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楼主: 灭火小太阳

[翻译] 威灵顿的半岛战争将军和他们的会战(会战概述部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48:11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尼维尔(1813.11.10)
在比达索亚撤退后。苏尔特元帅的法军建立起一道20英里长的防线,西(右)侧在尼维尔河口的圣让-德吕兹,中央位于比达索亚与尼维尔之间连续的工事加固的丘陵之上,东侧则在上尼维尔艾诺雅旁的山脉中。威灵顿在1813年11月10日前进。霍普率霍华德的第1师,海的第5师,沿河岸进攻,这也是苏尔特所预判的主攻方向。中央,阿尔滕的轻步兵师猛攻小拉吕讷峰,拉吕讷山山脉的小峰。在其右,贝雷斯福德指挥第3师,第4师,第7师,拿下保护萨尔的多面堡,东侧希尔率威廉·斯图尔特的第2师和克林顿的6师,在激烈的战斗后穿过法国多面堡,渡河同阿尔滕河贝雷斯福德会师。苏尔特损失4400人撤向尼夫河,威灵顿则损失2500人。
Wellington; Alten [1]; Barnard [2]; Beresford [3]; Clinton [8]; Cole [9]; Colville [10]; Dickson [13]; Elphinstone [15]; Hill [21]; Hon J Hope [23]; Howard [25]; Murray [28]; Pakenham [31]; W Stewart [39]; Walker [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尼夫河(1813.12.10-13)
在尼维尔战败后,苏尔特元帅指挥下法军集中他们的力量于战壕保护的巴约讷营地,营地位于尼夫河与阿杜尔河合流点。威灵顿被这两条河与比利牛斯山所限制,决定通过穿过尼夫河来获得开阔地形。1813年12月9日霍普前进阿杜尔河的巴约讷一侧,他率领3个师(霍华德的第1师,海的第5师,阿尔滕的轻步兵师)和3个独立旅。同时贝雷斯福德和希尔在城市上游穿过尼夫河,他们率领5个英国师(威廉·斯图尔特的第2师,科尔维尔的第3师,科尔的第4师,克林顿的第6师,沃克的第7师),1个葡萄牙师和2个西班牙师。数量优势迫使当地法军撤入堑壕。可是随之威灵顿的军队也就被尼夫河分割,苏尔特用巴约讷的桥梁集中兵力在12月10日向霍普反击。第一次攻击失败了,但是在12月11.12日再次进攻,这两次进攻把霍普赶了回去,但在威灵顿亲率第3师,第6师和第7师折返穿过尼夫河来面对威胁时苏尔特选择撤回巴约讷。在12月12-13日夜,暴雨导致尼夫河涨水,冲毁了英国在维莱夫朗屈埃的浮桥,导致希尔被孤立在北方。苏尔特随后在圣皮埃尔 d`lrube旁以6个师向他发动进攻,希尔的中央顽强坚持了4个小时。“像一道旧砖色的细红线”如一位老兵回忆。尽管两翼均已丧失,看上去胜利被法国人最终掌握,希尔还是组织投入了最后的预备队,同一时间威灵顿带着第6师穿过在于斯塔里茨的余下的浮桥加入战场。贝雷斯福德也带第3师,第4师,第7师穿过维莱夫朗屈埃处修好的浮桥加入他们。法军因此撤往巴约讷。圣皮埃尔战斗以在3英里长的战线上联军伤亡2000人,法军伤亡3000人告终。威灵顿称他再也没见到堆积如此厚的尸体。
Wellington; Alten [1]; Beresford [3]; Clinton [8]; Cole [9]; Colville [10]; Dickson [13]; Elphinstone [15]; Hay [20]; Hill [21]; Hon J Hope [23]; Howard [25]; Murray [28]; Pakenham [31]; W Stewart [39]; Walker [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奥尔泰兹(1814.2.27)
在法国人在尼夫战败后,苏尔特元帅留下一支强大的驻军防守巴约讷(这座城市的铭文“nunquam polluta,”意从未被亵渎)并将他的剩余部队部署在阿杜尔河后。无法从向北延伸至波尔多的沙原供给他的士兵粮食,他的补给依赖肥沃的东部。当威灵顿于1814年2月12日率45000人向东进军时,苏尔特被迫撤向奥尔泰兹,在这里他在波城河率36000人防守。在1814年2月26日贝雷斯福德同科尔的第4师,沃克的第7师和一个骑兵旅在奥尔泰兹河下游几英里处渡河。皮克顿的第3师,克林顿的第6师,阿尔滕的轻步兵师和另一个骑兵旅在夜里同他会师。希尔率一个葡萄牙师和斯图尔特的第2师留在河南岸,威灵顿在1814年2月27日早同贝雷斯福德会师并在奥尔泰兹西侧向苏尔特位于高地的阵地进攻。起先联军进展缓慢,第4师被赶下了山坡,第7师前往支援并在6个小时的激战后,第3师夺下了高地,同时希尔渡河威胁了苏尔特的后路。苏尔特随之放弃了奥尔泰兹并向东北方撤退,损失3985人。威灵顿损失了2174人。
Wellington; Alten [1]; Barnard [2]; Beresford [3]; Clinton [8]; Cole [9]; Cotton [11]; Hill [21]; Pakenham [31]; Picton [33]; W Stewart [39]; Walker [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图卢兹(1814.4.10)
在奥尔泰兹法军战败后,苏尔特元帅向东撤140英里至上加隆的图卢兹。在这里,同42000经南法兰西主军械库重新武装的部队和水流天险和强大野外工事的保护,他等待着威灵顿49000精兵的接近。加隆河,因春洪涨水使得图卢兹的西墙近乎无可攻破。经过两次尝试后,于1814年4月4日在城市下游15英里处建起一座浮桥,贝雷斯福德带科尔的第4师和克林顿的第6师渡河向东。浮桥随后被水流冲毁,使贝雷斯福德18000人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苏尔特并没有对他们采取任何行动,他告诉他的将军们:“你们不知道两个英国师是用什么东西做的,只要还有一个人站在他们就无法被征服。”
当法国人继续增强卡尔维内山脊,支配图卢兹的东部防御,威灵顿的工兵修复了桥梁,在4月9日他的主力完成渡河并部署在加隆河和Hers河之间,向东流动了数英里。希尔率斯图尔特的第2师和葡萄牙师留在西岸。威灵顿在1814年4月10日发起进攻,以希尔对圣西普里安发起牵制性进攻开场,这里位于图卢兹在加隆河边的西部城郊。河的另一边,皮克顿的第3师佯攻朗格多克运河的西部尽头,这里守护者城市的北方。在皮克顿的左侧,阿尔滕率轻步兵师向运河南部运动。主攻点放在卡尔维内山脊。
威灵顿的计划是贝雷斯福德沿Hers河运动在向西进攻卡尔维内山脊南端,同时两个西班牙师进攻其北端。贝雷斯福德被沼泽样的地面拖延。但西班牙人听到他的炮响后,误以为他已经展开了攻击,就英勇地冲上了山脊。在短暂的胜利后,他们被如鸟兽散被赶下了山坡,威灵顿评论说他从未见过一万人赛跑的场景了。他将轻步兵师调去填补战线的缺口,同时贝雷斯福德的人继续奋力穿越Hers沼泽一样的地。他们花了两个小时终于到达预定位置,而这使苏尔特可以调动隐藏在地平线后的预备队来与他们交手。第6师首先发起在山脚的进攻,但遭遇了失败,但同时第4师登上了山脊,看起来威灵顿常用的战术又要再度取胜时。“他们在那里,托潘将军。”苏尔特向他的师指挥官叫道。“我把他们交给你了”英国人虽然十分惊讶,但是用火枪齐射回击了他们,托潘和麾下许多人被击毙,而余部也被迫撤回。尽管遭受了再三反击,贝雷斯福德的师一路向北打出一条通过苏尔特的多面堡的路最终使整个山脊落入英国人之手。同时,在朗格多克运河,皮克顿决定通过将佯攻转化为真正的进攻,再奏他在巴达霍斯的华章。并试图借此达到掩护重整的西班牙军,且阻止苏尔特增援山脊的目的。然而进攻准备充分的工事使他们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联军共计损失4568人,超过400是因此次进攻所损失掉的,法军伤亡3236人。在失去山脊后,苏尔特在4月11日撤出图卢兹。
Wellington; Alten [1]; Barnard [2]; Beresford [3]; Clinton [8]; Cole [9]; Cotton [11]; Dickson [13]; Hill [21]; McGrigor [27]; Pakenham [31]; Picton [33]; W Stewart [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滑铁卢(1815.6.18)
暂不译
Wellington; Alten [1]; Barnard [2]; Clinton [8]; Colville [10]; Dickson [13]; Hill [21]; Picton [33]



每当我回想起军队里一些将军的个性和成就,想到他们是我所信赖的领导纵队对抗法国人的人,我为之颤栗,如查斯特菲尔德勋爵那时所言,“希望我的敌人读到他们的名单时和我一样颤栗。”
——中将子爵威灵顿,1810.8.19
ALTEN, Major General Sir CHARLES (KARL), Count von Alten, KCB (1764– 1840) [1]
阿尔滕
BARNARD, General Sir ANDREW FRANCIS, GCB, GCH (1773– 1855) [2]
巴纳德
BERESFORD, General Sir WILLIAM CARR, GCB, GCH, Viscount Beresford (1768– 1854) [3]
贝雷斯福德
BISSET, Commissary General Sir JOHN, KCB, KCH (1777– 1854) [4]
比塞特
BOCK, Major General EBERHARDT OTTO GEORG, Baron von Bock (1755– 1814) [5]
博克
BURNE, Lieutenant General ROBERT (1755– 1825) [6]
伯恩
CAMPBELL, Lieutenant General Sir ALEXANDER, baronet, KCB (1760– 1824) [7]
坎贝尔
CLINTON, Lieutenant General Sir HENRY, GCB (1771– 1829) [8]
克林顿
COLE, General the Honourable Sir GALBRAITH LOWRY, GCB (1772– 1842) [9]
科尔
COLVILLE, General the Honourable Sir CHARLES, GCB, GCH (1770– 1843) [10]
科尔维尔
COMBERMERE, VISCOUNT, see COTTON, Sir STAPLETON [11]
COTTON, Field Marshal Sir STAPLETON, baronet, 1st Viscount Combermere, GCB, GCH, KCSI (1773– 1865) [11]
康伯米尔
亦 科顿
CRAUFURD, Major General ROBERT (1764– 1812) [12]
克劳福德
DALHOUSIE, EARL OF, see RAMSAY, GEORGE, 9th Earl of Dalhousie [34]
达尔豪斯 亦 拉姆齐
DICKSON, Major General Sir ALEXANDER, GCB, KCH (1777– 1840) [13]
迪克森
DUNLOP, Lieutenant General JAMES WALLACE of that ilk (1759– 1832) [14]
邓洛普
ELPHINSTONE, Major General Sir HOWARD, baronet (1773– 1846) [15]
埃尔芬斯通
ERSKINE, Major General Sir WILLIAM, baronet (1769– 1813) [16]
厄斯金
FLETCHER, Lieutenant Colonel Sir RICHARD, baronet (1768– 1813) [17]
弗莱彻
GORDON, General the Right Honourable Sir JAMES WILLOUGHBY, baronet, GCB, GCH (1772– 1851) [18]
戈登
GRAHAM, General Sir THOMAS, Baron Lynedoch, GCB, GCMG (1748– 1843) [19]
格雷厄姆
HAY, Major General ANDREW (1762– 1814) [20]

HILL, General Sir ROWLAND, 1st Viscount Hill, GCB, GCH (1772– 1842) [21]
希尔
HOPE, Lieutenant General Sir JOHN, knight, GCH (1765– 1836) [22]
霍普
HOPE, General Sir JOHN, 4th Earl of Hopetoun, GCB (1765– 1823) [23]
霍普
HOUSTON, General Sir WILLIAM, baronet, GCB, GCH (1766– 1842) [24]
休斯敦
HOWARD, General KENNETH ALEXANDER, 1st Earl of Effingham, GCB (1767– 1845) [25]
霍华德
LEITH, Lieutenant General Sir JAMES, GCB (1763– 1816) [26]
利思
LONDONDERRY, Marquess of see VANE, CHARLES WILLIAM STEWART [40]
缺 亦 文
McGRIGOR, Director General Sir JAMES, baronet, KCB, MD (1771– 1858) [27]
麦格里戈
MURRAY, General the Right Honourable Sir GEORGE, GCB, GCH (1772– 1846) [28]
默里
OSWALD, General Sir JOHN, GCB, GCMG (1771– 1840) [29]
奥斯瓦尔德
PAGET, General the Honourable Sir EDWARD, GCB (1775– 1849) [30]
佩吉特
PAKENHAM, Lieutenant General the Honourable Sir EDWARD MICHAEL, GCB (1778– 1815) [31]
帕克南
PAYNE, General Sir WILLIAM, baronet (1759– 1831) [32]
佩恩
PICTON, Lieutenant General Sir THOMAS, GCB (1758– 1815) [33]
皮克顿
RAMSAY, General GEORGE, 9th Earl of Dalhousie, GCB (1770– 1838) [34]
拉姆齐
ROBE, Colonel Sir WILLIAM, KCB, KCH (1765– 1820) [35]
罗布
SHERBROOKE, General Sir JOHN COAPE, GCB (1764– 1830) [36]

SLADE, General Sir JOHN, baronet, GCH (1762– 1859) [37]
斯莱德
SPENCER, General Sir BRENT, GCB (1760– 1828) [38]
斯潘塞
STEWART, Lieutenant General Sir WILLIAM, GCB (1774– 1827) [39]
斯图尔特
VANE, General CHARLES WILLIAM STEWART, 3rd Marquess of Londonderry, KG, GCB, GCH (1778– 1854) [40]

WALKER, General Sir GEORGE TOWNSEND, baronet, GCB (1764– 1842) [41]
沃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5 18:2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7-10-5 19:05 编辑


暂时发现的几个问题统一回复
1.地名

Roliça 建议按照翻译手册译为“罗利萨”
Vimeiro 建议译为“维梅鲁”
Albuera 建议译为“阿尔武埃拉”
Vigo 建议译为“比戈”

2.相关内容

2.1 哥本哈根部分
所以威灵顿无奈于9月2日向哥本哈根开火

下达开火命令的是陆军总指挥卡斯卡特勋爵。

值得一提的是,炮轰哥本哈根的建议来自总军务长乔治·默里。

2.2 罗利萨部分

法军在抛弃了三门火炮和几百名俘虏后撤退

第一次见到这么高的俘虏数字,似乎有问题?

2.3  撤向科伦那

成功指挥了在葡英军的约翰·穆尔爵士

原文明显应为“接替指挥”。

2.4 塔拉韦拉

阵线最北端的法军试图迂回麦德林但被一场骑兵冲锋击垮。这是一场很成功的冲锋不过第29轻龙骑团冲进了隐蔽的深谷中。

应该是原文的问题。恰恰相反,此次冲锋是彻底的失败,另外损失惨重的是第23轻龙骑兵团。

2.5 丰特斯-德奥尼奥罗

两门皇家骑炮被法国胸甲骑兵包围

此战法军无胸甲骑兵。

2.6  阿尔武埃拉

其中6500英军损失了4407人

此战英军军官和士兵共计10449人,882人阵亡,2733人受伤,544人失踪,损失总计4159人。

2.7 巴达霍斯

“工程师”(engineer)应为“工兵军官”

2.8  萨拉曼卡

法军的指挥权被移交至贝朗特(Bertrand)将军手中

应该是原文错误,此处应为“克洛泽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5 20: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7-10-5 20:12 编辑
Abercomby 发表于 2017-10-5 18:27
暂时发现的几个问题统一回复
1.地名

多谢指教。
地名问题部分是我或组员查阅辞典时没有注意国家前缀。
哥本哈根翻译较早且未经校对,可能是当时组员翻译失误,查阅原文确应为卡斯卡特。
罗利萨部分原文为with the loss of three guns and several hundred prisoners.
撤向科伦那部分原文确实是接替。
塔拉韦拉是个人手残了,原文确为23轻龙骑团。On the extreme north of the line the French tried to outflank the Medellin but were ridden down by a cavalry charge, which succeeded despite the 23rd Light Dragoons riding into a concealed ravine.
丰特斯德奥尼奥罗一文中原文错误很多。
阿尔武埃拉原文为6500英军步兵中损失4407人,属于个人的翻译失误。
巴达霍斯感谢指教。
萨拉曼卡原文Marmont and his second-in-command were both disabled by British shrapnel fire in the early stages of the battle and the French command passed to General Bertrand Clausel.原文无误,应翻为贝特朗·克洛泽尔将军。
十分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7 20:24:39 | 显示全部楼层
灭火小太阳 发表于 2017-10-4 13:41
阿尔武埃拉(1811.5.16)
获悉苏尔特率法军正在接近,贝雷斯福德放弃了巴达霍斯的围城并在1811年5月15日在 ...
英国人被彻底打败了,“那一天是属于我的,英国人不知道,也没有跑。”(不知道怎么翻才好。。。 ‘the day was mine, and they did not know it and would not run’. )

这句话按英国人Tomkinson说法,原文是(虽然比较谨慎的作者会加一个credited with,因为找不到对应法文,Dempsey的阿尔武埃拉里提到此说法源自Tomkinson, Diary of a Cavalry Officer, pp. 108–9. 但No French source for this remark by Soult has ever been traced.):
There is no beating these troops, in spite of their Generals! I always thought them bad soldiers, but I am sure of it now. I turned their right and penetrated their centre, they were completely beaten; the day was mine; yet they did not know it, and would not run!
某种程度上有英国人借苏口赞扬己方能打硬仗的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22:36:22 | 显示全部楼层
装甲掷弹熊 发表于 2017-10-7 20:24
这句话按英国人Tomkinson说法,原文是(虽然比较谨慎的作者会加一个credited with,因为找不到对应法文 ...

原来如此,另外读下来觉得全书都很英方视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20-6-3 01:04 , Processed in 0.02261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