是老话题了,不过考虑到网上偏颇说法很多,还是有必要码一个长贴

背景:
2月7日夜,双方争夺艾劳镇,各自损失了四五千人,最终以法军夺取艾劳告终,但苏尔特军的勒格朗、勒瓦尔师均损失较大。
2月8日凌晨,扣除正在赶往战场的莱斯托克所部,俄军在艾劳的总兵力大约为67000人,大炮有260门。法军此时的总兵力约56000人,大炮却仅有140门,只相当于俄军的一半。
凌晨六点半左右,俄军着手展开炮击,冰雹般的炮弹令艾劳镇上的法军出现了一阵短暂混乱。不过法军炮兵还是及时展开反击,双方的将近四百门大炮迸发出怒吼,掀起了“从所经之处粉碎、扫除一切的死亡飓风”。原本根据拿破仑的计划,此前攻占艾劳的勒瓦尔、勒格朗师将牵制俄军中央和右翼。圣伊莱尔师、奥热罗军和缪拉的预备骑兵则移向己方右侧,牵制俄军左翼,等待达武第三军抵达战场,而后联手发起合击,以六个步兵师和四个骑兵师的压倒优势兵力碾压敌军。上午八点多,拿破仑在艾劳附近的高地上观察到达武军正在接近,不待缪拉所部骑兵准备完毕,便命令圣伊莱尔师与奥热罗军发起攻击。
四十九岁的奥热罗当时正患急性风湿病,可还是毅然亲自带队参与冲锋,尽管他原本只能乘坐雪橇,最终还是骑上战马指挥部队。第七军德雅尔丹师、厄德莱师的12000名步兵随之出动。
扑面而来的风雪使得士兵们的双眼都难以睁开,只能一步拖一步的挣扎前进,更不要说准确看清前面的敌人。于是参与攻击的三个师就这样在暴风雪中迷路了,第七军的两个师开始往左越偏越远,与圣伊莱尔师拉开的距离也越来越大。就在风雪势头稍稍减弱的时候,这2个师的行军纵队还没来得及展开就撞上了由72门大炮组成的俄军炮群,送给了俄军绝佳的侧射目标。此外,由于寒风自北向南吹拂,俄军炮兵并没有受到冰雪扑面的影响,可以相对准确地瞄准射击,但原本要支援步兵前进的法军炮兵却只能盲目射击,第七军自此陷入世界上最优秀的两支炮兵的火网之中,即便德雅尔丹师能够突破俄军结合部,也在本尼希森早有准备的纵队反突击前铩羽而归。
散开的法军步兵给予了俄军骑兵天赐良机,科尔夫少将当即指挥一个骑兵旅攻入圣伊莱尔师侧翼,迫使其退回原战线。正当德雅尔丹师和当面的俄军扎波尔斯基旅恶战之际,曼陀菲尔少将指挥圣彼得堡龙骑兵团和附近的骠骑兵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入未及列成方阵的法军,虏获第44战列步兵团的一面鹰旗(圣彼得堡龙骑兵团也是整个拿破仑战争中缴获鹰旗最多的联军部队)。当法军次日前来清理战场时,他们发觉第44团的战死士兵遗体大致排成了一个“匚”字形,而俄军骑兵则是从缺口处快速杀入,这样的致命失误让这个团付出了损失六成的惨重代价。第16轻步兵团同样未及列阵,也只有四成士兵得以脱险。
德雅尔丹师第14战列步兵团的命运更为凄惨。该团第1营撤退到一块高地上,正面是堪称俄军精锐的弗拉基米尔火枪兵团和团属火炮,侧面则是不断冲锋的俄罗斯龙骑兵和骠骑兵。团长恩里奥受伤了,可第1营却仍然组成方阵在最艰难的条件下坚守不屈,第2营则与较为安全的第105战列步兵团会合。
根据马尔博的回忆,尽管“数以千计的哥萨克”淹没了平原,拿破仑还是从望远镜看到了这个团的坚强,他命令奥热罗元帅尽力拯救该团,奥热罗连续派了2个传令官去召回那个团。结果两个人都被“哥萨克”砍死。第3次,元帅派出24岁的马尔博,马尔博快马在“哥萨克”包围中冲出一条路,令第14团回撤。代理团长望着急速逼近的俄罗斯掷弹兵,自知已经不能幸免,他将一面鹰旗交给马尔博,让他带回给拿破仑,士兵们则发出了皇帝万岁的最后怒吼。出于携带便利,马尔博打算拆开鹰旗,只带走金属鹰——按照法军习惯,这样便不算丢失鹰旗,孰料尚未拆下俄军已然杀来,马尔博仅以身免,驰回本方军阵时又遭到老近卫军的齐射款待,所幸人马都没被射中。这则回忆带有典型的马尔博式夸张。然而不论真相如何,第14战列步兵团的命运已经注定,第1营没有金属鹰的旗帜被俄军带回了彼得堡,全团1900名官兵仅有500余人尚存战斗力,损失接近四分之三,堪称第七军之最。厄德莱师同样损失惨重被迫退却,正如法国军官保兰描述的那样,整个第七军“犹如风吹残雪”般崩溃。
尽管奥热罗在战报中宣称第七军仅仅损失了5200人,但根据其各团人数统计,艾劳会战当天仅步兵损失便至少有七千多人,马尔博更是夸张地宣称原本的1.5万士兵到傍晚为止已经只能集结起3000人,因为元帅和所有将领已经非死即伤,指挥这三千人的也不过是区区一名中校——实际情况自然比马尔博说得好一些,六名将官中终究还有两人安然无恙。不论如何,败退下来的第七军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圣伊莱尔师也只能勉强支撑。此时苏尔特的第四军勒瓦尔、勒格朗步兵师在左翼与俄军相互牵制,双方都没有发起决定性攻击的能力,达武的第三军、奈伊的第六军依然未能抵达战场,战况对法军极端不利,苏尔特的一位参谋后来说,“这不再是如何获得胜利的问题,与此相反,我们需要集中在还掌握着的地方”。暴风在此时也大致停止,法军的视野终于清晰,然而,拿破仑从公墓所在高地上只能看到一派绝望景象,法军必须有所作为,但此时唯一有能力发起大规模攻击的只有缪拉所部骑兵。

起始:
虽然如此,拿破仑仍然保持着冷静。他马上找来了缪拉,指着前面“打起仗来像公牛一样”的俄军对缪拉说:“你会让这些家伙把我们吞掉吗?”
缪拉立刻明白如果此时不阻止俄军,法军将被一分为二,并将输掉艾劳会战乃至整场战役。他必须带领他的骑兵勇敢作战,力挽狂澜。扣除此前已经投入战斗的各个骑兵师,缪拉此时手中还有三个骑兵师,共计4个胸甲骑兵团和8个龙骑兵团可供使用——不过,这十二个团仅有40个骑兵中队,在波兰和东普鲁士的艰苦冬季里,各个中队也大多出现了严重减员,投入战斗的胸甲骑兵和龙骑兵总共约有5000人,远不是日后神话中的“万骑大冲锋”。
缪拉扬起马鞭(尽管他随身携带着一把土耳其弯刀,却很少抽出来使用),跃马第一个冲了出去。由于事出仓促,缪拉只能临时拼凑部队,最接近他的是格鲁希将军指挥的第2龙骑兵师,之后是多特普尔将军的第2重骑兵师,克莱因的第1龙骑兵师(欠两个团)则负责掩护多特普尔的右翼。
12个骑兵团的5000名骑兵随之集体发动了冲锋。他们在白雪皑皑的平原上奔驰着,不断穿过第七军的溃兵——此次冲锋的目的,往高了说是试图打开局面,往低了说则是要拯救第七军的余部。
格鲁希的龙骑兵处在最前面,他迅速的将他的龙骑兵两翼展开,与身处俄军步兵前方,正在追杀第七军余部的俄军龙骑兵、骠骑兵展开激战。第2龙骑兵师第1旅很快便被击退,格鲁希本人也不幸落马,差点受伤,然而他随即上马再战,指挥第2旅以不小的代价击退俄军骑兵。然而,在法军龙骑兵面前,俄军第3、8步兵师已经摆开了完整的横队战线,龙骑兵就像拍击巉岩的浪涛一般无功而返。与此同时,克莱因的龙骑兵也击退了科尔夫的骑兵旅。

胸甲骑兵的突击
面对俄军的顽强抵抗,多特普尔的“铁人”骑兵必须投入战场,这些享受优厚待遇,被战友们称之为“大后跟”、“大靴子”的马上庞然大物如同霍夫之战一样展开了猛烈冲击。多特普尔此前曾向拿破仑夸口,“陛下,你只用看到我的大后跟,他们就像踩穿黄油一样冲进敌阵!”面对刚刚击退了格鲁希的俄军步兵,将近2000名胸甲骑兵以快步整齐推进,尽管步伐并不匆忙,却自有一股摄人威势。不过,在俄军尚属完整的步兵阵型面前,胸甲骑兵的第一次攻击依旧铩羽而归,但经验丰富的骑兵们立刻转向侧面,而后重整部队,以泰山压顶之势杀入俄军防线最薄弱的地方——第3步兵师与第8步兵师的结合部。
胸甲骑兵的第2波冲击最终撕开了防线,多特普尔与格鲁希的骑兵如同开闸洪水般涌入俄军战线后方,俄军的第二线部队未及结成方阵、也没有组成连续战线,便被骑兵淹没。胸甲骑兵甚至闯入了俄军总部附近的一片小树林,两个俄军骑炮连此时不分敌友地猛烈喷射霰弹,总算用24门火炮挡住了法军骑兵洪流,多特普尔将军也在此时腿部中弹,丧失了战斗力,六天后伤重而亡——以此践行了他在霍夫战后许下的诺言  “陛下!为了展现我配得上如此荣誉,我必须为皇帝陛下而死!” 。
就在法军骑兵突击势头被挡住的同时,俄军第3、8步兵师的士兵惊恐过后开始勇猛还击,他们重新组成了战线,向着法军骑兵展开狂乱而猛烈的射击。一面是俄军威力可怕的炮群和骑兵预备队,一面是俄军步兵的刺刀与步枪,法军骑兵身处困境,一场混战就此展开。克莱因的骑兵尽管试图撕开俄军第2、3步兵师的结合部,但腹背受敌的帕夫洛夫斯克掷弹兵团临危不惧,第一列士兵坚持射击,第二、三列士兵后转射击,无隙可乘的第1龙骑兵师只得打道回府,却也免去了胸甲骑兵即将遭受的厄运。
在俄军当中,哥萨克是极具传奇色彩的一个兵种,他们被拿破仑称赞为世界上最好的轻骑兵,其指挥官顿河哥萨克阿塔曼普拉托夫也堪称整场拿破仑战争中最优秀的轻骑兵将领。不过,由于错过了整个1805年战局,普拉托夫还是在艾劳才第一次遭遇法军,而他这回就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战斗力和嗅觉。英国观察员威尔逊写道,“当胸甲骑兵向俄军战线中部发起拼命冲锋、穿过了一道间隙时,哥萨克立刻冲开了他们,用长矛刺杀他们,将他们打下战马,在极短的时间内,五百三十名哥萨克便装备着从死者身上取得的战利品返回战场。”
缪拉的骑兵已经完成了突破的壮举,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冲击效果的淡化,此时法军骑兵已经处于近乎绝望的窘境,缪拉只得下令骑兵沿原路返回。皇帝看见了这一切,他立刻下令贝西埃率领近卫军骑兵再次冲锋俄军步兵,同时发起救援——缪拉的骑兵原本意在拯救奥热罗的步兵,但此刻他们也需要近卫骑兵的援手。

近卫骑兵出动
打头阵的是达尔曼将军指挥的1000余名近卫猎骑兵(包括马穆鲁克在内),他们一度破开了一个有所残损的俄军方阵,却被另一个方阵击退,最终与俄军骑兵和炮兵陷入混战。正在此时,奥德内将军指挥的900余名近卫掷弹骑兵终于抵达战线,他们是骑着黑马、头戴熊皮帽、身姿威武的重骑兵,尽管未曾佩戴胸甲,也被不少俄军误认为是人高马大的“近卫胸甲骑兵”。一部分重骑兵将猎骑兵解救出来,另一部分则和俄军骠骑兵展开厮杀。组织也已相当混乱的俄军骠骑兵来自三个不同的团,但在恶战中毫不畏惧,硬是在刀剑搏杀中将近卫掷弹骑兵击退,所幸指挥一半掷弹骑兵的勒皮克经验丰富,他随即命令退却骑兵重整队形,指挥手中的两个完整中队杀退了已经队形混乱的俄军骠骑兵。此后,近卫猎骑兵与近卫掷弹骑兵相互掩护,两度突破俄军战线,为骑兵大部队打开了一条血路,勒皮克上校甚至率领两个掷弹骑兵中队突入俄军阵线中部。据并未参与冲锋的第20猎骑兵团军需军士帕尔坎听来的消息,一名俄国军官表示,“投降吧,将军。你的勇气把你带得太远了,你在我军战线后方”。勒皮克如此回复:“看下这些脸庞,看看他们是否愿意投降?”随即以跑步发起猛烈冲击。步兵、骑兵、哥萨克与近卫掷弹骑兵间的一番血战因而不可避免。
激战中的近卫猎骑兵和掷弹骑兵都损失惨重,达尔曼将军受了致命伤,猎骑兵折损官兵245人、战马235匹,至于近卫掷弹骑兵,他们死伤官兵185人,此外还有1名军官和51名士兵成为俄军战俘——第1、2中队的鹰旗也落入哥萨克手中,随后辗转流入德意志商人掌握,直至1911年才得以回归法国。

传说
勒皮克亲自率领的两个近卫掷弹骑兵中队付出了刻骨铭心的代价,他们起初只有三十余人得以归队,蒙受了与奥斯特利茨会战中列普宁公爵所部俄国近卫骑兵类似的惨痛损失。据帕尔坎记载【注意,他不是目击者】,拿破仑亲自赶来拥抱勒皮克,并对他说:“你身陷敌阵,我得不到任何消息,以为你们已经投降。”勒皮克慨然回答:“你永远只会得到我们战死的消息而不是投降的消息。”拿破仑随即将其提拔为将军。俄军则径直认为深入的法军近卫骑兵几乎覆没,俄方参战者达维多夫写道,“近卫掷弹骑兵的两个中队位于退却中的敌军骑兵后方,在教堂和第二条战线之间扔下了性命”,叶尔莫洛夫的回忆大致相同,“两个法军近卫胸甲骑兵中队迷了路,发现他们身处我军步兵和骑兵之间,只有少数人得以逃生”。
中午之前,整个艾劳战场呈现犬牙交错的复杂态势,法国骑兵在反复冲杀,俄国步骑兵也在顽强地反击,并一度攻入艾劳城内。拿破仑所在的艾劳墓地成为俄军炮兵的重点轰击目标,在密集的炮火下,拿破仑身边的卫兵换了一批又一批,法军连近卫军都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动摇,来自符腾堡的观察员甚至声称近卫步兵当天因炮击所致的死伤有400余人!但他始终没有离开半步。当突击俄军阵线的缪拉所部骑兵折返后,反击中的俄军步骑兵竟有“一支4000人的俄国掷弹兵”(实际上,根据达维多夫、米哈伊洛夫斯基-丹尼列夫斯基的记载,这支部队是一个迷路了的步兵营,应当只有500-600人)脱离支离破碎的阵线,径直杀向拿破仑。
激战中,第1近卫掷弹兵团第1营的鹰旗被炮弹打断,护卫它的一名军官不幸战死,五名军士受伤。所幸另一名军官疯狂冲入俄军阵列,夺回了鹰,将它插到一根枪管上鼓舞士气。
就在贝西埃的近卫步兵奋战之际,缪拉正在着手重组骑兵,多特普尔的胸甲骑兵当天已经无法继续投入战斗,格鲁希的龙骑兵只能掩护近卫炮兵,倒是克莱因的龙骑兵还能继续在右翼投入前线战斗。当他看到拿破仑遇到危险,就急命并未参与大冲锋、建制大体完整的布吕耶尔轻骑兵旅回援,他们快速杀入俄军步兵侧翼,步骑合击成功将其击退。

落幕
就这样,俄军的反击与法军的进攻都暂时告一段落,双方都失去了发起决定性攻击的能力。在七千名前后参与冲锋的骑兵中,约有两千余人死伤,而俄军的损失已经无法考证。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8 13: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考证,在这次冲锋中,约有一千俄军丧失战斗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8 13: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段在《拿破仑战纪》中有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28 11: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cjl 发表于 2016-5-28 13:12
据考证,在这次冲锋中,约有一千俄军丧失战斗力

俄军只有一千伤亡未免有点不那么令人信服。
一般资料都记载,俄军损失数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7-9-24 14:53 , Processed in 0.03783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