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楼主: 灭火小太阳

[翻译] 威灵顿的半岛战争将军和他们的会战(会战概述部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7-10-5 20:28 编辑

罗利萨(1808.8.17)

  为了贯彻英国内阁对支持西班牙起义和葡萄牙爱国者对法军占领的反抗的决议,亚瑟•韦尔斯利爵士和他的14000人的军队在蒙德哥湾登陆(1808年8月1-8日),随后和2000名葡萄牙军队汇合,向里斯本进军。于奥比杜什,英国人打响了他们在半岛战争的第一枪(1808年8月14日),,在那里,英国步兵和被派来牵制英葡联军的安格尔-葡萄牙行军的一支拥有4350人的法国军队相遇。法军于1808年8月17日在茹阿里卡部署防御,在这里他们将会发起数次反击对抗联军的连续进攻,在他们在这一天晚些时候被侧翼包抄前,法军在抛弃了三门火炮和几百名俘虏后撤退。
Wellington; Burne [6]; Elphinstone [15]; Hill [21]; Robe [35]; Spencer [3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7-10-5 20:28 编辑

维梅鲁(1808.8.21)
在茹阿里卡赶走法军后,亚瑟·韦尔斯利爵士向维米埃罗运动,在这里他可以掩护其援军登陆,他的力量也随援军的到来增强到共计17000英国步兵,2000葡军和18门火炮的规模。而朱诺在留下7000人以防守里斯本且预防后续的登陆后,指挥法国葡萄牙军团以13000人的兵力,包含一只强大骑兵力量和24门火炮,去同韦尔斯利交手。他计划在1808年8月21日破晓向英国人发起出其不意的攻击来拿下胜利。但是由于地形复杂艰难,他的军队直至天青日白才得以投入行动,即使计划被耽搁,心怀把英国人再次赶回船上的自信,朱诺的老兵们英勇的行进。“他们看上去过分不谨慎,比我所发现他们在之后的表现还要不够谨慎。”韦尔斯利后来说到。在英国横队以韦尔斯利的标准防御战术隐藏于山脊之后,法国散兵无力掩护跟随他们的总队并遭受了英国来复枪手的迂回。朱诺的进攻失败了,并在正午以损失15门火炮为代价撤退。在会战过程中登陆的中将哈里·伯拉德爵士,韦尔斯利新到的上司,制止了韦尔斯利的追击。第二天前来接替伯拉德的中将休·达尔林普尔肯定了这个决定,在约翰·穆尔爵士所率援军登陆前不采取任何行动。
Wellington; Burne [6]; Hill [21]; Murray [28]; Robe [35]; Spencer [38]; Walker [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3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7-10-5 20:32 编辑

撤向科伦纳((1808.12.25–  1809.1.11)
1808年10月早些时候,接替指挥在葡英军的约翰·穆尔爵士接到了命令,留下10,000人防御葡萄牙,带领剩下的20,000人支援西班牙北部的爱国者。在那里他将得到另一支于科伦纳登陆的戴维·贝尔德爵士指挥下17,000人的部队支援。1808年穆尔抵达萨拉曼卡时获悉拿破仑已经进入西班牙,并击溃了西班牙北部和中部的西班牙军队。12月9日穆尔的一位高级副官,格雷厄姆,从马德里撤回并报告说拿破仑已经占领了那座城市。12月11日穆尔向北行军,试图与贝尔德在巴亚多利德会师。途中,他发现在西班牙的法军总兵力达到了300,000人,苏尔特元帅从布尔戈斯向西挺进,后面跟着的是朱诺的葡萄牙军团。穆尔随后于12月20日与贝尔德在马约加会师。英国骑兵1808年12月21日在萨阿贡取得的胜利迫使苏尔特在Carrion停下,穆尔希望赶在朱诺抵达前于该地击败苏尔特。拿破仑放弃了入侵葡萄牙的计划,集结他的军队以应对穆尔,并从马德里迅速北上。当他们穿过瓜达拉马时,拿破仑亲自率领他的先头纵队穿过暴风雪。正向苏尔特进军的穆尔发现自己有被大量敌人包围的危险。到1808年12月24日时,他只剩下最后一种选择,立刻撤向最近的海港,科伦纳。
撤退路线穿过300英里的恶劣地形,同时缺乏大型的驻扎地,也没有多余的食物和柴火。为了与法军交锋而连续几周的急行军使部队精疲力竭。原本满怀信心迎接胜利,却被命令以更快的速度撤退,这使得部队士气低落。严寒的天气给这支没有充分准备,缺乏补给的部队带来的是纪律的崩溃,暴动与劫掠横行,对当地酿酒厂的掠夺尤甚。只有那些与尾随的法军接触的部队,即佩吉特指挥的预备师,和分别由克劳福德和阿尔滕指挥的两个轻步兵旅,仍然保持遵守军纪。
1808年12月26日,跋涉过被大雨摧残得几乎成为泥沼的道路,穆尔的大部分部队渡过了位于贝纳文特已经泛滥的埃斯拉河。12月29日一个法国骑兵旅涉过埃斯拉河,但被英国轻龙骑的一次冲锋所击退。穆尔快速行军,不仅为了避免被包围的危险,也为了在他的军队挨饿前抵达他在沿科伦纳公路设置的兵站。12月30日,他终于抵达加利西亚山脉的入口阿斯托加。在山口前的本比夫雷,英国和西班牙士兵以相同的方式强行闯入了酒窖并喝得不省人事。当部队继续行军时,很多人掉了队,后来被于1809年1月1日入城的法国龙骑兵击杀。同一天拿破仑获悉,奥地利正在进行动员以对抗他。英军已不再触手可及,拿破仑将追击任务交给了苏尔特,自己则出发返回巴黎。
1809年1月1日,穆尔的部队抵达比利亚弗兰卡,却洗劫了自己的仓库。由于在仓促中浪费了大量库存,原本两周的补给在两小时内消耗殆尽。士兵们强闯住宅搜刮酒水。直到1月2日穆尔本人抵达后,军纪才得到一定恢复,毕竟本比夫雷幸存者的残破身躯警示着他们。为了解决补给问题,同时防卫米尼奥一线,两个轻步兵旅被派出前往比戈上船,并在10天后抵达了维哥。1月6日穆尔在卢戈停止行军,但当苏尔特拒绝进攻时,他在1月9日继续撤退。曾一度因有希望战斗而奇迹般上涨的士气,在士兵们无法御寒,食物也不足的阵地里坚持两天后,最终还是崩溃了.第二天部队为离开冰封的群山而挣扎,最终在1809年1月11日看到了海面。在这种新的处境下,配给的分发和周围温度的上升对部队有着不可思议的影响,他们在当天便抵达了科伦纳。但是,这场撤退中的伤亡是可怕的,至少5,000名士兵和大量随军平民因暴晒和精疲力竭而死亡,或因掉队被俘。虽然军纪崩溃,但是没有一门大炮和军旗损失。
Alten [1]; Beresford [3]; Burne [6]; Clinton [8]; Craufurd [12]; Erskine [16]; Graham [19]; Hay [20]; Hill [21]; Hon J Hope [23]; Leith [26]; Murray [28]; Paget [30]; Slade [37]; C Stewart [4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7-10-5 20:31 编辑

科伦纳(1809.1.16)
由约翰·穆尔爵士指挥的英军比苏尔特元帅指挥的法军提前两天抵达科伦纳,但是英国的运输船在比戈因为逆风而耽搁,在1月14日才抵达科伦纳,但此时苏尔特也已经抵达并迫使英军前哨撤回主力部队。穆尔此时已经知道战斗无法避免,便先让他的伤兵,大多数火炮和所有的骑兵登船,给他的士兵重新装备上了科伦纳兵站崭新的火枪,并在城市外围建立了一道防线。在苏尔特还未发动进攻的时候,穆尔先让由佩吉特指挥的预备师后撤,准备好于1月16日下午早些时候登船。苏尔特以16,000人的优势对阵穆尔的15,000人,他快速挺进,并充分利用他在火炮上的优势。由霍普据守的英军左翼被击退,戴维·贝尔德爵士指挥的中线压力陡增。法国人坚信他们已经绕过了英国人的右翼,向前突进,却发现自己遭到佩吉特的侧翼包抄。在法国人撤退时,英国人如果发起反攻,便能夺取让他们遭受惨痛损失的法国大炮群。但值此关键时刻,穆尔遭受炮击并受了致命伤。在贝尔德也受伤无法指挥的情况下,指挥权被交由霍普,而他决定脱离接触,并在夜色掩护下让部队登船。
Beresford [3]; Burne [6]; Graham [19]; Hay [20]; Hill [21]; Hon J Hope [23]; Leith [26]; Murray [28]; Paget [30]; Slade [3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过杜罗河(1809.5.12)
重新踏上葡萄牙北部的土地之后,苏尔特元帅的军队在1809年3月29日对波尔图实施劫掠。英国内阁做出增援留在里斯本部队的决定并同葡萄牙达成协定,将葡军交由英国控制。亚瑟·韦尔斯利爵士于1809年4月22日返回葡萄牙并从里斯本行进至新镇,与波尔图分别处于杜罗河两侧。在5月11日晚苏尔特预判英国将利用其海上资源从波尔图河口登陆,就将他绝大部分兵力部署于该区域,并采取拆解浮桥,收拢渡船的方法加强城防。在5月12日晨,一位当地爱国者向韦尔斯利的侦察兵展示他藏起来的一艘小艇并告知他们有四艘barcas(当地一种奇形的用于将酒桶在水流湍急的杜罗河上运输的水上载具)位于法军一侧但无人守卫。这些载具每艘可载30名英国步兵安静渡河。在第三次返航时,英军在一个坚固且无人占领的神学院建立据点。法国人试图夺回神学院但遭遇对岸修女院的英国炮兵火力反击,同时barcas继续以每20分钟一个连的速度投送兵力。佩吉特指挥据点战斗但负伤,希尔接任他的位置。在当日日中时分,苏尔特从码头方向调集兵力,可是在那里大批葡萄牙人就乘机从房屋里冲出把他们的船划向新镇,更多的英军涌入船只顺利抵达波尔图,同时波尔图市民也加入了战斗在街道里同法军搏杀。在城市的上游,苏尔特发现阻止英国渡河已经不可能,就放弃波尔图并开始向西班牙的撤退。他付出了1600人的伤亡(多半被俘)和60门火炮的损失。
Wellington; Cotton [11]; Dickson [13]; Hill [21]; Murray [28]; Paget [30]; Sherbrooke [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7-10-5 20:19 编辑

塔拉韦拉(1809.7.27-28)
在将苏尔特元帅逐出葡萄牙后,亚瑟·韦尔斯利爵士进入西班牙并于1809年7月10日同68岁的将军奎斯塔麾下的西班牙军队会师。他们向位于塔拉韦拉的维克托元帅的第一军进军,但是突袭的机会在7月23日化为乌有,奎斯塔声称无力移动他的部队。数量远超联军的维克托意识到了危险并向马德里方向撤退,同塞巴斯蒂亚尼将军的第4军,约瑟夫·波拿巴国王及其参谋长茹尔当元帅及马德里守军会,构成一支总数达46000人的法军。
韦尔斯利,因为没有得到他的西班牙盟友所承诺的补给和运输工具,拒绝同奎斯塔共同前进而选择停留在塔拉韦拉,但是把两个步兵旅派向城市东向三英里的阿尔韦奇来保持联系。奎斯塔则在迅速的撤退后停留在阿尔韦奇并在7月27日加入韦尔斯利的战线。韦尔斯利考虑到西班牙人不善机动但寸土不让的特点,将最坚固的阵地分配给32000西班牙人,这段阵地右翼有塔古斯河和塔拉韦拉的中古城墙保护。他本人带20500部队坚守北向两公里长的战线,一段截止为深谷的丘陵地形保护联军左翼。
在7月27日早晨监督从阿尔韦奇撤退的过程中,韦尔斯利本人险些被法国轻部队俘虏。当晚维克托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骑兵机动,4个西班牙营徒劳无功地射击并逃往后方,顺带劫掠了英军的辎重车。主要攻击则指向英军左翼,傍晚时分维克托的士兵抵达麦德林顶峰,但希尔重整第2师将他们赶了回去。
在1809年7月28日晨,法国人对麦德林的第二次尝试也被英军火枪齐射挫败。随后是一场默契的停火。双方士兵出于同行的友好在威灵顿阵线前的波蒂纳溪把水壶装满了。法国指挥官了解到有只西班牙军队正向马德里进军。约瑟夫国王和参谋长茹尔当元帅,在获知拿破仑命苏尔特向葡萄牙发动另一场入侵后,争论说应当撤回马德里,因为苏尔特的行动必将迫使韦尔斯利回撤。但渴求荣誉而且拒绝同后任元帅分功的维克托争辩说奎斯塔的军队不过是乌合之众,而他在拥有二比一的兵力优势下毫不畏惧英国人,他坚持重新展开攻击,并威胁向拿破仑控告任何怯懦的行为。
开场是法军以80门火炮向拥有30门火炮的韦尔斯利和有8门火炮的奎斯塔展开的狂轰滥炸,随后法军向整条联军防线展开正面进攻.法军一个师攻击西班牙军和英军的结合部,但西班牙骑兵和坎贝尔的第4师的反击使其抛下17门炮撤退。坎贝尔停止追击以保持战线的完整,可是在英军中央阵线,舍布鲁克的第1师在击退法军并追击过程中越过了波蒂纳溪,法军预备队随之将这只追击过远的部队击溃。舍布鲁克的预备旅拼死奋战掩护师的余部重整。科顿率14轻龙骑团冲锋来阻止法军一个营的前进。韦尔斯利则以第2师和第3师部分部队增援危险地段,形成一道由3000滑膛枪组成的火力线对抗10000名以纵队行进的法国步兵。法军的师指挥官在其部队前被击毙,这支部队也在激斗后撤退。阵线最北端的法军试图迂回麦德林但被一场骑兵冲锋击垮。这是一场很成功的冲锋不过第23轻龙骑团冲进了隐蔽的深谷中。
尽管维克托力言再多一次进攻就可以逐出英国人,约瑟夫中止了战役,留下维克托防守阿尔韦奇,向马德里撤退。双方都遭受了惨重损失,英军阵亡857人,包括指挥第3师的少将约翰·麦肯齐,此外有3500人负伤,共计折损1/4战斗力。法军伤亡7000人,损失1/6战力。法国人丢失了火炮并使战场被他们的对手控制,尽管他们随后在韦尔斯利撤退后重夺了阵地。而韦尔斯利(因他的胜利获封威灵顿子爵)选择撤退以避免被苏尔特包围。
Wellington; Campbell [7]; Cotton [11]; Fletcher [17]; Hill [21]; Murray [28]; Payne [32]; Robe [35]; Sherbrooke [36]; C Stewart [4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瓦尔赫伦(1809年8月-12月)
1809年6月,英国内阁决定在西北欧开辟第二战场来支援奥地利对拿破仑的战争。到7月中旬为止,已有40000人在肯特集结,使该军成为了英国史上前无古人规模最大的一支远征军。与此同时,拿破仑在瓦格拉姆(1809年7月5-6日)击败了奥地利人,两天即后敲定了停火协议的条款。尽管如此,这支远征军还是在1809年7月28日启程出发。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占领位于斯凯尔特河口的瓦尔赫伦岛,包括法拉盛(弗拉辛恩)处的船只、武器以及船坞,进而溯流而上夺取安特卫普。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中将查塔姆伯爵,此人曾在海尔德战役(1799年8月-10月)中指挥过一个旅。在其兄小威廉皮特主政的时期,他曾担任过一些行政职务,但因办事缺乏效率而臭名昭著。在被恶劣天气耽搁数日后,他的部队于1809年8月1日出现在了法拉盛。皇家海军连续炮击两天后法国守军投降,瓦尔赫伦终于落入英国人之手。
当查特姆缓慢行动时,法国人打开了大坝,整个低洼地区顿成一片泽国,农田里的肥料使污染了水质,水洼里很快蚊虫遍野。数日内爆发了多例疟疾,斑疹伤寒和多种肠胃疾病,成千上万人马所处的卫生环境是如此糟糕,而腌肉和未熟水果组成的膳食使情况雪上加霜。查特姆运动至贝弗兰德东部尽头,已为安特卫普视野所能及,但位于一个糟糕的位置。1809年8月12日,12000名精兵组成第一支援军已经同第二道防线的驻军会师。贝纳多特元帅于8月16日抵达负责指挥,至8月25日在安特卫普已经集结26000人。堡垒上装备海军兵工厂生产的火炮,铁索横江阻断英军战船。查特姆的军队已经在他的眼前字面意义上的瓦解掉了。医院被垂死的病患堵塞,后勤部门处于严重资源不足的窘境,他甚至连尝试一场登陆的能力都不具备。8月27日他认定已经无可作为并开始带领部队返回本土。艾尔·库特爵士率18000人留下防守瓦尔赫伦,这支部队半数在一周内上了伤患名单。当奥地利同拿破仑签订丽泉宫条约(1809.10.14)并达成屈辱的和平后,英国决定在贝纳多特的威胁下放弃瓦尔赫伦。最后一支部队在1809年12月9日登船。总计7位军官和90名士兵因伤逝世,40位军官和2041名士兵在瓦尔赫伦因病逝世,以及20名军官和1859名士兵在返回本土后逝世。
Alten [1]; Bisset [4]; Burne [6]; Dalhousie [34]; Erskine [16]; Graham [19]; Hay [20]; Hon J Hope [23]; Houston [24]; Leith [26]; McGrigor [27]; Picton [33]; W Stewart [39]; Walker [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布萨科(Busaco)战役(1810年9月27日)
1810年的夏天,拿破仑决意要结束西班牙的征服之战,将英国人逐出伊比利亚半岛。在拿破仑任命他最具能力而又狡黠的元帅——马塞纳为葡萄牙军团指挥官,马塞纳谨慎的开始了行动,首先指派了奈伊元帅带着30000人夺取罗德里戈城(Ciudad Rodrigo),以守卫从西班牙通向葡萄牙北部的道路。令法军意想不到的是,西班牙守军固守着这座破败的堡垒,进行了整整五周顽强而英勇的抵抗,因此直到1810年7月24日奈伊才得以突袭侵入葡萄牙,将克劳福德(Craufurd)逐回科拉(Coa)河对岸。威灵顿的战略是将军队安稳地退回里斯本,同时葡萄牙实施焦土政策,还有当地民兵游击战的配合。他的工兵正秘密地在托里什维德拉什(Torres Vedras)构筑坚不可摧的防线,届时以拿破仑的风格在这个国家谋食的马塞纳军,最终定会败给饥荒。为了维持士气,更为了鼓舞他的葡萄牙友军,威灵顿在科英布拉(coimbra)东北方12英里的布萨科高地停了下来,预备迎击法军。
27000英军和25000葡军沿山脊展开,形成长达9英里的战线。威灵顿的北侧(左翼)由科尔(Cole)的第四师镇守,之后依次是克劳福德的轻步兵师,斯潘塞(Spencer)的第一师,皮克顿(Picton)的第三师,利斯(Leith)的第五师和希尔的第二师。绝大部分军队部署于后坡。马塞纳带领着62000法军接近着,他自信胜利已是囊中之物,并认为希尔(Hill)部和利斯部因自己技高一筹还被抛在战场远处;而葡萄牙人的军队则会和往常一样一触即溃。一位部下注意到威灵顿部署的强力,便顶撞马塞纳道他曾看见许多敌军精锐。
1810年9月27日早,马塞纳发起了进攻。法军的第一组纵队在爬上陡峭的山坡,在晨雾的掩护下出现在皮克顿师战线防守薄弱的一个缺口处。法军刚刚缓过劲来,赶到的英葡援军发动反击并将大多数法军赶下了山坡,只有山坡顶部附近的一个师坚守住了夺取的阵地。富瓦(Foy)将军顶着英军大炮和狙击手的炮火覆盖重新发起了进攻。法军一路打到皮克顿师后的山顶,结果却被利斯的第五师重击了侧翼,再次被击退。在距此4英里的北边,奈伊的6000人正攀登着更为陡峭的山丘,他们听见了战火的声音,并想当然地认为战友已经取得了胜利。当他们精疲力尽地登上山顶时,克劳福德的来复枪兵正后退至他们眼前,然而面对磨刀霍霍而训练有素的轻步兵,疲惫的法军此时已无力迎击。
在遭受了包括300名军官(其中5位将军)在内的4600死伤后,马塞纳下令停止进攻。威灵顿的损失大概在1300左右,英国人和葡萄牙人两位盟友的伤亡数字相当,共享光荣,而对被贝雷斯福德(Beresford)重组的新葡萄牙军队来说,在经历了他们的第一场重要战斗后,他们完全有资格庆祝自己用鲜血和生命证明了在常规战斗中葡萄牙军完全能够匹敌法国军队。马塞纳意识到自己低估了敌人,决定在威灵顿则继续他向托里什维德拉什的撤退时,对其的侧翼进行一次迂回。
Wellington; Cole [9]; Cotton [11]; Craufurd [12]; Fletcher [17]; Hay [20]; Hill [21]; Leith [26]; Murray [28]; Pakenham [31]; Picton [33]; Robe [35]; Slade [37]; Spencer [38]; W Stewart [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40: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丰特斯-德奥尼奥罗(1811.5.3-5)(错误很多)
1811年初,缺乏补给迫使马赛纳从托里什韦德拉防线撤退,并返回西班牙,只留下阿尔梅达堡垒。(在1810年8月的葡萄牙入侵中取得)阿尔梅达和罗德里戈,它位于西班牙边界(奈伊在1810年7月取得)守卫唯一一条通往北葡萄牙的道路,通往南葡萄牙的路被葡萄牙境内的elvas和西班牙方的巴达霍斯守卫。威灵顿打算称马赛纳的葡萄牙军团撤退并还无组织的时候拿下北部两城,但是巴达霍斯守军过早于1811.3.11向苏尔特元帅投降使南葡萄牙门户大开,因此威灵顿8个师中的两个被派往南面去支援贝雷斯福德,他受的命令是复夺巴达霍斯在威灵顿饿阿尔梅达守军直至投降。马赛纳以向阿尔梅达行军救援作为回敬,兵力为420000步兵,4500骑兵,38门火炮,逼迫威灵顿在会战抑或是放弃围城之间做出选择。
威灵顿,同34000步兵,1850骑兵和48门火炮从agueda的暴露战线撤出,并在阿尔梅达东南5英里处建立阵地,在DOS CASAS峡谷后的高地。他的右翼由斯潘塞的第1师及新组建的休斯敦的第7师部署于其后,皮克顿的第3师在其左侧,厄斯金的轻步兵师到达时将掩护军队的后撤线,将组成预备队。左翼组成一条8公里长的战线,被邓洛普的第5师和坎贝尔的第6师戍守。阵地的关键点,现在第1师前方的丰特斯-德奥尼奥罗村,从罗德里戈的穿过DOS CASAS的道路,这里威灵顿部署了28个轻步兵连。
马赛纳自罗德里戈接近,于1811年5月3日下午向丰特斯尼奥斯发动进攻,利用数量优势打开一条进入村庄的道路。英军的反击逐出法军并坚守阵地直至黄昏,英军以259人伤亡的代价造成法军652人伤亡。在5月4日法军骑兵对威灵顿的左翼进行侦察,使得威灵顿将第7师经一片开阔平原调往丰特斯尼奥斯的西南的Poco Velho,来延长左翼。在5月7日黎明,马赛纳以17000步兵和4000骑兵向威灵顿的左翼发起攻击,攻势踏碎了Poco Velho,并使得第7师处于被切断的危险之中。不理会对自己右翼的佯攻,威灵顿把第3师派往原本防线的右角建立新的防线,第7师则后撤同第3师会合。轻步兵师(克劳福德刚刚回归)掩护第7师的撤退,但随后收到法国骑兵的威胁,但是巧妙的战术使轻步兵们以最小的损失抵达多石地带获得掩护。两门皇家骑炮被法国胸甲骑兵包围,但是从他们当中疾驰而出,他们最终被英国骑兵冲锋营救。这些骑兵反复冲锋掩护整个撤退过程。
同时丰特斯尼奥斯,这里已经成为英国阵地的中心,已被法国步兵攻击并夺取。第88康诺特突击队团中校约翰·华莱士,看到那里的战斗,告诉威灵顿的副官处长(Adjutant `General)帕克南自己的团可以重夺丰特斯尼奥斯并守住那里,确定优先掩护从COA河的撤退,帕克南带回了威灵顿的许可,第3师的整个预备旅展开复夺村落的尝试。在丰特斯尼奥斯拥挤的街道里的血战使法军的人数优势化为乌有,在下午早些时候英军重夺了村子。马赛纳在损失了超过2000人后,不再进攻。既不可能抵达阿尔梅达,也不能在荒野里维持他那给养已经崩溃的军队,在1811年5月8日他开始向西班牙的撤退。威灵顿的观点是:“如果波尼在这里,我们已经输了。”
Wellington; Burne [6]; Campbell [7]; Colville [10]; Cotton [11]; Craufurd [12]; Dunlop [14]; Erskine [16]; Fletcher [17]; Houston [24]; Murray [28]; Pakenham [31]; Picton [33]; Slade [37]; Spencer [38]; C Stewart [4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7-10-5 20:30 编辑

阿尔武埃拉(1811.5.16)
获悉苏尔特率法军正在接近,贝雷斯福德放弃了巴达霍斯的围城并在1811年5月15日在其东南14英里处一个低山的山脊背面建立阵地。他的左翼由葡萄牙人守卫,而苏尔特正沿北方的道路行进。阿尔布埃拉村是贝雷斯福德战线中央前方一个微小的存在,由阿尔滕手下英王德意志军团的一个旅驻守,同时斯图尔特的第2师部署在村落后方的山脊。在其后方,贝雷斯福德计划部署科尔的第4师,该师被留下以完成摧毁不能从巴达霍斯带走的贮藏物的工作,被期望于当天晚些时候到达战场。他的右翼分配给15000西班牙士兵,他们的将军同意作为联军中最大分遣队的指挥官(10000英军和10000葡军)接受贝雷斯福德手下服役。他的48门火炮以英国标准排布在线列上。西班牙人在华金·布莱克将军麾下,在5月15~16日到达并展开防御,苏尔特则在第二天,5月2+日晨8时发动进攻。
贝雷斯福德将他的力量集中在阿尔布埃拉村后方,期望苏尔特带着20000步兵,6800骑兵,48门火炮会继续沿道路向巴达霍斯行进。苏尔特则确实以派遣Goudinot将军的旅攻击阿尔滕的阵地作为开场,这坚定了贝雷斯福德对自己认为那里会是危险位置判断的正确性。然而苏尔特的主要攻击却重拳砸向贝雷斯福德的右翼,8400步兵和3500骑兵在吉拉尔将军的指挥下,迅速会同原部署在布莱克前的步兵发起攻击。在机动上欠缺训练的西班牙人在面对5/6苏尔特大军的攻击下变得杂乱无章。仅何塞·萨亚将军手下的4个营成功转换位置并坚守以面对法军2个师的进攻。
贝雷斯福德从力量过剩的中央调斯图尔特的第2师前往西班牙人的阵地阻止法军的推进。到达危险地段后,斯图尔特部署其先头旅去迎战前进的敌人纵队而没有意识到骑兵的威胁。该旅成功阻止了法国步兵的前进,但随后被暴雨狂风掩护下的波兰枪骑兵摧毁。仅仅数分钟内,前方的两个营1600中1300人损失掉了,同时后方的营匆匆忙忙结成方阵。斯图尔特另外两个旅随后出场,赶走了骑兵,并前进过丘陵发现自己撞上了吉拉尔的步兵。一场持久的火枪对射开始了,以横队队形的3000英军和8000纵队队形的法军激烈对射,双方都伤亡惨重但是顽强地拒绝退让。直到科尔主动用第4师侧击法国线列左翼才打破了这个僵局。苏尔特从预备队里排除5600人还击,科尔火枪列兵旅中的2600精兵穿过炮火风暴和铅弹火雨去迎击他们,另一场耗时良久的火枪对射开始了。法国人被他们的庞大编队所累,最终崩溃,幸存的火枪手们在山顶站着,满怀胜利的喜悦。苏尔特在骑兵和掷弹兵的掩护下重整部队,并以48门线式排开的火炮,组成了一道防线,摧毁了联军的所有追击。
双方指挥官都被这场战役的伤亡所震惊,这是半岛战争中最为血腥的会战。法国人在24260人中损失了超过7000人,联军的35284人里损失了5916人,其中6500英军步兵损失了4407人。将军们的损失同样惨重,斯图尔特的一个旅当天结束只得由一位预备役上尉指挥。贝雷斯福德详细汇报了伤亡使得威灵顿告诉他他们会疯子一样把部队召回国内,并命令他重写战报,把结局改为胜利。而苏尔特返回塞维利亚后声称获得一场精神上的胜利,如他所说,英国人被彻底打败了,“那一天是属于我的,英国人不知道,也没有跑。”(不知道怎么翻才好。。。 ‘the day was mine, and they did not know it and would not run’. )
Alten [1]; Beresford [3]; Cole [9]; Dickson [13]; W Stewart [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20-6-6 08:21 , Processed in 0.022714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