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517|回复: 5

[翻译] 1812-1814英国陆军中的西班牙新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8 23: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获得拿破仑系列网站授权翻译
发表在http://www.napoleon-series.org的材料
By Robert Burnham, FINS
原地址:http://www.napoleon-series.org/m ... tion/c_spanish.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23: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9-1-19 13:17 编辑

“我一生中没有见过更加优秀,更守纪律,更清醒稳重的士兵,他们作为哨兵的本事,哪怕是老德意志骠骑兵也比不上他们。”——哈里·史密斯爵士,95来复枪团

在半岛战争中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插曲,便是1812年和1813年英国陆军中补充的表现活跃的西班牙新员。经年来英国人一直看不起他们的西班牙同行,大多数英国军官也存在同样的想法,让西班牙新兵进入他们的团里几乎是不可思议的。直到1811年,威灵顿公爵也对这一想法持反对态度。这一消极的态度一直延续到20世纪,无论查尔斯·阿曼爵士的半岛战争权威作品,还是约翰·福蒂斯丘在他对英国陆军的大规模研究中,都没有提及这些新员。但是这些新人是事实存在的,而且从某些角度上说,1812年有个单位里35%的新员是西班牙人,许多报告中都记录了他们的光彩表现。

那么第一个问题就是既然英国军官团对西班牙人的战斗技能如此蔑视,是怎样的情况驱使他们将这些人征召入他们的团中呢?这个问题根源于数量。英国没有征兵制所以依赖志愿兵去进行各团的补员。在1811年英国陆军海外作战部分有21000人的伤亡。对比法国,俄国,奥地利在1805,1807,1809的伤亡可能不值一提,但是对于不列颠军事系统这根弦已然绷紧至极限。在1811年英国陆军仅仅征召了26000人的新兵去补充21000人伤亡,而且这26000还要补充轮替所有现役各团而不仅仅是西班牙和葡萄牙服役的兵力。一言以蔽之,英国陆军已经用光了他的人力!

1812年前4个月的情况把这根弦已经要拉断了,尽管威灵顿拿下了罗德里戈围城战和巴达霍斯血腥围城两场大胜,可是付出了相当恐怖的代价。在两场围城中,即使不算葡萄牙军队的损失,英国子弟就有将近4000人的损失。换言之在同法军主力展开会战前威灵顿的兵力就损失掉了超过10%!军队中一些最优秀的单位遭受尤其可怕的损失,而且短期内根本无法补充。军队中最优秀的两个师,轻步兵师和第3师“斗士师”的伤亡尤其惨烈。在两场围城中88团1营(康诺特突击队)损失25%的兵力以及24位军官中的14位,95来复枪团的状况还要更糟。他们在1812年初拥有军官与士兵合计700人,但是巴达霍斯城终于陷落时,95团1营已经伤亡16名军官和198名士兵,30%!这是几乎无法承受的伤亡比例。

而且这些数据还仅仅是战斗伤亡。如果1812年的情况发展同1811年那样,威灵顿必然相当心忧。在1811年秋,英国军队中的17000人是医院里的病号,这是军队里45%比例的士兵!

威灵顿也不能在援军上有什么期待。不列颠群岛上剩下的正规军已经不到30000人。其中部分营将作为姊妹营的兵站需要面临提供补充兵力乃至整个单位的压力。另一场战争的阴影在7月已经初露端倪,同美国的战争在1812年爆发,大不列颠再一次和他的前殖民地交战,也断绝了威灵顿得到强大援军的任何希望。在1812年,半岛的英军仅仅得到3个骑兵团,1个炮兵连和1个步兵营的增援!而且这个步兵营还被发现根本不适合现役,于是被送去直布罗陀要塞以将1个老兵营换上战场。

协议达成

威灵顿意识到他必须从其他地方寻找士兵。这个提议第一次被提出是在1811年,那是被他斩钉截铁地拒绝,但是到了1812年中他已经别无选择。根据威廉·纳皮尔的资料,一份协定就此达成。“英方给予100万财富,并且给出可以装备10万人的兵器装备,换取5000西班牙人应征入英国军队。”1812年5月18日,威灵顿将如下信件发送给他所有的师长。

西班牙政府欣喜地答应将有限数量的西班牙本地人口投入这支军队的各个不列颠团中为英王陛下效力。我必须请求你们去授权在页边空白处有标注的各团分别征召100名西班牙志愿兵,并将他们训练至合格水平,按如下要求安排被选拔者。

第一,这些人身高必须高于5英尺6英寸(167.64cm),体格健壮,年龄不得低于19岁,不得高于27岁。

第二,他们必须先宣誓,誓词按下方所写,由他们在这场战争所属的团指挥官交给他们,但是考虑到万一他们所应征的团可能会被下令调离半岛而此时西班牙志愿者就只能被迫解除关系,这时每一个因这一原因退出的士兵要得到满额的一个月薪水作为路费。

誓词

(原文: I, A.B. do make oath that I will serve His Majesty the King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in the --- battalion of the --- regiment of foot, during the existing war in the Peninsula, if His Majesty should so long require my services, and provided that the --- battalion of the --- regiment shall continue in the Peninsula during that period.)

我,某某(原文:A.B.),宣誓我将效命于大不列颠与爱尔兰的国王陛下,在半岛上正在发生的战争中服役于第_步兵团_营,只要这一第_团_营依然在半岛奋战,我就将继续为陛下效力。

第三,他们被允许参加罗马天主教的礼拜活动,同陛下的子民不列颠士兵采用一样的方式。

第四,他们的饮食、衣装和薪酬将同其余士兵一致;而且他们还应当像其他新兵那样被随机分配给各连。

第五,他们从他们宣誓的一刻就将获得薪酬,但是不需要给额外的赏金。每一个志愿者所效力的各连上尉将允许给予他们每人8枚西班牙银币(8 Spanish dollars)去获取必需品,这些钱必须用来购买一个背包,两双鞋,两件衬衣。连指挥官必须对志愿者在以相同方式购买这些物品后的剩余款项负责,如对其薪水负责一样。鞋子将在军需部门以一般价格得到。

作者邮件说明:
A dollar was Spanish money and was equal to 5 shillings. So I would call it 8 Spanish Dollars.
Dollar is actually a Spanish word that the U.S. took for its currency. So calling it Spanish dollar would be correct.
)


在把这一安排向那些团传达时,我要求你们向各团里想要这些志愿者的指挥官指出,他们必须以最大限度的好意和纵容对待这些新人,并循序渐进地将他们提高到我们军队纪律系统(的要求)。

在这封信中对于那些团被授权接受西班牙人时不明确的,在书信集里也没有找到那些被写在空白处的单位。然而在他1812年5月27日写给他的兄弟哈里·韦尔斯利爵士的信里,他叙述道:

“西班牙政府已经向唐米格尔·阿拉瓦少将(Mariscal de Campo Don Miguel Alava可能有误译)表示他们同意天主教陛下(His Catholic Majesty可能误译,意即西班牙国王)的子民中的5000人将被允许应征入陛下在半岛效力的军队,我把我写给军队各师主官(the General Officers commanding divisions可能误译)允许在几个特定师各团征募天主教陛下的子民的以及征募细节内容的信函副本随信附上。

你会发现到这份信里规定征募4100人,这是我思考后认为目前可以许可进行征募的合适数量,而且我不会允许英军中的外籍各团招募西班牙人。”

而从这些数字我们可以获知,威灵顿是授权部队里每一个不列颠近卫团和线列步兵团去征召最多100西班牙人。在这个时段,一个英国团里的现役部队往往只有1个营,统计后他的军队的8个师里合计41个英国线列步兵营。遗憾的是他并没有说明为什么他不准外籍各团征召西班牙人。(外籍各团包括英王德意志军团(KGL)、不伦瑞克奥尔斯(the Brunswick Oels)以及大不列颠猎兵(the Chasseurs Britanniques))

募兵组被派出

很难确定各团得到威灵顿写给师长的信件内容的具体过程,官兵们留下的回忆录,日记和信件里提及西班牙新兵的人还有真的在募兵组里面效力过的人实在太少。然而,这项计划并没有带给威灵顿他所希求的人数。威廉·惠特利,将军,第1师的旅长,在1812年6月27日写道:

“西班牙人,我们得到授权并被要求去从这些英雄中征募100人进入我的团(第1近卫步兵团),可是过了差不多1个月后,没有一个人加入,哪怕我们给出一大笔赏金并且给出相比于他们所效力的政府三倍的薪水都没有用。

轻步兵师要成功一些,95来复枪团2营的威廉· 瑟蒂斯记录道:

“我和另一个军官一起被派到离普拉森舍不远的加塔山上。我们并不成功,虽然我们得到了一些人答应跟随我们去拉恩西纳的人的名字,但最后没有一个人出现。”

43团的威廉·纳皮尔,在起初对这次征募非常乐观的人,在1812年6月3日对他的妻子写道:

“我认为征募西班牙人的计划失败了,至少在这一带是这样;年轻人已经被一扫而空了,愿意协作的人很少,而且很多人都不达标。这件工作已经变得非常痛苦;如果我们拒绝他们,他们的回答是,他们除死外别无他法,因为他们的体力仅仅足以把他们带到我们这里,许多人几天都没有吃上过东西了:他们的外表也证明他们所言非虚。我们所企图的甄选条件设的太高,单身高上这个国家的男人就达不到我们所制定的标准;就我个人而言,我更愿意选择女人,总胜过无人可选,时间太短,不容许我挑三拣四。”

95来复枪团1营的爱德华·科斯特洛,则要更成功一点:

“我们团,由于连续与法国人冲突,变得极其虚弱,从英格兰来的补员速度很慢,于是我们发现有必要并入一些西班牙人;以此为目的,几个军士和士兵被派到邻近的村庄招募新兵。令我们惊讶的是,很短的时间里就有大量西班牙人愿意加入我们,足以给营里的每一个连10到12个人。但我们一看到这些新加入的人的样子,就解开了这个谜,他们的脖子上有明显地扭曲痕迹,还有一个“Carajo(下体)”(很像是被折断了),他们只有三种路可供选择,要么选择加入英国人,要么选择服务于唐·朱利安,要么选择被绞死!桑切斯的专制统治,以及他在谈判中的威胁,让他们对游击队的期望支离破碎,以至于他们匆忙逃离了他们的家乡“森林”('woods' )和“门槛”( 'threshold'),担心自己真的被他们抓住吊死,于是欣然加入了英国军队。

在1812年7月初,威灵顿准备承认这一计划的失败。他在7月7日向约克公爵的军事秘书(军务秘书)哈里·托伦斯上校写信道:

“事实上,我之所以采取这一行动,只是因为任何其他的替代方案都不太可行;而且我怀疑现在的事实证明,我们应该只招很少一部分甚至不招这些新兵。我们全军所得人数甚至不足以组成一个连,而且我必须遗憾地补充说明,其中部分已经成了逃兵。

威灵顿也许悲观地太早了,43团的乔治·亨内尔在1812年9月19日写的家书显示,他的团里有12位西班牙人。在年底95团已经为他的第1营征募了46位西班牙人,第2营(威廉·瑟蒂斯部)没有,第3营征募9人。而这意味着西班牙新兵已经占到1812年1营补充替换人数的34%之多!1813年来复枪团的情况比去年更好。威洛比· 弗纳在他的来复旅史中记载道当1813战役在5月开始时,团里已经有134位新兵(多为西班牙人),爱德华·科斯特洛也记叙在1814年他的连里有16位西班牙人,但是到战争结束只有5人幸存。

他们作为军人的表现

与这些西班牙士兵战斗细节相关的目击证词非常稀少,流传到今日的更是不多。他们应当表现得非常优秀,因为他们中被提拔为下士的人数很多。95来复枪团1营的哈里·史密斯爵士给出这样的赞扬:

“我们不列颠团里1个连里有10个西班牙人,他们中多数是我们队伍里英勇无畏的神枪手,他们荣耀地将西班牙步兵这一名词的意义恢复到卡尔五世时代。我一生中没有见过更加优秀,更守纪律,更清醒稳重的士兵,他们作为哨兵的本事,哪怕是老德意志骠骑兵也比不上他们。

95来复枪团1营的爱德华·科斯特洛中士,对他的连中的一位西班牙人做出如下描述:

“。。。在我们团里有一些西班牙人。这些人总体上是一些勇士,但是有一个叫布兰科的人尤其出众,他所我们营里最为英勇无畏,技艺娴熟的散兵之一。可惜他的非凡勇气却被他对法国人乐于施加的残忍行径所不幸玷污。他对法国人的厌憎从未挂于嘴角,但是狰狞可怖的面容出卖了他。在我们从葡萄牙出兵开始,每一场战斗每一次行动他都勇往直前,他如何设法避开法国人的枪林弹雨倒成了唯一的问题,但是他独有的行动和智慧一次次拯救了他。他对于法国人的憎恨,我相信来源于他的父亲和兄弟的遭遇,他们是农民,但是被一支法国搜粮队残忍地杀害了。在这一天,他用可怖的行径为这一情绪给出证据,他无情的刺穿并撕碎他遇见的法国伤员。这场大屠杀终于被我们团的一位老兵制止,这位老兵虽然脸上受了重伤,但是被西班牙人的残忍行径所激怒,他用枪托狠狠把西班牙人砸倒在地。我们不得不靠武力去制止西班牙人把他当场刺穿。”

西班牙人解散

他们的服役条件中一条指出一旦发生在半岛上的战争结束,所有在英国团里服役西班牙士兵将被获准离开而不必去其他地方服役。关于这一幕究竟发生在1813年末联军向法国本土进军还是发生于1814和平降临英国军队启程返回不列颠群岛和其他地方,目前还存有疑问。无论他们离别之日是在何时,西班牙人终究是离开了,至少在95团,他们的离别让双方都心怀伤感,又一次科斯特洛中士记录了当时的情况:

“过了几天(1814年5月31日),我们收到命令前往波尔多,起航重返英格兰。我们的人群里充斥着愉快的情绪,我们经历了何等痛苦艰难的旅程而如今抵达终点,这种心情更适合留给大家想象而非用语言来描述。第二天的行军我们在一个村庄歇脚(巴扎斯,6月11日),这个村庄的名字我无法忘却,在这里我们必须同我们的盟友,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分别。遗憾与悔恨充斥着我们,特别是当我们营里的人和我们的西班牙伙计离别时,憾恨的情绪透入骨髓。他们和我们并肩作战了好长一段时间啊。他们以豪爽英勇闻名军队,虽然到我们连里的有16人,但是只有5人幸存下来对我们说再见。可怜的伙计们啊,他们已经和营深深的联系在一起了,离开这里让他们何其悲痛!即使是布兰科,那个残忍嗜血的布兰科,也无法控制他的泪水。”

总结

拿破仑战争里这个鲜为人知的小故事的叙述走向末尾。在半岛战争中在英国军队里服役的西班牙人具体数量也许将成为永远的谜。威廉·纳皮尔在他的半岛战争史中说明他们的人数不超过300人而且主要集中在轻步兵师。目前所有的证据也都支持他的这一说法。这些效力的战士们,被他们的不列颠同行记录下他们的坚韧,勇气,以及对责任的献身精神。他们都是优秀高尚的战士。

(Contributors: This article demonstrates how effective the internet can be as a research tool. I first came interested in the Spanish recruits when I was reading Verner's History of the Rifle Brigade and came across a section dealing with replacements for the year 1812. There he mentioned that the Rifles had varying success in recruiting Spanish. This sparked my curiosity and I posted the question on the History Forum of the Napoleon Series. Several readers provided clues for further research and even did some research for me. I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following for their assistance: Howie Muir, and Dean Carpenter. I must give special thanks to Rory Muir for pointing me in the direction of Napier and Costello; and to Ron McGuigan, who spent many hours tracking down obscure references for me and provided invaluable insights on the problems of finding replacements for Wellington's army!)

贡献者:这篇文章证明了互联网是一个多么有效的研究平台。我第一次燃起对西班牙新兵的兴趣是在我阅读弗纳的来复旅史时读到一个关于1812年军队补充替换的片段。在这里他指出来复枪旅在招募西班牙人的过程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这激起我的好奇心然后我把这个问题贴到了拿破仑系列历史论坛上。几位读者为我提供了继续研究的线索甚至为我继续进行了一些研究。我必须为他们的帮助致以诚挚的谢意:豪伊·缪尔与迪安·卡彭特。我也必须特别感谢罗里·缪尔向我指明纳皮尔和科斯特洛这两个方向,还有罗恩·麦圭根,他为我花费大量时间追索模糊不明的材料,在研究威灵顿军队里的补员问题上他展现相当的洞察力。

Bibliography

Bruce, H.A. Life of General Sir WIlliam Napier. London : John Murray; 1864.

Costello, Edward. The Peninsular and Waterloo Campaigns. Hamden : Archon Books; 1968.

Fortescue, John. A History of the British Army. London : MacMillan & Co.; 1920. Volumes VIII & IX.

Glover, Michael (Editor). A Gentleman Volunteer: The Letters of George Hennell from the Peninsular War, 1812 - 13. London : Heinemann; 1979.

Grattan, William. Adventures with the Connaught Rangers, 1809 - 1814. London : Greenhill Books; 1989.

Gurwood, John (Editor). The Dispatches of Field Marshal the Duke of Wellington 1799 - 1818. London, 1834 - 1839.

Napier, William F. History of the War in the Peninsula and in the South of France: from the Year 1807 to the Year 1814. Vol. V; London: Constable; 1993.

Oman, Charles. A History of the Peninsular War. New York: AMS Press; 1980.

Oman, Charles. Wellington's Army, 1809 - 1814. London: Greenhill Books; 1986.

Page, Julia. Intelligence Officer in the Peninsula: Letters & Diairies of Major the Hon. Edward Charles Cocks 1786 - 1812. New York: Hippocrene Books; 1986.

Smith, Harry. The Autobiography of Sir Harry Smith: 1787 - 1819. G.C. Moore (ed.) London: John Murray; 1910.

Surtees, William. Twenty-Five Years in the Rifle Brigade. London: Greenhill Books; 1996.

Verner, Willoughby. The History and Campaigns of the Rifle Brigade: 1800 - 1813. London: Buckland and Brown; 1905.

Wellington, Duke of. The Dispatches of Field Marshal the Duke of Wellington, During his Various Campaigns in India Denmark, Portugal, Spain, the Low Countries, and France, from 1799 to 1818. Edited by Lt.-Col. John Gurwood. 13 vols. London: John Murray; 1834-9.

――. Despatches, Correspondence, and Memoranda of Field Marshal Arthur, Duke of Wellington, K. G.: Edited by his son, the Duke of Wellington. ‘in continuation of the former series’ 8 volumes London: J. Murray 1857-80.

――. Dispatches of Field Marshal the Duke of Wellington, During his Various Campaigns in India Denmark, Portugal, Spain, the Low Countries, and France. Edited by Lt.-Col. John Gurwood. 8 vols. London: Parker, Furnivall and Parker, 1844-1847.

――. Supplementary Dispatches, Correspondence, and Memoranda of Field Marshal Arthur Duke of Wellington, K.G. Edited by the 2nd Duke of Wellington. Vols. vi-xiv. London: John Murray; 1860-1871.

Wheatley, William. “Letters from the Front, 1812”. G.E. Hubbard (ed.) United Services Magazine; Vol. 58, 1919. Pages 432 – 451.

Placed on the Napoleon Series: 2000; updated August 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9 18: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Mariscal de Campo这个西班牙军衔类似于旧制度下法军的Maréchal de camp,少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19: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Gustavus 发表于 2019-1-19 18:48
Mariscal de Campo这个西班牙军衔类似于旧制度下法军的Maréchal de camp,少将

谢谢,确实如此,我一开始直接当元帅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15: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亨利·托伦斯当时的军衔是中校,在近卫骑兵宫主管军队人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9 10: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Abercomby 发表于 2019-1-24 15:29
亨利·托伦斯当时的军衔是中校,在近卫骑兵宫主管军队人事

谢谢,的确如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8-23 18:46 , Processed in 0.13447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