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004|回复: 11

[我心] 【原创】基兹利亚尔的雄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22 20: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女子自从看了四集的纪录片《拿破仑侵俄战争》之后,便喜欢上了俄军第二集团军司令巴格拉季昂亲王,也因此把纪录片看了一遍又一遍,都快要把内容背下来了。后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我找到并加入了咱们这个论坛,也算是找到一个历史和军事迷的家了吧。因为平时比较喜欢写东西,所以这次也是有写一些关于巴格拉季昂的文章和诗歌什么的,算是向这位勇敢而英俊的将军致(biao)敬(bai)吧,写的不好,而且因为是女军事迷的缘故,文章风格比较矫情,还请大家见谅O(∩_∩)O~希望大家会喜欢我的文字吧~

评分

参与人数 3军饷 +208 收起 理由
塔兰托公爵 + 3 鼓励!
橘与倦怠 + 5 欢迎!
月光丸 + 200 鼓励新人发帖!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2 20: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更】基兹利亚尔的雄鹰
随着一声榴弹爆炸的巨响,博罗季诺战场的俄军阵地上顿时冒出一股浓烟。
“亲王受伤了!”一名已经年迈的步兵和他的战友们说,将士们回头望了望,便又赶快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战场上,他们继续向不远处的法国人射击。
俄军第二集团军总指挥彼得 伊万诺维奇 巴格拉季昂将军的白色的军装马裤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刚刚爆炸的那枚榴弹的碎片击中了他的左腿。他疼得厉害,满脸都是汗。战地医院的一生们赶来了,他们要求这位亲王赶快离开阵地,去医院治疗伤口。但是亲王拒绝了,他甚至连都没顾得上包扎一下血流如注的大腿上的创伤处,就继续投入了战斗。他的意识是清醒的,他下达的每一句军令都是和平常一样清晰而果断,但是极度的疼痛让他瘦削而刚毅的面庞变得扭曲。
由于伤口没有得到及时的包扎,鲜红的血液已经浸透了他的裤腿,白布上血红的一片越来越大。他感觉到眼前一黑,栽倒在马背上,昏了过去。
医生和护士们将将军从马背上搀扶下来抬上担架。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着马车将他送到位于西弥村的临时战地医院。
所谓战地医院,也不过是战争打响以来,俄国军队向村民借用的几间小房子而已。由于这几天将士的伤亡十分惨重,医院里的药品已经出现短缺。医生们因为几天几夜连续的坚守在手术台上,也已经筋疲力尽了。但是巴格拉季昂将军的伤情仍然让整个医院都忙碌了起来。医生们都知道,这位步兵上将在俄军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他是来自格鲁吉亚公国的亲王,17岁时就以中士的身份开始在俄军中服役,23岁时便开始崭露自己卓越的军事才华。他是苏沃洛夫将军最疼爱的弟子,也是俄军中广受人们看好的少壮派将军。他的存在,对于俄军抗击法国入侵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紧急的抢救开始了,医生们尽了全力,总算是止住了血,但是伤口实在是太深了,已经触及到了骨头。医院里甚至连足够的消炎药物都没有,棉纱也少得可怜,最终,忙了大半天的医生们只能先为巴格拉季昂亲王进行消毒和简单的包扎,就连消毒和麻醉的药液都是用伏特加代替的。
亲王依旧昏迷着,他有时候会清醒过来一些,但是很快又会失去意识。他负伤的消息已经由信使传达到了圣彼得堡,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和朝中的文武百官都感到心急,但他们却又无能为力。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5 收起 理由
白剑初 + 5 期待下文~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3 00: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定居在圣彼得堡的格鲁吉亚王室成员则更为心急,对于他们而言,彼得亲王不仅是保卫疆土的将军,更是亲人和领袖。在他的父亲伊万亲王去世之后,彼得和同样在俄军服役的哥哥罗曼就成了王室的当家之人。而这两个王子之中,彼得的军事才能和魄力明显更胜一筹,所以他几乎成为了格鲁吉亚王室中的主心骨。拿破仑入侵德国之后,彼得和罗曼都出征去了战场。战争打响仅仅三个月,罗曼就牺牲在了前线。如今彼得的负伤更是让好不容易才从罗曼的死讯带来的悲痛中摆脱出来的王室的成员,特别是女眷们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忧。
彼得亲王的母亲瓦莲金娜 巴格拉季昂夫人年事已高。人们因为担心老太太会扛不住这接连的突如其来的变故,所以都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她。巴格拉季昂夫人因为长子罗曼的死讯生了一场重病,如今她的病情刚刚好转,她的女儿,格鲁吉亚王室唯一的公主伊莲娜 伊万诺夫娜 巴格拉季昂一直在她身边照顾着她。瓦莲金娜夫人总会问女儿关于彼得的一些事,作为母亲,她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一直征战在前线的儿子。
伊莲娜只能拼命地向母亲隐瞒哥哥受伤的消息。这位公主已经44岁,但是从没有结过婚,她一直和父母一起生活,父亲去世后,她自然而然地担负起照顾母亲的重任。对于母亲的询问,她只能每日强作欢颜,告诉她哥哥一切都很好,而且很快就要凯旋归来了。巴格拉季昂夫人听到女儿这样说,悬着的心总能稍稍感到一丝宽慰,满是皱纹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
但是伊莲娜知道,彼得哥哥在前线的情况并不乐观,她听从前线回来的信使说,哥哥已经在战地医院昏迷了三天,他的伤很重。
伊莲娜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也说不清这种感觉来自于哪里,或许是女人特有的直觉吧。伊莲娜觉得,这种不好的感觉和罗曼哥哥去世前的那些日子她慌乱的心绪很是相似。
她再也坐不住了,她决定亲自去看望彼得。这个几乎从不和朝中其他家族有来往的公主第一次和同族的姐妹们一起去了在外交大臣阿拉克切耶夫家举行的宴会。虽然外敌大举入侵,但是这些俄国贵族家的夫人、小姐们仍然喜欢用宴会的方式享受自己的生活,好像紧张的局势和她们并没有关系一样。
伊莲娜并没有多少心思去为了参加宴会而打扮自己,她只是在堂姐的一再劝说下勉强化了淡妆,穿上从没试过的玫红色晚礼服长裙,坐着家里的马车到了阿拉克切耶夫的家中。
与宴会上一派欢笑、愉快的气氛不同的是,伊莲娜脸上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是凝重而忧郁的。她甚至有些不能理解身旁跳着欢快的舞步的姑娘们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还能毫无顾虑的露出笑容,毕竟她们中很多人的父兄此时也正在战场上与敌人拼命。
伊莲娜一个人静坐在距离外交大臣家客厅里距离大门最近的位置上,她在等一个人。
过了很久,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从门外走了进来,他就是阿拉克切耶夫。
宴会的宾客们见男主人回来了,连忙都停下谈话和舞步,纷纷走到他身前向他行礼并问候。
伊莲娜之前并不认识阿拉克切耶夫,她在听到人们尊敬地称呼他为“外交大臣”之后,才知道这就是自己一直在等的人。她站了起来。
阿拉克切耶夫一一向到访的宾客们回礼,和他们亲切地交谈。他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一个陌生女人一直在注视着他,她的目光中写满了忧郁,脸色显得十分苍白。
终于,宾客们散去了,客厅里的舞曲重新奏响,阿拉克切耶夫本就疲惫的身子感到更为劳累了,他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就被一个身材高挑,面色凝重的女人拦住了。
那女人正是伊莲娜,“请问您是外交大臣阿列克谢 安德列耶科维奇 阿拉克切耶夫阁下吧。”她问。
阿拉克切耶夫点点头,伊莲娜直截了当地继续问:“那么请您告诉我,现在西线第二集团军具体在什么位置?”
外交大臣被问得一愣,他压低声音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问这些?”
伊莲娜从贴身口袋中取出代表着格鲁吉亚王室的勋章,平静地说:“我是巴格拉季昂家的人,请您告诉我吧,第二集团军到底在什么地方。”
阿拉克切耶夫这才发现,眼前这个女人的面容与他熟悉的彼得 伊万诺维奇 巴格拉季昂很像,他们都有着更像是亚洲人的面孔,和典型格鲁吉亚人才有的又高又大的鼻子。
“请您跟我来这边说话吧。”阿拉克切耶夫将伊莲娜带到他在二楼的书房。
“您之所以会来问我第二集团军的位置,是因为您已经知道了前线的一些情况对吧?”他问。
“是的,我听从前线回来的信使说,第二集团军和法国人进行了激烈而残酷的战斗,双方的伤亡很惨重,我哥哥他也受伤了。”伊莲娜回答。
阿拉克切耶夫点点头,“那么比起第二集团军的位置,我想您更关心的一定是彼得亲王此时的状况和位置对吗,巴格拉季昂小姐?”他继续问。
“您说得对,我就是为这事才来找您的。”伊莲娜轻轻地说。
“彼得亲王在弗拉基米尔省的西弥村,那里有我们的战地医院,他在那里接受治疗。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不过我可以告诉您,今天信使带来的消息说,他的情况并不乐观。”阿拉克切耶夫在说着这话的同时,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伊莲娜的神情。
伊莲娜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她在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谢谢您了,那么我想请问的是,从这里到西弥村应该怎么走?您能告诉我具体的路线吗?”她问。
“您为什么要问这个,您要去那里?”阿拉克切耶夫有点惊讶地望着眼前这个女人。
“是的,请您告诉我路线吧。”伊莲娜说。
“好吧,您会读军事地图吗?”
“会的,小时候父亲教过我。”
“那您拿着这个吧,这是从这里到战地医院的军事路线图,您可以把它带在身上,不过我要提醒您的是......”
“提醒我如果在路上遇到敌人,即使自己死去也不能让地图落到敌人手里对吗?您放心吧,我懂得这些。”伊莲娜打断了阿拉克切耶夫的话,她的神情有些焦急。
“您说的没错,可是您要怎么到那里去呢?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可以让我的马车夫送您过去,毕竟那是很远的路。”阿拉克切耶夫感觉到伊莲娜这个女人的不平凡。
“谢谢您了,不用您费心,我可以骑马过去,这样也会更方便一些。”
“您会骑马?”阿拉克切耶夫彻底惊讶了。
“当然,我是巴格拉季昂家的人,再见了,阁下,愿您一切平安。”伊莲娜微微一笑。
伊莲娜走出了书房,留阿拉克切耶夫一个人继续坐在那里惊讶。“真是个不一样的女人啊!”他感叹着,不过想想彼得 伊万诺维奇 巴格拉季昂平日的样子,他也就不感到惊奇了。
“再见了,姐姐,我要去战地医院看望彼得,请你们不要把这事告诉我妈妈,也拜托你们帮我照顾她,谢谢你们了。”伊莲娜和堂姐道别后,一个人坐上马车回了家。
回到家之后,她以最快的速度洗掉了脸上的脂粉,脱掉了一直让她感到不自然的晚礼服裙装,再换上格鲁吉亚男人的衣服,并将自己的长发束好藏进帽子里,穿上黑色的高筒马靴。
她悄悄地来到厨房,点亮了一支蜡烛。借着蜡烛的光亮,她从柜子中取出几样格鲁吉亚民族最常用的食材放在自己常用的背包之中,又拿了一副最为简易的餐具,也放进包里。
她来到母亲的房间里,母亲正在熟睡着。她轻轻地在母亲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在心里说:“妈妈,我要去很远的地方看望彼得哥哥了,他受了很严重的伤,我实在放心不下。因为怕您担心,所以不敢告诉您,请您保佑哥哥平安无事好吗?”
她走进府邸的院子,请负责照看马匹的老人帮忙打开马厩的门,她挑了一匹最年轻力壮的马,牵着它走出了马厩,来到院子里。
她利索地骑上马,将自己随身带着的背包背好。“您这是要去哪里啊?这么晚了不休息吗?”老马倌问道。
“安得留沙大叔,我只是想去看看彼得亲王,请您替我保密,不要告诉我妈妈,可以吗?”
“好吧,公爵小姐您要注意安全,祝您一路平安,也祝亲王早日康复,凯旋归来。”
“谢谢您,安得留沙大叔,我走了,再见。”伊莲娜将披风披在身上,熟练地扬起马鞭,骑着马离开了府邸的院子,奔向了茫茫的黑夜之中。

点评

支持: 5.0
支持: 5
女性的视角,有意思  发表于 2015-7-24 21:2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5 16:26:4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圣彼得堡到西弥村要走很长的路,正常说来骑马的话也需要至少一个星期左右。但是伊莲娜等不了那么久,她几乎用最快的速度赶着路,而且日夜兼程,从没停下来休息过。就这样,四天四夜之后的傍晚,她终于来到了西弥村的战地医院。
守卫医院的医护人员们拦住了她,他们很是惊奇地看着眼前这个身着东方服装、穿着马靴的人,他们觉得这张脸似乎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请问您是谁,为什么来这里?”
“我叫伊莲娜 伊万诺夫娜 巴格拉季昂,是彼得 伊万诺维奇 巴格拉季昂公爵的妹妹,我是来看我哥哥的,请你们让我进去。”经过了长途跋涉已经很疲惫了的伊莲娜用不很熟练的俄语说道。
医护人员和士兵们看着眼前这个带有浓重东方口音的女子,感觉到她的确和巴格拉季昂亲王很像,但是他们不敢贸然行事,于是其中一个卫兵立刻进去询问巴格拉季昂亲王。
片刻之后,进去询问的那个卫兵从里面出来了,“夫人,请进吧。”他说。
伊莲娜冲卫兵点点头,下了马,提着自己一直带着的那个包走进了医院的病房。
所谓病房,不过是临时征用的农户的土坯房,伊莲娜走了进去,卫兵为她撩开挡在屋子中间的那层白帘子,她看见了她哥哥。此时的彼得正躺在床上,虚弱得厉害,病重的他似乎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雄姿,他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身上的军装早已沾满了血迹。
看见伊莲娜进来后,彼得挣扎着想坐起来。伊莲娜赶紧快步走到哥哥的床边,拦住了他,帮助他重新躺下。
伊莲娜望着彼得身上的伤口,不禁哭了出来。彼得有些吃惊,他几乎没看见过妹妹哭,看着泪流满面的伊莲娜,他有些不知所措,只是用手抚着她的头,安慰她::“不要哭了,亲爱的,我还活着呢。”
“你疼不疼啊,流了这么多血,一定疼坏了吧......”伊莲娜哭得更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6 02:4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5-7-26 03:33 编辑

于是
梅特涅成了楼主的好帮手
叶卡捷琳娜女大公成了楼主的情敌……

另,虽然是文学作品,人物背景还是得注意下:罗曼是彼得的弟弟,1834年因热病死于格鲁吉亚首府第比利斯……彼得是长子,还有一个弟弟叫亚历山大,其父母的其他子女至少没有存活记录。阿拉克切耶夫不是外交大臣,也不喜欢舞会,不过这种背景NPC直接改成鲁缅采夫就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6 10: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Gustavus 发表于 2015-7-26 02:45
于是
梅特涅成了楼主的好帮手
叶卡捷琳娜女大公成了楼主的情敌……

哎,我查到的资料是罗曼是彼得的哥哥啊
抱歉.......阿拉克切耶夫是陆军大臣,这个是我的笔误,呜呜呜还请原谅,我还真不了解阿拉克切耶夫的具体情况,就随便写了写,谢谢亲的指正。
梅特涅.......关于这个人我不想说什么(其实挺烦他的,抢走了我们年轻的昂婶(原谅我习惯性叫彼得亲王“昂叔”))
皇妹的问题........其实还好啦,我比较喜欢写兄妹之间的情谊,所以也不冲突(虽然往往兄妹就被我写成了恋人一般的感觉.......)
不得不承认,这篇脑洞一样的文字在很多层面不符合真实历史,感谢层主提醒O(∩_∩)O~,我还真不知道彼得亲王有个弟弟........女主伊莲娜小姐的确是我编出来的,可能就是希望在昂叔去世之前能够有个亲人去陪伴他吧。
另:提前剧透一下:日后,伊莲娜小姐会和俄军一个重要将领在一起(好吧我的虚构真是越来越扯了,亲们不要打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6 10: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Gustavus 发表于 2015-7-26 02:45
于是
梅特涅成了楼主的好帮手
叶卡捷琳娜女大公成了楼主的情敌……

还有,因为小女子很是喜欢彼得亲王,但是现在能查到的昂叔(原谅我这么矫情地称呼......)的资料比较少,感觉前辈的知识好丰富,能不能请前辈多指教指教在下啊~现在感觉我所了解的彼得亲王的形象还比较抽象,而且主要的都是申格拉本和博罗季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6 22: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5-7-26 22:59 编辑
基兹利亚尔の筠 发表于 2015-7-26 10:33
哎,我查到的资料是罗曼是彼得的哥哥啊
抱歉.......阿拉克切耶夫是陆军大臣,这个是我的笔误, ...
日后,伊莲娜小姐会和俄军一个重要将领在一起

不是米洛拉多维奇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6 22: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基兹利亚尔の筠 发表于 2015-7-26 10:36
还有,因为小女子很是喜欢彼得亲王,但是现在能查到的昂叔(原谅我这么矫情地称呼......)的资料比较少, ...

米卡贝里泽这篇博士论文是英文里最详尽的
http://diginole.lib.fsu.edu/etd/244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7 17: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Gustavus 发表于 2015-7-26 22:31
不是米洛拉多维奇吧……

不是.....其实我想到的是米哈伊尔波格丹诺维奇巴克莱德托利.......(不要打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7 17: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Gustavus 发表于 2015-7-26 22:31
米卡贝里泽这篇博士论文是英文里最详尽的
http://diginole.lib.fsu.edu/etd/2445/

好滴!谢谢前辈O(∩_∩)O~我去读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10 19: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没关系的,你是怎么赶过来的,有人陪着你一起来吗?这一路上一定很累了吧。”彼得公爵用轻柔的语气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我是骑马来的,一点都不累。没有人陪我一起来,我没敢告诉妈妈你受伤的消息,怕她担心。”伊莲娜轻轻地回答道。
彼得公爵默默地点了点头,伊莲娜伸出手去紧紧地攥住了哥哥的手,“你安心地养身体就好,家里的人都很好,事情也都不需要你担心,等你把伤养好了我们一起回家,好吗?”她问。
“辛苦你了,亲爱的,战争开始以来家里的重担全都压在你一个人身上,一定很累吧?看你比几个月前瘦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7-11-18 14:10 , Processed in 0.04300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