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55|回复: 4

达武传记第六章 奥斯特里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0 17: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连镜0313 于 2018-7-10 22:17 编辑

也不知道有没有被翻译过,先放上来吧,敬请批评指正
钢铁元帅达武 第六章 奥斯特里茨
      自1803年5月亚眠和约破裂以来,欧洲大陆一直处于战争的威胁之中。虽然法军目前驻扎在北方海峡,但拿破仑一直觊觎着莱茵流域和阿尔卑斯山地区。奥地利对第二次意大利战役后被迫接受的吕内维尔条约十分不满。此外,拿破仑利用他在西欧的主导地位,重组意大利乃至德意志地区。
      1803年法国取代奥地利,控制了德意志地区。法国吞并了莱茵河左岸,控制了德意志南部的巴伐利亚,巴登和符腾堡。还增加了五十万在普鲁士的法军人数。法国吞并了神圣罗马帝国名义下的自由城市,这些城市在过去一百五十年中只拥有哈布斯堡纸上的保护。这一举动旨在争取南德国家成为法国盟友,或者至少防止普鲁士与英国和俄国达成同盟。
      俄国接受了和约。这份和约将巴登和符腾堡交给了亚历山大一世(1801-25)的亲戚。但法俄关系却随着这位新沙皇地位的巩固逐渐变冷。亚历山大一世和亲英派幕僚都怀疑拿破仑想要染指奥斯曼帝国以及东部地区。法国占领了那不勒斯的港口,意图染指巴尔干和君士坦丁堡,而俄国和那不勒斯曾对此签订过和约,这些加深了俄国的恐惧心理。1804年5月,小皮特重任首相后,俄国开始和英国和奥地利磋谈反法同盟事宜。
      拿破仑不想在1805年的欧洲大陆上发动战争。他一心想着入侵英格兰,为此采取措施保证普鲁士和奥地利的中立态度。然而法国皇帝并没有十分努力获取奥地利的谅解,导致奥地利滑向另一边。奥地利刚刚脱离1804年的战争状态,需要得到俄国或英国的帮助。弗朗茨二世有些犹豫,因为他的军队不足以抵抗拿破仑坚不可摧的战争机器。他在意大利和德意志的影响力严重受挫,在这几个月内,整个奥地利弥漫着沮丧的气氛。法兰西第一帝国的创立,查理曼加冕的亚琛响起的圣歌(1804.9),伦巴第戴上的铁王冠(1805.5),逮捕并处决当甘公爵(同时激怒了俄国宫廷以及整个欧洲)都促使着奥地利加入反法同盟。
      第三次反法同盟的第一次实际表现是1805年4月11日的英-俄联合。但在此之前,奥地利已经是同盟的一员。在1805年夏天,奥地利将军事力量提升到预备战争的阶段。他们加强了在提洛尔和意大利的防御工事。拿破仑不是不知道这些军事行动以及奥地利宫廷的总体立场,但他不清楚奥地利是否正式加入了英俄同盟。早在7月第三周,法国皇帝就要求奥地利声明其立场。他有些不满地要求奥地利皇帝公开声明奥地利的中立。8月12号,弗朗茨却正式表明——战争无可避免。
      尽管在1805年夏,战争的阴云已经积聚在中欧地区的上空,拿破仑的重点仍旧放在西部。入侵英格兰需要对英吉利海峡的完全控制,在海战时同时能够两栖作战。拿破仑缩短了原定的占领海峡所需要的时间,战争迫在眉睫。原本估计需要两个礼拜,现在他缩短到三天,如果短于三天,就会酿成大祸,如果多于三天,就能大大增加成功几率。军队在1805年仲夏整装待发。近岸攻击需要一些小船只,而这已经在两栖演戏中操练过。并且,西班牙也参与到对英战争中,拿破仑指望着西班牙海军的协助以占领海峡水域。在战争的关键期,法国海军必须消除纳尔逊爵士所率领的英国皇家海军舰队带来的威胁。
      拿破仑并不想正面迎击纳尔逊。尽管法西海军拥有不少小型舰队,似乎胜利在望——法军指挥部很怀疑这一点——在海峡中也毫无用处。所以,要想消灭纳尔逊,就必须使用一些策略。法军指挥官皮埃尔-夏尔-德-维尔纳夫计划迂回到西印度群岛,借口入侵英国殖民地,将纳尔逊的舰队引出欧洲海域。然后维尔纳夫将由法国舰队护送潜回布雷斯特,占领海峡,一直到法国军队全部登上英格兰。
      该计划实施良好,直到最后一环出了差错。纳尔逊尾随维尔纳夫到达西印度,法军开始偷偷向东行驶。纳尔逊意识到维尔纳夫开始东行,他立即派一条快舰赶超法国舰队,标记下法军的行迹,赶回英格兰报信。所以当维尔纳夫回到法国海域,英国海军已经火速集结。维尔纳夫没有正面迎敌,而是选择向西航行到加的斯(8.15),此时纳尔逊已经发现他的踪迹。
      此刻英国围魏救赵,挑起欧洲大陆的战火。奥地利和俄国的军队由英国重金装备,威胁在中欧地区的法国军队。不过反法同盟内部存在矛盾。英国想要德意志地区出力,将法军从海峡引到莱茵流域。但奥地利盘算着将法国驱逐出意大利。这导致同盟内部的分裂。弗朗茨二世将最精锐的部队交给了他最优秀的指挥官卡尔大公,命令他进军意大利,而将一支小的军队交给了差一点的将军卡尔-马克进入多瑙河地区。马克的军队实际上是由斐迪南大公指挥的,未来将得到一支西行进入多瑙河的俄军的援助。计划中,卡尔大公将占领意大利并且威胁南法,与此同时,马克和俄军将经由南德进入斯特拉斯堡。这个计划不错,但在北部进展艰难;拿破仑将很快利用这些失误之处。
      拿破仑的战略需要颠覆奥地利传统的两个策略。现在他的军队沿着英吉利海峡和北海驻扎,所以在接下来的战役,拿破仑需要将德意志而不是意大利作为主战场。法国皇帝计划使军队跨过莱茵河,途径上多瑙河谷,顺河而下到达维也纳。至于意大利,马塞纳元帅和圣西尔将军将以一半的军力牵制住卡尔大公,并保护法军右翼避免受到英俄联军资助的那不勒斯军队的袭击。
      1805年6月,海岸法军重新编制,番号改编。达武成为Armée des côtes de l’Ocan的右路指挥官,布洛涅军营的名称不再使用。苏尔特元帅指挥中路军队,奈伊指挥左路,拉纳指挥前锋部队。8月,法国海军从西线转回到奥地利战场,这支军队开始以大军团为名。大军团由7个军、一支骑兵队和一支皇家近卫军组成。这七个军团分别是:贝尔纳多特,第一军;马尔蒙,第二军;达武,第三军,苏尔特,第四军;奈伊,第五军,拉纳,第六军;奥热罗,第七军。
      8月27日,大军团离开营帐,开始向莱茵进军。达武的第三军由由比索将军、弗里昂将军和居丹将军指挥的三支步兵师,一支由Vialannes将军指挥的骑兵师,总共有大约26500人。达武下令队伍从8月29日启程,在9月26日之前到达莱茵地区的曼海姆,就地驻扎建立指挥部。在他左翼的是马尔蒙的第二军,他们正赶往美因茨,他的右翼是奈伊元帅的第六军,他们正赶往布鲁萨尔。奈伊的第六军到达莱茵的塞茨城,此时拉纳元帅的第五军正准备跨过斯特拉斯堡。贝尔纳多特的第一军,已经到达了莱茵流域的左侧地带,正向南挺近汉诺威,由汉诺威通向美因的乌兹堡。
      9月26日,拿破仑到达斯特拉斯堡,尽管法军的供给有些问题,他仍旧下令部队向前。在26号到30号,法军穿过莱茵河——尽管遇到一些麻烦。奈伊、苏尔特和达武的军队的浮桥出现故障无法使用。达武被派去寻找渡船和其他小型筏船,在原定日期渡河。当奈伊和苏尔特还等待着渡河用具时,达武已经全军渡过莱茵,比第四军和第六军整整提前了一天时间。
      法军指挥部得到了可靠的情报,奥地利军队已经经由德意志进入伊勒河,并在多瑙河以南占据有利地形,其中心位于乌尔姆附近。拿破仑命令缪拉的部分骑兵在黑森林中机动行事,以便给敌人一种印象,即法国军队准备穿越莱茵河,绕过斯特拉斯堡,穿越巴伐利亚森林,出现在多瑙河上游。奥地利人被误导,大军实际上向北移动更远,绕过乌尔姆,并抵达敌人主要阵地以东的多瑙河中部。达武的行军路线沿着内卡河通过海德堡到内雷瑞兹(9月29日),然后东南到莫斯巴赫(10月2日),奥廷根(10月6日)和多瑙河上的纽堡。穿过河流,他向南推进到艾夏赫和达豪。在达豪,他在阿米尔河上占据有利地形,以支援贝尔纳多特的第一军,后者占领了慕尼黑。
      当达武和贝尔纳多特向东迎战时,大军团的其他部队穿越多瑙河后向西而行,环绕围堵,将马克将军困在乌尔姆。虽然孤立的奥地利部队最初逃脱了陷阱–斐迪南大公向韦尔内克将军的残余分子突围,并在波希米亚暂时安定下来,Jellacic将军南逃到瑞士,大约有五千人,但最后被奥热罗的第七军围堵。马克军队的大部分精锐,大约二万七千人,于10月20日在乌尔姆投降。
      file:////Users/xiaoyingxue/Library/Group%20Containers/UBF8T346G9.Office/msoclip1/01/clip_image002.png
      达武的部队从莱茵到多瑙河的旅程很平淡,途中并未遭到敌人进攻。奥地利人被法军的行动打得措手不及。最令人担忧的地方在于后勤:在皇帝和战争部长的信件中,曾多次谈及法军的后勤补给。困扰达武的另一个问题是,如何避免和自己人纠缠在一起。当达武到达多瑙河时,他与苏尔特和马尔蒙的军团相距甚近。他和马尔蒙都在诺伊堡过河,沿着诺伊堡-奥格斯堡行进。 但是,由于该地平旷宽阔,并且大量的人员都在行进,因此法军极少有延迟情况。
      马克右翼的残余部队由米歇尔·基恩迈尔将军指挥,在达武和贝尔纳多特的队伍的逼近下撤到慕尼黑。穿越伊瑟的奥地利将军继续撤退到布劳瑙,在米哈伊尔库图佐夫将军的指挥下,俄军参与到奥军行动。俄国人从波兰通过西里西亚和摩拉维亚缓慢挺进多瑙河。库图佐夫指挥着最精锐的三支军队。 Buxhowden和Bennigsen的军队在两百英里后行进。整个部队总共有十万人。但是库图佐夫只有四万人,基斯迈尔只有一万六千人,他们在法军面前并不占优。拿破仑在维也纳有十万人,而奥地利皇帝孤立无援。卡尔大公和约翰大公,后者曾经在蒂罗尔维持两支奥地利主要军队之间的通讯,在重返克恩顿时重整力量。奈伊从巴伐利亚进军蒂罗尔,而马塞纳的意大利军正向威尼斯进军,向奥地利人施压,防止他们对法军主力右翼构成威胁。当拿破仑到达维也纳时,他命令马尔蒙带着他的第二军向南移动到莱奥本,以防止卡尔和约翰打回奥地利首都。库图索夫向东撤退,在维也纳,他开始担心他可能会与在摩拉维亚行动的俄军分开。因此,他拒绝保卫奥地利首都,并且越过多瑙河北岸,回到了布里恩,与其他两支俄军以及沙皇会合。
      10月26日,达武在弗赖辛穿过伊瑟河,此后沿着这条河驻扎了两个星期。俄军在法国人到来之前迅速撤离,恶劣的道路和糟糕的天气减缓了法军的攻势。第三军团经过米尔多夫,布尔格豪森,施泰尔,加明和利林费尔德。2月8日,在利林费尔德南部,达武的前锋部队遇到由梅尔费尔特将军指挥的傲君。梅尔费尔特在马尔蒙第二军团逼近维也纳时快要退休,此刻他发现达武挡住了他的路。接下来的战局一边倒,奥地利人(大约一万人)根本无心打一场大战。梅尔费尔特唯一担心的是如何从两侧法军夹击中突围。然而,在他能够抽身之前,奥军全军覆没。达武继续前进,11月15日进入奥地利首都。部分路易-玛丽-卡法雷利的师与法国主要部队在北部进行了休整。达武军队在维也纳和普雷斯堡之间驻扎,沿着三月河向北预先巡逻。11月16日前,弗里昂将军和居丹将军分别驻扎在首都和普雷斯堡的匈牙利边境,为期两个星期,而决定性的战斗即将发生在向北约七十英里的地方。
      卡法雷利的师暂时脱离了第三军,加入到贝尔纳多特,拉纳和苏尔特的军团,上述三军得到了缪拉和帝国卫队下的骑兵预备队的支援。在皇帝的调度下,他们将撤退的库图索夫追赶到摩拉维亚,在那里俄国沙皇与奥地利皇帝会合。法国军队几乎一直在行动中,这是一次漫长、艰苦而饥肠辘辘的长途跋涉,供给时常难以跟上。装备和衣服 - 特别是鞋子—非常糟糕,需要维修和更换。 此外,敌人行踪难以捉摸,不能保证追击之后就能引发战斗。拿破仑在中欧势不可挡,然而普鲁士传来不好的消息。普鲁士已经与英格兰和俄罗斯达成谅解,它将加入反法同盟,而拿破仑还不清楚此事。尽管法军仍被认为是欧洲最优秀的军队之一,但通信线路仍不可避免地遭到毁坏。
      11月20日,拿破仑下令中止战役,军队开始为冬季做准备。他的敌人却另有想法。伴随着沙皇的Buxhowden将军已经在奥尔缪次加入库图佐夫。利希滕斯坦领导下的一支奥地利军团也曾与摩拉维亚的俄国人会合,总人数达到到八万五千七百人,在人数上取得优势。在达武抵达战斗的那天,法军只有六万六千人 - 沙皇亚历山大和弗朗茨皇帝决定正面应敌。当俄军主力西南而行,前往小摩拉维亚小镇奥斯特利茨(Austerlitz)时,法国皇帝明白他们打算进行战斗。他喜不自胜,除非亚历山大临时改变主意向后撤退,拿破仑就胜券在握。
      早在11月28日,拿破仑就开始下达作战命令。他命令贝尔蒂埃在当天上午向达武写信:“情况如下:元帅先生,我们将在明天或第二天在布林(Briinn)附近进行一场重大战斗。陛下命令你立即离开你的两个师,并尽快赶到布林。”命令在下午三点送到,此时达武不在总部(维也纳)。当达武不在普雷斯堡时,按照皇帝先前的命令,他的参谋长狄吕特(Daultanne)将军将命令传达给师长弗里昂和居丹。弗里昂于11月29日晚8点收到命令,他的师用了一个半小时内,在三十号晚上抵达尼科尔斯堡。这些人已经走了四十五英里。经过一夜夜休整,他们继续前往Raigern修道院,12月7日晚上7点抵达。所有师行进了四十五英里。这虽然逊于斯巴达人的马拉松之战(三天之内五十英里),但法军在第二天遭遇激烈作战,而希腊人在战斗胜利后才赶到。居丹的部队未能赶到,比在维也纳的弗里昂还要远离奥斯特里茨四十英里。因此,达武手上只有一支步兵,因为卡法雷利的师也参加了这场战斗,这场战斗由拉纳指挥。
两只部队在12月1日夜间行动。拿破仑选择沿着哥德巴赫溪布置防御。 拉纳的第五军加上卡法雷利组成左翼部队。贝尔纳多特以少于卡尔-菲利普-冯-弗雷德的军力,处在拉纳身后,但在战斗的早晨开始向右移动。苏尔特的第四军成立指挥部,克洛德-加斯特-亚历山大-勒格朗将军带领部队快速移动到右侧,直到达武可以进入右翼。俄奥联军驻扎在奥斯特利茨前侧。彼得-巴格拉季昂将军的步兵在右侧,横跨兰尼斯对面的布尔诺-奥洛穆茨(Brünn-Olmütz)公路。 布克斯豪顿指挥左侧,停留在萨茨赞湖(Satschan),并向北延伸到普拉岑高低 - 事实上,它将成为战线的中心。约翰-查尔斯-科洛夫特(John Charles Kollowart)领导下的盟军核心在普拉岑高地后面。
         盟军策略十分简单,以至于拿破仑在战前就已经了然于心。布克斯豪顿的左翼,由亚历山大军队的一半组成,将法军趋向右侧,切断布尔诺-维也纳(Brünn-Vienna)公路,并迫使法军返回西北,远离供给和通信道路以及增援部队。对此,拿破仑命令达武在最右边的哥德巴赫溪处防御。当敌人开始向此处移动,达武将从此线反击。所以正常战斗的核心就在于法军右翼。如果他能抵抗住俄军的猛烈攻击,战争就能向拿破仑预想的那样进行。如果防线被攻破, 或者摇摇欲坠,那么法军将被全线保卫,战争失败。
        12月2日早上五点——拿破仑加冕一周年——弗里昂的师离开Raigern修道院,开始向西挺近Turas,这也是达武在前一晚得到的命令。12月1日,拿破仑预测盟军左翼将沿着科贝尔尼茨(普拉岑正前方)攻击,所以命令第三军前往Turas防御。但俄奥联军在12月1日晚上向南移动到普拉岑时发出的声响促使他改变了策略。由于一些差错,达武没有拿到更改过的命令,弗里昂的师直接全队向Turas移动。当战斗逐渐向南开展时,达武被命令向特尔尼茨(Tellitz)和索科尔尼茨(Sokolnitz)村移动。于是他成为法军的右翼主力,不仅指挥着弗里昂的步兵、Bourcier的骑兵,还指挥着一大部分苏尔特的骑兵,总共将近一万五千人。在决战之日,他将面对四倍兵力的布克斯豪顿军。
      这是自埃及以来达武第一次直接受拿破仑调度的战役。但在埃及时,达武只是一个旅长,指挥着德塞的骑兵。现在他指挥着一个军团,并担任战役中最困难的工作。这是他第一次证明皇帝识人之明的机会,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展现指挥才能的战场——自从他在第二次反法同盟欧洲战场上被提拔为师长之后,在意大利战场贡献平平。紧接着的第三次反法同盟给了他施展指挥和管理才能的大好平台。他在布洛涅军营时的高超能力为巴黎带来信心。在向中欧的长途跋涉中,他就像一个天生的将领一样有条不紊地指挥军队。现在他需要告诉世人,他是拿破仑麾下最出色的指挥官。
file:////Users/xiaoyingxue/Library/Group%20Containers/UBF8T346G9.Office/msoclip1/01/clip_image004.png   普拉岑高地(Pratzen Plateau)成为战斗中心,法军已经撤离,以引诱盟军转向他们的侧翼。地势逐渐向西倾斜,朝向哥德巴赫溪,在溪后埋伏着法军。冰雪微微融化,道路变得泥泞不堪,但不会使南侧的湖面解冻。从山谷弥漫出来的大雾遮掩了苏尔特第四军聚集在普拉岑前侧,也遮掩了达武在清晨的集结。12月2日早上8点,奥斯特里茨的太阳缓缓升起。
file:////Users/xiaoyingxue/Library/Group%20Containers/UBF8T346G9.Office/msoclip1/01/clip_image006.png
盟军左翼在特尔尼茨村与勒格朗将军的团开始战斗。战斗很激烈,尽管有骑兵志愿,法军还是在8:30被赶出该村。在俄罗斯人巩固战果时,弗里昂的第一旅在埃迪安-欧德雷(Etienne Heudelet)将军的指挥下抵达战场。 弗里昂的师由欧德雷,Kister和Lochet指挥的三个旅组成。 欧德雷立即在特尔尼茨全线攻击。勒格朗的26连抵达特尔尼茨以支援最右侧。俄军大规模地撤退,法军从后方开火。在混乱的战斗,欧德雷的人被误认为是俄国人,因为勒格朗以为他们已经输了。欧德雷的旅团遭受了很大损失,军队内部混乱。与此同时,俄军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喘息契机,重整动摇的军心并寻求增援。随后,他们轻松击溃欧德雷,再次占领特尔尼茨。
      此时俄军指挥官犯了一个巨大错误,阻止特尔尼茨的胜利部队继续前进,等待索科尔尼茨及其城堡被攻下。索科尔尼茨及其城堡在哥德巴赫溪以北约1.5英里处。布克斯豪顿右翼攻下勒格朗的连队,在上午9时占领了村庄及城堡。达武立刻领悟到敌人在第三军和苏尔特第四军内打入楔子。因此,他离开了重组后的第一旅(欧德雷)和Bourcier的骑兵。俄罗斯人在索科尔尼茨穿过哥德巴赫溪溪时遭遇巨大阻力,达武对他们发起猛烈攻击,截止到上午10点他们无法发挥出所有实力。战斗非常激烈。尽管敌人有着压倒性的数量优势,在勒格朗的35连的支援下,达武的步兵不仅将他们赶出了村庄和城堡,此时普拉岑高地正在进行决战。
在这个寒冷的冬日,决战发生在中心地带。库图佐夫指挥着联军,在战斗初期继续加强左翼力量。与此同时,他撤下普拉岑的 Generald Prschibitscheski的师,转而攻击索科尔尼茨。联军核心的科洛瓦特军团,则向左移动,援助被达武攻击的一侧。当拿破仑看到库图佐夫完全按照自己设想的那样指挥,并且得知法军从普拉岑高地完全撤出后,他命令苏尔特的军队和少量勒格朗的军队,急速抢占高地。师长圣西莱和旺达姆表现出色。尽管科洛瓦特的两个师还没有完全占领高地——他们正以两个纵队平行前进——法军成功了。科洛瓦特的军队混乱地回撤到奥斯特里茨。苏尔特于是回转到右侧的勒格朗师,从后面攻击Buxhowden的军队。
      到了下午两点钟,法军获胜,盟军左翼失去了和大部队的联系,钉死在了萨茨赞湖地带,即将被全歼。苏尔特得到了乌迪诺师(预备队)和贝西埃近卫军的支援,从普拉岑高地俯冲下来,直捣Buxhowden的背部。达武和勒格朗渡过哥德巴赫溪。俄军试图在狭长的土地上穿过梅尼茨和萨茨赞湖,撤退很快就成了溃败。有些人试图穿过结冰的湖面。然而数量庞大的军队,马匹和枪支的重量导致冰面破裂,并使混乱的人群堵住两个湖唯一坚固的出口。关于俄军究竟多大程度上利用了湖上结冰,又有多少人葬身冰湖的问题,一直存在争议事实上,每个目击者的说法都说有大量的人在池塘里淹死,许多历史学家都把他们的话当作真理,只讨论数字。战后几年间,湖水被抽干回收炮弹,找到了较少遗体。只能确定盟军左翼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在战场另一侧,法军左翼(拉纳)和联军右翼(巴格拉季昂)在上午的大部分时间内,进行了轻微的战斗。两边都认为主体战役发生在南部。当拿破仑命令苏尔特登上普拉岑斜侧后,他又命令拉纳和缪拉的骑兵共同攻击前方的敌人。尽管有希滕斯坦骑兵和俄罗斯帝国卫队的支持,皇太子亲自指挥的盟军还是无法抵抗法国人的进攻。巴格拉季昂的军团沿着布尔诺-奥洛穆茨公路撤退,缪拉的骑兵紧追不舍。康斯坦丁和利希滕斯坦在相当混乱的情况下突围奥斯特利茨。苏尔特右转紧攻联军侧翼,贝尔纳多特军填补了拉纳和苏尔特之间的空白阵地。
这场战役完美体现了以少胜多的战略思想。奥斯特里茨完全按照拿破仑的计划一步步展开——仿佛他之前已经写好了战斗剧本。在未来的人生中,他一直认为这是他最伟大的胜利。往后的岁月里,皇帝根据元帅们获胜的战役来颁授爵位,达武成为奥尔施泰特公爵,后又升为埃克米尔亲王,奈伊元帅成为莫斯科瓦亲王(纪念博罗季诺战役),但拿破仑却为自己保留了奥斯特里茨,这使得苏尔特颇为沮丧。
      12月2日晚,梅尼茨附近的达武军疲惫不堪。在这个短暂的冬日,黑暗已经降临,这极大地帮助被击败的奥俄军队逃脱,如果是夏天,追击则不可避免。当然,弗里兰特精疲力尽的师还有可能追击,但其他部队在战斗之前没有进行如此艰苦的行军,也没有承担如此沉重的战斗负担。

       在关于奥斯特利茨的报告中,士兵们并不知道上述情况,达武赞扬了他的士兵。“我很荣幸地汇报”他写道,“在奥斯特利兹的光荣之日,弗里昂师的士兵表现极为优异”他单独表扬了弗里昂将军,因他勇敢地直面敌人炮火。炮火曾四次射中他胯下的马匹。他的三个将军Kister,Heudelet和Lochet也在战斗中马匹被击毙。该师损失惨重,正如同当天激烈的战役。弗里昂师有一千四百人手伤亡,伤亡率达到33%,Bourcier的骑兵伤亡率相对较轻 - 只有76人死亡和受伤。
      黑夜和大雪迫使法国人终止追击时,而俄军完全陷入混乱。 俄军损失惨重,一万五千人死伤,十一万人被俘。 当亚历山大与随行人员逃到东边,这位年轻的沙皇惶恐地流下泪水。奥地利皇帝计划与征服者见面,并结束这场战争。奥地利如果没有俄国的积极支援根本无法继续战斗。尚未被摧毁的奥军只剩下卡尔大公的部队,但它无法也无力再战。就在几天前,双方正式会面以签署停战协议。在间歇中,法国军队继续追击残余部队。
      12月3日,居丹的师终于和达武会合,此前他们一直无法赶到奥斯特里茨残余战斗。弗里昂疲惫地士兵匆匆休整一夜后,又参与追击联军的左翼。12月4日,第三军和多米尼克-路易-安东尼-克莱恩的骑兵,在Josephdorf追上俄军。俄军高估了达武的军力,实际上达武的实力逊于他们,尽管俄军感觉到这一点,但他们的时期已经十分低落,于是,他们采取欺骗手段,节省兵力。梅菲尔德(Meerfeldt)将军传信给达武,法奥已经签署了24小时停战协定,奥地利皇帝和拿破仑皇帝正在商议永久停火协定。达武会见梅菲尔德,并告诉他说,他不相信停战真正是签署。他特意提起1801年1月,奥军在意大利时对蒙塞玩的那套把戏,要求沙皇手书停战声明。达武没有从大军团总部得到任何停战的消息,不希望被任何“战争诡计”(ruse de guerre)所蒙骗,就像蒙塞在五年前经历的那样。梅菲尔德声称停战协定很快就会送到元帅手里。
      达武得到的第一个消息来自库图佐夫。盟军总指挥官如下写到:
      元帅阁下,目前沙皇不在此处,我会恳求他立即签署与法军的停战协议。同时,我诚挚地敬告您,24小时停战协定已经在今早6点生效,德国皇帝在和沙皇谈话后,已经前往奥斯特里茨会见您的皇帝。因此,我请求阁下停止敌对行动,直到停战条款正式敲定。我向您保证我方同样遵守条约内容。
俄国沙皇和德国皇帝的联军总指挥官
库图佐夫
附注:我向您保证,两个半小时内,沙皇的协定就会送来。
库图佐夫
      达武等待着,不久沃尔蒙德伯爵带着沙皇用铅笔写的小纸条回来了。手书如下:
致达武元帅
法军第三军团指挥官
梅菲尔德将军代表我敬告达武元帅,24小时停战协定已经签署,以便今天法奥两国皇帝在Utchetz会面。
亚历山大
      元帅不能拒绝来自地位崇高的沙皇的书信。因此,他同志库图佐夫在明日早上六点之前(12月5日),他将暂时停止战斗,并向拿破仑汇报所有情况。
当拿破仑得到副官关于在Josephdorf发生的事情,他表示沙皇在说谎,达武确实被俄国人欺骗了。这是一个旨在拯救盟军残余部队的诡计 - 它起作用了。 如果达武在他面前攻击这支部队,正如他当然打算做的那样,他很可能已经俘虏了俄罗斯沙皇。 不过事已至此,俄军化险为夷,最终突围。,拿破仑没有责备他的元帅,因为他已经在两天前获胜。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达武肯定会感受到皇帝的愤怒。相反,拿破仑派回元帅的副官,告诉达武在这种情况下呗亚历山大一世所蒙骗并非耻辱。所幸达武此次被骗没有造成很大的损失。不过此次经历,加之蒙塞将军的前车之鉴,深深刻在达武的脑海里,未来他不会那么容易被骗了。
达武被骗了,错失了摧毁盟军的残余并俘虏俄罗斯沙皇的机会。当然这个骗局也并非完全子虚乌有。事实上,拿破仑在12月4日晚些时候与奥地利皇帝会面,他们确实同意在12月5日的第二天停战。此外,法国皇帝同意允许俄罗斯军队不受干扰地撤回到原有边界移动。毫无疑问,亚历山大意识到这些问题将在第四次谈判中谈妥。 然而,他必须同样意识到停战协议还没有签署,因此当他向达武宣布它已经生效时,事实上它并未生效。
停战协定规定法国占领奥地利,而和平谈判则在普雷斯堡进行。达武在三月河沿岸部署了他的第三军。12月的第三周,他被命令在匈牙利边境占据一个更持久的地区,总部设在普雷斯堡。12月27日,法奥代表在普雷斯堡签署了完和平协定。其条款规定奥地利军队撤出意大利和德意志地区。奥地利必须向法国提供达尔马提亚海岸。同时根据条约条款,当奥地利人撤出《普雷斯堡协议》所要求的省份时,法国军队将撤离奥地利领土。如果没有俄军干涉,各项行动都将顺利进行。由于担心法国扩张到巴尔干半岛,俄国占领了达尔马提亚南部卡塔罗河的河口。这导致法国撤离奥地利领土的速度放缓。
      在撤军的第一阶段,法国军队撤回了恩斯。卡法雷利将军的师重组到第三军,然后根据命令沿着多瑙河右岸向恩斯进军。从恩斯,达武通过威尔斯(1806年1月28日)撤回到里德(2月8日)。在撤军的第二阶段,2月底,他跨过伊恩河,在慕尼黑驻扎指挥部。鉴于俄军没有撤离卡塔罗,拿破仑拒绝从德国南部撤军,各军团得到命令在莱茵河和伊恩河之间过冬。在3月14日给贝尔蒂埃元帅的一封信中,已经返回巴黎的皇帝对第三军作出安排:
      达武元帅将与他的军队一起退居奥廷根,驻扎在那个拥有70000居民的大型公国,这不会对巴伐利亚造成任何压力。他将派遣其中一个师占领林堡[错拼成了Limpurg],另外一个师占领霍恩洛厄。如果耗时比我目前估计的更长,则必须占领特海姆。奥廷根,林堡和霍恩洛厄拥有超过10万居民; 他的军队可以舒适地生活在那里而不会让我的任何盟友筋疲力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400 贡献 +40 收起 理由
松风剑客 + 400 + 40 支持,阁下继续努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7: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插图最好直接上传原图,不然复制粘贴会出现乱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21: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8-7-10 21:27 编辑
达武的前锋部队遇到由梅尔费尔特将军指挥的傲君。梅尔费尔特在马尔蒙第二军团逼近维也纳时快要退休,此刻他发现达武挡住了他的路。接下来的战局一边倒,奥地利人(大约一万人)根本无心打一场大战。梅尔费尔特唯一担心的是如何从两侧法军夹击中突围。
梅菲尔德(Meerfeldt)将军传信给达武

这里的梅尔费尔特和梅菲尔德是同一个人,马克西米利安·冯·默费尔特伯爵,默费尔特1796年升为少将、1800年中将、1813年骑兵上将
Merveldt, Maximilian Graf v. (29.6.1764 - 5.7.1815), 8.9.1796 mRv. 10.9.1796 GM, 4.9.1800 mRv. 5.9.1800 FML, 22.7.1813 GdK

奥军将领姓名的变体不少
文中另一个例子是
约翰-查尔斯-科洛夫特(John Charles Kollowart)

这里是英文作者把德文姓名英文化了,他的全名是约翰·内波穆克·卡尔·约瑟夫·冯·科洛弗拉特-克拉科夫斯基伯爵,通称科洛弗拉特,1789年少将,1795年少将加中将,1796年正式升为中将,1800年上将,1809年元帅
Kolowrat-Krakowsky, Johann Nepomuk Karl Joseph Graf v. (21.12.1748 - 5.6.1816), 9.10.1789 GM, 4.3.1796 mRv. 20.5.1795 FML, 29.10.1800 mRv. 28.10.1800 FZM, 12.9.1809 FM, 6.5.1816 i.R.

奥军将领资料出自Kaiserliche und k.k. Generale (1618-18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21: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的三个将军Kister,Heudelet和Lochet也在战斗中马匹被击毙。该师损失惨重,正如同当天激烈的战役。弗里昂师有一千四百人手伤亡,伤亡率达到33%,Bourcier的骑兵伤亡率相对较轻 - 只有76人死亡和受伤。

奥斯特利茨会战中,弗里昂师伤亡如下:
弗里昂师(左起依次为团名、团长、参战兵力、战死人数、负伤人数、伤亡比例)               
15轻        Desailly        754        31        146                23.47%
33战列        St-Rémond        1214        17        300                26.11%
48战列        Barbenègre        1365        17        125                10.40%
108战列        Higonnet        1637        148        316                28.34%
111战列        Gay        1440        10        121                9.10%
炮兵                161        0        8                4.97%
辎重                101        0        0                0.00%
                6672        223        1016                18.57%

但弗里昂师由于急行军,实际参战的应当只有3000余人,所以实际伤亡率相对较高


布尔西耶师                                
15龙        Barthélemy        385               
17龙        Saint-Dizier        474               
18龙        Lefebvre        555               
19龙        Caulaincourt        408               
25龙        Rigaud        396               
28龙        Freryre        365               
炮兵与辎重                81               
                2664        35        41

据第18龙骑兵团团史,全师阵亡35人、伤41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3 20: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Buxhowden:布克斯赫夫登
Bennigsen:本尼希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8-9-24 13:40 , Processed in 0.21983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